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クロやち】小不點(短篇)

*短篇
*CP注意:クロxやち




1

偌大的體育館裡,迴響著拍來打去的球的聲音以及運動鞋摩擦地板的聲音。這是他們最愛的「聲音」。
燥熱的天氣和整身、滴落的汗水,滿腦都只思考一件事、滿腔熱情—
他們的最愛。

小小的身子站在教練旁邊,看著他們如此愛排球,雖然不知跟怎麼形容,但她只覺得真是太好了。
他們那份愛排球的心,影響了她、甚至改變了她。

2

「辛苦了—」兩位經理迎上大家,紛紛遞出水瓶、毛巾。
「謝謝。」影山先接過毛巾,抹了幾下臉和脖子,才拿走水瓶。
谷地露出很閃亮、高興的表情看著他們,覺得自己有幫上忙很開心。
要更……向清水學姊學習!


在大家有一下沒一下的聊天、喝水、擦汗之時,隔壁球場也在休息的主將就晃過來了,他筆直朝谷地的方向過去。
「抱歉—小經理,能過來一下嗎?」高大的黑尾一臉像是在壓抑什麼似的靠近,似乎不是很高興的模樣。
三年級立刻警戒:「怎麼了?找小谷什麼事?」別校的傢伙基本上就是危險!

黑尾此刻懶得理會學長的保護行為,他皮笑肉不笑的直接捉住了還沒反應過來的矮小經理的手腕,就往隔壁場拖去。
「我們的一年級太肉腳了,打球肉腳就算了、經理的工作還零零落落的!抱歉抱歉—總之借我一下!」
所有人愣住。

「咿?」谷地尖叫,顫抖看著高大的、給人很有壓迫感的少年。

「混蛋—」澤村大吼。
菅原露出苦笑;清水瞇起眼睛。「……」
二年級組也愣愣的,看著被拖走的、嚇得不清的自家經理—

「為什麼是谷地啊?」日向粗神經地邊問邊喝水,眨著大眼睛,看著谷地漸漸變遠的背影。
影山也和日向一個樣,滿臉搞不懂,都看著隔壁球場。「……」
這讓他想起來及川學長他們很愛捉弄谷地的事情,但他還是想不通、看沒有懂。

月島默默翻白眼,決定無視單細胞兩人組。
山口歪頭,皺著眉:「他們也是對谷地有興趣吧…」

3

研磨冷冷看著自家主將。
「幹嘛?」黑尾終於忍受不了那個刺刺的目光,抬頭。

「下午的事,很失禮吧。」研磨放下PSP,抱怨。
「還不是怪利耶夫太沒用了!」黑尾閃過一秒尷尬。
「真讓人擔心的學弟啊…」夜久嘆氣,看著已經呼呼大睡的人。
「可是、可是…可是可是好可愛啊!!我燃起來了——好熱唔喔喔—」山本自己在狀況外,臉上還浮現出可疑的紅暈,他奔到窗邊。

「吵死了。」主將立刻瞪過去,語氣結冰。
沒有了吵雜的聲音之後,研磨適時的又開口了…應該說他是故意開口的。
「阿黑是不是很喜歡仁花?」



全部的人都看過來。

黑尾傻眼,汗從額頭上滑下:「啥?」

「真的假的!阿黑學長!」山本又滾過來,繼續嚷嚷。
「………」夜久沒有講話,死盯著主將。
海也露出很微妙的表情,看向黑尾。
犬岡臉頰紅紅的,貌似很驚喜:「真的嗎?阿黑學長!」
「…………噗」福永最後笑了,讓黑尾更惱羞。
利耶夫翻了身,沉穩的呼吸聲代表他的情況。
芝山沒有說話,只是很驚訝看著主將,眼睛大大的。

受不了這些人的反應和眼神,黑尾刷地站起來!
「你們有病嗎?研磨!」

「沒什麼………隨便講而已。幹嘛這麼激動。」研磨瞇起眼睛,最後聳肩,重新拿起PSP,不再理會主將、無視他的炸毛。
明明就有問題,算了,我知道就好了。遲鈍的傢伙們就算了。研磨心想。

