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かげやち 】Sunflower(03)

*慎入
*BG配對
*雷者請迴避
*中篇預定



「開—玩笑的。」黑尾一副耍人的語氣和模樣轉向朝他大步走來的烏野一年組,他又勾著還在喊痛的木兔轉了一圈。
那臉上是非常刻意的笑容。
研磨看著自家主將,沉默片刻後:「唉—仁花,沒事的。妳去擦防曬吧,她們在叫妳了。」
研磨看著谷地,然後用眼神示意她。
「!哦、嗯。那研磨君要記得擦。」回神過來後,谷地沒有放在心上,看著研磨並點頭,小跑步往清水的所在跑去。


「………」月島停下來,挑眉,他一臉的思考。像是要看破黑尾方才的行為是啥意思,但他想不太出來。
一旁的山口很困惑:「他們是什麼意思啊…」
他們四人都停下來了,影山看著前面的山口的背影:「山口…」
「嗯?怎麼了?」因為影山的叫喚,讓少年轉移注意力了,他轉身。
「不,沒事。」只見影山躊躇了幾秒鐘後,卻什麼也沒說。
「……?」山口歪頭,眉頭皺更擠了。

那個腹黑主將是不是有什麼企圖?月島陷入自我的思考當中,沒有理會其他人。
只見木兔和黑尾大打出手起來,並沒有人去攪局他們。
「你幹啥?」
「別做蠢事,你幹什麼一直纏著小經理?」
「那是因為…小谷就像是梟谷的一樣嘛!雀田他們也很喜歡她!哼哪像你們沒有經理—呀啊啊—」
黑尾一聽,額上立刻蹦出好多個青筋:「木—兔—」

然後是一連串奇怪的關節啪啪聲和木兔的慘叫聲—


說什麼「一直纏著小經理」?你自己還不是剛才那是想幹啥?月島看著兩個主將的扭打,很無言的在心裡吐槽。
再加上耳邊又出現翔陽和二年級笨蛋組的大吼大叫,月島完全無法思考—
「你們好吵啦!」

是說這裡是海邊又是浴場……這麼怒吼也是沒有用處的。


看著小跑步過來的女孩,赤葦有些不好意思的迎過去:「抱歉,我們的主將…」
「咦?不要緊的啊,黑尾君好像幫我解決了的樣子。」谷地停下腳步,抬頭看著梟谷二傳。
那是…解決嗎?這女孩好可愛啊。實在不忍讓那些傢伙欺負了。赤葦有些傻掉,他這麼低頭看著少女心想。
「小谷—快過來—」雀田的聲音傳來了。
「好~」沒有多問赤葦怎麼愣住又思考的模樣,谷地只是禮貌性對赤葦揮了手,便趕緊過去。

9

基本上「保護經理」是大家要做的事,但前提是自家要有「經理」。
烏野的情況來看的話……三個年級的都是十分護兩位珍貴的經理的。就算是「那個」二年級組,也是對谷地的保護處處可見的。
而且谷地是更加徹底融入「這支隊伍」了,被接納、被保護都是「自然」。
而「男女情感」………也是悄悄的讓人沒有發現!
或者說現在是—發現了。


由於人數眾多,有的已經自動形成一群一群跑遠了,女生們當然「自動」也變成一組。
「木葉、赤葦—我們快點去玩那個吧!那個!」木兔興致勃勃的狂指著不久前就指給赤葦看的那個超巨大高聳綠白色條紋外觀的滑水道。
「是、是~」赤葦嘆氣,隨便應聲。
沒有理會主將的吵鬧,雀田朝嬌小的谷地撲過去:「小谷想玩什麼?」

谷地愣一下,笑得開心,抓著雀田的手臂:「嗯~我對看起來危險的器材有點…啊那個我可以!」
谷地被一個水藍色的大圓圈器材給吸引住,那是一溜下去就是在大圈裡頭瘋狂360度轉,接著直衝下去!而這個器材是位於木兔想玩的那個的隔壁。
「那個是……圓圈?看不到裡面耶。是什麼形式啊?」白福也順著谷地的眼睛望過去,然後墊起腳尖,模樣十分可愛。
「應該是打轉吧,然後從那裡衝出來的樣子。」清水瞇起眼,也看過去。她指了指遊樂設施的下端。
「喔喔—看起來很不錯啊,那比較適合青春的女孩子~」雀田依然掛在谷地身上,晃啊晃的。
「那我們走—」谷地對著女生們燦爛一笑,就要往前走。
「嗯等一下好了,影山。你跟我們一起玩吧?」清水喊住了谷地,然後對著就要和翔陽他們一同離開的二傳。


! 影山瞪大眼睛:「清…」他頓住,看向清水。
「為什麼啊!為什麼影山你這傢伙被潔…清水學姊邀請啊!」旁邊的翔陽立刻哇哇叫起來,打斷影山的話。
「咦?」這聲疑問詞只是表疑惑而已,谷地看著清水。
而清水的用意是什麼也只有在場的某些二年級知道—

「好了日向,你跟我們過來!影山就去女生組吧!」緣下一看便衝了過來,勾住日向的脖子,拉近自己。
『影山就去女生組』此話在某些人耳裡是變成回音的狀態。
「力!為什麼!!」 「緣下?為啥啊啊啊啊!」 「什麼?」翔陽反應不過來就被拖著走了。
清水看到這裡,很鬆口氣的看著緣下架走日向的身影:「呼。」不愧是緣下。
「?怎麼了?為什麼鬆口氣啊?」白福看見了清水的反應,馬上詢問。
「嗯不……這裡不好說。」清水轉向白福,給了對方一個迷人的眨眼笑。

等等…等等啊————!影山在內心喊叫,但緣下帶走了其餘的「男生」了,他這麼目瞪口呆望著那背影。
這個意思難道是——我被…我被看穿了嗎?咦?诶?可是可是可是可是——等等啊好丟臉!!影山的雙眼變成死魚眼,全身除了被曬得熱之外,有另一種「熱」竄了出來。
不過也好像日向和田中學長他們不知道的樣子—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影山回神,看著女生組。
「…………」

「歡迎影山君,我們一起玩吧。」迎上的是谷地的笑容和可愛的聲音。
看到這裡,清水笑出聲音來了:「呵呵……」

清水學姊和緣下學長這麼做的意思就是在……幫忙?幫忙我?影山看著谷地的笑容,他又臉紅了。
赤葦在旁邊觀看,他盯著影山不曉得在想什麼:「……」原來如此嗎。
木兔很適時地蹦出來,對著剩下的這群人說:「我們一起去玩那個吧!還有跳水—」
赤葦將視線轉到主將身上:「……」
「诶!那個有點………」谷地震了一下,不安地看著那高聳的設施。
影山看著那個遊樂設施,不禁發出驚嘆:「看起來很好玩耶。」
「可是……」谷地慌張起來,她看著大家。怎麼沒有人反對呢?
木兔不給任何人思考的機會,因為他在興致上的關係,他一把抓住谷地的手腕,跑起來:「不要怕,妳會喜歡的!」
「哇啊啊、等等木兔君………」女孩踉蹌著,被拖得差點跌倒。

