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Gintama x 雙神】一無所有且停滯不前的你(短篇)

*很短
*慎入
*不太算是雙神






0

『你所渴求的最強 也就只不過這樣而已』
『你連 他的假髮都摘不下來。』
『我說過了,不管多少次,我都會阻止!』
『我們是不會被摧毀的,就像不論你如何掙脫,神樂都不會放開你的手一樣,我們也不會放開神樂的手,不會放開大家的手。
所以不論是你們(家人)還是我們(萬事屋)都不會被摧毀的。
神威先生,請您收起拳頭吧。』
『神威,你會明白的。當你回首時會發現……你一無所有。』
『你認識的那個妹妹,也已經不存在了啊!』
『神威,沒有改變的就只有你而已。你根本 就沒有變強!』
『跟你被爸比拋棄、哭鼻子的那個時候,跟你在媽咪面前、逞強的那個時候,根本就毫無改變,你不過就是被媽咪拋棄,被大家拋棄,在那哭著鼻子逞強的—
我的愛哭鬼大哥罷了。』

「你沒聽懂我的話嗎?我叫你們別擋路!!」神威聲嘶力竭地大吼。

1

「聽不懂話的人是你,神威。搞不清楚狀況的也是你,神威。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麼人還是你,神威。」
神樂冷淡的聲音響起,她看著不遠處的男人的背影。
「我已經說過了吧?你認識的那個妹妹也已經不存在了。我也說過了,你幹幾次,我就阻止幾次。聽不懂的人,是你。」
「一成不變而且停滯不前—那就是你,神威。這麼多年了,你到底在想什麼呢?我會繼續阻止你。你完全搞沒懂拳頭該揮向誰。」
「……」
「你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已經在逃。躲避家人、甚至是躲避—事實。就只是這樣而已,神威。」
「如果用嘴巴說說不聽—那不管幾次,你想打幾次,我就會用你的方式告訴你—把你給打醒,神威!」
「是嗎?妳不要再在我的面前了!」神威衝了過來,舉起傘,對準她—
神樂比他更快,在他開始跑的時候就有了反應,她瞬間出現在神威面前,她很近看見了神威愣住的表情—
「抱歉。我不可能會讓你過去,你就來把我給殺了吧。」平淡說完,神樂灌注全力的一拳就朝神威的臉頰打下去!
一瞬間,男人的身體被打遠好幾公尺並發出了巨響。
看著石塵灰屑的前方,神樂又說話了。
「真的太可憐了。回來吧,神威。」閉上眼,睜開,少女衝了過去!
「妳 沒有用。」清晰帶著冷冰冰的聲音響起了,神樂愣了一下,被一團灰裡頭衝出來的少年狠狠打飛出去,直直飛落到另一端。
「什麼都不懂的傢伙……」
「不懂的是你!!神威——」狠狠打斷神威的話,神樂不知道何時再次出現到他的眼前!
女孩快速舉起傘,抵住了神威胸膛的地方—
「唔咳!—!」又是一陣巨大的聲音,伴隨著落下的男人響起!
「你連我都殺不掉了,還再妄想要去砍了爸比?再過來啊!不擋下你我就不是神樂了!」神樂冷笑一聲,看著被自己轟出去的男人。
「那又如何?神樂……殺了母親的人毫無疑問就是他。母親已經不在了,只有我和他其中一個人倒下,我們才能夠結束。」神威站了起來,露出了森冷的神情,用很低沉的聲音說著。
「所以我說你聽不懂。神威…你這幾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是無意義。明白嗎?」
瞪著神威,大吼出來,神樂再次奔過去—
神威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他不是那個一直面帶微笑的殺手。現在他是個—
他看著朝自己跑過來的女孩,表情變得更兇狠,他舉起了傘—
「拜託妳……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不要擋我的路—神樂!」對著衝過來的女孩怒吼,神威帶著傷痕累累的身體開炮了,毫不遲疑的。一點也沒有遲疑!
碰碰碰—
神樂瞪大了藍色的眼睛,看著朝自己飛來的子彈!

2

然而,神樂再度明白了一件事情。
憑自己是無法讓神威清醒的。自己是那麼力量薄弱,或許這種薄弱的程度就像是在神威眼裡的自己那樣吧。
自己明明身為他的「妹妹」,卻無法讓兄長理解到他自己的錯誤。這是什麼意思?是啊,那麼又為何會做兄妹?
小銀不是外人,他若是能讓神威明白到自己的愚蠢和錯誤的話,她絕對不會有怨言。一點點的都不會有。
因為小銀說了—
『我們跟你們不同,並沒有什麼血脈相連。
但是,我們是住在同一屋簷下,吃著同一鍋飯,一直以來,為了同樣的事而歡笑、憤怒、哭泣的……
萬事屋。』
『我們為了這傢伙而行動 不需要任何的血緣理由。』
他可以嘲笑神威口中的「另外的家人」,但實際上是這麼回事沒有錯的。但他要讓神威這笨傢伙明白—
明白該住手了。
都已經 夠了吧。已經痛苦、發瘋這麼多年了,不現在改過來,是要等到死的那一天嗎?
銀時露出笑容,看著面前的—愚蠢『兒子(大哥)』。
「小……小銀…」神樂念著銀髮男人的名字,眼淚撲簌簌流下來了。她的一切、她的堅強—
總是會在、能在銀時出現的瞬間全都化為空氣。
這是為什麼呢?她自己都知道的。神威就是對她「這樣重要」所以才……
所以才不論幾次 都會阻止他!
包括他可能會取走—坂田銀時的性命。
她仍然會永遠阻擋在他的前方、路前的。
直到神威能理解到自己愚蠢跟可憐的地方—的那個時候。



-Fin

神威是個很可憐的角色(嘆氣)
真心可憐。(苦笑)
越追越看就是滿滿給我這樣的感覺!
而銀時是一生好男人(哭奔)
他要逃避到何時呢?他能否真心理解這一切?還是說他會走向死亡呢?
不得而知,空知還在畫。所以我看的好感嘆(!)
神威的想法神威的壓力神威的做法神威的選擇道路都讓人哭出來
回神的時候就已經哭了。是真的。那就是因為.....
他太可憐的關係。
面對他逃避的人 笑不出來對吧。明明是那個神威。
對,你就是笑不出來喔,表情還很恐怖,像是隨是會崩潰一樣。
你就是可憐 就是對於那些是笑不出來的

你根本不知道根本就不理解!
何止是被拋棄而已?他就是那種 一無所有 的人。
很明顯他自認為還在的東西還不變,殊不知回頭看去,什麼都沒有了而且改變了。
那他自己呢?就是一成不變又停滯不前的可憐蟲而已。
誰來講都完全講不聽。只好銀時來扭轉這傢伙的觀念了吧。
這是很認真的事情,並不是什麼萌什麼中二設定...太貼近現實了。
他選擇一人的道路持續做沒有意義的事情,自己還一直捍衛著那錯誤的東西....
該回來了,神威。你真的該回來了。


這麼悲哀是會感染大家 所以就哭了
「神威,當你回首過去,你會發現你的道路上,一無所有。」這句鳳仙的台詞充滿暗示。
就是因為知道你的壓力你的原因所以看見你選擇的路才會這麼難過
已經不求被治癒了,已經被虐習慣了...不知道神威的下場會是什麼呢。
就是因為都知道 所以格外悲哀鮮明的可憐。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