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自創系列】《線香花火》05

☑️此為自創文章、純屬虛構,和實際人事、團體無關。請注意⚠️
☑️一直以來都想碼自創故事,請多指教🤝

12964字.




10


ねぎし🐂/22:16


「姊姊,到底怎麼回事?」雖然餐點已經送來面前、明明不久前才非常期待和芊語像約會一樣的品嚐美食——但訫雨卻都沒有動作,如此質問,看著對坐的她。

芊語看了一下面前的餐盤一眼,忍住飢餓,咬著唇、只看了弟弟一眼:「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電影情節的事嘛!」表示無辜,她噘嘴、拿起熱熱裝湯的陶瓷小碗,湊去嘴邊、呼了呼,因為很燙。——她打算先喝點湯。

電影情節?訫雨皺眉,很快也想到了有可能的原因:「真的?那詳情是什麼?」認識「偶像」的前奏,不都是「戀愛」的前兆嗎?不是沒看過這種劇情故事,他的表情更陰沈。不行!一般男子就算了,歌手根本嚴重犯規了啊!果然不能再讓姊姊繼續這樣下去了!那些該死的歌手不能仗著姊姊喜歡他們唱歌、就為所欲為吧?

喝了幾口清爽、熱熱暖胃的湯後,放下碗,芊語才慢慢說道:「我不知道這麼剛好啊。冬花幫我找到的票主,是軟軟。所以⋯⋯」

「所以那天那個奇怪的男人就是「本人」?」覺得頭疼的打斷、接下姊姊的話,訫雨滿臉驚愕、恍然。

「嗯⋯⋯」點點頭,芊語小聲證實,抽起筷子,捧起白飯碗,想藉由吃東西的動作讓自己看起來冷靜些。

訫雨瞬間無語。「⋯⋯⋯」但不到五秒,又想到了不對勁之處:「可是只不過交易個門票而已吧?怎麼看起來不是這樣?為什麼跟那票人很熟似的?」照理說,就算運氣好成這樣、能夠和「本人」交易,但應該不會有「後續」才對吧?那些臭男人有什麼目的?💢

其實芊語內心也一直覺得疑問、想不通,但也當作「夢」而已。「不知道⋯⋯歌手們很親切吧?」咬著牛肉,配口飯,她含糊說道。表情也透著不解,能想到的理由就是這個了。

「姊姊,妳真的不能再去演唱會、做跟他們有關的事情!」訫雨擰眉,這才拿起筷子、拿起碗,吃了一口白飯。吞下後,認真說道。

「為什麼呀?」一愣,芊語抬眼,看著一臉不容拒絕的弟弟。

「誰知道那些男人要做什麼?就算是歌手,也不能大意吧?都是臭男人吧!況且,音樂圈是很雜亂的,我怕妳會受傷害。」一般來說,就算是難得一見的緣分能夠交易好了,可是方才的邀約怎麼解釋?又不是真的熟人、還是同個圈子的,竟說什麼「一起慶功」這種話?擺明意圖不軌!同身為男性,訫雨篤定。再加上,誰會繼續著其實沒必要跟「粉絲」的互動?

聽見「音樂圈很雜亂」這句後,芊語也慢慢靜下來、知道弟弟的意思。因為從接觸唱歌圈後,確實知道了許多歌手的八卦、醜聞等事件,證實「貴圈很亂」的說法。是真的亂。「⋯⋯」現在要把才華、現實看在一起,根本沒辦法——

「嗯,很亂的說法是真的⋯⋯」呢喃,芊語點頭,放下碗、咬著筷子尖端處。

訫雨非常不放心的繼續發問,彷彿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心裡所擔心的走向——「他們有跟妳要任何社群的帳號嗎?」意圖不軌的話,不可能不要——

芊語愣了下,照實回答:「沒有。但是⋯⋯因為有拍照,所以Twitter知道。」想到了用Twitter傳照片的事,她緩緩說道。

拍照?「⋯⋯」但很快轉過來,拍照算合理範圍,畢竟真的很難得沒錯⋯⋯但內心仍不悅,訫雨放下筷子、湯碗,「手機借我。」姊姊和那些「歌手」是拍了什麼樣的照片?他平時都只是聽她的歌頌,並沒有去ㄧㄧ逛過那些人的Twitter、當然長相也不知道。就算方才短暫見過幾分鐘,但也沒記起來、名字和人是誰也不清楚⋯⋯看來,這下不逼自己去「認識」他們不行了——

知道弟弟要看照片,芊語也覺得沒什麼的答應、把放在旁邊的手機遞去給他:「喏。」便繼續享用美食。牛肉和白飯超搭!好好吃!配上山藥泥也是絕配!漬品也好吃!覺得沒自己的事了,她開始沈浸在美味裡。


瀏覽著幾十張照片,訫雨很快發現一件事,「怎麼人這麼多?」看下來,有八個男人和姊姊拍照!且長得一副淫蕩模樣!一定要讓姊姊遠離他們!而且,怎麼都穿便服?如果是演出者,應該穿著演出服裝吧?——

「這幾個人怎麼都穿便服?他們不是在表演嗎?」

芊語ㄧ愣,眨眨眼,再次覺得弟弟細膩的心思真的厲害!放下山藥泥的碗,抬頭:「拍照的不是今天的演出者啦,他們都是來看表演的其他歌手。」

和姊姊對上眼,訫雨挑眉:「妳沒找演出者拍?」覺得說不通,因為都找了其他歌手的話,為什麼沒一起找演出者呢?姊姊應該不是會放掉「機會」的人吧?

