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自創系列】《線香花火》04

☑️此為自創文章、純屬虛構,和實際人事、團體無關。請注意⚠️
☑️一直以來都想碼自創故事,請多指教🤝

23264字.




09


🎤20:10



在最後的大合唱結束、望站在中間的位置,用麥克風說道:「大家一起來拍大合照吧!」因為到了尾聲,九位歌手都身穿自己週邊的T恤、一字排開的站好,然後工作人員在控室啪啪地按了許多開關「on」,瞬間原本黑暗的會場——被點亮了。

芊語的臉上水亮的透光、還帶著粉紅,在黃燈下更動人、可口。而台上負責拿手機拍照的工作人員的聲音響起:「1、2、3——」

露出了微笑,看著台上——一個瞬間而已,快門按下,短暫的三小時多的夢境似乎醒來了。結束了吶⋯⋯像這樣的感受完一場優質表演,結束時的空虛感,真的不是假象!

工作人員的聲音接著再響起:「今天的演唱會已經結束,感謝大家的參與。請依照工作人員指示離場,再次謝謝您的配合。今天⋯⋯」台詞開始重複,芊語轉頭,看著密密麻麻的人群哄鬧著、起身等等,這樣的盛大和畫面讓她想起了過去也參與過的大大小小有望的活動——但這次的感觸、感動卻和以往略有不同。原因是什麼呢?

呆呆的看著閃閃發光的會場、眸子裡閃光個不停,再轉回來,看著已經空無一人的台上、再似乎的發現了什麼的看看「身旁」⋯⋯啊啊。原來是這樣啊。閉上眼,感動的淚光似乎在打轉,芊語呼一聲,真該醒來了吶。正該也準備照著工作人員指示往後台走時,前面的瀨戶卻拿著手機、一臉開心的對她說:「今天很難得,一起拍一張照吧?」

芊語一愣,沒反應過來,倒是眼裡水水的模樣讓男人也微愣:「え、太感動了嗎?」不禁笑了,覺得這樣的她還是很好看,這下子,應該有更「喜歡」他們了吧?

點點頭,芊語沒說話,努力的噙著淚水。「⋯⋯」她怕一說話,會哭起來,不能這麼丟臉!但眼眶和鼻頭都紅了⋯⋯瀨戶卻垂下拿著手機的那隻手,然後自然無比的說、完全沒有把她當成粉絲,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我們是一路這樣走來的。每一個人都永遠記得每一場演出的感覺、畫面,第一次站上舞台的更不用說。雖然很老套,但卻是事實,沒有他們、就不會有我們。」看了看觀眾席一眼、表示「他們」,再看回來台上、表示「我們」。

或許⋯⋯她從沒想過這一行的心酸和心路歷程吶。每個行業,都有其價值!微笑,芊語也有感而發,覺得能這樣講給「他們」聽、真的很不真實:「他們是覺得沒有「你們」,就不會有「他們」喔。果然⋯⋯偶像和粉絲兩者是只能共存的關係(笑)」是一種都無法沒有對方的存在——

「嗯,是吶。」伸出手,摸摸她的頭,表示安慰。就算知道是感動的眼淚,還是覺得要安慰啊,畢竟女生在面前掉眼淚啊。

「對、對不起。」還是沒能忍住,太羞恥了吧!還被安慰了!芊語趕緊搖頭,然後笑起來,抹抹眼角。

瀨戶只是微笑,收回大手,「別介意。」人之常情,要她不用害羞、扭捏。

抬頭,看了看周圍,驚見貴賓席區只剩他們兩個了——「、!?進、進去吧!」會場裡一半的人都不見了,芊語指指前面,說道。瀨戶真是個很好的人呢!並心想,看著走在前方高高的背影。


ㄧ進後台,男人們ㄧ群、ㄧ群的聚成一小團,嘰嘰喳喳,歡樂不變的氣氛讓芊語感到溫暖起來,方才的想哭情緒一掃而空。她微微瞠大眼,「⋯⋯好神奇」這樣的畫面、感覺,真的是「本質」啊。都不是假的!這個大圈子——真好。

隱隱ㄧ看見芊語,就湊去,「很精彩吧?很帥吧?大合照已經po上官方Twitter了喔!」只要是同圈,情緒一定是高漲,因為自己也是ㄧ員啊。然後晃晃手上的手機,表示能夠去存大合照了。

「嗯!超棒演出👏好快!」不是才剛照完嗎?不愧是工作人員欸!芊語笑著,摸出手機,螢幕自動亮起來,通知還塞爆了畫面!剛好第一條是弟弟的訊息寫著『我在路上了😤』

隱隱有瞄到一眼,笑出來:「哇,好多喔ww」真的是超現充呢!其他人看到的話,反應應該更大吧⋯⋯

「只要幾小時沒看手機,就這樣了⋯不過今天比較特別啦,因為來看演唱會!」嘿嘿笑道,芊語不好意思地大概帶過,就挑了幾則重要的訊息先回覆。

洛洛偷看很久了,便適時地湊來隱隱旁邊,和他咬耳朵:「她要走了嗎?」看回訊息的樣子,是很忙的感覺。真受歡迎啊⋯⋯

「??應該差不多了吧⋯」表演都結束了,留著幹嘛?覺得洛洛這個問題根本是廢話!隱隱皺眉,ㄧ時忘了這群男人的「習性」。

「等一下啊。隱,你等等再留她個十分鐘,再聊一下!」離舞不知道有順風耳還是怎樣,突然跑過來插入隱隱、洛洛之間,很激動但還記得要小聲說、並看著隱隱說道。

洛洛一愣,覺得離舞的身手好像有練過似的、看著黑髮男人:「!?、」動作太快了吧!

隱隱倒是沒啥特別反應,似乎很習慣離舞的手腳了:「可是她朋友搞不好在找她啊,這樣是要怎麼⋯⋯」一邊看了幾眼還在按手機的人、男人不確定的說道。

「哎!不管啦,還有些事沒親口問到、聊到啊!」離舞卻打斷隱隱的話,對於友人猶豫的表現很不滿、覺得笨!情緒而更激動、更high!讓人不禁吐槽——

「離舞。你入戲太深?她基本的資訊我們都知道了吧?聊個屁啊💢」

「嘖!你很笨欸!留一下又沒關係!去啦!」

「你⋯⋯」看著跑走的身影,隱隱話到一半而已,瞪著友人的背影。


洛洛噗地大笑:「哈哈哈哈」太好笑了www

隱隱嘆一聲,不理旁邊笑到抱肚子的男子,又一次靠近剛好停下打字動作的人:「抱歉。那個⋯嗯,妳趕時間嗎?」

芊語抬頭,讓人意外的竟搖頭:「朋友會打電話來。」不懂隱隱為何突然提這個問題,但還是大略說道,然後快速的打開Twitter頁面、找到官方帳號,準備去存大合照。

隱隱點點頭,沒有下文了。「⋯⋯」那就等電話來吧,這樣離舞那笨蛋就能甘願了吧?🙄️


沒有管演出者們還在休息、喝水、擦汗什麼的,炭、魚擠了過來,自然不已、就像邀朋友順便照相的感覺:「可以一起拍照、留個紀念嗎?」

芊語雖然先一愣,但隨後覺得的確難得、不拍好像會很可惜⋯而且歌手們願意禮貌提議,當然接受呀!「好呀!謝謝!」當然也知道合照不能亂曬,只能好好放在相簿、不能亂傳——

「我們也要!先一起拍合照吧!✨」宇宙人、蒼等人紛紛湊過來,似乎很興奮、每個人都拿著自己的手機。瀨戶、洛洛也走過來,非常開心,一團人開始又拍又照、忘了還有別人在。


離舞、月一起看過去high成一團的八男一女:「搞什麼?」他是說「聊天」欸!怎麼可以先拍照啊?

「隨便吧。反正也真的難得。」隱隱聳肩,況且這樣的可愛畫面也是難得一見。而且只是合照,沒什麼吧。

「希望他們不要有人high到、自然到說溜嘴了。」看著那麼開心的畫面,軟軟跟著露出笑容,也覺得拍照不算什麼大忌、或不妥的事。

望笑了笑,看回來,「你們不去一起拍嗎?」立花優、夏明、東歌並沒有在那人群中,他便打趣地問道。

立花優輕嘆,看回來,特別盯著軟軟:「雖然她很正常、還很漂亮,可是還沒讓我信任的感覺。」拍什麼拍?呿。黑髮男子直言道,覺得要是哪天被陰、闖禍都不知道⋯⋯他們雖然知道「炎上」人之常情、見怪不怪,但不會有人希望發生在自己身上!

人是誰找來的,就特別說給他聽囉。這也就是為什麼要看著軟軟說的原因。

但身旁的夏明、東歌不拍的原因並不是這個。兩人一聽,都看向立花優:「⋯⋯」表情似乎一言難盡、複雜起來,覺得也不是不正確——但——

「你想太多了啦。我們可是都有打算找她彈琴喔。」笑看著立花優,離舞偷偷指了指男人群中的唯一女性,然後比比隱隱、酒田。

「保護色真重。(笑)」酒田、高橋互看後,也笑了,這樣說道。根本就只是個傲嬌吧。

皺眉,立花優仍不是很開心:「你們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眾人異口同聲,看著他。

「越好看的東西、就是有毒,而且是劇毒。會死人。」男人的表情很臭,意有所指的掃了一眼芊語,說道。他可是跟「普通」男人不一樣啊!就算漂亮,也不會馬上被迷惑!


