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應景中秋文(やち中心)】月(短篇)

*中秋文(雖然是昨天)
*短篇
*やち中心(慎入)



1

(超級市場)

在生鮮冷凍櫃前,站著四個美少女。她們正在採購待會兒烤肉用的食材,討論的背影和不時傳出的好聽笑聲,都會讓路過的人多看一眼。

「我們要買多少盒肉呢?」白福明明只是看著生肉在生鮮台上,就已垂涎三尺了。
「雪,口水啦。男生們果然很愛吃肉呢。」雀田無奈一笑,眼睛盯著眼前許多部位的豬、牛、雞。
「畢竟是烤肉啊。」
「不行。均衡很重要喔,尤其又在打球。小仁花,妳有記下來大家愛吃的蔬菜嗎?」
「啊…有的!清水學姊!蔬菜交給我吧!」
「那麻煩妳了,謝謝喔。」
「不、不會!」我會努力!嬌小的身子立正站好後,移動到蔬菜的位置,開始按照清單上的紀錄挑選菜。


烤肉醬、照燒醬、鹽巴、無邊白吐司、玉米、花椰菜、魷魚、起司……
谷地站在冷藏區前,看著自己採購籃裡頭的東西,一邊對照手上的手帳。
喔、對了!青椒。發現少了這一項的女孩趕緊抬頭,找尋在哪兒,結果——

在最上層。

我拿不到啊。只有148公分的矮小身材,谷地嘗試了很多次,但就是搆不到。
就在谷地放棄了,要轉身去找清水他們幫忙的時候,她撞上了不知道站了多久的離自己很近的人。
「!抱歉……」她摸著鼻子,抬頭。

看來這個人已經看著她努力想搆到青椒的可愛背影有點時間了。


「你…你是影山君的朋友對吧?」收起驚訝的模樣,谷地看著黑髮中分的高挑少年。
谷地見過他,只是次數極少,但在大家聊天的過程中讓她能認得人,這也不奇怪。只是眼前的這個男生不是穿運動服而是便服,讓她有些小小不習慣。雖然經理們也都是運動服的穿著和許多學校的他們照面居多。對於學生來說,便服是個極大的驚艷。

少年一直都是無氣力的感覺,懶懶的,毫無表情。這讓谷地一秒閃過研磨的面容。但他一聽見谷地的話後,臉立刻皺在一起!
「那傢伙跟我才不是朋友!……妳要拿青椒嗎?要幾盒?」他除了整張臉皺起來之外,聲音還變大了。但看見谷地愣了一下後,收起了激動的模樣,瞄了一眼女孩的推車、指著冷藏區最上層。

「嗯、五盒……謝謝。唔,國見君。」谷地困擾的搔搔臉頰,眼睛跟著看過去最上層,沒有幾秒,他輕鬆手一伸,一盒一盒順利入到谷地的手裡。
而在谷地叫了名字之後,男孩顯得傻住了。

「妳知道我的名字?」


谷地被對方有些驚訝的模樣弄得慌張起來了。
「因為、因為學長和影山君都有提到你們過……我們預選賽也碰過,怎、怎麼了嗎?」
國見意味深長的盯著女孩一會兒後,又恢復成面無表情。

「喏,第五盒。沒什麼……有點開心而已。」將青椒遞給谷地,國見不自覺看向別處且很小聲說了最後一句話。
「謝謝。嗯?」谷地將青椒放到籃子裡,不過她沒有聽清楚對方的最後一句話。

「沒什麼!呃、你們要烤肉嗎?好多東西。」國見一驚,心虛的音量又大起來,不自在的轉移了話題。
沒有將他奇怪的反應放心上,谷地也被話題帶著走了。
「嗯、嗯,和音駒跟梟谷一起烤肉,大家一起來宮城玩。今天是中秋節嘛。青城也有烤嗎?」


「哼?你們好像跟那兩個學校很好嗎?明明是東京校區的。我們明天才烤。」國見挑眉,無意識的表現出不是滋味的模樣。
「嗯、嗯……大家感情很好,這、這樣的話國見君今天要不要也一起來玩?」雖然不曉得他的態度為何好像不太高興,谷地還是笑笑的、有些害怕的禮貌詢問。

