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Narutoxサソサク】旦那と小娘(上)

*配對注意:サソサク
*原作向捏造※慎入
*上篇
*火影處女作,請多包涵指教






這個小姑娘,不簡單。

何來之說?他並不是沒有與「女人」為敵過,嗯……嚴格上來說,小丫頭並不是所謂的「女人」就是了。但這不是重點,人稱他『赤砂之蠍』並不是虛有其表,他與她戰過,小姑娘真的讓他愣住,最後還認同了她的傳承和醫療頭腦,看來丫頭對外的『綱手姬得意弟子』這個頭銜……是和『赤砂之蠍』相同重聽了。

可惜還是有敗筆呢——最終,還是小鬼。


當他看著眼前那髒兮兮、因對戰而骯髒不已,還不時揮著小拳頭大吼大叫的姑娘忍者……他便感到相當不快。在開什麼玩笑?老太婆與死小鬼的組合就想要打敗我?蠍是散發出了極致的不屑和憤怒,這怎麼比平常地達羅那白癡做的事,還要讓他生氣,也根本無法比較……

他知道小姑娘是木葉忍者村的醫療忍者,他雖然都待在「曉」裡面,但情報他都清楚。知道他們是為了我愛羅,更為了那個叛忍、那個罪人!和他相同定位的——罪犯。可是,他在丫頭那雙翡翠眸子裡,讀不到她任何動搖及猶豫,那就像是豁出去要死,如同「接招的自己」一樣……為什麼?

為什麼能為了我愛羅,還為了村子裡的叛忍?在他殺了風影三代後,也成為「叛忍」並加入「曉」,他不需要任何外界、外物的『情感』!他最困惑的,毫無疑問是『感情』,感情是什麼?心是什麼?肉體是什麼?活人是什麼?傀儡就是藝術,藝術及是永恆的美麗……

或許活在世界上,還是有讓他感到興趣的事情,好比她。有夠笨得讓他有興趣,讓他嗤之以鼻。明明就要死了,明明傷得很重,卻這麼腦袋清晰且冷靜的自救,讓他瞬間看傻了眼,但……

但感情是劣質的東西!



*



「能告訴我,傀儡和人類有什麼不同?」「他們」明明長得一摸一樣,何來否定之說?親愛的父母死了,他製造出和他們一摸一樣的傀儡陪著自己,和自己生活,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對了?妳那是什麼表情?

那是 什麼意思?還有……

「妳在想什麼?看到一半傀儡及肉身的我……吶?小姑娘。」他發現,他似乎想從這小鬼身上聽點想法,知道些事情,原來還有和老太婆一樣的人存在吶?或者說,她是他至今為止看過第二個露出這種表情的人。

不惜的與他作對,和他戰爭,遍體麟傷絲毫不在乎,更不在乎那可能會害死自己的那天真可笑的還太嫩的行為想法!就只為帶回叛忍!吶,小姑娘………妳身上有——


我太多想知道的東西了。

既然妳已經不怕死,也不想活,那麼我當然沒有手軟的理由,妳和老太婆……便幫我添了兩俱傀儡!


「吶。還是說……妳這麼可愛的認為,宇智波佐助是……『妳』們帶的起回來的人?」蒼白的娃娃臉上有著鮮血點綴,以及冰冷冷的氣息圍繞,外表是美中年的半傀儡冰冷且輕浮勾了勾唇,加重『妳』字,毫無感情。

下一秒,發出巨響及塵土崩裂!塵灰煙起。女孩表露盛怒,姣好原先潔白此刻帶著血痕和土塵的標緻小臉狠狠皺起,翡綠色的雙眼倏地瞪大!



