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かげやち】未央(短篇)

*配對注意:かげやち(慎入)
*短篇
*かげやち就是越吃越多(嗯?
*不用太認真 笑笑看就好(嗯??

*我連自己也搞不懂是啥風格????嗯????可能是s






時間是東京合宿結束的沒有多久,莫約兩週。他們沒有想過這趟遠征,不只學到的多,「得到」的也多。例如「友誼」此類的,無論是誰。

沒錯,無論是誰。


*



今天一如往常是課後練習,仁花十分專注且興奮的看著場上的大家,她跟著一起熱血起來的態度越來越外放,不怎麼壓抑,經過一個合宿,她感到與大家的距離更加拉近,近是到貼在身旁的那種。
她的魅力就是「不拐彎抹角」,如今不管是誰都發現到她這一點,她和大家的感情更上一層,十分融入,還不只烏野的喔!

「小仁花,麻煩妳去調一下飲料吧?」清水溫柔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只見學姐手上掛了好多毛巾。仁花一看,馬上明白她離不開手,矮小的少女立刻放下筆記本,讓兩人的手機壓在上頭,很可愛的做了敬禮的手勢。「是的!清水學姐,交給我吧!」
雖然是晚上,但洗手台附近有燈光,他們也習慣環境,畢竟是天天待的地方,不會有什麼奇怪。仁花很快跑去裝著所有人水瓶的保冰箱邊,小身子彎下,趕緊扛起,咚咚地跑出去。

「嗯?怎麼了?」繫心教練趁大家在喘息的空檔,這麼問三年級經理,一方面也是被她的笑聲引起的。
「沒什麼,只覺得找到小仁花真是太好了。」清水停止輕笑,轉回來,很自然露出女神式笑靨,時機很剛好,這一轉,身為她的兩位二年級鐵粉看到了!

繫心一愣,也笑的很開心。「是啊,這個隊伍無可挑剔。」

「阿谷啊啊啊啊啊」 「沒錯!龍喔喔喔喔喔」兩位二年級同時大吼,眼睛還飆出不知名淚水。

「喂,很吵耶,不要這樣對話。真是笨蛋。」菅原早就明白那互相大吼是在「傳達」啥,他不耐煩地吐槽二年級組笨蛋,臉上表情和旁邊緣下一模一樣。

其他人倒是很習慣,根本無視這種行為。影山並沒有和別人閒聊,他則是看著教練旁的折疊椅,沒有說話,除此之外,臉上表情還很奇怪。
「…你在幹嘛?」日向和山口說話說到一半,眼角瞄到二傳的奇怪行為,想也不想便直問。他就是這麼不經大腦……和木兔同一種類型,這點月島十分清楚!

「沒什麼。」影山馬上也不看了,讓日向覺得更疑惑,他壓著嘴上的毛巾,表情露出思考,最後走往體育館門口。
「……他幹啥?」日向超級不懂,緊盯二傳的背影,將「好奇寶寶」發揮到極致,雖然山口也不懂,但他的表情沒有日向那麼直接和愚蠢……在月島的眼裡。

「你啊,凡是有些「意識」行不行?蠢到要命。」月島非常看不慣的、一如往常的開炮,但他的「用心」在他身上一點用也沒有,此話裡頭頗多「暗示」的,甚至在合宿時就提過了,但日向仍然頂著大問號,還越來越多個……


他媽媽會哭吧?妹妹更是可能當場哭暈吧。月島還這麼冷靜的心想,臉上的表情超級無力。要是讓他有這種弟弟,掉在路上他絕不會撿!

山口看到這邊,馬上自動上前去架住炸毛的嬌小攔網員,義務上嘴巴說著勸架的台詞。「好啦,日向……」阿月說的也是事實吶。山口竟也這麼心想。

看著走出去的學弟背影,菅原和清水便不約而同的微笑,而且都是「別有意義」的微笑。


*


仁花哼著小旋律,邊晃著水壺,讓運動飲料原汁與開水混合在一起,這瓶是最後一瓶了!十分投入在工作裡頭的她,並無發現身後有站一個人,連對方大大的影子和自己交疊了也沒有發現……所以說他們社團一年級都是笨蛋嗎?月島肯定會這麼吐槽。
若要這麼說的話,一聲不響盯著對方的二傳更有問題……

影山將毛巾掛好,他臉上的表情十分欲言又止,想開口,又吞回去,想講話,又放棄,最後變成懊惱,或許說不出話的原因和「不想打擾她」也有關吧,那麼可愛的哼歌調飲料,任誰可能會將話語吞回去吧。
這麼看著她,影山再次深深感覺到她有「多麼嬌小」這件事,他自己也是算在「巨人叢林」裡的一員吶,一米八不是裝飾用的,更別說那些比他還高的傢伙了。

他非常遲鈍的沒察覺到「不吭聲地站在別人身後」是很嚇人的,而且對象還是「那個」她啊。影山只覺得自己腦中很混亂,忘了「現況」,不知道就這麼過了多久,直到女孩子的尖叫聲出現……


