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あか→やち←けん】愛や厭(下篇/未完)

*配對注意:あか👉やち👈けん(單箭頭注意⚠️)
*下篇(未完/我發現這個坑好像短篇寫不完幹(不)我死定了)
*自創有,自創自創自創。(雷自創請走遠👌)






醫務室內,瀰漫降至冰點及尷尬的氣氛,讓人很難呼吸,心臟跳動的聲音都能清楚聽見。但要是他們三人都一直處於這種情況,只會沒完沒了!

仁花輕嘆,雖然她也很緊張,但現在就是要拿出「專業」。「青葉君,請坐在這裡,影山君先去床上坐著吧。」她指著在移動式的不鏽鋼小推車旁的白色椅子,看著一臉陰沉的學弟,再指著椅子旁的白色單人床,看著也是滿臉不爽的影山,最後再開始翻動小推車上的東西。

她翻動東西的聲音清晰響著,反而有這個聲音能緩頰。青葉握緊手,收很緊,不管手指上傳來的疼,他沒有動作,只是看著學姐翻找藥的背影。「一定要這樣嗎?」他的這句話,包含了許多意味……

他一出聲,仁花和影山都看過來,影山也還未完全走去床的位置,他臉上的表情沒有緩和的意思;仁花頓了一下後,放下手邊翻找的動作,無奈轉過身,看著一點兒都不可愛的學弟。
「你是傷患,少廢話行嗎?」

「………」是他的錯覺嗎?眼前的「這個」學姐……是平常他看到的「那個人人稱」的天使經理嗎?還是說,遇上我,連她「這種人」的耐心也會被磨光?然後露出大家都不知道的一面?天使遇上不良?的確讓人產生興趣吶!就像「現在」這樣!青葉沒有回話,他只是有些無言。這個球隊真的很值得他待下去,只是——

他或許有個高牆破不去。他是一個「不良少年」,他逞凶鬥狠也有四年了,甚至更久,而一個不良的真性情是什麼?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只是這次的「事件」對他來說,比以往他的人生裡遇到的都還要「特別」。
沒錯,就是特別。要不他也能二話不說電爆這些人,但他並沒有。是因為其實自己的意識裡面已經……認同他們了,喜歡他們了吧。

真奇怪!這不就只是社團活動?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感情滋生?發現的時候,已經纏緊全身了,就是「現在的」他啊。想到這裡,青葉收去眼裡的冷光,有了動作,他乖乖地走去仁花指定要他坐的那張椅子。

「……」影山看著他臉上的表情變化後,也自然的放鬆眉頭,抿了抿唇,也走去仁花要他坐下的那張床。


仁花看他走過來後,才轉回去,繼續手上的動作。然後她發現……氣氛似乎緩了!她暗暗呼了口氣,終於翻到要用的物品後,將東西都抓到小手中,轉向坐著的學弟,蹲了下來,她先將一卷繃帶放在手一摸就能拿到的腳邊,再撕了幾張衛生紙,抬起頭,由下往上看著將近一米九的少年。「手伸出來。」

青葉看著學姐天使般的臉蛋幾秒後,什麼都沒說,也沒有發任何牢騷的就將其中一隻手遞出去,仁花看他還是改不掉懶散的習慣,小手便啪地穩穩抓住,還故意稍微用力一扯,讓他愣了下,他看著沒有再抬起頭的女孩。「妳在生氣嗎?」

她那扯的動作根本是故意的………
但即便她使全力扯他,他高大的身軀一丁點兒也沒有離開椅背。


「誰不會生氣?」仁花又一把火上來,內心有股衝動想要捏死他!這傢伙不僅幼稚又欠揍!絕對是不良少年當慣了,啊,是當慣了沒錯……

「妳可以不要管我啊。」看著學姐停下動作,終於抬頭,他清楚看見她滿滿無奈及抓狂的目光,反射性便如此回應。

「你說呢?青葉君,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可是「我們」是團體、是夥伴吧?以前……你們還沒入部的時候,影山君和日向也曾打架過,把對方摔來摔去的,吵得好大聲,那時候的我根本無法處理任何社團的「大事」。我只能衝出體育館找人來幫忙,不管誰都好。我就是自己不能解決。」仁花露出了快被打敗的表情,看著他冷峻的臉龐,決定講出自己的心路變化,面對要被教育的後輩,身為「前輩」若無法成功幫助他們,那真是白混了那比他們早出生的一年時間!

「角色」都只是——時間到了便互換而已,人生就是如此。


「那一次對我有新的影響,吵架和打架並不是「限定討厭的人」,對吧?對於喜歡的人也會吵架,那麼你覺得影山君和日向是什麼關係?」看著學弟一愣一愣的表情,仁花繼續說道,引導著他去明白一些事情。

「………不討厭?但是姑且是「朋友」?」看著此刻好成熟氣質的矮小女孩,青葉想了想,很順的回答她的問題。
「嗯。那「我們」是朋友嗎?」仁花很快微笑,然後對於入部了五個月時間的不良學弟,丟出滿深度的問題。說完,她盯著他,沒有眨眼。

「………」青葉一時之間卡住了,像是有什麼東西卡在咽喉處似的,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說「是」與「不是」都不太對、不合邏輯。

「清一君告訴我『青葉其實是好孩子的』,你不知道吧?一年級有多喜歡你,接受你,跟你和兄弟一樣。三年級的心情和他們一樣,都非常擔心你。影山君也一樣在意你,二年級的我們都很在意你,整個社團少誰都不行,你可以不去了解你入部前的我們的一切,但是「現在的我們」你看得很清楚,不可以置之不理,我行我素……」看著他講不出話的樣子,仁花是笑在心裡,沒有表現在臉部,和她預想的一模一樣啊。她流露出溫柔,告訴他不知道或者是其實他自己也有感覺到的事,最後換上了嚴肅的表情。

「我已經不是一年前的我了,上上一屆走後,剩下的「我們」接下了他們的棒子,經理也剩下我一個,環境不允許我還停留在一年前的那時候。我也不喜歡那個自己,我從來沒有像這樣如此拼命做過一件事情,「這裡」對我來說比其他事物都來的重要。所以青葉君,我要告訴你。」仁花堅定地看著他的眼睛,她彷彿能看見自己正在說話的倒影,她講了許多要傳達的事情後,最終的主要的目的就是「那個」。

她停頓了下後,看著他微亂的黑髮和滿身汗的臉,完全無畏懼的和他四目交接。


「我不會讓你退社的。」

影山坐在床邊,有點兒無法反應過來,原來谷地她……  他會訝異也是很正常的,畢竟滿腦排球的人不只他而已。他相信也有人會和他一樣的心情,一樣感到驚喜。但殊不知,隊上的「無可救藥的排球笨蛋」很遺憾就是他!他就是腦笨,只有在排球上舉一反十,其他所有跳脫排球框框以外的,很抱歉,若不嘴巴講出來,他不會知道。

就像現在的谷地,她若沒有如此全攤出來說出心裡的感受,他會一直不知道、或者模糊不清。他聽見後,他感到高興,開心的情緒讓他的臉不再那麼難看了。
可是,退社?為什麼會有退社?聽到最後,影山瞠大黑眸,錯愕的把目光放到學弟身上,不知不覺的,他又捏緊了手。

青葉盯著心意堅硬的「前輩」,半晌,他露出輕鬆的模樣,還帶著輕浮,說了不相干的話。「吶,學姐……妳沒有交過男朋友吧?」

啥? 不只仁花傻了,影山也露出了不可置信,他……他在幹嘛?