國見撇開了視線,淡淡說了:「……你們好好玩吧,晚上在山上要小心。」丟下這句後,他就離開了。


看著他的背影,谷地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但是想不出來。「嗯、嗯……」

「啊。找到小谷了!」
「小谷~青椒拿好了嗎?走吧結帳,快到集合時間了!」


2

「怎麼了?谷地!烤焦了耶!!」日向蹦過來,對著在恍神的女生大叫。


嗚哇!
「日、日向?啊——焦掉了!」谷地一驚,放掉了竹籤,看著已黑掉的肉也大叫起來。
兩人在手忙腳亂起來,還有陣陣驚叫聲,引來所有人的目光。


烏野一年級站在不遠處觀看著。
「日向笨蛋在幹嘛?」影山大口嚼著牛肉,模糊不清的碎念。
「王者不愧是單細胞,呼呼。」月島啃著玉米,不忘損影山。
「對吧,阿月!」
「吵死了,山口。」
「哈哈……抱歉,阿月!」經典台詞也出現了。

「啊?你說什麼混帳!」
連這邊也吵架了,就差幹架而已了。


「仁花,怎麼了?妳好像從集合的時候就怪怪的耶,發生什麼事了嗎?」研磨嘆了氣,看著烏野一年級又在吵架的畫面後,端著盤子走近已經重新再考一串肉的女孩。

「啊。研磨君。嗯……研磨君知道國見君嗎?」
「……他怎麼了?」有點意外女孩提到這個名字,研磨將肉串放回盤裡,仔細聽女孩說的話。
谷地放開拿著竹籤的手,看著鐵網上滋滋作響的聲音,忍住流口水的反應,將晚上在超市遇到國見的事說給布丁頭少年聽。

「……你們和青城關係不好嗎?」研磨只是不以為意,甚至透露出冷淡的氛圍,此刻谷地看見了國見那張冷淡的面容和眼前的研磨的臉重疊在一起。
不過谷地回神,一愣。「不會啊。可是我個人跟他們不熟是真的,學長和影山君都總是叮嚀我不要靠近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我惹國見君生氣了?怎麼辦………」女孩開啟了經典恐慌模式,越唸越激動。

研磨閃過一絲陰鬱的表情之後,恢復冷淡的模樣,看著女孩的模樣差點笑出來。
「妳想太多了,不過仁花真的很遲鈍。」

?????诶??
「遲、遲鈍?」谷地轉了過來,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著布丁頭少年。
「是啊。那個天才一年級二傳也是。你們都不如翔楊的敏銳神經呢。」研磨點頭,重新拿起肉串。

「!!啊……這樣啊……」谷地像是中箭一般,沮喪地垂下肩膀。

「不過……他們也真可憐,同區的卻不比我們東京的和妳要好,二、三年級和天才一年級二傳真是很好的判斷啊。」研磨無情的扯著嘴角笑著,貓眼意有所指地看著一頭霧水的女經理。

研磨君好恐怖……那是冷笑嗎?谷地完全看不懂也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她趕緊將肉串翻面,以避免又焦掉。
看著女孩的樣子,也猜到她的心思,研磨又上揚起嘴角。他分給女孩肉串後,回到音駒群裡面,將方才的對話都傳給其他社員知道,他們聽了情緒都激昂不已,尤其是笨蛋主將,他們一大群人仰頭大笑的姿態都被看進眼裡。

「………」我忘了阿黑也是笨蛋之一呢。研磨無奈心想,默默去旁邊啃食,沒有加入鬧劇裡。
然後研磨敏銳的注意到了一直投射視線過來的影山,他忽然起了玩弄之心,他放下盤子,對著影山招手,示意他過來。

發現被研磨發現的影山一震,露出了懊惱的模樣,但還是僵硬的走過去了。
有的人恰巧看見了這個神奇畫面——
研磨對著影山講悄悄話。
這的確是珍奇的畫面。

「告訴你一件好事……」研磨的貓眼一亮,像是在玩弄食物的貓咪一樣。


「他們在幹嘛啊?我們也過去聽吧!吶!赤葦!走吧!!」木兔毫無預警的扯住二傳的衣袖,導致後者毫無防備的弄掉了食物,還差點被竹籤給插到……

「木兔學長!!給我賠一串肉!幹嘛啊??」赤葦崩潰大叫,為了生命安全他還是先暫時將盤子放回桌上,來對付這個單細胞主將!

