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自創系列】《線香花火》06

11


綠 涼太今天的崗位是包廂服務。負責六樓。在員工休息室打完卡後,便下到了今日負責的樓層——與上早班的同事簡單交接完後,開始同樣的工作內容⋯⋯


🎤🎶


天色漸漸暗了、夕陽已經不見。三名穿著低調便服、戴口罩的男子站在新宿車站某號閘門出口處,都低著頭在按手機。看來在等人。

酒田皺了皺鼻子,遲疑了一下,湊去瀨戶耳邊:「吶。你有看live那天芊的Twitter嗎?」

「哪一則?」那天發了不只一則吧?是指哪一個?

「晚上啊!結束的時候。正確來說,是他弟弟——」

「那個啊!有!有有有!「家人照」見怪不怪⋯⋯但好像有一個男的——」瀨戶馬上知道酒田在說什麼事了,激動的都差點兒跳起來。顯然也是個很「關心」堂芊語動態的人。

酒田點點頭,便很用力的說、表示激動:「嗯!我跟你說,那個叫做「涼太」的男人好像是「前男友」喔!」說到最後,還瞇起眼睛。

瀨戶愣了半秒:「前男友?你們也是這麼分析的嗎?」看著酒田,男人挑眉,沒有太大反應,只是「確認」。

「你們也是嗎?」酒田也看著他,芊語的事已經不是秘密了,因此才如此「自然」的對話。

「嗯!和東歌他們續攤的時候,有討論到⋯⋯結論也是「前男友」!」瀨戶想到了當下所有人看到後的激烈反應,覺得好笑,洛洛、蒼、夏明、星吹都high得差點把店裡的屋頂給掀了,倒是東歌很冷靜⋯⋯可能是因為比較年長?

酒田皺眉,接下去說道:「她會不會人太好了?前男友都放任這樣騷擾⋯⋯」碎念,圓圓可愛的眼睛還瞇起,表示不滿。

「騷擾?為什麼?搞不好變成朋友了⋯⋯」看著酒田,瀨戶歪頭。網路上那種回覆、互動,會是「關係很糟」做的嗎?

「那個男人明明沒有什麼跟芊、還有芊的家人互動吧?突然的回弟弟的貼文肯定是不請自來的嘛!「朋友說」根本不可能!」酒田睜大眼、猛搖頭,把事實說給他聽,讓瀨戶知道「前男友」絕對是「騷擾鬼」!而且——

「那個男人還喜歡芊喔!一定是纏著人家、想複合!」補了這句,酒田擺出不屑的表情、還哼一聲,眼神藐視、白眼。顯然對於這種狀況很不喜歡。

瀨戶愣愣的,說道:「那這樣⋯⋯她會不會有危險?」有道理!等會兒把這個事情傳去群組!

酒田嘖一聲,「應該不至於。那個嚴重姊控的弟弟就是基本防守了!對我們也是不友善⋯⋯」覺得無奈,配了幾個白眼說道。

「什麼意思?」瀨戶皺眉,沒有聽懂。

「那天,我們要去慶功、準備去坐車的時候,看到芊和弟弟還在正門,還沒離開!軟就想說問問看要不要一起去吃飯?結果弟弟氣炸了!非常保護芊!瞪我們、警告我們「不要靠近姊姊」這樣⋯⋯」想到這件事,酒田就有氣,因為覺得無辜啊!既然對方已經先帶刺蝟了,那他們也不是好欺負的啊,不要靠近?那他們偏偏要黏住咧!怎樣🙄️

瀨戶卻笑出來,好像覺得很好笑:「什麼?是喔?那我去邀她來家裡作業,弟弟不就崩潰?」似乎被勾起興趣,男人惡質的笑、腦袋裏想了些畫面。這件事更值得說!等會兒也傳去群給他們知道!

「對啊。正經的事情不能做、不正經的也不能做!弟弟這樣不行啊!我們要想辦法對付、收服弟弟!」酒田說得振振有詞、很有道理的模樣,摸摸下巴,覺得困擾、「弟弟關」難過啊🤔

瀨戶瞇起眼:「不正經?你們想對人家做什麼?」馬上被「不正經」給吸引,男人盯著酒田,想聽聽是什麼答案。

酒田哎一聲,覺得瀨戶很笨,「一起玩、一起吃飯、一起聊天、膩在一起、變成親友啊!怎麼可能放過這麽優質的女人?怎麼可能真的只跟她在音樂上來往啊!」說得激動、儀征言詞,伸出手,戳了幾下友人的手臂,表示想得到認同。

