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けんやち】セカイはそこから加速する(05)

*建議用電腦食用 *過去未來捏造有 *慎入
*配對注意:けんxやち
*雷者迴避。




8

(體育館)

「你幹嘛也很驚訝啊?」月島覺得影山的反應太怪了,這傢伙不是也知道嗎?怎麼還那麼激動啊?他利用短暫的休息時間,靠近影山,問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對於月島的話,影山瞇起眼睛:「什麼意思啊?你不驚訝才奇怪!」
「诶?你不是也先知道了嗎?谷地說你有去問她。」這下月島也愣了,這是哪齣?所以是我多慮了?他還是一樣蠢……

「……!原來那個時候……我是問了,可是被中斷了,就沒下文了!那個混蛋棒球部!」影山開始搜索記憶,然後想通了!他惡狠狠咋舌,語氣很壓抑,表情十分可怕。

「……什麼棒球部?」月島露出鄙視的表情,這傢伙不只笨和單細胞耶……

「你知道嗎?谷地班上的一個人……算了那個不是重點,原來她是為了和青梅竹馬重逢,才來當我們的經理嗎?」所以至今的這一切相處,都是以「青梅竹馬」為出發點的嗎?影山露出了很狐疑的表情,這傢伙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但想想,這又不是重點,就沒繼續講下去了,然後他忽然落寞下來,低頭往地板看。


「你是白癡嗎?」月島感到超級不可置信!他不懂這個人能笨到啥程度?到底怎麼通過考試測驗、讀高中的啊!
月島不打人的,但他現在極度想打醒眼前這個大笨蛋!

「!啊?不然呢!」影山一驚,其實他自己知道……自己只有排球方面機靈、天才!但是排球以外的東西他是一竅不通!這也不能怪他啊。他露出了羞窘的表情,指著月島。

「你單細胞就算了,觀察人總會吧?對喔你只會排球,抱歉啦。」月島扯著嘴角,實在不知道該啥表情才好,他哼笑,徹底的、完全就是瞧不起他,在現實面來看,滿腦子排球的人,不會有好事的……
「你都能感受到一點點地不對勁,那麼谷地的真心會很難感受到嗎?」有夠笨!單純死了!又遲鈍!月島嘆氣,看著炸毛的人,好心但口氣很無奈的解釋道。

影山一聽,全身放鬆了下來,露出呆瓜似的恍然表情,看著月島:「………」

「王者,你以為人生只有排球和學習而已嗎?」看了影山最後一眼,月島走遠了,走往場上,留下呆愣的人、看著他走掉的身影:「………」


然後體育館裡頭,響起哨子的聲音。


(幾個小時前)


「谷谷谷谷、谷地!他們兩個是誰啊!」日向終於跑上前去,把敘舊敍到一半的女孩子給拉過來,抓住她的肩膀,很激動地搖晃著!「!哇啊啊……日、日向?」仁花大叫,她的頭好暈!

所有人裡面,日向是趕緊有「動作」的。然後其他人紛紛也動起來了。

「不要這樣!呆子!」影山伸起手,手刀便往日向的頭上劈下去!人家嚇得魂飛魄散了吧!
「好痛啊!可惡,影山!」日向立刻放開女孩的肩膀,雙手抱頭,去和二傳手大打出手!
「………」山口和月島都露出了「我們不認識這傢伙」的表情。

研磨愣住,看著眼前的女孩不見,眼睛看過去,看到這樣的場面,他沉默著,貓眼掃過一遍,他在思考了。視線最後,停在影山和月島身上。「………」

「那個矮冬瓜真有趣!而且那個大個兒好兇喔!」看著日向和影山的互動,黑尾在一旁大笑,讓研磨和夜久都覺得無言。
「抱歉~小仁花是我和研磨的青梅竹馬,今天是兩年後的重逢!太興奮了!她原本應該是我們的經理吶!」止住了笑後,黑尾帶著壞笑,站出去,看著烏野所有的人,說道。

「………」影山瞠大眼,揪著日向衣領的手一鬆,後者重重的摔到地上去,正要抱怨時,他也聽見了黑尾的話,也傻了,「!」便看過來,忘了要站起來。

「青梅竹馬?不是男朋友?」西谷最先反應過來,還走上前,表露凶狠的模樣,像是要去幹架一樣,他的笨蛋程度也是和某人有的比的,月島一看,震了一下,表情更死了。「………」


「當然不是吧,小谷不會有兩個男朋友啊!」緣下馬上嘆氣,表情很難看,看著站出去丟人的自由人。
「呃?那、那就好!很好!沒事~仁花!學長們怕妳有危險!」西谷嬌小的身子明顯一震,然後轉過來,表露尷尬,馬上轉了說法,訕訕笑著,氣氛開始變得奇怪。
「………」什麼「們」啊?不要把我們給拖下去……緣下在心裡吐槽,看著在大聲尬笑,和自己是同年齡的人。

夜久挑眉,表情充滿興味的看著西谷:「………」怎麼和利耶夫有點像啊?那是啥靈感?

「拜託你們照顧仁花吶!一定要好好保護她喔!好不甘心啊!我們遠在東京!」黑尾大笑,並對仁花以外的人說,還開始演悲情。

「诶?原來小谷是外地人吶……」澤村驚訝的呢喃,看著對方主將。
「真是意外吶。」菅原在旁也看著黑尾,再看看仁花,雙眼瞠大。
「……」還好不是男朋友。清水放鬆下來,那麼她都懂了。
東峰還是說不出話,反應比較遲緩:「…诶、」三年級組是標準的「防線組」,一年後,便是緣下他們和日向他們兩個年級擔任了。

「阿月你……本來就知道了嗎?」這種淡定反應實在讓人很懷疑,山口小聲問道。
「嗯。」影山也是吧,可是那個反應是怎麼回事?月島點頭,沒有多說什麼,自然反應往一樣知情的人看去,但影山的表現讓他困惑了。

研磨看著他們,那是讀他們在想啥的那種眼神,他沒有表情的走過來,抓著女孩的小手,往自己的方向帶。
「今天讓仁花當音駒的經理。」他不會再做任何……「忍」的行為了。

烏野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看著說話的布丁頭。影山和日向都錯愕起來,反射性想講話,但似乎找不太到自己的聲音。

「诶?」仁花被研磨的話給弄得驚訝一下,但很快理解了,她下意識看著澤村學長,又看看很認真的研磨。

過了貌似很長久的時間後——


「這樣啊。好好敘舊吧!我們也很高興喔!走吧,去體育館!」澤村露出了很好看的笑容,回應研磨,然後轉身。

「大地?……」菅原驚訝的看著轉身的人,不過為什麼呢?看著小谷和他們的互動、再看看「我們」……有種失落的感覺襲來啊,那是因為……我們是夥伴吶!

我們三年級的「時間」不多了。菅原苦笑了笑,跟著走。
可能大地知道,小谷心裡是青梅竹馬比「我們」重要,所以才這麼說的吧。

三年級間,蔓延著奇怪的氛圍。那是一二年級不懂的,還沒體會到的,他們都只是很不解怎麼這樣?


人類都需要感情。即使是才剛剛融入進「團體中」的「感情」。
可是,「感情」有輸贏嗎?

