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自創系列】《線香花火》03

☑️此為自創文章、純屬虛構,和實際人事、團體無關。請注意⚠️
☑️一直以來都想碼自創故事,請多指教🤝


☑️15537字.
☑️我總是懶得校對(靠




08


🎫Live當日🎫14:20


芊語站在床邊,全身只有內衣褲,她正在準備要換衣服,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得趕緊出門!冬花和小蜜因為買物販的關係,13:30時就到會場了——現在快兩點半了、離約定時間還有40分鐘而已⋯⋯纖手抓過已經拿好、放在床上的黑色短袖男友T,套上——長度剛好蓋住小內褲、再長一點,讓人誤以為她裡面沒有穿,是種誘惑、性感的設計,因為尺寸大件,才被稱作「男友T」——和歌手們出的衣物有異曲同工之妙。

她這次沒有戴項鍊,露出的纖細脖子像是在勾引別人的撫摸——加上是短髮,後頸的線條也是性感無比!讓人充滿衝動!

結果,正要接著穿上短褲的時候——房門被打開!訫雨又是一副理論的模樣、這次拿著手機,伸直,螢幕朝著她:「姊姊!這是什麼?」

原本要穿褲子但被打斷,芊語也就放下了衣服,湊上前:「什麼?⋯⋯你怎麼有這個照片?」她看見昨天春酒時的大合照出現在弟弟的手機裡——嗯?為什麼?她又沒有傳給他看——

「哥剛傳給我的。他們⋯⋯就是姊姊全部的同事?」

「對啊。」走去鏡子前,拿著短褲開始套上,完全不忌諱在弟弟面前穿褲子。

「為什麼男人這麼多啊?妳應該不是跟全部的人都熟吧?」因為注意力在這件事上,訫雨沒多注意什麼畫面,只是要弄清楚!什麼上班、什麼同事嘛!姊姊明明待在家陪他就好了!不要隨便出門就好了!

芊語皺眉,邊扣上褲頭的扣子,穿好後,拍拍黑色T恤衣襬,看著鏡子前的自己,抓抓瀏海:「當然不是,一個公司是很龐大的,我的職位是總裁特助秘書,最親的、熟的大概都是主管級、還有總經理,跟一位工讀生。」她算是幫忙總裁與各部門主管溝通、傳達的重要人物,東堂也是,他們兩個可以說是「左右手」!

又聽見關鍵字了!訫雨敏感的瞇起眼,垂下手,打算找時間好好抓著姊姊坐下、用這張照片一個個介紹誰是誰、還有哪幾位是比較熟的——看著她坐在梳妝台前要化妝了,便走到身後,「什麼工讀生?」

拿起眉筆,盯著鏡子,專心畫眉,芊語一邊回答:「特助需要兩位,一位是找工讀生來做,不過他的能力很不錯、來公司的時間也快半年⋯⋯工作上的默契培養也很好,我是希望他能畢業後留下來。」既然聊到東堂的事,也不管怎麼樣了,全都說出來,反正就當作隨意聊的就是了。

「哼,是喔,那個人大幾啊?」聽到這裡,訫雨還接著問,好像真的很關心姊姊的一切,而且還用「那個人」稱呼東堂,顯然懷有敵意。

「四年級。」答道,芊語一邊拿起眼影盤,另手拿工具刷,先沾了淺色,塗上眼皮——

訫雨沒說話,但還是翻了白眼一秒,「……」這下才認真的看到姊姊在忙的樣子,看了看周圍後,「晚上去接妳。不要高興到不接電話喔。」先警告她,說完後,不忘悶哼,便離開房間了。


完妝後,頭髮也吹好了,收好吹風機,拿起也事先拿出來放在椅子上的素色痛包,將化妝包、手機、特別證、錢包及鑰匙放進去。因為是滿大的包,空間還很多。看看桌上,把遺落的物品也放進去,看看手錶,「好!出發!」時間掐的剛好,她小跑步出了房間,下樓梯,到了廚房裡拿自己專用的白色水壺也放到痛包裡,便往大門口走——

衣襬剛好蓋住了短褲、再多個三公分的長度,標準的「下體失蹤」穿法。整雙腿完整露出,襪子也是非常可愛的造型,遮住了腳踝,視覺上整體很有層次感,她開心的一路說:「我要走囉!🎵」到了玄關,打開鞋櫃,拿出了某牌運動鞋風設計的厚底鞋,愉快的穿上,踏了踏,非常有精神的轉身、看到訫雨走過來:「掰掰!」因為爸媽剛好不在家,所以掰掰的對象也只有弟弟了。

訫雨看著姊姊興奮的表現,自己倒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笨姊姊能不能不要這麼可愛?真是的!不忘強調、提醒她的說好多遍同樣的話:「我會去接妳。」

芊語呵呵笑著,不知道在爽什麼,估計是因為即將開演的演唱會的關係。一邊點頭,轉身就一把打開大門!朝弟弟揮揮手:「好啦!掰~」也阻止不了他的堅持,那就算啦。不要阻止了!關上門,她開始衝刺!往車站狂奔——

會場離家有點遠,需要轉車、而且反方向⋯⋯也難怪她用跑的了。


🍡🍡🍡會場門口🍡🍡🍡


三位美少女相見歡的尖叫、抱在一起:「呀!💕好久不見!芊語!妳的運氣好好喔!」小蜜綁著超萌的低低雙馬尾、上衣與冬花一樣都是歌手們出的官方T,只是上頭設計、顏色不同(因為兩人本命不同)、下身則是穿著高腰百褶裙,和光的上衣很搭,腳上則是穿低跟短靴。而冬花與芊語一樣是著破格子設計的短褲、腳上穿帆布鞋,遮住腳踝。

嘿嘿笑著:「好久不見!是冬花運氣好才對!吶,妳們週邊都買好了嗎?」放開對方後,芊語高興的朝冬花眨了下眼、戳戳她,然後再看回小蜜臉上,把這個驚喜的意外歸功於冬花,然後再看了看兩人的手。

「嗯!都買到了!好興奮呀!這次籤運真的不錯,番號挺前面的😄」冬花點點頭,雙眼發亮的說道,然後將票券翻出來給芊語看。

「謝謝芊語把票給我!」小蜜看著同事的動作,再看向芊語,滿臉感激、眼裡像是有星星在閃一般的閃亮✨

「不要客氣❤️都是小夥伴!」搖頭,芊語認真說道,俏皮的拋媚眼給她,表示應該的、不必客氣什麼的,大家都是喜歡聽歌的,舉手之勞而已嘛!