「呵呵呵……同樣是生不如死、痛徹心扉的話,不如就來找我吧,如何?小姑娘,選擇我,一樣能讓妳痛苦。妳最喜歡,對吧!」

伴隨著被女孩使用出怪力打壞凝土地的聲響,稚氣好聽帶點嘲弄與冰冷的聲音繼續響著,彷彿他絲毫不在乎她的拳頭。就算是他認同的對手,但小丫頭終歸小丫頭!「成長」是什麼回事?讓我來讓妳體會吧——

那張憤怒的扭曲小臉,真看不膩。果然「這樣」就有了大人氣息了,只想讓她再更生氣吶,失去理智更好。不愧會是他選上的………


藝(傀)術(儡)品。



*(戰後)



「不好了,鳴人!醜女不見了!」佐井的身影顯然急切地穿梭在木葉街上,直到看見熟悉的橘色身影後,他才停下腳步,微喘的看著金髮少年。

「咦?什麼?待會兒不是要出任務嗎?小櫻怎麼會不見?發生什麼事?」鳴人臉色大變,原先輕鬆哼著小曲的模樣瞬間消失,臉上的陰鬱程度像是陰天烏雲密布那樣。他趕緊東張西望了下,又隨後盯著佐井看,等著他的回答。



「快到集合的時間,我想說去找她再來找你,一起去卡卡西老師那邊集合,可是她家裡沒有人,我也馬上去找了平常我們會去的地方,還有找了其他班的人問問看,結果……」

「好了,我們趕緊去找卡卡西老師吧!」小櫻………!鳴人沒有讓佐井繼續說下去,臉上的表情似乎更難看,他立刻擦過佐井,跑起來。



佐井愣一下,跟上鳴人的手腳。那個表情是……?有可能鳴人會知道嗎?不對,可是這次的「感覺」不對!不對勁,和以往有關「佐助」的……

醜女到底怎麼了?沒有繼續瞎猜下去,佐井趕緊跟著也使用瞬身,兩人一前一後嗖嗖地,一下子場景已經是在火影辦公室裡頭了。




卡卡西很快的慵懶的抬眸,他正像往常那樣要交代事情時,被他們臉上的表情弄得很疑惑,還用了平時他們私下講話的那種調調,但沒有幾秒,他臉上瞬間變成愣住的表情:「怎麼?不想出任務啊?……櫻呢?」

「不是的!卡卡……六代目,小櫻不見了!」不管是身體還是腦袋的反射反應,眼前的男人就是他們的「老師」,鳴人到現在還是會改不了口,連遞補佐助的佐井也時常會犯這個毛病,何況是原本就在他小隊上的「他們」。意識到自己又說錯話,他很快甩頭並改口,大叫著。


卡卡西的眉頭輕蹙一下,反應一點都不驚訝,更別說慌張。他看著鳴人的眼睛轉到了佐井身上,又很快移開。旁邊的鹿丸看著他們三個人:「真是麻煩……」



男人的眼神讓人讀不懂。是輕是重?

「當然跟佐助無關。嗯,任務改為找回櫻,鹿丸,你也一起去,麻煩你了。」卡卡西很平常的說道,絲毫不慌不忙。他的話卻讓佐井一愣,鳴人當然忽略了某些關鍵字;這正好應證他先前所想的……原因不是佐助。竟然不是,那是什麼?除了「佐助」,他不明白還有什麼讓醜女掛心的?佐井很自然地看向鹿丸,這兒第二個聰明的人,他總不可能此時此刻找卡卡西解惑。後者一聽,抓抓馬尾,嘆氣。

「OK。」




等等,可是為什麼不是?醜女不是…………他站在原地沒有動靜,沒有發現鳴人已經不見了。



「佐井?你在幹嘛!」鳴人不耐煩的叫人,他已經和鹿丸要走出辦公室了。

卡卡西又抬起頭,懶懶的黑眸輕鬆讀懂,但他還不打算說話,只是看著他們幾個,臉部只露出的雙眼依然渙散:「……」

「那不是重點吧?真是的!心思細膩的傢伙,啊~真麻煩!」鹿丸站在門框正下方,無奈又覺得好笑的扯了下嘴角,繼續碎嘴抱怨,比卡卡西有神的眼睛看著佐井,果斷指指外面,示意他:快走啦!



佐井這時思維有些卡住,臉上很直接反應露出「那什麼才是重點?」的表情,讓鹿丸就要昏倒!很難得這傢伙腦筋打結,真的超難得!這傢伙不是曾經還講理給小櫻聽的嗎?分析他們之前三人的「關係」!現在這個笨表情是怎麼回事?