他的舉動就是讓人瞠目結舌—
「喂給我等等!長角鴞頭!」雀田第一個反應過來,她馬上追上去。
「木兔!停下來!」木葉跟著瞪大眼,緊追在雀田身後。
「……」清水和白福都同時露出恐怖的表情,也一同緊追在木葉後頭,形成有趣的追逐戰畫面。
在陌生人眼裡或許是「有趣」—


影山待在原地,看著一連串追跑的人:「………」
「總覺得很抱歉。」赤葦收回視線,對著影山說。
「什麼?」影山回神,看著赤葦。這傢伙在說啥?
「你喜歡小谷吧。總覺得很抱歉吶。」赤葦聳肩,直視著和自己同個『位置』的人。
影山徹底僵硬:「為………為什麼?」怎麼連別校的人也知道了啊!!是我的問題嗎?他的內心很慌亂。
看著影山的反應,赤葦是大笑出來:「哈哈哈……好有趣啊!總之很抱歉就是了啊。」怎麼這麼單純?心情全寫臉上了啊。


不對,所以說抱歉什麼?還有很好笑嗎?我很好笑嗎!影山變成了很尷尬的表情,他瞪著也是二傳的人。

10

「我不要…我在下面等你們嘛!」谷地眼看就要排到他們了,她繼續垂死掙扎。
雖然8個人裡面就只有她不敢玩這項設施很丟臉沒錯…但她寧願被嘲笑啊,她也不想死。
「我來保護仁花!」站在前面的雀田轉過來,給了一大記拇指。
「不、不是啦我真的會怕…」像是小動物般露出淚汪汪的眼神,谷地直搖頭。她超想立刻往回跑下去!
「不要擔心嘛~這個是四個人一組的,把妳夾在中間就沒事囉!吶?」但身後的白福環抱著谷地的後頸和肩膀,這是讓她無法逃跑的原因之一。
眼看下一組就輪到他們了,谷地抖更厲害了,這種感覺跟玩試膽大會大時候一樣啊!她很無助地看著那水道入口—



「誰要坐第一個?」谷地死盯著那大塊的、長型的能剛好容納四個人的氣墊床。要臨陣脫逃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我要和小谷一起玩~」木兔邊說邊擠到前頭來。
雀田歪了頭一下,很順手拍了木兔的肩頭一下:「很好。長角鴞頭你第二個吧。」
「好啊!那小谷妳在我後面吧,抓緊我就可以囉!」木兔很高興的點頭答應,轉過來對著谷地笑。
谷地一愣,是沒錯…在木兔君後面的話感覺是有被受到保護的感覺,可是還是好恐怖,這個高度太有問題了!邊想邊瞄四周,她的臉色在變換著。
清水趕緊推了影山一把:「那影山君在小仁花後面,這樣更安心!就你們四個人吧,你們先下去。」
「!」影山往前晃了一下,趕緊站好,因為他差一點點就碰到谷地了。
清水學………姊——
明白學姊的心意,影山看著同組的人:「我們四個人吧,坐吧。」


雀田眨眨眼睛,看了影山一下後,「……」,就第一個坐下,木兔很快也接著坐下,他高出雀田很多,所以很清楚能看見前方的視野。
「好近啊…」而且還是超可怕的雀田。木兔收回看風景的視線,回到眼前的馬尾上。
「嗯?長角鴞頭你想誰可怕啊?」像是惡魔般低沉開口詢問,雀田轉頭過來。
「沒有—我沒有!」木兔趕緊搖頭否認,身子往後仰。


看著兩人的鬥嘴畫面,谷地不禁又笑開了,然後她感到頭上被溫柔拍撫—
「別擔心。」是影山。他拍撫少女的頭,這麼告知她。
「…嗯!」谷地好像沒有在發抖了,她點頭,踏進軟軟的氣墊床裡頭,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
「小谷,要抓好喔!」木兔馬上轉頭叮嚀,純粹的笑臉讓谷地更減去緊張感。
「好、好的。」木兔君真的好高啊。根本看不到前面。而且太近了!完全零距離!說要抓、可是要抓哪裡?不抓我一定會死的!谷地看著轉回去的人的後腦勺,心中竄過很多聲音。
影山接著坐下去,他白皙的臉立刻染上一層紅色:「……」好可愛—…
沒有距離可言的看著她的髮、肌膚、泳衣帶子…等等這些,少年已經是撐不住的狀態了。
但他真的不敢碰到對方,因此姿勢很滑稽,讓在排隊的清水看的又輕笑起來。
谷地真的好小一隻啊,跟我們說話很辛苦吧……影山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他完全光是這樣的距離下看她、一起玩,他就快不行了。


前面兩個人根本是high翻天、等著被推下去,和後者兩位心境差很大,谷地是還在糾結該抓哪裡、另一方面是恐懼;影山完全因為她而「緊張」。
就在後面兩位都還沒準備好之時—
「那麼開始!」工作人員一腳就朝影山的後面,氣墊床尾端輕踢下去。

「玩得開心喔—小仁花要小心喔!」就在四個人一同滑下去的同時,清水的聲音消散在四人的耳邊,隨之而來的是———


「哇…呀啊啊啊啊啊」活生生、活生生!他們四個人被活生生從十樓層高的地方往下踢!
下去的瞬間伴隨著谷地的尖叫聲,沒想到木兔更興奮,像是失控了那樣:「哈哈哈哈哈—」
前面在大笑、後面在尖叫,這種奇怪的畫面實在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谷地整個人貼到木兔背上去了,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重力加速度的緣故。
心臟心臟心臟心臟心臟像是快要停了啊!谷地緊閉雙眼,在內心狂吼,她完全不敢張開眼睛。
前鋒的雀田也是笑很開心,她高舉雙手:「好涼~」貌似完全不害怕可能摔離氣墊一般。
木兔看到了快速自眼前跑過的景物,有個很危險性的東西!他馬上反應過來,收起笑聲和笑臉,立刻抓住雀田的雙手和頭往下壓—
「小心!」邊壓下女孩的手和頭,他大喊。
「!」她沒有反應過來,迎接他們的是一片漆黑還有七彩的螢光色。

影山一直是往前看的狀態,他一見到是隧道後趕快低下頭;谷地一直都縮起來的狀態,所以沒有危險。



那是—隧道。
他們一路從露天的狀態進入到了隧道布置的水道裡,沒想到裡頭是有七彩的燈光,呈現很多紋路,像是夜光的顏色那樣五顏六色的,讓四人驚喜不已。
雀田回神:「謝謝…啊好漂亮啊!不過他是開始轉了嗎?哇啊—」
雖然有感受到整個人開始打轉起來,可是聽見雀田的讚嘆的谷地使她緩緩睜開了雙眼:「真的耶…好漂亮喔,咦啊啊噁——」好暈!好暈—速度也太快了!