光沈默:「⋯⋯⋯」不知道是啥意思,或許是思考、又可能是認同。也對,這樣的女人肯定會帶來旋風,雖然不知道是好是壞。

「死人?」軟軟疑惑,這是什麼恐怖的說法啊?有誰會死掉嗎?只不過多認識一個女生而已不是嗎⋯⋯

東歌因為年長,所以明白立花優的語意,也思考起來:「⋯⋯」雖然自身戀愛經驗不多,但堂芊語的感覺是不差的啊!優是怎麼感覺、判斷的啊?

望也明白立花優的意思,不過⋯⋯「她應該不是那種女生。而且,只不過合個作、多交一個朋友罷了,不會死人吧?」會「死人」的場合大多數都是「那個」吧?他們之間應該沒人是要「那個」吧?就算之後有的話,再說吧⋯⋯

軟軟卻還在到處討解釋,「什麼死人啊?為什麼會死人?」他聽不懂、想不白啊!

隱隱回神,看著旁邊178公分的男人、戳戳他,並生動的比劃著:「優的意思是,如果「那個」的話會死人!」

那個?「哪個?」軟軟蠢萌的更疑惑了,皺眉,看著隱隱,啥都沒懂,覺得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

「⋯⋯⋯」

光開口了:「她真的和瘋狂粉絲不同。但「那個」的話⋯⋯不知道。可能真的會死人吧。」好像放棄思考、不想思考,男人隨意說道,把寶特瓶的蓋子給轉開、咬住吸管,表示懶得再這個話題上。

夏明倒是和軟軟一樣一頭霧水的,「什麼意思?」悄聲問旁邊的東歌,妹妹頭的男人挑眉。他同樣也不覺得芊語是不好的女生,只是⋯⋯「死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在比喻什麼鬼!優那傢伙!

「回去路上再跟你說。」東歌也覺得這個場合、此刻不太適合講這個,只是這樣說道,打算待會兒回去路上再聊了。

「??喔⋯⋯」神秘啥?難道很沈重嗎?😱


立花優沒再說了,撇開視線:「隨便你們喔。」他可是先「預告」了啊,未來若發生了——也與他無關吶。

「那你會找她幫忙嗎?」隱隱反應快的、馬上丟出重要問題,看過去。

「先不會吧。」白淨的臉兒皺了皺,立花優搖頭,一副抗拒的表現。至、至少也得讓他先觀察吧?對於好看的東西——本來就該先防著點,不是嗎?

「什麼嘛。明明語帶保留!你很傲嬌欸!臭傲嬌!」離舞睜大眼,抓狂的指著男人,叫道。明明很有防禦心、但說到合作的話卻沒有說死的拒絕,用什麼「先」不會這種說法?根本矛盾又口是心非嘛!

立花優馬上青筋炸出!沒意外的和離舞吵起來:「は?我說是真的「合作」啊!才不是附帶談戀愛喔?我跟你們才不一樣咧💢」

全部人傻掉。只有夏明、軟軟一臉領悟!「什麼啊,原來是這個意思?」方才幹嘛不直說啊?自以為厲害的暗喻什麼鬼?兩人同時瞇起眼,看著立花優。

看到這裡、聽到如此荒謬的話,隱隱受不了的抱頭、瞪著暴走的男人,自己也炸了!「誰說要談戀愛啊啊啊?」這些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

氣氛卻安靜了!似乎還有尷尬的烏鴉飛過,在隱隱的暴走之下——

「⋯⋯⋯」光低嘆,放開吸管,眼睛瞇起。戀愛?這個說法太可怕了吧?什麼跟什麼!因為自身發生過醜聞,所以現在對於這種事滿不以為意,但優突然這樣說,未免想太多⋯⋯就因為對方長得不錯?又會樂器?還是個現充嗎?不禁又瞄了芊語一眼,太陽穴卻抽疼起來——

「嘖!」蠢斃了!不耐地翻白眼,光決定停止思考!不要再想!

「⋯⋯⋯」立花優傻眼的看著隱隱,語塞。沒有錯聽他說的話,嗯?但是未來的變化誰知道啊?他的看法本來就可以成立!「哼」打算給時間去證明,男人哼道,皺起鼻子,不開心。

酒田倒是沒有想過這種歪斜發展,湊去閃亂耳邊:「為什麼這麼說啊?」

閃亂想了想,一副輕鬆的模樣搭著四萬的肩:「四萬覺得呢?」想先聽友人的想法,閃亂看著他帥氣英挺的臉型輪廓。

「優說的也沒錯、但隱說的也沒有不對⋯⋯總之,時間會給答案吧?」

「嗯。不過你覺得會什麼談戀愛嗎?哪來的想法?」酒田點頭,但還是很在意「戀愛」這個說法,看著四萬,想再聽聽他的見解!或許就能通了!

「現在是還沒有感覺⋯⋯可是誰知道以後的事吶?就算「現在」沒有預兆,對吧?」

酒田睜大可愛的圓眼睛、表情開朗:「對啊!是這樣啊!哈哈⋯⋯」算是笨蛋之一,也當然這才頓悟出來、而因此大笑,超可愛、迷人。


另一團人玩得差不多、也滿意的拍了很多照片,炭非常興奮的對其他歌手說:「把你們手機裡的照片傳給我吧!我再全部一起傳給妳!」最後再對芊語說。

「嗯,謝謝⋯⋯對了,那我手機的我也傳給炭吧!你再傳給大家!」點點頭,芊語也非常開心,似乎方才玩得真的很高興。然後很快的開炭的帳號頁面,再按了信封的圖示,跑出了聊天室,開始複選圖檔——

九個人都在低頭按手機,畫面整齊一致、好像默契很好——

芊語忽然選照片到一半時,遲鈍的想到重要的事:「啊!我忘記給你們我的帳號⋯⋯」這樣怎麼傳?暗罵自己蠢,她停下動作,就要到炭的旁邊——

「喔,不用啊,我們都知⋯⋯」因為手上動作很順、加上一時忘了該保密的事情,嘴巴也不知道為什麼很順的直接接話,但幸好及時發現有誤!男人瞬間安靜下來、聲音不見,眼睛快瞪出來!表情不太妙——


咦? 芊語瞪大眼,愣愣地看著莫名就定格住的高大黑髮男人,「?⋯⋯」炭說什麼呀?

魚、宇宙人、梅、蒼都同時叫了好大一聲!表示救援炭!「啊!」想要分散掉芊語的注意力,當然很簡單的成功!女人再ㄧ驚、看向他們:「!、怎麼了?」怎麼突然大叫?

、⋯⋯在這詭異的幾秒內,又一位的挺身救援!洛洛跟著張大雙眼、緊張又僵硬的看了看大叫的四人,再瞄了還在僵硬中的炭一眼,然後靈光立刻乍現!「喔、喔喔!炭、炭是說⋯⋯他說他當然不知道妳的帳號啊!幫、幫他輸入一下吧!」

芊語慢慢釐清狀況,呆呆地點頭、也沒有多問:「好⋯⋯」可是幹嘛大叫?再次到炭旁邊,男人這次很穩重的把手機遞給她——

可是奇怪的狀況並沒有結束。瀨戶像是同時想到了什麼的瞪大眼睛!「!、」便及時搶下她就要接過去的炭的手機:「等、等一下!」

「幹嘛?」魚一愣,看不懂瀨戶的行為。差點沒有跳起來——嚇死人!挫了一跳欸!

芊語也ㄧ驚?!滿臉,看著瀨戶:「??」什、什麼?他們怎麼怪怪的?

瀨戶啥都沒回應,直接扯過炭的手臂、往後轉,背對芊語,與高大的開朗男人咬耳朵:「你搜尋紀錄有刪掉嗎?不然她會發現你早就搜過了!」

「喔喔!對喔!忘記了!反應好快啊你!」一驚,恍然,炭跟著小聲說道、但很激動。很快又按了幾下螢幕,才轉過身,再把手機遞出去一次——「抱歉,可以搜了。謝謝!」

其他人看不太懂,魚立馬上前去,抓過瀨戶的肩膀、拉過來:「什麼?」兩人開始咬耳朵,其餘不知情的人也跟著圍上去,變成一小圈、窸窸窣窣個不停。

沒注意到旁邊有一群人正圍成圈、低聲說話,芊語看著炭、接過手機,「好、好的。」點點頭,開始按了下方放大鏡的圖示後,輸了一串帳號,跑出來的第一個就是、便點進去。「給你。」再把手機遞還給男人,芊語不好意思地笑。


而隱隱離他們這群人有些距離,但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笨死了!眼神死:「笨蛋🙄️」

「果然是炭呢!哈哈哈哈」

「是啊!炭的風格!」

離舞、酒田笑成一團,這樣揶揄。一旁的望也勾起嘴角、疑似也在笑:「一high都笨了www」搭了這句,軟軟也看回來,跟著笑。「wwww」不過他的「軟式笑聲」真的太驚人,也惹來不少吐槽,「你www」更添熱鬧⋯⋯

花了幾分鐘把照片都處理好後,離舞抓好時機的走過來、很有技巧的不冷場,讓芊語沒辦法說走:「你們過來坐一下吧,結束前工作人員有買一些飲料,喝一下?」

看到離舞也有看著自己說話,芊語點點頭:「謝謝!」大夥兒慢慢走去沙發附近,她則是坐和下午一樣的位子,不過旁邊多了光。其他男人則是往沙發對面的一排椅子找空位就坐、有的蹭去芊語與光坐的沙發後的另一張椅背並椅背的沙發,呈現背對背。