仁花很開心滿意的將最後一瓶調好的飲料放進箱子裡,雙手抱起有些重量的塑膠箱,轉身,「嗚哇?影、影山君?」女孩臉上豐富的表情吸引住他,她差點放手了!她很快穩住自己的身子,戰戰兢兢的問,臉部抽蓄著。

怎麼很陰、陰沉的?樣子盯著她?影山君站在那兒多久了啊……可惡可惡,我是笨蛋!身為經理卻完全沒有敏銳神經!我是螞蟻!……啊!我知道了!!難道是!
「對不起!影山君!等太久了嗎?飲料——」

「不、不是,對不起嚇到……」影山先是被她多變的表情弄得一愣,接著看見她害怕又自責,便趕緊否認,怎麼連自己都緊張起來了?但話被裡頭衝出來的日向漂亮打斷!

很好笑的是,只有他衝出來而已。


「谷地!怎麼了?」日向一看經理的表情不太對,立刻本能反應就是懷疑大家都公認凶神惡煞的影山。「喂,影山吶,你欺負谷地嗎?」他邊說還露出鄙視的表情。

「我才沒有,呆子!」不知道本身碰上日向就會爆炸,還是他真的脾氣不好,影山馬上露出經典表情,瞪了日向後,轉身走回體育館內,後者卻完全不理會他那警告的表情及殺人眼神,還追過去對他亂吵大叫,似乎繼續指責追問。而影山的額上因為隱忍而爆出更多條青筋……


*


「最近早晚溫差大,不要感冒囉。」三年級們晃去在收拾網子和拖地的學弟們,如此提醒,不管對誰,只要有人感冒……他們會很麻煩的。不過真正不能感冒的是經理就是了。要是「別人」當經理絕對不行,十分鐘都不行,他們會死。東峰心想,但沒有多說。

「是~」大家很乖點頭,運動外套也都有在收完操後馬上套上,杜絕格外的冷意。

影山邊回答,一邊拆著網子的結,餘光又被斜後方的藍色折疊椅給吸去目光,他就這麼停了下來,身體轉一半。
「……影山?快點拆啦,你在幹嘛?」和他一起拆網子的日向慢半拍的發現對面的人在發愣,想也沒想,趕緊喊人。這個傢伙該不會是想偷懶吧?

「嗯?怎麼了?影山,幹嘛盯著椅子看?」影山盯著椅子的模樣被路過的西谷捕捉到,他身為好奇寶寶,也是很自然問道。
「沒、沒有,嗯…西谷學長是不是有和他們交換聯絡方式啊?」影山一震,沒有理會日向,原本在手上的繩子也放掉了,他直接轉向西谷,和他對話。

「……誰?」西谷歪頭,壓根不明白影山在說啥,這是什麼對話啊?


被這雙純真、真的不懂他在問啥的人的眼睛看著,影山扭捏了起來,更吞吞吐吐了,他腦中找不到適合的用詞……可惡,怎麼會這樣?難道自己就真的連表達能力都這麼笨嗎……和月島那混蛋說的一樣嗎!不!在自己很混亂的情況下,影山又看到了「異狀」,椅子上的其中一支手機的螢幕亮了起來,因為有人傳訊息過來。

這個距離下,他是看的一清二楚………而這一看,證實了他這兩週來的想法和擔心的事情。

「影山?」西谷還是沒搞懂他在幹嘛,沒啥耐心的又喊他,圓圓的大眼透露出更多問號,連頭上也有。


『黑尾』
『木兔』


早就打掃完,坐在牆邊滑手機的月島都將這一切看到眼裡,他只是冷笑,心想怎麼會有那麼扭捏的人?平常不是想到啥就講啥、「有話直說」嗎?果然「遲鈍」等於白癡呢。

這有什麼好不能直說?看來王者的把柄又被他給捉到了……

「月島君?」和清水談話完畢的仁花轉身,恰巧看見了月島冷笑模樣,她下意識就問出口。
「谷地有和木兔學長他們私下聯絡對吧?」很快變回無表情,月島抬頭,嘴角微勾,表示狡詐。但仁花看不懂意思。

「诶?嗯……有傳訊息聊天,怎麼了?月島君也有被要號碼不是嗎?」仁花雖然不懂那狡詐的微笑是啥意思,但她還是乖乖回答他的話。女孩的表情很純真,非常可愛。

「是啊,不過人緣很差的影山可能沒有呢!哼呵!」月島點頭,站了起來,仁花的脖子跟著仰起,他故意用此暗示給她發現,不過他忘記了她也是遲鈍笨蛋……

「诶?」什、什麼意思?他們又吵架了嗎!仁花很驚愕,滿臉不知所措,看著月島,可是月島一見到她的這副表情後,很快逃離現場了,還露出「不好!」的露骨表情。他才不要解釋咧!「喔,明天見!」

咦诶诶诶 等…… 「月島……君……」什麼啊!幹嘛逃走咧!叫也叫不住,仁花更加疑惑,但也不能怎樣了,她只好收回視線,繼續往折疊椅的地方走去,因為她要拿手機和筆記本。


人差不多走了大半,仁花走近椅子,看見影山站在那兒不知道幹啥,她邊說話邊拿起筆記本,「影山君還沒要回去嗎?」想要再摸些什麼,卻落空。她瞠大眼睛,低頭,看著空空如也的椅子。「诶?我的手機呢……咦?」小嘴沒有念幾秒,她發現手機遞到自己眼前,她很快抬眸,愣了愣。

影山君?