木兔非常情緒高漲:「果然很好玩!」他笑得很開心,感染了谷地,少女不再閉上眼睛了,身體也慢慢放鬆下來,悄悄的坐起來,只有雙手放在他的背上而已。
他們在漆黑帶著螢光色漂亮的隧道裡打轉了十幾秒後,一個透著太陽光的圓形形狀的出口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裡。
衝出去會是什麼?四人一起在心裡想。
那是帶著期待與興奮的情緒。



嘩…咻————

「唔!什麼…啊——」出去的瞬間,第一個的雀田感到全身懸空,她張開眼睛,定睛一看,十分真實的尖叫聲自她的嘴裡爆出。
是真的尖叫聲。「那個」雀田尖叫了,真的像個女孩子那樣子尖叫!她到底看到了什麼?


後面的木兔一瞧:「啥?哇啊!要掉下去的意思嗎——」他們一行人懸空在空中,不遠的下方正是水道,貌似這樣還沒完結。
被雀田的尖叫有點嚇到,但是這太突然了也考慮到安全問題,木兔很快就伸出一隻手,勾住坐在第一個有點危險的雀田脖子,拉到自己懷裡。
那驚恐的尖叫聲在木兔保護的舉動下消失不見了,女經理瞪大雙眼:「诶……」
她被木兔的動作整個人往後帶,雀田是貼在他的胸懷裡。
少女的表情稍些驚訝!她下意識也抓住了勾住自己脖子的那隻手。


「咿啊!!」谷地的是慘叫聲,她不敢置信自己看見的畫面、還有此刻的狀況—
他們在往下墜!這真的不會死、死死死死死死掉嗎?谷地根本被嚇得閉不上眼睛了,她看不見木兔和雀田怎麼了,不抓住東西會死掉啊!
雖然是這麼想,但女孩的手一直不敢亂動。她仍然是貼在木兔的背部而已。
忽然之間,谷地整個人往後被拉過去,由於太突然她驚叫出聲:「啊!」

影山做了和木兔一模一樣的舉動,將小隻的少女給帶進自己懷中:「…小心…」他邊紅著臉邊保護女孩。
谷地像是被拯救一般,她靠到了安全的地方後放鬆了緊繃的身體,不過碰到影山肌膚的時候好像什麼快燒起來似的,但她沒有留意,她也伸起手抓著勾著自己脖子的那隻手:「謝謝影山君……」
影山滿臉通紅:「………」但他還是很賣力壓住她,不能讓她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邊墜落,在影山懷裡的女孩隱約感覺到了某種頻率。
那個聲音的頻率是…那是很熟悉的聲音。
是心跳聲。
影山君的心跳聲?落到水道上後,谷地想到了答案。
落道的瞬間,兩位男生也放開手了,在四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他們又繼續往下衝去!
但和最初被踹下來時的高度不同了,他們一起發出了愉悅的嘻笑聲。

11

繼驚人滑水道之後,木兔帶領著他們要去跳水。
這次白福和谷地都pass掉了,因為那實在難度太高,但雀田和清水都興致勃勃的跟著木兔等人上去了,剩下沒有玩的兩位女生在落水的泳池裡頭等待他們一個個跳下來。

「小雪也不敢跳水嗎?」谷地往上看,她覺得跳板非常遙遠而且很小。
「嗯我不敢玩。還是剛才的十層樓水道比較安全。」她邊說邊意猶未盡的看往滑水道。
「啊這樣啊…我們在這玩水吧。等他們跳下來。」
「嗯好!」兩個美少女將身體浸在冷水中,表情很享受。

(跳水等候處)

「喔喔喔喔—黑尾—」木兔看見對方立刻就湊上前。
「是木兔啊。」對方露出嫌棄的模樣,但還是打鬧在一起。
研磨看見影山只是看一眼後就移開眼睛了:「………」
影山別開臉:「……」也是沒有說話。
清水看著這情形,若有所思。
夜久只是簡單打招呼而已,沒有加入黑尾的聊天打鬧行列中。

「小經理呢?」黑尾這麼問。
「小谷在下面等我們,她不玩跳水。」雀田回答,比了比下面。
「白福也在下面。」木葉接著說。
「嗯—那待會兒一起去吃午餐吧。肚子有點餓了。打沙排的時候在集合就好了吧?」黑尾點頭,看著大家,徵求意見。
「好啊。」兩位女生同意且點頭。
「好喔!我滿餓的了!」木兔舉起手。
木葉也點頭,他並沒有特別什麼意見。
利耶夫很贊同且大聲說:「我想吃冰—」
「………嗯。」研磨只應了聲,然後看著前面。
影山接著點頭,他沒有出任何聲音。
「好啊。」夜久歪頭,然後視線從研磨身上轉開。
「很好—那趕快跳一跳吧。」往前幾步,黑尾看著快要排到他們了便說。


而菅原他們玩到一半遇到了緣下他們和音駒的犬岡等人,他們正在等候遊樂設施當中。
「緣下學長,到底是怎麼了?」翔陽追問的功力果真不是蓋的,他到現在還在在意影山為何去女生組這個事情。
「就是啊好歹也是我們跟潔子學姐一起嘛。哼。」田中噘嘴,也是抱怨個不停。
「沒錯沒錯!阿龍說的沒錯。」西谷也是用力附和個沒完。
面對這三人的音量和執著力,緣下是再也忍不住了!