4

谷地邊抱著球邊小跑步在球場邊,她的耳邊充滿布鞋摩擦地板的聲音,她的表情很享受又謹慎。
在她經過音駒球場時——

「交給我!」看著對面打過來的球,黑尾大喊,但球速出乎意料,擦過他的手臂直往後面砸去——

「糟了!小心!!」對面場地的影山下意識大叫,大家同時露出驚愕還有叫聲。
清水離她太遠了,她瞪大眼睛。「小仁花!…」
谷地一驚,看過來,只見一顆看不清紋路的排球高速往自己的臉飛過來。「咦!」就在她下意識要放手擋球的瞬間,她整個人被撲倒了。

她什麼都沒看見。來不及看到。
她只聽見更多驚叫聲,然後就被撲倒了。


研磨轉頭看著這不可思議的畫面,臉上漸漸起了反應。
音駒的所有人…在場地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最冷靜的就只有研磨一個而已了。
這個大騷動惹來別校的湊熱鬧,紛紛都看過來。
「诶!那是什麼!赤葦!」
「木兔學長……太大聲了。」赤葦無奈看著興奮的主將,面無表情地看著。



完全來不及了,只好用這個方式了可是…我完蛋了。看著身下露出愣愣表情的可愛女孩,黑尾感受到身後和對面球場直射過來的殺人視線。
「!?咦」谷地被撲倒的瞬間,原先拿在手上的球滾落,其中一顆撞到的牆壁,不動了。她只是驚恐看著壓著自己的男生。


時間貌似這樣停住了。

5

夜久爆出青筋,教訓了兩個吵死人的學弟。
「利耶夫、山本!閉嘴啊啊啊!!」

研磨嘆氣,走了過去,伸出腳,踢開黑尾,「痛!」主將哀了一聲,狼狽拍在地上。他蹲下身,看著馬上坐起來的女孩。
「抱歉,阿黑不是故意的。」貓眼盯著可愛的金髮少女,研磨無視黑尾的抱怨。
「唔、嗯,謝謝你們。」戰戰兢兢看著研磨的臉龐,谷地點頭。


好可愛。研磨心想,多看了一下之後,才站起來,抱著球走回場地。
谷地歪頭,不解研磨盯著自己看是啥意思,她只覺得很緊張、差點就被吃掉的感覺!她立刻又豎起毛。

烏野一年級組都各有所思,除了笨蛋日向之外。
這幾天的合宿,音駒都得皮繃緊了。這是結論、也是防範。
烏野的「防守」是很死的,讓人不敢無視。青城也是無法輕鬆突破的。

後來練習賽結束後,清水獨自跑去向研磨道謝。道他踢了黑尾這件事的謝,為何呢?
那是因為我幫她做了這件事。研磨心想,看著嚴密的防守畫面,他忍住想笑的嘴角,和隊友一起離開體育館了。

仁花每天幾乎都陪那個天才一年級二傳練習到很晚,我們又都在同一棟體育館所以沒差—至於阿黑的話……
呵呵活該。在第三體育館被那個戴眼鏡的MB教訓就好了。
想到能看一整天可愛的東西研磨心情就很好。


「你在一個人在笑什麼啊。」走在夜久旁邊的黑尾邊抱怨邊說了。


FIN♪(o・ω・)ノ))

雖然說9月後再產,不過忍不住就丟了クロやち上來喔喔喔
因為看到了P站某張萌圖就速速亂打了這短篇出來狗咩w
期待我的排球!!!!!!!!!!!!!!!!!!!!!!(一直在排球出不來的人)
烏野一年級組/青城三年級組(除了及川)+國見/音駒整體/梟谷整體/天童覺。我的廚////
10月10月10月番專心與白鳥澤縣代表決賽!!!!!!!!!!!!!!!!!興奮啊啊啊期待死了超愛天童(((o(*゚▽゚*)o)))
開學後見(^∇^)ノ

Comments

要習慣我的標題和內容毫無關係wwwwwwwwwwwwww(ㄟ
我會努力有關係的我發4 ㄟ真的標題他媽難想QQQQQQ(

2016.08.23(Tue) 22:25       ç‰ˆç‰ˆä¸»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