「妳看起來超級遲鈍耶,妳這麼照顧關心我……好嗎?妳不害怕我會被怎麼樣嗎?或者是……被我怎樣?」青葉一看見仁花往常的呆滯表情,覺得很好笑,果然一點的自覺都沒有,喜歡她的人真可憐。不過不壞啊!他離開了椅背一些,彎下腰,湊近她可愛萌的微紅臉龐,用十分曖昧的說詞和語氣說道。

他完全不在意還有影山在旁邊看著他們。


「你、你在說什麼?你才不怕被怎樣吧……不對,這個和我說的事情有什麼關係?你正經一點……」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事情,或暗指什麼,仁花困惑又緊張的往後仰,想和他拉開距離,因為被這麼看著、讓她感到雞皮疙瘩……而且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得到他的保證,不退社的保證!

「我很正經啊,學姐。我喜歡看當局者迷的模樣,不告訴妳。果然很青澀,臉好紅!」青葉聳肩,露出無辜的表情,把她弄得更混亂了。想著另外兩校的二傳,他覺得實在太有趣了!這算是樂子吧?看著她的臉變得比方才還紅,就忍不住揶揄她,甚至還伸出手,用手指輕彈她那吹彈可破的肌膚。

「!青…青葉君!你有聽到嗎?我不會讓你退……」

「我不會退,妳竟然放在心裡,還擔心到這個地步啊……不過是我不對,隨便說出了那種話,讓妳一直在擔心,抱歉。」青葉這才回應她要的保證,身子往後靠,貼回椅背上,和她拉開距離,對於她可愛及青澀的反應覺得超好玩,便想到了是他在巴士上所說的那句話,所以她才如此慌亂吧!而且,若再不有自覺該善待經理的話,他知道他很快就會被主將給「教訓」吧……

再加上真的「很有趣」,他可能也捨不得離開這圈圈吶。但仁花不懂有這點,她連知道都不知道……已經說了,她的「聰明」只限於學習和社團上而已。

聽了他的話後,她才放鬆下來,方才怪異的話題和氣氛也被她丟一旁去了,她繼續抓過他的大手,要開始上藥,和以往一樣,被她看見了許多傷痕和創可貼佈滿在他的小腿、手臂上。這些都不是運動傷,這五個月,她不知道幫他擦過幾回打架的傷了……
「能不能不要再打架了?看到就很煩。」她還想起他的話,他說:臉上當然不能有傷,我的原則是不打臉。當下,其實她很想吐槽他「你長這樣,人家就是只想打臉而已啦!」可是她只是放在心裡,沒有說出來。畢竟遇上帥哥的話,當然是攻擊臉最痛快吧……呃,「他們的」想法絕對是這樣,不是她的。


青葉挑眉,又被挑起了興趣。「喔?學姐會心疼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考慮。」
「夠了!你不要說話。」仁花的臉部抽蓄著,還有心情開玩笑?小手也有舉動的朝他的手臂捏下去,表示處罰。
但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痛不癢,連被蚊子叮的感覺都不如。

「不過指甲好痛,真的暫時也不能出手了。」沒有笑出聲音,喉嚨微微顫動著,青葉收起戲謔她的態度,動了動躺在她小手裡的手,皺眉,攔網真是滿疼的,還好他不留指甲,但還是疼。

「知道疼就少打架!還有,你要去跟影山君道歉,知道嗎?」打架的疼就不是疼嗎?仁花扔下已經完成包紮的手後,再去抓另一手,快速且熟練的處理著,不忘提醒學弟重要的事情。

「為什麼啊,明明是他先抓住我的,妳也看到了!明明說過先動手的就是不對……不是妳說的嗎?都是二傳,怎麼對他比較好?因為我打得很爛嗎?」青葉的額上很快浮出青筋,像個孩子般的抱怨,很計較無所謂的事情,後面說的有些崩潰,就差沒有抱頭了。

「學弟想也不想直接朝學長揮拳,這個不值得道歉嗎?影山君會自我反省,可是青葉君……你還在成長中啊,而且你並沒有很爛好嗎!正常來說,能無障礙和影山君搭配的人,應該是沒有才對,只是日向不一樣。既然你會在意這種事,更要去道歉,懂嗎?」仁花對於他像個小男生指控別人搶他玩具的那種態度與說詞,覺得哭笑不得,繼續說給他聽,小手拉長繃帶,仔細繞著他的手指頭,頭也沒抬的說道。

「………哼。是是。」青葉竟沒有再囉嗦,還露出小男生的不情願表情,看著經理纖細的手指替他纏繃帶的動作,還有她的頭髮和那黑色星星髮飾綁的小馬尾……果然可愛的東西就是和可愛的人天生契合?

影山在一旁瞇起眼睛,盯著學弟的身影看。這傢伙……真當我死了?不管是他誰都不怕,還是不在意「當事人」就在這裡,居然這麼大喇喇的抱怨是吧!真是混蛋,多虧他的福,他才覺得日向那呆瓜真是無害!真不懂以前和他怎麼好像在對仇家那樣?

真正的仇家是這個好唄!影山一邊露出恐怖的表情,一會兒翻白眼。雖然是這樣,但他都沒有打斷經理和學弟的對話。

仁花因為專注在包紮這件事情上,沒發現氣氛又沉默下來,她一邊纏,將他的手抓很緊,不時還會拍他不安分的手背!「不要亂動。」秀眉微擰,仁花說道。似乎她現在……完全沒在對他客氣了!

「學姐……妳好兇。」居然會這樣兇他,打他!青葉又演可憐,但非常認真的指控這個事實。怎麼他都沒看過她兇過誰?