離舞走了過來,到坐著的芊語面前,兩手打開便利商店塑膠袋,低頭看著裡面有什麼、報出來,方便她選擇:「有烏龍茶、紅茶、茶花、奶茶、檸檬茶——」

覺得男人挺貼心,很快回答、方便人家作業:「奶茶。謝謝離舞。」想喝些甜的、比較能墊胃一下⋯⋯不然她平時是不喝奶茶的。

「好喔。」點頭,男人伸進去,抓出奶茶和吸管,遞給她。

立花優見狀,移開視線,從後方輕推了下繼續發飲料的男人:「欸,你們沒事吧?」小聲抱怨,咬唇道。

「你真的想太多了啦!裝什麼裝?聊天啊!」離舞卻悄悄往後仰、小聲回應,一邊翻白眼、最後還加重語氣!要他專注在別的事情上面。

「你⋯⋯」看著離開面前、繼續發飲料的人,立花優嘖聲,再看了沙發上的女性一眼,轉開臉。就算好看,也不能被迷惑啊!既然是男人,有骨氣點兒行嗎?嘟嘴,低哼,「⋯⋯」頓了下後,拿出手機,開啟Twitter——

壓下紙罐上的指示小洞、插入透明吸管,吸了吸幾口涼涼甜甜的奶茶入喉,覺得舒服。這樣應該能止一下餓,待會兒跟訫雨去吃晚餐吧⋯⋯心想,她呆起來,睫毛搧搧,有種誘惑。「⋯⋯」

這時,附近的洛洛湊過來她旁邊,手上拿了好幾條識別證,可能剛好在幫工作人員回收特別證。「堂堂,識別證給我吧。」

、?!!! 一個瞬間,所有男人們都轉向洛洛,說不出話:「⋯⋯」不知道是佩服、還是傻眼——立花優覺得頭很痛,「⋯⋯」「朋友」是這樣交的嗎?

「⋯、?!怎麼了?」看看好多雙無語的眼睛,洛洛覺得奇怪的看著大家,幹嘛眼神這麼奇怪?他只是在回收識別證而已吧⋯⋯

芊語回神過來,「、⋯好!謝謝洛洛⋯⋯」笑起來,無視微妙的氣氛,將喝到一半的飲料夾在白皙、露出的腿間,雙手拿下掛在脖子上的東西,遞給男人。

沒管這個情況,拿到東西後,洛洛逕自鑽去工作人員旁,把東西給他們:「辛苦了!」


「⋯⋯⋯」旁邊的光無言的隨著芊語的動作看下去,目光停在那雙腿上。無視嗎?也是⋯⋯滿正常的反應⋯⋯

望卻是噗地一笑,視線也從腿上移開,看著又喝起奶茶的人:「妳好冷靜www因為「堂堂」是暱稱嗎?」

其他人跟著放鬆下來、氣氛變回一般,繼續自己手邊的事情,但耳朵有在聽——「⋯⋯」洛洛的突如其來真的會嚇死人欸!堂個頭!

「其實⋯⋯很少人這麼叫。」芊語面露尷尬,但還是說出來,雖說有一些害臊。抓抓臉,放下飲料。


⋯⋯⋯⋯⋯呃

沈默又炸開!而且更加尷尬啦!「⋯⋯」肇事者卻狀況外,他們更無言了啊!怎麼笨蛋都笨一堆?

「很、很可愛啊?哈哈⋯⋯」酒田想救援,但卻搞得更尷尬了!瞪圓可愛的雙眼,他呵呵地看了看無言無比的眾人們,只能乾笑。

輕嘆,隱隱從酒田身上轉開,表現了什麼叫真正的「救援」!「等等出去的時候,要往右手邊走、朝標示走,我們都要從後門出去。不能走各種側門、和正門喔。」指指後台門口的方向,男人解釋。氣氛才終於回歸一般——

「好的!」


這時,立花優退出了社群頁面,看到顯示的時間:「十五分鐘了,你們差不多要換衣服了吧?」然後他們也該走了——對著演出者們說道,心想。

換衣服?芊語還沒反應過來,離舞就接話了:「等等吧⋯⋯對了,妳的職業是?」繼續裝傻聊天,想到上週二發的貼文、附上的員工大合照,就滿想知道是什麼產業的公司?好像很知名⋯⋯

在場男人們心中都同時想到同一張照片、都等著芊語回答。雖然都看過基本頁面了,但還是有真的不知道的地方,所以剛好趁此機會問出來。

芊語稍微頓一下,不過照樣回答:「我在外商公司做總裁的特別助理。」大家友善的聊天、還不錯⋯⋯?

「外商?好厲害!⋯嗯?「特助」很忙吧?」炭驚呼,真的是位能幹的女生啊!英文一定很強囉!雙眼閃著疑似崇拜,不過很快想到特助的職務肯定非常忙碌的啊!這樣還能兼差、幫忙他們嗎?

「所以談琴是舒壓嗎?」隱隱挺關心「音樂」方面的事兒,也問。

雖然大家都知道她是OL,但沒想到是外商、職位還是總裁特助!不禁都有些小驚訝,但不至於炭、魚的誇大反應。「⋯⋯」總裁的?不知道是大合照之中的哪一位?旁邊的光心想,好奇心被抓出來。他沒有忘記那合照裡,每一個男人的長相——都是很高顏值啊。什麼厲害的公司啊,員工都很上相⋯⋯就像刻意挑過的嘛!

「總裁滿好的,我算挺彈性的,不至於累⋯⋯但真的有一點忙。嗯!有空會彈彈喜歡的曲子、上網找譜什麼的。」


「他為什麼很好啊?」立花優忽然說道,覺得好奇,他不常聽到「老闆很好」這種評價吶。果然這個女人很不一樣嗎?那他們更有可能會死啊!順帶一題,他剛其實是在看芊語的頁面,而有些情緒更深了些。

身為「男人」,也滿好奇這題,眾人紛紛投以目光到女生身上,想聽原因。

「不只私下,工作上也很好。像是很好說話吧?沒什麼架子⋯⋯主管們也都很喜歡總裁。雖然外表有一些的冷凜氣質,可是其實沒有喔!算是⋯⋯啊,反差吧!」

「是喔?可是他不會私底下對妳特別好嗎?」立花優覺得差點被打敗!既然這女人遲鈍的接不到他的球、那直球詢問吧!方才的訊息都不是他要聽的。乾脆直言,省去時間、也讓自己能鬆一口氣。

芊語一愣,真的開始思考,好像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優看到這裡,已經眼神死了。「⋯⋯」算了算了,這樣笨的人,應該真的沒什麼危險吧?哎🙄️便稍微反轉了原先想法。

瀨戶接了下去,算是幫立花優說:「妳沒有想過?」

仔細看,挺多人都露出了「被打敗」的表情⋯⋯好像真的很懂似的。芊語看著瀨戶,「沒有呀!我覺得沒有⋯⋯好像總經理比較⋯⋯」搖頭,如此自語,但經他們這一問,想到了如果說「好」的話,似乎是總經理比較有的感覺?忽地睜大眼、但又思考起來,小聲碎念,但沒結論。

「?」大家沒聽清她最後一句,表示疑問。

「沒、沒有!」芊語趕緊搖頭、把思緒拉回來。

炭興趣滿滿,「「特助」比秘書還貼欸!妳跟總裁很熟吧?公事、私事都綁在一起什麼的!」男人的表情不止興奮、很high,還想挖八卦。

「你的說法很怪www」梅吐槽,貼什麼鬼?但跟著笑,發揮了一般人對於「特助」的妄想。

「滿熟。,在職場上說「好」也奇怪⋯應該是「照顧」我吧?私事還好呢,總裁是單身。」想了想,芊語終於知道該怎麼說了!便針對炭的最後一句搖頭,說道。如果總裁有家庭、小孩的話,她可能會更忙碌吧!要身兼多職、還要多功能⋯⋯

特助確實很雜🤔

立花優差點噴出嘴裡的水:「、!他幹嘛照顧妳?」雖然他不懂什麼特助性質的工作內容啥的,但基本上的公歸公、私歸私是常識吧?大家都是大人,不會不知道吧?

「??因為是特助啊。我算新人而已,進公司不到一年⋯⋯」不懂他們怎麼都露出相似的疑問表情,這不是很正常嗎?芊語都沒多想什麼,不覺得有啥問題、奇怪,或者不妥的說道。


啥、⋯⋯⋯⋯ 氣氛再次瞬間寧靜下來,而且眾多人的表情都垮下來、眼神死。「⋯⋯⋯」天然笨?這不是呆欸!

「哪有人會隨便對女生好啊?照顧什麼鬼?又不是吃飽太閒⋯⋯」梅和立花優對看一眼後,翻了白眼,碎念。這個堂芊語是笨蛋?還是傻子?明明看起來是有戀愛經驗的樣子啊!

芊語一愣,還是沒到怪東西,反而一臉懵貌:「所以真的很好啊。總裁對員工都是這樣,不只我。」他們有疑心病嗎?⋯⋯為什麼要這樣想?忽然,腦中閃過了那天春酒回家、訫雨說的話——怎麼有點相似?