男人瞠大眼:「對喔⋯⋯有道理欸。」成為「親友」才是核心吶!還以為真的是什麼「不正經」的事——這個「親友說」,瀨戶他們其實也有想過、想做。不過酒田剛脫口而出的「不正經」是真的指不正經吧!身為男人,不會不知道,但此刻並沒有拿出來講,打算都自己進行自己的就好⋯⋯

酒田話題一轉,馬上到了男人間都愛的事情上!便說:「而且還有一個秘密,跟你說喔!」

「什麼?」瀨戶笑了笑,想想這個「秘密」能不能傳去給東歌他們知道?的期待他會講什麼。

「芊的身材很好喔!是極品!E cup喔!」在瀨戶耳邊窸窸窣窣,酒田邊講、自己很high,還是控制不了男人的「天性」:「纖細!大胸部!好想抱喔😭」這樣發表,男人扯住瀨戶的手臂。


?!!瀨戶馬上反應很大的看著咯咯笑的男人、一看就知道在幻想:「E?可是live 那天看不出來啊!」注意力馬上被「胸部」話題給帶走。想起那時她穿著衣服,好像——

「因為那T恤太寬鬆!是真的啊!接下來不是快夏天?一定要約她去玩水!這樣她就會穿比基尼了啊!」酒田開心的說著,腦筋還直接動到了三個月後的七月!那麼嬌小可愛、身材豐滿!這樣的極品抱起來是什麼感覺呢?真羨慕跟她交往過的男生們!不只「抱」了,更親密、更快樂、男人都愛的「事」——一定上天堂了啊😭很會想有的沒的,酒田表情多變,一看就不單純。

瀨戶似乎光想像「比基尼」就要流鼻血了!趕緊離開這個話題!不、不能暴露!:「你們怎麼知道人家的罩杯?」這個「秘密」可以傳啊!讓他們熟人都知道沒關係,那些男人一定興奮慘了!不過酒田怎麼會知道人家的罩杯?目測?覺得質疑,瀨戶瞇眼。

「那是光知道的——」繼續把一些事件講給友人聽,酒田笑歪歪的模樣看起來似乎心情很好。


沒理會旁邊兩個男人在爽什麼、聊得很盡興,高橋偷偷白眼的碎念:「有種就把自己慶功那天的酒瘋也講出來啊!還有回家後,聽到錄音的事情⋯⋯」

不過,酒田當然沒說了。自己的糗事、對自己不利的事——誰會提嘛?(笑)絕對是要藏的再也挖不出來!

這時,另外三位夥伴一起下了某班電車、朝約好的某號出口走來了。看到身影,高橋打斷他們:「光他們來了!」

「太好了!待會兒唱到high!」酒田非常興奮,好心情一覽無遺,朝向他們靠近的男人們揮手、非常可愛。

月也揮了手,看著已經等了十分鐘的三名友人:「抱歉。電車誤點,遲到了一些⋯⋯」

高橋笑著搖頭,不放在心上。「沒關係。走吧!」

「嗯。」離舞點頭,開始跟著高橋走,沒理會瀨戶和酒田還在high。


KTV🎤🎶🎶


叮地電梯門一開啟,映入眼簾的就是此樓層的服務生——金頭髮微捲、是自己吹的,不是燙的;男服務員應該要像平時介紹、喊話術的才對,但卻先愣了三秒,讓一票人不明所以又尷尬的站在已經關上的電梯門片前:「?」、「⋯⋯」

「喂。這個服務生怎麼了?」瀨戶馬上湊去酒田耳邊小聲碎念,怎麼看到他們呆愣在原地?還一臉震驚?難、難難難到他們後面有什麼嗎?

光皺眉,看了看四周後,稍微退了些,到瀨戶他們身邊,跟著說:「可能是耳機裡面聽到了什麼吧?」需要配戴對講機的工作都不輕鬆啊!也在訓練一心二用!

「這裡明明沒有人吧?而且他一副沒理會耳機裡內容的模樣。」離舞挑眉,覺得這種時機應該不算「爆忙」才是、服務生也一副不理對講機功能的氣質,那愣在原地是啥?

