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かげやち】Sunflower(02)

*慎入
*配對注意: かげxやち
*預計幾章未定。




5

那個天才一年級二傳……
大家紛紛下了車,分散開來,研磨看著忽然跑進自己視線裡的黑髮少年。
而研磨旁邊的夜久發現了這件事,再加上在車上時研磨好像也是盯著人家二傳不知道在看什麼意思的,自由人這下忍不住好奇心了。
「研磨,他怎麼了嗎?」


很顯然布丁頭嚇了一跳。
「呃?沒什麼……」
「是嗎?你怎麼用那種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人家?」自由人挑起眉,不太相信他所說的「沒什麼」。
「不…嗯,夜久學長,我是在想,那個天才一年……」
「喂~你們兩個在幹嘛?要丟下你們了喔!」黑尾的聲音從很遠的前方傳到兩人耳裡。
仔細一看,所有人已經離自己好幾公尺遠了。
「……喔。」研磨聳肩,雖然話被終止了,但他也沒有表示啥。他慢吞吞地往前走。
「………」不會吧,研磨、研磨他—那個研磨他竟然主動在關心別人嗎!而且還是別校的二傳手—
夜久並沒有想太多,但聽著剛才被打斷的地方,估計一定是這樣的吧—
研磨在關心別人啊!
夜久很感動。
但殊不知他完全地會錯意了。



飯店的位置位於遊樂園裡面,眾人打算先check in後去海邊,晚上去玩夜間遊樂園。
簡單的流程大概是如此。
「呃—那麼現在房間怎麼分配呢?」大地看著自家人問。
「日向—我們一起睡吧!研磨學長也跟我一起吧!」利耶夫很有精神的舉手,衝到日向面前。
「哈?為什麼我要………」
「喔喔喔!好啊!要幾個人一起啊?」打斷研磨的碎碎念,日向也歡樂的興奮起來。
「你們有在聽我說話嗎?」看著已經熱烈討論且決定好了的兩個人,研磨無奈說著。
「嘛,跟小不點一起睡不是很好嗎~而且還有那個天才二傳耶。」黑尾不懷好意的湊過來,笑著說。
那個一年級天才二傳—嗎。研磨不曉得為何看了谷地一眼,又看著影山。
到最後,夜久也被抓去和利耶夫一起了。


拿到房卡後,大家分批搭電梯,各自先去房間放行李、整理待會兒要去海邊的東西。
所有人的房間都在11樓,整層幾乎是被他們三校給占滿。
四位經理的房間是左邊第一間,隔壁是木兔和赤葦他們、對面是黑尾、大地他們。
放好行李後,谷地正要來準備待會兒去海邊的用品了。
「吶吶—小谷的泳衣!是什麼樣子?」雀田湊過來,搭著小小隻少女的肩膀。
「唔、很普通的。」谷地不好意思地翻出袋子,拿出來。
真的是一件很普通但很適合她、襯托出她的可愛泳衣,顏色是很舒服的淡鵝黃色。
「嗚哇—比基尼嘛!好可愛~而且還是繞頸的!」雀田哇哇地叫著。
「真的。顏色好漂亮,很適合小仁花!」清水也湊過來,露出很心動的表情。
「是啊。感覺更好吃!」白福也靠過來,盯著谷地白呼呼的肌膚。
「诶嘿嘿—是嗎?謝謝大家。不過泳衣不適合沒身材的我呢,但想到海邊就很興奮。」谷地抓頭,傻笑著。然後露出失望的表情。
「才不會!小谷這種的才真正是吸引男生的!待會兒就知道啦!」
「诶?」
「诶什麼!當然是搭訕囉—搭訕啊。」雀田握拳,燃起火焰。
「什麼?不、不行啦,我……」
「好啦~好啦~難得都來海邊了,當然要做些少女的事情吧!畢竟我們就是少女吧!」雀田開心的拍拍她的肩膀,轉身也整理用品去了。
谷地轉向清水,但清水只是笑而已,沒有說任何的話。
诶…什麼意思?嬌小的谷地一震。


叮咚—
「诶?他們已經好了嗎?」白福眨眨眼,轉向門口。
「我們去海邊的更衣室再換好了吧?」雀田沒有理會門鈴聲,看著其餘的三位少女說。
「去那邊再換吧。」清水同意,點點頭。
谷地歪頭一下,最後還是站起來,走去玄關,拉下門把—
「來了—嗚哇哇!」是木兔和赤葦。更確切的是—裸著上半身的木兔。
赤葦則是有穿襯衫,但沒有扣釦子,也是等於半裸的。
「小谷?」
木兔和赤葦都愣住了。看來這兩個人不知道少女嚇到的原因為何。
裡面聽見谷地的聲音,雀田和清水馬上跑過來一瞧狀況—
「長角鴞頭你也穿件襯衫吧?」看著自家主將,雀田挑眉。
「咦—才不要,好熱。」
「………」赤葦沉默。
「妳們沒有換嗎?」很疑惑的眨眨眼睛,木兔噘嘴。
「去到那邊的更衣室換~你們都好了嗎?其他人呢?」白福探出頭,看著來按她們門鈴的兩人。
「嗯,都差不多了吧。」語畢,大家就聽見開門聲。
「咦—為什麼你們兩個會在經理的門口啊!」山本語帶生氣的說,他的聲音遠遠清晰傳遍整條走廊。
「吵死啦,山本你給我閉嘴。」然後是夜久開門,探頭罵道。
無視背景漸漸吵鬧的聲音,雀田轉身走回客廳。
「那麼走吧~」