「那是因為…」
「真的很遲鈍耶。」月島用那種疑似鄙視的態度看著翔陽。他打斷了緣下的話。
菅原在一旁苦笑:「嗯也是呢—」
「什麼!到底是什麼原因?難道、難道影山那個傢伙喜—」翔陽瞬間像是開通了般張大眼睛,看著在場的男生們,語氣像是「被我知道了!」那種得意感。
但是—
「才不是啦。」山口不太高興的打斷翔陽的未說完的話。
「…………」大地抓抓臉頰,一臉的困擾。
這個—複雜起來了啊。他和菅原、緣下交換了眼色:「日向,不是這樣。」
田中和西谷都盯著菅原:「菅學長,應該沒啥是不能說的吧?」


「是這樣啊!?」翔陽驚叫。
「………」犬岡瞪大眼睛,看著旁邊的芝山和福永。他們三人在短短幾秒內進行了閃電快般的眼神交流!
「什麼!」山本大吼,震驚排隊的所有遊客。
「……你閉嘴啦。」菅原滿臉的黑線。
山口一樣是心事重重而且不是很快樂的模樣,他沒有多說一句話了。
大地看著山口,接著又和緣下交換眼神:「…………」這下複雜了吶。
「原來是這樣嗎……」田中瞪大眼,反應和翔陽一致。
「是喔!影山那傢伙。不過這種事情還是交給他自己比較好吧?大地。」西谷倒是沒有很訝異什麼的,他眨眨眼睛,很直率地看著推手三年級們。
大地一愣:「呃這個………」對啊我們也是這麼想的啊,可是影山太—讓人擔心了。三年級們心裡想。

那並不是膽小,而是沒有頭緒。
對於愛情,影山君真的沒有頭緒的。所以他們才充當推手的,雖然貌似推出問題來了。菅原蹙眉。
然後,山口竟然說話了:「我也覺得給影山自己會比較好。」他的模樣仍然是悶悶不樂的那樣。
「………」月島沉默,看著前面。
「!啊嗯,是呢。」大地尷尬起來,他摸了摸微濕的短瀏海。
畢竟山口也是同樣的心情,那麼我們就要收手,這樣才「公平」啊。主將心想。

畢竟,接下來,我也是自己…自己要有動靜才可以了。山口心想,手悄悄握緊。
「連你也是啊。」月島是聰明的。他小聲這麼對山口說,他的表情很嘲弄。
「………阿月不一樣。阿月就是阿月。不過就算那種表情,你還是很喜歡谷地的吧。」看著他的側臉,山口勾起嘴角,這麼回應給他。
「!………」沒有回答,只是震一下,他嘲弄的神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彆扭。
「廢話啊,那是我們的重要經理。」最後,他這樣說出來。
山口只是笑一下:「呵。」而意味有些不明。


「我們沒有經理呢,所以沒有那種感情糾葛。」犬岡一臉正經,笑起來。
「感情…糾葛?」菅原念著這個詞,乾笑著。
「那也不是什麼糾葛啦?咦可是又好像是耶……」西谷反駁犬岡的話,但又驚覺,模樣很有趣。
「光是你們兩個對清水的保護也能算啦。真是的。」菅原無奈看著兩位二年級。
「哼哼…菅學長!潔子學姊是最棒的!」田中一臉「你不懂」的姿態說著。
「是是~」菅原點頭,擺擺手。
「確實谷地很可愛、頭腦又聰明,又很有趣!嘖影山那個傢伙真有夠不坦率耶!我能理解學長們的心情,要是我是你們我也會忍不住當推手吧…他那麼ㄍㄧㄥ!」翔陽說著自己的感想,然後想到了他們三人組的相處,有些激動的說。
「確實啊—不得說為了他緊張而且有點同情他所以就……完全是急死太監。」大地露出苦笑。
東峰在旁也是陪笑,搔搔臉頰。
「可是谷地應該沒有喜歡的人吧?」思及此,翔陽狠狠皺眉。那是啥意思大家也不是很懂。
全部的人都陷入沉默,然後隊伍終於是輪到他們了。

12

「嗯~好,研磨你就先下去吧。」黑尾忽然繞到後面去,這麼說。
「哈?什……」研磨抬頭又轉頭,看著身後的一群人。
夜久看著黑尾:「你想幹嘛啊?」
「沒什麼啊。好啦好啦,你先下去吧。」指指跳板,黑尾露出一慣的笑容。
看見那個笑,研磨馬上瞇起雙眼:「不要。你先下去啊。」
「?」夜久更疑惑了。這兩個人在較勁啥?
影山沉默,腦中思考著黑尾的用意。但他是思考不出來的。

「沒關係,我先!」木兔跑上前,揮開面前的黑尾,衝到跳板上!
「啥?等等…」黑尾睜大眼。
「不要跑啦很危險—」雀田被嚇了一跳,往前看。
「你在害怕嗎?」清水眨眼,靜靜說出口,她看著黑尾。
「當然不是!」黑尾秒答,不過臉上露出十分尷尬的表情。
「………哼我就先下去吧。下面還有人在等「我們」呢。」研磨忽然露出怪笑,貓眼掃過黑尾,立刻往前走去。
夜久似乎有聽沒有懂:「什麼意思?」
「是啊經理還在等我們喔。」木葉的話幫夜久解惑了。
黑尾的表情不是很好:「…………」研磨這個傢伙!
影山瞬間變成無表情:「……」
清水像是恍然那樣,她看著黑尾和研磨:「難道說……」
「嗯?」木葉看過來。
「沒什麼。」清水趕緊笑起來,然後搖頭。

「喂你沒問題吧?不要亂跳。」雀田站在後面,有些擔憂。
「哼當然沒有問題了!我老早就很想玩了!」說完,他很有自信的擺著架式。
眾人都站在跳板的後方看著。
雀田皺起眉,看著自家主將的模樣。就是你這樣說才更讓人擔心吧…蠢長角鴞頭。
而這個擔心往往都是正確的,幾秒後發生的事情是所有人都無法反應過來的。


「那研磨學長往前一點吧~第二個嘛~」高大的混血兒在矮小的二傳身後推著他,研磨毫無防備的往前了。
他踉蹌了一下:「利耶夫,別推我………」
地上很多水漬,一個不小心就會滑倒的。
「喂利耶夫很危險—」夜久就要上前去扯住學弟的手臂時,旁邊的黑尾不知道怎麼了,他跑了出去要阻止利耶夫。
「等等研磨…哇—」因為他跑的關係,還有地上的水,讓雞冠頭少年往前倒。
他像是要阻止利耶夫的行為,但嘴上是喊「等等研磨」讓人很不解。
「诶!喂!」雀田在黑尾往前摔的同步瞪大漂亮的雙眼。
「!」清水傻眼,看著眼前的畫面。
「喂你們…………」話還沒有說完,木葉就看見自己的主將被撞出去!
而站在跳板前端的木兔正要往上伸展時,他聽見後頭的騷動而轉頭:「怎…呃哇!」
他回頭,還沒看清怎麼了,只見研磨跌過來,而且似乎不只一個人撞過來而已?視線一個翻轉、全身懸空—

黑尾這一摔不得了了,前面的兩個人像是骨牌那樣子往前倒、滑出去,結實撞到在前端備戰的少年,然後………
他們三個人就摔出去了,跳板上是空的。
就這麼一個瞬間,大家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青白。
「啊啊啊啊——」