沒管芊語想到了什麼而呆呆的,旁邊的光滿順的接下去、問出心中的疑問:「那……「以後」會轉行嗎?」語落的同時——月、隱隱、離舞、軟軟、望、立花優、炭、魚都顯然一愣!「…」然後很快地也往芊語身上看去,似乎也是想知道回答會是啥。「⋯⋯」除了他們,東歌、夏明、蒼、星吹等等幾位也是「創作者」,也挺關心這題的也看著她。

光這題問得好啊!


「可…可是現在滿穩定的呀……」沒有這樣想過、對於「他們」這樣問也不解,芊語一臉不明所以然地呆木望向僅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雖然都是坐著,但還是要往上看一些,這些男人對她來說都太高挑了。

光愣掉,找回自己的聲音、相信方才傻眼的斷訊只是不小心。她怎麼這麼天然笨?外表根本不是這屬性的啊。「所以我說「以後」啊。」其他人跟著也崩起臉皮、一秒放掉,表情無語。「……」這麼笨,果然需要被「照顧」……望笑彎眼,似乎有戳中笑點,不過沒有笑出聲的看著嬌小女人。有點可愛啊!

「以、以後?不知道……沒有想過……」芊語覺得很糗的笑了下,搖頭道。小手握緊飲料罐,長翹的睫毛搧了搧——


此時,零時差的、瀨戶的腦筋一轉,馬上想到另外一題!「你們是週休二日吧?休息都在做什麼呢?」這題也重要!如果沒有忙著東跑西玩的話,就有助以後「兼差」的商討啊!

「是啊,既然總裁是單身,應該休息日都是自由的吧?」洛洛也接著說,覺得應該不會還是忙「公事」吧?不知道作息像不像他們?

「嗯……在家比較多。但還是會跟朋友出門!」有人約,她就會出去。不過另一個待在家的原因也是因為訫雨的關係⋯⋯芊語此刻並沒說出來,弟弟的黏人程度可是比「男朋友」還黏啊!也可能是姊弟感情較好,因此訫雨都喜歡、也希望只要都有空,就待在家一直增溫「姊弟情」就好了!姊姊根本哪裡都不用去的嘛!和他待著就好了……所以以前有男友的時候,出門約會是屈指可數的、其餘的話都待在她家「約會」比較多——

光看出她似乎在想些什麼、表情而又呆然,自然地靠近了一點:「怎麼了?」這麼不單純的眼神、感覺有什麼沒說似的……

「?、!不…沒有……」順勢朝聲音來源看去,但被縮短的距離嚇到!芊語下意識往後仰了下,搖頭,聲音斷續,似乎被無預警的近距離搞亂,那瞬間……她看得很清楚光的五官,差一點就被那表面的溫柔眼睛吸進去!就算知道什麼醜聞,但近在面前的時候,還是會有些迷失。

在光還沒有反應時,他附近的軟軟笑出來、大手伸出,把人抓回來原位一點兒:「嚇到人家了你www」很怕芊語又會露出抗拒的反應,才手腳很快地把人輕拉回去,畢竟大家都在,被知道的話很尷尬、也沒面子。

酒田、月同時偷偷看著她的表情、身體反應,「……」看來和下午那時反應不一樣!還好……再看了光一眼,兩人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後,紛紛起身,往後走,到放著自己包包的桌面上,拿出便服:「我們先換衣服啦。」說完,一起往底走,往右側一拐,不見了,進去小型的更衣室了。

大概知道為什麼要換成便服,芊語也靜了下來。「……」雖然有些抱歉,但主動提的話,很怪吧?放鬆了身體,小手仍拿緊飲料罐。但也因為過了二十分鐘了、覺得要離開去續攤,魚、炭、立花優、宇宙人、梅等人迅速地交換了眼神後、一個個站起來。「差不多能走了,我們先回去囉,掰掰!」炭、魚仍還是高情緒的往前走,揮手。貌似另有局。

快消失在轉彎處、出門口時,五名男人很俏皮(雖然有一個人很勉強)的回過頭來,再說了:「堂,下次見喔!」、「掰……啥?」很明顯,優的台詞與其他四位不同,可聽見「下次見」後,不禁傻眼在原地,看著友人們直走出去了門口:「……掰、掰掰!」感到尷尬、這下很糗!立花優馬上收起想理論、爆炸的模樣,哈哈笑道,咻地消失在芊語等人的視線中。


「wwww」芊語也沒去注意小細節、好比道再見的說法什麼的,只是單純被四位可愛的樣子、及立花優奇怪的反應逗笑,小身子顫得。

「噗。」芊語身後的閃亂、四萬也笑出來,覺得優真的很不信邪、完全是塊鐵板!但無所謂,這樣才有趣啊!也站起,往後走,去拿便服,也要去換上。



立花優追上四位後,不意外地立刻喳喳叫:「欸,你們在說什麼啊?」

「什麼「什麼」啊?」宇宙人一邊搭著梅的肩膀,一手正在滑手機相簿,好像很滿意今天的照片、看不膩,有幾張早在拍完的當下按了愛心、成為「最愛」的分類資料夾中。

「天吶!不覺得這顏值、照片簡直登對嗎?有拍到照太好了!認識新朋友、還是美女真不錯!」梅接下話,頭也湊去宇宙人的手機面前,不專心走路,覺得他們的「視覺效果」不比堂芊語的弟弟、哥哥差,很爽咧。

炭也歡呼起來:「沒錯啊!好想曬照片啊可惡!不過必須要慢慢來!一切都需要「計畫」!」

「嗯,目前只能曬去私人交友圈給同圈子的人看……」魚點頭,哈哈笑著,同意炭的話,雙眼彎起。若貿然衝動貼去公開帳號,會作死……


「欸。你們很誇張欸,就算堂芊語真的很笨、很遲鈍,可能不會讓「大家死掉」好了!可是……我有種不好的感覺啊!」

「那是興奮吧!哈哈哈哈」

立花優瞬間又爆出青筋,看著說話者,「炭!她是軟軟找到的,我們也不要太去瞎覺和啊,會擔心哪一天跟著被炎上嗚喔」誰不知道現在這種時代,網路就是殺人武器,太大意、或是歪了方向的話,很可能很慘啊!「再說,她也會被扯進來的……」所有不安並不是沒根據,男人低嘆。

「你這麼說也對……可是你幹嘛這麼緊張?我們現在明明只算是「陌生」階段吧?」

「嘖!你們是笨蛋啊?被傳染了嗎?我的意思是,如果大家之間有人愛上她的話——會很完蛋啊!這種壓力給找到人的軟軟他們承擔是合理的吧!你們跟著這樣想友好、認識,最後一定很麻煩……」


宇宙人猛地停下腳步!姿勢不變的緩緩轉身,看著腦袋清楚、理智思考的男人:「你……你怎麼能才剛接觸一個女生就想那麼多?優,你該不會有被——」女人傷過?

「我才沒有!宰了你喔!」還以為友人要認同他的話咧!說啥鬼話!好像要被踩到雷了,立花優哇哇叫著,手刀就要劈過去!宇宙人敏銳地跳起來,和男人追追逃逃——

無視這種無聊衝突,魚倒是沒說話的也停下腳步:「……」搭著他的炭一愣,跟著停住,「怎麼了?」


「優說得也沒錯欸!好可怕!如果有人愛上她,怎麼辦?」


……… 「你的反應怎麼也有點遲鈍啊……還好吧,現在不應該想這些欸,順其自然啦!順其自然!」覺得魚的驚恐表情很蠢,梅吐槽,看法與優不同,這樣說道,緩緩繼續前進。


「嗯……」低吟,三人慢悠悠地望著前方,算是各有所思了,也不去管已經不見蹤影的另兩人。



另一邊,還在後台的瀨戶等人無視外面走廊傳來的嘻鬧聲、也聽不清楚說什麼,炭他們是在玩啥?輕輕皺眉,按著手機,男人咬著吸管、趴在桌上。「……」無聊的逛著動態首頁,不時嘟嘴、又咬吸管。

隱隱這時候承接了光的位子,坐去芊語旁邊,看了看那露出的手臂、雙腿:「現在外面氣溫12、13度,幫妳借一件外套吧?」早看過天氣app了,覺得不太妙,便說。雖然不知道誰有第二件外套……

芊語則是不好意思地笑,搖頭,「沒關係,謝謝隱隱,我弟會來接我,他會帶外套來。」他們人真的很好、又體貼,才華閃耀!這樣的男人不多了啊,不過「真的」如此親切嗎?

其他人卻聽見了關鍵字的一愣,精神又來了!弟弟!那照片中的高中生本人!大家又很有默契一致的閃過某張在社群上看過的姊弟合照,心想,不過立刻收起驚喜反應:「弟弟會來啊?那就好。」隱隱微笑,沒多說。

剛好從更衣室出來的軟軟,走回放自己包包的桌旁,聽見了對話,一怔。「……」表情緩緩有了變化,好像是想起了什麼!約莫三秒,他的眼睛瞪好大!「啊!我想到了!」


?!!、………… 雖然偌大空間裡,人挺多、不至於回音太大,但還是嚇到了大家!全數人都不明所以的看去聲音來源:「軟!幹嘛ww」瀨戶、隱隱叫著,震一下。

「你在幹嘛啊!」望也是被嚇到的人之一,轉過身、伸出手,直接拍了一掌背對自己的男人一下,表示受驚。這傢伙本身聲音就又高又尖了!這樣出奇不意大叫是要嚇死人嗎!