「吶,赤葦,小谷臉紅了耶。那一定是我身材太好了對吧!」忽然,像是想到了啥一般的木兔一臉正經地說。
「不是。」白福和赤葦異口同聲地說,連臉上鄙視的表情都一樣。


6

「好、好遠喔!」木兔看著手上的地圖邊抱怨。他裸露的上半身很明顯看到在瘋狂的出汗。
「因為是海邊浴場嘛,所以在整座樂園的最邊邊—」木葉舉起手擋住刺眼的炎熱陽光。
「你們什麼都沒帶嗎?」雀田走在自己主將旁邊,用很不可置信的語氣問。
「……沒有。」梟谷的男生們齊聲且遙頭。
「我可和他們不一樣。」唯一比較細心的赤葦晃晃手上的袋子,說明跟其他人的不同。
「不愧是赤葦,有赤葦就很放心。」雀田碎碎念著,她長嘆了一口氣—
她說了:「看你熱成這樣,給你。」綁著馬尾的經理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了開水,遞出去。


木兔轉了過來,臉上的痛苦表情消失無蹤。因為那瓶水。
他興奮的接過來,然後把地圖隨手塞給走在自己隔壁的木葉—
「謝謝!」
「诶?」這死傢伙。看著木兔看也不看他一眼邊將地圖塞給自己,木葉露出黑線,在心裡咒罵。他趕緊壓住了那薄薄的一張紙,免得掉到地上去。
走在木兔身後的赤葦沉默。還好不是我走在旁邊,我幫木兔學長處理的簍子也夠多了啊。
雀田看著恢復生氣的主將後,腦中又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她用很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問他—
「你有帶錢包吧?」而且她還淺藏「笑咪咪」的聲調。



看著前面不遠處「玩得很愉快」的梟谷,谷地不禁笑出來。
「怎麼了?」『被設計』走在谷地旁邊的二傳手問了。
「木兔君好有趣。梟谷的感情真好。」她看著施暴的雀田和哀號亂竄的木兔。
「嗯—谷地和他們很熟呢?」影山知道她有和他們的經理私下有聯絡,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不過是和經理們比較熟…但是,大家這趟結束後都會「很熟」了嘛!」女孩歪頭,然後轉向影山,露出了大大的笑臉。
「!唔、啊、嗯。」又撞見那抹招牌迷死人的向日葵笑顏,影山立刻轉開眼珠子,反應很口吃,露出了很不知所措的反應。
他總是不能「正視」那讓人醉心的「笑」——
他馬上就心跳失速的,逃掉了。
「影山君?」影山君怎麼了?
「沒、沒事。」他震一下,谷地看見他趕緊遙頭,不曉得在緊張什麼。
「唔…是嗎?啊。影山君也沒有帶東西耶,你要喝水嗎?」因為影山本身就高她很多,再加上他微微別開臉,她完全看不到他的臉。
然後她發現了少年是空手在走路的,便問了。
「诶我現在不、不會渴—」影山感到全身的血液都衝到了腦門似的,整個人不太好。
谷地聞言,馬上看向他。
可是—
「影山君,那需要、需要冰敷嗎?中暑、中暑的話就不好了,你的耳朵好紅—」
少女慌張的聲音清晰傳入所有烏野社員的耳裡。


「你們在笑什麼啊?還有為什麼不能走在他們旁邊(附近)啊?」嬌小的自由人看著前方離他們有些距離的兩個人的背影,忍不住發問。
「對啊,大地…為什麼啊?發生什麼事了嗎?」笨蛋之二的田中也接著問。
「所以說你們是笨蛋啦。總之別去打擾他們。」緣下馬上默默翻白眼,也沒有回答笨蛋二人組問題。
「為什麼啊!」還有一個笨蛋之三.日向翔陽,他擠到菅原旁邊,很大聲問。
「影山應該知道怎麼做吧?真是的。」菅原看著那可愛讓人發笑的互動,不小心碎唸出來了。
「?」翔陽更加疑惑,他直盯著菅原擔心的側臉看。
「日向,你如果再觀察個一會兒就會知道了。」清水笑笑的回答他的問題。
「觀察?」啥?大大的眼睛只透露著更多的困惑。
呵呵。清水沒有再說了,她轉回去,繼續走,繼續看著影山和谷地的背影。
「就是這樣。總之不關你們兩個的事。不要亂搞啊。」緣下笑著看清水的回應,也這麼告知這邊的二年級組。
西谷和田中一聽,都鼓起了腮幫子。
但另外兩個一年級組的就不是這麼想了—
「………」為什麼要幫王者啊?阻礙他還差不多。月島翻白眼,走在隊伍的最後面。
「……」不會吧…影山居然喜歡谷地啊—
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感覺纏繞全身,山口困擾滿面。
他走在月島旁邊,表情出奇沉默,沒有開口。



走在最左手邊的音駒眾人有的聊自各兒的、有的則是看了其他兩校幾眼。
「黑尾,怎麼了?」身旁的副將喚回了貌似在發呆的人。
「…啊。沒什麼,別校的八卦。」回過神,高大的刺蝟頭男子露出了不懷好意的露齒笑。
「什麼?」海愣了一下,接著露出了笑瞇瞇眼。
「烏野的天才二傳—」
「吶!黑尾學長,哪一個比較好?」山本猛地從主將後面冒出來,打斷了黑尾的話。
他一個人不知道在興奮什麼,黑尾也根本聽不懂這吵死人的傢伙在說啥。
果然…問題兒童就是都該丟給夜久來「處理」嗎—他露出了腹黑的笑容。
他可受不了這傢伙整天在耳邊哇哇叫,會煩死人的。
「……什麼東西?」黑尾已經青筋在跳動,他還在隱忍。
「烏野的經理嘛!果然還是可愛的……」他立刻被打斷話了。立刻。
「夜—久—」根本不想聽他講啥,黑尾直接喊支援。
「咿!」不用到一秒,山本的淒慘聲音開始此起彼落。


「……」利耶夫看著山本的下場,整個人都在發抖。
研磨完全無視所有鬧劇,他也因為黑尾的話而再度望過去烏野的二傳方向—
一年級天才二傳…喜歡那個經理女孩啊。
垂下了眼簾,布丁頭似乎也變成了「思考」的模樣。
正確來說,在車上就發現這件事的他,已經默默在腦中想過了。
可是,我為什麼會想?
關我什麼事………布丁頭震一下,回神,發現一張掛著壞笑容的臉,放大好幾倍在自己眼前!
「嗚哇!」血液二傳手叫了出來,往後退了一大步!