「…………」影山忽然感到不愉快,他的心裡竄出了聲音。


『我討厭現在的感覺。』


(白鳥澤)


「喂~仁花要見到青梅竹馬了耶!」天童晃著手機,像是在轉播第一消息似的。

「……」若利靜靜擦著汗,但整個人轉向天童,而且表情有些認真。
「那很好啊!那一日經理呢?」瀨見將毛巾掛在脖子上,湊過去。

「答應了喔!等仁花給我日期~」天童收下手機,很有節奏的擦著汗。

「不知道青梅竹馬是誰……」五色小聲碎念,不料被若利和天童聽見了。

「嗯?這是重點呢!工!沒錯!我叫仁花拍張合照過來~大家一起看看是誰!」天童很高興看著被嚇到的學弟,很快又拿起手機,開始打字,讓人來不及阻止。
「……」音駒……白布心想,眼睛緊盯著天童的動作。

「怎麼啦?你和五色表情一樣喔!好好期待一日經理吧!」準人走過來,大笑,最後那句是刻意說的。
「……」嘖,很煩耶。看著準人損完人就走,白布又露出了羞窘模樣,咋舌。

「她能讓人感到很溫暖、很有魅力,讓人感到不可思議,受益者一定很多、很討喜。不過她非常喜歡她的青梅竹馬。」若利放下毛巾,忽然講了這段話,使所有人一愣一愣的。他和往常一樣的模樣,看著所有人。

天童當然興奮不已,開始又扭動起來:「說的沒錯!若利君!所以讓她也喜歡白鳥澤就是我們該做的!咻~」

五色一聽,整個人瘋狂投射閃亮又崇拜的眼神看向天童:「天童學長!」


(烏野)


「辛苦了喔!」仁花笑咪咪的遞出水瓶,看著利耶夫和研磨。

「謝謝!仁花!」利耶夫完全沒有多想,或者覺得有啥奇怪,劈手就拿過水瓶,馬上灌起來。
「………謝謝,仁花。」研磨反應很敏感的瞪了學弟一眼,但沒有說什麼,也接過水壺,喝著。

仁花將東西發差不多時,黑尾湊了過來,說了句讓人注意的話:「小仁花……感覺妳不一樣了!」

「诶?什麼意思?」仁花疑惑地看著黑尾,歪頭。

「就是「感覺」!不過不是不好的,放心!喜歡烏野嗎?喜歡「這裡」嗎?」黑尾微笑,習慣性摸摸她的頭,他看看對面球場的一群人,再看看四周。
「喜歡!我交了很多朋友喔!這兩年發生很~多事!」仁花笑得很開心,抬頭,看著摸著自己頭的少年,雙眼閃閃發亮的,好不可愛。

「是喔?那妳什麼時候回來?」黑尾哼~?了一下,彎下腰,湊近女孩。
「!诶?回去……東京嗎?」仁花很驚恐,看著他,一副很認真思考起來的樣子。

「我真是太難過了!小仁花啊!妳都沒有想過要回來嗎?」黑尾大受打擊,怎麼可以喜新厭舊呢!這個孩子!

「有、有啦!一開始搬來的時候……可是,現在就還好……了。不過,大學的確百分之百會去考東京的!」仁花驚覺自己講錯話了,趕緊手忙腳亂的解釋,看著又再演悲情的人,很緊張地說道。

「很乖!我們當時就是說「大學」的時候!為什麼現在就不想了呢?嗯?為什麼?」黑尾立刻停止悲情,大笑起來,對於遵守約定的女孩感到開心,他想到了別的問題,挑眉並看著她。

「現在在這裡很習慣了嘛,大家都好好!てつくん、け—んちゃん要聽嗎?」仁花很興奮的招手,露出小孩般的可愛、期待的表情,看著黑尾和研磨。

「嗯?什麼?」黑尾笑著,很認真看著她。
「好啊。」研磨微笑,覺得看著她就是種滿足,也很想聽她會說些什麼。

「學長跟學姊都很保護我,月島君他們也是,我在烏野很開心,雖然有時候還是會想到你們,還會偷偷哭,可是今天重逢了!以前那種心理寂寞就不見了!還有,校外我也有朋友!我家住白鳥澤附近!我們也和青城打過練習賽了!」仁花很高興地訴說著大小事,散發出濃濃的愉悅心情,只有「今天」根本不夠,不夠她要表達出的所有!

「真的嗎?那我們也能放心了!白鳥澤?诶?真的喔?」黑尾笑著說,月島?是誰啊?還沒完全認識他們……不過一聽到「白鳥澤」,黑尾立刻反應過來。

「……」研磨沉默,表情似乎在想別的東西,沒有專注在女孩說話的內容上了。

「嗯!很神奇喔,我剛搬來的時候,就剛好在路上認識了一個男生,他就是若利君喔!他的隊友超可愛!人很好!」仁花對於他們兩個,啥話都很直接說出來,都沒有加過修飾或者改造,這讓人高興也有些擔心。她越講越開心,還笑了。

「……啥?他有欺負妳嗎?」黑尾很震驚,下意識詢問。
「沒有喔!他們都好溫柔,我跟他們也滿好的喔!嘿嘿,不過他們還不知道這個事情……」仁花用力搖頭,笑容很閃耀,然後視線看過去烏野場地。

「是喔……妳要小心一點喔!很怕妳被拐走耶!」黑尾有些懷疑,他不是沒有見過若利、白鳥澤,他清楚的!邊說,他又伸出手,揉亂女孩的髮。

「才、才不會……你們呢?」讓黑尾揉完,女孩才去整理好凌亂的髮絲,噘起小嘴。
「我們是有傳統合宿,梟谷學園聯盟。嗯……也很不錯。」黑尾馬上想到便回答,但都是排球的東西。

「梟谷學園聯盟?」是啥?仁花歪頭,疑惑眨著大眼睛,看著黑尾,這個樣子超級萌。

「你們也能一起來合宿就好了!」黑尾看著那純真的臉龐,苦笑了下,這次是掐了掐她的軟嫩臉頰!因為基本上那是「我們那邊」的傳統,除非有啥特殊,外區的才能一起切磋練習。
「!好痛喔…」仁花驚呼,拍掉黑尾的大手,看著他。

聽到這裡,研磨有些不好的預感,似乎都在發生中了……仁花果然開始會被盯上了,校內、校外,然後是……

「別的呢?除了排球啊。有交女朋友……嗎?」仁花看著他們兩,想要很正常問出來,但還是扭捏起來了。

「沒有耶。」黑尾一愣,這一愣的模樣很可愛,他搖頭。
「沒有,仁花呢?」研磨很淡說道,然後盯著女孩瞧。

「我、我也沒有……」仁花忽然被這麼一盯,心跳漏了一拍,開始緊張。
「嗯,那就好。」研磨微笑,眼神變柔了。

「騙人,てつくん沒有?」仁花忽然覺得哪裡不太對,她滿臉不相信。
「啥?真的沒有嘛!幹嘛懷疑我啊?」黑尾瞪大眼睛,對上仁花打量的目光,但他整個人就是沒有說服力。

「你的事蹟當然很懷疑啊!」從小到現在,黑尾身邊什麼最多?就是女孩子啊!人氣也高的活像偶像藝人似的,這點是帶給她和研磨非常大的困擾,相信現在黑尾的朋友、社團的人一定也遭殃!仁花鼓起腮幫子,去尋求研磨的說法。

「噗,阿黑真的沒有。女朋友雖然重要,但是仁花更重要。」研磨讀懂仁花的意思,笑了,帶著些寵溺說道。
「诶?可是我不想被てつくん的粉絲圍攻耶。」仁花瞪大眼睛,反應可愛的看著研磨,搖著頭,眼神很真誠又無辜。

