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Narutoxサソサク】旦那と小娘(下/完結)

*配對注意:蠍櫻

*原作向捏造有(慎入)

*下篇完結

*我會繼續努力




(幾個小時前)



「明天「我們」會去木葉。」蠍看著櫻,兩人沐浴在天晴下,帶著花香味的風吹拂著他們兩人。

他們才 許下承諾沒有多久。


櫻馬上露出很大的反應,但她沒有注意到蠍說的「我們」,她趕緊說了:「蠍,可是……」
「放心,會沒事的。等我,小姑娘。我說過了,不會讓妳逃。」蠍勾起了一抹意有所指的笑,並俯身在櫻耳邊輕聲道,語氣帶點暗示及警告,語畢後,他咻地不見人影了!完完全全一點兒「屬於他」的氣息都沒有留下,彷彿從頭到尾就只有她一人。


沒有過多久,她當然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及感受到氣息。但她未回神過來,她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夢境?如果是,她會好過一些嗎?但若不是,那她……


「小櫻!找到小櫻了!小——櫻——」鳴人停在一大根樹枝上,一手扶著樹幹,俯瞰沒有多久後,立刻發現了那抹顯眼的櫻色。他趕緊放聲叫喚,揮著手臂,但沒有喊多久,他發現那櫻色背影沒有動靜,他很快速閃過不妙的表情,跳下大樹。

「真麻煩……天氣真好。」鹿丸倒是不慌不忙,只是看著遠處慌亂的鳴人的背影,他則是慢條斯理地走在後。
佐井走在中間,但還是與鳴人有距離,他只是看著櫻的粉色背影,臉上表情明顯鬆了下來:「……」但他沒有感應到怪事就是了。

「你們班的人真是麻煩,佐井……人是會改變的,不是嗎?我們也不用那麼吃驚。」鹿丸連頭都沒有回的就說道,語帶暗示,話中有話。他懶懶的視線從藍天白雲裡拉走,落在金髮與櫻髮的一男一女身上。

佐井很顯然震住,但一會兒便恢復原狀,他也看過去,並沒有說話,臉上仍然是「老樣子」。他特殊的死白膚色,也是十分醒目的指標和存在……

他當然懂。


「他們」當然是罪犯,被聚集,吸引過來……全身而退?誰知道呢。

「小櫻?妳怎麼了?為什麼自己跑來這裡?那傢伙……佐助做了什麼嗎?」看著櫻不太對勁的呆滯貌,鳴人急急忙忙尋問,反射性的還是說了「佐助」,因為這是大家的正常反應。

第七班回來了,這是百感交集的事,但他不知道佐助還能再混帳,他小時候就說過了!那個傢伙到底有什麼好的?

「不……佐助君?和佐助君沒關係,我沒事,鳴人。咦?鹿丸和佐井?你…你們都來了?任務……」櫻被鳴人的大嗓門給拉回神,她看著離自己很近的熟悉臉龐,輕輕說話了,否定了鳴人的以為,輕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再回頭,她看見另外兩個人,鹿丸是較讓她驚訝的。
「我是奉六代目之命令來的,真麻煩!」鹿丸看到女孩驚訝的表情後,無奈解釋,不忘抓頭抱怨。

佐井還是一樣的面容表情,他忽然在櫻的注視下,露出很好看的大微笑:「醜女真是繼佐助第二個麻煩的人呢。」

周圍似乎沉默了幾秒,只見鳴人神情大變,臉色不時白不時青,嘴巴還念著:「佐井你在說什麼啊,想找死……」說到一半停止,是因為他被少女的殺氣給嚇死了。
鹿丸則是吹著口哨,遠離他們,還東張西望起來,表示看風景。

「妳都不見了,任務重要嗎?我們接受到的命令就是把妳找回來,真是奇怪呢,書上沒有寫過像妳這樣的呢,難道是因為是醜女,所以不……」

「佐井!!!」依照慣例,她不可能讓佐井講完他想講的那些讓人抓狂的話,櫻看著他的表情慢慢從隱忍變成張牙舞爪,最後邊吼,還想要出招,鳴人當然已經閃的遠遠了,她舉起帶著手套的小手就要揮過去!
「啊啊啊啊啊 小、小櫻?妳妳妳妳妳冷靜一點啦喔……」爆出慘叫聲的卻不是佐井,鳴人在旁叫得就像當事人,他從很以前到現在最怕的就是小櫻的拳頭,即便只是單純的「生氣」他可能還不會如此害怕,但「怪力」這種事情……

還是饒過他們吧!會死的!他不是沒被綱手揍過,再加上小櫻的更上一層……不不,他還想活著吶,被自己的夥伴誤打死,這種事情傳出去他連做鬼都會丟臉的!