「掉到地上了。」他的回答讓女孩完全明白,也完全相信。他呈現不自在的表情,雖然讓仁花有些疑惑,但她沒有多問,若問也很怪吧?她不禁心想。
「咦?謝謝……影、影山君?」她點點頭,伸出小手,要拿過手機,但對方似乎捉的有些緊,仁花趕緊叫二傳的名字。怎麼了?怎麼沒有要放手的意思?


「訊息……」他是吐出字了,但小的跟蚊子一樣。
「什麼?」仁花有些驚慌,以為他是要講社團的事,他的聲音細小到聽不見,她緊盯著他糾結的臉龐。

「沒、沒事!明天見!」影山忽然大叫,臉還變得很紅,原本不放開手機的手忽地朝女孩手中一塞,咻地跑走了,腳步聲越來越遠,證明他的腳程有多快,讓在門口處等仁花的緣下嚇了一跳,趕緊往裡面看,又往隱沒在黑色夜景的背影。「??」

他一看見學妹呆然的表情,馬上知道是影山可能又不知怎麼了,他才沒有再往體育館裡看。「……」他在幹嘛啊?從合宿開始,他其實就感覺到影山很奇怪,而且還有點噁心耶?不太像那個時常在暴走的、他們「熟悉」的影山——

雖然緣下聰明,但「戀愛方面」卻沒有菅原敏銳……所以也就難怪他會百思不得其解了!但他不管那麼多了!「小~谷?我要鎖門囉!」

「啊啊 等我!緣下學長!」女孩回過神,手忙腳亂起來,驚叫著整理背包,她現在也沒多的時間能思考影山究竟怎麼了,她不能拖到學長的時間吶!


後來她遲鈍的發現到,被影山觸到的手發燙了起來……

*


這節是歷史課,比起那些死掉的英雄豪傑,影山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他不想聽、也不想了解更不想知道啦啊啊!他滿腦都是昨天意外看見的那亮起的手機螢幕的顯示畫面!他比較在意課外的這件事吶啊啊啊啊!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真是廢話!重點是他還很卒仔的用蚊子才聽的到的聲音講話,這誰會聽到啊?他到底在幹嘛?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 他開始在腦內暴走,外露的表情是很壓抑顫抖,他緩緩趴了下來,自動將自己與授課空間隔絕,他看著不斷飄到自己眼前的白色窗簾,眼一瞥,他看見超熟悉的三個身影,正在上體育課——


然後他的視線再也沒有回到教室裡面。


(足球場)


「小谷,沒問題吧?不要太緊張!不要受傷比較重要喔!」女同學再三叮嚀準備上場的嬌小女孩,看著臉色不太好的仁花。

「是、是!沒問題的!」好得她也是男排經理!足球這種運動根本—— 仁花非常勉強的大聲說道,點著小腦袋,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她很認真盯著前方,但是看著自前面球場直朝她飛來的足球,她立刻崩潰,爆出尖叫聲。

「啊啊啊!」這、這這這這這這比流彈可怕好幾倍吶!不愧是足球!女孩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了,她雖然不會玩,但是躲的倒很漂亮……


「小谷啊啊啊 不是閃開呀啊!妳、妳沒事吧?」同班的男生一邊吐槽,還一邊衝到她旁邊關心有沒有怎樣,動作迅速且漂亮的接住往後倒、差點氣絕的女孩!另一個在附近的同學手腳很快地去補救!

「哈哈哈哈哈哈……」其他班的人幾乎笑得東倒西歪,體育老師也面露無奈。
「她好可愛喔!是五班的對吧!哈哈哈哈……」
「是啊!聽說是男排的經理吶!」
「诶?真的?男排!不就是經理等級超高的嗎!有個三年級超性感的眼鏡學姐吶唷!」
「對對………」不過一片笑聲中也有這種發言就是了,果然「八卦」不分場合都能談論的。

「咿!真的超可怕的啊……」山口站在另一半球場,反應和隊上經理一模一樣,若現在換作是他,肯定被笑到家……他的表情訴說一切「可怕」。
「……………」旁邊的月島的嘴角抽蓄起來,不發一語,一副懶的吐槽的態度。


「加油!小谷!」同班的聲援聲此起彼落,讓女孩又振作起來!她不能當老鼠屎!她自瞳孔升起熊熊火焰!就算對手是山口君、月島君,她也……仁花重新站好,很認真地看著球的去向,和隊友一起跑位進攻!