「我……我、我我想到了!我知道了啊!」可沒想到,男人慢半拍的驚覺好像嚇到人了?也不在意被打了一下、晃晃,轉身,看著某些人、抱括望。也沒有表示啥、卻重複同樣的話,還很激動,像是很想講什麼——

「什麼💢」望挑眉,看著看來看去、一副不知道在興奮啥東西的男人。

軟軟看見芊語也疑惑望過來後,馬上進入狀況!做出神秘的說祕密姿勢,與最近的望咬耳朵:「我跟你說,我見過堂的弟弟欸!」

「啥?為什麼?」望一愣,沒有想到是這種事,整個人也非常驚訝,兩人不停咬耳朵,惹得射向他們的視線中,疑惑加深。

「那天面交的時候,有一個高高、穿著制服的男生在堂的旁邊!然後再想到Twitter上的姊弟合照,就是他啊!本人長得好看……不過可愛多一點!」

望靜下來後,又覺得不太對,看著軟:「你……幹嘛咬耳朵講啊?」正常講不就好了?反正她已經知道就是軟軟來面交的,為何還要搞神祕?

「、…」頓了幾秒,軟皺眉,哎一聲,藉機啪地一下,將方才被拍的那掌還給他:「你不懂!」


看著望無語的眼神後,夏明收回視線,看回來,換他裝傻:「姊弟感情很好吧?」雖然Twitter上清楚不已,但不曉得本人會什麼反應?

芊語點點頭,不怕被知道「感情好」這件事,因為「有多好」才是重點。「嗯!不過還是會吵架……」嘿嘿地搔搔臉頰,訫雨盧、任性、炸毛起來的時候,絕對是姊弟倆的吵架導火線……可即便如此,芊語還是疼他、最後也會抱抱他,兩人從沒有「翻臉」過,上述的「吵架」也只不過是情侶間那種打情罵俏罷了。(笑)

此刻,好像是算好時機似的——躺在芊語腿上的小手機震起來、還大肆作響!是line來電的鈴聲,全部人一愣,結束了啊……今天。電話來了,表示她必須離開了——看到螢幕顯示的名稱,小手趕緊拿起手機、站起來:「弟弟到了!我先走了、今天非常謝謝大家!」不忘鞠躬,說完後,愉悅的丟下一抹笑顏,轉身,快步離開了,出了後台門口後,才接起電話。「喂⋯⋯」聲音也變遠——


…………、え

大空間裡,氣氛莫名陷入斷軌、似乎沒人能抓住方才瞬間的事,也有可能是被她留下的笑容弄得愣住——「⋯⋯」幾秒後,某些人對望了下,正要說出話時,「、」瀨戶一個搶先的跳起來:「東歌、夏明、蒼、星吹、洛洛!我們也走吧!」好興奮欸!追逐戰?捉迷藏?還是跟蹤?

隱隱瞠大眼,看著帶頭的男人:「瀨戶,你要幹嘛?」這傢伙怎麼興奮成這樣?像變態一樣!

「續攤啦!走吧!」哈哈大笑,瀨戶高舉手叫著,步伐輕巧如雲,一看就有問題!是「異常」的興奮!推起有些還在發愣的友人,往門口走去。

「好耶!走吧!」洛洛跟著high起來,還跑到最前面帶頭!——此時終於才回神的大夥兒之一的蒼忽地停下腳步,剛好停在門框下方,叫著:「啊!忘記了!」

已經到走廊上的友人們跟著停下,轉身:「怎麼了?」星吹問道,心一驚。這些傢伙總是喜歡突然大叫、有一天魂一定會飛掉!🙄️

「最重要的事情忘記了!沒有要line啊!很蠢欸!幹嘛要用Twitter傳照片啊?用line也比較方便能討論「工作」啊!」當下竟沒想到,能利用照片交換line啊真是的!笨死了!方才聊天也都沒想到!人都走了!

瀨戶卻在笑,而且得意,乍看下有些欠揍。舉起拿著手機的手,晃晃:「既然都知道Twitter帳號了,私信問個line帳號——也沒什麼吧?」哼笑,嘴角上揚,男人還亂拋媚眼!惹來吐槽——

「得意個頭!」洛洛不舒服的嘖一聲,手刀直接招呼去!原本還在笑的人馬上抱著腰側,表情也皺一團:「噢!」疼啊!他又沒說錯!


蒼沒有理會兩名男人打鬧,繼續往前走了,想說也是!反正找時間問吧!而大夥伙兒繼續朝後門路線走著——在中間排的東歌倒開始滑手機,沒太在意方才大家的互動、說的話,只專注在手機上,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旁邊的星吹發現男人只顧看手機、沒注意周遭,不專心走路,這樣會撞牆、摔倒吧?嘆一聲,大手直接拉住他的肩,迫使停了下來:「不要邊走邊看啊,還看那麼認真!會撞牆喔?」

「……我在看她的Twitter。」打算現在才要來「仔細」瀏覽,東歌沒打算瞞星吹,直接說道,並秀出畫面。


……… 「诶,那一起看吧!」星吹不知為何的靜默了兩秒,然後湊往男人手邊,一副理所當然。

「???你不是看過了?」

「哎,反正一起看吧!走路那麼無聊!走吧!」

「………」是誰剛說不要一邊看手機、一邊走路的?


📲📲


一推開厚重的門板,嬌小的身子一到了外頭,觸到了冷空氣,瞬間縮起來!「好冷!」還沒掛掉電話,當下刺骨的感覺讓她不禁脫口而出。被電話另一端的人清楚聽到。

「妳為什麼那麼久?笨蛋!冷還不快點過來!」弟弟的聲音清楚的一字一句鑽入耳裡,芊語一邊往大門口的方向走,拿好手機,雙手抖啊抖,「我、我又不是很熟這裡!快到了啦!」現在也不好吵來吵去,想說讓他一點好了!再加上今天心情超好,芊語就只是語帶任性、不耐。

訫雨堅持不掛電話、要看到人後才要結束通話,芊語也是沒輒,就邊走邊說。另一邊,弟弟也不滿為什麼姊姊拒絕直接去找她、說什麼不要亂走,她很快、自己就到會合的地方!明明都過了五分鐘了!過度呵護姊姊的訫雨是無法忍受像這樣找人、等人的,這狀況足以逼瘋他!他會憂心的焦慮吶!為什麼姊姊就是不懂?這樣的牽掛和放不下,已經是愛人間的程度,訫雨鼓起腮幫子。「哼」

站在冬花旁邊的小蜜滿臉的懷疑、猜測,心裡一直有疑問想問冬花,但當事人也在場……不好意思問,所以一直憋著。因為是第一次見到芊語的弟弟,所以有「那個」疑問是很正常。想到這裡,既然啥都沒辦法此刻問的話,滑個手機好了!看看歌手們有沒有人發新貼文什麼的——拿起手機,綁著低雙馬尾的人開始按起手機,小嘴不時噘噘。

冬花倒是啥都知道,根本不以為意了,畢竟從高中就認識芊語到現在了,沒啥狀況是不知道的。既然弟弟君出面,她們「等」就好。然後待會兒聊個十分鐘,閃人!回家繼續用電話聊!都已經照慣例想好做法,綁著高馬尾的女人眨眨漂亮的眼睛,跟著訫雨盯著的方向看,等待友人現身。


-後台-


酒田穿著便服,長長的袖子幾乎遮住了整隻手、只露出指尖,呈現萌袖模樣。他伸長手,指著光:「沒想到你想要她轉行啊?光!」哼哼、還很神秘的哼笑,酒田得意挑眉。雖然不是沒人想過,但滿意外連光也有嗎?

「我沒有。」光看過去,沒什麼情緒,拿好包包、另一手拿著紙罐飲料,再看回來,到鏡子上。他正在照鏡子,確認臉和衣著。

「不過短時間不可能了。欸,對了,你還好嗎?」軟軟搖頭,反應倒沒有那麼悲觀,反正還沒真的做、邀請她,也不必那麼早下定論。但想到了演出時在後台休息聽到的八卦,而也看向照鏡子的男人。

光覺得莫名,轉頭,看著軟軟:「我?沒事啊!」怎麼了?

望低笑,直接說出來,反正只剩自己人了,沒外人在。「你不是因為炎上的事情在煩惱嗎?」

月、離舞、隱隱、酒田都緩緩看去——讓光的壓力、不自感更大了!男人很快的轉回去面對鏡子:「沒有啊。反正沒影響。」這樣回答,離開鏡子前,開始往前走。

「可是芊語的反應明明有影響吧?」望勾唇,惡質地笑,散發出疑似S的氣質,看著前面僵了一下的男人。

酒田跟著笑起來、和月竊竊私語——離舞有點狀況外,「??為什麼?」

「看來,真的被討厭了呢⋯⋯光好可憐!明明把女生們迷得神魂顛倒!」閃亂和四萬對看一眼,說了這段、還配肢體動作和臉部表情,生動、故意到讓當事人更尷尬。

「喂💢」光瞪過去一搭一唱的兩人、再看過去所有同伴,一律以示警告。

酒田聳肩:「這不是很重要沒錯。看來很多人都想約她作業!不能輸!我們也找機會吧!高橋!」恢復正經的模樣,男人搭上旁邊友人的肩,似乎很開心。

軟軟和望也對視一秒,點頭。算有默契,想的是同一件事。「⋯⋯」他們也有這個打算,不過不是現在——其他人要怎麼樣,就管不著、也隨便吶。

光則是輕嘆,看著前方發呆:「⋯⋯」沒有加入什麼「邀芊語作業」的話題。他總是在想別的事情,別的——還沒想到跟音樂有關的。

「欸。應該沒事?方才你們坐在同一張沙發的時候,她也沒有像開演前那樣子的抗拒、還有跟你說話⋯⋯」月溜到光旁邊,低聲說道,看著光的側臉,想看出什麼想法來。女人本來就難懂,若是「女人心」啊,那更難懂!