「誰比較兇啊?好了!在今天洗澡之前都不要碰到水,知道了嗎?…嗯?青葉君吶,你的臉也受傷了⋯⋯」仁花對他的指控覺得很好笑,到底誰比較狠啊?裝無辜也不是這樣裝—— 仁花抬頭,提醒他完後便想叫他起來,換影山要擦藥了,結果仔細這一看,她發現了一個極小的紅紅痕跡在他的左邊臉頰,因此站了起來,也懶的問那是啥傷,直接要翻找創可貼。

在去翻創可貼前,青葉沒有錯看那張臉表達給他的話:「是誰說臉不能受傷的吶?」
是怎麼樣?現在在嗆他嗎………

青葉囧了,他完全沒自覺,伸起纏著繃帶的左手,就要去摸她說的受傷的地方,看看痛不痛?真的有嗎?他怎麼都沒感覺?雖然時常他受傷了都沒啥感覺、當下沒有發現,但好像真的有點疼……因為沒有鏡子,他是胡亂在整片頰上亂摸亂壓,果真被他壓到了會痛的地方,他震了一下,手指彈開。「!」在腮幫子的地方。

旁邊一直出現翻找東西的聲音,半晌,他聽見經理這麼碎念:「嗯?奇怪,創可貼呢……」
小手又翻了幾回後,確定沒有創可貼了,她定格了下,然後才想起隨身都有攜帶,可以派上用場!「沒關係,我有。」這麼說完後,她才將棉花棒湊到他受傷的位置,抹了抹。

「學姐………」青葉露出奇怪的表情,眼神還閃過狡詐,但仁花都不知道。他眨著一雙桃花眼睛,看著超近距離的可愛臉龐,五官真漂亮,而且好香!w
「幹嘛?你不要一直動——」仁花反射性沒好氣地回話,用詞都不太優雅了,然後責備他,沒抹幾下一直動,這樣她怎麼擦?
「妳好香喔。ww」青葉咯咯笑著,讓仁花立刻斷線。

「………」仁花沒有說話,忽然瞇起眼睛,手一施力,用力將棉花棒頭戳下去!

「好痛!學……學姐!」青葉瞬間彈開,他瞪大眼睛,露出無辜的模樣,叫著仁花。
「我說過了你不要說話了吧!」仁花用棉花棒指著他,一點兒也不覺得自己很過分,她猛地伸出另外一隻手,伸長,去捏住他的左半邊臉頰,抓過來,不管他的慘叫,她手腳很快的成功上完藥後,將棉花棒給扔掉後,右手仍抓著他的臉頰沒放,另一手則鑽進運動褲的口袋裡,摸索創可貼。

「………」影山覺得這真是奇景,不過他還是沒說什麼,心裡也是完全不同情這麼白目的學弟。其實他恨不得是他來捏呢!

捏死他!


成功拿出黑白色星星樣式的創可貼後,仁花只用一隻手靈活的拆開,左手才放開他的臉頰,雙手拿著有黏性的一小條膠布,逼上他的傷口處,對準位置便貼了上去,貼的時候她還不忘又拍又壓,又讓他再叫出來!

「好了,換影山君了。」

青葉摸著左臉頰,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最後眼神還露出了「給我記住」的信息,仁花這下一點兒都不怕,她送上微笑,手臂一伸,指著旁邊,要他趕快讓出位子、滾開。


影山沒有理他,起身,走向經理。「抱歉,谷地。」有別於青葉的孩子氣態度,影山坐下,眼睛沒有從經理身上移開。
「不會,影山君。啊……你也需要創可貼耶。我先幫你擦手指,咿,已經乾了,會痛說一聲喔。」谷地露出可愛的模樣,搖頭,然後他的手臂上有擦傷,說道,然後很熟悉的直接拉起他的手,審視著指甲和手指的傷勢,驚呼,趕緊空出一隻手來,去拿消毒水。

「吶?為什麼你們都對影山這麼溫柔?」青葉根本看不下去,指著坐在椅子上啥表情都沒有的人,居然敢針對他有差別待遇嗎?
「你不要吵啦。」仁花沒有回答他的白痴話,拿到消毒水後,開始清理影山的手指,動作小心又溫柔,的確和方才差很多……

很快消毒完後,仁花拿出棉花棒,上頭沾了些藥膏,然後將影山的手拉到近在眼前,輕柔且十分小心擦著,深怕有差錯。這個傷比青葉君的嚴重……

如此想,仁花說了。「影山君……你的手會很痛嗎?」她想起了一年前縣代表賽發生的事情,滿臉憂心。
站在經理的立場,受傷是最不好的,但打球不可能不受傷,所以關鍵就是在輕重。

「我沒事。纏著就沒事。別擔心。」知道經理擔心什麼、想什麼,他也很熟練且自然說道,臉上靜如水,像是證實他所說的。

仁花放鬆了臉部肌肉,給了他往常的微笑後,趕緊拿出膠布貼帶,一手抓著他,一手開始撕膠布貼帶。「嗯!」他們「二年級」……經歷很多,也發生很多事,如今彼此五人的感情是如同家人,很簡單的眼神就能知道對方想什麼。

可是這不是「一年級」能很快就明白的事情。好比青葉。


會不會一年之後,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一年……的話………  像是也感受到了什麼似的,青葉看著影山和經理的身影,心想。

最後,仁花纏好、也貼好創可貼後,他們三個人才一起離開醫務室。


*


一見三人回來了,大家都很擔心且激動,不久前的衝突場面、感覺都似乎記憶猶新,彷彿剛發生完而已,緣下第一個走過來關心他們。「沒事?」

主將簡單的一個詞他們便了解。影山看著緣下一會兒後,微微垂下頭。「沒事,緣下學長。」
「嗯!我就知道你們會沒事!很好很好!手指呢?」緣下一愣,露出了燦笑,很滿意的點頭,然後才關心他的傷勢。

「嗯,也沒事。」影山繼續搖頭,看著主將屈指可數出來的陽光笑容,有些說不出話來。這樣是——沒生氣吧?


「很抱歉,主將。」青葉接著說話,有別於影山的道歉態度,他則是彆扭到一個不行……引人發笑,但這種地步已經讓人感動且誠意十足。
「我們隊上只有你能做到這件事,青葉。好好跟著影山,嗯?記住喔,我們是群體,不是只有「你們兩個」。」點頭,緣下笑容滿面,告訴這兩個二傳該做的事情,並再次提醒他們。

「………」沉默仍是蔓延開,但已經不像以往的劍拔弩張氛圍。

「沒錯,不只這個,青葉,你的發球也是。自主練習,好好利用吧!」繫心一看氣氛很對,便湊過來,看著青葉說道,指著影山,意有所指。

「是、是……」青葉像是放棄什麼似的點頭,看著學長們和教練,心裡還是有些不習慣,但他很快將它壓下來。

「放心!青葉君已經被我教訓了!大家現在都不用對他客氣!」仁花好高興,很想跳起來,她那張無害的可愛臉龐看著每個人,但是……說實在的,毫無說服力——


「什麼?谷、谷地?那個傢伙真的沒對妳怎樣嗎?」日向最早發出慘叫的聲音,但也問出了某些人的心聲,他不是很能相信「那個」青葉會惦惦的讓谷地修理,怎麼想都是谷地被欺負吧!
「真好笑,是你才會被打吧。」月島狠狠拆掉日向的台,笑他這顆腦即使過了一年仍沒有長進!

「你說什麼?月島混蛋!」日向炸毛的速度和伊澄一樣,他很快轉身,就和高出他很多的人吵架。
「………」山口滿臉無言,一點兒也不覺得月島有說錯。真是單純吶,日向………

「太好了吶!小清一!」伊澄倒是不在乎過程是啥,只要結果是圓滿的,才是重要的。他很高興的和清一勾搭在一起,兩隻小隻的歡呼、扭動,極像小動物!
「嗯!太好了!」清一的右眼彎起,看著伊澄的臉,再看著大家,最後再放到青葉和仁花身上,不愧是谷地學姐!

