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あか→やち←けん】愛や厭(上篇)

*配對注意:あか→やち←けん(單鍵頭、單鍵頭、單鍵頭注意※慎入)
*上篇(共上中下)
*自創有,自創自創自創。(很重要所以說三次)(雷自創者請迴避)
*大愛赤葦vs研磨(東京二傳組)
*小仁花最☆☆高☆







春高結束後,對於一二年級來說,「一切」才剛開始——三年級很風光引退後,社團理所當然就交給「中流砥柱」存在的二年級與新秀一年級,學長們各自走上不同道路。雖然這麼說,但「三年生們」永遠都和「排球」密不可分。每個學校都有所「變遷」了……所以「實力」未知,他們將會在彼此身上看到,不一樣的東西。

再遇到「一年前」當時遇上的隊伍,便感覺到熟悉又陌生,時間已經走了。然後又停在「他們」面前……這個狀況會不斷接續下去,循環著。一年又一年,一屆又一屆。


*


不曉得是第幾個暑假了,他們又要去「那個地方」!


「東京?好酷!哇啊——太棒了!梟谷學園聯盟!太~棒啦!」體育館內,整齊的隊伍坐在地上,專注地看著教練和經理,就只有一位十分顯眼的棕捲髮少年激動地站起來,還跳來跳去,擾亂了整體整齊的視覺。

這個人,是大家公認的「日向二號」。體格和日向不分軒輊以外,那笨蛋和狗狗個性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雖然他小小一隻,可是很會打架。外表上來說,然後和日向差不多,但他「更」天然可愛,若說「反差萌」的話——他是繼影山第二。

「真是的……」坐離新生學弟很遠的緣下,露出了死魚的眼神,輕嘆。果真幾秒後,讓二三年級都「熟悉」的場面出現了。

「吵死了,你很吵耶!不要什麼都做反應,蠢斃了!」坐在他旁邊的是個影山的翻版,尤其那壞脾氣和凶神惡煞,活像同個爸媽生的……只是髮色和髮型不同而已……他狠瞪過去,表情非常臭。似乎他只有這種表情而已。

「你說什麼?混蛋!吊車尾的傢伙才沒資格說人家蠢呢!」棕捲髮的可愛男生立刻炸毛,完全不在乎兩人之間身材的差異便嗆聲,跟著瞪回去,磨牙的可愛表情讓人覺得實在沒啥殺傷力。
「你!你………」沒想到,被嗆的紅髮少年一震,似乎是被講中了似的愣一下,他更炸毛,伸出了手,就要去扯日向二號的領子。

「啊啊!你們都別吵!聽教練把話說完啦!為什麼都是問題兒童啊,一對影山跟日向就夠啦!」坐在兩人正後方的田中和往常一樣的大叫並阻止口角爆發,他很熟練的插進去兩人中間,兩手用力一推,把吵架的兩人推走。

「………」你也是問題兒童好不!緣下臉部抽蓄著,沒有說出心裡的話,因為他想說不要再惹事的好。
「呃,咦…田中學長……」日向可憐兮兮地瞪大眼睛,怎麼躺著也中槍?而且影山明明才是禍源!才不是我呢!
影山則是露出和紅髮學弟一模一樣的眼神,瞪著日向和日向二號。「……」蠢日向!


「總之,這是烏野和聯盟的公事了,一直以來都是難得的機會,好好把握!不只我們是新的隊伍,其他人也是,不能鬆懈!嗯……谷地。」繫心轉開了無奈的臉後,繼續看著大家說道,最後思考著什麼,叫了身旁的唯一經理。

「是?」仁花收起了尷尬的表情,視線從一年級身上離開後,看著教練的側臉。
「有人不及格嗎?」教練挑眉,照慣例問。想到一年前要補考的怪人組合,他這次學乖了,最好都要有心理準備,不然頭很痛。

「二年級沒有問題……啊,可是,赤西君你……」
「有有有喔!我有及格!小谷學姐好聰明喔!不愧是升學班的!可是赤西會過嗎—?我是過了啦!」伊澄像是聽到了關鍵字似的又蹦起來,打斷仁花的話,並高舉手臂揮舞,加上興奮高亢的聲音,使大家都震一下,紛紛看過去。結果他講到最後,就是要補槍給赤西,後者一聽,青筋暴露,反應極快的也站起來。