「沒有⋯⋯會跟他們拍也是炭提議的,但沒有跟望他們拍到,的確有一點遺憾⋯⋯」看到和炭他們那麼開心的照片時,更覺得遺憾吶!也沒有機會了⋯⋯芊語搖頭,有些可惜說道,順便說明了為什麼有這些合照的原因。

什麼!原來是歌手們主動約拍照的啊!「⋯」有點受到打擊,但覺得算了,反正荒謬的接觸已經到此為止了!就算了。反正只是紀念⋯⋯「姊姊,不要隨便跟他們有往來喔。很複雜、也很麻煩。」再次提醒,訫雨將手機還給她。

「不會啦。我又不是誰,他們找我幹嘛?而且他們那麼忙!你想太多了!」芊語倒覺得這種說法很沒根據、很無聊。她只是一個上班族,歌手找她做啥?沒邏輯嘛、也沒道理。覺得好笑、不以為意,訫雨就是會胡思亂想!聳肩,將手機放回旁邊原本的位置上,看著他。

「不,這是確實!總之圈子不乾淨,有的人就是會找粉絲「下手」!又不是沒聽過這種醜聞!我也會保護姊姊!」

芊語皺眉、一嘆:「就算我喜歡他們,也不是那種喜歡。你說的那個狀況是「一個願打願挨」的情況吧!他們也知道我沒有喜歡他們的人……這樣才不會對我有「興趣」。」覺得好笑的搖頭、拿著筷子的手比劃著,強調語意。弟弟的妄想、過度保護究竟何時才會收斂一點呢?

訫雨輕嘆,覺得姊姊怎麼如此小看男人?跟身分無關,只要是「男人」就是不能大意!不懂嗎?煩躁的一個咋舌,不禁抱怨:「姊姊,妳明明被男人背叛過吧?怎麼還是認不清男人都是犯賤?⋯當然我不是,我一心一意只愛姊姊!只保護姊姊!」藉機偷罵傷害過姊姊的某一任男友,最後則吹捧自己、得意的說道,認為只有他是脫俗的!😤

芊語ㄧ僵,瞪過去,「堂訫雨!」沒事又給他提到往事幹嘛?這樣警告,她只哼一聲、對於某段回憶往事並無表示任何。但小手拿著的筷子倒是有表示洩憤意思的去戳戳無辜躺在盤中的一塊塊牛肉——手法像是就是在戳爛那男人似的!「、」

「沾到啦,還有飯粒。」訫雨無視姊姊的警告、也不覺得盤裡的牛肉可憐,死了被烤過就算了,現在還要被吃牠的人狠狠亂戳。逕自伸長手,自然的觸上芊語的唇,抹掉一些山藥泥的殘留、和一粒米,似乎是很普通、也不只做過一次。姊姊就是這麼可愛、這麼迷人!吃飯還會沾到嘴!要他怎麼能放開?「姊姊」就是他的!從出生開始——就決定了!

哼一聲,對於弟弟的動作也覺得自然、沒有不妥,繼續低頭吃飯了。「⋯⋯」腮幫子鼓鼓,更可愛了。她記得可以免費加飯?那要加!只吃一碗不夠!她可是餓了好幾個小時啊!雖然中途有吃後台的食物⋯但只是塞牙縫——開心的將一碗吃完後,芊語立刻招來服務生,說明了加飯需求。

訫雨看著看著,笑得甜又寵溺,將指尖上的飯粒吃掉,不浪費食物、也享受著那可是姊姊吃的米粒啊!而且遺留在嘴唇上的!呵笑,也繼續進食,滿足的吃掉一塊牛肉:「唔嗯」不禁地看去姊姊正一開一闔的唇,覺得下次用舔的好了?嘿嘿

反正小的時候,又不是沒有親過姊姊!😍


🍺🍻🍻🍺🥩🥩


包廂內,喧喧鬧鬧——長方形的桌、每個位子上都有放酒,看上去凌亂的樣子,似乎吃喝了一段時間。

「啊—好好吃!肉就是要配酒啊!」有人帶頭舉杯,眾人又都拿起面前的杯子,乾光。

「哈哈哈哈」


看著玩瘋了的一群人,望托腮,拿起烤肉夾:「還想吃什麼?」對旁邊的月問道,男人慵懶的問。這副輕鬆、置身事外的模樣讓氣氛更加鬆散又瘋狂了。

「鮭魚❤️」月說道,開心的瞇起眼。

忽然——「吶!望!你說,我們該怎麼對付「弟弟」呢?」酒田蹭過來,抱住望的脖子、肩膀,笑著,整個人顫動著,聲音很大。

望一邊繼續手邊的工作、一邊躲開酒田的攻擊,「臭死了!不要喝了」濃濃的酒味撲鼻而來!男人皺眉,把他抓著已經快倒掉的玻璃杯給抽走,放到桌邊去,另一手推著抱著自己不放的男人。

「嗯~💢討厭!望⋯⋯」酒田嘿嘿笑著,不明白什麼狀況,頭很暈,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反正就和記憶中做一樣的事、一如往常的纏著清醒的望、然後呵笑又甜笑,不知道在發什麼酒瘋,最後當然也照慣例的——強吻他。

「唔!放開我!臭死了啊啊啊」雖然大家都知道酒田酒醉後,會變成接吻魔,但每次遇到實在頂不住啊!酒田充滿酒味的軟軟、濕濕的唇硬生生撞上他的嘴,男人只好很快的扔掉烤肉夾、去推走那張不斷湊過來索吻的臉:「到底是誰把酒給你的!喂!把酒田拉開啊!你們⋯⋯」崩潰的朝沒醉的一票人瞪過去,望不管怎麼拉都扯不開身上的男人,其他人卻在看戲!這更讓他炸毛!