「齁——嗚嗚喔小谷!小谷萬歲!」西谷和田中跟在伊澄後面也大叫,還高舉雙手,對著仁花比拇指、又是舞動身體。

「辛苦了,小谷!謝謝妳!」緣下來到女孩旁邊,像是習慣性的動作,輕撫女孩的頭,表示滿滿感謝和鼓勵。

仁花立刻露出害羞的樣子,傻笑,搔了搔臉頰。可愛的模樣吸引大家目光。「這、這是我該做的……」

「谷地學姐~赤西那傢伙也是壞孩子,他都欺負我!還想打我!幫我幫我!」伊澄放開清一,變身成小惡魔,衝去仁花身邊,不停揪著她的手,晃著,還指著無緣無故中槍、滿臉莫名其妙的赤西。

「什麼?你這詐欺犯!臉詐欺,個性也詐欺!你給我閉嘴!」赤西瞪大眼,回指回去,只要和伊澄吵架,他的兇狠程度的確不輸影山。他的表情變的猙獰,怎麼有人可以將「若無其事的睜眼說瞎話」的樣子表現得如此理所當然!

所以我是壞孩子嗎?嘛,我是不否認……青葉無言地看著伊澄的行為,心想。

「不要鬧啦,小谷不是你們這樣用的!明明都是你在打人唄!」田中呃了一下,很佩服這真的是在詐欺的人,把人給扯回來,阻止嬌小的他繼續騷擾經理。

「嗚……光頭學長,你怎麼——」伊澄臉上狡詐的表情沒有消失,他也沒有掙扎,便說。
「混帳喔喔!你說誰光頭?」田中馬上暴露本性,直接將人給提起來!面對他大叫,露出恐怖的流氓表情。

「就是你吧……」木下一點也不給對上的王牌面子,面無表情的吐槽,覺得學弟說的真好!



旁邊球場,赤葦及研磨都露出思考的模樣,都沒有理會隊友的瞎鬧或叫喚,眼睛離不開烏野球場。

他們都 不知道在想什麼,但肯定是雷同的事情。


*


練習結束後,大半人都衝去食堂覓食、填飽肚子去,晚上再用三個小時自主練,而經理都是善後,最後進餐廳的,仁花因為忙了一整天,現在是滿狼狽的狀態,她又很熱,將東西都整理好後,她在要去用具室放拖把前,將馬尾解開,想要重綁頭髮,才剛將髮飾拿下來,身後出現的聲音讓她著實嚇一跳!
「谷地。」

嗚哇!她大驚,被對方無預警的行徑嚇得尖叫,「咿?赤、赤葦君?」抓著飾品,仁花回頭,根本忘記現在自己亂到不行,表情還很滑稽,搞不好也會嚇到對方也說不定。
但赤葦並無,他只是看著她超級可愛、怎麼看都看不膩的模樣,微笑,流露出赤裸裸的溫然和曖昧。「對不起,嚇到妳了。我們一起吃飯吧?」

原、原來是要邀她吃飯嗎?  女孩露出單純的喔~的表情,趕緊點頭,也忘了她原本是要重綁頭髮的。「那、那等我一下,我去放拖把……」

「等等。」赤葦伸出手,阻止她離開,將大手放到她亂糟糟的金髮上,整理著,順了順。「頭髮好亂,辛苦了。」

「!謝謝……啊啊,對啊而且好熱,東京好熱!」很輕易地浮現出紅暈,仁花道謝,趕緊要躲開他的手,想說自己來就好,不好意思讓別校的主將這麼做,但赤葦卻很堅持的更貼近她,繼續幫她整理,只好讓她作罷,乖乖給他處理她的頭毛。忽然,她感覺到氣氛似乎變怪了,便趕緊說別的事情。

「嗯,是呢。」赤葦微笑,眼睛都彎了,他清楚女孩的慌亂表現是什麼意思,就是因為知道,他才更上癮。整理好後,他的大手沒有離開她,人也沒有和她拉開距離的意思,讓仁花持續驚訝,但他不理會,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他將手往下滑,輕鬆罩住她半邊的臉頰,蹭了蹭,撫了撫,又捏了捏。

「谷地真的很熱呢!」然後他說。


仁花茫然又不解,頭上和眼睛都好多問號,她不懂赤葦在幹啥,怎麼這樣像在玩玩具似的?像在捏什麼娃娃或者寵物——

「赤葦君?」

「嗯?谷地的臉好小,五官也很漂亮……而且妳好可愛。」沒有要停手,也裝傻的沒有回答她的疑問,赤葦持續摸她的小臉,手法像是在觸摸什麼高級藝術品那樣,雙眼盯著她的眉毛、鼻子、臉頰、人中、嘴唇……最後是下顎。他又故意將臉湊更近,說道。

「!诶……」她開始發抖,這才覺得赤葦好像怪怪的,她望著赤葦的眼睛,身子本能的往後退,但他跟著往前,讓她徹底不懂這是啥意思……

「呵呵。太可愛了啊……走吧,我陪妳去用具室。」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美好世界裡,赤葦繼續盯著她,忘情的嘆道,用指腹摩擦嫩頰的手法情起來。說完,他露出迷人且性感的笑,手也終於放開她,身子也和她拉開了距離,不再欺近她,然後指著角落的專用拖把說道。

「嗯、嗯……」仁花仍很驚愕地看著他,但他卻感覺啥都沒發生、覺得一點都不奇怪,好像最奇怪的是她自己一樣!她最後也沒有在意了,沒有想太多了,應該沒事?然後她看著已經去幫她拿拖把的高大身影,跟了上去。


拖把擺在比較裡面的位置,仁花跟了進去,她走在後面,並沒有去開燈,因為只是放東西而已,不是要找東西,她就沒有開,也不疑有他,看著赤葦高高的背影,她沒說什麼,擺放器具的聲響出現,她和他有些距離,她說:「謝謝赤葦君。」
「不會。」赤葦溫柔的轉過來,搖頭,模樣很柔,很無害,很舒服。他放好拖把後,仁花便轉身——

「啊啊!啊……」仁花沒有幾秒的時間,忽然放聲尖叫,動作像風一樣的快的往赤葦的方向奔,像是在逃命那樣,小臉皺著,快要哭了。她鑽到赤葦高大的身後,緊揪他黑白色的運動服外套。

「!?谷地?怎麼……」赤葦看不清發生什麼,只感覺身後多了人,衣服上也有力道,以及屬於女孩香味拂過,離自己好近好近,他不自覺沉浸,但她激烈的模樣打斷他這麼做。

她的尖叫聲好好聽,讓他想到了別的事情。一點兒也不假,好真實好無助好害怕——

「嗚嗚!我不敢走過去,赤葦君!」仁花講話都不太清楚了,可見她很害怕……她的哭腔在他的耳裡聽起來卻是某種誘惑、勾引,像是在對他說情色的話語一般那樣!他感覺到女孩抓著他外套的力道更用力了,整個人躲在他的背後,連偷窺前方的舉動都不敢。到底是啥這麼恐怖?