但佐井真是神奇,有著毒舌功力,但又擁有某種天然笨……這到底是真實的嗎?即便成為同班有段時間了,鳴人對這點仍然懷抱著疑惑,但是他知道他不能現在發問,否則他會變成地上的碎石。

遠在一旁的鹿丸只是觀賞著,一點兒也沒有要勸阻的意思,臉上的表情還很懶散……活像是卡卡西的反應,一模一樣,只是卡卡西手上會多一本小書。


果然,就是「人」的問題,佐助在的七班,與佐井在的七班……差別甚大,十萬八千里,可不管是哪一種,對櫻和鳴人來說,都是特別、會很珍惜的,缺一不行,不管是誰……

「第七班」就是他們。他們就是,第七班!他們三人的鬧劇,被看得清清楚楚………落進八隻眼裡。


*


「真是暴力的小丫頭……嗯!旦那,很痛吧?」地達羅蹲在樹枝上,盯著某個方向,雖然有樹葉遮掩,但還是清清楚楚。看了一下後,他忽然轉回來,很認真的看著旁邊的紅髮娃娃臉大叔。

「你最好閉嘴,地達羅。不要以為我不會把你做成傀儡!」蠍當然知道地達羅的語意,他露出十分惡狠的模樣,周圍也散發出寒氣。
沒有理會這兩人的吵架,黑色長髮的男子垂下眼簾,自言自語:「喜歡佐助的女孩啊……」這樣的兇猛女孩,未來會變成他們家的媳婦、他的弟媳?此刻,男人的眼睛裡似乎閃爍了下,不曉得是打寒顫還是什麼意思。

可大家就只是在附近而已,當然都聽見了。蠍很快停止對地達羅的攻擊,轉向黑髮男人,冰冷開口:「宇智波鼬,不會有那種事了。」他平常就夠冷的了,怎麼還能更冰?地達羅跳往另一根樹枝上後,扯著嘴角,看著蠍老兄要爆炸開來的背影……

宇智波的人果然非常討厭!活該被蠍老兄罵。地達羅最後這麼做結論,冷瞪鼬一眼後,繼續轉回櫻他們所在的位置,繼續觀看。

蠍卻接收到男人一頭霧水及無辜的眼神,他全身無力起來,反應變成無言:「………」這家族真是沒救了。蠍最後心想。

他生氣的不只是宇智波鼬的那句話,還有就是丫頭與「羈絆」的關係……他只要有『她』就夠了,那麼她當然也要和他一樣,有『他一個』就夠了!他的眸光,閃爍的更加冷冽。

最後他們三人都看見了鹿丸朝他們望過來的眼睛。


*


櫻對那時候帶土所說的話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她連散步都沒有了心情,她覺得自己遇到了「曉」之後,她的注意力和感情都轉向了這個犯罪組織,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犯罪的背後,那麼讓人心痛、那麼想改變世界。她以為「這樣」就好,就很好了?不,一點都不好。
她更沒有從卡卡西老師口中聽過一絲帶土、四代目、凜的事情,連單字都沒聽過,她不知道老師自己也這麼背負著這些如此沉重的東西……

人吶,就是自私構成的!就像是她一樣。越想,碧綠色的眸更添悲傷及痛苦,她不知道為何戰爭結束了,卻一點都沒有放鬆、愉悅的心情及感受,她受夠聽佐助君說的:「和妳無關」……既然如此,就真正的把它變得無關吧!

可是她該怎麼做到?永遠就只有她一個人痛苦這件事!但遇上了「曉」之後……
她覺得自己的想法及感受上都不一樣了。她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充滿他們班回憶的所在,是那時候搶鈴鐺的地方。

她記得卡卡西老師說的話,那個慰靈碑上面有寫著老師的朋友的名字,如今她遲鈍的明白了,那就是——



「太好了,卡卡西。真的當上了火影。」很熟悉的聲音讓櫻停下腳步,她瞠大綠眸,滿臉不敢相信的躲往大樹後頭,並豎起雙耳。

「帶土……謝謝你。」卡卡西回答,他們兩人站在慰靈碑前,卡卡西的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認真、深層,像滴入底的水似的,沒有泛出漣漪的那種。
「謝什麼呢?卡卡西,從小我就不記得我做過值得被道謝的事,更別說現在。我可是擅自將忍者世界搞得一團糟的人。」帶土帶著苦笑,腦中越是閃過好多許多的畫面,那是「他們的」畫面。若說這個世界有多麼殘酷,那麼他便因為這個殘酷而就有多悲慘。他眨著那雙曾經絕望的寫輪眼,望著卡卡西。