「夠啦!路上再說,走了!」鹿丸止住想去撞壁的衝動,咻地消失,表示他的無力和懶惰。


看著佐井也消失後,卡卡西看著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黑色眸子稍些變深:「……」希望不會發生什麼事才好,櫻。



*



沒有什麼想法,沒有任何理由,自己就跑來這裡了。散步也散了太遠一點了吶……舒服的風吹拂著她,蓋住額頭的粉色瀏海飄了飄,眉下的美麗眼睛盯著眼前的風景,草樹,石頭,山洞……



我瘋了不成?



……不只是為了佐助君,我愛羅也是,殺了他……是對的!看著山洞口,許多生動畫面浮上腦海不斷播放,宛如就在經歷!春野櫻握緊拳頭,她抬起頭,看著天上的萬里無雲的好天氣,不禁苦笑出來。

很可惜他不懂何謂感情、何謂朋友,也難怪不能理解「我們這些人」在做的一切……可憐的傢伙,殺掉是正確的,明明就是正確的!那麼我的手在顫抖什麼?如今站在「這個地方」,有好多情緒席捲而她,甚至讓她想要哭一場,還一直感覺到……好想好想「親自」讓他明白?明白那些他所未知的所有。明明過了好久了啊……自己竟散步散來這兒,要怎麼解釋才好?



要是被鳴人他們知道她的心思的話……到時候必定要解釋給他們聽,但她要怎麼表達?她自己都搞不懂了……

還這樣逃避掉「任務」了,真糟糕。回去又要被卡卡西老師處罰了……乾脆煮個秋刀魚給他,再裝個可愛好了!「……」唉,我到底在幹嘛啊!還跑來這種可笑的地方逃掉,真是莫名其妙!少女越想越自亂陣腳,最後惱羞,但一直微抖的身體卻放鬆了些,不再那麼僵。她水靈靈的綠眸又轉了一圈,身子竟然往前走去,還繼續的往前。

為什麼那時候的畫面和話語會瘋狂在腦中瘋狂播放上演無數遍?這樣折磨我?為什麼一個犯罪組織的人能這麼輕易影響我?春野櫻,妳太差勁了。



這樣的自己,又和所謂罪犯有何差別?


她不確定當時……蠍在死前有沒有感覺到她的內心動搖?還有他那眼神,活生生的讓她「永生難忘」!好個永生難忘!怎麼會這樣?要殺一個「壞人」竟會使我猶豫?一個要殺我愛羅、能找回佐助君情報的人!櫻皺眉,沉下臉,不斷回憶也不斷咒罵自己,她搞不懂這一切!

這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任何人。



鞋子踩在碎石地上發出清晰的沙沙聲,嬌小的她已經站在山洞口了。她伸起手,摸上冰冷岩石面,深處一片漆黑,很安靜,沒有絲毫那種讓人發毛的空洞水聲,和一般的洞穴不同……想到這裡,少女又自嘲的扯了下嘴角。我到底在想什麼?

此刻,那冰冷總是帶著嘲笑的娃娃臉龐,浮現在她腦海中。



*



「鹿丸!你怎麼會知道怎麼走?」三人一前一後的嗖搜往前跑,不斷略過一座又一座大樹,鳴人終於忍不住問了。

這傢伙應該沒有白眼吧!也不是帕克或赤丸……佐井則是沉默跟在後,他的表情也是想知道的意思。

瞄了一眼鳴人的思考表情,鹿丸馬上就知道這笨傢伙在想什麼蠢事了。「你們難道對蠍之戰沒有想法嗎?」他完全不想解釋、懶的解釋!直接導入重點!