赤葦皺眉,逼自己用力甩開那些腦內妄想後,才往前看,他愣住。「………蟑螂?」诶?


「赤……葦君?不、不要笑我啦,快點把牠打死——呀啊啊牠過來了!不要!赤葦唔!」感覺到赤葦的身體在顫動,肯定是在笑!她被笑了!仁花更急了,而且無助,她趕緊拜託這裡唯一能幫她打蟑螂的人,但他卻在笑她!話還沒說完,她竟看見離他們兩個人近的那隻黑嚕嚕的身軀往這裡爬來,她又是爆出尖叫,這次是崩潰還有些快瘋了,她抖著身體,不知道赤葦的外套會不會被她扯壞?可她無法想這麼多,她不顧四周什麼狀況,本能抓著他往後退,直到撞到牆壁為止。他沒有想過她會如此激烈和失控,讓他正中紅心!他有些享受的她的依賴求救行為,和小嘴不斷發出的尖銳聲音,最後,他做了一個仁花傻眼而且匪夷所思的舉動。

他知道已經無法後退,後面是牆,他也沒有錯看蟑螂的蹤跡,他很快旋身,面對她。她真的哭了……天啊!他被萌死了!看著那雙水靈靈的眼睛,赤葦止不住臉上的躁動。

見他離開,她又叫了,本能的又想撲上去躲避任何可能被蟑螂威脅到的機會,臉上的驚恐表情讓他回味無窮。赤葦趕緊從躁動中回神,勾起笑,動作比她更快的伸出雙手,抱住她,狠壓進懷裡,使她狠狠撞上他的胸膛!「!……」

诶?他不去打蟑螂來抱她幹什麼?但當下女孩根本沒想到這個盲點!


仁花像是又得到了浮木般,她當然是用盡力氣死抓著,她在他胸前嗚了幾聲後,最後才終於安靜下來,「⋯⋯」她嗅到了赤葦的味道、還有他的心跳聲,包圍著她。她愣了良久後,才偷偷的拉開他護著她頭部的手,窺視地板。「……?」

兩人的呼吸聲很清楚地鑽進兩人的耳膜,而且仁花的喘息很亂急促,又是個使他愉悅的聲音,在他聽起來是極度悅耳!他又不禁想到了——

天哪,他真的很想把她吃掉!若在身下,她會是什麼般姿態?
所以,他真的想看看她的反應!是害羞地想逃走嗎?呵,不過他不會讓她逃的⋯⋯還是無力的尖叫、掙扎著,推開他?抗拒他?

她的嬌喘、她的眼眸、她的髮絲,她的身軀、她的味道、她的肌膚、她的香汗、她的表情、她的一切——


仁花絲毫不曉得自己被意淫了,根本沒發現赤葦根本和她在不同「世界」裡,她在煎熬蟑螂,他卻在⋯⋯

意淫她。

她眨著濕濕的眼眸,自他的胸懷抬起頭,表情想確認又可憐可愛,「不見了嗎?」軟軟的聲音又是給他一擊!

「⋯⋯妳好激動喔。」赤葦又回到了現實,表現的完全沒事一般的低頭,對上她充滿誘惑純真的水眸,語氣有些寵溺和曖昧。他也沒有回答她想知道的問題、對她來說是攸關生命的問題……
還有一種開眼界的反應,像是覺得「只是看到蟑螂而已啊?幹什麼?」仁花一看出有這個意思後,有些惱羞了,趕緊就要離開這裡!

「!我……我要出去了!」好過分,笑她還不幫她打蟑螂、還不回答對她來說很重要的問題!仁花被逼得有些小生氣,她再次皺起小臉,是生氣的那種。雙手就要推開他的胸膛,但怎麼推都推不動……


她都不知道原來赤葦君那麼壞!她不能再輕易相信外貌了!


赤葦根本不想讓她走,他欣賞著懷中氣呼呼的人兒臉上他怎麼看都看不膩的媚惑表情。後面是牆壁,她「走」不掉的。

但這讓女孩更惱,她持續推著他。幹什麼這樣噙著笑看著她?她是真的很懼怕蟑螂啊!「赤葦君你欺負人⋯⋯」笑她小題大作就算了,還眼睜睜看著她的糗態!怎麼這樣?

而且,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們怎麼會這麼親密的抱在一起?女孩最後才想到不對勁的地方,掙扎的更厲害了。

「對不起,是谷地妳太可愛害的。不要生氣?」還是不打算放開她,赤葦像是在哄女友那樣的對她說著,雙手伸起,一手摸著她的臉頰,擦了擦眼淚,另一手整理著她又變的狼狽不堪的頭髮。

但她未發覺這是多曖昧且不可以的行為,仁花扁著嘴,盯著他,然後才慢慢點頭,可是猛地發現了不對的地方!「我、我不可愛⋯⋯謝謝赤葦君。」

仁花覺得他講的話很奇怪,很驚恐的搖頭,說完後,她又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推開他,倉皇地奔出器具室,留一臉意猶未盡的赤葦在原地,根本早忘了要一起吃飯這件事。

赤葦一愣,完全趕不上她突如其來的行為,只是看著她的背影和聽著逃跑聲,滿足呼呼地笑。呵呵⋯⋯⋯⋯

他對於昆蟲沒什麼情緒,不喜歡也不喜歡更不害怕,但是經過這件事後,他很感謝蟑螂。

正當他也要出去時,沒走幾步路,腳下便踢到一個東西,他反射性低頭。「⋯⋯」是髪飾,而且髮飾主人就是方才被蟑螂嚇得魂飛魄散的那個人。

他這下更感恩蟑螂了!


*

「谷地學姐~我受傷了!」伊澄一見到經理來了,很開心的蹦過去,指著自己的嘴角,還面露可憐,似乎是針對某個人做的。

「怎麼了?」仁花趕緊走很快,到位子上,放下托盤,很仔細地看著學弟,便發現他的嘴角在流血。

仁花沒有多問原因,她一看選手受傷緊張都來不及了!她拉著學弟坐下,然後拿出面紙,抽了兩張,輕抹他的嘴角。「為什麼會受傷呢?」這不是打球的時候弄的⋯⋯

「嗚嗚⋯⋯因為赤西欺負我!谷地學姐!他好粗魯!我不要跟他搭檔!」伊澄閃過得逞的表情,指著對坐一臉尷尬的紅髮少年,趕緊抱怨。

「誰跟你搭檔了!你才滾我遠一點!矮子!」赤西立刻暴露青筋,上一秒尷尬的模樣瞬間消失,指著裝模作樣的可惡小惡魔大叫。

「蛤?看我揍扁你⋯⋯」伊澄裝可憐的模樣立刻不見,他瞪大眼,就想去拽對面的人的衣領!
「住手住手,不要玩過火,會樂極生悲——」仁花大驚,趕快阻止炸毛孩子,把他抓回來,按在椅子上,但話沒講完就被打斷了。
「誰跟他玩!哼!」惡狠狠說道,伊澄重重一哼,看在仁花的份上就沒繼續找赤西算帳了。他等著經理繼續幫他擦藥。

