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けんやち】布丁(上)

*預計上中下三篇
*配對注意:けんxやち *終於寫了夢寐以求的けんやち文Q *請興奮食用(x
*上篇(覺得有點短抱歉Q五千多字而已...)
*本命之一けんやち,希望大家能喜歡這一對cp♥



0

(食堂 時間13:28)

「然後啊——」

扣!


澤村的話還沒講完,就被這一聲清晰的、放下的餐盤聲音給打斷。
和他同桌的三年級組都停下進食的姿勢,同時抬頭。
「??」

身穿紅色運動服的少年很順手就拉開澤村旁邊的椅子,一屁股坐下去。
他吃炸豬排蓋飯。

菅原露出疑惑的神情,眼睛有些睜大。「?」
坐在東峰隔壁的清水老樣子面無表情。「……」
反觀,旁邊的王牌臉上出現的是慌張的模樣。「咦?」
澤村回神,沒了方才輕鬆聊天的氣氛。因為這個人會找上來可能是與排球有相關的——

「抱歉,有點唐突。就是…那個……」殊不知,此刻發展的情節卻不是澤村腦袋裡所想的,這讓三年級們更疑惑了。

「怎麼了嗎?」菅原帶著疑惑與懷疑。
「你又和月島發生什麼事了嗎?」澤村看著黑尾,挑了眉。馬上猜想到有可能的原因。
「不是!跟、跟那個沒有關係。是……可以跟你們借小經理一個禮拜嗎?」有些激動否認後,臉部放鬆下來後,黑尾用含糊又快速的聲音小聲講了後面的話,整個人還十分心虛的看別的地方,不敢看他們。

我為什麼要來做這種事啊!什麼「主將」的威嚴?都是那群傢伙害的,現在聽起來像是要做壞事一樣啊,自然都自然不起來!黑尾冒著冷汗,感受著疑似凍結的空氣。他的眼睛仍然在飄。


「一個禮拜?整個合宿?」澤村代表發言,他笑笑看著皮皮挫的高大少年。
「因、因為………暫時、暫時的而已嘛!你們很難得來啊、啊不是…我是說,因為音駒沒有……」黑尾一驚,僵硬的將視線對上,話都講不清。

「我知道啦。不用說了。你專程來這裡就是為了說這個?不過這是對的。」澤村擺擺手,露出很不以為意的表情,最後陰森森的微笑。
「黑尾君啊,你剛才……說「很難得來」這個意思應該不是「就也讓我們跟小谷相處~」吧?因為難得來。」接著澤村的說話的是——魔鬼菅原。
黑尾很難形容此刻他在菅原臉上看見的「笑容」……那根本就不是。
居然有人可以眼睛和嘴巴一臉笑意也沒有、臉部肌肉也一動也不動!雙眼確實彎彎的!可是…可是沒有任何「笑意」!

「不……你誤會了!不是啊,當然不是!」真正恐怖的是這個二傳啊!黑尾真的笑不太出來了,他連忙否認,但說服力是零。
再看過去,那個性感美人經理則是赤裸裸的警告意味及像是有冰塊放在他的臉上那樣,有股讓人害怕的冰冷感…直接且會射穿人體的那種視線,直掃黑尾。

不、不愧是連青城都攻不破……… 沒想到這個雞冠頭還有閒情逸致想有的沒的。
當然,這個八卦是他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最違和的大概就是……東峰竟露出比黑尾還懼怕的模樣,讓人不知怎麼吐槽才好。


「可以啊。但是!你們知道吧?「經理」的意思,就只是「經理」。懂嗎?」澤村忽然放鬆了全身,讓黑尾嚇了一跳,不過這次的氛圍增添了嚴重警告、還有那張皮笑肉不笑的臉以及暗示的語氣。
「別想騙人喔 因為我們會問小谷的。」菅原張開眼睛,接著澤村的話,又瞇起來。