「诶?有…有什麼問題嗎?小櫻不是贏了嗎?」鳴人的臉上閃過一個問號,讓他很意外、怎麼會講到那場戰鬥?於是乎笨表情又出現了,這下鹿丸連看都不用看便能知道他甚麼表情了。鳴人的語意是「贏了是要有什麼想法?」……他還真的思索起來,十分單純。

「………」佐井則是還保持沉默,畢竟他和笨蛋鳴人不一樣,只是有時會短路。聽到這裡,他的眼神露出了認真以及懷疑、思考。



「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當時在洞穴裡面發生什麼事,這恐怕只有小櫻自己清楚。我覺得和這個有關。那時,我愛羅是死亡狀態,千代婆婆也死了……」鹿丸回答鳴人,繼續加緊腳步。雖然說現在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人(蠍)都死了。但若總是要散步散這麼遠,我會很麻煩啊!這麼心想,鹿丸的眼神又多了一抹精神。

「………對呢,我們都沒有再去問詳細,那時候救我愛羅比較重要,但是我們也都看到了啊,鹿丸!是小櫻和千代奶奶贏了!」鳴人安靜了下思考後,說道,要是那傢伙沒死,木葉可能又會有危險,小櫻也……思及此,鳴人看著鹿丸的身影大叫。



「大家現在都沒事了,戰爭都結束了,不用擔心。鳴人,他就算沒死也不讓人吃驚,因為他是曉的人。我們趕緊帶回醜女吧,不管她怎麼想這件事,至少不能再讓她隨便消失。」佐井終於開口,他在腦中整理好語句後,帶著往常的笑臉看著旁邊的鳴人。

「不是消失,是散步。真麻煩啊!」鹿丸的眼神又放鬆了,他勾唇,嘖了聲。


三人一起加快了腳步。



*



搖著小腦袋甩掉浮上腦中的稚氣詐欺臉龐,還好她沒有想要進去洞穴的想法,她冷靜點後,吸了一口氣,輕輕吐掉,僵硬帶著複雜表情的臉鬆了下來,手臂和身體也都放鬆了,她轉身,想要離開這麼洞穴附近,去別處看看,卻馬上撞上一堵不是很高大的肉牆,且她還聽見怪異的聲音,那不是人肉身軀會發出的聲響!

她被撞得很痛,因為硬硬的。那不是肉身。


她驚訝且帶著緊張表情反射性抬頭,一手也下意識撫上撞紅了的額頭,她的眼睛睜的好大好大,聲音也找不到了,她的表情漸漸崩毀,自「驚訝」崩壞了!春野櫻放聲尖叫出來,下意識往後,便又被近在身後的硬石撞的很疼!

這麼雙重的疼痛下,她遲鈍的發現這不是夢,她似乎全身發熱起來,臉上的表情又開始繼續變化,她一直很凌厲的眉毛鬆懈下來,倔強獨立的眼瞳柔軟下來,眼眶裡竟還積滿了淚水………

是晶瑩剔透的眼淚!


對方也看愣了,但很快意會過來,稚氣不變的臉染上得意,語氣依然嘲弄,他開口說話的瞬間,春野櫻整個人宛如再度被帶入時光隧道裡頭,和「那時候」的他相遇,兩人打得不可開交——

「小姑娘,妳聽了我的話了。看來宇智波佐助什麼也不是。我該……感到榮幸嗎?」


熟悉的肆虐、嘲弄、揶揄、不屑、冷漠……等等屬於他的所有,她從未有忘記的一刻!這是該死的事實!她仍呆愣看著他,眼淚放肆流著,最後發出了令人心碎的嗚咽聲。櫻有些腳軟,但她撐得住。

「妳竟也為我流淚,為什麼?吶,告訴我,教會我。我在等妳。」看著和那時候初見面時不太一樣的女孩,髮型變了,額頭上的記號也是證明繼承了綱手姬的意志代表,氣質變了,身材變了,臉變了……變的更媚、更美麗了!依然還是那抹令人溫暖的櫻色……



都不是、也沒有了那時存在的「稚氣」或「嫩」了……是呢,有些……久了。



蠍勾起唇,看著抽抽噎噎的少女,繼續說道:「妳小丫頭心思我怎麼可能不知道?真的太嫩。我不想要對妳做太多的解釋,小姑娘,妳要對我負責。」

一邊嗚咽,一邊抹掉豆大的淚珠,哭得像小孩,春野櫻口齒不清的也終於說話:「你……還活著………」

「嗯?妳果真以為妳和老太婆是我的「對手」?我是優秀的藝術家吶,亦是傀儡家。妳還有很多問題沒有回答我,記得嗎?小姑娘。」她的第一句竟是這個,讓他覺得很好笑,蠍魅惑的聲音像是在催眠她,他的臉上藏不住高興和優越。

雖然她混亂歸混亂,但她沒有漏聽他所說的話,她再次抬起已經紅紅的水眸:「負責什麼意思?我才沒有欠你什麼……」哭腔還很可愛,也增添了些許曖眛氛圍!