「她們都不知道妳的存在。」研磨搖頭,平時雜七雜八的東西就已經搞得他們旁邊的人精神崩潰了,還有加上校外的,不可能再去大肆宣傳說有青梅竹馬啥的……除了一些知情的人以外啦,但也有拜託那些人別說出去。
「因為てつくん事情太多齁~」不用解釋,仁花完全明白,她無奈地看著研磨。
「就是啊。全部的人都忙他的八卦就夠了,高中生活啥時才要結束啊……」研磨跟著點頭,帶著抱怨的眼神和語氣說道,最後還很賊的笑了。

「看來我是逃過一劫了,沒有一起去音駒……け—んちゃん辛苦了。」仁花突然笑起來,看著很囧的黑尾,再看著研磨。
「只要不跟阿黑同校就好,我們自己去別的學校。」沒想到,研磨講了更無情的話,但是是事實!他沒啥表情,指著黑尾,再指著自己和仁花。

「研磨!你說什麼?明明你自己也有吧!不能針對我喔!」黑尾大受打擊的也將研磨拖下水,扔出八卦。
「诶!け—んちゃん也有嗎!」仁花驚訝的看向丟八卦的人,然後看著臉色瞬間變臭的人。

她記得……け—んちゃん不是像てつくん這種的啊。原來真的變了啊……仁花有些落寞,感到心底空空的,不知道是啥被抽光了。

「對啊!小仁花!妳知道這傢伙為什麼染頭髮嗎?因為他……」黑尾額上爆出了青筋,實在不發威、把他當病貓是嗎?他立刻想到這了染髮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實在太爆笑,根本是研磨的「指標」,一定要提的。
「阿黑閉嘴。而且這跟八卦無關吧?」研磨一震,瞪過去,手也抬起來,一起劈下去了!

「噢好痛……」黑尾根本躲避不及,抱著腹側哀哀叫,想做的事宣告失敗。

仁花開心的笑出來,果然感覺變了呢,現在看著他們吵鬧,是那麼開心、甚至覺得很棒的感覺,一定是因為分開的緣故……他們不會再,聯絡不到了。


(烏野球場)


「這也不是壞事啊,只是很失落啊。雖然平常也沒有聊個人的私事,可是就是失落啊。啊啊~還好潔子學姊沒有什麼青梅竹馬!那個東西根本是最大的敵人!」田中和西谷倚靠著牆,互看對方、又看看清水,再看過去對面球場。

嗯?影山聽見了,馬上露出不懂的表情,讓人看了會不自覺笑出來,而且是嘲笑。
「你真的除了排球一無是處耶。」月島損人的話很快炸過來,影山瞬間炸毛,和他吵成一團,完全不管周圍。

「是啊!阿谷!我們的經理啊!這樣被別校的傢伙佔著!青梅竹馬好過分!」田中點頭如搗蒜,小谷和他們以外的人談笑風生的樣子看在眼裡,就感到啥被侵佔了般,很想咬人啊!但「青梅竹馬」聽起來就是個啥都能「合理化」的身分啊,真狡猾!

「算了啦,今天而已。而且他們分開很久了吧……」澤村笑了笑,看著田中和西谷。
「嗯嗯,我們不能做缺德的事情吶。總比除了青梅竹馬以外的臭男生霸佔來的好吧……」菅原點頭,像極了老媽的模樣發言。

「我覺得不是男朋友就都好。但是也不能隨便靠近小仁花,她將是球隊很重要的存在,在我們三年級還有時間的時候……好好保護好她。」清水看著所有人,很認真的發言,手上還拿著毛巾。
「清、清水!」澤村滿臉感動,大叫著。
「潔…不愧是潔子學姊啊啊啊 燃起來了!」西谷先是一愣,立刻激昂大吼,身為二年級……就是該要會挺住!堅持住!堅強啊!而三年級的大家,是要十分尊敬的!

「也是呢。不過我看他們沒啥好擔心的樣子……真正要操心的,應該是別的傢伙……」緣下點頭,看著對面球場,覺得沒啥好擔心的,他上次不小心聽見了日向他們在社辦裡的八卦,此刻不小心說出口了。

「什麼別的傢伙?緣下啊啊啊!」田中很快看過來,就要拽他的衣服!
緣下皺眉,立刻閃開,看著暴衝的傢伙:「我也不知道啦!日向比較清楚!」

忽然被點名,日向一驚,滿臉的狀況外,指著自己:「咦?我?啥?」

「什麼東西?」山口也好奇地看過來,日向還是一樣搞不清楚狀況呢。
大家都看過來,日向實在不知道要說啥:「緣下學長是指什麼啊?」

緣下差點沒昏倒:「你自己講了什麼八卦你忘記了嗎?你們都是一年級,當然最清楚吧!」
影山和日向忽然恍然,異口同聲:「啊!我知道了!」

「诶诶?影山也知道?」菅原驚訝的看著眼前的情況,很難置信。「那個影山」……知道八卦?
「可是為什麼月島和山口一頭霧水的表情?」田中瞇起眼睛,看著影山和日向。

「難道你們兩個是偽一年級嗎!」西谷忽然大叫,哈哈大笑起來,所有人都面露無奈。
清水很認真看著日向和影山,覺得這個很重要,一定要說出來,讓大家都曉得!

「所以是什麼?」澤村嘆氣,看著兩個一年級。

「因為我和影山很常去谷地的班上借筆記,有一個棒球部的男生應該喜歡谷地喔!他還坐在谷地後面!而且他還要谷地跳槽!」日向看著每個人,一字一句清楚的說出來。

「棒……棒球?」東峰忽然扯著嘴角,挑眉,笑不太出來。
「诶?」山口愣住,看著日向,定格在那兒。
「……」月島忽然看向影山,沒有說話。原來是這件事啊?
「跳槽………?」澤村呵呵笑著,散發出恐怖的氛圍,和清水一致,讓人退避三舍。

「對啊!可是他們好像是朋友?」日向繼續點頭,還自言自語,自己也不是很確定。

「還好你們有說,還有什麼嗎?」澤村看著一年級們。
「是、是。我們只知道這個……」日向忽然感到背脊發涼,他小心翼翼地回答。

一旁的影山,腦海浮現出了那個男生和谷地平時交談的模樣,沉默著,表情很呆笨,「……」棒球?雖然不是很懂,可是誘拐別部經理這種事情,實在不應該。還有……喜歡?可是感覺很普通啊?日向是怎麼知道的……

「喂,你在想什麼?表情超奇葩!」日向忽然戳了他一下,隨便開口就是氣死他。
「別吵呆瓜!你…你是怎麼知道他喜歡谷地啊?」影山很兇惡的對著他大叫,然後很疑惑、非常懷疑,表情是一副真的不曉得、想知道「怎麼知道?」那樣。讓人無力去吐槽了。


「你……你看不出來嗎唷?」日向驚恐到自己說話的語尾發生啥事了都不知。
所有人都露出乾笑,還有鄙視,但也有一個和影山是相同表情,那個人就是西谷……


(音駒球場)


「那仁花呢?有被纏上嗎?」研磨把話題轉掉,收回施暴的手,看著漾著美麗笑容的女孩。
「嗯?沒有。我又不是てつくん!」仁花馬上搖頭,用可愛的表情攻擊黑尾,讓他躺著也中槍。