(一年三組)

看到這裡,影山跟著露出反應,活像他也在和他們一起上體育課似的……啊啊,谷地超可愛……他的黑色眼睛閃著光,緊盯著比賽的情勢和女孩的身影,他想了很久,用這顆單細胞腦袋思考。想了很久的時間,他覺得這或許就是俗稱的「愛情」嗎?其實他還不完全確定——

他只確定一件事,那就是:他喜歡現在跟她的關係、跟她的一切互動……他盯著場上看的眼神,好柔,就像水。

他就只鎖定她。


(球場)


仁花戰戰兢兢地盯著球,邊跑,看著在踢球的同學,很快的,隊友看情勢不對,趕緊傳球——她看著從中間側踢過來的足球,她趕緊抓對時機,小腳成功接到了球,仁花笨拙的踢著,往前跑,而跑在她旁邊的旁邊正是月島(後方是山口),她更緊張了,更不想出錯,心臟在跑百米!她沒有跑多久,很快被左邊的人逼近,她一驚,往右移,腳步節奏已經遭到破壞,但她仍沒有放棄,正用些小技巧閃躲左邊的企圖搶球——

斜前方的男同學盯著仁花的舉動,忽地,他的眼珠一緊,大叫!「小谷地!傳球!」忽地被這麼一吼,仁花更嚇到,她看著左邊的敵人已經逼到她快瘋了,剛好對有這麼一叫,讓她大夢初醒的驚覺,她就要用腳側踢球時——她的右邊,逼了過來,原來她早就被夾殺了,只是右邊的人出手較慢,讓她個措手不及!

逼過來後,左邊的人唇一勾,腳有力的插了過來!仁花尖叫出來,因為右手邊的人做了假動作,讓她上當了,原先叫她傳球的男生跟著大叫出來:「小谷地!小心!」可是來不及了。

旁旁邊的月島和後面的山口都也叫了,「谷地!」月島的反應比較快,根本沒有管比賽如何,就要去搶救經理,可是無奈距離仍太遠,完全來不及搶救到,身後的山口也有了動作,但撲空,什麼也沒抓到!他的表情非常驚愕。

左邊搶到球的人也嚇了一跳,馬上停下來,整場的人都停下來了!沒有再繼續跑。他停下後,想要去拉住女孩的纖細手臂,但和山口一樣,什麼也沒抓到,都是空氣!他愣住。「啊………」

做了假動作的人也跟著不穩起來,因為已經碰到對方的身體了。雖然他有不穩,可很快將自己拉桿回來,畢竟男生的反射神經和反應能力較好些,他看著仁花就要撞上草地,他很快的、反射動作就是抱住她,基本上一般人的下意識動作就是去抓東西,以防摔得很慘,但仁花可能不敢,所以沒有去碰不認識的人,但是對方很直接的「保護」她,在他抱了她後,仁花發揮了本能求救的舉動,她抓住男生,往裡面躲,在一陣天旋地轉,被保護在懷裡的女孩沒有感到一絲疼痛,她不知道翻了幾圈,直到狠狠碰地撞上鐵絲網才停止!


周圍馬上發出各種聲音,像是回神了那樣,月島和山口是先衝過去,再來是叫著「小谷地」的男生,漸漸全部的人才都圍上去——


(一年三組)


啪! 一個十分響亮的拍桌及椅子挪開的聲音同時響起,影山臉上的表情很驚魂未定,可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啥蠢事……他站的非常直,臉上還一副家裡出事那樣。

全部的人都傻了,歷史老師的姿勢和手都停住了,他盯著影山。「……怎麼了?影山同學?」
其他同學都盯著他,表情和老師一模一樣,其中有幾個和影山比較熟的男生趕緊說了。「喂?你瘋啦?」

「我………我?沒事!沒事!抱歉、抱歉!」他的表情雖然還是很嚴重,但終於發現這裡是教室裡、而且在上該死的死人(因為歷史)課!他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想說些什麼,但發現腦袋太亂、衝擊太大,他說不出什麼來,只好趕緊矇混過去,緩緩坐下,速度和像按了慢動作的開關一樣遲緩,臉上還漾著皮笑肉不笑的樣子。


「喂,你最近真的超怪!一班的那個矮子沒跟你說嗎?莫非被排球打?排球癡到被排球打了嗎?」坐在飛雄身後的男學生實在忍不住這陣子影山許多奇葩行徑,戳著他的背,伸長脖子,和他咬耳朵,內容還是讓他抓狂的……

現在是怎樣?每個人都是日向那笨蛋就對了,這麼愛吐槽他嗎!耍蠢的明明就是白癡日向好嗎!

「你才被棒球棍揍,棒球笨蛋!」很快的,影山聽見自己咬牙回嘴的聲音。

嗯。他是棒球部的……


(球場)


「好痛………」英勇保護仁花的男生鬆開手,全身的疼痛感讓他直呼疼,他原先很凌亂的黑捲髮現在更亂了,跟他同班的月島和山口也馬上關心同學。仁花趕緊爬坐起來,整個人的反應卻是深怕被「拖出去.斬了!」的那種畏懼和驚恐,她不敢相信她害別班的人受傷了、及自己被保護了,她馬上完美的土下座!