………… 看著眼前兩個一樣的腹黑臉、一張冰冷臉、一張不知所措的臉,這四個人讓黑尾投降了。

2

「集合!」澤村拿著水瓶,站在靠牆壁的位置朝所有人大喊。

沒有一下子地板和運動鞋之間發出了愉悅的摩擦聲,大家就已在澤村面前整齊站好。

看著大家,主將露出笑。其他三年級心裡都已經有數了。


「今天是合宿第二天,而這整整一周的合宿……小谷,妳就去隔壁球場吧。」前面是對著大家說,最後澤村只看著谷地這麼說道。

「是……诶?」嬌小女孩很有精神回話,但聽見主將的話後,徹底愣住。
其他人也紛紛議論起來,反應和谷地本人都差不多,但三年級異常沒反應。
「隔壁?」日向歪頭,整張臉都皺在一起,那就是想破頭都想不到原因的表現。
影山沒有表達任何,他只是下意識往所謂隔壁球場看了一眼,視線再降落在谷地身上。不過他的眉頭皺起來了。
「……」

「什麼意思啊?…呃?」山口小聲的喃喃自語,隔壁?隔壁不就是……诶????原先沒有馬上理解到主將的意思,不過他立刻就想到了。表情還變化很大。
月島不知道是懂還是不懂,就只是看看隔壁球場、又看著女經理沒幾秒就轉開了。不曉得這是什麼意思呢。

「隔壁?大地,難道……」緣下微微睜大眼睛,對上了主將的眼睛。
「什麼什麼??什麼?」西谷在旁邊叫得很大聲,可是暫時沒有人去理會他。
「隔壁………」田中摸摸下巴,表情像是「好像快想到了」的模樣。

「他們主將來拜託我們借一個經理給他們。我們三年級也是捍衛到底啊……不過這是正經事,就借給他們吧,一個禮拜而已。而且,我們會好好看著的。」看著吵雜起來的大家、還有很想知道的谷地,澤村一口氣全說完了。

「咿!?」谷地很明顯打顫了,擺出驚恐表情。

「什麼?等等,大地學長!他們絕對會亂搞!這個………」田中驚叫,誇張的往後仰,再用力瞪著眼睛看著主將。
「我知道,放心,我們一起盯著吧。雖然我覺得他們就是會做些什麼………」澤村無奈嘆氣了,還越說越小聲。表情苦惱極致。

做些什麼是指………暗殺?! 谷地抓緊手上不知道誰的水瓶,整個人似乎緊張度要把她給炸開了。

「對喔………他們沒有經理啊。很辛苦的樣子?利耶夫常常跟我說「還是要找個經理最好~」什麼的呢……」唯一只有日向的反應和全部的人不同,他本人似乎不知曉,還很一臉得意這麼告知大家。
「谷地!不用害怕喔,他們都是好人!而且上次也都見過了~加油!」最後他還補了這句……

「白癡!日向白癡!!」瞬間,像是忍無可忍似的,影山的嗓門傳遍了整棟體育館。

看著又吵起來的影山和日向,清水笑了一下,轉回來看著學妹:「別擔心,就像在烏野這樣就行囉。小仁花可以的。被欺負、或者被騷擾了,絕對要第一告訴我們,知道嗎?」說完後,還給了谷地一個安心的笑容,順便也摸摸她的頭。

谷地一聽,立刻冷靜下來了、還露出感動的模樣。
「謝謝清水學姊!我…我會的!!」


在這整個過程當中,有少數幾個人露出失望、還有悶悶的表情,甚至恍神、若有所思地也有……這代表了什麼?要再過幾天才知道了。

3

(下午)

「請、請喝水,辛苦了……」谷地小心翼翼的遞出一瓶瓶水瓶,全身散發出強烈自保的氣氛,戰戰兢兢、聲音很小、身體不自覺顫抖。

「謝謝…呃,不用這麼緊張嘛,我們才不會把妳吃掉呢,木兔他們的話就不知道了……幸好他們就有經理了。小谷是什麼時候加入烏野的?」黑尾一邊接過水瓶、一邊擦汗,笑笑對著經理說。中間小聲自言自語起來,最後想說很單純的閒聊一下。
小、小谷?谷地很明顯被這個稱呼給震住,模樣十分呆愣看著主將。
「嗯?咦?很奇怪嗎?我記得澤村他們都是這麼叫妳的。」黑尾立刻察覺到女孩的異樣,解釋道。