「……真受不了耶。」木葉除了嘆氣,還翻白眼。
「發生啥事啊?噢這個真好吃……」小見湊了過來,咬著魷魚。
「木兔還能幹嘛?只有女經理能鎮壓他了啊…不,有時候也不行呢。真可怕啊。笨蛋真是可怕,還是個單細胞。」腦袋回想著兩位經理對主將的施暴行為,木葉露出無言的模樣,看著拖走二傳手的主將背影,他又翻白眼了。


無視同樣是二年級、讓他極度想否認和他們同年級的瞎鬧,二年級組之一的緣下在研磨走之後,也來到谷地旁邊。
「買食材辛苦了。好吃嗎?」

「不不,謝謝學長們來幫忙提東西~很好吃!緣下學長還想再吃什麼?我幫你烤!請交給我吧!」谷地咬著剛烤好的肥滋滋肉串,露出享受的幸福表情,然後眼睛裡燃燒起火焰!

看著學妹可愛的模樣,緣下當然順著谷地的意思了。
「好啊,麻煩妳了。烤肉吐司跟魚好了。謝謝小谷。」緣下露出大哥哥的溫馨笑容,同時伸出手,很有愛的摸摸學妹的頭。
「不!不用客氣的!這也是經理的工作之一!」谷地紅了臉,慌亂的準備著食材,夾到網子上——立刻就發出了滋滋的聲響。

「對了,小谷剛才跟研磨在聊什麼?好像很有趣。」基於純心好奇而提問的緣下看著忙碌起來的谷地,笑了笑。
他們不久前聊天的模樣都被學長們看在眼裡了,只是他比菅原早來關心。

谷地愣了一下,雖然眼睛看著肉片和魚,還是一樣回答學長。
「其實在超市的時候……」女孩又將事情、還有和研磨聊天的內容告知學長。她完全沒有多想,單純的就只是「回答問題」而已。她就是如此純粹。
這個女孩魅力的地方——所有人都清楚。

「居然有這種事情啊……嗯……小谷,妳要小心一點比較好喔,雖然妳們的工作是照顧我們,不過我們是保護妳們喔!一年級除了月島、山口以外,影山和日向實在太笨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來告訴學長們喔,或者月島他們。切記,除了影山和日向,知道嗎?」緣下先露出困擾的表情,隨便變的笑咪咪,讓人不寒而慄,還加重了最後那句話。

女孩被緣下黑黑的氛圍嚇住,差點沒有敬禮了。
「好、好的!緣下學長!」不知道影山君和日向聽到緣下學長的這番話會是什麼反應啊……谷地乾笑著,腦中浮現出許多他們兩人抓狂的畫面,就覺得頗有趣的。

「很好。小谷也喜歡吃肉對吧?」又摸摸女孩的頭,緣下滿意的點頭,拋出了話題。
「超喜歡,有點焦焦的更好吃……」


看著不遠處的一年級和二年級,菅原滿意的又將花椰菜放進嘴裡,手指著緣下和谷地。
「太好了,不愧是緣下。」
「是啊,到現在小谷已經徹底融入我們了,明年就不會有任何擔心了。」澤村拿著紙杯,同意菅原的話。
「是啊。小谷一定會成為和清水一樣的經理,也是妳找到的人,肯定沒問題。我們也真的沒有可以擔心的了……」東峰手拿著咬了一口的烤肉吐司,接著澤村的話說下去,卻越說越感傷。
「夠了,消極模式。」菅原立刻露出恐怖的表情,不管東峰手上有食物,手刀就劈過來。
「啊痛痛痛……」無預警被手刀一劈,東峰下意識捏緊了吐司,避免掉到地上就不能吃了,肉片還差點擠出來,畫面很好笑。