涼太慢慢從驚愕中回神,這、這群人是歌手啊!有的有戴口罩、有的沒有,超好認啊!瞬間——腦中想起了芊語。如果芊在場的話,應該很開心吧?沒有忘記前女友的喜好,男人緩緩假笑起來、服務魂上身:「不好意思。高橋先生,六位這邊請走——包廂是660。」偶像?也不就這樣而已嗎?長得也不是驚為天人的帥啊,真搞不懂芊是喜歡他們哪裡?一邊走,男人嘟起嘴。

他本身不是追星、關注明星那類的人,會很快認出來都是因為芊的關係⋯⋯以前交往的時候,總是在聽芊和佟談論歌手聊得好開心,他什麼也不能做,所以乾脆也去逛了逛這些人的社群帳號,名字、長相也漸漸被他記憶,此刻才瞬間就認出來。

到了包廂後,涼太將托盤放下,邊走邊說:「歡唱時間是四小時,有任何問題再按服務鈴,謝謝。」語畢,立刻帶上門,隔絕掉了短暫詭異的接觸。

⋯⋯⋯

「欸。服務生有說不出的奇怪。」酒田瞇眼,擺出偵探的模樣。

「是嗎?可能認出我們了吧。」光不太在意的聳肩,直接一屁股坐下,把外套脫下,便轉向面前的點歌機器。

大家也就沒有再討論什麼的紛紛坐下,月則是什麼都沒動作的將桌上的托盤拿起,「我去裝飲料,你們要喝什麼?」

眾人道出品名後,音樂聲已經響起——酒田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好大聲!」自然的拍了下坐在點歌機前的友人,笑聲炸開。

一場亂七八糟、鬧哄哄的歌唱鬧劇就此拉開序幕⋯⋯


(45分後)


六名身穿流行風格服飾、有些戴著口罩的年輕男子們踏入高級、壯觀華麗的某棟KTV大廳門口。才剛踏入一步,櫃檯男店員已經出聲招呼,看來服務方面也是十分要求的,畢竟是知名店家、又是掛著總店的頭銜。「您好。請問有預約嗎?」

六名都是深色髮的男子們短暫的用眼神交流下後,走在比較前面的身穿黑色破褲的人答道:「有。」

「好的。請問大名?」

其餘五位都自動離櫃檯有點兒距離,沒有去打擾他們確認資料。一名頭毛用電卷棒吹過的棕髮男生小聲的對友人們說道:「吶。這裡的店員滿帥的,都是帥哥。」

「嗯。聽說這間男服務生比較多,確實是真的。」有人回話,也四處望了幾眼,才回到朋友身上。

「我們是不是訂錯啦?應該是要可愛店員的KTV啊。」一群帥哥真的一點都不特別、又無聊!深銅色髮、穿著格子襯衫的蓬鬆毛男子笑了笑,如此揶揄。

「可愛女生看看就好。」其他人吐槽,一群人笑了起來。

破褲男子與服務生說到一半時,被手上的手機來電給弄一愣,看了上頭顯示的名稱後,朝面前的帥哥店員笑了下:「不好意思,等我一下。」

「喂?」

「喂!你沒有回我,我就直接打給你了!」

「喔,才剛會和而已,現在到KTV了。」

「你們有誰?去哪裡唱?」對方的背景聲音只有遠遠的音樂聲,沒有人聲,滿安靜的、通話品質是好的,這讓接電話的人疑惑了。

「悠見、凜夢、里斗、亞原、和滉。嗯?你不是在唱歌嗎?怎麼那麼安靜?」

「我在走廊。是喔,跟我們一樣也是六個,在哪裡唱?」

「新宿總店啊。幹嘛?」

「我們也是啊!喂,那就一起唱吧!更high!你們在一樓嗎?問問看能不能升級、加大包廂?」

「え?好啊,先不要掛喔。請問⋯⋯」男子睜大了眼一下,深深的淚袋很吸引人,稍微拿開手機一些,重新湊去櫃檯。

在後面看得覺得好像有什麼異狀的大夥兒都湊上前去了,「怎麼了?誰啊?」

「瀨戶啊。他不是po唱歌的影片嗎?有私聊一下,結果剛會和之後忘了回他,就打過來了。他們也在這裡喔!一起唱吧?很熱鬧喔!」和服務生溝通完後,再轉向友人們解釋,動作一氣呵成。

蓬鬆毛男子很開心的笑,反應似乎滿興奮:「好啊!那就是大包廂囉!」

點點頭,也微笑,認同友人想法。


紅棕髮店員掛著微笑繼續說道:「六位這邊請,包廂樓層在8樓,抵達樓層後,樓層服務員會為您服務😊祝您歡唱愉快。」移動到某電梯門前,按了指示鍵,說明完的同時叮地門板開啟,服務生親切又禮貌的目送六位進到電梯內,最後鞠了躬,結束整套服務流程。


(6樓)


「涼——太。臨時來一個大組喔,12個人。你跟清藤換樓層。」正在男廁所更換紙捲筒的金髮少年一愣,彷彿是以為自己聽錯的反應,平時的確是有聽沒聽的,因此反應會慢兩秒——

動作被打斷,急忙一手拿著全新紙捲、另一手伸到領口處,按著某開關:「啥?清藤上線了嗎?」換樓層是無所謂啊,但為什麼總是都是他?