「嗯……學長們這麼叫的。沒、沒事!只是嚇了一跳而已!沒事的!我、我是IH之後加入的!」女孩又是一驚,瘋狂彎腰道歉,體溫飆升。
黑尾見狀,噗地和往常依樣沒有形象又自然的大笑出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有趣…呀好可愛,噗呼!」

诶?啊咦? 谷地緩緩抬起頭,看著笑到快要蹲下去的高大少年,面容染上了不知所措。


「很吵欸 夠了沒啊。抱歉,不要理他。」二傳手很冷靜帶著冷淡慢慢走過來,將手上的毛巾和瓶子遞給了谷地,一邊瞥了一眼抱著腹部的主將。
在谷地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利耶夫接著衝了過來,簡直就是翻版的日向!
「仁花!謝謝,超冰的!好好喝!」

「!唔喔、利、利耶夫君……謝謝。」谷地抓緊了方才研磨遞給她的兩樣東西,不然差點就掉上地上去了。
總覺得利耶夫君他——有點和日向相似呢。
研磨只是看著這兩個人,然後再看著已經止住大笑的黑尾,表情更臭的轉身就走回場上了。
嗯? 「……」怎麼了? 看著研磨走掉的背影,讓谷地分心了,後來利耶夫講了什麼她都不知道。
某人玩不膩的抓到女孩恍神的時機,馬上出現在谷地旁邊、彎下了腰,並在她的耳邊——

「哇啊!」他還吸了一口氣才大叫。

「咿啊啊啊啊啊!」「?!!?啊……」 谷地差點就跳起來了,她被嚇得不清,手上的東西全散在地上了。


「黑!尾!不要欺負來幫忙的人!」自由人的斥責聲接著在女孩的慘叫聲後響起。夜久爆著青筋、指著高大的幼稚主將。
「看一下烏野球場,黑尾。大人不在再玩吧。」海笑容滿面、聲音低沉的這麼小聲告訴主將,一隻手指著旁邊有些距離的場地。
聽到這句話的山本背脊發涼了一下。海學長也好可怕……

研磨站在有些距離的場上看著這一切,表情放鬆了下來……變成無奈、而且嘆了好大一口氣。

(晚餐時間)

「大家辛苦了……請快去吃飯。」回收完所有物品後,小小隻的女孩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十幾個男生。
大家都是有集合的習慣,不自覺就都會變成這樣了。而谷地也習慣了,不會像一開始那麼害怕。

「小谷也辛苦了啊!要不要一起吃?烏野應該沒有這麼小氣……吧?」站在第一排的夜久笑得很開心,看著嬌小的谷地。而最後那句是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自言自語。
「好、好的,不過大家先過去吧,我弄毛巾、衣服下去洗,還有洗完瓶子才過去。」谷地緊張地搔搔臉頰,害羞地說道。
「是呢……平常都是我們在做的,總是很晚才吃到飯。謝謝妳,小谷!」也是一年級的犬岡這麼說了,他有些開心地看著靦腆的女孩。
谷地只是更加害臊的搖頭、含糊說著「不會」「不不」這類的話,給所有人很好的感覺。
「嗯?對喔,你們一年級至少有三個人,可是小谷只有一個人而已,這樣恐怕沒辦法一起吃飯了吧,弄到完我們可能都吃完了……研磨!你幫小谷一起,好嗎?」夜久聽學弟們的發言後,這麼發覺到了。他呼喚二傳。

在旁邊很安靜兼發呆的布丁頭突然被點名後,看向自由人。「……呃?」但他的表情讓人看不懂是什麼情緒。

「為什麼是研磨學長呢?」犬岡一聽,很好奇地往前湊去。(夜久站在他前面)
「研磨總是懶懶、慢吞吞的嘛,吃飯也是。還有感覺滿適合的……」夜久這麼看著谷地說道。但是後面那句話讓犬岡聽不懂啥意思。
「適合什麼啊?研磨學長很適合做經理的工作?」芝山也聽見了對話,也說話了。
「嗯………有一點點這個意思,一丁點而已~」夜久忽然笑了一下,也讓人不懂為什麼笑了。