「對對對對不起!那個、……」她深深謝罪,不敢抬起頭來,她真的很怕被打飛出去,真的。冒著冷汗,心跳極快,仁花緊張害怕到語無倫次,雖然她本身就很容易亂方寸……

「不不,這是反射動作,況且不能讓女孩子受傷吧!況且有一半也是我的錯,抱歉!」少年似乎被仁花的土下座嚇到,他吃痛坐了起來,倚著鐵絲網,苦笑道,聲音頗微弱,表明他的傷勢有多重。

「呼…妳沒事就好。」月島嘆了一聲,摸摸旁邊女孩的頭,天知道方才她要摔倒的瞬間,自己救不到隊上重要的經理瞬間,他差點停止呼吸了!一點兒都不誇張!因為要是經理出了啥萬一,真的會發瘋的……被「其他人」搞瘋!

「還好小谷地沒事沒事,謝謝你啊!反射神經超快!不愧是有在玩射擊!」和仁花同班的人蹲下來,以大哥哥疼妹妹的方式接在月島收手後,也摸摸她的小腦袋,一邊和英勇的男學生道謝,由內容和語氣推斷,他們貌似認識。

他在班上也真的是被揶揄和仁花超像兄妹,別班也會這麼聽信謠言,那是因為這個人也是一頭金髮,瀏海也和仁花雷同,才被這麼開玩笑的,當真就太好笑了。當然這個謠言,月島他們也聽過,那時他們記很清楚影山臉上的表情!那是永生難忘啊!影山的反應很真實的不屑,而且還很兇猛,不知道在兇什麼東西……日向因為是呆瓜,還繼續發問,被影山電了一整個練習時間,他們其他人像是在看娛樂節目那樣超歡樂,將「沒同學(學長)愛」發揮到極致ww

「沒什麼啦痛痛痛………」英勇同學一邊輕拍掉身上所有泥土,不時喊痛,讓仁花又想說話時,老師早了一步趕緊說了。「那麼,谷地同學,負責送他去保健室吧。」

「好的!」仁花立刻起立站直,這一刻有笑的發揮「經理」功能!不論多麼高大的體型她都能攙扶的!這點排球部的十分清楚。她很快速彎著身子和男學生喬姿勢,果然一下子就成功的往前走了。這個畫面都讓有些人驚呼:「好厲害喔!她沒有150耶!」

「在男排不是當假的吶!」還有人這麼回話。

月島和山口一聽,便一起露出了「關你們屁事」的表情,他們能想像,要是影山在場的話——恐怕那些人會被球K!



在此過了十分鐘後,終於下課鐘聲響起,影山又碰地起身,衝出教室,激動的舉動撞的桌椅呈現歪斜,他根本顧不得那個棒球部笨蛋的叫喚。「哇?啊,影山!喂!教室日誌!喂……」可不管他怎麼嘶吼(?)都沒用,才過了幾秒而已,他是對著沒了影山身影的班上叫著,最後傻眼的沒了聲音,而棒球笨蛋的表情變得崩潰。

跑廁所需要那麼火速嗎?……… 其他友人的臉上表情卻是這個意思。可殊不知真相並不是,要是給他們知道的話——呃,不堪設想。


*


「真、真的很抱歉!謝謝你!」仁花站在旁邊已經十幾分鐘了,她很有誠意的全程觀看保健老師為男學生上藥包紮,在最後終於結束時,她又很適時的彎腰道歉與道謝。

「不不,我說了別在意!沒事的,老是對男生道謝又道歉,男生會難過的!哈哈哈哈哈,沒事沒事!妳非常勇敢耶,而且是個很不錯的女生!」男學生無奈笑著,搖搖頭,順勢告訴女孩將習慣道謝、道歉掛嘴上的反效果,但馬上接收到仁花的純真疑惑模樣,他又笑了起來,沒有再多解釋,想到方才她踢球的樣子,便說。

「咦?謝謝你、嘿嘿……」很驚訝對方竟然稱讚她,仁花露出了大眾反應,一邊抓著頭髮,一邊羞澀傻笑,就和剛認識日向他們,他們稱讚她筆記很厲害時一樣。

黑捲髮的男生一看,噗地笑了!笑得十分開朗,全身都在震動。「妳好可愛……」可他才這麼說完,保健室的門便被用力刷地拉開!一個讓仁花很熟悉的人,正氣喘吁吁的扶著門框,直看著他們兩個。原本他以為還要找一下人,沒想到一開門就是他們面對門口,哼那麼剛剛好!


「影山…诶?影山君?」影山直接行動的筆直往他們兩人殺過來,讓仁花嚇得站在原地沒有動作,她睜著漂亮的眼睛看著他大步直逼自己——

完蛋了!是男朋友嗎?糟糕,我已經摔成這樣了,可不想再添新傷吶,這兇惡的傢伙那一副要宰人的樣子……男學生的表情開始轉成尷尬,他馬上知道影山來勢洶洶是什麼意思,他同為男生,不會不懂。因此,他趕緊站起來。
「嗯……我要先回教室了,掰掰!」

其實這個男生沒有其他念頭,只是單純和仁花抬槓而已,但不管怎樣只要落入影山眼裡就是礙眼!礙眼!他趕緊飄走,他知道他是排球部有名的凶神惡煞……她是個好女孩啦,但他沒有念頭。他忽然頗同情在以後喜歡仁花的那些可憐(?)追求者——真不知道追求者會是哪些倒楣鬼呢?