「!別這樣,小仁花,真的沒有?」黑尾難過的摀著胸口處,表現浮誇,又逗笑了女孩,然後很認真問道。

「真的呀!我只有社團、上課、社團、上課而已喔!」仁花用力點頭,強調自己平日的生活,就是沒有除了這些以外的東西啊。
「…不,小仁花,只是妳不知道而已,不要知道也比較好,不可以被騙走!知道嗎?」黑尾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又伸出手,撫撫女孩的頭,正經的提醒她。

「我又不是小孩子!才不會被騙,真是的……」仁花皺眉,推開黑尾的手,氣呼呼地說。
「是是。我們會擔心啊,我和研磨都不在妳身邊,真正回來東京,還要再兩年耶!」黑尾笑了笑,改成去捏她的臉頰,手法很寵溺那樣。

「嗯。所以,仁花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跟我說,知道嗎?」研磨接著說下去,認真無比,沒有絲毫玩笑存在。
「好的!」仁花很乖地點頭,看著他們兩個。

視線往下,仁花一愣,指著研磨的手腕:「け—んちゃん把它戴著嗎?」她看起來很驚訝。
「嗯。很可愛,跟仁花一樣。」研磨點頭,覺得這沒啥,看著她的眼睛,很自然地說道。

「……け、け—んちゃん果然變了!」刷地滿臉通紅,仁花微微後退。
「诶?什麼意思?」看著女孩的反應,研磨很不解。

「以前…以前け—んちゃん才不會講這種話,女孩子會害羞吧!而且頭髮……」仁花有些感嘆,也不是難過,只是覺得很怪,胸口有種怪怪的感覺。再看上去,這顆布丁頭也是她頗訝異的。
「頭髮不…頭髮是意外……」研磨很敏感的打斷女孩的話,不自在的趕緊解釋。

「如果有機會來東京比賽,再介紹大家給妳認識!」黑尾露出壞笑看著研磨,然後對仁花說。
「好的!我也要介紹大家給你們!」仁花又很開心的笑,他們都喜歡看女孩滿足的模樣,真的很可愛、看不膩。他們從以前到現在,從未變過,她的笑容,就是最好的東西,勝過任何,現在看到和以前看到,內心的被治癒感越來越深。


「嗯!很好,繼續比賽囉!」黑尾站了起來,笑著看對面的烏野球場,說道。


(青葉西城)


「國見?你怎麼了?」金田一站在國見旁邊,坐著拉筋的動作,因為最近國見滿詭異的,他抓到了機會,就問。

「……你有影山的手機號碼嗎?」而他的回答真的嚇到友人了!
「蛤?」金田一做出很真實的反應,但很快發覺太直接,他又改口:「我怎麼可能會有啊……」
「………」我想也是。國見面無表情蹙眉,看起來更鬱卒,讓金田一還是摸不著頭緒。

「你到底怎麼了?打完練習賽就很奇怪……要我不要在意的不是你嗎?」金田一繼續拉筋,邊看地上邊問。
「我才不是在意影山。只是一直覺得很不爽,果然到了現在,還是不喜歡那個傢伙。」為什麼連谷地都是跟他同一隊?國見惡狠狠說道,跟著做操,最後咕噥碎嘴。

「是沒錯……下次一定要打敗他們。雖然不知道你要幹嘛,搞不好及川學長會有?」金田一點頭,認同國見所說的話,然後轉回原本的話題上。
「及川學長嗎?……」國見瞠大眼,但一下又變回無表情。

「嗯。依他的個性應該會有吧,岩泉學長也是。」聳肩,金田一還是回答他。
國見沉默下來,腦中似乎正在思考——

「吶,國見,你在公車上睡著、搭過站,這不改一改嗎?」金田一好奇問道。
「很睏。為什麼任何好處都是在影山身上?他的個性到底怎麼烏野能接受?真不能相信。」國見懶懶說道,太難相信那天親眼看見的、關於影山的一切,不管大小。

「是因為那個矮冬瓜開始的吧。嘛,這也是他遇到了對的人了不是嗎?無所謂,我們本來就沒和他好過,什麼好處啊?」金田一聳肩,整個人散發出無謂的氛圍,然後很疑惑國見所說的「好處」是啥?

「……那個女孩子,竟然是他們的經理。」國見沉默,最後這麼說了。

「……這個矢巾學長也說過,是很讓人不甘心……可是你和她也有緣分吧?不然怎麼能隨便遇到?」金田一有些無言,點頭說道,然後轉頭,看著他的平淡側臉。

但就是沒能比影山和她的「有緣」……是嗎?國見垂下眼簾:「說的也是。」說完,他便走掉了,不知道要去哪裡,留下茫然的金田一繼續在拉筋。

「……?」


(社辦)


「打擾了。……那個,岩泉學長。」國見立即行動,他來到了社辦,但是只有看見岩泉和花卷兩個人而已。

「嗯?國見?怎麼了?我們等等就過去了。那個死及川!又給我遲到!」岩泉看過來,看著關上門的學弟,以為是他們太慢了,學弟來叫人了,還順便咒罵全隊最欠罵的人。
「呃,不。我是想問學長,有沒有影山的手機號碼?」

「?怎麼了?」岩泉也被嚇到,他滿臉的不可思議,看著走到面前的人。
「很罕見耶,怎麼會要他的號碼?」花卷也覺得有趣,參了一腳。

「嗯……想跟他講事情而已。」國見忽然尷尬起來,變的不自在,眼神飄移。

「嗆聲啊?」花卷愣了一下,笑了。
「也、也不是,只是有在意的事情。」國見搖頭,想到了幾週前,某些影山的小反應,他都是有看在眼裡的,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聯繫、然後問他。

「嗯,不要惹麻煩就好啦。拿去。」盯著國見一會兒,岩泉聳肩,拉開書包拉鍊,找出手機,拋給學弟。
「啊、喔喔!謝謝學長。」被嚇了一跳,國見接過手機,看著岩泉。

原來學長真的有啊。國見有些呆了,他看著手上的手機。「……」


「嗨嗨,抱歉,我來晚……噗!」這時,寂靜的空間裡,大門被打開了,聲響顯得清楚,及川先探頭,但沒有兩秒鐘,還來不及看清楚室內畫面,整個人被往他面容砸來的排球給打飛出去,掛在欄杆上。

「一分鐘,體育館!不然你就死定了!花卷,走吧。國見也趕緊過來。」岩泉來勢洶洶的低吼,完全不在乎主將有沒有怎樣,大步走出社辦,還經過及川的屍體,筆直往樓梯走去。
「咳…唔,阿岩!」及川抽蓄著,一聽見他如魔王的警告後,馬上不敢繼續裝死,跳了起來,衝進去社辦裡面,也沒有管國見在幹嘛,立刻就手忙腳亂的脫著衣服!