「沒、沒關係的,大家吃飯比較重要!不用等我也沒關係的,經理的工作……」谷地嚇了一跳,有些驚恐看著夜久,接著因為研磨的話而看了過去。
「好啊。」

咦? 谷地馬上又看過去,更加受寵若驚。
但其他人只是笑著說「那快點來食堂吧」「辛苦了」就紛紛解散,走往體育館門口了……
「放心,就當作有一個人陪也比較好,兩個人剛剛好吧。辛苦了,先走啦。肚子好餓~」黑尾嘿嘿笑著經過女孩面前,認真說道。鼓勵意味的摸拍女孩的頭後,邊對著前面的夜久他們喊著,追上去了。

谷地露出了理解的表情,摸了摸自己的頭,露出呆呆的表情,看著他們的背影。「……」大家很溫柔呢,都是好人!

3

(下午17:26)

現在是傍晚的時間,夕陽正照耀的時候。
天氣就只有傍晚及晚上涼爽而已。
離體育館最近的兩座洗手台的其中一台前,站著兩個人。
兩個人的身高差的不多,遠看和近看都有種可愛的感覺。

氣氛是沉默的。
仔細一看,女生在緊張且帶著一些不安,她扭開水龍頭,讓舒服的冷水觸到自己的手,然後轉開瓶頭。
「研磨學長……是、是心情不好嗎?」谷地看著清澈的水,小心地打破沉默。

「………不需用敬語。」研磨也洗著瓶子,聽他的語氣能感覺到這句話已經不曉得對多少人、講過了幾次了。
有著冷淡跟提醒。

「诶?可、可是………呃,研、研磨君…」女孩停下了動作,轉頭看著站在旁邊的布丁頭男生,表情都是慌張。
「君也不用。名字就好。我不介意那些。」研磨也停下動作,直接就對上谷地的視線。
他這麼不迴避的直接接觸谷地,可能就是她和翔陽是同類型的人吧。而且,特殊了些……
有著翔陽沒有的 東西。還有,感覺。看著那雙大眼睛,研磨這麼心想。
他連風聲似乎都聽不到了。

「是、是!研磨…研磨心情不好嗎?今天。」谷地像是被電到般的轉了回去,她似乎被赤裸的眼神給弄得害羞了。她用大聲說話掩飾,雙手胡亂再度動起來,搓洗著瓶子。
她不敢現在二度對上研磨的——會說話的貓眼。

當然輕鬆就發現谷地的異樣,研磨沒有戳破,也轉回去、繼續手邊的工作。
「沒什麼。阿黑就是那樣,喜歡欺負後輩。不過妳不用理他沒關係。」
「這、這樣啊……」谷地差點笑出來,因為她腦中浮現出自家的學長們,那的確和黑尾學長有一點點小不同呢。
不過不管是如何的……都很溫柔。

雖然說和翔陽類似,不過這份純粹與單純、還有吸引力都是很特別的。
不知道有沒有人是跟我一樣的感覺?
「我大概都比他們都先知道妳的存在……甚至妳在烏野的事情也都知道。」研磨想到了別的事,打斷了谷地的思考,丟出了完全讓她不解的話。
「咦?」

「像是妳剛加入排球部、教翔陽他們功課,或者許多瑣碎的小事、漸漸融入團體中,跟他們感情越來越好之類的,到現在。還有八卦也是。」
「诶?八…八卦?」該不會是班上的那個事情吧……太糗了吧!谷地愣愣看著研磨,表情不是很好。
「嗯。全部都是翔陽告訴我的。」研磨放好水瓶,關上水龍頭,這下就只剩一個水龍頭的聲音而已了。他又一次地看著女孩,是有些尷尬的側臉。