硬要說的話,是他才欠呢!什麼混帳組織!所做的一切竟是要毀掉世界!還讓她……這麼痛苦!雖然這麼想,但是——



看著她又皺在一起的熟悉表情,他的心情更好,也輕鬆看穿她的想法。「妳讓我不想死了,這不需用負責嗎?」看來這小姑娘本身也一樣遲鈍又笨到不行呢,凶暴的行徑和某些「助攻」也只是障眼法呢……

「但是……我可以理解帶土的心情,所……」



「真的懂嗎?櫻。」忽然有人打斷女孩的話,在櫻的前方。她看見部分空間這麼扭曲起來後,出現了一個完好的整尊男人!這個畫面也好讓她熟悉,但也讓她受到二度驚嚇,而原先還在哭泣的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住了。

蠍也愣一下,往旁邊看,但他一點也不驚訝:「………」


「咦!」她下意識又往後退,這次還是擺出「逃命」的架式,應該說她真的被嚇到了,覺得是鬼魂所以嚇得不輕。

「我不是鬼,妳放心。在妳眼前的「我們」都不是曉,曉已經不存在了,那是沒有意義的組織,沒有意義的事,沒有意義的一切,都只是我的愛被利用了而已。鳴人救了我,他就像我……也謝謝妳,櫻,妳是很優秀的忍者喔。而且妳有一點像凜呢……妳和佐助的事情我也知道,和蠍的我也知道。先這樣了,我還要去處理一些事情,改天見。」帶土帶著那抹猶如小時候相同的傻笑說道,讓櫻冷靜了下來,真的不是鬼!看著她很認真看著自己聆聽,他更加溫柔說著,但仍帶有些悲蒼感和釋懷想開的表情,雖然事情是真的完結了沒錯。他的模樣會讓人移不開視線,就這麼靜靜聽他訴說。帶土最後還特意看了蠍一眼後,才用神威消失不見。

像是剛沒有來過,沒有存在過一樣。

但是他的話讓櫻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前半段她都清楚,因為他們有一起戰鬥過,可是…像凜?什麼意思?而且蠍?我和蠍?什麼啊……還有處理事情又是什麼——

「小姑娘。」蠍的聲音打擾了她的思考。


「什…什麼?」忽然感到毛毛的,櫻的眼神開始飄。

「我也知道。」知、知道什麼?她持續被他搞得毛骨悚然,這只是讓她的眼球更飄移。

「宇智波佐助欠妳一個答案。而我現在就要告訴妳,而妳也在『這裡』……這代表什麼,妳知道嗎?」沒想到,他的聲音不曉得在壓抑什麼,後半段更添陰森,即便她這麼頓感,她也知道蠍是什麼意思……不,她是真的知道嗎?


「我怎麼會知道?我要回去了!鳴人他們一定在找我了!我只是散步散太遠……啊!」櫻忽然大吼,似乎在掩飾什麼,她趕緊想要用瞬身逃走,但才轉身沒有半秒,她很快便被蠍給輕而一舉捉住纖細的白皙手腕,她完全沒想過他會這麼做,她驚地尖叫,清晰的聲音響在四周,她很快抬頭,用很防備和「我有說錯嗎」的表情瞪著他。

她動也動不了,為什麼?她是綱手的弟子,不可能這種甩不掉啊!怎麼辦?而且他好冷……原來傀儡都這麼冷嗎?一個不小心,她這麼擺錯重點了。



蠍危險的瞇起眼睛,這丫頭還是一樣嫩吶……他不打算放開她的手,在得到她的「保證」之前。「妳還能輕易從我這裡逃走嗎?我以為散步的意思是在自己的村子街上閒晃……呵呵,我說過了,妳還太嫩了,小姑娘。」那張倔強的小臉真是超想狠狠捏下去!但他若真的這麼做,估計會粉身碎骨吧。