「你到底在囂張什麼?沒有學姐你也是赤組啦!我怎麼可能不及格——」赤西壓低聲音,最後指著娃娃臉伊澄大叫,就是不承認自己成績真的比伊澄差,最後那句聲音聽起來很飄,有著心虛。
「噗!你說什麼?你剛才有聽到小谷學姐點名你嗎?笨~蛋~」伊澄敏銳地打斷他的話,也指回去,嘲笑起來,再看了面露為難的仁花一眼,再回到赤西身上,還扮鬼臉。

「混帳……我要宰了你!啊啊青葉你不要攔我!」赤西瞪大雙眼,捲起雙手的運動服袖子,往前走,但沒走兩步就不料被身後一年級裡頭最高大的人給架住,動也動不了!他只能看著那有些近的欠揍的鬼臉!


「住~手!我說過多少次了?啊?不准沒有敬語!一年級!「小谷」?「小谷」不是你們該叫的!還有,及格就好了啊,幹嘛跟小學生吵一樣的架喔喔!」田中再次適時的站出來,他一邊大叫,一邊插到炸毛和鬼臉表情的中間,先是指著伊澄,再來都看著他們兩個。

緣下在一旁無力、還是無力,只有更無力。他這時就滿感謝田中的,雖然他也會惹事,但「教育學弟」也是他最適合且擅長的,他身為主將,身邊若沒有田中這樣的人……他不知道怎麼辦?ww

月島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看到這個發展後,他下意識往影山看。「……」但沒有幾秒鐘,便和熟悉的炸毛眼神對上!「看啥?」
「不,我只是不知道隊上有兩個影山該怎麼辦?更別說兩個日向了……」

「月島!」影山不敢置信的張大眼睛,很自然的也站起來,就要動手,但月島還是一副不在乎。殊不知這畫面就和旁邊的一年級絲毫不差。

「這裡也在吵!天啊……」成田露出了放棄意味的意思,看著失控的場面。果然……大地學長還是無法被取代!根本沒有人能「制伏」他們!


他們都好想念大地學長他們吶嗚嗚!不用到新生報到那天,從引退、畢業就夠了,不用等到這些死小孩出現……誰來跟我換啊啊——緣下的內心,明瞭的不知道有幾個人呢?

仁花露出為難的表情,很想要發表注意事項,但是她還無法控制場面,只能靠學長解決,她慌張地四處張望,最後和緣下對上了眼睛,她叮的一亮!但緣下卻是誓死的表情……

就只有「經理」,她是特別的。不然緣下不親自出馬的。


「喂。你們。閉嘴。小谷要說話吧。」緣下低聲說道,黑森森的表情沒有輸給大地,全身散發出來的寒氣也沒有。他笑咪咪的指著教練旁邊的可愛女孩,對著亂成一團的人說道。他還是用單字說,可見威力十足。

由於緣下很少出面管理秩序,有的連一年級都沒見過主將的「腹黑面」,他們一看,反射性地連呼吸都屏住了!接著一一回到原位,坐下,冒冷汗,睜著大眼睛都看著經理。「?」

「嗯…嗯!今天半夜在校門口集合,司機由教練和老師輪流開車,大家不要遲到喔。」仁花尬尬的笑,看著每個人戰戰兢兢的臉龐說道。
「嗯!就是這樣,今天就到此為止,收操完快回家!晚上見!」繫心輕嘆,收回視線,對著問題很多的高中生們說。

所有人很有精神的應聲,緣下便到教練離開的那個位置,開始帶大家收操。仁花則是低頭,看著今天的筆記上的紀錄,頭歪了下,用自動筆輕碰下顎,面露思考,沒多久,她抬起眼,看著某些人。「嗯……」似乎在糾結著些什麼,那張皺起來的小臉。

最後,仁花沒有動作,她轉身,走去靠牆的折疊椅邊,放下筆記本,拿起後背包,拉開拉鍊,拿出手機。有些距離的背對著收操的大家,仁花放回背包,點開手機一看,果然很多訊息,不過……

『赤葦』 『研磨』


是很熟悉的兩人。而且竟傳了相同的內容給她,只是時間不同。這讓女孩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螢幕上的文字:「什麼時候到東京?」……嗯?仁花傻呼呼地眨了下大眼,就要一起回覆——