隱隱爆笑,完美的置身事外,一邊咬著牛肉串、一邊和離舞對看,然後狂笑:「哈哈哈哈哈!望!你就勉強讓酒田親一下吧!他最喜歡黏著你了,而且也單身好久了吧!」大家這麼揶揄是因為酒田只要喝醉,不知為什麼只纏望,他們也就放任這個狀況,反正大家的感情的確好到「接吻」也沒問題的地步——

「不要!我才不要!酒好臭!把他拉開⋯⋯」因為方才已丟下烤肉夾,就方便兩隻手對付、阻止酒田!但還是沒什麼用,敵不過喝醉的人的力氣!需要更多隻手的幫助啊!這些人卻說風涼話!無奈的閃躲酒田的嘴巴,而在一邊扭動的過程中——他整個人都快被壓倒在椅子上了啊!該死!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蠻力?明明看起來弱不禁風的!

「欸?為什麼不要?」竟還有人這麼問廢話!真的完全沒有想幫忙的意思!氣死他了!這群人根本是損友!

「廢話!你過來啊!要親也要親女生吧!快點救我⋯⋯」望掙扎的激烈、還很激動的嗆白目的說話者,嗓子都快破音了。通常他都是話少、不失控也不大叫的人吶!已經躺在椅子上了,男人用兩手抵著酒田,避免又被強吻,然後喊道。


早就逃開的月收起了笑,這才要出手幫忙——他走回到方才望坐的地方,把酒田從後面抱住!拉離開,「酒田!好了⋯⋯」望一看,立刻起身,逃去安全範圍,驚恐的樣子讓人更覺得好笑,軟看著友人跑過來、還滿臉驚怕!欠揍的笑聲直接爆出:「wwww」

「換你去就笑不出來了!」冷靜的很快,望忽然陰狠地笑一聲,大手猛地一抓,把看戲的高大男人給推出去!

「!放、放開我哈哈哈哈哈!不要⋯⋯」軟震驚的尖叫、亂叫起來,和望拉扯在一起,玩起來了⋯⋯


沒想到,酒田被拉著後、很快地轉身,面對月——雙手直接攀上他的頸子、勾著,像女朋友準備與男友親熱擁吻的姿勢——唇直接壓過去:「啾!」月根本反應不及!便用力的推開強吻自己的男人,「喂⋯為什麼變成我啊?救命⋯⋯」沒跑幾步,就被熊抱住!根本逃不了、掙脫不開明明很小隻的酒田的束縛——

「天吶⋯真的不能讓他喝酒!」閃亂扶額,和四萬、高橋對看一眼,覺得無法收拾、也太大意!

「這樣下去也不行,月太可憐了。我們找一個人去給他親個夠吧!這樣就會停下來了。」高橋搖頭,然後把大家聚成一團,說了很恐怖的提議。

軟還是笑個不停:「是誰把酒給他的?那個人自首、自己負責啊!」自己養出來的接吻魔、自己親!懂不懂?犀利地掃過大家一眼,男人意有所指。


⋯⋯⋯⋯ 某些人面面相覷,沈默。

高橋尖叫:「不!我一時忘了啊!不是我的錯啊啊⋯⋯」

「少囉嗦!混蛋!」望瞪大眼,非常激動。就是他害的!莫名其妙的被強吻!

「活該!」隱隱、離舞還是笑著,看到閃亂、四萬把人架出去——臉上還一絲同情也沒有!讓看戲的大家更樂了!

「等等——啊啊啊」


「過來!、過去!酒田!高橋讓你親個夠!」月逮到了交換的機會!一把就抓過高橋,和自己交換位子,不忘把人塞去酒田懷裡——自己成功的與架人過來的閃亂、四萬成功逃跑,到對坐去。

酒田瞬間皺眉,「!?」一愣。好像看到什麼關鍵人就酒醒了一樣!但挺傷人的——就把把高橋給推開:「我才不要!」親誰都可以,太熟的沒辦法!也還好有高橋,讓場面冷靜些了⋯⋯

「え」所有人定格。瞬間明白了道理——

以後和酒田有酒局的話,一定要帶上高橋!(結論)


經過方才一陣胡鬧後,眾人坐好、暫時結束開玩笑。高橋則一臉不爽的生悶氣,似乎不開心方才被嫌棄的反應:「什麼嘛!臭酒田!虧我們平常感情最好!」

「幹嘛啊?那麼想被他親嗎?」很快接話,四萬笑道,露出一個看神經病的表情。

「不要!噁心死了!」白眼送出,也嫌回去,男人繼續烤肉吃,嘴巴碎碎念道。沒理會對坐的五人之中的酒田。

這時,有位也算S性格的男人說話了——而且還是方才的受害者之一:「下次約芊來酒局吧!」聽不出是玩笑、還是認真,這才是S的最可怕之處啊!