仁花笑了笑,習以為常,拿出了創可貼,替他貼好,「好了!」
「嘿嘿,謝謝學姐。對了⋯⋯ 學姐有沒有喜歡隊上的誰?」伊澄笑的很可愛,看著仁花不輸自己的可愛臉龐,想到了青葉的話,便歪頭問她。

赤西則是覺得論他人八卦是吃飽沒事幹做的事情,沒有顯現出興致勃勃的模樣,繼續吃飯,但耳朵倒是豎起來⋯⋯
話說,伊澄那混帳「現在」是吃飽沒事幹是沒錯⋯⋯

仁花茫然,覺得很詭異。「什麼?沒有啊。」怎麼一年級會來問她這種事?她加入排球部後,都努力專心的要做好經理的職務、要能做一個配的上烏野隊伍的經理吶!她跟戀愛很不熟啊。

啊!難道是!
「伊澄君,你有喜歡的女孩是嗎?可是我不是很懂戀愛⋯⋯而且「你們」交女朋⋯⋯」她懂了!她看著嬌小學弟,疑惑問道,然後露出遺憾的表情,覺得無法幫上忙,但想到了更重要的——

「不不不!不是!谷地學姐啊⋯⋯妳真的和青葉說的一~模一樣耶!」伊澄驚恐的整個人往後仰,雙手揮著,否定她的天真想法,接著露出了發自內心同意青葉所告訴他的「八卦」。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仁花。

赤西也露出錯愕,學姐好天然、好笨⋯⋯是真的笨耶⋯⋯可是他不敢說出來,只是繼續觀看他們對話。

「青葉君?他說什麼?」仁花一聽,不好的預感浮出,她皺眉,看著眼前屬於天使與惡魔綜合體的人。

「他說學姐是大笨蛋。」伊澄一愣,笑得好燦爛,還真的把話原封不動說出來。


赤西拿著湯匙的手停在半空中,「⋯⋯⋯」這個腹黑矮子!虐待狂矮子!詐欺矮子!168矮子喔喔喔——


*


研磨看著烏野球場上的兩個自練二傳組,不發一語。「⋯⋯」那個不良少年很厲害呢⋯⋯

他仍和往常一樣的坐在邊邊偷懶發呆,抱著膝蓋。眼睛永遠不會離開烏野球場,利耶夫晃過來,「吶,研磨學長,他們這麼厲害嗎?」
「嗯,那個一年級不良二傳不弱。再加上天才二傳,就是完美。還有⋯⋯」

無人能敵的經理。

「經理?吶!經理吧!為什麼我們就是沒有經理呢⋯⋯」利耶夫猛地大叫,讓布丁頭大驚,研磨驚愕的看著發著牢騷的學弟,好快表情變回無表情。這已經抱怨好多次了,他都聽到煩了!

「如果仁花在我們這裡一定很棒!吶?研磨學長?」利耶夫繼續自言自語,腦海都是妄想畫面,第一次見到仁花的時候,就覺得她會跟他們很契合吶!嗚嗚⋯⋯可惜現實她不是音駒的學生!高大的利耶夫看著遠處球場穿著烏野高校的運動服的金髮顯眼身影,如此嘆,順便問研磨。

「是啊。超棒。」他已經三年級了,合宿的機會沒有剩多少了,他一定要讓自己沒有遺憾!目光炯炯的盯著女經理不放,像是隻鎖定獵物的貓一般,研磨舔了下唇,這麼發誓。

可他完全有別於其他隊員的「想法」——沒錯,他的想法不單純。所以不會有人懂,不會知道他的「秘密」。

他不會顧任何人,他就是要做。

*

時間過的很快,他也不知道盯著女孩看有多久了,已經悄悄來到了結束時間,差不多快要九點了。研磨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塵,「今天是我們鎖門,阿虎。」

「啊啊,嗯!」山本一邊收操,一邊回應同伴的話。
他有發現,不良少年和仁花的互動變得比較好了,還會調戲仁花⋯⋯還有他臉上的創可貼,和天才二傳手上的一樣,連那個一年級偽天使身上也有——

同校,好狡猾。這麼想,研磨一邊握緊拳頭,貓眼露出冷意,但沒有舉動,他只是越想越不平衡。「⋯⋯」

「怎麼了?」山本挑眉,有些疑惑他怎麼忽然籠罩在低氣壓?

「沒有。阿虎,今天我跟你一起留下來善後吧。」研磨忽然這麼說道,讓山本大驚!
「你說什麼?留下來?喂研磨,平常你不是溜第一嗎?」

「要你管。」研磨瞪回去,哼一聲,開始收拾散落在球場上的一大堆排球。
「⋯⋯⋯」怪哉,他怎麼掃到颱風尾了?

*

「真的不用等妳嗎?那個髪飾這麼急嗎?明天再找不行嗎?」青葉看著很著急的女孩,覺得不解,沒綁頭髮也不會怎樣吧?而且⋯⋯
「而且妳頭髮這麼短,都沒差啦。」

「你走開啦,我沒有要你等!」什麼邏輯?短髮就不能綁頭髮嗎!仁花又很想爆炸,甚至這次想打人,但還是壓制下來,她瞪他,指著體育館門口,趕人。現在跟他廢話就已經浪費時間了!

「⋯⋯妳真的很偏心耶!對影山溫柔成什麼樣!真討厭,說妳笨難道不是?」青葉一整天下來都很想爆炸但一直忍住,方才她那態度是直接讓他爆了!他不覺得自己跟伊澄說的有錯吶!

「你才沒藥救的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我對笨蛋不用溫柔,尤其是你!」仁花炸毛,指著他,兩人的身高差如此抬頭、低頭吵架,畫面很有趣,也吸引目光。

「哼?吶,妳會怕蟑螂嗎?」青葉冷笑,不甘示弱的要嚇唬她,這是新招。他身上當然沒有假蟑螂,他只是做樣子,而且會以蟑螂為例也剛好那是大眾怕的代表,真的一切只是「剛好」,女孩就是這麼倒霉!