「嗯⋯⋯不知道。沒關係啊,真的沒影響。」光聳肩,不是很想聊這件事了的隨便帶過,然後皺皺鼻子。他的本性、屬性是人人皆怕的,可是必須藏起來!就算被爆出醜聞過,還是必須道歉、掩飾掉「真正的自己」——因為是紅人啊。真實的他,一點都不怕被任何人知道「本性」及「屬性」⋯⋯根本不在乎。不過依那種細微的反應看來,堂芊語似乎「不喜歡」這種類型⋯⋯呵呵

想到這裡,光不忍的笑起來。

「怎麼了?」月看著友人。怎麼怪笑起來?想到什麼了?

「沒什麼。」

跟光熟的都知道,他是個虐待狂。是個S屬性的人格,而有些「渣」。但都不是太嚴重的事情⋯⋯只是有種預感吶。什麼預感呢?月心想,一邊看著光的美男長相,但一時想不出來。「⋯⋯」嘖,是什麼呢?


離舞按著手機,想到了別的話題,「沒有拍到照欸。她也沒有要求合照⋯⋯」看到了在私人交友圈上,炭發的十張圖檔,點進去,一張一張看,男人嘖一聲,覺得可惜。

「對啊。明明喜歡望、酒田,卻沒有要求照相⋯⋯」閃亂想了想,接著說,湊去離舞旁邊,一驚,像是看到了絕世畫面:「好好看!炭那些傢伙!」他、他們十個人都沒有照到!

酒田嘟起嘴,跟著靠過去,「她不是以拍照為目的的粉絲吶⋯⋯咦!超好看!他們那幾個傢伙好詐喔!」看到了螢幕上張張美照、令人羨慕,男人大叫,瞇起了圓圓可愛的眼睛,哼了聲。

望、軟懶得跟著擠,直接點出私下交友圈的動態區域,果然一進來,就看到炭、魚、星吹、蒼、瀨戶等人po的各種照片。「⋯⋯⋯」

月也跟進,一看,盯著手上的手機螢幕:「欸,也太好看了⋯⋯」不管是幾人合照,只要有堂芊語,畫面就多了種魔力、吸引力,而且視覺上——真的療癒、好看到不行,和她的「家人照」有得比!

光咋舌,感到一股煩躁上身的半轉過身子、抓過離舞的手機到面前:「⋯⋯」定在原地滑著,卷毛男人不禁瞇起眼。的確是好看——他們沒有拍到,確實可惜,看到炭他們曬照,不甘的感覺更濃了。

「是好看!不過「我們」拍起來的話,更吸睛吧!哈哈」離舞不介意手機直接被抽走,可見兩人間的熟識度。直接湊上去男人手邊,笑了笑,打算下次一定要跟她拍到照!「他們」的不會輸給炭那些傢伙的😤


光很快看完後,就把手機還給身旁的人了,然後繼續往前走。倒沒有回應離舞的話,「⋯⋯」拍照什麼的,明明機會多的是,但為什麼今天沒拍到有種「不完美」的感覺?當時也沒想太多,所以沒湊進去跟著拍——沒想到事後竟如此飲恨啊!

可惡!為什麼會跑出「好想跟她拍照」的這種想法?就算她不是粉絲,對一個人有這個想法也是很奇怪吧——

但,好像不只自己這樣想?那⋯⋯應該沒怪怪的吧?光看了身旁幾位友人,聽著他們的聊天內容,想著自己不會奇怪吧?眉皺了下。

而—— 不知怎的,腦中跑出了優說的話!「⋯⋯」順其自然啊!一切就順其自然就好了——但其實,心底最介意的還是「那個」⋯⋯

隱隱悄悄走到光旁邊,小聲說:「雖然你不說、又表現的不在乎,但我們已經很熟了吧?就算平常S了一點,但「內心」不會騙人喔?我去用「我的方法」和她聊聊?」不會看不出來友人的「真實」,如此暗示,偷偷勾起嘴角。

「⋯⋯⋯嗯。」光一震,但經過半晌的內心、理智交戰,還是垂下了眼簾,沒有直視前方,應聲悶悶的、很沉,似乎還有別的訊息在。

月也算是知心二號,都知道男人的「內心」、「個性」,便偷偷地湊去光的耳畔:「認識你快8年,真心的交過女人是在當歌手之前的事吧?走了這行後,性關係複雜⋯⋯什麼時候要無可救藥的再愛上一個女人呢?嘖嘖。」

光一愣,推開他,「能讓我無可救藥再說吧!」翻了白眼,吐槽友人,男人理好思緒,什麼知心啊?根本在糗他!靜下來、沉下心,光呼氣,覺得「現狀」並不會不好,畢竟才剛結束一段「複雜關係」。女人⋯⋯很麻煩。心想,口罩裡的嘴一撇。

月笑得好開心,目的達成的溜回酒田身邊:「待會兒大吃一頓!」高興地叫道,他笑著。

隱隱倒是沒月這麼壞心眼,「⋯⋯」一邊走,一邊兒思考、構築「計畫」——


📲📲📲❤️🧥


芊語從遠方轉角出現,一路上都用跑的,一方面也是為了「讓身體變熱」、另一方面就是加快速度。不意外的馬上看到熟悉的三個身影,她稍微把手機拿離耳邊一些、舉起手,邊跑邊叫:「訫雨!冬花!小蜜!」

冬花和訫雨也第一時間看到她,都開心的——不。弟弟並沒有。他嘖一聲,用力掛掉通話,然後直接衝過去姊姊的地方,沒辦法等她跑到面前了!他已經急死了!

小蜜終於放下手機,抓到時機:「冬花!芊語的弟弟是不是「那個」啊?」雖然對於他衝上去而嚇一跳,但不重要。她要聽到證實!

「嗯。待會兒我們大概聊就好,十分鐘內要解散!」

「咦」

「沒辦法呀,今天他心情不是很好,我們也只能回去再用電話繼續了!」冬花真的很了解芊語的一切,包括家人,如此說道,聳肩。這樣的「愛」沒什麼不好——就是重了點。

小蜜看著有些距離的親暱畫面,想了想,「我們要過去嗎?」有點遲疑,女人看看周圍,都是零散的一些人而已,不會注意到他們這邊。她也很快接受了冬花方才說的話,收好手機。

「等一下吧。他們「說」完會走過來。」冬花微笑,拍拍小蜜肩膀,習慣不已。然後開始做一些大發時間不重要的事——

就是「貼心」的朋友表現。


訫雨衝過去,速度比光還快,馬上就抱住嬌小無比的姊姊!「姊姊!好慢!」

可是芊語沒反應過來,人晃了好大一下!被他的腳程給嚇到,「等⋯⋯」不過突然被溫暖的身體抱住,稍微不抖了,但是兩手手上的東西差點被撞倒,她只能兩手大開、任弟弟抱。

「姊姊!討厭!以後不要來了⋯⋯」天知道他在家裡等待的這五個小時多焦慮!訫雨激動的想把姊姊被揉進體內,力道非常大,一時忘了她是嬌弱的身軀。且一邊照慣例的抱怨,希望芊語不要再來看什麼演唱會了!

「疼⋯好疼!訫雨!」芊語ㄧ嚇,被抱得好緊、很難受,快不能呼吸,她只能用拿著手機的那隻手、朝高大的弟弟背上揪扯、拍打。因為另一手還拿著奶茶,沒辦法動作。

訫雨似乎冷靜一些後,才聽到她微弱的抗議聲,趕緊鬆手,然後低頭看著姊姊完美無缺的臉孔,內心又一陣激動!可是強制克制下來,用了雙手,把她小又纖細的手給握住!不管手上有東西阻礙:「好冰!我拿外套給妳!⋯妳怎麼有飲料?」拿出和自己身上一模一樣的外套、尺寸也一樣,遞給她要穿上時,順手要幫忙拿走小手上的物品,方便她穿套,看到了才剛打開沒多久、摸到後,罐子也還沒退冰的飲料包裝,覺得疑惑。

芊語沒想太多,直接東西就被接過去,然後看著手上不是自己衣服、尺寸的東西,覺得奇怪:「這不是你的外套嗎?」但現在冷風包裹啊!先穿再說!穿上黑色皮革大外套後,因為尺寸是男生的,長度剛好直接遮住男友T、切齊。袖子也變成萌袖,但剛好、反正那麼冷,手在袖子裡也沒關係!