離:「望你wwww」
月:「wwww」
光:「我同意。」
離:「光www你們兩個www」
軟:「S閉嘴啦!如果堂被我們嚇跑怎麼辦?」
隱:「⋯⋯」瞇起眼,覺得這一點也不好笑。

「你們忘了?我們應該很難約到人囉。」

離舞點頭,同意隱隱的話:「嗯!她弟弟應該會阻止吧!」照著那姊控、非得要把靠近姊姊的所有男人們炸死的個性——遲早會起衝突的。

光聳肩:「哪有我們做不到的?只有我們不想做的這種差別而已!」表示不把什麼弟弟看在眼裡,還很狂妄、而且露出本性的說道。

「嗯!我也想喔!這樣就能偷親她了!」酒田點點頭,非常開心,好像已經有了什麼畫面,雙頰緋紅,酒精影響果然不是蓋的⋯⋯


………?!、 所有人非常震驚,看向可愛型的男人:「你在說什麼?」這傢伙到底是清醒、還是亂醉狀態?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啥!

「又沒有關係!反正她也喜歡我⋯⋯哈嘿」酒田笑著晃來晃去,不時倒去旁邊的望身上,自言自語道,還笑得很笨。……顯然是亂醉。

「……原來是醉語啊,那就好。嚇死人了!」四萬明白什麼狀況後,就放下心,覺得隨便敷衍、回應就好了,畢竟只是醉語。

望倒是挺認真的。男人輕嘆,把倒在肩上的男人給推起來:「酒田。你不能那麼做。」他們的形象會毀了了吧?大笨蛋!而且芊語不是拿來親的、嚇跑人家怎麼辦?最重要的事是——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我知道了!望嫉妒對不對?因為芊喜歡你、也喜歡我!所以我說要親她,你生氣⋯⋯哈哈」

軟瞠大眼,再度發揮了蠢萌性格——不禁看向滿臉無言的友人:「真的?你——」

「白癡!當然不是!喂,酒田!不要胡言亂語了啊啊給我醒醒!」望崩潰,再看著旁邊一晃、一晃似乎神智不清的男人,如此說道。一邊伸出手,想把人給搖醒!

「不要⋯⋯哈哈哈哈不要!望小氣鬼!愛吃醋⋯⋯」

四萬在半途覺得不對!醉語也是嚴重的啊!看著對坐友人發瘋、然後不時的往自己手上的手機看:「⋯⋯」

閃亂發現的湊過來:「你錄音?哈哈哈哈哈www很好!」這樣等人清醒的時候就好用了!這段錄音就是證據!即便說醉語,還是要付出代價的啊!再說——

「不是都說酒後吐真言嗎?酒田該不會是真的想親人家吧?」離舞扯著嘴角,覺得無言,並不覺得醉語會沒事、不用管。這嚴重啊!笨蛋!

隱隱沉下臉:「⋯⋯」似乎若有所思。事情好像真的變得不單純了……

望快炸了!他乾脆伸出大手,扯住酒田的臉頰!讓他沒辦法說話,就算硬要說,也聽不懂!「喂!閉嘴💢」他哪有吃醋?吃個頭!

酒田一驚,一時之間掙脫不開望捏人的手,果真只能發出唔唔啊啊的掙扎聲——聽不到醉語了。四萬微笑,恰好的按了停止鍵——

閃亂適時說道:「傳去群組!哈哈哈哈哈」似乎整人心、壞心眼滿滿,便這樣指示友人。四萬也馬上點頭,「好!」表情一樣興奮,跟著高橋也一起使壞,三個男人製成一圈、按著手機,暫時和其他人先脫節啦。

光在一旁看著,表情也思考起來,「⋯⋯」這個堂芊語——會在他們之間掀起什麼風暴呢?不敢多想什麼,男人轉回來,繼續吃肉,選擇先逃避不想。

月一臉欠揍的偎過去:「吶。很在意?」

「你也醉了?」光不怒反笑,青筋浮動,一手把筷子上的肉片給塞往男人嘴裡!一臉「你不講話,沒人把你當啞巴!」的表情看著他。

「唔唔」莫名被塞滿口肉,說不出話,月瞪大眼睛的看著皮笑肉不笑的被虐狂男子——靜了下來,不再開玩笑:「⋯⋯」真是的,戳一下也不行?

隱隱在旁嘆氣、一臉的拒絕,表示不跟著起哄、也無視酒田和望之間的「架」,逕自掏出手機,想去看一下社群有什麼動態消息、順便也看一下芊語的頁面之類的滑起手機,與這幫人隔絕。「⋯⋯」而在滑手機的同時也不忘啃肉串、喝飲料。

離舞倒是挺關心、有興趣望與酒田之間的後續,跑去加入他們——更熱鬧了。望也更頭疼⋯⋯這臭傢伙來攪和什麼勁兒?不幫忙處理酒醉的人就算了、還火上加油!

光也沒有參與哪一坨的嬉鬧,倒是拿起手機、打開了歌手們私下交友圈的首頁畫面,不停瀏覽著炭等人po的合照:「⋯⋯」滑著張張照片,不曉得沈默的樣子在想什麼⋯⋯

軟也跟著離舞在鬧,聲音提高了八度,更能夠惹惱望:「望,你說真的嘛,不要當酒田在玩鬧啊!說實話!是不是真的有吃醋?有真的那麽一點點的不想要酒田親堂?」

「好笑嗎?怎麼可能親得到?白癡💢」都先撇開什麼實不實話、酒不酒醉、瘋不瘋言瘋語——邏輯簡單的事情,還用說?這個「假設」根本不成立!他們都是笨蛋?