拿到號碼後,國見把手機放回岩泉書包裡,拉上拉鍊,也放好自己的手機後,看了正在脫褲子的學長:「及川學長,我先走了。」然後就是關門聲,很無情地響起。

「诶?不,等等!小國見!」裡頭忽然傳來巨響!還有慘叫聲、物品掉落的聲響,真不曉得是發生啥事了,明明裡頭很寬敞,只有他一個人而已。國見一震,改成用跑的!用衝的衝去體育館了。

後來在體育館裡頭發生的事情,沒有人敢再去回憶。


(烏野 16:30)


「再一次!」日向很生氣地跳起來,狂指著音駒的球場,看著一群累癱的人。

「啥?你的體力是無底洞嗎?你不是一直在跑來跑去嗎?」貓又教練驚恐的大叫,指著日向。
「喂!很丟臉!」影山咬牙,沉住氣,扯住又要跳腳的人。
「……」月島在後面看著,嘆氣,滿臉的嫌惡和無奈。

「不行,人家要趕新幹線。下次下次。」澤村走過來,抓起日向,任由他雙手揮舞、腳踢來踢去的,還是很有活力。
「可惡……」日向嘟起嘴巴,看著音駒的人。

「小不點,下次再比!我的想法也是一樣。」貓又教練笑了,點頭。
「是…是!謝謝!」日向忽然不動了,露出了驚喜的樣子,大叫。

「真是…」澤村苦笑,放開了人,任由他繼續去跑跳了。

講評完後,兩校開始分工整理場地,仁花站在另外一邊場地,和音駒的一年級整理著毛巾、背心、水瓶等等的,忽然整個人恍神起來,時間好快啊……要分開了。

「呃…仁花?」和她一起整理東西的利耶夫歪頭,看著有心事的女孩。

「咿!沒、沒什麼……」沒什麼根黑尾和研磨以外的人說過話、相處,她很明顯很害怕的模樣,再加上利耶夫比較特殊,是俄羅斯混血,整體讓女孩滿有壓迫感的……

「下次見喔!還要來當我們的經理喔!」沒想到,對方給了她疑似天使的大笑顏,把她弄傻了。

原來是個好人!「是、好的!謝謝你!呃…利……」仁花拼命點頭,小臉上漾起笑容,但很快停住了,糟糕,名字、名字是……

「我叫利耶夫!」利耶夫很可愛的打斷想不起來的女孩,一邊燦笑,一邊自我介紹,他眼睛彎彎的看著女孩。
「啊、啊,好的!抱歉,利耶夫君!」仁花不好意思起來,我是大笨蛋!太失禮了!趕緊也笑起來,並且道歉。

利耶夫很興奮的正要再說話時,被旁邊的聲音給嚇死:「利耶夫,你在幹嘛?」
「哇啊啊!研磨學長!我、我在整……」

「去夜久學長那邊,夜久學長在找你。」其實也沒有想聽他要說啥,研磨又打斷他,不在乎的說道,擺明就是要接手他的工作。

「是………」一聽見「夜久」,他就沒有廢話,轉身就走往夜久的方向,背影看起來很可憐。

「け—んちゃん!差不多都整理好囉。」仁花趕緊笑起來,收回視線,很興奮的看著走過來的研磨。
「嗯。謝謝妳。」其實那些根本不重要,研磨走到女孩的面前,啥話都沒說,就將仁花抱緊緊,這種行為就像是很普通的那樣,什麼都不用言語。

「?け—んちゃん?」而女孩也不覺得這有啥不妥,她只是疑惑的問,小手伸起,拍拍他的背部。
「不想分開……」她聽見肩膀上傳來悶悶的這句話,仁花笑起來。

「我也不想。可是我們就是不在同一地方……就算重逢了,我還是會很想你們。」仁花邊說,很小心的將手放到研磨頭上,撫摸著。
「………那最重要的事,手機號碼。」享受著被女孩抱、撫頭的舒服感,研磨沉默了很久,才說了今天比啥都還要重要的事情!

仁花一愣,激動的掙脫他的懷抱,看著研磨的臉龐:「對!這樣每天就都能聊天了!」
「…噗!嗯!」研磨愣愣看著她,雙手放了下來,笑出聲,點頭。天吶,好可愛!


他們三人趁大家還沒打掃完畢時,到了角落,拿出自己的手機,要交換手機,輸入自己的號碼時,仁花一開手機,就愣住了:「咦?」天童學長?啊,後面練球就沒有確認簡訊了,他發了什麼呢?

「怎麼了?」研磨和黑尾同時湊過來,看見了螢幕上顯示:寄件者:天童學長。黑尾最先出聲:「他是……诶!!小仁花和他們這麼好嗎?」

「嗯、嗯!其實他們邀請我去當一日經……」
「什麼?一日經理!」黑尾在仁花的話尚未說完,就很激動大叫。
「呃?你怎麼了?てつくん?」仁花嚇的一震,看著很激動的人。

「可以是可以,但要和我們詳述,好嗎?」研磨沒有理會黑尾,接了話,很認真的看著仁花。
「好的!け—んちゃん!」仁花做了敬禮的手勢,超級可愛,她嘿嘿笑,接過研磨的手機,開始打自己的號碼。
「可惡,他們自己沒有經理嗎?」黑尾繼續抱怨,托著腮,看著女孩打號碼的模樣。

「嗯,好像沒有……而且他們的教練滿嚴格的樣子……」仁花邊打邊回答,可愛的臉龐讓兩人都柔軟下來。

「唔,還是要小心他們!」黑尾伸出手,摸摸她的頭,仁花將手機還給研磨後,轉過來,看著黑尾。
「他們是好人嘛!快點,給我手機。」仁花噘嘴,催促他。
「是是。會擔心妳嘛。」黑尾苦笑,揉亂她的頭髮,遞出自己的手機。
「む!」接過手機,仁花還是噘著小嘴,按著手機,輸入著自己的手機號碼到他手機裡頭。

「太好了,有了號碼就很方便了,下次見,仁花。」研磨很滿足笑道,看著也漾著甜笑的女孩。
「嗯!我會很期待下次!」仁花點頭,最後一起擁抱後,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叫住正要站起來的兩個人。

「怎麼了?」


「一起拍照吧!這是很值得紀念的!」仁花站起來,拿起手機,看著兩人。
「是呢!太好了,待會兒傳給我們!」黑尾笑開來,很同意,指指自己的手機。

最後,仁花站在兩人中間,手機拿橫的,三人笑很開心,女孩按下了拍照鍵,這成為了他們兩年後的第一張照片。然後,黑尾太開心,似乎拍上癮了,不止拍了一張而已,他們笑得很開心,笑容比室內的燈還要亮。

拍一拍,也變成兩人合照秀,但是三人不亦樂乎,心中都流過溫熱的暖流,一起溫暖他們三個人,仁花看著境頭,覺得此刻的感覺,她永遠都不會忘記……
他們玩到體育館已經整理好,要離開的時候,才停止,仁花點開相簿,一看,照了三十幾張,她超級開心:「好開心!太好了!」

「嗯!待會兒都傳給我們吧,走吧。」黑尾也看到了,微笑,看向女孩。
「好的!嗯,走吧。」他們三個人,是最後離開體育館的。


(校門口)


「下次再比吧!很期待下一次!」看著澤村,黑尾微笑。
「嗯!我們也是!」雙手交握,但有種不知名的較勁,不曉得是什麼呢?

「再見!朋友啊!」山本淚流滿面,也一樣握著田中的手。
「下次見!阿虎!」田中一樣的表情,握緊他的手,這畫面實在好笑。

「你真的很厲害!下次見!」夜久直視著夜久,很有精神的說,同樣身為自由人,絕對不能輸!
「啊……嗯、嗯……」夜久異常的有些退縮起來,他苦笑看著很有精神的西谷,這反應讓利耶夫亮了眼睛!
「夜久學長!難道你……噗!」他的話都還沒說完啊……

「閉嘴!利耶夫,給我趴下!」夜久瞬間爆氣,也忘記現在是啥場合,他肯定是平時都出手的太順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澤村忽然感到全身冒冷汗,視線反射性看往菅原:「………」

「嗯?怎麼了?看我幹嘛?」菅原歪頭,看著一起都盯著他看的人。

「不!沒什麼!」緣下和澤村、田中都慌張地搖著頭,否認。


「夜久,你又失態了耶,你根本不用去營造天使形……噗啊啊啊」想到了以往的隊伍也是一看到夜久的「真性情」後,都退避三舍,無法想像,表情驚恐,現在烏野也被嚇到了!黑尾站在旁邊,看著這有趣的、已經看了好幾次的畫面,嘴癢說道,但立刻被教訓了!