清水看著一樣是三年級的他們三人,真心笑了。
「現在大家還在一起,別想那些以後事實的事情吧。現在已經……很好了!」澤村讀懂清水的意思,抬頭看著一片無雲的星空。

三年級組 比任何人都還要堅強、更加堅固,不然當不成後輩的後盾、牆壁的。
早出生兩年、先經驗了兩年……就是為了成為「後輩」的支柱!
全國高中三年級們 不撓不屈。


「什…什麼?你說國見他遇到谷地?」影山的反應和研磨內心想的絲毫不差,研磨上揚的嘴角從未消失。

「什麼——!!……赤葦,國見?是誰?」木兔驚人的聲音讓大家都看過來,但他並不在意,然後他露出了不解的模樣,小聲問旁邊的二傳。
差點沒人拿東西砸他。

原來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誰嗎?那在震驚什麼………山本在一旁露出「這主將沒事嗎」的表情。
赤葦露出了被打敗的表情。「木兔學長,他是青葉西城的主攻手。一年級,國中時期和影山是隊友。」
「嗯?嗯!嗯??嗯——我不曉得吶,赤葦,及川比較有名吧我記得?他們三年級很有名吶,不過一次都沒有來全國賽,其他選手當然不清楚了嘛。哇哈哈哈不愧是赤葦!什麼都知道!真可靠呢呀哈哈哈——」沒想到木兔還是一副不清楚的模樣,他想到了雜誌和電視上出現過的青城主將,哈哈大笑著。
「………還好國見沒有來這裡。木兔學長,不要笑了吧。」赤葦放棄吐槽,瞪著超單細胞主將。


影山沒有再說話了,他一個人糾結起來。和往常一樣的跟笨蛋似的在糾結。
研磨都看在眼裡。雖然是天才二傳,不過真的是個大笨蛋單細胞呢。

跟我想的一摸一樣。「這很顯然吧?那個叫國見的人……喜歡仁花喔。」研磨充滿惡趣味的放慢說話速度,一字一句清楚吐出。
果其不然,這個二傳太好猜了,根本都是破綻……看著接著大叫的影山,研磨就覺得心情很好,他才不擔心國見喜歡仁花,因為……

!!!!!?
「啥啊啊啊啊國見那個蠢蛋——」這一聲嚇壞在場分散在各處的大家,都紛紛投射目光過來,在旁邊的木兔和赤葦都呈現呆愣的模樣看著發了瘋的烏野二傳。

因為……仁花喜歡我們!這是研磨的結論,所以他一點也不緊張。
根本無須用……慌張呵呵。
他一開始就是抱著惡作劇、整人的心態,順便「好心」告訴這個單細胞二傳,既然他們都在宮城,接下來烏野應該會更加保護仁花了……太好了。研磨仍揚著嘴角,轉身走遠,沒有要收場的意思。

「诶??赤葦,布丁頭的意思是………那個叫做國見的傢伙忌妒我們嗎?是嗎?是嗎是嗎?ヘイヘイヘイ——」木兔又爆出宏亮的聲音,笑聲迴盪在大家耳裡。真不懂他為何要很得意的模樣,而且反應也太慢了。

無視主將煩人的遲鈍、笨蛋反應,赤葦也露出和研磨一樣的表情。
怎麼可能會讓你們和仁花感情變好呢~ 他如此心想。



「他們是怎麼了?」看著有些距離的走遠的研磨、表情很恐怖的影山、大叫且臉上充滿愉悅的木兔和帶著笑容無視木兔的赤葦,這奇異的現象讓谷地好奇起來。

緣下也猜到是什麼事了,懶懶地吃著谷地做給他的烤肉吐司,表情很鄙視。
「別理他們。嗯~真好吃,不愧是小谷。下次遠征再幫大家帶便當吧。」輕鬆將單純經理的注意力拉回來,緣下邊吃邊讚嘆,笑容沒有消失過。

果真,一聽見緣下這麼說的谷地完全專注在「便當」「手藝」這上面了。沒有再去想方才看見的奇異畫面,這就是女孩迷人的地方!
兩人又聊得好開心,氣氛非常好。


「不愧是緣下!」總是啥都沒做就弄哭女生的田中露出了崇拜、羨慕的目光,看著前方有著一些距離的緣下和小谷。
「是啊!不愧是力!!」小小隻的西谷也激昂起來,然後大口咬著肉排。
「力不愧是教學和妹子學的老師啊!龍喔喔喔喔喔」邊咀嚼著,西谷繼續這麼說道。
「對啊啊啊啊啊阿谷!」田中的背後燃燒著可疑的火焰。