那麼,剛才阿黑發呆是在「思考」什麼呢?
恐怕也就是吧,要不是山本打斷他的話,他應該方才就會說出來吧。
「研磨?怎麼了?自從認識烏野的那些傢伙之後—」
「研磨就變了。這是好的方向啊。」黑尾退開,邊笑邊說。那是很意有所指的話和笑容。
但研磨不怎麼喜歡。
「我沒有。你想說什麼?」研磨皺眉,瞪著眼前的青梅竹馬兼主將。
「雖然大家是對手沒錯,不過還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而且我們(三校)現在是一起做青春的事情。」
「我們和烏野不常見面,既然這麼難得、又被發現了,就去跟著烏野他們「幫幫」天才二傳吧?」黑尾的「笑」越來越擴大,他早預到研磨的反應會是什麼了—
這樣不管用行為上、言語上惡整他人,這就是他最喜歡的啊。
他是個充滿惡趣味的男人。


「你自己去。那是他們的事吧。」眉頭皺更深,研磨沒好氣地說,還冷哼一聲。
「他們的事?那你想什麼?」黑尾勾起了極致邪魅的笑。那嘴角揚的很漂亮,也刺眼。
「……阿黑。」研磨這下完全鬆開了眉頭,他嘆了氣。
「?、?」黑尾看著他的反應,眨眨眼睛。有種不好的預感—
這種時候、這個氛圍—他瞪大眼。
研磨會總是讓他「閉嘴」。
「你也在想吧。雖然你背對我,但你那時候在發呆吧。一樣在「思考」的人才沒資格虧我。」
黑尾被反將了,而且他還被白眼了。

「…………」啊。


7

(浴場)

「你們在這裡等喔!」雀田對著梟谷的大家這麼叮嚀,尤其是看著木兔。
「幹嘛一定要在這裡再換啊…」果不其然,主將碎念了。
「嗯?」雀田一字不漏的聽很清楚,她給了主將一個「迷人微笑」。
「………沒事。妳們快去~」木兔立刻被一陣冰冷的風吹拂,他馬上乾笑。
白福也瞪了他一眼後,跟著走往女子更衣間去。
赤葦轉了回來,輕拍主將的肩膀。
意思貌似要他別難過。


「哇—要先玩哪一個好!」西谷已經很迫不及待了,他想碰水!想碰水!
影山看著四周,露出很心動的表情,一副坐立難安。
「阿谷,海邊果然就是搭訕聖地、天堂啊。我們果然是高中生!」田中仰頭大叫,滿臉的激昂。
「小聲一點。你要是惹麻煩就完蛋囉,田中。」大地走過去他旁邊,重重拍了學弟的肩膀一下。
「對啊我們可不會幫你們善後喔。」菅原也點頭,很認真地說。這兩個二年級笨蛋肯定會惹事…
不。一年級也是………菅原忽然定格在原地。
一見菅原經典式的腹黑笑,田中全身都發毛了。
「放心哈哈…呃,菅學長哈哈……」
月島一副無所謂的四處張望著,像是在觀賞似的。沒有理會二年級組的激昂心情。
山口雖然也很開心,不過他心裡仍介意著「影山喜歡谷地」這個訊息。
他的臉上像是愛恨在拉扯般的那種奇妙表情。
因此惹來了關注。
「山口?怎麼了嗎?」
「影、影山……不,沒什麼。」此刻問感覺會破壞氣氛,還是算了。山口看著來和自己搭話的二傳,露出了苦笑。
「喔…」影山還是一臉疑惑,但山口不說他也不會逼問,他便走開了。
但山口的視線忍不住就往他身上飄去—
那是種欲言又止而且複雜心情的視線和表情。



「…………」研磨轉開了臉,閉上眼,揉著太陽穴。
頭 好痛。
「怎麼了?太熱了嗎?」夜久馬上上前關心。
他大概就是和菅原一樣。
那種媽媽式的敏銳和觀察以及關心,細心又聰明。
「不。並不是。只是為什麼我們也要跟著等?我們又沒有經理。」那是因為他看見了山口的模樣,並不是因為天氣。然後他這麼低咕。
黑尾和研磨一模一樣,都有捕捉到山口的「模樣」,他走過來:「大家要一起玩吧,而且可以看見四位經理穿泳衣的樣子啊,也很好吧?研磨,多青春一點吧?」
那語氣像是在慫恿別人幹啥似的那種,但惡作劇占多就是了。
他收到的回答仍然是白眼。黑尾聳肩,一臉的不以為意且大笑起來。
「…不准笑。」令人火大的傢伙。研磨抬手,往他腹側一劈。
「噗!研磨你這傢伙……」黑尾沒有反應過來,撫著被劈的部位。
「閉嘴。」他走遠。
夜久一愣,也笑了出來:「你們兩個真的一點都沒變耶!」
呿。
走遠的研磨有聽見夜久這句話,他的表情瞬間陰沉起來。

(更衣室)

「小谷,換好了嗎?我想看看!」白福已經換好了—她是一身深藍色的比基尼,顏色很清爽且很符合這個地點。她站在一扇白色門板前,興奮喊著。
「唔…快、快好了,等等我喔。」有些緊張的可愛聲音從裡面傳出來,白福一笑。
「會啦,別緊張。唔哇,薰!好適合!」對著門板這麼說,白福的視線往右邊瞥了一下,驚叫出聲。
「咦—真的啊?謝謝,小雪也好漂亮!」高挑的雀田的確穿起來視覺上來說是非常好看的,她的款式是很飽滿的橘黃色相接的橫向線條成套比基尼,完全襯托出洋溢活潑的她。
「兩位都非常迷人耶,防曬擦好了嗎?」好聽的聲音從兩人的後面傳來,她們一起回頭了。
是清水。