「て、てつくん!」仁花下意識大叫,看著趴在地上的人,怎麼回事?好恐怖的人!
「抱歉~てつくん太白目了。」夜久笑的眼睛彎彎的,他抓抓頭,完全不理會趴在地上的兩隻,衝著仁花就是這麼笑。

咿!「呃…、……」仁花打了寒顫,不敢多說什麼。不只仁花打顫,在地上的人一聽見夜久說了「てつくん」,黑尾更挫了!
「夜久學長,嚇到仁花了啊。」研磨嘆氣,也不理會在地上的主將,真是玩不膩的阿黑!

「啊。抱歉,小青梅竹馬,他真的講都講不聽~」夜久靠近女孩,用了真的溫柔的態度和她說話,為了讓女孩放下戒心和害怕,他像大哥哥那樣摸著她的頭,解釋道。

「!嗯、嗯,てつくん以前就是……」仁花變得放心的樣子了,還被引導著,要說出以前黑尾的調皮事情。
「小仁花!」黑尾大叫,悲傷看著他們,怎麼連小仁花都!

音駒的一、二年級看的好開心,尤其利耶夫笑慘了!他明明前幾秒才趴在地上的……到底該說他單純還是超笨蛋?

「你完蛋了你,還笑,一個禮拜都去和夜久練接球!」黑尾爬了起來,用很陰狠的表情說道,看著要倒大楣的學弟。
「黑尾學長?不要啊!」利耶夫瞬間變臉,抱頭亂叫,他什麼都願意做啊!就是不要把他丟給夜久學長!

「你有意見嗎?」夜久立刻又衝去算帳了,學弟真是不好好教育不行!
「嘖,好吵。」研磨嘆氣,眼神移開,看著仁花。

「你們好有趣喔!け—んちゃん很開心的樣子!」仁花笑著,視線從夜久身上移到他身上。
「嗯……仁花也是。一直等妳回東京的那一天,待會兒不要哭喔,因為就不是我們安慰妳、幫妳擦淚了。」輕點頭,研磨掛著淡淡微笑,用很小聲的講給她聽,那是因為他不想被烏野的任何一人聽見,不然麻煩的事情會一籮筐的……

「嗯!好…け—んちゃん、てつくん掰掰!下次見……」最後,仁花揮舞著雙手,和被夕陽照著的他們道別,以他們的角度、視線看去,仁花的樣子比太陽還要耀眼、溫暖、可愛,他們也都回以相同的暖心笑容,揮著手臂——

「下次見!仁花!」

然後,影子越來越遠、越來越小,和早上恰恰相反,仁花看著看著,畫面重疊了,她感動得快哭出來,但她馬上忍住,想起研磨說的話,她很努力要做到,她的笑一直保持著,都沒有不見。

我不想要 看著他們的背影。手漸漸停住了動作,女孩慢慢蹲了下來,難過的哭著。怎麼辦?好像還是沒辦法……
什麼都來不及思考和難過,忽然,她感到手機在震動,她默默拿出來,一看——

仁花:
不要哭。妳一定又哭了對吧?不要哭。

                 研磨


仁花覺得眼睛裡充滿了眼淚,滿出來了!け—んちゃん……這樣、這樣只會更不想分開啊!她緊緊握著手機,又震動了。

小仁花:
別哭,很快就能再見面的!很希望你們一起來我們的合宿,這樣的話在一起的時間就比較多了。
                 黑尾



仁花破涕微笑,用手背擦了擦眼淚,抓緊手機,看著什麼都沒有的校門口,嗯。我們一定會去的,很快很快就能再見面了!等我。好喜歡……最喜歡け—んちゃん、喜歡てつくん了……

「別哭了,會再見面的喔。今天辛苦了。」清水也蹲下來,摸著女孩的頭,露出美麗的微笑。
「是,謝謝清水學姊……」點頭,仁花再度微笑。
「不用道謝,妳是我們重要的經理。」清水抱住了學妹,安慰她,傳遞真心給她知道。

「嗯!嗚……謝謝大家……」在溫暖、充滿女人味的懷裡,仁花感到了出奇的安心,她點頭,說道。

「乖。一起去站牌吧!」清水拉著她,站起來,摸摸她的頭。
「好的,謝謝清水學姊!」點頭,仁花頂著紅紅的眼睛和鼻頭,看著清水,微微笑。

「我們也一起走吧!」西谷跑到前面,露出那個一直以來、仁花一直想告訴他的……好好看的笑容。仁花握緊手,她真的很幸福!沒什麼好哭的!
「嗯!西谷學長的笑臉,一直……我都很喜歡!讓我安心很多!」仁花看著學長,紅紅的眼睛彎彎的,嘴角上勾,說出一直很想講的話。

「!那就好!不要哭囉!走吧!」西谷愣住,然後笑得更開了,很愉悅地說道,指指前方,看著她。

「……」為什麼?心臟好像在痛………影山跟著大家的腳步走著,可是心臟的位置傳來作痛的感覺,讓他思考起來,他真的 什麼都不懂。

月島走在最後一個,他看著影山的背影,又往上看,看著橙黃色的夕陽天空:「……」呼,事情要變複雜了。
他的眼神稍稍變了,或許,此刻他也在想、也跟著一起想了——「谷地有多重要」的這個問題,尤其對於一年級的他們……

一年之後、兩年、然後高中畢業,大家分開的時候,那個時候,和現在,想的事情會一樣嗎?那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和背景和……天空呢。以及,身旁的人呢?是誰?很好懂得是,谷地一定是考東京的學校,所以呢?那「我們」呢?大家呢?

這都是比較遠的事情,那麼一年後,澤村學長他們都離開了,剩下「我們」和緣下學長的排球部,會成為什麼樣貌?然後………

『這就只不過是社團活動』


「阿月?」山口自動倒退走,到月島旁邊。
「……吶,你知道時間過得很快嗎?」月島回神,看著山口,再看著前方一群人的背影,這個畫面會再發生幾次?

「阿月?嗯。我知道。不要在不懂的時期,做了會後悔一輩子的事情。吶?阿月!」山口先是很疑惑,愣一下,但變了表情,一樣和月島看著一樣的光景,說道。
「嗯!可惜……會有笨蛋後知後覺。」月島微笑,眼睛掃過影山一眼,繼續走著。


(仁花家)


有手機號碼,什麼社群都很好加入好友了,省了很多麻煩,他們三人馬上有了群組,是黑尾創的,仁花剛洗完澡,走出浴室,來到床邊,將手機滑開,正要將照片傳給他們時,忽然想到了還沒看天童的簡訊!她趕緊按到訊息的地方,點開看。

仁花:
恭喜你們重逢啦!要記得給我日期喔!能傳張你們的合照嗎?
        