「笨蛋。你是英雄,忘了嗎?帶土。」卡卡西看著那雙曾經也是自己左眼的寫輪眼,如此開口說道,他輕勾起面罩下的嘴角,雖然不會有任何人看見。
「你的意志一直在我的心中,你永遠不曾消失,我會帶著它直到逝去。你的想法,你的眼睛,你的一切。我說過了,你就和鳴人一樣啊。」卡卡西繼續說道,眼睛自碑上刻的「野原凜」三個字移開,盯著面前還活著的人。

「這就是所謂的命運嗎?卡卡西……你的第七班有著與我相向的鳴人,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和聰明的醫忍,而「老師」是你。看著他們三個人,我的內心抑制不住的感觸消也消不掉,「我們」已經失敗了,但我擔心著七班,那個宇智波的……」

倚著樹幹的櫻色身影,肩膀微顫,她控制不了自己也在顫動的眼珠,她很努力的不發出聲音,繼續聆聽他們兩人的對話。「……」


「不可否認的,我(宇智波)就是悲劇的一族……」那麼佐助的——

「帶土,佐助已經明朗了,他不會再走歪了,這點我能保證不會有差錯。實際上就只剩櫻和佐助的關係如何走向而已了,只剩下這個了,第七班。」卡卡西明白帶土要表達的意思,他靜靜解釋給他聽。他是班導師,不會連自己帶的學生的「狀況」他會看不出來,會不懂……而這也一直是他最擔心也關心的,他希望自己的學生過的幸福快樂,只要幸福快樂。在他看著第七班恢復後,到佐助戳了櫻的額頭……本來是沒有什麼能擔心了,可直到昨天發生櫻不見的事情後,他的想法便改了……

而他怎麼也覺得,帶土知道些什麼?卡卡西換了眼神,看著他。


果然帶土沉默了,他只是看著卡卡西,表情是讓人猜不透。
「你應該也有發現吧?卡卡西,其實櫻……」
「等等。」卡卡忽然止住帶土要繼續講下去,咻地消失在帶土面前,他愣了一下,很快看著再度現身的卡卡西,只是他在某棵樹前……

樹前?帶土露出稍微疑惑的眼神,也咻地消失了。



「櫻,你要像老師一樣偷聽還差很遠喔。」在女孩子還在茫然和錯愕之間,卡卡西放大好幾倍的臉猛地出現在她眼前,使她備感壓迫及驚訝,櫻瞬間做出了反應:尖叫。心臟差點沒有跳出來!

「啊—!卡…卡卡西老師!嚇死人了!」幸好她的拳頭沒有揮上去!否則她應該會被處罰的很慘!櫻將綠眸瞪好大,帶著責備的意味,不知道什麼時候,櫻再抬頭時,帶土也出現在卡卡旁邊,兩個男人這麼盯著她瞧,一雙漆黑瞳以及一雙寫輪眼……

「真是讓人操心的學生。老師我沒事,帶土也沒事,妳還是關心自己吧,要不要解釋一下散步去川之國是什麼意思?」卡卡西無奈看著少女很明顯在哭泣的眼睛和鼻子,輕嘆。

「跑去當時和蠍對戰的地方幹什麼?我記得妳在等佐助不是?」
「老、老師!我才沒有在等他呢…不,我是說……我和佐助君並沒……」櫻有些試圖想要反駁卡卡西的認為,但察覺到怎麼說都不對,欲言又止的。

「我現在………我……」女孩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看著卡卡西的眼睛就會莫名的吞回去,無法說清楚,她慢慢停止流淚。帶土看著她,心裡一震,想起了凜的溫柔,凜源源不絕的笑容……醫忍,相同都有這麼溫柔嗎?他搞不太懂。但這些在現在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的情歸何處。

他看的出來櫻和蠍之間的情感花火,應該說瞎子都能知道,但他也不曉得如何和卡卡西說。「佐助」的確是這兩人感情之間的關鍵點……


「開口閉口佐助佐助的吵死了,小姑娘是要對我負責任的人。懂了嗎?旗木卡卡西。」蠍冷硬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哼,不要以為他只針對宇智波佐助而已,他們這些人也都該離丫頭遠一點!在蠍的情報裡,旗木卡卡西也是危險人物之一,『老師』?是吧……
他們三人一愣,同時轉過去。帶土很快收起微愣的反應,看著眼前的陣仗,很無聲息的微笑了。