「仁花。」忽地,熟悉的聲音自後方響起,完全毫無預警。女孩驚了下,「咿?西、西谷學長?怎麼了?」她的雙手一晃,手機差點兒摔落,她趕緊穩住,才轉頭。

「嗯……是關於青葉的事情。」西谷露出了思考模樣,最後很認真地看著經理。


「青葉君啊……我剛剛也在想,教練也提過。放心,西谷學長,我已經決定由我來和青葉君說!別擔心,交給我吧!」仁花也露出了思考的表情後,說著。最後她充滿信心地告訴隊上最強自由人,要他不用擔心的把事情交給她吧!仁花還順便送上了天使笑容,加以說服西谷。

事情是這樣的,青葉其實是一年級的「最麻煩人物」。比起單純笨蛋赤西與伊澄,青葉相較下十分難處理。他是貨真價實的不良少年,他的存在非常攸關社團的一切,這種時候、或是遇上這樣的狀況時,用上「經理的力量」最好不過。比起老師和教練、或者同輩和學長們的教訓,甚至硬碰硬都來的最好,雖然仁花也沒有百分百的自信能夠與他達成共識,但為了球隊,她願意試。

這個精神,是她一年來學會的。青葉君的位置是二傳手,和影山君對等也對立。雖然無人能敵影山的傳球天賦,和人人怕的殺人發球,但嚴格說起來,青葉整體的實力水平並無影山弱……大家不清楚青葉是怎麼「看待」影山的,但肯定不是好的。而最近,教練的意思是要青葉加強發球,最好是要去和影山學習!

也不能說這件事有著「嚴重性」……但「困難性」是有的,西谷很關心後輩、更關心社團,所以他才來對仁花提這件事,他自己也是沒什麼信心能夠對付青葉,他肯定會馬上幹起來了……這不是開玩笑的。所以他來和經理聊聊看,但仁花的回答讓他充滿驚喜,他又笑得很開心。「仁花!太好了!不愧是潔子學姐找的喔喔喔喔喔嗚嗚」順便還這麼宣洩了下,讓女孩害臊地傻笑。


青葉和一年級的感情不差,相處很融洽,但和二三年級就……需要磨合了。應該說,他最不順眼的就是二年級!緣下深深感到了自己扛的,是有得和大地學長比啊。但為了團隊精神與榮譽,他不介意發狠,因此他一直在觀察。

看著西谷學長的背影,仁花微笑,直到手中的手機震動,她才想到方才被打斷的事情。她趕緊再次看著亮起螢幕,又是赤葦君和研磨。诶?「結束了嗎?」好神奇喔!怎麼兩個人傳一樣的內容啊?這次還是同時傳……

無視背景的吵鬧聲,仁花再次準備要回訊息,但是又被打斷了。「那個、谷地學姐………」說也奇怪,明明那麼吵,但她能清楚聽見一道怯怯、可愛又膽小的聲音。

仁花立刻停下手邊動作,轉向聲音來源,她看著一年級裡最害羞、最嬌小的粉髮男孩。「清一君?怎麼了?」他是最需要照顧和用心的社員,不只仁花,其他人都對他非常好、非常溫柔,也很有耐心和愛心。雖然他像女孩子一般,但在球場上完全變了另個人……

當時大家一瞧見,都傻了,但也很快接受這種事。仔細想想,頗正常的就是了,所以「平常」大家都很照顧他,給他依靠。他雖然喜歡大家,覺得大家都是好人,對他很好,不過他卻很黏仁花和西谷,原因……應該很好聯想……哈哈。
「青葉他……其實是好孩子的。」雖然他平常膽小,但聰明的腦子和觀察力是一流,畢竟他也是升學班的,還是一年級裡面唯一的升學班。在這次攸關東京的遠征關鍵期末考,他和仁花都下了不少功夫……差點沒有陣亡!他抬起臉,右眼十分真誠地看著經理,還伸出了手,輕扯仁花的衣襬。

他的粉色頭髮有些長,瀏海完全蓋住了左眼,而左眼下有顆淚痣,只有打球時才會被看見。清一的皮膚很白,和仁花差不多,聲音細細柔柔的很好聽,也很好認,但在場上……就不這麼回事了。他的身上,有著許多「對比」,排球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仁花一聽,露出了疑似向日葵的美麗氣質。「我知道啊,大家都知道喔。別擔心,我會好好處理這個事情的,清一君不要擔心,謝謝你。」女孩一邊說,一邊撫摸他的頭。