嗯?谷地和白福同時抬頭:「那是什麼聲音……诶诶!那是?」
「人!有人掉下來—小谷,先躲開………呀!咕」白福瞇起眼睛,然後趕緊低頭對她這麼說,但她被其他驚叫逃竄的遊客給撞了一下,導致她跌到了水裡。
谷地猛地往旁邊看:「小雪!糟糕……啊——」她慌張地喊,女孩沒有回應她,她感覺到很不對勁,再度抬頭,墜落的人的面容她看清楚了!
但完全來不及躲開。
巨大四濺的水花和聲響引人側目,周圍不停爆出尖叫聲。

黑尾整個人抱著跳板,一臉心有餘悸地看著下面:「………」真的是在一秒之內發生的事情!
他也滑摔出去,可是他並未跟著摔下去,他感覺到身後有一道恐怖的視線!
他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對不起………」
雀田冷笑:「該你跳了。」
「他們沒事吧?下面的經理也沒事吧?那個水花和叫聲不太好呢。」木葉往下看,但是距離太遠,根本看不清。

他們三個人落水的最後一幕是看見相同的—
人。
女孩驚恐的表情幾乎是放大好幾倍在眼前!研磨和木兔瞧得最清楚,在掉落的最後時刻,他們非常勉強的朝旁邊移!
才驚險的沒有撞到谷地。
然後他們聽見了不屬於兩位經理的尖叫聲,以及黑暗的畫面,他們在水裡頭。
「木兔君、研磨君、利耶夫君,小雪!你們沒事吧?」谷地的喊叫聲在泳池裡傳開。
白福因為被撞倒,還沒反應過來,他們三人又剛好落水,造成水像是巨浪那樣子的情形,她不只被嗆到還連喝了好幾口水。
「唔唔咳—」她的聲音鑽進谷地耳裡。
「小雪!小雪!沒事嗎?」她衝到聲音來源處,手忙腳亂立刻抓起掙扎的女孩,她也不顧自己被撞疼、滿臉是水還有些看不清,她是立即去拉起被嗆到的女孩。

「好痛………」木兔的聲音飄到兩位經理耳裡。
「謝謝妳小谷。長角鴞頭!你沒有摔傷吧?」先對谷地道謝,白福馬上抹掉臉上的水,也沒管難受的鼻腔,她下意識去關心主將。
照顧大家是經理的職務!何況是最重要的主將!
「沒……沒事。只是打到水的瞬間全身超痛的。喂你們兩個沒事吧?」木兔爬起來,甩掉臉上的水,看著跑過來的經理,然後看著還沒爬起來的研磨、利耶夫。
谷地看著眼前,鬆了一口氣,但疼痛感實在太痛:「咳咳…重力加速度果然很痛。」雖然谷地知道他們有勉強移開位置,但還是有被打到,她摸著左肩和左手臂。

「沒有…好痛,頭好暈。可惡的阿黑,他到底在幹什麼?」研磨勉強爬起來,抹掉臉上的水,看著他們。
利耶夫也爬了起來:「頭好痛。」他也是抹掉臉上的水。
「黑尾君?」谷地緩慢走過去,覺得疑惑,她看著研磨。
「妳受傷了嗎?」研磨猛地上前,盯著她的舉動。
「小谷妳怎麼了?」木兔和白福也轉過來,模樣非常緊張。
利耶夫也是瞪著大眼看著抱著手臂和左肩的女孩:「那裡很痛嗎?」

「咦我沒事…哎!為什麼會摔下來呢?」訕訕笑道,但還是痛的叫出聲,不過女孩是關心他們怎麼會摔下來這件事。
「我們沒事,只有打到水面的時候很疼而已。妳被我們撞到的話……」研磨覺得摔下來已經不是重點了,重要的是她受傷了!都是阿黑那白癡害的—他到底是想幹什麼?他更靠近女孩,看著有些發紅的部位。
「那是因為……」利耶夫看著這畫面嘆了氣,然後說出了當時在上面發生的小意外。

「腫起來了,冰敷比較好………」研磨皺了一下眉,想要做下一步的時候被天空上傳下來的叫聲給打斷了。
他們五個人一起往上看,說不出話:「…………」是黑尾。他跳下來了,那個白癡跳下來了,也沒管下面有沒有人就跳下來了。研磨咬牙,他反應非常迅速,他張開手臂,貼近谷地,將她往後推。
「研磨君…」谷地叫著他的名字,看著保護自己的二傳,身體一直往後退。
另外三個人也快速朝別的方向躲去,免得被墜池的人給撞到。

嘩—————
又是一記巨大的水花聲!

13

(海邊攤販)

「對不起…唔很嚴重嗎?」黑尾一臉歉然,走到正在冰敷痛處的少女,他的眼睛直盯著她的全身。
「沒事的,黑尾君,冰敷一下沒事的。」女孩一驚,抬頭,看著散發危險氣息的男人,慌張答道。
「嗯是嗎…那就好。」女孩異常慌張的反應他是看在眼裡,聰明的他明白原因是什麼,但他並沒有裝作無所謂,卻欲言又止起來。

研磨做出了嘆氣的表情,完全不搭理黑尾:「抱歉,仁花,妳要吃什麼?我幫妳點。」
黑尾一見研磨的行為後馬上瞇起雙眼,視線轉移到少年身上:「……」是怎樣?
夜久看著,沒有說話。

「還好不嚴重。會痛要說喔!」雀田碎念著,坐在女孩的旁邊。
「嗯!大家快點餐吧。敷著沒事的。」谷地先是對研磨笑一下,趕緊也轉頭看著擔心自己的女孩說道。


八個人紛紛坐好,四個四個對坐,也點了餐,大家便繼續閒聊—

「喂,研磨你怪怪的。」坐在谷地對面的夜久湊到旁邊二傳耳邊很小聲說道。
「?」研磨懶得出聲回應,只是歪頭表達不解。
「怎麼感覺你對小谷很特別?為什麼?跟天才一年級二傳有關嗎?還是山口?」夜久越看是越看不懂,他忍不住詢問。

真麻煩。「你想太多了。」煩死了。研磨只是很淡這麼回話,可是他整個給人的感覺就不是如此。
夜久不滿,這傢伙怎麼一直在躲避的感覺?而且說詞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喂我說啊…我問是因為很驚訝才問的。那個女孩和「排球」毫無關係不是嗎?」言下之意就是,研磨對日向那樣的互動是有原因的,但是對對方的經理這般特別是什麼意思?