冬花的馬尾被涼風吹得飄著,畫面很好看、讓人心動,也很開心,收好東西後,手上只剩手燈掛在手腕上晃啊晃,往旁一瞥,並發現了芊語沒有穿外套:「晚上會冷欸,妳沒有穿外套👀」自己跟小蜜都有穿,畢竟官方賣的T恤是短袖的、身材又都是小身板,更別說也是穿短袖、還更小隻的芊語了。

「我、我忘記了😂」太興奮的出門,忘記了!她其實是上了電車後才發現自己忘了穿外套🤦🏻♀️!覺得很糗,但也想到了辦法,有些尷尬地說道:「結束時,訫雨會過來,我再叫他幫我帶👌」唱完安可結束的時候,找個時機傳訊息給他好了?啊,還是開演前就傳?


「えwww又來嗎?他簡直跟綠那傢伙一模一樣嘛!」冬花一聽,笑出來,眼睛彎起來,反應是一點都不驚訝、還習慣了!如此揶揄、百說不膩。

芊語唔一聲,不太想聊這麼糗的事,很快拿出手機來,表示先來照相:「別說啦!來拍照吧!快點📷」其實⋯⋯前男友和弟弟一樣討厭她參加這樣的活動、舉凡和歌手有關的任何都非常感冒!她是百思不解,到底有什麼好討厭的嘛?所以還沒分手時,涼太都會硬要來接送、還一路都碎碎念個不停!但芊語其實覺得他不用這麼找麻煩、因為她既不需要被接送、更不想聽男友的抱怨小牢騷啊!最重要的是,結束時想跟冬花high完再解散、各自回家!可是涼太異常的堅持、盧人的功力和奇特的霸道行為幾乎跟弟弟沒兩樣!她也沒輒、不想抵抗了,反正也沒用⋯⋯所以有時候都回家了才能用電話繼續跟冬花聊心動、聊激動,延續被打斷的餘韻——說真的,無法「當下」分享餘韻感,真的很不夠盡興啊!很多很多的情緒、感受,他們男生不懂啦!她也不好和冬花在涼太面前變身迷妹⋯⋯

所以真累啊。

不過只有這點和訫雨不一樣。因為是家人,芊語不會顧弟弟可能其實根本不想聽、也不想了解,照樣開啟迷妹開關地嘎嘎嘎自顧說著細節!因為是弟弟,她能任性,但對外的男生就分很開了、是不行的⋯⋯


三人效率很好的拍了好多張張合照、獨照了,畢竟底子好,隨便捕捉都是仙女姿態啊。冬花非常滿意、興奮的瀏海照片、便快速的開始按手機,到了Twitter的頁面:「吶,這個小貼紙真的好好看!好適合!我的是紅色的花朵、小蜜是黑色的星星、芊是藍色的雨滴!」喔對了,她們各自在眼角或顴骨的地方都有貼「代表是誰的粉絲」的小飾品,顏色和圖案代表不同歌手。臉上有這樣的點綴,確實更少女了、好像是女高中生🤭也跟三位陶瓷般好看的長相非常搭!這種日子,她們都很樂於變身成迷妹打扮💗、演唱會真的好棒!

芊語摸摸雨滴,「對啊!望的雨滴💧好好看💕」可是貼這個只是算基本的,隨便看過去,來來往往的粉絲們都是全身掛滿滿、手上、臉上、甚至身上都畫滿滿,手上也拿的滿滿!痛包上面的裝飾更是一個比一個精彩!手飾的話,冬花和小蜜也有穿戴,用意也是代表自己是誰家的粉絲、用「看得」就知道了。啊,不過軟膠手環芊語就沒有戴了(沒有買)⋯⋯她只有貼了雨滴而已😱單調的裝扮在這個場合、滿山人海中算清晰好認的⋯⋯除了這些,還有很多女生頭上的髮帶也是週邊商品,以顏色區分喜歡誰,沒有模糊,若喜歡兩人以上,似乎其他的髮帶會當成手環的繫在手腕上、或是繫在痛包的帶子上、不會放進包包裡面,絕對是展示出來!

Po好了貼文,收好手機,冬花也注意到了芊語的視線,知道她在看什麼,就說了:「吶,芊,要不要去買個望的髮帶?頭上有點空⋯⋯綁上髮帶的話,會更可愛喔!」

聞言,愣了下,看回來,冬花和小蜜的髮帶飄啊飄、再看了一下周圍路過的女生頭上:「什麼顏色都有,真的好酷⋯⋯望軟的顏色好多!妳們綁起來好漂亮喔!」冬花是紅色的、小蜜是黑白色的。心裡似乎也生出了想綁的想法,不然只有她頭上空空的,好像也很奇怪⋯⋯

「望軟的人氣可是能動員數十萬人欸,今天又是他們主場,我想五成都是他們的粉絲吧🤔走吧!那我們去買,我幫妳綁!」也有察覺到藍色和白色出現的機率,這樣說道,便抓過親友的小手、另一手也朝小蜜招招手、示意一起來!「小蜜,走吧!」

但小蜜露出了一個不好意思的表情,「抱歉,我想上廁所⋯⋯妳們先去吧!我出來再去找妳們!」趕緊說道,有點緊急,看看芊語、再看到冬花點頭後,便跑去對街的速食店——

芊語睜大眼,看著小蜜的傖惶背影:「??小蜜沒事吧?」語氣有點擔心,轉回來,看著唯一會知道的人。是肚子不舒服嗎?

