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Gintama x 沖→神←土】你不是真正的快樂(短篇)

*沖田單鍵頭神樂土方單鍵頭神樂
*單鍵頭 單鍵頭 單鍵頭

*短篇 短篇 短篇
*謹慎 謹慎 謹慎入

*五年設定



1

沖田總悟一臉若有所思。
自從又看見那女人憂鬱滿滿的神情後,他又是一臉的思考狀態。
『我們的大將回來了,可是他們大將永遠都不會回來了。』
會不會有一種的可能?
那就是老闆其實一直看著他們?看著我們?看著大家?
—以不知名的形式。

是什麼時候一切都改變了?
就是「那個人」走後開始的吧。



「leader,別難過了。」左眼綁著繃帶的男人這麼關心著。
「你覺得那傢伙又會醉倒在哪裡呢?五年了。那個混蛋又想要自己承擔然後自己消失到哪裡去?」
「這裡已經是被拋棄的星球,留著就只有笨蛋和流氓而已了。」藍色的漂亮眼眸裡流下了淚水。
是啊。什麼都改變了。什麼都。
桂吐出了一口菸,看著前方。
「放心吧。那個傢伙……只是行蹤不明而已吧。」他就只說了這麼一句話而已。
兩人沒有再說話了。
這是她第一次真心覺得銀時這麼混帳。
『要是小銀你不在了,就算活下去也沒有任何樂趣阿魯!』
『……沒有樂趣……也好啦。即使是這樣,我還是想要你們活著啊。』


男人煩躁地又點了一根菸,大量的尼古丁吸入了肺部—
「呼—」
為何那麼揮之不去?
那個模樣是怎麼回事?
其實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是所謂的敵人吧?
並不是那種膚淺的關係吧?是吧。
是。
但無法保護「朋友」的我們又算什麼?
行蹤不明五年的人是死了?還是還活著?那個傢伙的話—
肯定不是那種場面的吧。
親眼看著他們轉變的我們、無力改變的我們……都是這麼的可憐。
妳的改變一點都不適合妳啊。
幹什麼勉強說一口標準語?個性幹什麼彆扭成這副模樣?以前那個小孩子呢?是誰把她給藏起來了吧—
總是和總悟見面就大打出手的那個小女生去哪裡了?
沒有被改變的就是—
還是對著我「十四」「十四」的叫吧。


什麼也做不了。自己沒有那種資格與地位。
一切都如此事實、如此清晰。
像這樣沉默陪伴在身邊,對她來說,就是最好的了吧?
什麼都 不說
就是最好的吧—。是吧。
他的長髮就和她的長髮一樣。
一樣的美麗。
視線瞬間就被長髮給吸過去。
如果可以的話,不只頭髮,他想要一切都和她糾纏在一起。
纏到無法解開的程度。
如果可以的話。

沖田總悟坐在窗邊,手持小酒杯,小口啜飲著。
風吹得他的瀏海、馬尾飄逸著。
我最固執的地方
就是妳。


fin

五年就是很好發揮www
單鍵頭的文我也是很喜歡^^
目前正在生產排球還有3zヾ(・∀・)ノ
這個月下個月絕對要產很多很多文(´・Д・)」
暑假也是 但願暑假能高產ヾ(o´∀`o)ノ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