「他正在用生命穿制服,一分鐘內再不打卡他就要遲到了。總之今晚你去8樓。」

「好。」說完後,趕緊換上紙捲、整理好環境,離開廁所,涼太快步往電梯走去——


(8樓)


叮!一聲,兩台電梯同時開啟——

「啊!瀨戶!光!好久不見——」

「殘!好久不見啊!」六位、六位同時看到對方,瞬間展開了哥兒們式打招呼,暫時管不了其他。

這時,涼太也剛好走出電梯——耳機內又傳來沙沙聲、之後才是清楚的人聲:「涼太,我去廁所喔。12位來了的話先幫我帶一下。」因為8樓是特別包廂樓層,服務生會有兩個,同事也是前腳離開便說道,誰知道後腳客人就到了?

「⋯⋯也太剛好了吧!我們一起到!」涼太覺得無言的壓低聲音說道,便把頭側過去。

「哈哈哈哈哈!我很快!先把他們請進去包廂而已啦!」同事爽朗的笑聲聽起來是多麼的刺耳、欠揍啊!

「嗯!」哎一聲,也只好誓死上前再一次帶位了⋯⋯而且還是同一批人!多了六個!這次就不是全部都認得了,但看樣子就是歌手沒錯了⋯⋯今天是怎樣?

對了——在走過去帶位前,涼太做了最後一件事。「欸。這組是歌手欸,你們知道嗎?」噗噗地笑完,放開說話鍵,才走上前去打斷12人的敘舊場面。

「您好!12位這邊請走——」下一秒,耳機裡沙沙地吵雜不已,似乎是引起騷動成功了!聽著沒營養又好笑的內容,趕緊忍住反應。雖然帶頭走在前面,表情什麼的不會被看到,但還是要裝出端莊嚴肅、專業的模樣啊!

看見涼太的瞬間,滉無意的看過全身、包括名牌上的字,「⋯⋯」涼太?菜市場名呢!不過也滿好看的,是現充的氣質⋯⋯閃過想法,但很快丟一旁,繼續與身旁友人說笑。


(829包廂🎤🎶🎶)


看著服務生離開後,酒田很開心的先東摸西摸、然後打開照相功能:「我們先合照吧!開唱前的合照!今天一定要拍很多影片!吶!」

「好啊!贊成!」眾人先胡鬧一番後,才開始點歌、裝飲料等等——不過「閒聊」是無所不在的!

只要是經典歌曲都有被錄下來,然後最後會選幾個分享去首頁互動⋯⋯


半刻後,里斗、凜夢、滉一邊聽著酒田與光的合唱,同時抓到好機會的對看一眼後,擠去也很認真聽合唱的友人·瀨戶旁邊,剛好亞原、殘、悠見、高橋也在附近,都能清楚聽見聲音的距離。「吶。瀨戶,有一件事想問你!」

「嗯?什麼事?」雖然聽得很認真、陶醉,不過也能一心二用的他看過來,滿認真的表情!怎麼了?

「前幾週你和洛洛、宇宙人、梅、魚他們分享的照片⋯⋯那是誰啊?」凜夢十分開門見山,滿臉求知的神情。

「對啊,我們看了很久,那不是女歌手吧?那個打扮是望的粉絲吧?而且脖子上掛有演唱會特別貴賓席證件欸。她是誰啊?」旁邊的滉也點頭、接話,然後滿生動的描述,最後也是瞇起眼,加強了「說清楚」的氣勢。

瀨戶唔了一聲,看了看眼前幾位大男生,「你們怎麼都那麼有興趣?這麼好奇?我們不是第一次和「一般人」拍照吧?」故意這麼說,其實是知道原因的。

「是沒錯⋯⋯可是你們會分享在「好友圈」就是有鬼吧?她到底是誰?」瞇起眼,就是很想要知道的男人們又說。

「只是這樣?」瀨戶還是不打算解釋,因為「真話」還沒被帶出來啊。勾笑,黑髮男人看著還不知情的男子們,除了高橋。高橋也是笑的神秘⋯⋯讓人更在意。

殘、悠見互看了一眼後,很有默契地朝瀨戶翻白眼:「因為她很漂亮又很可愛。這樣可以嗎?」到底要不要講?煩死人了!

「可以www她叫堂芊語。是我們認識的新朋友。」瀨戶爆笑出來,高橋也是肩膀抖動、笑臉大開,覺得實在太有趣!這是「最強樂趣」啊!