「清一君果然很溫柔!一年級有你在真好!」仁花最後很真心地說道,笑彎了眼睛,這個摸頭的溫馨畫面像極了姊弟。雖然是伪的。

他的笑顏也是堪稱隊上的「仁花第二」。清一笑起來,純真無雜質的笑容讓仁花愣了下,但她很快回神,還開始緊張起來。是和往常一樣的仁花。「嗯、嗯!回家小心,晚上見!」


*


「呼啊,好睏……」日向和伊澄同時伸懶腰,碎念道。臉上的表情也一致,他們還站在隔壁而已,畫面看起來不只有趣。

「哼,呆子!」各站在日向和伊澄旁邊的影山、赤西,也異口同聲,連瞪人的神情和表情也一模一樣,看上來,實在很像在照鏡子……

真可怕的同步率吶,這才不是什麼默契……他們才不要這種默契。


現場沒有人有多餘的精神和力氣去管教這四個人了,老師一邊面露困擾,一邊點名。「嗯…東西都有帶嗎?」

仁花一邊搔著臉頰,尬笑。「唔……」糟糕,她也好想睡,待會兒和青葉君談完,再睡吧!現在要撐住、撐住啊!不然有丟「經理」顏面……

從她傍晚回了訊息後,她幾乎沒有停止過打字……赤葦君和研磨精神真好呢,為什麼呢?男孩子都是這樣嗎?她不解地想,但還是沒有中斷和他們聊天,畢竟他們也認識滿久了呢。而且也在不同區域,當然話匣子關不起來……仁花十分單純的這麼認為。

「小谷,在車上要好好睡喔。妳累到就不好了。」旁邊的緣下細心且溫柔的彎起雙眼,如此叮嚀唯一的經理。
「是、是!緣下學長!」女孩忽然被點名關心,她趕緊打起精神,大眼睛看著主將,小手敬禮。

「沒事沒事。」緣下輕笑,看來又嚇到她了w他直接摸摸她的頭,讓她放鬆下來。有時候,行為是勝過任何話語的。他絕不是嫌麻煩………


「好,都到了。上車吧!」繫心看著點完名的武田後,說道。大家便開始移動身子,往巴士去。

仁花打起精神,看著移動的人群,尋找著某個高大的身影,最後她發現在最尾端。押隊吶?她沒有多想,往後走,因為她在前頭。在經過清一旁邊時,他只是看著經理的背影,又默默地笑,是很放心的那種,然後繼續走,沒有去看後頭的情形如何。

站在青葉面前,仁花讓他停下腳步,學弟覺得疑惑,他抬起黑眸,看著只到自己胸懷高度的女孩。「?」他沒有說話,而是用眼睛。他看起來一點兒也不累的樣子……

「我有事情要和青葉君說……我們一起坐吧?」習慣學弟的發懶態度,仁花嘿嘿笑,指著拉開距離了的前方隊伍,仔細看著他的臉部變化。

「為了影山嗎?算了吧。」一聽學姐的話後,他一點兒也不以為意,擺手,就要繞過經理。

看來,他真的對影山很感冒。不,現在不是消沉的時候!仁花收回發傻的模樣,嗖地轉身,大叫。

「才不是!」


這一叫,不只讓青葉本身嚇到,「!?」連離他們有些距離,就要踏上車子裡的影山和月島都愣住,往兩個脫隊的人看去。「?………」

「雖然我不會要求敬語什麼的,青葉君,學長們當然是為了你。」沒有錯聽方才青葉口中的「影山」是直呼,什麼敬語也沒有加,仁花露出認真的表情,看著轉過來、臉上呈現驚訝的學弟。
「基本來說,青葉君你沒有拒絕「溝通」的權力,而且……我們也不只是要說「這個」。」仁花繼續說,她聽見自己很響亮的呼吸聲及心跳聲,盯著高大學弟臉上接下來的表情。



「………是是。」青葉收起微愣的表情,他從沒看過「這樣的」經理吶……真有趣。聽聽也無妨,只是「聽聽」而已哦。他仍是不以為意的心態,但沒有表現出來,他轉身繼續走,也沒有貼心地等經理跟上的表示。仁花看著眼前的身影,鬥志熊熊燃燒,這個是考驗真正「經理」的時刻吶!