他猛地捏著一個咖啡色吊飾的東西,故意咻地湊到她面前——
他真的沒想到,她會像發瘋一樣⋯⋯

「呀啊——」仁花尖叫,立刻彈起來,離他遠遠的,瑟瑟發抖起來,還抱著自己。

這一叫,還留在體育館內的人都趕緊望向尖叫來源,研磨驚魂未定,「怎麼了?」
「不知道⋯⋯」山本也傻了,因為距離太遠,他也不知道那兩個人在玩什麼。

赤葦則是震一下,看過去,這是讓他「愉悅」的聲音,他最喜歡的她的聲音,只要是她的,他都喜歡。只是尖叫聲、哭聲——他更喜歡!不過,他這次卻沒有開心的心情,只覺得有人搶走了他的專利。

他瞇起眼,看著青葉。「⋯⋯」


「青葉!你好討厭⋯呀啊!不要過來!不要、你不要⋯⋯不——」仁花離他好遠,直到她覺得是安全距離後,她才戒備的瞪著他,而且生氣的喊著他的名字,想要罵他,可話還沒出一半,她看見他居然傻了一下後,還朝她走過來!最後變成追她,害她像神經病一樣的失控逃竄,可是她跑不過他的。青葉發現她不太對勁,馬上認真的追上她,簡單就逮住她了,然後他要解釋,卻遭到她瘋狂拒絕和扭動,她抵抗的模樣活像他要侵犯她似的⋯⋯⋯⋯
「咦?真的假的⋯⋯等等,這不是⋯⋯喂,冷靜一點!這不⋯這不是蟑螂!」

研磨在旁邊的球場上皺眉,那傢伙又再欺負仁花了嗎⋯⋯心想,他控制不住的想要去阻止他,但被山本打斷。「研磨?」啊啊,很正常,他不知道研磨喜歡仁花,也因此他啥都不知道的喊著要走離「這邊球場」的布丁頭主將。
「⋯⋯⋯」真是夠了。研磨露出了眼神死的模樣。


「你好可惡!你趕快回去啦!我要找我的綁頭髮的——」仁花看清那只是吊飾後,瞬間冷靜下來,她甩開青葉的手,推開他,指著門口,她就要轉身,但又被阻止。
「我不知道⋯⋯妳⋯⋯」青葉還是無法回神,他今天真是看到太多她的各種模樣了!有誰能比她有趣?他抓住她要轉身的肩膀,解釋道,但怎麼看他都是在笑她,不是在解釋——

「你不要碰我!我要跟緣下學長說!」仁花崩潰,不想再理他,還笑!那麼好笑?她要讓他笑不出來!推開他的大手,仁花終於舉起小拳頭,往他肩膀和手臂處招呼幾拳!⋯⋯但不痛不癢。

就是不痛不癢。青葉一聽她的話後,馬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但殊不知更令她火大!「好痛⋯⋯學姐⋯⋯」
「痛死你!」當她好欺負就是了,一搬出緣下學長就會開始演苦肉皮痛了?想也知道她的拳頭就和貓拳一樣,演成這樣,當她笨蛋?仁花真的十分炸毛,她丟下話後,開始亂竄整個球場,因 為 她 要 找 髪 飾。

她不再去理青葉是要走要留了!死活她也不管!


*


沒有,沒有、沒有!都沒有!餐廳沒有!路上沒有!教室沒有!體育館沒有!

那到底⋯⋯⋯ 女孩開始在飲水室附近徘徊,她想了想下午發生的事情,思索有沒有奇怪的地方?那時候赤葦君忽然出現,然後呢?她的髮飾在哪裡⋯⋯抓在手裡嗎?然後他們去了用具室——

用具室!女孩叮的ㄧ亮,她抬頭,看著四周,研磨和山本似乎出去洗東西,她這個角度看過去,沒有任何人在體育館內,她想了想後,咚咚地跑去用具室,但一到門口後,她顫抖了下,這裡面有蟑螂⋯⋯

而女孩錯算的是,她沒有發現赤葦其實也還在體育館內,只是剛好方才她的位置看不到他⋯⋯ 她站在門口很糾結,只剩這個地方了,若不進去找的話,就沒辦法綁頭髮了,她都只有帶一個在身上而已!想了半晌,她還是選擇進去,反正開燈很快就能找到!

仁花踏了進去,馬上摸上牆壁上的開關,按下,不大的空間立刻亮起,她也不那麼緊張了,她往裡頭走去,一邊很仔細的左右觀察。
赤葦則是一聲不響的也走去用具室的方向,他知道她在幹嘛,所以他要去還她東西,也是要⋯⋯「製造機會」。



仁花愁眉苦臉的看著已經是最底的地方,還是什麼都沒有⋯⋯可是不可能憑空消失啊,當時,在這裡的時候,我是拿在手上嗎?怎麼辦,想不起來⋯⋯ 左右看著架上好多雜物和運動用具,她覺得很困擾,如果不見了的話,只能和薰或小雪借了⋯⋯然後回去再去買一對吧!

內心覺得真的是不見了,仁花沮喪的轉身,要走出去,不過她被看起來剛走到門口、要和她打招呼的人嚇了一跳。「赤葦君?」

和他想的一樣。沮喪的表情——

「怎麼了?已經很晚了喔?」他沒有直接說明來意,因為他是故意的,他在「製造機會」嘛!戀愛的人,心機都很重的。赤葦露出溫柔的笑容,歪頭看著她。
他也故意忽略她臉上的表情,問她「怎麼了」——

「我在找我的綁頭髮,對了,赤葦君,下午的時候——」仁花說道,然後慢吞吞的驚覺可以問赤葦君吶!搞不好他知道!話沒說一半,她聽見門口傳來研磨和山本的聲音——
「噓。」赤葦反應倒是很快速,畢竟他正在耍心機,頭腦混沌是耍不出東西的!他立刻走進不大的空間裡頭,下午的畫面竄上來,他筆直的朝發愣的女孩走去,然後二話不說便抓住她的手腕,往旁邊帶,他們兩人一起踩上了不會發出聲音的軟墊上(測體適能用的),仁花覺得奇怪,呆呆的沒有掙扎也沒有出聲,因為她沒有察覺外頭有聲音。


「嗯⋯⋯他們都回去啦?剛好這個放這裡就好了。走吧研⋯⋯嗯?你先去外面等我吧,我去關一下用具室!」山本左看右看,沒看到半個方才明明還在裡頭的幾個身影,覺得應該是回去教室了,完全沒有疑慮,研磨看了看後,也不覺得山本的話奇怪,打了哈欠,走去門口,意思是要山本去關用具室的意思。

一聽見山本說的話,仁花反射性就要起身,她原本要繼續問下去的,但山本的話先響起了,她便放棄,人家都要關門了——
可她才沒離開軟墊幾公分,旁邊高大的赤葦便倛近她,完全遮住了燈光,她很疑惑,還不知道赤葦想幹嘛,下一秒,她又落入下午她就待過的熟悉溫暖懷抱裡,她一震,「?赤唔⋯⋯」怎麼又抱住她了?而且、而且——

她想要發問,但嘴巴同時嗚住,她這才知道要掙扎,她反射性地去拉他的手,另一手則去拉扣在她腹部上的手,「嗚嗚⋯⋯」赤葦君?為什麼⋯⋯


山本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近⋯⋯然後停在門口處,她在底部的牆上,清楚看見山本的影子。但她掙脫不開赤葦的箝制!只能聽著他說:「誰開的燈啊⋯⋯」其實一開始有沒有開燈他根本沒去注意,但沒差,他是來鎖門的。

然後,視線一片漆黑!因為他把燈給關了!山本順手關燈後,一點兒也不覺得怪異的拉過門,帶上。
清晰的啪的聲音,讓仁花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股腦地成功拉開了赤葦的手!四周一片漆黑,她根本看不到赤葦,只能聽見他危險的呼吸聲,好急促,添著隱隱色氣。

她嚇到不行,即使漆黑不已她也要出去!但她只有成功拉開他嗚住嘴巴的那隻手,另一隻手還是一樣穩穩不動的環緊她的腰肢,她獲得呼吸後,趕緊吸氣,「赤⋯⋯」

結果沒有幾秒,她被壓到在軟墊上,她感到天旋地轉,但啥都看不見,她的耳邊都是兩人的喘息和門口處響著的金屬鑰匙聲。
仁花被穩穩的壓在他身下,小嘴被嗚著,只剩鼻子勉強能吸到氧氣,她停止拉他的手的行為,她開始用推的,推著他的胸膛,但是紋風不動——

最後,她聽著鑰匙聲消失了、腳步聲遠離了,還有大門口的碰——的聲響!