「其實不久前為了排物販,好像有憋尿⋯⋯」冬花開始往前走,一手勾著芊語的,露出苦笑,解釋。

「咦?那妳呢?」雖然不會太驚訝,但她們兩人是一起排的啊!那冬花是不是也——

可冬花搖搖頭:「我還好。因為小蜜喝了很多水的關係啦⋯⋯」笑著,要芊語別擔心,而摸摸小手臂,但ㄧ觸到她微冷的皮膚後,ㄧ驚:「冷冷的欸,妳現在會不會冷呀?」冬花皺眉,像個大姊姊般關心,可明明和芊語是同年。(笑)

芊語歪頭,仔細感覺了一下此刻的空氣:「還好⋯⋯別擔心啦。」雖然裸露的皮膚都是涼涼的,但體內是還好,所以要她別擔心了!笑了笑,看看周圍景物,「這裡真大!」第二次來這邊而已,芊語噘嘴,欣賞了一下,注意力就回到走路上,因為要下樓梯了。

「嗯?物販在地下?」

「對啊。不過是擺在外面,不是室內。」因為比芊語早來會場,所以都清楚,冬花點頭,想說不會有什麼意外的時候——樓下處突然傳來一陣尖叫!「呀啊!❤️」估計是在買週邊和滯留在樓下的粉絲,聽起來人數沒有太多。

兩人嚇一跳,「?!」剛好也要走完階梯了,踏到平面上後,轉彎,ㄧ瞧:「怎麼了?為什麼那邊擠一堆人啊⋯⋯」遠看,長形的桌子併起來排有幾尺,但人潮幾乎都站在某兩個個位置上。可她們看不出所以然,因為被擋住了。

由於已經離整隊時間剩幾分鐘而已,買物販的人大概還剩幾十人,但全聚集一起的話,視線還是會看不到最前面。「?什麼呀」芊語咕噥,兩人便開始靠近那坨人群——

雖然很興奮的尖叫,但規矩還是有守住。女粉絲們買好了東西,都自動讓開位子給後面的人遞補,而且買完的人都一致站到旁邊去⋯⋯看到這畫面,芊語露出笑容,什麼呀?潛規則嗎?不過為什麼買好了不離開呢?正要往前看時,勾著她的手的冬花猛地停下腳步!「咦⋯⋯!!」像是看見了什麼厲害的畫面!

「怎麼了?」芊語自然的也跟著停下來、因為勾著手的冬花提住臉。然後也往前看——好奇是什麼東西?

前方人走動的很快,一下子畫面就清楚鮮明、被揭開了!芊語也愣在原地、反應和冬花差不多,雖然慢了半拍。當下只有傻住!什麼少女心和迷妹開關都是反應不及的,不過身旁的友人似乎只有愣兩秒而已,就小聲的湊去還在呆的友人耳邊咬耳朵:「是望軟欸!?這個時機點?!」是給最後排到物販、最後買的人「優惠」嗎?竟然本人出來賣!

芊語瞪大眼睛,回神後,不知所措起來,也用力的咬耳朵:「我、我沒有這麼近接觸過望欸!怎麼辦?」是喜歡的歌手、又是要第一次面對面——她也沒有辦法冷靜了啊!😭她、她現在看起來會很奇怪嗎?很刻意裝冷靜嗎?她——

「真的運氣太好了啦!芊!不要發呆喔!把握說話的機會!也對⋯⋯這場是他們主場,所以只有他們兩個出來賣很正常⋯⋯我也想跟酒田買週邊啊!」冬花晃了晃手她的手、表示激動,看著芊語好看的側臉,說道。自己也好想要像這樣的跟本命互動、說話喔嗚嗚!

可是還來不及回話,她們倆已經不知不覺的前進到了第一排——「妳好。請問要買什麼呢?」望戴著口罩、態度一致,雖然瞬間的愣住掩飾掉了。擺出一貫慵懶慵懶的模樣、聲音、眼神,都與網上一模一樣!她、她心臟快炸了!好有魅力喔喔喔😱怎麼辦😱💥💥💥「、!」心跳變快了!冬花也放開她了,站在旁邊看著——

望、軟同時看見芊語的時候都愣住了,「え」但很快瞬間恢復正常、裝沒事,完美地發揮本能,也幸好有口罩的遮掩、只露出眼睛,所以短暫的驚訝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軟軟站在望的旁邊,視線一直在芊語身上,「⋯⋯」還好他的隊伍沒有排人了,不然無法一心二用。話說,很好看呢⋯⋯真的是喜歡望的。看到女人眼角邊的雨滴,心想,也想到了那天面交時的狀況、然後看了一眼冬花,朋友也是很漂亮⋯⋯兩個人不愧都是高顏值🤔

最後還是回到芊語身上,然後似乎若有所思。「⋯⋯」她是要來買什麼啊?而且果然很遲鈍,應該都還沒發現就是他面交的吧?還有,這個打扮⋯⋯不會冷嗎?他們可是穿長袖加外套欸。然後今天看起來更矮了,是因為沒有穿高跟鞋吧?想到面交那天,她至少有高現在四、五公分⋯⋯


而望當然也知道一切。不過現在不能表現出來,粉絲都還在。要裝沒事、裝沒事!眼睛看了看旁邊後,調整好情緒,再放回她身上。

芊語大概用自己的左手掐了左腿五秒鐘,才有效迫使冷靜下來!「髮帶,謝謝望。」說完,輕輕鬆開大腿肉,芊語覺得一點都不冷了!指了指躺在桌上的藍色物品,露出笑容,然後開始翻錢包。