诶?「啊,嗯!謝謝——」仁花搞不太懂怎麼對方咻地離開了,她收回視線,重新看著影山。

「嗯……影山君怎麼了?你受傷了嗎?」仁花露出思考的可愛表情,然後忽然驚恐不已,趕緊審視著他,會出現在「這裡」,應該十之八九是病患!NO!身為經理,不能如此失敗!竟沒有照顧好重要的選手——

「不是,我沒事,是……」影山一目瞭然她在想什麼,擔心什麼,他趕緊制止她的錯誤方向,他搖頭,表情十分認真的想說下去,但他語塞,最後用了行動直接表示!他抱了她,抱到自己懷裡面,在一觸到她的肌膚和體溫後,腦海裡閃過昨天被他看見的「證據」和就在剛才才發生的——

谷地嚇的真的不敢動!她驚呆了。「影、……?」她的頭和手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打球要小心一點啊,笨蛋。」沒有馬上發現擁抱她的行為不太妥,影山繼續說道,抱著她的手還收緊了些,表示了深怕她因此受了傷!雖然別人救了她、還抱她,和她親密接觸……他溫厚的嗓音打進她的心底處,仁花一愣。

「诶……」影山君怎麼知道?單純的仁花如此心想,但她似乎還沒恢復語言表達能力,還被抱牢牢的,漸漸,影山身上的溫度染給了她,她的心臟跟著跑起百米來——
腦袋有些不清晰了!怎麼會這樣?


「還有,我一直很想問妳……想了兩週,妳和音駒、梟谷私底下有聯絡對不對?昨天我看到了他們傳訊息過來……你們很要好嗎?在聊什麼?」影山的臉上浮出紅暈,很小聲地說著,幾乎是貼在她耳邊說的,讓女孩瑟瑟發抖起來,臉也更紅,完全說不出話,她現在腦袋迴路斷掉了……仔細聽,影山的語氣好委屈,好在意,好想知道那樣,他的有一隻大手滑去她纖細的腰部,穩穩且表佔有性的扣住她,這一觸,他對於她的骨瘦身材嚇到,完全沒有肉!好瘦,這麼纖細——

仁花的反應赤裸裸地反應在臉上,她快要昏倒了!「影……影……」他他他他他他怎麼在捏她啊!好癢、好害羞!仁花微弱的掙扎起來,但是憑她是擺脫不掉影山的力氣的,她腦筋一片空白,他方才說了什麼、問了什麼?她都好模糊……

「妳好瘦喔,有肉比較舒服。」影山這下皺眉了,似乎他越捏越不滿意,大手還有些直接的往上爬,仁花立刻一震,想叫可叫不出來,她頂著血紅的臉龐,驚訝的瞠大眼睛,倒抽一口氣!「!………」動作倒是反射行為,她兩手捉住他一隻的手,兩人也因此拉開了些距離。
「影、影山君,你在做什麼……」邊顫抖,一邊鼓起勇氣,仁花受到震驚和不所措,她看著還沒反應過來已闖禍的影山。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因為谷地太可愛……了,啊……」影山愣住,低頭,看著顫抖的可憐女孩,加上被這麼一問,他發現自己做了很糟糕的事情!他臉紅又驚慌的道歉,真心話還說出來了,他更害羞了,他趕緊伸起雙手,摀住口鼻,想要遮掩臉上的表情。嗚啊 搞砸了——


什、什麼?唔……得到這種回應的她也是相同羞赧,她退了幾步,眼神亂飄,不再提這個話題了!「影……山君剛剛事要問我什麼?」

「不……沒事、我…啊啊!谷地!真的很對不起!」影山的手遮掩著臉上隱忍和崩潰的反應,對她的關鍵疑問,他搖頭,然後猛地放下手,低吼一聲,大叫完,轉身離開。


怎麼辦?為什麼這麼燙?被影山君碰過的地方……… 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呆滯看著影山離開的身影,仁花卻一點兒也沒有鬆口氣的感覺!為什麼?

她不懂。她微微縮著身子,雙手抱緊自己,瑟瑟抖著,雙頰潮紅,表情迷離,膝蓋軟了,差點跌坐在磁磚地上。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意識到已經是上課時間了。




Fin





(後續)



「吶 影山這傢伙到底又搞什麼鬼?」大地皺眉,隱忍許久,低低的聲音藏著恐怖的氣氛,他「微笑」看著一年級組,一臉就是「最好給我答案」。
「………」這下連菅原都無法救學弟了,因為這次他也看不懂,他也是想要知道的那一個!他猜不出來影山這笨蛋能做什麼,讓小谷這樣躲著他?像是看到鬼那樣——唔不對,用錯形容了,像是看到魔鬼那樣?(吐槽:有比較好嗎老菅原w)

這恐怖的氣氛蔓延在社辦裡頭,二年級組都面露好奇,一個比一個好奇!