她穿著的是紫丁香色的成套比基尼,是帶著誘惑、危險的紫。非常適合她淡冷又性感的形象—
估計男人們只瞄一眼便無法再移開視線了。
而且最重點的是—
「可惡,好羨慕潔子啊。」雀田回過神,抱頭。眼睛死盯著清水的胸前。
不論是身材、氣質,清水輕鬆擁有且發揮到最優!
「還有雪妳也是!應該快要C了吧!可惡~」忽然想到站在旁邊的夥伴也算是有料的,她撲過去—
「哇、才沒…住手……」兩個青春可愛的女孩玩鬧起來,笑聲和尖叫聲不斷響起。
清水眨眨眼,看著眼前玩在一起的女孩們,笑開了。


「我…我好了。抱歉,讓妳們久等—」谷地站了出來,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她穿著很適合她氣質的鵝黃色與淡橘交錯的比基尼,像極了一朵向日葵、就像是太陽那樣。
很舒服又溫暖的視覺效果。
這一眼瞧上了就會讓人不自覺湊上前、靠近她。
「哇呀呀—可愛、可愛死了!小谷妳最可愛!!」雀田秒尖叫。
「好萌,看起來很好吃。」白福亮了雙眼,撲抱上去。
「唔哇、謝謝妳們—」女孩明顯非常慌張。
「小仁花,超級可愛的。」這麼一來……真好奇待會兒影山的反應啊。清水也有些看傻了,她勾起笑。
「可是…我沒身材,真的有好看嗎……」重新站好,女孩垂下了小小的腦袋。
「笨—蛋。妳這身根本讓人就忘了那些了,太完美了。」雀田笑著,戳了女孩的額頭一下。
「謝謝—」谷地感動的淚眼汪汪的。
「不過要小心點喔,妳的是繞頸式的,玩的中途鬆了就不好了。」清水微笑,如此叮嚀。
「對喔…」雀田和白福一愣,都盯向了谷地的後頸處與背部。
「會的,我會注意的。妳們防曬擦好了嗎?」谷地認真的點點頭,然後想到了最重要的防曬工作。
髮型的部分,除了白福是短髮外,她們三位都是綁高馬尾的形式,而谷地則是習慣綁歪一邊。
歪一邊的高馬尾,這是一種萌點,搭配這身比基尼是絕配。也難怪雀田第一眼看見時超級激動的原因。
而且星星狀的髮飾也是亮眼的黃色,全身幾乎是一組的。

由於她們是分開換泳衣的,所以防曬擦到一半而已。
「還沒完全耶…對了,背部我們去外面再擦吧?剛好問問看男生他們要不要擦防曬?」雀田歪頭,想到了在外面正在曬太陽的一大群人。
「好喔。」白福說好。
「嗯也要讓他們擦比較好。」清水也點頭,看著雀田。
「好—那麼出去吧。」然後雀田往前走。
「诶诶—」谷地一驚,滿臉驚恐。
「真是的,別緊張。好好挺胸、有自信地走出去吧!小谷是最沒問題的!他們那群傢伙要是敢有誰欺負妳,立刻告訴我!」
「沒錯小仁花,也馬上來跟我說。」清水接在雀田說道,完全讓人安心了。
「好…我們走吧。」看著前面的兩位為自己打氣的女孩,谷地變成了笑臉,邁出了步伐。
「我也會保護仁花!」白福走在最嬌小的她右手邊,像個姊姊般疼溺的捏了她的臉頰一下。

少女的臉立刻變成了紅撲撲的愛憐模樣。

8

「吶,阿谷,有多少比基尼女孩跑來竄去啊?可惡真想加入她們。」田中一直盯著海灘上的許多成群少女們。
他已經看了接近十分鐘了。西谷也是。
「這個…我們待會兒就能潔子學姊玩了啊!」西谷也紅著臉頰看著成群的美少女們,口齒還不太清的說。
大地聽著這樣的對話,馬上露出死魚眼和無奈的表情。
「………」

「不是普通的熱耶…而且是不是更熱啦?」菅原無視位於自己周圍二年級組的對話內容,一手插著腰,抬起頭,另一手遮住太陽,瞇起雙眼,看著淨藍白雲的天空。
「是耶。不是錯覺,畢竟現在時間是最熱的時候啊。根本像是燒起來那樣。」旁邊的緣下對於那兩位的對話內容反應和菅原一樣,他接著菅原的話。
「天氣真—好……完全沒什麼雲。」月島也是無視的情況,他位於緣下學長不遠處,他也抬著頭,和菅原是相同的舉動。
「………唉。」山口則是蹲在月島後方幾步的距離,他十分洩氣,嘴巴嘆出了小小聲的氣。
豔陽直曬著蹲著的他,但他的腦袋很清晰。
清晰的讓他煩躁且嘆氣。
遭了。這到底是什麼感覺?臉頰趴在膝蓋上,山口閉上了眼睛,眉頭皺起來。
那是在煩惱事情的表情。
「…………」影山看著他的身影,一副的陷入思考。


是有發生什麼事嗎?這一路上、或者最近……?
對了,山口從剛才走往海邊的路上就很奇怪了,是因為—
「你怎麼了啊?影山,你的表情又好可怕了耶。」日向忽然大聲的對他嚷嚷,害他震了一下,斷了思考。
不用多說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呆子日向!呆子!你打斷我思考了啊!!可惡!我想到哪裡了?」他爆出恐怖的青筋,一把將他抓起來,對著橘色頭髮的男孩大吼。
「你、你幹嘛那麼炸毛!都來玩了,幹嘛還滿腦子想排球的事情啊?你在想比賽的事情嗎?」日向被抓起來,就這麼和凶暴的二傳對話。
「………呆子。我沒有在想那些。」瞪大眼看著少年幾秒後,影山冷哼,丟下他,而日向手腳快速的站好,並沒有摔跤。
這下日向又比方才更大聲了:「什麼?怎麼可能…那你在想什麼?表情那麼駭人。」
「閉嘴啦。…不關你的事啦,遲鈍的呆子。」又兇狠瞪過去,影山沒好氣的翻白眼,最後別開了頭。
「我才不—」
「閉嘴唔喔喔—白癡日向—」他現在不想跟他和平常一樣吵沒完沒了,所以才說遲鈍呆子!