「好⋯⋯150元。」望往下看,眨了下眼睛,然後白皙的大手拿起髮帶,看著她拿錢的動作——不禁往上看,雖然是短髮、但髮型很適合吧⋯⋯

「!、謝⋯謝謝。」很順利的掏出整數、不用找錢,芊語很開心的抬頭、準備遞錢,但瞬間卻清楚看見望似乎盯著她的頭⋯⋯她、她的頭怎麼了?下一秒,也看到男人尷尬的移開視線、然後伸出手,與她交錢交貨。

「謝謝妳。掰掰~👋」結束交易後,望依然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瞇起眼,揮揮手。表現出一致的態度,絲毫不敢放鬆。

看著她們到了旁邊角落去,軟軟立刻湊過去,低聲交談:「你嚇到她了欸www」還很欠揍的亂笑,直接挑起望的怒火,隨便就開始鬥嘴了。

「笑啥?結束了啦!」推了比自己高的人一下,還白了一眼,望看著粉絲們陸續上樓去了,準備整隊,他們也該進去了——

「等一下。」軟軟說道,然後轉去另一邊和工作人員不曉得說了些什麼後,才往某扇門裡面走:「好了。走吧。」

「?喔⋯⋯」臨走前,描了一眼芊語在幹嘛後,他才離開物販區,也消失在某門前。


冬花綁好後,欣賞著自己的傑作:「好了!太可愛了!好好看!芊!跟妳好適合!」藍色髮帶繞了一個髮箍的形狀,然後一側打了蝴蝶結,細細的髮帶飄啊飄,和衣服、雨滴都好配!😍

「謝謝⋯⋯真的欸!妳好厲害!」看了看鏡子,芊語開心的抱住她,然後收起小鏡子,摸摸瀏海,再看看四周:「他們進去了⋯⋯啊!好像整隊了?人快走光了!我們也走⋯⋯」

「怎麼了?」冬花打算邁開步伐了,但被芊語的模樣打斷,看著似乎有話要說的人。

「我、我忘了我的票是要走別的地方,我要去問工作人員⋯⋯」想起面交時、賣家的提醒,芊語吐吐舌。

冬花也愣一下,笑出來,「對齁!那我去上面排隊囉,小蜜也在找我了!結束後見喔!」揮揮手,便轉身往樓梯跑去。

「嗯!」點點頭,看著冬花青春的背影變小後,芊語才動身,但還沒踏出一步,一名工作人員似乎等到時機的直接走到她面前:「請問是堂小姐嗎?」

芊語愣了下,工作人員怎麼知道她?但不管了,等下再想吧!「是的。」點頭應聲,等著下一個施令。

「識別證請掛上,謝謝。那麼請跟我走。」

趕緊照著做,掛好後,沒想到和黑色的男友T很搭呢!芊語戰戰兢兢的跟在工作人員的身後,很快的穿過物販的長桌,往室內走去。「⋯⋯」


路線的確與一般座席不同、但不到複雜神秘的地步。到了一樓後,她跟著走進一個大通道、什麼都沒有,只有放一些雜物,大概走了一下後,前面的人停在一扇門前,上面貼著「後台」的字樣,而其他的門旁的牆壁上都有著「休息室」的銀色長條牌子。

「請進。」轉開門把,工作人員側身停住,讓芊語進去,卻沒有關上門:「VIP進退場都麻煩走後台這邊,然後開場的進場要等外面的大家坐好、熄燈之後再進喔。」位於門邊做解說,工作人員比劃著各種方向、地點,表示說明。

「好的,謝謝。」芊語點頭,看著似乎站在門邊不打算關門、也不打算進來的人⋯⋯他、他要去忙別的事了嗎?

點頭後,工作人員果真帶上門走了。啪搭。「⋯⋯」她、她第一次來後台欸!冷氣好冷!轉身,搓搓手臂,芊語慢慢的往前走——很熱鬧!很多人!她、她根本是插花的啊!差不多一半的人看過來,鏡子的反射也看得到門口的狀況。

很顯然有些人不知情,不知道怎麼會有其他人進來這裡?除了9位演出者和知情的隱隱以外。其中幾位當貴賓的歌手們很困惑,看了看對方:「是誰呀?你們之中誰的朋友嗎?」有人這麼問道,看著今天的演出者們。

「堂小姐,妳好。請坐吧。」

被幾十幾個完妝的男生盯著看,渾身不自在呀!但芊語盡量表現的無動於衷,可是在軟軟招呼她的時候破功了!她的眼神很驚訝、表情也訴說一切,但說不出話來!「⋯⋯」軟、軟軟怎麼知道她的姓?怎麼回事?

但不只她驚訝,其餘狀況外的歌手也傻愣愣的,「軟軟的朋友?」不可置信的來回看了看,怎麼樣都無法相信!這麼漂亮的女生是軟軟的朋友?真的假的?什麼時候交的啊?

也在場的離舞回神、也跟著裝作若無其事、不知道芊語的湊過去不知情、正在小聲討論的那群人之中,開始小聲的做解釋。「不是,她是⋯⋯」

也只能滿臉懵逼的走去中間的沙發,遲疑了下後,坐了下來。因為軟軟已經這麼招呼了,她不照做的話不太妥當。但是⋯⋯為什麼他會知道她的姓?嗯?🤔

後台非常大、也明亮,大家雖然人很多,但沒有全部聚在一塊兒,都是ㄧ小群、一群的散開,然後都是坐在椅子上的比較多,但不影響群體互動。滿腔困惑、驚愕,但也不好發問,這種氣氛好怪⋯⋯稍微冷靜了下來之後,望起身,走了過來,低頭看著綁著藍色髮帶的芊語,從自己的手腕上拔下一個東西要給她:「堂小姐,這個給妳。」她的身上都是他代表的藍色,怎麼有點開心?(笑)雖然知道她不是瘋狂粉絲,但還是挺開心的——有種優越感⋯⋯