軟一愣。蠢萌至極!「也對。這是現實⋯⋯好吧,放過你。」聳肩,反正也真的只是在整人,男人就直接結束話題、還笑得很爽,更讓望不悅!

「你再笑、我就把你推去給酒田親到說不出話來!軟軟!」那笑聲越聽越不舒服!刺耳!男人瞇起眼,警告,指著亂笑一通的笨蛋、再用力指著纏在自己身上不願起來的人。

軟軟只是哼一聲,覺得望無趣透了!但也真的會怕這項威脅,就安靜下來的繼續烤肉、吃飯去。

氣死他了!「⋯⋯」望有些無語的看著天花板表示眼神死一秒,然後立刻爆氣的把身上的男人抓起來!「酒田!給我清醒!」現在可好了,慶功不到一半,這人就這副模樣了!待會兒結束是誰要負責把人給弄回去?

「不⋯要⋯⋯望!我想接吻——」

「不要纏著我啊!去親別人⋯⋯」

「可是人家想親的人不在這裡⋯⋯望!」(撲

「走開!放開我⋯⋯」

「我想親芊嘛!她好可愛!其實——第一眼就覺得她好可愛、好可愛啊⋯⋯」

「⋯⋯⋯⋯」

對坐的四萬一驚,趕緊的推了閃亂一把!「快點!繼續錄!酒田又發酒瘋了!」

「好好⋯」閃亂趕緊照做,手忙腳亂的打開錄音功能鍵、按下開始——

酒:「身材還這麼好!其、其實我也喜歡胸大的女生啊!芊長得好看、身材又好、又會樂器的美女⋯⋯我好喜歡!望!你也喜歡嗎?」

望:「你⋯⋯」

酒:「不!不行!你不能喜歡!因為我喜歡⋯⋯哈哈哈哈望——」

望:「你醉了!酒田!別說了⋯⋯」

酒「不要!我要說!不然我們一起喜歡芊吧!一起喜歡⋯⋯一起親她!呵呵呵哈哈哈哈」

「⋯⋯⋯⋯」無奈的看著抱緊自己、抓緊他的人,望無言,也懶得說什麼了,反正讓喝醉的人好好發洩——就好了吧?但越聽到瘋語,實在受不了!

離:「想想酒醒之後——他會多後悔、多想死?」(挑眉)

軟:「他說喜歡大胸部,是真話吧🙄️」(汗顏)

離、望:「⋯⋯⋯」


這邊水深火熱,其他人則忙著滑手機、聊天,沒有注意聽背景的聲音又有人在亂說瘋話了⋯⋯

過了五分鐘,隱隱忽然大叫了一聲!「哇啊!」引來所有人關注——

「怎麼了?」幹什麼拿著手機驚恐的大叫?看到什麼了?

酒田突然的也被這一聲給震醒!「?!、」暫時的又清醒了一些,跟著大家看過去、關心隱隱:「隱?」

「你、你們看這個——」招手叫大家過來,隱隱把手機的畫面保持好,等全部的人都看到。⋯⋯那是一張照片。一張情侶間的「接吻照」!但為什麼會要叫大家看呢?因為照片中的女主角是——

軟:「呀啊啊啊!堂?這是堂嗎?」

離:「那個金髮的男人是誰?」

月:「男朋友??????!!」不是說「沒有」嗎!

高:「真、真的假的?」

光:「⋯⋯⋯」

酒:「⋯⋯⋯」

望:「⋯⋯⋯」


這樣就算了,這張照片配的文字是『我贏了╭(°A°`)╮』——

贏?什麼意思?光皺眉,既然看到了「接吻照」就代表她真的交過男友——不過這是前男友嗎?她說過「沒男友」的⋯⋯🤔


隱隱將照片滑掉,出現的是某貼文的回覆樓,再按了接吻照的樓上那張照片:「那個應該是男朋友。你們看,這是哥哥。」出現在畫面上的,是一張半身照、強調「人」,並沒有背景物。男女的姿勢是面對面的側臉、嘟嘴湊很近的親暱姿勢——只差三公分就要碰唇了!

而且配上的文字是「妹妹是我的」——

「!!好、好好看!雖然是哥哥⋯⋯」離舞驚呼,覺得這種兄妹照吸睛到不行!剛好在隱隱點進來的時候有瞄到讚數,有好幾十啊、快百了!

把文字念出來,月大叫:「妹妹是我的?果然哥哥也是「那個」嗎!」

望覺得奇怪:「怎麼有這些照片?誰po的?」好看是好看,但滿刺眼的。沒啥表情,男人挺實際的問道。

隱隱忽然笑起來,讓所有人不明所以。「噗哈、」然後再把兄妹照給滑掉,往上滑,推樓出現——是弟弟po的一張與姊姊穿著情侶外套、摟抱的正身背影照,場景就是今天演唱會場地的正門。文字是寫『姊姊是我的』⋯⋯簡潔有力。

因為有標記芊語,隱隱才會看到這則有趣的貼文⋯⋯樓下的回覆連續兩張照片都是在和弟弟「比拼」的意味——先是哥哥回覆的那張嘴對嘴嘟嘴照、還調皮地也寫到『妹妹是我的』,下一樓估計是「男友」身分的男人名為「涼太」的男子發了接吻照、並寫『我贏了╭(°A°`)╮』表示得意——

看到這裡,其實會笑出來。第一眼是驚訝。隱隱繼續說:「因為弟弟標記芊語,所以出現在她的頁面上,剛好看到了,嚇了一跳!不過這是一個小時前po的呢!」

「涼太?這個人就是男朋友嗎?吶!看一下吧?」有人並不是把注意力放在這上面,而是「男友」,如此提議,要隱隱順手去點發接吻照的人的帳號,想一探究竟!