「日、日向?」谷地轉了過來,看著點頭的研磨。
…………

「翔陽就是個容易和任何人打成一片、很好相處的人。不過不特別,他也是很好懂的類型。不難,不需要太複雜的臆測和思考。就算是利耶夫,現在我對那傢伙也瞭若指掌了。」研磨慢慢說著,身子微微倚著有高度的洗手台邊緣。

「其實我也從日向那裡聽很多音駒的事情,這就是日向風格呢。他很常提到你、犬岡君、黑尾學長、利耶夫君!西谷學長和菅原學長的話有時會提到夜久學長。我聽過來龍去脈,我們和音駒……像是命運?的感覺!」谷地露出羞澀可愛的笑臉,回應研磨的話。看來這兩個人或許不會合不來喔。

研磨聞言,勾起了嘴角:「那,我問仁花喔,那個是真的嗎?」

這麼直接被直呼名字還是有些小不習慣,不過女孩沒有介意。而研磨的話讓她疑惑。
「那個?」


「那件八卦。」

「!不、不是啦,我被笑好好久了呢!現在才比較好了!那只是誤會、誤會……」谷地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研磨。
「不過我不這麼覺得吶,因為那個天才一年級二傳可能是真的喜歡仁花。」研磨挑眉,心裡有些同情那個叫作影山的傢伙。

「!诶」谷地大驚,表現出來生動、可愛,讓人看不膩的可愛反應,真的很討喜。研磨有些「欣賞」看著她的反應。
「怎、怎麼可能………?影山君那時還說了專注排球啊,不會的啦。」越看越覺得有趣,真的會被激起惡作劇的慾望耶。研磨看著自亂陣腳、自言自語的女孩,在心裡笑得很開心。
難怪阿黑這麼愛嚇她。
不過………只想要只有我才能欺負她呢。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情呢?研磨接下來說的話,又讓谷地嚇得不清!


「那我可以喜歡仁花嗎?」



「咿!!?」谷地瞬間倒抽一口氣地尖叫,活像用看到鬼的眼神和表情看著好像上揚了的研磨的嘴角。


他的嘴角很飄,收好所有瓶子、幫變成石化的她關掉水龍頭,研磨轉身,語氣帶著笑意。
「走吧 去洗衣間。」

變成化石的女孩,臉很紅、很紅。她看著研磨的背影。


TBC


我真的就是個完全排球一直線XD其他作品也會補的像是黑子(O)是真的不過等我><
終於寫了我的けんやちQQQQQQQQQQ
覺得待續地方很剛好又完美所以就停住了(幹)中篇全力期待一下////
大概布丁けんやち/多CP/太陽花06輪流等待我謝謝了!
不管如何,不管生死,寫文 創作最愛的CP才是人生QQ
真的有喜歡 覺得很棒的話我需要你們的拍手手喔喔|ω・`)
我要QQQQQQQQQQ(別吵)!!!!!!!!!!!!!!!!!
超感謝。゚(゚´Д`゚)゚。

Comments

哇啊──非常喜歡你的文章!今天剛找到,立刻就加最愛了☆
仁花真的無敵可愛>////<! 剛好跟版主吃的配對差不多,整個很滿足555
持續追文中!v-238

2016.09.27(Tue) 01:09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哇啊──非常喜歡你的文章!今天剛找到,立刻就加最愛了☆
> 仁花真的無敵可愛>////<! 剛好跟版主吃的配對差不多,整個很滿足555
> 持續追文中!v-238
//////謝謝!!太開心了 居然加了最愛!謝謝你QQQQQ
我會不斷生產的交給我吧v-91有你們真好!!!v-119
仁花是我的可愛女孩QQQ(才不是)真的太愛他了啦好喜歡她超愛的v-350一起愛他v-421
非常感謝留言給我!(抱)
太好了有けんやち跟かげやち的同好(撲)這兩對真是我的生命QQQQAQ 太愛了!
ALL花也是我的菜不過主食けんやち/かげやち就是了//////v-415
一起滿足吧一直滿足下去v-414謝謝你的留言和追文!不時可能會丟上來,請關注囉v-398謝謝你v-343

2016.09.27(Tue) 18:46       ã•ã¤ã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