「嗯。穿我的比較暖。妳還要喝嗎?」才不想說是自己的心機、情侶外套什麼的,反正姊姊也不懂!訫雨滿開心姊姊穿著自己的外套、而且是情侶的!一邊心情大悅,說變就變,由此可見能夠輕鬆掌控他情緒的——就是芊語。隨後把手機再遞給她、然後晃晃紙罐,裡面剩大約還有一點點,就問。

「你來的路上有喝東西嗎?會不會渴?沒有的話,你喝吧。」身體不再覺得冷,芊語拿著手機,抬頭看著弟弟,問道。

「嗯。不過⋯⋯為什麼是奶茶?妳在裡面買的嗎?裡面可以買飲料?」點頭,知道姊姊不常喝奶茶,便問。又覺得奇怪,因為這個飲料像是剛買沒多久的狀態,姊姊又拿著這個跑出來——所以是在裡面買的嗎?可是演唱會裡面哪有地方能買飲料?

芊語再次覺得弟弟細膩到沒話說!「因為奶茶甜甜的,能墊胃一下,待會兒一起去吃飯,好餓喔!、這個是⋯⋯」說到一半,停住了,因為不知道要不要和弟弟說和歌手們的事情?可是——

「好啊!我要跟姊姊一起去吃!⋯??是什麼?」訫雨看起來很開心,笑得好好看,也只有姊姊才限定的笑容。歪頭,看著她,不懂為什麼好像很難說明似的⋯⋯

「哎,你先喝!等下再跟你說!我先去找冬花他們!」乾脆拋一邊去、要他閉嘴先喝就對了,芊語拍拍弟弟的肩,說完,趕緊往前跑。

訫雨瞬間又垮下臉來,轉身,看著姊姊心花怒放、相談甚歡的身影:「哼、到底有什麼好看、好聽、好說的嘛!」每次都這麼可愛、這麼激動、這麼迷人,卻都是因為偶像!真的很討厭欸!吸住吸管,喝了一口涼甜奶茶,他才慢慢朝三位女生的方向走去。

姊姊只要離開他,就好寂寞、好討厭⋯⋯他要永遠和姊姊在一起!看著穿著與自己相同黑色外套的背影,訫雨咬唇,心想。就算哥哥也要跟他搶,他是不會讓給哥哥的!他是真的很「愛」姊姊——只要哥哥的「愛」和自己的不一樣,姊姊就是他的了!


芊語用眼神示意說「詳細line上聊、現在不方便全部講出來」,再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走過來的人,她們很快相互點頭、眼神交流,然後都只說些不重要又雞毛小事的廢話。

「對了,這件事我先小聲的跟冬花先說!」趕緊想到了重要、而且值得講的事,芊語招招手,和小蜜示意一下,便湊去友人耳旁:「跟妳傳私訊的分帳是軟軟喔!」

「是喔?」冬花似乎沒有太驚訝,因為可能早有準備了吧?但得知是軟軟,還是有驚一下,但幾秒而已。再看著小蜜,冬花也開始窸窸窣窣起來。

訫雨走到姊姊身後,陪在旁邊,根本沒在聽那些歌頌內容,只是靜靜的注視姊姊的身影——「⋯⋯」就覺得幸福。不過,越來越想得到姊姊!要姊姊哪裡都不去!只和他待著就好⋯⋯「兩個人」就好!兩個人就是永遠!


⋯⋯⋯⋯——、

不知過了幾分鐘,發現三人談話到了有空隙時,訫雨也抓好時機,拜託冬花一件事:「佟,可以幫我跟姊姊拍照嗎?」方才想到的很不錯的想法!立刻想執行,他便直接開口,拿出外套口袋裡的自己的手機,遞給棕色捲髮女人。

「嗯。要拍什麼?」冬花點頭,看過來,接過手機,看著高高的訫雨。

因為很常一起拍照,芊語也不覺得奇怪、反而也挺開心,也看過去弟弟的臉:「你要拍什麼?」突然的說拍照,肯定是想紀錄什麼吧?

「背影,全身。」訫雨說出腦中的想法,又開心的傻笑,然後拉過姊姊的小手,往前走到有燈光打亮的正門前、冬花跟著走在後面,然後喬好距離、角度、位置後,等前方兩人擺好姿勢、就能完工!

跟著弟弟轉身、面對正門的玻璃,上頭能看見兩人倒影,芊語稍微斜仰角、往右邊看:「然後呢?」因為弟弟很高,必須仰頭。覺得就這樣站著拍背影嗎?姿勢是什麼?

訫雨嘿笑,像個吃到糖的滿足小孩、露出笑容,一把摟過姊姊的脖子,讓她倒在自己的肩上。「!、?」芊語嚇一跳,忽然被抓著靠往肩上,笑了一下,及時的也伸出右手、繞去他背後摟腰。

剛好都入鏡、捕捉下來了!其實這樣家人的友好照是很不錯、也吸睛,冬花笑著垂下手:「拍好了!」

「謝謝。」訫雨說道,接回手機,然後開始偷笑、很爽的樣子,不過現在還沒有任何什麼動作。冬花拉過小蜜的手,「九點多了,那我們先回家囉!芊,改天見!訫雨,掰掰!」

「芊語!改天見!、掰掰!」小蜜也開心的揮手,不忘有禮貌的對訫雨道再見,兩人轉身,走遠⋯⋯


「嗯!回家小心喔!」笑得很開心,芊語揮完手,看回來,卻發現弟弟正按著手機、打字,而且臉上漾著甜膩笑容。估計終於到了兩人世界,而嘴角更忍不住笑意了。

不知道弟弟在做什麼、也沒有多湊熱鬧什麼的,噘嘴說道:「好餓!訫雨!去吃飯吧✨」

「嗯,等我一下喔⋯⋯我發個東西!」點頭,弟弟邊笑邊說,然後看了身旁的姊姊一下。


十分不巧的,軟軟等人在剛好要通往往正門正後方的方向走去——因為友人的車子在那兒等他們。卻在正好要直接從側邊窄路走去時,隱隱瞄到了在正門前的熟悉身影!

「欸!是芊語!芊語喔喔」


??!隊伍跟著都停下來,擠去隱隱旁邊:「真的欸!嗯?那是弟弟君?哇!」離舞瞇眼,ㄧ驚,看到傳說中的弟弟後,更驚。

「看不太清楚臉,有一點距離⋯⋯不過感情真的很好欸!」閃亂說道,盯著兩人坐在的位置看,沒放過任何一點互動。弟弟在按手機,姊姊則是不停戳著他的腰、好像要他快一點。?快一點什麼?

「他們是不是穿情侶裝啊?」酒田愣了下,發現重點處!雙眼都亮了,應該沒有看錯!

「欸?真的⋯⋯」四萬張大眼,點點頭。沒錯!情侶外套!

「挺配的www」

「那哥哥呢www」


沒理會閃亂、四萬不變的一搭一唱,光只覺得有種「感覺」——一直男人的直覺!月、望也都彼此交換眼神,到了光旁邊:「我們也這樣覺得。」

「⋯⋯⋯」光看了看兩人,沒說話。嘖,這麼說來,哥哥也是囉?真不愧會是個超難攻略的女人——跳出這樣的結論,光覺得好笑。對喔,她有沒有男朋友?好像說「沒有」,那曾經交過幾個呢?不管怎樣都好好奇!

「吶,去問看看要不要一起去慶功宴吧?」軟軟倒是沒想複雜的事、因為不會想。也沒有加入什麼不正經、聊八卦的,倒是想了正常的事。

「好呀!現在人少,我去問!」

「什麼?等一下!喂!隱隱!」月一愣,但沒辦法大叫,也阻止不了隱隱。

「怎麼了?」軟軟不懂光、月的反應怎麼那麼大,看著他們。

「不是啊,我們覺得弟弟會抓狂⋯⋯瞬間。」都有感覺的人扯著嘴角,指著弟弟,然後看著還是好蠢、好呆的軟軟。

「は?為什麼?」

「⋯⋯⋯」望沒說話,倒是也認同、篤定的認為。盯著隱隱的方向看。

酒田則是慢慢睜大了眼、像是想通了!他笑著點點頭,為大家說出來,特別是講給軟軟知道:「因為弟弟是⋯⋯姊控。」


什麼?⋯⋯、「!!⋯⋯⋯」軟軟一驚,趕緊往友人的背影看,「隱隱會沒事吧?」⋯⋯⋯沒人說話,只有呼吸聲。



訫雨正關掉螢幕時、芊語還沒說話,朝他們而來的隱隱已經出聲:「芊語!」只見弟弟比姊姊反應還快、敏感的轉身,因為是男人的聲音啊!「??」是誰?這清秀、好看的男人是姊姊的誰?為什麼沒看過?也不知道姊姊認識這樣的男人?

隱隱還沒察覺到弟弟是「姊控」,所以不知道自己將會被刺蝟亂扎——

芊語抬頭,「?」看到來人,馬上一驚!覺得不太妙的看著前面的弟弟、然後再看隱隱臉上那親切、友善笑容。「!!隱⋯⋯」自然的叫名字,但說到一半,弟弟敏銳地又轉頭,看著姊姊了。「姊姊,他是誰?」

「他⋯他是⋯⋯」怎麼辦?原本打算吃飯的時候再慢慢說給訫雨聽今天的事情——現在卻出現危機了!為、為什麼這麼剛好的又遇到?

隱隱覺得奇怪,怎麼氣氛好像變了?「?」但沒有多去在意,只是先打招呼,畢竟是基本禮貌:「你好!你是芊語的弟弟吧?」

「你是誰?」訫雨倒是沒有友善跟著打招呼什麼的,只覺得這個疑似天使的好看男人有些說不上來的奇怪。連他是弟弟都知道?明明是初次見面的人!通常陌生人第一次看到「姊弟」在一起,都會認為是「情侶」的!為什麼如此篤定他就是弟弟?