是『曉』。他們那時在不同的時間點被消滅、離開,如今又聚集起來,這什麼都無法證明,只證明了一件事……
那便是……他們十人是『夥伴』。


*


事後隔了沒多久,新七班三人聚集在溪邊,首先是鳴人驚人的叫聲。「小櫻小櫻小櫻妳…妳是認真的嗎?可是……」

佐井則是不能接受,他是比任何人都還要喜歡「夥伴」這個字眼的,即便是曾經的敵人,為敵過的,就是敵人!即便什麼曾經……

「醜女,妳瘋了嗎?妳不怕佐助又做出什麼事來?」

「他會做什麼?他又不喜歡我……你們的反應害我更加不安耶,不要這樣。」櫻反射性帶點不屑的回答佐井的話,並聳聳纖細的肩膀,露出很苦惱的模樣。

喂喂,有沒有搞錯啊?苦惱的是——


「他放棄當傀儡是讓人很驚訝,但是……小櫻,妳不能後悔耶。」鳴人看著櫻,他的反應並無佐井那麼排斥,但頗擔心倒是真的。

佐井是渾身不習慣,醜女竟然移情別戀去了……是誰死糾結在鳴人和佐助之間的啊那時候……對呢,都是『過去』了……而移情別戀的對象竟然是別村的叛忍……這真是不是他要吐槽了,她到底怎麼都和叛忍扯上關係?他能想像到我愛羅他們聽見後的反應………

「就知道那時候有蹊蹺,只猜對了一半……」佐井碎念,去川之國找醜女的時候,便感覺到她似乎心沒有在佐助身上了,可是真像怎麼會是……!而且卡卡西老師卻一點也不驚訝,到底是密謀多久?不,不能用密謀這個字眼!啊啊……

「我不會後悔啊,人生就是如此不是嗎?我很好,不用擔心。人都會變,人之常情?」櫻眨著大眼看著鳴人,微微笑,最後還調皮地吐舌。
「……是沒錯啊喔,嗯!可是我還是覺得……」

「佐助君也有他自己的人生,總不能我纏他一輩子、一生都和他糾纏不清吧?很累耶……愛情沒有道理的,鳴人。你清楚。佐井的話……唉,井野豬也追不到!」櫻又收起調皮模樣,認真說道,看著鳴人的藍海眼睛,最後移到左頸死白的臉上,不懷好意的笑著,後者立刻語塞,十分崩潰。

「………」鳴人前面都還很認真的表情,後面聽了櫻的調侃後,黑線滑下來,沒說話,他只是也跟著露出同情的眼神看著佐井……


然後,他們三人又玩起來了,完全打鬧玩不膩。

最後,過了一會兒,佐井去圖書館,打算蒐集更多追妹的情報和書籍,鳴人則嚷嚷著「啊!要和雛田約會!」便慌慌張張瞬身消失在他們眼前,櫻笑了出來,看著他們兩人,笑更開心了。現在的安逸日子真是幸福,平凡便是幸福了。她根本不需要誇張的什麼,只要這麼每天生活在木葉,她……

咻。有人!


頭一轉,熟悉的身影立刻映入眼簾,看見來人,櫻有點嚇到。「宇智波鼬?」

「我那可愛的弟弟讓妳不高興嗎?可以和大哥聊聊。嗯?啊,不過這件事別讓蠍知道。」鼬呵一聲,暗示性的看著少女的綠眸,還將食指輕貼到唇上,輕聲噓。模樣看起來很有魅力。

「我沒有討厭佐助君,你誤會了……只是我變得心不在他身上了,大、大家都很好……」櫻一驚,趕緊搖頭,她從未討厭過佐助君,從未。過去的她,喜歡都來不及了,只是已經沒有了那段時間了,從此不會再有。

「嗯……櫻?據我所知,佐助他應該是喜歡妳的,只是……就像妳說的,你們只是錯過了而已,好吧!真可惜,原本以為妳就是宇智波家的媳婦——」看著櫻髮少女,鼬勾起嘴角,然後露出很惋惜的表情,讓櫻很錯愕。

「你、你在說什麼啊?媳……」話還沒說完,櫻感覺到自己落入熟悉的臂彎裡,她抬頭,雪白的臉頰染上櫻紅。「蠍、蠍?」不愧是蠍……


「宇智波鼬,你想變成傀儡嗎?」蠍露出微笑,如此提問。手的動作透露出極大的佔有欲,他將女友攬緊緊,表示「不要講屁話」。他真的當真他好惹?