菅原和大地、緣下都清楚聽見日向和影山的對話,他們三人很有默契地露出一致的表情和眼神,心中想的也是一致:你也是遲鈍呆瓜吧。



「吶,赤葦,待會兒一定要一起去玩那個。」雖然真的很炎熱,但單純的木兔的注意力都被多樣化的遊樂設施給拉去。
他指著一個大型綠白色條紋的、有十層樓高的高聳滑水道,這麼興致勃勃地告知身旁的二傳手。
「………木兔學長,那個有十層樓吧?」順著主將的指尖看過去,二傳手這麼開口。
但他並無拒絕,可能赤葦不會懼怕那種類型的。
「不愧是赤葦啊!一眼就換算了嗎!木葉,我們也一起去玩吧…不,大家一起去!小谷也—」眨眨眼,放下手,轉回來,木兔一臉高興地看著無表情的學弟。然後很興奮說道,可被打斷了。
「不可以,木兔學長。」赤葦瞬間斷了主將的話語。
「不行。」木葉幾乎同時和赤葦出聲。
「為什麼!你們幹嘛一直阻止我和小谷玩啊?」木兔很不開心的質問,他鼓起了腮幫子,像是在生悶氣那樣。
「那是因為你太沒神經了啦。跟那個混血兒一樣。總之,不要做出那種讓人想去阻止你的行為好唄。」木葉瞪大眼,隨便指了利耶夫一下,轉回來繼續看著木兔。
「我才跟他不一樣!赤葦!大家一起玩嘛!」木兔根本不曉得重點是啥,他反駁木葉的話,走到赤葦的面前。
「你不要死掉就好了。」赤葦已經不想浪費口舌和精神了,天氣已經夠讓人煩躁不已了。他沒有那種耐性和閒工夫繼續和主將瞎扯下去了。
沒想到木兔完全聽沒懂赤葦的「警告」:「我才不會玩到死掉勒,赤葦你是笨蛋嗎?」
木葉一聽,差點沒有摔倒:「木兔!我揍你喔?」

赤葦沉住氣,他爆出了青筋:「木兔學長,我說的不是遊樂設施。」
「…………啥?」木兔歪頭,露出呆呆的表情。
「我『絕對』不會去救你的。」逕自告知完,還加重了「絕對」這兩個字,赤葦轉身,沒有再理會惱人的主將了。


「好慢。好熱。」研磨也蹲了下來,他從山口身上移開了視線,他無視周遭全部的鬧劇,抹抹額頭。
站在研磨旁邊的自由人很明顯頓了一下,然後也跟著蹲下來:「吶,研磨,那個人怎麼了嗎?」
又是個敏銳的傢伙。研磨稍稍嘆了氣:「沒什麼。烏野的事情而已。」
看著研磨無奈的側臉,夜久挑眉了:「黑尾也察覺了是吧?是喔是什麼事?我看你們兩個都怪怪的,但還是稍些不同。」
「………阿黑什麼反應?」不答反問,研磨出口後愣住了。
為什麼會問這個呢?他這麼心想。可是沒有答案。
「就那種沉思的表情啊,跟你有一點相似。喂到底是什麼事啊?很複雜嗎?」「排球」上的事情有必要這樣沉默、糾結思考的嗎?是會啦,可是還是不同。這種感覺不像是在擔心「排球」。夜久被他們兩人弄得也在意起來。
「你在車上看天才二傳的時候、剛剛看山口的時候都是那種表情耶。有關聯?」自由人戳中核心繼續發問。
聽到這裡,研磨又沉默起來了,表情也是……
「你看又來了。就是像這樣。我很開心你主動會去注意、關心「別人」,認識烏野之後你就有改變了,可是希望不要發生什麼棘手的事情比較好。」夜久指著研磨此刻沉思又沉默的臉龐,他皺起了眉頭。


棘手?這個詞讓研磨忽然開竅了般—
「……好像是這樣。」他猛地站起來,留下了莫名其妙的話,然後走離夜久。
「诶?啥?咦?不會吧…什麼?喂研磨!」從平視到因為走掉的人而變成抬頭的姿勢,夜久叫著,跟著站起來,他看著那小小背影,滿臉不解。
搞啥?研磨逃掉了嗎?忽然,夜久想到了研磨此刻行為就像是「逃」一樣。他驚訝且困惑。


「…………」從頭看到尾的黑尾看著研磨的身影,轉了回來,貌似在思考些啥。
「又怎麼了?」身旁的海笑盈盈問道。他總是「就當旁觀者就好」的那種輕鬆和話中有話的詢問。
「事情可能變有趣了。」黑尾仰頭,將視線全都往上,這瞬間他不想看見任何「人」,他被刺眼的太陽光影響而瞇起雙眸。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經理們的聲音很有元氣的從所有人的正前方傳過來了。
三校混在一起的大家馬上就抬頭、轉頭、轉身—

………
………—
…………!!!!