隱隱一愣,覺得弟弟的態度好像不太友善、而且有種敵意?但還是沒想出頭緒,只是順著問題回答:「我是⋯⋯」但被打斷了。

「啊!請問有什麼事嗎?」芊語趕緊「為自己」救援,怕弟弟「現在」就暴走!有些想隱藏什麼的乾笑,她緊張的直視著隱隱。

、「?」隱隱的眼神卻更困惑、不解,氣氛好怪!說不上來的「有問題」——但想說邀吃飯比較要先解決:「軟軟找妳。他們在那邊。」轉身,指了指不遠處的某條小徑,便走去,示意兩人過來。

軟軟?訫雨一聽,擰眉,看著身旁的姊姊:「歌手?什麼意思?」姊姊認識歌手?怎麼回事?因為時常聽她的歌頌,所以某些歌手的名字在腦中都有了印象,聽到隱隱說的「軟軟」這名字時,他非常驚愕。

「我⋯⋯我等一下再跟你說嘛!我們先過去一下吧!」人家在找她,也不能這樣沒有禮貌的不過去吧?芊語笑了起來,打算等剩下姊弟兩人的時候再一次說明,現在先不要輕舉妄動!纖手勾過弟弟的手臂,撒嬌的拉著他,希望能往前走。

訫雨雖然很不開心,但手臂被一勾,瞬間,表情也靜下來了。「⋯⋯」心裡又氣、但又因為姊姊的勾手而甜,他勉強的往前走,看著隱隱的背影,然後隨著距離越來越近——讓他看更清楚了!另外九個男人的模樣!雖然都戴著口罩,但笨蛋都知道是誰!

⋯⋯⋯💢 表情不是很好的看著九個穿著便服、戴口罩的男人們,訫雨覺得想直接拉走姊姊、離開這裡!一秒都不能待!

感受到弟弟更僵硬了、似乎在忍耐怒氣,芊語趕緊放開手,然後笑著問:「什麼事?」直接看著軟軟,她有些不安,表現出的樣子就顯得心虛、害怕、緊張。


大家其實都在打量弟弟,覺得他的表情已經是很明顯的在說「不要靠近姊姊」——隱隱在旁看不太懂,幹嘛大家都看著人家的弟弟啊?而且都不說話這樣對看是什麼意思?這氣氛就像是要幹架前的氣勢啊!「你們⋯⋯?」

哇。一覽無遺!真的是姊控!酒田眨眨眼,有看出訫雨眸裡的訊息,心想。「⋯⋯」他看起來,就不好妥協的樣子——

軟軟也一直在想「姊控」這件事,但他不是什麼暴力之人、逞兇鬥狠的那種啊!有話好好說啊!這種保護欲,他看了都怕。「其實⋯⋯我想問妳、和弟弟要不要跟我們去吃飯?慶功喔!」特別也說了「弟弟」,軟軟大概是想測試一下反應——

咦?芊語沒反應過來、小手就被捉住!是訫雨。他一把抓住手腕後,朝十名男人狠瞪:「不要靠近姊姊!」才不管他們是誰、什麼身分,反正在他眼裡都是「男人」而已!臭男人!丟下話,直接把芊語拉走,往反方向去。

、!?「え!訫、訫雨?等一下⋯⋯」這樣很失禮啦!但芊語處於弱勢,她不但敵不過弟弟的力氣、也停不下來,就是被拖著走的狀態。很尷尬的回了頭,朝愣住的歌手們比了抱歉的手勢、還有揮手道別,才轉回正面,看著弟弟的背影。「訫雨!我自己走⋯⋯」


軟軟傻掉。「⋯⋯、」雖然面交時,見過沒錯——但原來是這麼不善嗎?他最不會應付的就是這種人了!印象裡,好像第一次見面時,弟弟的反應就是「保護」芊語的把她拉到身邊、那副表現就是怕他是騙子、變態的防禦!睜大眼,軟軟此刻才懂了:「⋯⋯」不過,對弟弟來說——任何人都是「敵人」吧?

望看著那漸漸看不到的身影,才轉頭,看著友人們:「走掉了……」這種家人間的「保護欲」是正常的,但芊語弟弟的卻「不太正常」——也就是說——

「他⋯⋯該不會是「那個」吧?」離舞還在驚愕,轉回來,看著大夥兒們的臉。

閃亂、四萬面面相覷,點頭:「嗯。一定是。他是想當「男朋友」吧?外套都那麼明顯了⋯⋯」再加上,方才想炸死他們的警告啊。

聽到這兒,酒田說:「芊⋯⋯有交過男朋友嗎?我是說真的男朋友!」也不是不能理解弟弟的心理,畢竟有這麼完美的(?)姊姊、當然自然無法隨便讓人觸碰了——

一聽,月皺眉,倒是挺冷靜:「22歲像是有經驗、還是處女?你說呢?」看了酒田一眼,男人覺得很明顯吧?

「喂!你沒看弟弟就是一副要姊姊永遠當處女的表現嗎!」


一群人吵了起來,內容還越說越沒營養——光看回來,說了看法:「她應該交過。但是不是處女不能確定。雖然弟弟不友善,但姊姊並未真的被束縛。」束縛什麼?綁起來嗎?蠢萌的軟軟皺眉,眼神有些退避。


⋯⋯⋯⋯ 聞言,軟軟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你⋯⋯你的說法好色喔!而且「處女」本來就不是重點!別說了啦!」腦中似乎閃過了什麼奇怪幻想,有些臉紅的往前繼續走,不管後面的人。

隱隱覺得頭很痛,這是什麼狀況——但此刻也不太想了解,就追上軟軟,和他一起並肩走、去聊別的。

「⋯⋯」

酒田看了看大家,聳肩說道:「好吧。人真的走了。我們也走吧!去吃飯!餓扁了!」看來多了「姊弟」話題有的說了——新八卦、新八卦!

望看著這才繼續向前走的幾人後,「…」朝光旁邊溜去,與他咬耳朵:「欸。我覺得不對。她看起來一定有交過沒錯,但當然能夠確定是不是「處女」啊!」

「什麼?」光皺眉,看著望,兩人開始進行「大人式」談話——他在說什麼?

「她的身材、臉蛋怎麼可能還是?一定被吃掉啦。再說,現在的女生不是那種類型的、就是你遇到的那種、或是宅女!三種而已吧!」

光一怔。想到了「第一次」遇到芊語時的狀況,「⋯⋯⋯⋯」身材?想到這裡,男人也大方的直說出來,「她的身材是不錯。」

「你怎麼知道?」望這次真的被嚇到了。目測?這麼厲害?

光笑一聲,搖頭。「不是目測。雖然目測也知道。我第一次遇到她,是在銀座的某棟知名服裝店的時候。」

「真的假的?然後呢?」沒聽他說過欸!這傢伙果然打算暗藏什麼嗎?

光繼續講故事,與望窸窸窣窣的:「不過她沒認出我。我去六樓買耳環,剛好她和我拿了同一個東西,我這下才看了她一下,購物籃裡面是內衣——」

「Boon!你們在說什麼?」酒田突然湊過來,打斷了光的話,較矮的他鑽到中間去,好奇的左看、右看。通常望、光聊秘密,都是「那方面」的事、值得聽啊!他就想聽的湊過來了。

望嘖一聲,「重點被打斷了啦!你很會挑時機欸!」內衣?內衣然後呢?

光:「總之,我看到了上面的吊牌。她是小E喔。」


酒:「咦咦咦——這不是光的菜嗎?光喜歡大胸部嘛!可是,你們在說誰啊?誰小E?」

望:「⋯⋯真的?大D?可是今天的衣服看不出來⋯⋯」

光:「上週二,我、隱隱、離舞、月去吃那間燒烤的時候,剛好她們公司也在那裡辦春酒,有遇到。然⋯⋯」

酒:「什麼?你們在說芊嗎?為、為什麼你能一直遇到她啊!還有⋯⋯她、她胸部那麼大嗎?」

望:「喂💢不要打斷他啦」望捏了一把酒田的Q彈臉頰,像是在懲罰小朋友似的。

光:「她就是穿著大合照裡面的那套洋裝啊,非常好看。你們看照片可能感受不到,但我那天有遇到本人,因為是平口洋裝,滿明顯的。今天因為是寬鬆的T恤,所以你看不出來吧。」

「等、等等⋯⋯望。你也喜歡大胸部嗎?」為什麼望那麼關心?因為也是喜歡巨乳嗎?酒田心想,看著黑捲髮男子。

望一愣,看著酒田:「你不喜歡嗎?」

「喜歡。」秒答。

「所以囉。」望噗地一笑,聳肩。什麼廢話?真是的。

酒田瞇起眼,突然想到了什麼:「所以⋯⋯弟弟就能夠霸佔、享受、理所當然的擁有芊的身體嗎?💢」因為想到莫名被瞪、被兇,就不開心!

光翻了白眼:「不是!雖然他喜歡姊姊,但不是那種病態的!現實如果真的是這樣,她肯定逃家了吧🙄️」虛擬、現實不能搞混吶!那種情節多部分出現在漫畫、或「片子」裡吧!

不過酒田沒聽進去,直接再給必殺一擊:「芊還有哥哥欸。」


「⋯⋯⋯」 「⋯⋯⋯」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