芊語ㄧ驚,他、他身上的東西?看著那手心上藍色的圓圈造型飾品,有些不解:「え,為、為什麼?」是軟膠手環。

「這個VIP證只有多一個,剛好找到妳,算是禮物。這個跟外面賣的那個不一樣喔,這是螢光材質的。」望用另一隻手指指她脖子上掛的識別證,解釋道,表示這個手環是特別的,等著她收下。

原、原來他們人這麼好嗎?因為只聽歌、沒有了解他們,芊語點頭,表示了解,想了想後,「謝謝⋯⋯」

望並沒有用遞的給她,是直接伸手拉過戴著手鍊的那隻手,動作簡單、自然的幫她戴上:「不客氣。」

其他人漸漸湊過來,似乎明白狀況,隱隱看著望離開沙發後,直接也過去,沒有讓驚愕的人反應時間:「堂小姐,妳好!」

芊語的頭更暈了,看著某些歌手,忍不住的問了:「為什麼⋯⋯你們會知道我的姓?」她應該只是「粉絲」身分、剛好拿到特別證而在這個地方,他們應當不會知道任何有關她的資料啊?除非——


……啊!!她想到了!

看見這個反應,其他人都笑起來、覺得新奇:「wwww」反應好慢!而且好呆!離舞、隱隱、月和光、軟軟都露出相同表情,交換眼神,「噗www」現在才知道未免太鈍了吧?好有趣!光又想到了「買耳環」事件、跟前陣子在燒烤店遇到的事情、還有和月他們逛她的Twitter頁面、熱烈討論的事情——


原來面交的人根本就是歌手本人!「認識工作人員」的說詞是騙人的!她真的蠢斃了!所以和冬花私信的人就是——可是是誰呀?芊語瞪大眼、恍然了一切!有點慌張的看了看笑成一團的男人們:「、」被嘲笑了!🤦🏻♀️也對啊,糗爆了!又蠢!嗚嗚

「是軟軟喔!哈哈⋯⋯不過妳是真的不太熟我們欸,只是喬裝的程度認不出來、上次遇到光也不知道www」離舞說道,指了軟軟,而高大的男人靠著牆、揮揮手,俏皮笑起來,覺得她的反應是預料內的。再指向光,順毛男人笑了笑,覺得這樣也挺好的、但很不可思議就是了!

那個人是軟軟?原來跟她面交、還有和冬花傳訊息的人是軟軟!在內心暴走,有種奇妙的感覺襲來,但因為離舞後面的話而很快一愣、表情又變得困惑,看向說話的男人:「什、什麼意思?上週二的時候——」她、她知道春酒的時候遇到光啊!「上次」?那是什麼意思?……所以那天光問的「妳知道我是誰?」、和離舞說的「上次」是有關的嗎?眾人視線移到芊語身上,好奇她想說什麼。

「沒有沒有!沒什麼!喂,不要說啦。」光忽然站了起來,笑著搖頭,打斷她的話,便移動到離舞身旁、臉上仍保持著笑容且小聲警告友人,要他不要把事情說出來。其他人又看往光,覺得奇怪,好像有蹊蹺?除了月、隱隱、離舞之外的人都不知道。「?」

離舞停了下來,卻很不解,跟著光神秘的做出掩飾動作、咬耳朵:「為什麼?」

「沒為什麼。」光很快回話,白他一眼,走回位子坐下,拿起手機開始滑,沒人知道他在看什麼。

氣氛突然變得很奇怪,但芊語也沒多思考了,這種狀況也冷靜不來⋯⋯目前在場的歌手除了今天的9位演出者以外,都是在貴賓區觀看的,有東歌、夏明、隱隱、蒼、瀨戶和洛洛。四周只有安靜一秒,隱隱接著說:「妳喜歡望啊?」不給任何冷場可能。看著她身上的代表打扮,覺得很好看,不過心裡很心虛,因為其實都知道了——但要假裝啥都不知道的聊天,有些卡卡。

瞪圓眼,芊語點頭。下一秒,離舞繼續接下去:「那⋯⋯有沒有除了望的?」看了一下在場所有人,男人帶著某種暗示。假裝知道一切是很簡單啊,但有興趣所以多聊天、了解一下是要做的啊。

這刻開始,芊語莫名的全身放鬆了、沒有一開始那麼緊繃不自在,很像真的跟朋友在閒聊。想了想後,露出開心、興奮的迷人表情看向正在和閃亂有說有笑、不知道在玩什麼的棕髮男人:「酒田!✨」

忽然被點名,酒田看過來、然後驚訝的指著自己、看了芊語一下後,「诶、!」視線就自然地飄去軟軟的所在,因為跟他很熟、私底下無話不談,包括芊語的事,所以下意識就看過去。並迅速、效率神好的用眼神和軟軟交談完後,趕緊禮貌上道謝。「謝謝!」他、他還以為她只喜歡望而已⋯⋯不過似乎不然,印象中,她也有轉過其他歌手的貼文,所以這裡所說的「喜歡」應該是指也有牽涉到「人」吧?不只「才華」?皺皺鼻子,酒田心想,但無法如此認定,畢竟是自己的猜測而已。

光也愣了一下,抬起頭,看了酒田一眼,繼續玩手機了。也沒有表示任何、也不管離舞還想瞎問什麼。「⋯⋯」

軟軟卻大笑起來,因為酒田的反應、和短暫的眼神對話內容。但沒人知道他在笑什麼(除了望)、反而被他的「軟式笑聲」給嚇到!「!?」待在他附近的望啥也沒說的戳他一下,警告道:「喂。」什麼爛笑點?