隱隱倒是ㄧ瞬間的將home鍵一按!手機畫面立刻跳回桌布去!見狀,酒田大叫起來:「你幹嘛?」臭隱隱!為什麼不按進去那個男人的帳號?順手也不願意?現在剛好他比較方便嘛!

「我才不幹。你們要看的自己去點。」把手機放回桌面上去,男人哼一聲,拿起飲料杯,吸著。表示「不配合」。

光、望:「⋯⋯⋯」

酒田也哼一聲的走開,回到座位上。什麼嘛!頭還是有些暈眩,但意識有比方才都清醒——男人努努嘴,碎念:「什麼臭男人啊⋯⋯」發什麼親密照💢

望也坐回他旁邊,一臉狐疑的看著悶悶、碎念的酒田:「喂。你沒事了嗎?」

「啥?」

「你發酒瘋啊。搞了好久!現在好了沒?」

「⋯⋯!!我、我又瘋了嗎😱」

「嗯。😒」

對坐的高橋、閃亂、四萬也注意到這邊,都裝作平靜的模樣:「喔,對了,酒田。群組的訊息——回家才能看喔!」

「為什麼?」酒田皺眉,看過去。啥意思?

「回家看就對了!沒為什麼!」(秒答)

酒:「⋯⋯⋯」

當然,想看的人已經自動回位、拿起手機的去點男人的帳號去了——沒錯!要看的自己點、自己看!自由又自在!

沒幾分鐘,月皺眉,盯著螢幕:「根本不知道是男朋友、還是前男友啊⋯⋯」這種事情似乎看Twitter的個人資訊是看不出來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爛資訊!什麼生日、和無所謂的自我介紹——誰要這種爛東西啊!

「前男友的話,就麻煩了⋯⋯」離舞托腮,放下手機,似乎也是相同感想。

「為什麼?」軟軟眨眨眼睛,也跟著放下手機,往說話者的方位看去。

望接話:「就代表她跟前男友還是藕斷絲連吧?肯定不是那種沒聯絡、避而不見的那種。不然前男友這種生物怎麼可能跑去前女友的家人版上留言互動?還po接吻照!可能不只和堂芊語有聯絡、跟她家人的互動也都算好⋯⋯」

「⋯⋯⋯」

「你怎麼那麼懂?一~下子就全分析、想出來了!」酒田瞇起眼,看著旁邊的白皙男人,覺得質疑。

望懶得解釋,覺得都是笨蛋。「這是常識吧?」一派輕鬆的繼續烤肉、道飲料,便把手機扔一邊去,現在不太想去看那些東西。

軟軟哼一聲。「他真的是前男友吧。畢竟今天堂說她沒有男朋友!」搖頭,想到了今天在後台的談話,也把手機放下來。

「嗯,她的確是說沒有⋯⋯」月接話,一邊拿起烤肉夾子——

「前男友?嘖!幹嘛跟前男友勾勾纏啊!真討厭⋯⋯」光冷笑一聲,把手機也放下,表示不滿、不悅,似乎這種事情是他的「地雷」——此刻是對「事」、而不是對「人」。

離舞一愣,看往旁邊的男人:「是呢。光最討厭的事情之一就是「前男友」了嘛!」微笑,覺得有道理的點頭,腦中想到了某些事。

閃亂看了看手機、抬頭:「應該沒有⋯⋯那傢伙並沒有在堂芊語的頁面上留任何互動,應該不是什麼「有聯絡」、「有說有笑」什麼的。他應該是擅自、突然的回了那篇弟弟的貼文吧!我剛看了哥哥和弟弟的頁面,也沒有看到什麼他跟兄弟的互動⋯⋯」似乎看出什麼結論來,男人說道。

「喔——簡單來說,就是個還喜歡著前女友的男人嘛!」酒田接下去,噗噗地笑,便露出有些惡質、壞壞的態度,覺得好玩、有趣。

四萬跟著笑:「這傢伙是大學生呢,年下男子欸!😏」


🚃🚃🚃🚃➡️🏠


芊語瞪大眼,傻在手機面前:「⋯⋯⋯」搞!什麼啊啊啊啊啊

訫雨這才也滑開手機,準備看各種通知訊息,沒幾秒,也和坐在旁邊的姊姊呈現相同表情!但他是直接開砲!「欸?這個臭傢伙做什麼啊?姊姊!這傢伙太不要臉、太過分了吧嗚嗚」原本先看到哥哥po的照片已經很氣了、正想罵哥哥的時候,下面那樓的人和照片更可惡!就直接先跳過哥哥的部分了,待會兒再抱怨!先處理這混蛋比較要緊!

芊語覺得頭疼:「⋯⋯他幹什麼啊」很羞恥欸!幹嘛跟著弟弟玩鬧?況且他們已經分手了!不適合做這種事了吧?以前在一起的時候,涼太總會和弟弟吵不停、兩個人也是一直拿照片在比來比去、炫耀來去的,但「現在」已經不是可以繼續那麼做的關係了吧——

訫雨氣的把手機螢幕關掉!看著旁邊的姊姊:「姊姊應該把那些噁心的照片都刪光光了吧?」他不允許姊姊手機裡面留有已經分手、不是男女關係的該死親密照!要有的,都要是和弟弟的合照才是!