「????」只見沒人聽懂,而且白眼還越多顆了。

瀨戶、高橋笑完後,一起把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


⋯⋯⋯

「喂喂喂喂喂!你們在幹嘛?聚成一團幹嘛?我們都唱完了欸!」放下麥克風,酒田遲遲都沒聽見掌聲、歡呼聲之類的,轉頭一瞧,才見坐在沙發上的一票人圍了一個圓圈不曉得在做什麼的很認真在看東西、還很興奮的躁動,一看就是不單純。

「你、你們先按原唱!很精彩啊!」

「?什麼啊⋯⋯」酒田、光放下麥克風,皺眉的正要湊過去——

月、離舞並沒有跟著玩鬧,只是挑了眉告知兩人:「去看就知道囉。下一首換我們兩個!待會兒要好好幫我們拍喔,酒田!」

「?沒問題!、到底是什麼東西?⋯⋯」回答友人前半段,順毛男人皺眉、往圓圈探去,這一探,真相大白!

「?⋯⋯⋯」光也是,先是疑問,但看到答案後,沈默下來不語的反應和酒田一模一樣,也令人好奇。


里斗倒是沒有與殘等人大反應的討論,只是默默在一旁盯著螢幕,大致先瀏覽了最近幾天的貼文而已。「⋯⋯好可愛喔。」但不自覺出聲了都不知道,倒是被瀨戶、高橋、光、酒田聽得很清楚。

「嗚哇!超可愛啊!身材也不錯!軟運氣很好啊!」殘、悠見、凜夢、亞原圍在一塊兒的說道,一句來去,很熱絡、興奮,標準虧妹的態度及表現。

而滉什麼都沒說、出聲,似乎已經默默滑過了好多貼文、一直往下看,忍不住的一直看、一直看——像是一種魔力。「⋯⋯」耳邊也聽不見吵鬧聲,很專注、專注的模樣。

「喂,是我們要先約作業的喔!不可以跟我們搶!」既然被知道了也沒辦法,本來就很難藏住。話說一開始就沒有想藏的意思,但邀約作業是他們先計畫的喔!後來的傢伙當然要排他們這些人後面才對吧?酒田皺起鼻子的插入殘等四人旁邊,宣布道。

「⋯⋯⋯」光輕嘆,倒是沒有做和酒田相同的舉動,只是坐回去離他們有些距離的點歌機前,撇開視線,不想再看一群男人像是沒見過女人般的虧妹行為,看向前面大螢幕,耳朵也沒什麼在聽唱歌了,低聲碎念:「有什麼好看⋯⋯」沒有任何人聽到。

月敏銳的壞笑,然後走到離舞身旁,湊去咬耳朵:「吶。你看光。沒有起哄的悶悶不樂!和我預想的一模一樣,離舞!」友人的心情、喜好果然太好猜測!藏不住啊!

「嗯?是怎麼樣?」

「笨蛋!你不懂?光在不高興了啊!」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

「啥小wwww」

「總之,唯一可以知道的是,有男人虧芊語、就算是認識的人,光會不高興啊。懂嗎?」

「⋯⋯え」


殘這時才收起玩笑的模樣,停止笑聲,變得認真,一邊把手機螢幕關掉。「的確是能考慮合作、幫忙一下⋯⋯」悠見、凜夢、亞原也點頭,「吉他、鋼琴的部分什麼的。」

「有聽我說嗎?是、我、們、先、的!不可以搶喔!」酒田跳出來,用力捍衛優先權。音樂圈子不大、剛剛好,雖然都可能遇到,但想要的「人才」不是隨便請、隨便要啊!

殘笑了笑,「我們和你們應該不會強碰什麼的吧?緊張什麼?我們也不可能現在馬上去請人家啊。」領域不同。雖然投稿什麼的難說⋯⋯但怎麼可能立刻馬上?擔心啥?

「當然擔心!你們一副要拐人家、把人家的樣子!變態!會被炎上喔!」酒田哇哇叫,正氣凜然,但殊不知也是為了私慾而發言⋯⋯再來用他們都會怕的「炎上」來警告。

「把你個頭wwww我們其實是有色無膽😤」亞原、凜夢都爆笑,繼續不正經的說起來。

「胡說八道www我們也算熟,誰不知道你們也是會玩妹妹的?」酒田吐槽回去,像個哥哥大人一般的在替芊語護衛、先把這些色狼都給打退。其實一切都只是出自於「私心」而已。他很清楚。畢竟人是軟軟找到的,要和芊成為親友的——當然是他們這一群!不會是別群!也不可以!😤😤😤


瀨戶在旁看得津津有味,咬著炸雞翅的一角,笑道:「你們要這樣爭風吃醋到什麼時候?人家又不認識你們!你們是少男啊?」還敢吐槽,絲毫沒有身為一個「罪魁禍首」的自覺!