「好、好厲害—」這是所有人齊聲這麼說道。
「等等、那是、這是、這是那個雀田嗎!」木葉徹底語無倫次,他竟然還揉眼睛以確認自己不是眼花或者作夢。而這麼行為和話語已經立刻糟糕了該經理的殺人視線了。
「清水好漂亮—」大地傻眼,那是真的傻掉。
所有烏野三年級、全員都沒有眨眼睛,就這樣看著「他們的」兩個「不同類型」的女經理。
「谷地超級可愛的—!」日向的眼睛變成閃閃發亮的樣子,他的反應也很可愛……。
「比基尼是神奇的東西啊。赤葦。」木兔看著四個女生,十分認真。鼻孔還流下了可疑的紅色液體。
「………」兩眼發直。 「…………」說不出話。 「☆#&*※」還有人不知道在講什麼東西。
「…………木兔學長,鼻血。」赤葦居然也恍神了,他慢了幾拍後這麼告訴主將。
「………」連夜久都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該說啥才好。這根本美的亂七八糟的—
而黑尾和研磨的視線自動被谷地吸引過去,完全的沒有保留。
「為—為…為什麼!我們沒有經理啊啊啊啊」山本驚天動地的嘶吼聲貫穿了整座海灘及浴場。

但似乎沒有人聽見這句宏亮的聲音。那是因為在恍神。


咚…咚咚………怦怦怦—
什麼?什麼………研磨緩緩睜大了眼睛,他感覺到了「異變」。
是心跳聲?怎麼會這樣?居然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而且還…
還越來越熱!少年緩慢往後退,他的眼睛想要移開卻移不開!
完蛋………了。


瞬間。
是瞬間。
幾乎是瞬間。
影山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並且體溫瞬間飆高。在看見了的那個同時已經飆到破表。
他的眼睛總是追著那像是太陽花、更是太陽的女孩,所以他很明白這是為誰心動的反應。
他已經分不清楚是太陽還是身體的了:「好熱……」

山口完全定在原地,臉上的反應是一覽無遺的!
月島鏡片後的眼眸也是緩緩的在瞠大:「……」真的沒有人能發出聲音。


「喂,你們發愣要到何時啊!我們在說話有沒有聽到?」雀田一秒破功,她殺氣騰騰直往男生群中心走過去。
「…!幹什麼?」木葉立刻就回神了,他像是感覺到有生命危險那樣而趕緊往後退,他睜大眼睛看著經理走過來。
「啥?」木兔也有反應了,他跟著往後退。
雀田這下爆出青筋:「喂你們幹嘛躲?沒有要殺你們啦。防曬啊防曬。」她白了都往後退的兩人,接著拋出了小罐白色的東西給木兔。
白福這下也走過來了,補充:「你們也一定要擦,是保護皮膚。」
不愧是雀田和白福,也就只有她們能治木兔了。其餘的梟谷社員都這麼心想。
木兔一聽,懷疑的低下了頭,盯著手上小罐的東西。
「懷疑什麼,快擦啦。」雀田的聲音又離木兔更近了,對方卻激動起來,嚇壞旁邊的木葉和前方的雀田。
「!」木葉驚恐的轉向木兔。這傢伙又幹啥?
「妳妳妳妳不要這樣靠近我,我—」
「你想死嗎?看久了就會習慣了啦!快擦。」雀田不太在意,沒有後退,她只是指著木兔手上那罐小東西,再次催促。
木葉忽然噗笑出來:「哈哈哈哈哈—」
「木葉!」笑聲沒有持續零點一秒已成了慘叫聲。
赤葦邊接過白福的防曬乳,耳邊聽著木葉的淒慘聲音:「………」真是笨蛋。
木兔馬上冷靜下來了,看見雀田施暴後,他已經完全免疫沒事了,他趕緊打開蓋子,擠出白色的乳液—


「……你們有在聽嗎?」清水淡淡地看著烏野的大家問。
「啊?」 「嗯?」 「诶?」 「咦?」這幾乎是同時他們發出的疑問詞。
清水嘆了氣:「這個要擦,是為了保護。」指指已經遞給大地手上的東西,她這麼說道。
這個樣子要怎麼讓人注意聽啊,別說看了,根本—
「潔…潔……」田中已經連名字叫不出來了。
「好!潔子學姊!」西谷露出陽光的笑容,一手拿過大地手上的東西,扭開了蓋子。
「………」阿谷好帥。田中定格。
影山則站在烏野人群的最外圍,他一直在看著谷地。
因為谷地是去幫音駒他們給防曬乳的,他的眼睛眨了一下,看不出情緒。
而出乎影山的意料,日向竟然興奮的蹦過來:「影山影山!谷地超可愛的對不對!比基尼真的很厲害耶!我們去找谷地吧!」
他一驚:「啥?等等、呆瓜日向,我會自己走……」這個混帳在興奮什麼?影山是被拖著走的,所以他如此心想。
「………」緣下和菅原邊抹著乳液,邊看著被拖走的影山。
月島看著被傳遞來去的小罐東西,他意外的轉頭對山口說了:「我自己也有帶,你要擦嗎?看那樣可能要幾分鐘才能用到。」
山口一愣,他眼神很不安定的飄向隔壁的谷地和跑過去的日向和影山:「阿月,我………阿月!我們過去找谷地吧!」然後他如法炮製,不由分說直接抓住了月島的手腕,大步往前走。
看樣子他是豁出去了,畢竟在上次那一次的青城戰之後—
他也已經不是I.H那時候的『膽小鬼』了。
這一點他的轉變可是全烏野都知道的事實—不,甚至是所有「對手」都知道的。