碰地關門聲讓她不敢置信!他也是打算他們都離開後才要放開她,剛好她使力一推,將他推開了!「赤葦君!你在做什麼?我們⋯⋯」仁花很快坐起,對著漆黑的面前喊。

「我去開燈。」赤葦打斷她的問題,他下了軟墊,摸黑走去門口處,很快啪地打開燈,室內很快恢復明亮,仁花也下了墊子,站在走道上看著他的背影。「⋯⋯」這下怎麼辦?

「妳要問我什麼?」赤葦繼續裝不知道,他往回走,看著很擔心被關在這裡、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仁花。

「現在不⋯⋯」仁花瞠大眼,覺得赤葦瘋了不成?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
「是這個嗎?今天下午我撿到的。」赤葦不給她反應空間,很快伸出手,攤著手掌,上頭躺著她的飾品——

他知道她會很快被轉移注意力,因為她是可愛的天使吶。


「咦?原來在赤葦君這裡!太好了!我找了好久⋯⋯結果被關在這裡了,可是,赤葦君怎麼不讓我出去?」仁花立刻雙眼發亮,似乎忘了上一秒發生過什麼事,很高興的接過東西,這次馬上戴在手腕上。然後她才又轉回來,看著赤葦。

「想和谷地獨處,我喜歡谷地。」赤葦看著似乎已經放鬆了的、跟他聊天的女孩,他直說。若不下手為強,就什麼都沒有!

他明白,深深明白。因為對手是——孤爪吶。


仁花坐在墊子上,抬頭,看著眼前的別校的主將,震驚不已。「咦?」什麼?什麼??赤葦君說什麼⋯⋯


喜歡?喜歡!咦咦———
仁花瞠大眼睛,開始害羞,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她她她她她她她第一次被告白吶!而且、竟然是⋯⋯

什麼啊!她真的亂了。「赤葦君?咦⋯⋯」她似乎講不出名字和驚嘆詞以外的話。

「谷地喜歡我嗎?」他還很直接的問下去,完全不讓她有招架的機會。他認真的看著她,要她不可以逃避他。

別想逃。


「誒?我?我⋯⋯我、我?我不⋯⋯」不知道啊⋯⋯
「不然有其他喜歡的人嗎?」

「誒!沒有⋯⋯」她瞪大眼,這次倒回答的出來。

「那妳喜歡我嗎?」她怎麼覺得他在鬼打牆啊⋯⋯仁花忍不住心想,但殊不知是她太單純,不懂「這個」⋯⋯

「我、我覺得⋯⋯應該說,我好像似乎沒有想過這個——因為、因為我一直滿腦經理的義務、工作什麼的,我⋯⋯」
「我知道。那麼⋯⋯妳要給我機會嗎?」赤葦微笑,他當然都知道,只是聽她親口說,真的很讚啊。他渾身都興奮難耐!然後他話中有話的問道。

「什麼⋯⋯機會?」仁花又露出懵懂的模樣,反問他。

「這個的機會。」說完,他沒有給她反應時間,閉上了眼,好看的唇用疾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貼上她微開透著疑惑的、未經人事的小嘴。

讓他一直朝思暮想的唇。


她愣愣看到他閉上眼睛,可下一秒便什麼也沒看到了,他的臉變成近在眼前!幾乎貼上她!然後嘴上傳來軟軟的觸感——
她從未接觸過的觸感。

她的眼睛瞪到不能再大。「⋯⋯⋯」仁花還停止了呼吸。







Tbc


我後面用手機打的,po也是用手機==(但最後還是有用電腦改ㄌ一下
超強有沒有我瘋了(對
結果研磨怎麼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根本就變成あかやち了嘛(抱頭)!!!!?
我居然讓他們親親了............這樣回不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幹嘛寫這麼不直接喔喔這樣怎麼結束啦我不知道(喂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靠邀

研磨哭泣啊沒有人站在他這邊!(3小?
不行,說好的單箭頭!我不能破壞初衷😆(這不是初衷啦87
快點給我拍手👏你們的老手!不知道下一章何時能更,我希望下週的某一天過年前的某一天啊啊啊啊啊(跪地
媽的
配我的文過年吧各位💗
晚安💤

而且我還崩壞赤葦我好興奮我就是廚這樣的赤葦呼呼喔(鼻血
喜歡黑色壞掉變態的赤葦🙌希望大家也跟著一起喜歡(微笑)(不

Comments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們的赤葦就是這麼色 GJ!(什麼鬼
青葉和谷地的互動超級棒XDD
這樣不行啊 研磨晚上會來找你投訴表示他也要親親的!
還有 是的我是用的蘋果機~

2017.01.21(Sat) 23:32       è¿·å¦¹å°ç± åŒ… ã•ã‚“   #-  URL       

Re: Re: 沒有輸入標題

> >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我們的赤葦就是這麼色 GJ!(什麼鬼
> > 青葉和谷地的互動超級棒XDD
> > 這樣不行啊 研磨晚上會來找你投訴表示他也要親親的!
> > 還有 是的我是用的蘋果機~
> 太好了有讓你激動!!!!!!!!!我也GJ!!!!!功勞是我!!!!!!!
> 沒辦法奴喔喔喔喔不覺得寫到他就是要H的節奏嗎!!!!!!!!!!!!!!(哪
> 結果沒H就是靠你們自己想像了v-402(靠)雖然我真的很想挑戰真正的H文嗚嗚喔小仁花啊!!!啊啊!!!!!!(到底
> 想要我的第一篇H就給小仁花說/////可是我還是寫不下手v-398有障礙哈哈XDDDDD(H的文筆實在是個謎
> 很棒嗎太好了XDDD我自己寫一寫也上癮了XDDD覺得讓他們兩隻鬥嘴超好玩好好玩嗚嗚喔不愧是前後輩!!!!!
> 好的我會給研磨糖的///// 3P確認。結案。(不
> 趕快來找我呀啊啊啊啊啊研磨v-415(被揍)不過果然還是赤葦大勝利!!!!!(研磨:
> 哈哈我們都愛赤葦啊XDDDDDD(閉嘴
> 我也是蘋果ㄐㄐv-378~~~~~~開心!(到底

2017.01.22(Sun) 11:37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