研磨邊看送上桌的炒泡麵,掰開免洗筷,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我不知道。」這句話的語氣除了淡之外還有不耐煩。
夜久出奇的沉默了,然後他把視線轉移到黑尾身上,不發一語了。
大家的炒泡麵都同時送上了,而聊天吵雜的聲音是沒有減銳。
夜久完全想不出結論、看不出頭緒,他最後乾脆把目光放到對面的人身上。


「唔!好好吃!」谷地吃了一口後不禁讚嘆,小臉藏不住驚喜與喜悅,她還舔了舔嘴唇。
「對吧!鹹鹹的剛剛好,好香!」旁邊的雀田湊過來,揮著免洗筷。
「聽說飯糰也很好吃。」坐在右手邊的白福立刻就遞出了吃到一半的白呼呼三角飯糰,示意谷地嚐嚐看。
谷地露出了心動的模樣,十分可愛:「可以嗎?嗯—真的也好吃!」她輕咬一口後露出了更歡樂的表情。
四位女孩很高興的笑起來,好聽的聲音環繞在其餘四位男生耳裡以及心裡。
最後,對坐的四位男孩也微笑起來、最後大笑,歡樂的氛圍像是渲染開來那樣。

「不知道其他人吃什麼?他們在哪裡啊?」差不多快吃完的時候,谷地這麼說。
「這裡的攤販很多,不過都在這一排而已。待會兒休息一下就來去打沙排吧!」黑尾放下筷子,笑著說。
「好—我要吃冰!隔壁有賣剉冰!我先去…」高大的利耶夫突然用力站起來,使旁邊的研磨震了一下,後者立刻抬眼瞪人。
「喂不要這麼激動。」也坐在利耶夫旁邊的夜久這麼說了,他也是抬頭看著混血兒。

「啊我也想吃冰,利耶夫君,我跟你一起去。」谷地站起來,一手壓著冰袋,不好意思地搔搔臉頰。
「喔好啊!走吧小谷~」利耶夫很有精神的蹦離開座位,到了門口,對也站起來的女孩招手。
「我們也要去~」吃貨白福手腳也快速有動作,她高興地拉著谷地。
「嗯—我也要吃冰!赤葦和木葉要吃嗎?」木兔接著站起來,看著兩個同隊伍的人。
「嗯要。」木葉也站起來;赤葦是沉默一下,才起身,但他沒有說話,動作就表示了回答。
最後留著音駒的三人還有清水、雀田、影山還在攤販裡頭的座位上而已。
看著那幾個人的背影,研磨不禁露出了嘖的表情,他這下才很緩慢起身了。

「嗯?研磨也要去嗎?」夜久抬頭,他的炒泡麵還沒吃完。
黑尾托腮,嘴巴咬著透明吸管,瞥了二傳一眼:「……」
清水見狀,嘆了氣,戳了戳旁邊的二傳手:「影山君,你不想吃冰嗎?」
「诶?嗯好。」知道清水這句話的用意,影山臉上藏不出尷尬的邊站起來。而研磨已經走到攤販門口了,就要踏出攤販。
夜久看著這一切,露出了很呆愣的反應,他的筷子還停在半空中。
「怎麼了?」清水注意到夜久的反應和視線,這麼淡淡的明知故問了。

黑尾是看的懂的人,他目送影山的身影離開後,便說了:「原來是這樣啊,烏野的三年級。」事情真的超有趣!但是讓人不太爽。
夜久扯著嘴角,不知道此刻該說些什麼:「………」
清水挑眉,淡淡應聲:「嗯。」
雀田看著清水,美眸瞇起來:「什麼意思啊?」夜久和她的反應相同。
清水看著在座的人一下子,然後開口替不懂的兩人解惑。


「………是喔…是啊?所以研磨……」夜久看著對面的冷豔美女,下意識就將心聲脫口而出了。
黑尾很明顯頓了一下,他立刻眼神射向夜久:「研磨?」
「不!沒有!」夜久被嚇到,立刻住口否認。
「是喔!看不太出來呢。」雀田笑起來。原來那些都是湊合的行為嗎~
「嗯,不過重點仍然在影山君身上的。我們學長姐是很聲援他們兩人的。」清水持續淡淡說著,好聽的聲音像是優柔的樂曲似的。

黑尾吸著紙杯裡頭的冰涼西瓜汁:「聲援………嗎。」這是極致小聲的喃喃自語,誰也沒聽見。
可惡,這是什麼複雜的感覺?黑尾皺起了眉頭。
夜久笑了,放下筷子:「那不是很好嗎,真豐富呢。有女經理在果然就是不一樣。」此刻他能理解山本為何那麼吵著想要女經理了。
「好個鬼……………」黑尾下意識吐槽,眼睛變成死魚。

「?」他們都看向了黑尾,而他不曉得自己的音量是大家都能聽見的那種。
「沒—什麼。」主將馬上輕鬆扯出了假笑,揮揮手,然後繼續托腮、邊吸果汁。
清水沉默了。是說把自己隊上的私事八卦講給別校聽我在幹嘛啊?……算了。她又心想。


「你在煩躁啥?」夜久看著兩位女孩走出攤販後,頭轉向雖然坐在同張長板凳上但離自己有一點點距離的人。
只剩下他們兩個人而已了,那些人全都湊去吃剉冰了!

「你和研磨是怎麼啦?都不像平常的你們。」夜久繼續指控,他不想被當成局外人啊。
難道我漏看什麼了嗎?夜久皺了一下眉。
黑尾聞言,先是沉默幾秒,刷地站起來,動作極大導致空紙杯倒下,然後他抓抓雞冠頭,朝門口走去:「我也想吃冰啦。看會不會好一點。」夜久對於最後一句話是不解。


「………到底是怎樣啊?在意毛?」夜久愣幾秒後,語帶無奈、臉上也是,他也站起來。

TBC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靠邀)
這是要多角的意思嗎 這不是本意耶可是自然而然超自然就演變成這樣子了(無辜臉)
本人是主かげやち けんやち 烏野一年級組 青城やち..(抱頭)
混蛋我好同情小飛雄喔該死可是我真的好愛かげやち
越愛的打的都非常不理想好難過。我努力拉桿回來期待04吧^^
我的坑(檔案)一直都在桌面.........補到我死嗎(?)

Comments

啊啊啊!!好甜啊!!
影山和仁花原來可以這麼甜><
其實我是看了你的文才去看排球少年的
追完趕來看哈哈(仁花🌸🌸🌸
妳寫的真的很好又有趣啊

2016.06.18(Sat) 00:14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啊啊啊!!好甜啊!!
> 影山和仁花原來可以這麼甜><
> 其實我是看了你的文才去看排球少年的
> 追完趕來看哈哈(仁花🌸🌸🌸
> 妳寫的真的很好又有趣啊
謝謝你(抱住)其實我自己非常愛排球少年,一開始根本是打給自己看的而已因為知道絕對沒什麼人看仁花中心的同人文QQ
但我就是很愛女角(抱頭)所以一直持續沒有斷過都在打XDDDDD
仁花這個角色太萌了一看見他就感覺到了''就是他了!''這個想法/////
然後逛了P站,完全被かげ萌到死掉了////3<還有青城やち啊啊啊啊啊啊v-119
所以我很開心你因為看了文去追這部作品 感覺就是我的功勞!(不是)
哈哈你追上了嗎?(連載的)
我已期待死第三季!!!!!!!!!!我非常愛的漫畫是連動畫都會追(那真的很愛XD)
真的很開心真的有人一起喜歡仁花i-80我看了經理人氣排行他第三名我真的感動慘了!清水第一這是當然的(激動)太棒了排球少年!!!!兩位都有上榜都還是前三名!!!!!
然後也是我最愛的女角之一的五月也是前三名超滿足 女經理辛苦了最辛苦了而且最美最可愛了QQQQQ
抱歉我打超多字話很多wwwwwww(閉嘴)
謝謝你!我很開心你說好看很有趣!第四章一直擺在桌面哈哈打到一半而已!期末考結束會趕快完成並且丟上來的><
謝謝你的閱讀!