「放開我!」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著他,她不知道原來他是個無賴!
「我拒絕。」蠍面無表情,整個人紋風不動,完全無視那張指控他的美麗面容。

「……放開我。」被他想也不想便拒絕的態度弄得錯愕,她想說沉下氣好了,不要對他大吼大叫,因為沒有用。但她掙扎的動作變大,手腕十分奮力扭著,仍然無用……兩人的手像是黏在一起了!太誇張了!她的表情變得更加錯愕,還帶點慌亂地看著他。
「我說過了,妳還太嫩了。既然妳都『散步』來了,就是沒打算急著『回去』⋯⋯」捕捉到丫頭臉上出現的慌張神色,他雖然內心有高興一下,但他卻握得更緊,直到她停止掙扎。霸道的態度讓人無法忽視,也無法消受,要玩?他陪她玩!他很樂意!況且時間多得很……

他相信他們彼此時間充足!屬於「彼此的」時間!


「你到底想怎樣?要是被鳴人他們看到你的話,會很麻煩也說不定,快點放開我………」心跳不知怎地跳動急躁,有如萬馬奔騰,一方面是悸動,一方面疑似擔心,聲音還變得有些急。櫻皺緊眉頭,不管怎麼掙扎都沒用,她便索性的、笨笨的竟舉起另一隻沒有被箝住的左手,打算推開他。殊不知這讓他能『完全性的』箝制住她,自己主動伸過來的,有不捉住的理由?

當然沒有。櫻就要推開他,但立刻反手被他漂亮地逮住!蠍同時說了讓她羞赧不已的話,表情還帶著誘惑:「小姑娘在擔心我?」

「蠍!我說真的、你給我放手………」櫻羞窘大叫,美眸充滿複雜意味的瞪他,這一瞪,看在他眼裡是勾引,他馬上臉上露出了絲絲反應,但她沒有發現。此刻她繼續努力掙扎著,要他放開她的雙手!
「為什麼要?妳什麼都還沒說,我怎麼可能放開妳?」不失溫柔的緊捉她,他就算再死!都不可能讓她走、給她逃,想都別想!他不管她心裡住的是誰,她都不能不對他負責,是她……是她讓他『不想死』的!

既然如此,休想逃。


「負責……你說的負責,要做什麼?」櫻停止動作,重新看著他,最後小聲開口,然後就用正常音量問道。現在趕緊配合、順著他的好,否則真的被看到不知道會……

雖然她不再掙扎,但他還是沒有放手,只是放輕力道。他勾起一抹玩味的微笑:「永遠,」

「永遠永遠永遠,」



「永遠和我在一起。永遠。」語畢最後,他看著她的臉部表情,繼續說:「我沒有在開玩笑,小姑娘。」他又露出了讓人發寒的表情,像是在回答她震驚的表情。

「需要我告訴妳……妳的內心嗎?」看著她一副居然要說「可是我喜歡佐助君……」這種讓人吐血的話,他繼續說,不讓她開口,還緩緩的逼近她,眼睛還意有所指的看了她的心臟處位置一眼,再回到她漂亮的臉孔上。



她……聽見了幾個永遠?還會有更多嗎?




的確……她和佐助之間什麼都不是,也什麼都沒有,而眼前的這個人……雖然她不想面對,一直逃避,但是已經到了這步田地,她十分清楚。她清楚自己的『變化』,她變了啊。雖然她不懂為什麼自己在當時看見他脫下紅雲黑袍時,她的內心深處隱隱躁動,接著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讓她心疼又難以接受,她自己是什麼立場可以有這樣的心情?這不會被允許的。

到了最後的最後,要給他最後一擊時,她完全露骨地動搖!她怎麼能配當忍者?怎麼能?她差點沒有制裁他啊!有著如此背負孤獨和痛苦的他,她只想給他愛,教他『愛』,想讓他失而復得……她相信,佐助君執迷不悟且不懂的「那些」,並不會、並不等於其他人也都會不明白。