月島完全反應不過來,他看著強拉著自己往前走的人:「山口?你怎麼…………」
「我一定要主動才可以,阿月。我已經不是膽小鬼了啊!」不知怎地,山口貌似很激動而且很認真似的,月島完全一頭霧水。
「你在說什麼?你要幹嘛?不就是擦防曬嗎?」月島一連串的疑問砸過來,導致山口的回答頓了一下。
「我…我就是要找谷地擦防曬沒錯。再加上我有不可以輸的人!即便都是隊友可是—」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你也被日向那笨蛋傳染了嗎?」無奈打斷前方自說自話的人,月島皺眉,語氣很懶散。
他看著那很堅定的背影,那拖著自己走的堅定背影。
「不。『笨蛋』的話……大家都是。阿月也是。」山口很意有所指地說著,他的眼睛鎖定了那讓自己心動的鵝黃色身影。
「…………」根本聽不懂。月島懶得繼續扯下去了,而他沒有甩掉山口應該是因為他覺得面對別校的傢伙、即使是面對認識的別校的傢伙,還是得要好好「保護他們的」經理。所以他並無甩開。


「嗯…擦一下防曬吧。」不太好意思且很扭捏的遞出東西,谷地不知道該看哪裡才好。她也在等誰會接過這罐東西。
山本忽然大叫一聲,讓嬌小的女孩狠狠一震。他很完美的躺在地上:「啊!!」仔細看,他的表情還很滿足,不知道是幹啥。
夜久也回神過來,趕緊走過來,露出笑:「抱歉,別在意。謝謝妳。」夜久接過來了。
「對了…小谷很可愛。非常好看,很適合妳。」在女孩開口前就先開口,夜久覺得這話一定要傳達給她知道。
「!謝謝、謝謝夜久學長。」心狠狠跳了一拍,真的被稱讚了!太好了—還好真的不會很奇怪。女孩立刻臉紅。
夜久見狀,像是被傳染一樣:「不、不~哈哈哈……別客氣。呃—你們過來擦防曬啊~」趕緊移開視線,夜久轉身,高舉手上的防曬乳。
研磨回神以後,完全陷入沉默:「………」
黑尾則是挑眉:「嗯哼—」他走向夜久,然後他被音駒最問題的少年給撞了一下,這才他驚覺對喔還有這傢伙—
「小谷!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啦好好看啊真是的真的好好看超好看的好好看—」他那近乎兩米的身高就夠嚇人了,還這樣碎念邊逼近女孩,這不被嚇死才怪,何況又是「那個」谷地。
「!」果不其然,少女一驚,露出很慌張帶著害怕的表情—
「夠了啦。你在說什麼?冷靜一點。」黑尾傻了兩秒,馬上上去抓人。
「利耶夫,給我站好。」夜久森冷的警告就傳到他耳裡了,灰髮少年立刻站直。黑尾見狀,笑了一下,放心的放開手。
犬岡和芝山都很可愛的湊上去,輪流傳遞那小小罐的防曬用品。
福永在原地待著,他是想待會兒再去用也沒關係,他直盯著小小的女孩:「……」
他們每個人的確都很像「貓」,所以盯著人看的時候,被盯的人都會頭皮發麻、不知所措—
他看著女孩經典的反應。
「…怎、怎麼了?」谷地知道自己被誰盯著,她雖然有點害怕,可是並不是過分的害怕。她怯怯看向了福永。
這一看她才發現了男孩臉頰上有兩朵紅紅的痕跡。
他歪頭,十分像動物般的眨眨大眼睛:「…………可愛。」他說話了,真的說話了!
「!?诶?謝、謝謝……」谷地清楚聽見那個字,震驚不已。然後少女又害羞了。
福永竟然說話了。夜久和黑尾、研磨、利耶夫都有些驚訝,他們同步露出訝異的神情。
「那個……研磨君,你不想擦嗎?不擦的話會…」然後少女發現布丁頭都不動,她躊躇了一下子便走過去,聲音也是非常怯怯的。
「我等他們擦完。………謝謝。」研磨很明顯震了一下,他慢慢轉過來,看著她的眼睛,最後道謝了。
谷地眨了下眼睛,微笑了,不是那副緊張的模樣了:「不用客氣的。」
「嗯…」低音回答,研磨趕緊移開視線了,否則那張笑臉再看下去會—不太好的。

「谷地—!」幾乎同一時刻,日向和山口一起大喊邊都拖著影山和月島來到她面前。
音駒的大家都一愣:「………」真是很寶貝經理啊。
「日向、影山君、山口、月島。怎麼了?」谷地從研磨身上轉開眼睛,轉頭看著日向他們。
「谷地這樣超適合的!好好看,對不對?影山!」日向一直很興奮,不曉得在高興什麼,近看更讓他激動,他根本沒發現二傳的異樣。
忽然被點名,影山一驚:「嗯、啊,嗯!」日向這個呆瓜……!!他話都說不完整,何況這麼近看著她。
「謝…诶?」話還沒說完,谷地就被山口的大嗓門嚇住。
「對!谷地非常可愛!」山口接著大聲的說,完全和日向一個樣,只是他有著緊張和害羞。
「……」月島默默點頭,看著看過過來的經理,不同的是,少年彆扭起來。


山口他—
影山像是發現到什麼一樣,變成了思索的模樣。
「我們是來擦防曬的~」日向開心的說著。
「咦?清水學姊的沒有了?」谷地很驚訝,她看著說話者。所以才來找我嗎?
「不是。因為谷地很可愛啊,所以就過來找妳擦防曬!嘿嘿。」日向遙頭,還語出驚人,而且還理所當然。
「诶—這、這樣啊……在福永君那邊。」谷地又紅了臉,搔搔頭,她看著一年級組。其實她的內心超開心。
「喔喔—我也來擦了!」日向蹦過去,直看著福永。然後就是那兩人可愛的互動了。
山口和月島也走過去。


「影山君?怎麼了?」發現影山好像心不在焉,谷地本能的湊上去,想瞧清楚。
「唔!沒有…沒有!日向呢?」他差點就大叫了,影山瞪大眼且回神,趕緊找人。那只是掩飾的藉口而已。
「他們在福永君那邊。」指指不遠處的地方,谷地這麼告知。奇怪,影山君怎麼臉那麼紅?而且好像一直在後退?
一下子,影山消失在她眼前了。
「?」谷地歪頭,看著影山的身影。影山君到底是怎麼了呢?