隱隱大概略懂端倪,但沒表示什麼的繼續問:「對了,妳的名字是?」這題非常重要!「喜歡誰」什麼的隨便何時都能聊、甚至想多伸入就能多深入的聊,但基本的問題還是都先知道比較重要!因為他們之中其實有人並沒有把她當成粉絲看待,所以待遇會有些特別⋯⋯如果換成瘋狂粉絲坐在這裡的話,一切就不是這樣了。可能工作人員都會在這裡戒備吧!(汗)

芊語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部分的人態度似乎很隨和、而且好像很自然?但真的當下都不會想太多,多半都是事後才會驚覺到……此刻就只單純當作他們可能真的是人很好、又親民,都會和「粉絲」、「陌生人」、「圈外人」這樣「聊天」吧?還沒有想到可能是想交朋友(?)的前奏,她依然呆呆回答:「我叫芊語。」還眨眨大眼,好看的樣子能夠吸走任何人、墜跌在那雙眼眸中。


原來叫做「芊語」啊⋯⋯滿有美女氣質的味道,雖然本人就是了⋯⋯某些人心想,自然的記起來。

雖然知道名字後,但有人的目光不是在這件事上。而是——月走了過來,坐到沙發對面一整排的某張空椅子上,之間仍有距離,但頗近。面對她,因為他的身高高,就算坐下還是無法與嬌小女人平視:「妳的衣服⋯⋯是男朋友的嗎?」從第一眼看見時,就很想問了!怎麼這麼大一件?都遮住褲子了……那尺寸都和他們在場男生們的體格都差不多欸。是男朋友?真的有男朋友?

真的很閒聊欸⋯⋯不禁瞠大眼,芊語還是回答。噙著笑:「不是,但這是「男友T」沒錯。我自己買的⋯⋯」雖然交往過三個男生,但芊語沒有任何一件他們的衣服,頂多有情侶衫,但都是自己的尺寸。偷偷心想,芊語看了看寬大的袖子、衣襬長度。

「是喔⋯⋯」月點點頭,但好像還是想說些什麼——但沒說出來,只是頓在那兒。真的是這樣?女生會喜歡穿那麼寬鬆大件的衣服嗎?還跑去買?掛在這種小身版上,性感誘惑力滿點啊!而且很容易想歪…… ←你壞壞

軟軟則露出後知後覺的神情,「!、」他站在物販的時候只覺得不會冷嗎?完全沒想到這是男生的衣服⋯⋯月的觀察力怎麼那麼「特別」?還是說,他們那幾個好奇心太旺盛啦?而且怎麼有一種八卦的感覺出現?「……」旁邊的望也怔了下,與軟軟不同,也覺得月滿有道裡,不過沒說話,只是掃了一眼那大T恤和露出的腿。


這時,芊語似乎聽到了前台騷動的聲音、和工作人員們的指引聲、傳至後台這邊,變得小聲、悶悶的。看來已經進場了⋯⋯對了!想到時間,她看了一下手錶,然後很快拿出手機、打開line,按了訫雨的聊天室,打了一串字,送出。現在是很好的通知時機!不然結束的時候,她會冷死!


還是沒讓冷場多一秒,離舞將分秒抓的剛好,走過來:「吶,要不要吃東西?」不覺得會被覺得突兀,開演前吃東西是很正常的。手上拿著一盒三色甜味糰子,不過只剩一根,應該是下午時,歌手們吃的食物。也想說她可能會餓,就直接拿來邀請了。反正一支糰子而已,也沒什麼。

!?放下手機,芊語抬頭,看到是甜味糰子,有些驚喜,因為本身不喜歡甜食、但糰子除外。不過沒有表現在臉上,而是不太好意思:「沒關係⋯⋯」中午時,是有吃弟弟煮的餃子……但現在是晚餐時間、結束也不知道幾點了,聽他們唱歌的過程一定會餓的!方才也沒時間去買吃的……真的不太敢大方接過來呀。

「吃啦。桌上那邊還有一些飯糰🍙⋯⋯」離舞不再廢話的把食物直接塞給她,然後指向往底部方向的某些桌面上的確放著小食物、飲料、牛奶等等,再看回來,示意能自己想吃什麼就拿沒關係。

「嗯,沒關係,都是工作人員多買的。吃一點吧,一定會餓的。」望接下去,覺得離舞滿細膩的,也覺得沒什麼,所以才跟著說道。況且他們才不計較這種小事。

芊語拿著盒子、看看他們,「謝謝⋯⋯」人是不是太好啦?……忽然,腿上傳來震動,是訫雨。『嗯。記得吃東西喔』他傳了這句,非常關心姊姊。


這時,離舞飄到隱隱旁邊,用手肘頂頂他側腹:「你有看最新的推嗎?」

「??還沒欸,怎麼了?」隱隱往旁邊看,也小聲回答。

「照片超~漂亮的!另外兩個朋友的類型也是美少女欸!」

「欸。離舞。你是不是搞錯重點了?」隱隱差點翻白眼,無奈的說道。這傢伙的重點老是偏頗!身邊女性朋友太少的男生都是這樣嗎?只不過看到顏值較高,就興奮不已!

「不然重點是什麼?」覺得女生朋友很多的隱隱不能這樣吐槽他,離舞哼一聲,表不悅。

「樂器💢」 「……」


隱隱不理男人了,自己湊上去、擺出神秘交談的姿勢,小聲地朝她問道:「抱歉,我問一下喔。」

「是?」芊語嚇一跳,看往左邊、很神秘的人,面帶微笑。怎、怎麼突然這麼小聲?雖然現在沒什麼人注意到這邊——

「妳會彈樂器嗎?」

話題到音樂上了嗎?芊語點點頭,友善的有問必答:「嗯。小時候學過鋼琴、高中學過吉他,不過鋼琴彈得不是很厲害⋯⋯國中後就沒有再學了。」講到鋼琴,她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吉他是比鋼琴熟練的多。