「大地學長,我想應該不是「欺負」?影山不可能欺負女孩子吧?」西谷難得很正經的發言,他的話讓其他人都點頭同意。

「那這樣是啥?我快受不了了啊啊!影山死也不肯說,態度很可疑……小谷也不講!一年級應該是發生什麼事了吧?」可沒想到大地的態度更爆炸,他當然知道他不會欺負女孩子喔喔喔喔!西谷笨蛋!然後他說出使他崩潰的原因,所以最後的關鍵只有在「一年級組」身上了——

日向是完全不能加在「關鍵」裡面,他根本啥都不知道……… 學長們的表情越來越陰沉,讓笨蛋們皮皮挫的。

「可、可能是秘密吧哈哈……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什麼的?」田中也發言,說出了很合理的情況,他害怕的看著如此可怕的氣氛,他想說調皮一下放鬆大家,但卻惹來吐槽。

「什麼啊,好噁心喔,那是你吧!」緣下的眼神瞬間變得空洞而且冷冷的。
「嗚啊!緣下啊啊………」田中立刻遭受很大的打擊,表情哀桑,碎碎念著。

山口一邊很不安的瞄著什麼都不說的月島,他坐立難安的模樣很快被發現,菅原首先出擊:「山口?怎麼了?」
「哇啊!呃……我、我不知道……」山口嚴重受到驚嚇,標準有做虧心事的反應!菅原秒懂,他看過太多了!真天真!以為能逃學長法眼?

月島始終沉默,一點兒「破綻」都沒有……畢竟他和山口是相反的類型吶!不過他臉上滿是無言還有「不管單細胞了」的意思——
菅原沒有先過問月島臉上的表情是怎麼回事和意思,他先問山口。「講個大概?」他完全沒有打任何啞謎,就是逼對方不回答不可!不愧是菅原學長——山口在內心很崩潰,臉上的表情在抽蓄。

「………」
山口最後在所有眼睛的壓迫下,講出了班上在傳的八卦,以及很關鍵的「保健室事件」,他硬著頭皮講完後,卻得到一陣的沉默……


這是…這是什麼意思?山口汗顏。


「可是,影山為什麼要跑去保健室吶?」良久,卻是二年級代表笨蛋異口同聲的發問,讓其他人差點兒口吐白沫!
「你們腦袋到底怎麼了?」木下顫動著眼珠,看著他實在不響想承認和他同年級的兩個人!

「………所以關鍵是保健室啊,可是沒有人看到發生什麼事嗎?」大地一副很認真的要抽絲剝繭,科學辦案精神解開這件事!或許這是遲鈍第二的象徵吧……但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沒人敢直說出來。

「…………」菅原瞇起眼睛,腦袋大概似乎整理出某些可能了,但他沒說,否則會沒完沒了,誰叫這些人都太蠢了!蠢啊啊啊!他沒有吐槽大地,也沒有去處理笨蛋二人組。


「沒…沒有,同學他很快就離開保健室了,可能影山對谷地做——」山口乾笑著接在沉默氣氛後頭說道,話還未說到一半,田中馬上像是暴走那樣手一抓,將他給拎起來!還一邊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啥 啥你說啥!」

「咿!我、我不知道啊啊啊啊——」山口嚇得要命,胡亂跟著叫。


不過他真的很佩服這兩個「二年級學長」的腦力……他聽同學講完之後,屁股想也知道影山喜歡谷地啊,為什麼這兩個人還問「為什麼影山要去保健室啊」這蠢話……

「肯定非同小可吧,看谷地的反應很好猜。」月島終於說話了,他可能也不想繼續繞著這個話題了,他決定要快點解決這件事,要是長久和笨蛋一起在同個空間,還被迫一起「討論」未知事情,他會折壽。

「好吧,這個交給我吧,大地。」菅原忽地站了起來,看著月島點頭,再看著大地的側臉。
「喔,拜託你了!菅。」大地終於是放鬆了表情,偏頭,對上他的微笑。

沒辦法吶,因為大家也都知道你也是遲鈍的人嘛……而且鈍到可怕。菅原心想,心裡想著道宮和大地的種種「事蹟」,便覺得同情她,且不忍不為她應援啊,喜歡笨蛋真的很辛苦………這是菅原的結論。


「嗯?可是阿谷,保健室到底怎麼是關鍵?那只是有傷患而已吧!」
「嗯?嗯……可是龍,山口說「傷患」在影山衝進來之後就「離開」咧~」
「嗯?嗯……?嗯~?好奇怪吶!阿谷!」
「喔!喔?我知道了!龍!這是俗話說的羅生門?」
「喔喔喔喔不愧是阿谷!好帥氣!」

「……………」看,他真的會折壽!月島,菅原,緣下同時露出「問候那兩隻笨蛋的祖宗十八代」的經典表情。這個時候,他們默契特好!