她一定要為了球隊(社團),搞定他!她要和樂融融的團隊!就像一年前的「我們」一樣——



Tbc


若有錯字狗咩QQQQQ(喂)我下午兩點多三點開始打,打到現在XD
自創向也是不知道腦筋怎麼了wwww忍忍唄嗚嗚(你
這個時間可以配晚餐食用!(人家不要)

既然有上中下三篇,就至少要有些狗血劇情qqqq 不能光閃,光轉他們東京組ww
不自創我沒有劇情。(你承認ㄌ嗎)對不起大家我的豬腦喔喔
中篇我們相見明天我要去台北約會找朋友吃哭啦壽司!所以星期四再來敲中篇謝謝(你

我果然愛仁花愛到不行了!(鼻血)排球文產量就明瞭了嗚嗚,這懸殊.........(鑽洞)(好意思說#

Comments

赤葦竟然只出現在手機屏幕TAT

赤西君我腦中一直赤西仁出現⋯⋯(到底?!

2017.01.17(Tue) 22:33       TOMA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赤葦竟然只出現在手機屏幕TAT
>
> 赤西君我腦中一直赤西仁出現⋯⋯(到底?!
幹我爆笑😂toma動作神速的.......!!嚇死0北我開心❤️

對啊我們的赤葦居然這麼出現在螢幕上而已⋯⋯不😢(你閉嘴
對啊我怎麼會取他的名字?????真糟糕了我(你說什麼

2017.01.17(Tue) 22:54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迷妹的尖叫聲
我還沒點進來看見赤葦的名字就開始$#%#$%&$%︿&@#$@$@$$#%︿
結果連人影都還沒有嗚嗚嗚嗚可是有赤葦和小仁花的cp我要跪謝了嗚嗚嗚(完全是在語無倫次
我也在寫兔赤的不良少年梗誒XDDD 我們的腦電波是不是同步了一下下
清一超可愛的!!!!這種像小動物一樣又害羞又安靜的男孩真的超想吃掉(喂

2017.01.17(Tue) 23:57       è¿·å¦¹å°ç± åŒ… ã•ã‚“   #-  URL       

Re: タイトルなし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迷妹的尖叫聲
> 我還沒點進來看見赤葦的名字就開始$#%#$%&$%︿&@#$@$@$$#%︿
> 結果連人影都還沒有嗚嗚嗚嗚可是有赤葦和小仁花的cp我要跪謝了嗚嗚嗚(完全是在語無倫次
> 我也在寫兔赤的不良少年梗誒XDDD 我們的腦電波是不是同步了一下下
> 清一超可愛的!!!!這種像小動物一樣又害羞又安靜的男孩真的超想吃掉(喂
喔喔喔喔喔喔呵呵呵我懂你小籠包!懂你的心情!!!光看到名字就瘋啦!!!我超懂喔喔喔喔喔嗚喔赤葦好男人!!!怎麼能不愛!!!!!❤️
抱歉抱歉嗚嗚喔慢慢來哈哈還有中篇跟下篇,絕對好好給赤葦發揮!!(研磨表示:
真的假的啊啊啊啊啊😳沒辦法我真的很愛不良啊啊啊啊啊是我的萌點!!!(抱頭)很想要架空來寫個長篇嗚嗚腦洞真的很大.........😂我要克制才行不然永遠打不完坑填不完!!!!嗚嗚嗚嗚嗚喔小籠包!!!!!(不要叫
有喔喔喔喔喔我剛才看完了你的可愛短篇兔赤!媽的超可愛的萌我一臉血😭😭怎麼這麼可愛可愛啦啦啦啦啦啊啊啊啊啊赤葦完全就是禍水型吶嘖嘖(不 人家男的
我們趕快繼續結合腦波默契😍😍我愛小籠包!明天我要來寫中篇🙋好好等我🙏卡櫻也是也是喲都等等🙏
是不!我自己在寫清ㄧ的時候我都忍不住要犯罪🙈🙊!!(怎麼犯
一起萌這種可愛反差男孩紙/// 他最嬌小但場上完全變了一個人💓💓(開始妄想
架空的話劇情力要很強😂😂嗚嗚喔我繼續努力掙扎,排球就是讓人想架空的衝動!不只捏造!!
我也要吃小籠包我餓(咬

2017.01.18(Wed) 22:20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