「我⋯⋯我會定期把照片抓去電腦,所以手機裡面沒有。」不知道怎麼解釋,但芊語基本上不會去刪「回憶」,況且真的要刪起來的話——很累⋯⋯不知道要刪到什麼時候⋯⋯

「電腦比較好操作吧?那更好方便一次拉掉刪除啊!姊姊!」

芊語趕緊點頭,安撫他:「好、好!好啦!我再刪!真是的⋯⋯」因為只是安撫,她並不會真的刪,就算用電腦方便操作好了,還是要花時間啊!平常都忙死了!

「騙人!那我也要親姊姊!不公平!」

芊:「什麼?」(呆)

訫:「那些男人就算了,為什麼跟哥哥拍那種照片啊?我都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時候拍的?怎麼可以?我也要!我也要!姊姊!」

「要什麼?我們也很常拍照啊⋯⋯」芊語不懂弟弟的意思,姊弟住在一起、到底還有啥不滿足?

「不要!我要親姊姊!」

「什麼啦!堂訫雨!親個鬼!」芊語瞪大眼,拍了弟弟的肩一下,到底在說什麼?

「妳跟哥哥可以親,那我當然也要😡」

「我、我才沒有和哥哥怎麼樣!你不要亂說欸!」

「哼—!不要!姊姊最討厭了!💢」訫雨氣嘟嘟的轉開頭,不理她,悶悶的咬唇說道。

芊語輕嘆,「那張照片沒有碰到嘴巴啊!」

「是沒有啊,可是之後呢?你們當下拍完一定有親一下啊💢不要把我當小孩子💢」訫雨非常不悅的說道,酸到不行,真的不想理姊姊。他受夠了啊!明明這麼喜歡姊姊,但姊姊卻還是對哥哥比較好!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訫雨⋯⋯」芊語試圖想哄弟弟,但訫雨似乎是不容易接受了!

「我和姊姊是以前親過而已吧?現在我也要啊!為什麼妳那麼喜歡哥哥?」今天一定要問清楚!不然沒完沒了!不平衡的感覺從國中就一直到現在高二了!他忍夠久了!用力轉回來,他盯著姊姊可愛精緻漂亮的臉蛋。

「我一樣喜歡你們!是你太會吃醋了!哥哥也有抱怨過我對你太好、太疼你了啊!你不要這麼愛吃醋,訫雨——」芊語伸出手,摸摸弟弟的頭,像在安撫盛怒中的兔子,覺得愛吃醋的個性真的很難照料、也很多摩擦⋯⋯為什麼訫雨這麼會吃醋呢?

不安、嫉妒都是因為吃醋——他知道啊!他都知道⋯⋯可是控制不了自己!因為是姊姊!他最愛的姊姊!鼓起腮幫子,訫雨受不了的抱住芊語,把嬌小的女人抱進懷裡!「我最喜歡姊姊⋯⋯」這樣喊出來,弟弟抱得好用力,不想放開、不願放手。

「我知道、我知道啊。我也很喜歡訫雨⋯⋯」芊語笑著,拍拍摸摸高大男人的背,任由弟弟用力的抱住自己。撒嬌、任性的弟弟其實滿可愛的!

「なら、キスして⋯⋯」訫雨悶悶地說道,輕輕放開姊姊,看著大自己五歲的女人。

「這裡是外面!訫雨!而且在電車上!」只是碰一下表示好感情當然沒問題,可是他們現在是在公眾場合欸!

「那回家,要親喔!」

「嗯!現在先乖乖的搭車,嗯?」

「嗯!」滿足的放下心,又變回好心情,訫雨笑咪咪地重新把手機拿起、滑開,準備「回覆」某兩樓的可惡留言⋯⋯


晚間23點多——姊弟終於到家。弟弟走在後面,看著姊姊可愛的身影走著、打開大門、脫鞋等等動作,都看不膩、看得好著迷。姊姊⋯⋯好可愛!好誘人!

因為把厚底鞋給脫下來了,身高矮了四、五公分,好迷你、好可愛!訫雨也再也受不了的把人從後面給抱住!「姊姊⋯⋯」

「等一下!我先開燈⋯⋯」忽然被環抱,芊語一愣,拍拍腰上的手臂說道。等等玄關的燈熄了,會一片黑啊!她才沒有待在黑暗中的怪癖!

咕噥了下,訫雨才答應的放手、讓她去打開客廳的大燈。「⋯⋯」這時候,爸媽已經睡了,所以完完全全是姊弟的時光!看著走到沙發邊的姊姊,完全沒有預警的再次把人給擒抱住,不放。「姊❤️姊❤️」

「這麼愛撒嬌⋯⋯」芊語笑著,摸摸少年的頭、手臂說道,寵溺的意味也不少。

「姊姊,親我⋯⋯」訫雨馬上要求,早就等不及,畢竟是從小時候以來,就沒有再碰過姊姊的嘴唇了!哥哥做過的,他不能沒有!要公平!況且,內心也是真的想親⋯⋯

「好、好」芊語笑著,稍微側頭,很輕的往弟弟的唇點了一下!「開心嗎?」

香香的味道撲鼻而來,訫雨一秒被迷惑,但很快回神,不滿足的搖頭、手抱得更緊,還將芊語給轉向、面對自己:「還要!もっとして!」扣緊姊姊的腰,讓她不能隨便逃,閉上眼,等著再次被親。