她的心……永遠都只能容納一個人而已,以前毫無疑問是佐助君,但是現在呢?她怎麼不敢像過去的那個自己一樣,想也不想就能喊出「佐助君」?她是真的沒想過,以前那些對佐助君才會有的感情悸動,竟也對「不是佐助君」也有,她自己將追逐的腳步停下來了嗎?何時開始的?究竟是他不等她,讓距離又更遠,還是她停下來,讓距離更遠?又是誰慢慢的在消除佐助君呢?我?佐助君自己?還是……

蠍?



她願意相信他,相信這個罪人………那麼若能一起墮落、墜落,殞落,背負……這就是她願意,而且想要做的,那麼就一起當罪人吧!

有何不可?春野櫻,就是這麼樣的一個女人。


但這些都是屬於負面情形下的做法,而『現在』並不是……蠍,早就知道我的心思了對吧?櫻苦笑,抬眸,望進他那深層的琥珀色眼睛裡。

「嗯?小姑娘,妳說呢?」忽然的被這麼一看,他全身愣住,肉身的部分血液在奔騰,他甚至有種被這種興奮感充滿全身,這不像他。沒錯,就是因為她能讓他不像『自己』,感覺到自己從未感受過的悸動,心情,想法,五感——

所以他要擁有她,和她在一起,和她永遠……
永遠的相愛,將自己交給他,還有、也有很多他所未知的,要給他!再次教會他,給他又一次的「生命」,那些他不知在幾年前就已消失無蹤的『所有』『一切』……

現在他要和她一起再感覺,再擁有,再享受,再接觸,再幸福!

他要她。


女人好懂嗎?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小姑娘很好懂,就在他第一眼見到她,他們在那陰暗洞穴裡時。就算過了一段時間,仍然還是那個易懂的小丫頭啊!一點也不壞,感覺還是沒有離他太遠……太好了。



太好了,沒有死。

所以說,她真的要負起龐大責任!對他。


「蠍……我願意。」櫻這次輕輕掙開了他雙手的束縛,張開雙臂,環抱住他的脖子,頭湊到他耳邊,如此答應。這也是她一直想對他說出口的話,十分真實。

他雖然看似堅強堅固,完美的傀儡身軀,而他唯一的弱點,也是『真實』是大家的『弱點』……那就是現在跳得如此大聲的、心臟。


這是他未知道感受!心臟咚咚跳得好快,而且為什麼聲音好像要震破他的耳膜?小姑娘也有聽見嗎?他有些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這麼亂七八糟想著,但很快的,他享受著這個擁抱——

她說願意!他有些不習慣的動著雙手,因為是第一次。他一手撫著她的背,另一手摸著她柔軟的粉色髮絲。第一次這麼「抱人」,這是很親密的行為。

他露出了連自己都不曉得的可愛笑顏,眼睛都彎了,雙方的心跳聲在他的耳裡不停,他喜歡這個聲音。

好令他安心又依戀!好神奇……大概是因為,是她的吧、是『他們的』吧。


「我也是。」



*



「那……那!旦那!」由遠到近、小聲到大聲,躺在蠍隔壁床的金髮少年不滿的大叫著,他都叫了幾遍了!

「幹嘛!你要叫幾次?很吵耶,不要那麼大聲!」蠍很不高興的回神,這才理會旁邊死小鬼的吵鬧,臉上淨是不耐煩和責備。他一點都不想知道地達羅想講什麼白癡話,他根本不想鳥他好嗎。

「你很奇怪喔?你不像旦那!不是我認識的!」地達羅玩著手上的危險黏土,見對方終於肯理會自己了,他換了姿勢,變成側躺,看著他並很不悅的指控蠍。他怎麼會知道那丫頭是他的菜?看著竟然有時會忽然傻呼呼笑的像笨蛋的「那個」旦那搭當,他怎麼想都不是很能習慣……



真是厲害的丫頭,他確實佩服,也必須佩服……他還以為她是個什麼弱女子,沒想到真是意想不到。



「地達羅,你想死嗎?」看他的蠢臉就知道是在想些有的沒的!撫摸著身邊可愛的風影三代,蠍二話不說冷眼瞥過去一下,很快就移開,表示警告。這個黏土笨蛋真是吵死人了!只要跟他講話就覺得折壽了!為什麼非得要和他住在一起?這臭小鬼活膩了?他可是怨言更多!最好不要這麼不長眼惹他!尤其是有關小姑娘的事!