                       天童



仁花笑出來,馬上點開line,再去相簿選了幾張照片,馬上傳了過去,也打了些文字。

:(照片)
:對不起
:現在才回覆給你
:天童學長
:今天忙一整天
:真的非常開心!
:謝謝天童學長


退出天童的聊天畫面後,仁花點進去群組的地方,選了全部三十張照片,傳了出去,她笑咪咪的握著手機,等待其中一人已讀、回應她。


(影山的部屋)


趴在床上,影山一直在發呆,總覺得好像什麼在改變,好像自己的生活裡面多了排球之外的事物了!可是是什麼?而且為什麼胸口悶悶的?

該不會是得病了吧………

好煩。就這麼想的時候,旁邊的手機忽然響起來!是訊息。影山有氣無力的隨便一抓,拿起手機一看,定格在原地。

影山:
我是國見,想跟你要谷地的聯絡電話。

                    國見



………蛤? 他回神,翻坐起來,不可置信地盯著手機螢幕!

「國、?國見?」這個傢伙!那個時候果然一直有想法嗎!可是為什麼來跟我要?他怎麼會做這種……不,還是說是故意的?還有!是誰給他我的號碼的!

及


及川學長?嗎………

影山一個人瞪著手機瞪了好久,而且重點也放錯地方了,他不是很高興的丟開手機,但沒過幾秒,他又拿起手機,直接撥過去!

沒錯,這就是影山。


(國見的部屋)


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果然直接就打過來要警告我嗎?國見沒啥表情的就拿起手機,直接接聽。

「喂。」
「國見!你是什麼意思?」這是他們第一次「私下聯絡」,即便現在關係並沒有特別惡劣,但是就是覺得異常!

「字面的意思。你們防的很死,但終究沒有用。吶,你知道嗎?影山……」
「我真的不喜歡你,打從心底。怎麼可能有人能配合的了你?你還去配合別人?這是怎麼了?可是現在我想通了,以前就是一昧的沒有發覺自己的心情、像笨蛋一樣的在討厭你,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忌妒你。就是很簡單、又複雜的心情,為什麼你能這麼順利?因為是天才?你知道及川學長平時是怎麼練習的嗎?……我總是表面跟金田一說不用去再在意你了,就只不過遇到了對的夥伴了,就讓他、甚至我都還是在忌妒,覺得好不甘心,為什麼?是不是真的因為我做不到?成為不了你的……那些人?就連那個女孩都對你笑,笑的好漂亮,你覺得為什麼?」

「就算不去想你的內心,我也知道。你就是那麼直接又笨,你身邊沒有朋友是不行的。從頭到尾,就只是我在抱怨你、忌妒你、討厭你,你絲毫沒有一點點這種心情,你的不在乎,讓我單方面的在討厭你,你的心裡,烏野的所有人是什麼?還有那個女孩呢?你是不是應該去想一些「正常的」問題?你的單純,那並不是,只是笨蛋而已。若排球贏不了你,其他地方贏你的話,也會讓人開心,我一直執著在排球上,忽略了這些,你真的那麼想嗎?覺得我沒有用?」


影山愣了些許,才找到自己的聲音。

「………你真是一個壓抑的傢伙耶,明明看起來什麼都不在乎,而我真的相信了。你會覺得自己沒用嗎?我怎麼可能那麼想?你們只是剛好配合不上而已。你說我沒有在乎你?怎麼不會在乎,團體打球不是打假的吧。我一直都在想,為什麼及川學長能讓你笑?及川學長是一個很強、很可怕的對手,我所有做不到的,他都做得非常好。正式比賽,我們一定會打敗你們的。」
「谷地像是天使,她對每個人都溫柔,她更喜歡的人……不見得是烏野。但是,國見,你聽好,我不會給你的。你要做什麼,是你的自由,真的那麼想要的話,自己要吧。其實你能這麼做的,你是故意跟及川學長要我的電話、傳那個簡訊給我的,對吧。」

「你真是笨蛋又聰明耶,呵。當然好,我本來就打算自己去找她的,嗯,沒錯,故意的。因為有些話一直憋著不跟你說,我會崩潰。有本事的話,就來打敗青葉西城吧。「我們」不會比你們弱!還有……」

「我想,我會一直一直忌妒你吧。再見。」國見呼了一口氣,靜靜說道,結束了通話,嘟嘟聲迴盪在耳邊。

不甘心,不甘心!好不甘心……怎麼樣都無法、無法消除這種感覺!他就是我最討厭的、最想要打敗的人!影山飛雄。


(影山房間)


「………」真是嚇死人了,突然的是幹什麼?原來國見這傢伙一直就想講那些畫了嗎?他應該沒有全部講完……看著手機回到桌面的畫面,影山沉默著。

可是這一切到底和谷地有啥關係?到了這種地步,他還是不懂,他就是覺得這是八竿子打不著!
他的腦袋,就只有這樣了。

結果沒有安靜多久,又有訊息聲,影山一看,差點當場氣死……


王者:
你真是沒救了

              月島


完全沒有標點符號,或者任何表情點綴,看了加倍火大!

影山瞪著簡訊,還是不懂怎麼突然傳這個?已經說了,他懂的時候……已經哪年後,不曉得了。

他真的深深明白了,就算以排球為傲,他還是「沒救」,世界是現實的,所有的「那些現實面」,他都是沒救的狀態啊。


在影山自己糾結到頭殼要爆炸、讓人看了會心想:誰來救他?的同時,仁花很幸福的在和黑尾、研磨傳訊息,聊著天。

每天每天,大家都以不同的情況過每一天,即便他們每天都會見面,相處時間比同班同學還要多,但很多面貌、事情都是互相不知道的。

時間,不斷過去了,一天,一天天地。


Tbc


好像字都好多............嘖嘖。(。-_-。)
我被自己嚇死了 我弄了下午和晚上,還真的生出來了.......謝謝(//>ω<)
我真的是何時會產好丟上來自己也不能掌握,所以各位要不時來刷刷這裡
下一章也請用力期待我,一起取暖,一起愛仁花,一起給我拍手!
我的劇情線挺弱,不要嫌棄我(´・_・`)要愛惜我喔(((o(*゚▽゚*)o)))(?
真虧這個是我很能想要怎麼打,靈感超多的一個長篇..........
第六章見

Comments

光速產文啦~

速度超級快!!!

但為何我更期待後續的白鳥澤路線呢?!
白布 跟 五色 這兩隻我也超喜歡~ˊ_>ˋ
天童台詞描寫的超棒,腦中都自動帶入配音了(噎!)

2016.11.05(Sat) 01:59       TOMA ã•ã‚“   #-  URL       

五色真的超可愛!!!
西谷學長!!!(尖叫) 西谷的男友力簡直是要突破天際!!!身高一米六氣勢兩米高!!!
等一下我的重點放在國見和影山的對話裡頭, 國見是無意識地把仇恨轉移到及川身上嘛😂😂😂😂
明明是岩泉給的電話, 可憐的及川是不是又要被欺負了哈哈哈
けんやち真的很好吃嗚嗚嗚我要哭了TT 小仁花蹲在哭的時候我心都要碎了, 然後研磨那則肯定又在哭了吧的那則短訊!!!我炸了!!!TTTTT 為什麼這麼好吃!!!