「瀨戶!你最沒資格說了!是誰要你全部招出來的?芊會知道音樂圈很複雜的,我要盡力讓她不被污染啊!」酒田呀地大叫,青筋暴出,十分很想有一個衝動把桌上的麥克風給砸過去罪魁禍首臉上⋯⋯

「你幹嘛一副人家已經進來了一樣啊www還有你幹嘛這麼激動?是不是喜歡人家?酒田?」凜夢依舊吐槽,根本看戲心態比較重,玩心倒是還好,畢竟真的也還不認識對方,怎麼可能一副已經很熟的模樣這樣搶來搶去?腦筋動很快的直接當眾質疑友人,擺明不給台階下,就是非得說明白不可的態度。

「不是喜歡啊!你不懂啊!相處過你們就知道了!她真的是個很好的女孩啊!當然不能被禍源給污染了⋯⋯」

「你說誰是禍源啊啊?」殘瞇起眼,看過去,也加入戰局,三人哇哇啊啊地吵起來⋯⋯

瀨戶繼續覺得清閒、沒自己的事一般啃雞翅,吮著大拇指,斷斷續續說著:「嘛⋯我能理解。她真的很可愛啊。我也會找她幫忙,東歌他們也是,簡單來說,我們這群的都會喔!你們算很後面啦,明年吧!」擺擺手,也不自覺地囂張起來,便朝一臉有興趣的滉說道。

「去死www嗆我幹嘛ww」他啥都沒說吧?黑髮旁分、遮住右眼的男子笑出來,同時送上白眼給友人,十分機智的突破盲腸:「你們根本連約都還沒約吧?人家答應不答應都不知道咧。在這邊講成這樣咧!你們才是少男吧!真噁心www」

對於滉的毒舌總是招架不來,可又無法反駁!瀨戶呃一聲地重重遭到打擊!弱弱的嗆回去:「你們才噁心咧。」

「當然是你們!」

「你們!」

「你們!」

「是你們!」

「你們!!」


「⋯⋯⋯」夠了。都噁心好嗎?離舞輕嘆,有點看不下去的一屁股坐下,抓起一根竹叉、用力的就往躺在拼盤上的切塊雞排插起來!一口吃下,用剛好的音量碎念,但有被旁邊的光聽見:「小學生在吵架啊?真是的⋯⋯」

「你呢?」沒想到,光這次沒什麼情緒反應的模樣,只是異常的順著背景話題問友人,想聽聽他怎麼想?

「我?什麼我?」嚼著好吃雞排塊,離舞鼓著腮幫子,覺得意猶未盡的再戳了一塊,看著光精緻的臉龐。

「怎樣都好⋯⋯不過我想的,根本不是什麼「幫忙作業」這種事情。」

光眨了一下眼,終於勾起了笑,拿起自己的珍奶,喝了一口:「我也是。」

「不愧是光。吶,月也是吧?」

光還是保持著笑,看過去月的所在,笑意更深。「嗯⋯⋯那傢伙也是一樣的。」

一直都很安靜的里斗則是一副若有所思,雖然沒有跟著男人們瞎鬧,但不知道心裡想的是不是也與「一般男人」一樣?就不得而知了。只見他放下手機,動作頗優雅的拿起白色陶瓷小碗,喝起甜湯。「⋯⋯」

吵鬧聲絲毫沒有減,反而還更喧鬧——但還是有人不受影響。因為「心」可能在別的東西上⋯⋯這時,滉的聲音引來所有人關注。「咦!!!」

「??幹啥」

男人拿著手機,吃驚的抬頭,「吶!那個前男友叫「涼太」對吧?就是他啊!」

「你在說什麼?」酒田皺眉,不懂他要表達啥的一把奪過男人手上的手機,可見熟度不是一般。一瞧,安靜下來了。「這⋯⋯」這是——欸?好眼熟!

嗯?

殘等四人不明所以,自然就擠過去酒田身旁:「什麼⋯⋯」

知情的光、離舞、月、瀨戶等人迅速交換眼神,也看向酒田。就是他?誰?不懂滉大叫出來的內容,而盯著酒田的反應。「?」

滉嘖一聲,看著大家,「服務生啊!他叫「涼太」!而且那個就是本人吧?」激動的指著門外、再指去酒田手上的手機,表示道。因為對方算帥哥、神還原,和照片沒有差異,才能這麼輕易發現!