2016.06.18(Sat) 00:50       ã•ã¤ã ã•ã‚“   #-  URL       

我也是超愛仁花的啦!!!
一開始很愛日花,但多看看就都愛了
很感謝你寫仁花的文啊!!(好甜💕
因為很少人萌BG啊,不會寫文的人只好到處挖了嗚嗚或是看圖,或是腦中自己腦補哈哈,不會日文的BG糧又更少了……
我就是看到哪萌BG到哪(會不會被打哈哈
連載已追上!!!每週每週等更新吶😀
動畫也很期待十月啊!!!
看黑籃一開始萌黑桃(超少人的,但你寫的我都有看!很好看吶><
後來看到赤桃就心歸赤司了哈哈(太帥
但也是有五月都超棒的
期末考加油!!日檢加油!!!
更文慢慢來不用有壓力喔
我會一直都在的!!(不知在演哪齣哈哈
打了一堆抱歉…………
總之(仁花超可愛!)加油😄😄😄

2016.06.18(Sat) 01:16        ã•ã‚“   #-  URL       

木兔和雀田也是個可愛的亮點
這集的花好多哈哈
感覺如果真的有也很有趣吶
話說烏野的三年級們會有人喜歡仁花嗎😂😂😂(微期待哈哈

2016.06.18(Sat) 02:15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我也是超愛仁花的啦!!!
> 一開始很愛日花,但多看看就都愛了
> 很感謝你寫仁花的文啊!!(好甜💕
> 因為很少人萌BG啊,不會寫文的人只好到處挖了嗚嗚或是看圖,或是腦中自己腦補哈哈,不會日文的BG糧又更少了……
> 我就是看到哪萌BG到哪(會不會被打哈哈
> 連載已追上!!!每週每週等更新吶😀
> 動畫也很期待十月啊!!!
> 看黑籃一開始萌黑桃(超少人的,但你寫的我都有看!很好看吶><
> 後來看到赤桃就心歸赤司了哈哈(太帥
> 但也是有五月都超棒的
> 期末考加油!!日檢加油!!!
> 更文慢慢來不用有壓力喔
> 我會一直都在的!!(不知在演哪齣哈哈
> 打了一堆抱歉…………
> 總之(仁花超可愛!)加油😄😄😄
太好了也是愛仁花的夥伴!!!!!仁花同萌呀啊啊啊啊太開心啦超高興der!!!!
跟我一樣(爆笑)我最初是萌太陽花吃太陽花 然後往all谷方向發展i-80雖然只要我喜歡的女角我就是以他中心!
但p站太多萌物好物太好吃我瘋狂了/////3<除了自己本身就開許多cp的小門,但看到那些圖片更讓我高興!
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
哈哈搭配小仁花絕對是甜甜的(傻笑)他那麼萌(抱頭尖叫)第二季初登場真的萌慘了我(變態嗎)他跟繫心好好笑那笑點太可愛!
而且我真的好愛偏愛一年級組跟影山/日向/仁花三人組(拍桌)他們三人組滿多戲的真的!太愛古館了啦i-80
對對對就是超少人(無奈)本人是通吃可是老實說根本是一隻BG鬼我根本輕鬆就能雷死人炸死人XDDDDD
我喜歡的東西別人都很雷XDDDD所以我就自己在我的小天地裡面快樂,所以有人一起同樂同歡愛BG愛女角我非常興奮哈哈
我腦補根本補慘了然後趕緊打下來wwwww
我日文也很糟(傷腦筋)我都不敢講自己本科系(靠邀)我會努力的不管是日文還是文!!!
啊但是我是個超忙碌的人把自己搞很忙哈哈我喜歡的東西太多廚太多太廣超累的i-199
哈哈哈哈不會的我也是看啥萌啥!而且也是個BG主食者(握手)我會站穩腳步保護BG嗚嗚
好讚哈哈就是超愛所以連載/動畫都吃都看!排球就是超讚的一部啊i-175
就是我要第三季啊啊啊啊(敲碗)10月10月10月哇啊啊第二季最後一集看到日向影山仁花這三人組實在被治癒被萌到無法言語!
一整集都給他們三人演好嗎//////(喂)道謝到段太萌了啦受不了欸可惡的影山傲嬌咬咬(欸)
黑子的話我是先萌青桃(居然)後面就是跟著隊長走了!隊長最高!原隊長也是!都來!來來來來吃五月i-234(喂)
我也萌過紫桃(激動)這根本是姊弟!!!!!!!!(鼻血)感覺敦就是會咬五月吃五月解飢餓XDDD(人家才不會)
黃桃超好寫的(爆笑)超好發揮喔!甜的虐的都好好寫!俊男美女組合啊i-178
五月的文會讓人一直開坑一直開不停開(苦笑)赤桃結束的話我還會再打(停不下來會中毒XD)但cp很掙扎要哪個cp哈哈
超愛的女角跟誰都很ok完全沒問題的!就看自己最偏愛偏重哪一對而已 但全都一起上是絕對很ok!!!!(不)
謝謝你我會加油雖然我老了QQQQ(什麼啦)這裡跟三次元都會好好努力嗚嗚謝謝妳!我要怎麼稱呼妳?i-185
超開心妳回我的留言哈哈開心謝謝i-175而且這麼晚了居然還沒睡覺XD我看到好快回超驚喜的i-176哈哈
就要麻煩妳來刷刷網頁看我po文沒XDDDDDD
雖然手機看文比較舒服但是電腦的版面比較漂亮哈哈~~~~~
不會有壓力的啊我打這些幸福的升天XDDDD(不)而且想到還有人會看更有幹勁XDD謝謝妳啊真的><
妳會在我就放心了i-189太開心了!
我更抱歉我打成這樣XDDDD不用回我沒關係的妳有看到比較重要><
仁花最萌我會加油!好!v-207v-238