2016.11.05(Sat) 04:00       å°ç± åŒ… ã•ã‚“   #-  URL       

Re: 光速產文啦~

> 速度超級快!!!
>
> 但為何我更期待後續的白鳥澤路線呢?!
> 白布 跟 五色 這兩隻我也超喜歡~ˊ_>ˋ
> 天童台詞描寫的超棒,腦中都自動帶入配音了(噎!)
嘿嘿謝謝你!!!!!!toma!!!!!!v-119我現在也正在打第六章當中v-221請好好期待v-218

其實我自己也是wwwww我很喜歡白鳥澤!完全暴露私心//////
我是喜歡天童 瀨見!!!!!!(大笑)若利也是我的菜/////
五色我是最近才喜歡的!嘿嘿!所以趕緊就在同人上好好發揮~謝謝喜歡!
天童因為是我的本命,所以會更加寵愛他////有描寫得很好就好我放心了,謝謝tomav-238
我會繼續加油v-350謝謝你的留言v-347

2016.11.05(Sat) 14:07       ã•ã¤ã(๑´ㅂ`๑)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五色真的超可愛!!!
> 西谷學長!!!(尖叫) 西谷的男友力簡直是要突破天際!!!身高一米六氣勢兩米高!!!
> 等一下我的重點放在國見和影山的對話裡頭, 國見是無意識地把仇恨轉移到及川身上嘛😂😂😂😂
> 明明是岩泉給的電話, 可憐的及川是不是又要被欺負了哈哈哈
> けんやち真的很好吃嗚嗚嗚我要哭了TT 小仁花蹲在哭的時候我心都要碎了, 然後研磨那則肯定又在哭了吧的那則短訊!!!我炸了!!!TTTTT 為什麼這麼好吃!!!

哇啊啊謝謝小籠包!!!!!!!!!我也超愛吃小籠包耶v-91(說啥)
對吧吧啊啊啊啊五色是俊雄!!!!!更加可愛了!!!!!(夠啦)
自己很愛的角色我都會偷偷發糖,寵愛(掩面)然後欺負雷的角色(ㄟ)同人的好處太多!(拇指)
謝謝閱讀 謝謝留言給我!感謝小籠包!v-421
小西谷啊啊啊對吧!!!!!我們信彥啊啊啊嗚嗚嗚嗚嗚身高才不重要呢,超級男人!真男人!男人啊啊!////////
我也激動的尖叫啦!!!!!!!!!!!!v-344

完蛋了哈哈哈哈哈看到你的回應我才驚覺我漏打了一個東西www下一章再補救www(靠)
飛雄第一個直覺就是覺得是及川給的,不過事實不是!看看我們飛雄多笨多可愛多惹人愛啊啊/////(不是吧)
我忘記國見要嗆回去了wwwwww下一章再補救回來www
因為飛雄的思維裡面,都會先想到不妙的東西,那個往往都是及川。^.<
其實我非常愛家暴組。(你#)所以我最喜歡寫及川被家暴了我喜歡啊。(被討厭)

對不!!!!!!けんやち好吃到炸掉!!!!這是我本命cp之一!!!!!(激動)不是けんやち不推啊!!!!!(握拳)
好吃到一個極致 好吃到哭QQQQQQ就是這種感覺啊啊!
我也心碎了,其實打那一段的時候我偷偷哭了.............遠距離就是這麼的痛苦!(等等離題ㄌ)
けんやち的萌點真希望大家都能明白嗚嗚嗚嗚喔喔QQQQQQQ(流淚)
我也炸慘啦太好吃啦我邊打邊興奮喔喔啊啊啊但是最重要的,你們也喜歡!還給我回應嘿嘿!謝謝小籠包啊啊真的><
下一章也好好期待唄v-299謝謝你(抱)

2016.11.05(Sat) 14:18       ã•ã¤ã(๑´ㅂ`๑) ã•ã‚“   #-  URL       

哇!真的更好快v-238v-238 剛看完「你的名字」回來,整個雙重享受~~(說啥)
我也好期待好期待456789期!排球完結的那天如果真的到來,應該會大哭吧QQQQ
v-347
感覺開了好多條線!除了本命研磨外,也好期待影山、國見、白布、好多好多,好像在玩乙女遊戲一樣整個很開心~XDDD(心) 天童和若利也都好可愛!同人的好處就是能把正劇沒法期待的糖一口氣發完,超~級無敵感動。下一篇也是,能第一眼看到的話,一定第一時間來留言!v-353v-353

2016.11.05(Sat) 17:38       ç¶ é‡Ž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哇!真的更好快v-238v-238 剛看完「你的名字」回來,整個雙重享受~~(說啥)
> 我也好期待好期待456789期!排球完結的那天如果真的到來,應該會大哭吧QQQQ
> v-347
> 感覺開了好多條線!除了本命研磨外,也好期待影山、國見、白布、好多好多,好像在玩乙女遊戲一樣整個很開心~XDDD(心) 天童和若利也都好可愛!同人的好處就是能把正劇沒法期待的糖一口氣發完,超~級無敵感動。下一篇也是,能第一眼看到的話,一定第一時間來留言!v-353v-353

歡迎綠野(抱)喔喔喔喔哈哈我懂///////謝謝看我的文也是享受~~~~~~~
你的名字我上映當天就去看了還是第一場XDDDDDDD但是都沒有再刷QQQQQQ有點想要DVD哈哈
大推新海城!v-91v-496v-516
一定要的啊啊QQQQQQQQ 100期(不)我不要他完全,我來創作個仁花中心哼哼!(居然)
我會難過會沮喪啊啊不可以QQQ排球很重要啊啊!是糧食!會永遠存在><我能繼續寫文XDDDDD讓仁花大發!

XDDD我也喜歡乙女v-517哈哈綠野開心太好了!謝謝留言給我v-540
每條線我會好好跑的!我們仁花女神//////v-345!!!!!!!我們飛雄啊啊,我一定會給飛雄糖!!!!!v-274
謝謝妳啊啊聽了妳這麼說我超感動啊啊QQ會加倍努力!!!!!謝謝來看文 還回應給我!真的感謝><
\白鳥澤大好/ \天童/ \若利/ \五色/ \英太/ ~~~~~~
對啊!我們能自由發揮!給喜歡的角色吃糖,不喜歡角色就狠狠虐他們嘿嘿!開心!(X
好的喔!謝謝妳我真的超級開心!等我的第六章v-369

2016.11.05(Sat) 18:43       ã•ã¤ã(๑´ㅂ`๑) ã•ã‚“   #-  URL       

好羨慕~~因為是彰化、所以慢別人好幾拍上映,也好喜歡那本公式書但~~沒錢買(正解嗚)
太好了了無心願,可以期待仁花中心──!(等等)


然、然後剛剛看到這張圖https://prcm.jp/album/8b121295d5c74/pic/63147729,整個wwwwww有沒有這麼剛好啦(笑)

2016.11.05(Sat) 21:09       ç¶ é‡Ž ã•ã‚“   #-  URL       

Re: Re: 沒有輸入標題

> > 好羨慕~~因為是彰化、所以慢別人好幾拍上映,也好喜歡那本公式書但~~沒錢買(正解嗚)
> > 太好了了無心願,可以期待仁花中心──!(等等)
> >
> >
> > 然、然後剛剛看到這張圖https://prcm.jp/album/8b121295d5c74/pic/63147729,整個wwwwww有沒有這麼剛好啦(笑)
> 最愛仁花中心了放心交給我!我會好好滿足自己和大家的////////
> 我在彰化縣讀書哈哈明年畢業~綠野在彰化市?????
>
> XDDDDDDDDDDDDDDDDD神改圖啊。可是還是愛我們研磨v-360(
> 嘿嘿不過都可愛!仁花都好吃!吃吃!(嚼嚼

2016.11.05(Sat) 21:21       ã•ã¤ã(๑´ㅂ`๑)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