「啥?什麼?哪一個?」離舞瞪大眼,有些傻呼呼的看來看去,服務生?這裡服務生這麼多——會這麼遲鈍也是因為懶得湊去看手機畫面,不然應該會猛地明白!

光皺眉。「前男友?是他?⋯⋯世界也太小了。」已經理出頭緒的低喃,不知道該說啥的扯扯嘴角,男人又暫時與現場隔絕,陷入個人思緒去了。

月也挺訝異:「是喔?沒想到在這裡打工⋯⋯」咬著雞塊,也自語。

「傻眼⋯⋯」酒田愣愣說道,一副癡呆貌,一邊把手機還給滉。難怪那傢伙第一次帶位的時候愣那麼久!原來是已經先知道我們是誰了!但和芊的事情,應該還不知道吧?分手那麼久,應該沒有各種聊天吧?

不過,這種感覺真奇妙!前幾天才在網路上看到「前男友」這號人物,沒想到世界小到幾天後就遇見了!太妙!

瀨戶也覺得完全是個大消息啊!不分享給死黨們知道怎麼行?也憋不住啊!空出一隻手,此刻已經等不及的掏出手機,找到死黨們專屬群組後,迅速打著和酒田跟現在知道的所有八卦——

有的該分享八卦的也拿起手機按起來了,一點兒都不奇怪。

里斗倒是還在想。「⋯⋯」前男友啊?不曉得怎麼分手的呢?又在一起多久呢?怎麼在一起的呢?那女孩⋯⋯看起來戀愛經驗不少啊。好想知道一切喔,細節。而且是本人解釋,不想聽他人之口——咬著湯匙,男人還是沈默不說話。「⋯⋯」想認識她!真是個有魔力的女人!


「就是他啊!還喜歡芊!而且一想到就馬上浮現接吻照欸!唔喔喔」酒田忽地跳起來,跑去光旁邊的位子,碰地坐下!拉過男人修長的手臂,壓低音量,只讓兩人聽得見。

「的確⋯⋯」光一愣,任由小隻的酒田拉著手臂說話,點了頭,欲言又止。

「、怎麼了?」酒田似乎感受到友人想講話,便停止了晃手臂的動作,挺認真、好奇地看著很近的好看的側臉。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怎麼這麼巧?感覺遇見她之後,任何事情、甚至可能連生活日常也會連在一起⋯⋯還有,好奇她交往過幾個男人⋯⋯」

「喔?我知道!光在意對不對?那直接問她好啦!」

「我沒有。」

「那為什麼好奇?」

「⋯⋯好奇又不一定是因為在意。」

酒田先偷笑,然後嗚嗚地說道,最後猛搖頭。「什麼嘛!答非所問!呵呵。不過⋯⋯我也好想知道啊!幾個男人呢?會不會很多啊?😭這樣芊就不乾淨了!」

離舞聽見了對話,不忍插了進來:「跟「男朋友」哪會不乾淨啊?酒田,你的標準太嚴格了吧!交過很多男友也不行?也算不乾淨嗎?你太純情了!」這傢伙的理想戀愛、妄想與標準到底是怎麼回事?保守?還是老派啊⋯⋯

「喂喂喂!誰像你們一樣經驗豐富、玩弄女生啊!我是男人的單純、男人的希望啊!而且,我只是怕很多嘛!總覺得芊不是真的那麼流情的,應該也是屬於有精神潔癖的✨」酒田生氣的嘟起嘴,抱怨,意有所指的瞪著他們,覺得自己不是異類!也隱隱認為或許、可能不會超過三個人吧?

「就算是只有一個好了,就當作只有那個「涼太」好了,也做過了!不要幻想了!」

酒田紅了臉,看著離舞、月:「我、我又沒有!我當然知道!只是我覺得越少人越好嘛!臭離舞!」

「⋯⋯⋯」光嘆氣,一臉從內心深入發出來的認真,看著說話者,「不太舒服欸。我有畫面。」他完全不想想那個金髮男人和堂芊語的親密畫面⋯⋯覺得不行。

離舞被光的表情給弄笑,噗地大笑!「哈哈哈哈」

月倒是挑眉,拿起甜味糰子,咬下一顆,「人家就是不是處女,要期待什麼?想要什麼?別傻了。在現在這個世代,「第一次」已經不重要、也不是件了不起的事了啊。」

「重要的是「感情」、「心」吧。光?」


「我知道了!聽這個意思——就是在說光很不會「談戀愛」!現在的社會都是談得亂七八糟的嘛!真正有感情的、喜歡的、真的愛的女人,都是失敗收場,也不好遇見,可是遇到了卻不會談、談不好、抓不好、抓不住⋯⋯最後墮落!變成了光!對吧?月!」酒田睜大眼的大叫,發表答案,像個期待會滿分💯的學生一般,但聽在光耳裡是多麼尷尬又無奈——