2016.06.18(Sat) 03:37       ã•ã¤ã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木兔和雀田也是個可愛的亮點
> 這集的花好多哈哈
> 感覺如果真的有也很有趣吶
> 話說烏野的三年級們會有人喜歡仁花嗎😂😂😂(微期待哈哈
雀田的cp主要是木兔或者木葉配XDDD這三人超萌我的天啊(暈)e-69
赤葦就是白福or仁花(尖叫)我就是主仁花哼哼雖然白福也好可愛吃貨好萌qqqq_qqq
真的有點脫稿演出而且複雜哈哈(喂)因為我喜歡寫研磨對仁花的心情的感覺 可是就會扯到黑尾嗚嗚(抱頭)我總是會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XDD劇情力超低XDDDD
感謝沒有嫌棄我我會把重點拉回來的嗚嗚(?)每次想打某個cp但是最後自動變成all cp我超困擾(別人才困擾)
我愛仁花的心太重了QQQQ(抹臉)
排球和黑子一樣會讓我不自主瘋狂生產根本停不下來 真的腦洞太多(灑花)
哈哈all cp的話真的會很有意思(挑眉)但愛久了會有主食的幾對 可是全部一起來也非常愛!
三年級嗎XDDDDDDD以前的文我有菅原仁花這種胡亂妄想(掩面)但是作罷了他們兩個的話被虐的會是仁花(?)
雖然這麼說但是還是免不了我不自主地給菅原疼疼仁花的設定(大笑)

2016.06.18(Sat) 03:49       ã•ã¤ã ã•ã‚“   #-  URL       

嗚嗚嗚妳回的真是太熱情啦!!!看了也很開心哈哈,有仁花文看又這麼好看真的很幸運和開心啦(跳針)嗚嗚我暑假會更常來刷你的文的!!在下週還有指考大魔王……唉(現在還亂亂混噗)不過只要一看仁花💓和排球少年就很開心哈哈!(舒壓
稱呼就超愛仁花的那個啦(一堆人)
我也是BG大主食者…all花沒關係的啦!赤花也很不錯!!(亂入)
影山對仁花悶騷又害羞就很可愛啊!!
完全可以想像影山抱仁花後臉有多紅哈哈!
加油~~~!!!
晚睡是美好的叛逆(欠揍)五月的文我也會快樂的期待的💞真的黃桃感覺最後黃瀨都會被虐,青桃黑桃也甜但赤司終究是最帥的(考生壓力就是大
加油加油加油(我也來去加油
跳一下海賊
考完來體會羅娜><我以前都萌魯娜哈哈

2016.06.21(Tue) 22:52       è¶…愛仁花的那個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嗚嗚嗚妳回的真是太熱情啦!!!看了也很開心哈哈,有仁花文看又這麼好看真的很幸運和開心啦(跳針)嗚嗚我暑假會更常來刷你的文的!!在下週還有指考大魔王……唉(現在還亂亂混噗)不過只要一看仁花💓和排球少年就很開心哈哈!(舒壓
> 稱呼就超愛仁花的那個啦(一堆人)
> 我也是BG大主食者…all花沒關係的啦!赤花也很不錯!!(亂入)
> 影山對仁花悶騷又害羞就很可愛啊!!
> 完全可以想像影山抱仁花後臉有多紅哈哈!
> 加油~~~!!!
> 晚睡是美好的叛逆(欠揍)五月的文我也會快樂的期待的💞真的黃桃感覺最後黃瀨都會被虐,青桃黑桃也甜但赤司終究是最帥的(考生壓力就是大
> 加油加油加油(我也來去加油
> 跳一下海賊
> 考完來體會羅娜><我以前都萌魯娜哈哈
對不起我太多話XDDDD(是憋多久)因為因為我真的很高興能聊BG跟仁花啊 幾乎這些根本不知道該跟誰說(難過)
大家都不吃仁花的啊哼他們都不懂(咬手帕)BG的美好wwwwwww
原來是高中畢業的孩子嗎w來看文超開心哈哈我是姐姐^.<(了不起ㄇ)指考加油QQQQ7/3也是我的檢定考日子(掩面)
一樣7/3一起加油吧因為妳也是7/3才考完v-345嘿嘿>.^
妳要讀什麼系?妳是哪裡人?我是台中v-349(開始騷擾)
排球超容易掉坑XDDD太好看了每個角色都是可愛鬼QQQ根本無法不喜歡!我現在還是一樣在坑裡!!強大的無敵的魅力哈哈
10月10月(興奮)/////
好的愛仁花的那個人XDDDDDD這樣叫也太蠢了XDDD(妳才蠢)
哈哈哈哈哈赤葦仁花我瘋狂萌過(掩面)現在我定下來了就是all仁花沒錯但是主影山仁花/研磨仁花 這兩對這樣(害羞)
私心一直抱著仁花的v-347
對啊他就是很笨(爆笑)只會排球什麼都不會腦袋還那麼笨XDDDD排球癡小飛雄/////(喂)
居然有人可以比日向笨蛋那那個人一定是飛雄莫屬XDDDDD他根本是實至名歸的大笨蛋影山(笑爛)
我會盡量快點灑糖的(抱頭)我都在亂寫哈哈真糟糕(喂)雖然我很喜歡虐文 但我應該都是虐男角(不要這樣)
超愛五月(噴淚)涼太就是虐虐的然後又是個大帥哥QQQ打他的cp我都會很矛盾ww到底要給他糖還是要虐他?最後變成虐了XD(欸)
赤司是王(舉牌)什麼都是他的!美女經理當然也是!(不)
隊長X經理這種設定太戳萌點了啊超犯規而且赤司又那麼溫柔那麼帥幹QQQ其他人比個屁XDDD不用比了啊嗚嗚(被圍毆)
好的!!!!!!!!!!一起努力加油加油到爆掉>.<
羅娜超讚的我也是主魯娜然後次要索娜但是羅娜地位和魯娜一樣了XDDD他一出場直接給娜美(幹)
沒想到最後這個CP貞的沸沸揚揚的啦超開心!!PTT上面有羅娜論我快笑死可是超驚喜XDDD
我知道可能真的不會魯娜結局但是羅娜真的很可以啊。超可以的(抱頭)一個腹黑傲嬌笨蛋然後遇上女王娜美/////
跟天然笨蛋呆瓜船長不同萌點XDDDD但現在的連載是魯娜黨的線XDDD
魯娜太多畫面太多太多了(跪地)超級愛怎麼這麼可愛可惡啦QQQ還有我也是二哥二嫂的鐵粉超鐵!他們絕對是要成家的我不管QQ
可亞拉就是二嫂他就是只有他是(冷靜)

要記得早點睡覺餒v-355v-356哈哈哈哈看到留言我就是超開心的謝謝你v-421
雖然我知道真的有人在看文不過有留言對我說話的我都看得一直笑很高興就是了~謝謝唷v-414

2016.06.21(Tue) 23:15       ã•ã¤ã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