「太、好了!…我、我是說,妳會樂器太棒了!我可以教妳繼續彈鋼琴喔?」聞言,隱隱猛地大叫、雙手比劃著,引來目光。發現各種「關愛視線」後,尷尬的愣一下,稍微壓了點高漲情緒,不過激動藏不太好,然後很誠懇、而且高興的說了最後一句,自然形成問句,聲音變大,想知道她現在心裡是怎麼想「鋼琴」這件事——

知道隱隱會彈鋼琴,芊語聽了他的話後,驚訝起來,看著距離有些近的人:「我?诶?」語氣充滿不確定,不會吧!太酷了!她也十分單純,完全沒有多想、也沒想到隱隱怎麼會這樣說?這應該是不合邏輯的才對——


「欸。冷靜啦,私下再說吧。」月轉了過來,起身走了兩步,因為沒有錯聽內容,直接將還在高情緒上的人拉過去身邊,在他的耳畔悄聲說道。

看到這裡,芊語笑了出來,似乎很開心、被逗笑、也開眼界,沒想到他們那麼親切、有趣欸!不過應該是說笑的吧?怎麼可能?只覺得隱隱的直接和單純很可愛、待她如此自然,應該是因為常跟女生相處的關係吧?

離芊語在坐的沙發有些距離的酒田像是聽聞了什麼大事件的趕緊拍拍旁邊的Q毛男人:「光,她會鋼琴跟吉他欸!」再看看身旁的友人們,依序是閃亂、四萬、高橋,雙眼發亮,好像發現了什麼秘寶一般。

「她是OL吧?會不會很忙啊?」閃亂眨眼,看了芊語一眼,有些疑問。因為他們都有聽軟軟說關於她的事情,所以大概也知道一些她的事情、包括職業。彈彈樂器是抒壓嗎?

「不過看起來很厲害⋯⋯這樣的確挺不錯,錄新曲的時候可以考慮能找她幫忙欸!」高橋也想到了她的貼文、生活點滴,覺得應該是個能幹的女生吧?樂器也會!很快也想到往後的可能,很驚喜,反應跟隱隱差不多。

光卻沈默。「⋯⋯」居然會嗎?當然知道他們激動的點是什麼,因為也身為男人,這樣氣質的美女不管彈什麼樂器,都比一般人來得吸引人吧!再說,請幫忙錄曲子也不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所以——有沒有機會、能不能就讓她轉行?


不。他在想什麼?明明還算陌生人啊他們。光移開視線,很快壓下方才的莫名想法,看著酒田等人:「我們圈子樂手夠多了吧?也都有一些固定合作的人,她不一定會答應幫忙錄吧?而且她家裡應該沒有專業器材跟設備。」

「可是還是很想問看看欸!沒有也沒關係啊,來我們家裡就好了吧!」酒田沒多想,不知道光心裡想的,只是直接照常理說出來,不覺得有什麼不妥,而且明明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人才,為什麼不問?

「真的!就是這樣啊!吶,改天找個時間邀請看看吧!」高橋也點頭,相同的沒想那麼多問題。這些事在他們音樂人眼中都正常不過,情緒滿high的看著酒田,不禁想著以後可能與漂亮的女生一起作業就更高興了,臉上表情不只有笑容,眼睛裡也有星星在眨。

閃亂、四萬也交換了眼神,再看著高橋與酒田,點了頭。表示同意、沒有異議。「嗯!」

眾人好像都在想同樣的事——但光還是一副沉默不語,不曉得是為何、在想什麼,看著正在啃糰子的女人:「……」雖然現在看不太出來她對他的「反應」,但突然想到上個月的炎上事件,整個人好像更沉悶了,不過遲遲還沒什麼動作。


突然咔!地一聲、後台門被打開,有六位歌手也進來了。他們與東歌、夏明、隱隱、蒼、瀨戶、洛洛一樣都穿私服、脖子上也掛著特別證,都是來觀看這次由望軟附帶另外七位龐大陣容演唱會的。「嗨——咦?」最前面的魚輕快、心情很好的打招呼,但馬上愣住。

有些反應不及,軟軟還在想芊語會彈樂器這件事,還沒思考完——被門聲給打斷,看過去。「喔喔!你們來了!」也趕緊打招呼,男人揮揮手;旁邊的望倒是沒有表現出「想」的樣子,而放在心裡,打算私自、私下「思考」。

六個人同時都看到了陌生臉孔、而且還是在場唯一的女生!同時愣掉,魚馬上和旁邊的友人咬耳朵:「炭,她是?」看著沙發上的人在喝水,男人腦袋有些卡住,那個打扮是粉絲?可是氣質不太像,但若是的話,又怎麼會在後台?也不可能是工作人員啊!

「不、不知道⋯⋯是誰的朋友吧?她也有特別證。」名為「炭」的高大男人睜大眼,沒錯看芊語身上的識別證,說道。

「但是她的頭上、手上、臉上都有望的週邊欸?應該是粉絲吧?」其中一名也高高、棕色順毛、單眼皮的男人插了話,站在炭和魚的身後,說出大家看見的。

一驚,外表白淨的宇宙人說道:「粉絲怎麼會在這裡?不對,粉絲怎麼有特別證?該不會是誰的親戚吧?」滿傻眼、又覺得奇怪,為什麼歌手們好像非常自然?像是「自己人」似的?太過詭異了吧!誰快點來解釋啊!