「喂。「變成了光」是什麼意思啊?我是墮落的代名詞嗎?」雖然尷尬、不願被提起過去、過錯、後悔的事,但就是人生中的一部分啊,無法否認。光輕嘆,一把捏著酒田軟軟的臉頰,不滿的質問。

月笑出來,「嗯。我都看在眼裡啊,光。雖然我們都很笨、都很不會談,我也沒資格說什麼⋯⋯或者能夠教給你什麼,但我只想說,能夠遇到的時候,不要再重蹈覆徹,那是很痛苦、浪費的事情。」

「雖然你身邊的我們也是「愛情廢柴」,但是是兄弟吧?大家都會照應著彼此的。不用再很盲目、荒謬的玩弄別人了。」暗指不久前炎上事件,月收起笑,真心的希望友人再次相信自己、相信女人、相信愛情、相信兄弟、相信大家,錯事就讓它發生一次就好了、就夠了。

兩次就太笨了。

「嗚嗚!月!」酒田感動地叫出來,猛地伸出手,拍住月的臉頰!捧起來!「你講的我也好想談戀愛、交女朋友啊!月!」

「?!!放開我!笨蛋⋯⋯」月來不及閃躲就被掐個正著!手忙腳亂的開始拉扯,但中間卡了光,場面更是逗趣。

「不要⋯⋯」


「你說呢?」不理友人玩鬧、吵鬧,離舞略過兩人,看著光,微笑。表明似乎也是和月相同想法。

光呵笑。苦澀、無奈、無力、複雜都有,讓人沈默。「我知道,謝謝你們。⋯⋯遇到再說吧。」聳肩,還是帶過而已,但完全有感受到友人們的鼓勵、打氣,所以才讓臉上還看起來有笑容。



另一邊,殘想到了別件事,大概和「男友」話題差不多重要的,看向瀨戶:「吶。她喜歡望?」

「嗯?是啊。雖然不是瘋狂粉絲,但很欣賞望,有空都會去望的場子。」

凜:「真的假的?那下次和望一起表演吧!」
亞:「喂ww」

沒理友人們的玩鬧,悠見也說了,剛好把其他人心裡的疑問給說出來:「圈子說小也不小、也沒有很大沒錯,沒有其他喜歡的人了?」

里斗、滉都看過來這邊。「⋯⋯」特別的女人啊!不然就是他們都魅力不夠、電力還不夠!

「你們的說法很怪欸,她沒有「喜歡」我們任何一個人啊。欣賞、欣賞。⋯⋯不過,用「喜歡」這個詞比較開心嘛?還有酒田。」瀨戶吐槽這些男人們的用詞,但又覺得只不過是無聊的簡略說法,就算了。

高橋接下去,「那天接觸的時間也有限,沒有聊到太多。應該還有其他歌手,下次可以全部問清楚啊。」笑道。那是什麼不可置信又傻眼的反應?真那麼想知道、了解的話,自己去和人家交流不就好了吧?青春男子真是麻煩⋯⋯


⋯⋯⋯⋯⋯

一陣詭異寂靜後,滉這樣說了:「感覺她喜歡的類型不會是我們這種。特別是殘你們。」還補了這麽一句。

「?!啥」四人都一臉懵偪,看著說話者。


「看望和酒田就知道了吧?我們不是人家喜歡的型啦。連欣賞都沒有。」滉輕嘆,搖搖頭,打算先讓這些笨蛋打消可能不正經的念頭。

里斗放下湯碗,往後靠,覺得椅背真舒服。「較勁這個很無聊吧!喜不喜歡都無所謂吧?」比起那些東西,因為是真的想認識、交友,最重要的就不會是「才華比較」這件事了——但若進入了更深一步的感情的話,就會斤斤計較了、包括蒜皮小事,何止「才華」這種事了!

「⋯⋯是沒錯。不愧是里斗,聰明!」


「喂。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想吵架?」殘呵笑的站了起來,伸手過去,捏住了男人白皙的臉頰!雖然沒什麼肉,但還是能捏出一塊臉頰肉。

哼一聲,滉啥都沒說的猛地回手!也捏回去!兩人最後跌回沙發上打在一起,被其他人無視。


「⋯⋯」真是的。連打架也是小學生式!另一邊沙發的離舞心想,咬著一根根薯條看著,臉上很疲累似的。不管怎麼樣,一件事情能夠確定——

那就是堂芊語必定帶來颶風。至於好壞?還無法第一時間判定。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