帥氣?田中學長根本不知道羅生門是什麼意思吧啊啊啊!……西谷學長也不知道嘛!山口僵硬的扯著嘴角,眼神徹底死掉。


「我都聽不懂耶………」日向露出可憐和眼巴巴的模樣,來回望著月島和學長們。



不行了!他的骨子裡、血液裡就是排斥和「笨蛋」共處、講話!月島碰地關上門,隔絕掉不只有一張的蠢臉。



真的FIN


像這樣就是真正的未央(笑)我真替飛雄仁花的戀情感到未盡,請加油吧兩位!我是應援團隊長(吃屎
不可以吐槽我:「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打啥ㄏㄏㄏㄏㄏㄏㄏ(指)」 不可以喔喔壞壞!!!!!wwwww(幹
呃我不是故意的,但看著這兩人如此寶,真的很想再捉弄吶..............
我丟了小仁花上來啦!下個預計是卡櫻,好好等我,好不?
晚安(^-^)/

Comments

為什麼不能留標點符號啊啊 好煩喔喔

2017.01.11(Wed) 14:11       TOMA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為什麼不能留標點符號啊啊 好煩喔喔
我也好崩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氣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這個不知道搞毛!!!!!!!!每次都這樣(摔

2017.01.11(Wed) 15:40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哈哈、我来了~有没有想我?(神经病www
最近快到考試周不努力不行(哭哭
一回來真沒想到師傅更了那麼多!
同样萌蠍櫻!!!
等我1/20回來補給妳一個滿滿的大长評哦!雖然寫不好就是啦。
(希望不要又重覆發...

2017.01.11(Wed) 20:21       Wikky ã•ã‚“   #HJIj6RZM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哈哈、我来了~有没有想我?(神经病www
> 最近快到考試周不努力不行(哭哭
> 一回來真沒想到師傅更了那麼多!
> 同样萌蠍櫻!!!
> 等我1/20回來補給妳一個滿滿的大长評哦!雖然寫不好就是啦。
> (希望不要又重覆發...
可愛的讀者都想好想!!!!!啊啊啊啊啊謝謝你又出現了XDDDDDDD
考試加油啦學生是幸福的(你很老嗎)
不不 我不是什麼師傅啦這稱呼我一直爆笑ㄟXDDDDD(笑啥)
不過謝謝對我的肯定XDDDDDDDD我很開心哈哈
真的嗎太好了嗚嗚喔QQQQQ就知道蠍櫻我不孤單!!!!!!!!!!(握拳)我會努力生產我們櫻姑娘!
不不 你的回應我很感謝喔真的!重複沒關係XDDD因為我覺得FC2系統怪怪的(汗顏
謝謝你啦考試加油!!!!!!!!!!!!

2017.01.12(Thu) 19:03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噗哈哈哈哈看到月島從頭到尾的吐槽真的笑翻XDDD 明明是影谷但存在感超強 果然是烏野的吐槽擔當!
等一下忽然發現我喜歡的都是超愛吐槽的傢伙 首當其衝的是我的赤葦v-343v-343v-343
還有影山真的是超帥又笨得超可愛 完全就是性騷擾小能手(欸
影谷萬歲啊啊啊(說好的月谷本命?
應援團副團長參上(欸

2017.01.13(Fri) 00:47       è¿·å¦¹å°ç± åŒ…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噗哈哈哈哈看到月島從頭到尾的吐槽真的笑翻XDDD 明明是影谷但存在感超強 果然是烏野的吐槽擔當!
> 等一下忽然發現我喜歡的都是超愛吐槽的傢伙 首當其衝的是我的赤葦v-343v-343v-343
> 還有影山真的是超帥又笨得超可愛 完全就是性騷擾小能手(欸
> 影谷萬歲啊啊啊(說好的月谷本命?
> 應援團副團長參上(欸
真的很愛阿月!!!嗚嗚喔我也是啊最喜歡阿月了這可愛的傢伙啊啊啊啊(戳臉頰)(被瞪)
仔細想想,烏野就是個可愛的團體,三個年級的人各個都有擔當XD要仔細寫這個學校時在寫不完的梗XDDD
我就知道小籠包愛赤葦喔喔喔喔喔!!!!不愧都是我們的眼光,剛追我也是廚他(臉紅)
飛雄就是個大笨蛋吶,無意識瘋狂騷擾又撩撩!!!!!!
非常萬歲QQ但我愛仁花的心可能要讓我沒有理智了XD我好想來寫三角戀(打滾)(ㄟ)
被好多圖萌到,萌到噴血!話說只要仁花啥都好!超好!只是有沒有寫的問題而已!真的!後面丟上來的CP不要噴我XDDDDD(你
我都會自動把飛雄加進去一腳v-356沒辦法他真的太蠢萌了嗚嗚嗚喔QQQ(不 冷靜)骨子裡影仁配就是揮之不去v-345(ㄟ
我們兩個好好經營應援團吧v-421(誰說

2017.01.16(Mon) 16:39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