「仁花。」少女被好聽低低聲音給嚇了一跳。
「诶?研磨君?怎麼了?」谷地轉身,看著高自己一點點的男孩。她露出很緊張的模樣,那是她對於外校的人一致的模樣。
「仁花覺得那個天才二傳怎麼樣?」研磨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行為到底是有沒有思考後才做…他真的亂了,他自己不知道。他就是問了。
「影山君?什麼意思?他怎麼了?」谷地完全不明白研磨的意思和語意,她盯著布丁頭,歪頭,很不解。
「我……」
「小—谷——!!」木兔的聲音打斷了研磨的話語,他立刻看過去聲音來源方向,表情皺了一下。
谷地震了好大一下,也轉頭去:「诶?」


「………」赤葦一臉陰鬱的看著跑掉的主將背影。
「算了不要理他,待會兒雀田會將他抓回來的,但願他是活著的狀態。」木葉已經放棄管制木兔的行為和笨個性了,他伸了懶腰,看著天空,瞇起了眼睛。
梟谷的經理和清水正在互相擦背部的防曬—
這種美麗的畫面惹來眾人的視線,包括陌生人的。



日向他們(一年級組)和音駒的大家都因為顯眼的木兔都而看過來:「?」貓頭鷹又要幹啥?
大家的動作幾乎都停住了:「他真的很大聲耶。(聲音)」有人這麼無奈抱怨。
「我來幫妳擦防曬喔—」這個傢伙又語出驚人了,他真的讓人很懷疑他究竟有沒有三思而後「說」?他知道自己在幹啥嗎?愚蠢笨蛋主將!
谷地嚇死了,說不太出話,她下意識往後退,看著正在奔跑過來的高大男子:「不、那個—」她有聽錯嗎?木兔君說什麼?


赤葦的臉上露出黑線:「…………」他想到剛才的事情。

(回憶中)(就在剛才而已)

「嗯?妳們也還沒擦嗎?」看著三個女人互相抹來抹去,木兔摸著下巴,貌似在擬定啥一樣。
「剩背而已,你們不是也互相擦的嗎?背自己又擦不到。」雀田邊擦抹清水的漂亮背部,回答他。
「嗯—對啊—所以說小谷還沒擦嗎?」木兔點頭,沒說什麼,然後馬上提到谷地。那好像是本來就預謀好的似的。
「還沒啊,幹嘛?…喂木兔你—」雀田話還沒講完,木兔就跑掉了。
他膽敢在雀田話還沒說完就跑掉,這說明了他將大難臨頭。
是真的臨頭。

(回憶結束)

完全沒聽完經理說啥的木兔現在正在朝谷地的方向奔跑。
研磨露出很不敢置信的表情:「不用理他。」他這麼告訴正在後退的少女,一邊看著衝過來的木兔。
「喂—木兔,給我住手。由我來擦。」黑尾算準了秒數,他舉起手,準確地勾住就要跑過自己身邊的人的脖子,用力拉近自己,並且也跟著語出驚人。
他這麼說的時候,臉上是很狡詐且玩味的,讓人猜不透。
「嗚哇哇咳咳—」高速快衝硬生生被截斷,木兔痛苦地抓著勾住自己脖子的那隻手臂,拍打著。痛死了!


阿黑在說什麼………研磨看著這個用勾頸攔住人的畫面與黑尾說的話,他是完全不理解。
赤葦在有些距離的地方徹底愣住:「?」黑尾?
烏野一年級組都聽很清楚,他們四個人都回神,走向黑尾—


TBC

希望你們看得也覺得很有趣很帶感^^
雖然打到想睡頭痛但還是這樣生出來了謝謝^^
腦袋好多東西,我好努力想權描述出來(死)
目前很努力填坑邊全力追火影當中........(我看超慢(´・_・`))
祭櫻真愛。別再多說了。
我愛櫻姑娘的,櫻姑娘是後宮無窮且暴力ㄉ櫻姑娘ヾ(o´∀`o)ノ
all櫻派但是我主吃 > 祭櫻/佐櫻/鼬櫻/曉櫻
次愛 > 卡櫻/鹿櫻/蠍櫻/all櫻(櫻姑娘中心)
超努力追火影是為了日後,有朝一日將我爆炸愛的櫻姑娘cp打出來並且丟上來
這是下個我的目標我的任務(認真)
雖然我的坑根本就填不完。

Comments

好多角色都好可愛啊(仁花啊!)!!!(激動
木兔的鼻血福永的臉紅赤葦日向…………
影山研磨黑尾…………好可愛啊!!
整篇很有畫面感啊!!
辛苦了啊!!加油!😁😁😁

2016.05.20(Fri) 21:37        ã•ã‚“   #-  URL       

Re: タイトルなし

> 好多角色都好可愛啊(仁花啊!)!!!(激動
> 木兔的鼻血福永的臉紅赤葦日向…………
> 影山研磨黑尾…………好可愛啊!!
> 整篇很有畫面感啊!!
> 辛苦了啊!!加油!😁😁😁
謝謝謝謝你啊啊啊啊啊啊我也很激動!!
等我的第三章啾咪❤️❤️❤️好高興你喜歡 不嫌棄小仁花
有畫面感就好嗚嗚我會更加油的^^好開心你的閱讀喔喔❤️
研磨真的可愛福永也是////這兩隻真的萌慘了!影山排球癡也是😘😘😘😘
真的很高興你的留言!!我們下章見😍

2016.05.23(Mon) 09:50       ã•ã¤ã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