「對」個頭!!什麼「妹子學」啊?莫名其妙。而且我才不會再教他們、陪他們寫作業了,或者讀書。這兩個笨蛋的步調比什麼都可怕!一邊在和谷地聊天、聽著西谷這番話的緣下,瞬間就出現死魚的表情,讓谷地一驚。
「緣下學長?怎、怎麼了??」

對了……小谷這迷人的單純特點也是讓人、讓「我們」很擔心啊。看著谷地的反應、想到這裡,緣下似乎更沒力了。
一年級、二年級都讓人操心,唉……明年排球部究竟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3

「月亮好漂亮!哇……」
「當然了,一年一次的中秋月圓啊。」
「大家有吃飽嗎?」
「有——」 「吃太多啦,吃不下了!」
「好涼爽啊,但有點冷意呢,不要感冒囉。」
「是——」
「對了,你們要住哪裡啊?現在已經不可能回東京了喔。」
「咦?嗯……不知道。」
「啥?不知道!你是笨蛋嗎?來之前不是要想到的嗎!你不是主將嗎!」
「不用這麼麻煩嘛各位,這兒是你們地盤,我們還擔心沒地方睡嗎?是吧是吧哈哈哈……」
「你的笑讓人很火大耶,別笑了。」
「…………」
「給我去馬路啦。尤其是你。」
聽著音駒和烏野的對話,木兔也驚嚇了。

「赤葦!!我們呢??我不要睡路上啊!赤葦啊啊啊啊」
「吵死了,木兔學長。經理他們是去仁花、清水家,而我們………」
「對耶小谷家!吶吶赤葦,我們也去吧!這樣就沒問題了!!」
「我話還沒講完耶,木兔學長。問題很大吧……」
「混蛋你說啥啊?木兔!」木葉忽然插入對話。
「我們也只能去男生家啦,就算趁個機也沒辦法去仁花家的吧。」赤葦皺眉。
「可是我們人那麼多,女生總要讓我………」木兔努力反駁,就是想要去谷地家!
「為什麼是你啊。」赤葦打斷主將的夢話。
聽著主副將的對話,木葉覺得有點完蛋。
「你們小聲一點吧……連赤葦都在說些什麼啊。那,我們快去小谷家吧!」
「你不是也一樣嗎白癡!!」小見吐槽。

「開什麼玩笑啊?那些對話。對吧研磨?」
「………」……仁花不可能讓你們去的。研磨懶得回答黑尾的話。
「想都別想,我們都沒去過了怎麼可能讓你們這些外校的人搶先啊。又不是小谷的男朋友哼!話說也不會有這個角色的!」

「你的表情很可怕耶田中……」
「我們搬來宮城唄~吶吶~~」
「啥?白癡你說啥呢,當然是搬去經理家——」
「你的發言很可怕耶,我也覺得過分了唷~」
「诶——口是心非的傢伙~」


「你們都給我去睡路上啦——混帳!然後滾回去東京!」這聲怒吼響徹雲霄。


月色下,大家在草坪上吵得不可開交。


Fin

我真的沒過節的哈哈只是這個是梗啊是劇情啊很好發揮就立刻寫出來了
桃井多cp短篇也好想要跟谷地的一起完成喔QQQQ
其實也很想來寫桃井的www可是腦袋要炸了哈哈 等我喔我發4會寫ㄉ////
這篇後面沒什麼描述只有對話而已抱歉XD(ㄟ)
心想想要敘述出來的滿多的但是就變成對話而已了這是怎麼了XDD
Sunflower06/短篇多cp等我產(這中途若有突然扔其他短篇上來不要介意哈哈我都有好好在備戰唷~)
:-*

對了還有拍手給我留言的妹子謝謝QQQ我都有回ㄌ但是不知道你們看不看的到XDDD
功能我還是搞不太清楚哈哈 在文章留言也很好喔謝謝你們
拍手留言跟文章留言不一樣呢謝謝QQ都是留言都有給我留言就真的好感動嗚嗚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