「明天要一起去木葉了,你最好不要亂搞。」真希望去了木葉不要繼續和這傢伙住!


「哼,不過旦那你做的太好了,嗯!這麼一來那個討人厭的宇智波臭小鬼也囂張不起來啦!我的藝術怎麼可能會輸他那種噁心的東西呢?嗯!」地達羅似乎仍精神抖擻,音量頗宏亮,時不又扯往那個姓宇智波的去,開啟別的話題。雖然地達羅是講的沒有錯,但是那名字聽在蠍耳裡仍然是刺耳!很刺耳!

也明白黏土笨蛋和姓宇智波的就是不和,但……

「你要在我面前抱怨他們族人無所謂,但不准說宇智波佐助,否則我一併宰,和他一起。」蠍的表情比傀儡被破壞掉時還要恐怖,冷到地達羅吞了口口水,還小心翼翼了起來,可沉默沒多久,他手癢的繼續玩著手上的灰色黏土,眸子還很調皮地轉著。

一副就是又想到了想講什麼,興致勃勃的⋯⋯⋯⋯果然也是死小鬼一枚。在蠍的眼哩,他就是這個樣。還有,那口頭禪真是白癡!更加將他那 笨蛋 表現的一覽無遺了!



「好吧,嗯!我知道那丫頭對旦那有多重要了!可是說真的,我很……嗯!我有點、有些在意啊,就是佐助那傢伙要是回來要怎麼噗!」地達羅忽然停下調皮動作的青藍色眼珠,咻地用力坐起來!金色亮眼的長髮很美地晃著,邊說邊點頭,後來驚覺措辭不太恰當,趕緊改口,但笨腦袋想了想後,繼續說下去!因為他真的想知道嘛!而且,要他幫忙殺佐助的話他很樂意啊!非常願意吶,他根本是舉雙手雙腳快樂贊成!殺佐助這件事他一定要參與!都要算他一份!殊不知竟然話還沒講完,自己已經被攻擊了⋯⋯

蠍眼神死的看著他說那前面一長串,聽到最後時,想也沒多想,他伸長手,就往他的臉打!另一手手指輕輕的優美一勾,查克拉線從風影三代拉出,他輕鬆操控,將他綑緊!

「好痛!啊啊放開我!」臉上傳來的辣痛感讓他叫不停,還沒反應過來馬上又被抓正著,捆準準,他狼狽扭動,嘴巴沒停止過大叫。幹嘛這樣……他真的想知道嘛!對啦,他有那麼的一點點八卦就是了……


「去死。」


T B C



要五點了囧 我打了一整個晚上XDDDDDDD
就生出了上篇!!!!!!!下篇等著我wwwwwwwwwww
看來這週我就搞定蠍櫻了,那麼我想想下週我要丟什麼上來(?)就寒假去了!

真的處女作,OOC真的很對不起 很想寫的心態,但真的下筆了就回不去
幾次就能抓好的我保證嗚嗚喔QQQ謝謝你們Q
謝謝愛櫻姑娘的大家!!!!!!!(這太重要)

下篇見

Comments

竟然是蠍!!!
雖然好意外的組合!但我喜歡!
害我想重看火影了

2017.01.09(Mon) 02:54       TOMA ã•ã‚“   #-  URL       

Re: タイトルなし


我是頗吃蠍櫻佐的,可是理想的不是這樣,我白字有說(幹
喜歡就好啊啊啊啊謝謝toma的食用😳
我會繼續努力火影、小仁花👌
快來一起重溫舊夢,吃我櫻姑娘!愛櫻姑娘!!

2017.01.09(Mon) 03:12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