芊語忍住笑,往前,再輕碰兩下!「哈哈⋯⋯好啦!好可愛」伸出手,揉亂弟弟的髮,覺得這種撒嬌實在很可愛吶!一般女子應該都會受不了——

「那⋯⋯換我親姊姊了!是回禮嘛!」動作很快的霸道朝小嘴親去,完全不給反應時間,訫雨貼上柔嫩的唇後,輕輕、小聲的啾幾口,然後不知何時空出一手拿著手機——將方才各種親吻畫面留了下來!但因為相機是無聲、芊語也沒注意到弟弟在拍照,就不知道都被照下來了。

「嗯⋯好啦!不可以喔!我是姊姊,更進一步的只能和別的女生做⋯⋯」被逗笑,也覺得差不多了、該結束甜蜜時刻,芊語推拒著訫雨的臉,因為方才有感受到弟弟在動嘴唇——可不行啊。他們不能真的「接吻」啊!

「不要——」不滿的拒絕姊姊的說詞,高大的男人直接把芊語推往身後的沙發上,壓上去,然後低頭——重新觸上她的唇,並嘟嘴大口的啾啾啾——

「訫⋯⋯」被啾得沒辦法說話,芊語覺得這個動作怎麼跟啄木鳥一樣?不過算了——還在能接受的單純碰碰表面的接觸,姊姊就沒有再阻止他了。

「❤️❤️❤️💋💋」


🎶🎤🎤幾日後📱👬🤙🤙


位於東京都某市區內,某棟搶眼建築一如往常地散發著劇烈鼓譟感——人來人往的街上沒幾組路人都是拐進這間KTV內。顧客源源不絕、生意興隆。但⋯⋯

一踏進店門口,就是踩上店家特製、上頭有著「OOKTV」字樣的踏墊,豪華高挑的大廳空間金碧輝煌、閃耀耀的——似乎是刻意的裝潢設計。大廳的櫃檯正對面有許多張高級沙發、還有擺放許多桌椅,在往旁邊走,就是通往包廂的電梯。

因為是總店,規模比任何分店都更加氣派、豪華、誇張。冷氣非常的涼——服務生們的制服都是設計成長袖,與外面世界的氣溫不相干。站在櫃檯裡的某名金髮男子、終於逮到了喘口氣的機會。「今天是怎樣?還沒晚上就爆忙⋯⋯」方才接客接到嘴軟、電話訂位接到手軟!一窩蜂的搞到叫支援!

旁邊的同事則是比金髮男子個頭高五公分、髮色也是奇異的灰紫色、卷卷的。男人皺眉:「你幾點下班?」晚上一定會被炸⋯⋯

「21:00。卡在不上不下、也是客人最多的時段。」金髮男人聳肩,一邊認真的趁機聊天、另一邊倒是不太在乎耳機內的內容。

「嘖。今天明明什麼節日都不是!卻下午就開始忙了!人好多⋯嗚啊又來了!!」灰紫毛男人煩躁的說道,對於忽然炸來的忙碌總是很抗拒,瞪著門口,沒想到,又有一組人進來了!害得他低聲慘叫,趁客人還沒走到櫃檯前抱怨。

「您好。請問有預約嗎?」

看著身邊說變就變的人,金髮男人笑不太出來:「⋯⋯」因為就是看到自己啊!精神崩潰是服務業的核心啊!扯著嘴角,偷偷放空——但一陣他最討厭的電話鈴又響了!

金髮服務生的名牌上——印的字是「涼太」。


綠涼太一副誓死、但兩秒馬上露出天使般笑容的接起電話:『喂?OO新宿總店您好!』

『您好。我想預約明天晚上七點、六位。』是男生的聲音。

『好的。明天晚上七點是有包廂的。請問先生貴姓、手機號碼是?』

『謝謝。我姓高橋,手機號碼是⋯⋯』

『好的,這樣就可以了。包廂會為您保留十分鐘,謝謝您。』掛了電話後,涼太將筆放下,看著板子上頭一排的資料,覺得每天的忙碌只有輪迴、不停地重複——

完全沒有淡季、輕鬆一些的時候。

旁邊也剛好接待完客人,同事湊過來:「明天的訂位幾組?」不管在哪個崗位,都忙到想自爆比較快了!

「我算一下⋯⋯36組!」涼太一愣,翻了翻板子上的一張張白紙,到了第三張的時候停下來,看著上頭的編號,臉似乎麻痺的沒表情。

「嘛,往好處想,平日的這種量只有假日的一半而已欸!一半!加油吧⋯⋯」同事當然也習慣的皮笑肉不笑,講到最後幾乎想躺平裝死了,和鼓勵的內容絲毫不搭嘎。

正想說什麼的時候,電話又響了——

涼太保持在第三頁的狀態,快速拿起原子筆、拿起話筒:『喂?OO新宿總店您好!』

『你好。我要預約明天晚上八點,六位。』

『好的。請問先生貴姓?手機號碼?』

『我姓花江,手機是⋯⋯』

『謝謝您,這樣就可以了。包廂會為您保留十分鐘,謝謝您!』只要崗位在櫃檯,他都不知道6、7個小時下來,同樣的話術究竟講了幾千遍了?涼太放下電話筒,呼了口氣,朝下方拿出自己的礦泉水,轉開瓶蓋,灌了幾口。


圓圓的地球上、幾十億的人口——人類們日復一日地工作、工作著——這樣的活著。也同時的絲毫不相干、無交集⋯⋯

但有一天可能會相遇。就是為了那天,才如此平凡反覆吧。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