「別這樣嘛,開開小玩笑。話說,你的敵人是佐助才對。」鼬一愣,立刻也微笑,寫輪眼的雙眼瞇瞇的,很快又張開,說完後,嗖地不見了,像是沒來過那樣。

該死的,好笑嗎?鼬這個傢伙是在玩什麼把戲?蠍立刻如此心想,他的表情更加陰森,盯著鼬消失的地方看,只有空氣。

「沒事的,蠍。」櫻馬上環抱住他,做為保證。不管是誰,她都不可能。只有蠍,蠍是她的可能,是她的結局。她身上的香味包圍著他,很快蠍全身放鬆下來,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嗯,妳得趕快換掉洗髮精,我不是說過了嗎?」他馬上皺眉,他之前說過幾次了?怎麼沒聽。在他知道帕克身上的味道和櫻的洗髮精一樣時,他差點沒有宰了那隻犬……

他不知道這有什麼好宰的,但他就是強烈的想要!有時候就和卡卡西吵不停,卡卡西覺得非常無辜,他怎麼會知道櫻是用什麼洗髮精啊………這能怪他嗎?他的死魚眼更死了,覺得蠍很沒安全感之外,吃飛醋更是他的特色……
搞得他們這幾個男士不得安寧,像以前櫻會幫他整理房子和弄秋刀魚給他吃,現在什麼都沒了——

他一點也不同情蠍這個傢伙,大叔年齡,臭小鬼思維、行為!可惡!


「待會兒我們就去買新的,好嗎?」櫻笑著,微微蹭著他的胸懷,表示撒嬌。

在蠍還沒回答、對她撒嬌的行為感到心花怒放之前,身旁碰的一聲!「啊,旦那!我也要去!我要買黏土!嗯!」是地達羅…………這些人總都是用忍術這樣來去自如,碰地出現,咻地消失!真是夠了!

而地達羅真是倒楣來錯時機(誰叫他在鼬之後出現),他的出現和話語是最後讓蠍暴走的線。隨即地——

「地達羅!去死!自爆吧你!」蠍大叫,纖手一奪,將他總是都會在手上玩黏土的黏土劈手拿起,直接扔向他,絲毫沒有猶豫,手法還熟練不已。

隨即的爆炸聲和方才蠍的吼聲響遍山林溪間。



Fin


蠍櫻完了(灑花)謝謝各位。(笑)
我若被鬼打到我會考慮寫寫佐櫻的?(你死定了)

oh開個玩笑ww(鼬哥哥上身)(被天照#

下篇打算開卡櫻坑就是了(聳肩)預計而已啦唉。(唉小?
老實說我想表達的蠍櫻不太是這樣的,因為不想太描寫佐助混蛋所以變成輕鬆甜向了==(幹喔
但所有cp就是都要扯佐助 我真是痛苦啊,深愛櫻姑娘的唯一痛苦就是這點。(自重
算了總之我是沒喜歡佐助是沒錯啦我也很想尊重他是官配啊?但是,可是......()
不想寫到他沒讓他登場了wwwwww(被千鳥

以後再寫佐櫻吧。不要太相信我的話。(知道啊)
(白字靠北

要顧好我女神除了爆腦還是爆腦
我發4不會棄仁花的放心
下次見(我平井堅很多........)

Comments

佐井櫻我就支持😤😤😤

2017.01.09(Mon) 03:03       TOMA ã•ã‚“   #-  URL       

Re: タイトルなし


我當初超廚鼬櫻和祭櫻(掩面)祭櫻我也會寫的喔放心放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給我們吃個夠💗💗💗!!
現在死廚卡櫻/蠍櫻/團扇(除了佐助)/曉櫻!!!

2017.01.09(Mon) 03:15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超推鼬櫻、卡櫻 ❤️❤️❤️

2017.02.19(Sun) 09:39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超推鼬櫻、卡櫻 ❤️❤️❤️
謝謝你的留言!我也推卡櫻v-119!!!!!!鼬櫻也是太萌了萌點太多!叔叔與媳婦嗚嗚TTTT還有甘黨萌點(尖叫)
謝謝一起愛櫻姑娘,我的卡櫻文一直籌備中XDDDDDD謝謝你回應給我囉^^

2017.02.19(Sun) 17:53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