「………」但沒有人給他們六人解釋,只有相互相覷。


演出者們都站起來、圍在一起,準備做例行打氣,沒時間救援解釋了!「時間剩十分鐘了。」隱隱反應快,來回看了一下剛進來的六位臉上的茫懵表情,快快的溜去他們身旁:「她是⋯⋯」因為都是「同事」,也沒必要隱瞞什麼,到最後都會知道,就全盤托出、連方才聊了什麼、知道了什麼訊息都說出來給六位知道,這個圈子可是大家庭啊。

什麼?是喔!不過……好新鮮!一邊聽隱隱的解釋,六人之中的立花優心想,不時很好奇的多看沙發上的人幾眼。「⋯⋯」慢慢理解隱隱所說的話——

但炭和魚的反應很一致,看著隱隱精緻的長相,表情有些新奇而好奇、八卦:「我要看。」

「看什麼?」不只隱隱,其餘四個人也不太懂意思,視線都集中在兩個高大男人的身上。不只這樣,不是演出者的東歌、瀨戶、蒼、夏明、洛洛也終於找到時機的擠過來,表示也算上一份給他們。一開始只有聽離舞簡略的解釋,他們可是好奇心旺盛啊!剛好逮到了這個機會,想要更多資訊、和對她的「基本」認知。

隱隱瞬間感到汗顏,但很快明白了這很正常……看著一大票的男人,「什麼鬼啊?」他沒有讀心術欸,這樣全部圍上來是要什麼?他哪知道?

而沙發上的芊語收好水壺,站了起來……氣氛感覺熱騰起來了啊!這時,喊完聲後,光卻走出人群,讓原本圓圈的陣型缺了一口,其餘八位演出者都看著男人的去向——他竟然是走到芊語的面前,但還是有距離,「妳不會冷嗎?」

诶?芊語腦袋轉不太過來,看著他很深的妝容、也有聞到瞬間朝她襲來的化妝品香味,不自覺的就縮了一下,雖然覺得這問句很突兀,但照樣回答:「不、不會。」

他當然知道很奇怪,所以接著解釋:「方才找不到時機問妳,想說會冷的話,隨便看誰的外套能借妳。」早在月問她上衣是不是男朋友的時候,就想說了,但之後被她按手機的舉動打斷了,就沒問了。

瞬間,腦袋中想起了一件事情……芊語無法掩飾的迴避掉他的出自好心(?),渾身不對勁的不舒服,只覺得光是面對面與他說話都可怕且不舒服。「我……不會冷。謝謝你。」慘了,還是表現出來了……尷尬的定在原地,芊語盡量保持快解體的笑容,但輕鬆被看破。

光沒有困惑,因為大概知道她突然如此表現的原因,和心裡想的是同一件事……不過,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以後有機會再說吧。沒有怪她、或者露出什麼怪反應,男人仍是微笑:「嗯。」就轉身,回去隊伍裡。

「她怎麼了?」酒田全部看在眼裡,趕緊問。不太妙欸,那個抗拒的反應……

光輕嘆,背對著芊語和隱隱他們,又無奈又尷尬:「上個月的事情。」

酒田頓住,「……」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是喔,那……她其實是討厭你嗎?」當然知道友人的大小事、好壞事,便問到了重點。

……… 「我不知道。」似乎直接說出了他的紅心重點,光聳肩,但表情還是很無奈、還多了分複雜。

月湊過來,看了看芊語的嬌小身影,再戳了友人一下!「誰叫你亂玩女人。她會迴避是正常的吧,任誰都會。」炎上事件鬧很大,沒人不知道,但事實就是事實。

「……」光語塞,沒辦法說些什麼。

酒田皺眉,腦筋轉很快,看著月:「不過討厭什麼的話就不太好了,月。」

「為什麼?」月問道。光也想聽聽他是要說什麼而看著酒田有點可愛的臉。


「這樣她不幫我們錄旋律怎麼辦?」

「………」 「………」嘖。兩人同時眼神死。是啦,這一點也算在「不太好」之內,但……但會不會想太遠了啊酒田這傢伙……

「沒關係。再說吧。現在演出比較重要。」光呼了一口氣,表示先擱置一邊,等演唱會結束再聊這個了。



隱隱有點無言的看著面前一大票男人的舉動,「欸,不要現在看啦。」一群人都在看同個帳號的頁面太好笑了吧?而且帳號的主人就在現場!近在眼前!

炭和魚異常興奮,似乎很開朗、也喜歡八卦,又青春。不只滑過去而已,還看得很仔細……「等不及啊。」

不過穿著白襯衫的東歌卻只是簡單瀏覽過去,沒打算此刻「仔細」逛。他收起手機,看了一下好像很不安、在想事情的芊語,「…?」怎麼了?好像怪怪的……哪裡怪怪的?

趕緊恢復正常,演場會就要開始了啊!現在別想「私下」的事情了……今天可是一口氣見到了諸位人氣歌手啊,而且還能與他們一起坐在同區看表演!實在是神之般待遇——雖然閃過一個對光很抱歉的念頭,但這種事本來就沒有「絕對反應」,所以就算了吧!反正也不會再遇到,不然會變得不自然了吧?也怪她自己反應慢,沒有第一次見到本人的時候就與「炎上事件」聯想一起,要不方才也不會那麼尷尬?果然突如其來的遇見紅人、像這樣互動聊天什麼的,很多狀況根本不能預期。


還有人盯著手機還沒結束,不過另一群倒是很有行動力的開起八卦小會議,明明再幾分鐘就要進貴賓區了。隱隱因為一直在他們旁邊,當然也能聽見內容,炭的情緒還是很高漲不下:「我也要找她幫忙!」

「我也要!她家一定沒有工作室,剛好啊!」瀨戶也說,不正經的台詞和模樣惹來笑聲和吐槽。

「欸。你們有的明明能夠自己彈吧?」隱隱挑眉,看著某些也在起鬨、興奮的男人們。真是的,興奮什麼勁兒啊?就沒見哪個人也這麼騷擾女歌手的?反而對堂芊語興趣滿滿……

「那教她唱歌!養成極品!到時候還能固定合作!」 「對!最好也能組個螢幕情侶!」

「想得美咧。不要亂來啦。」

不過看到這裡,有些也身為「創作者」的歌手倒是沒有瞎鬧的露出思考表情,的確是想邀她彈彈「他們自己」做的曲子沒錯……感覺會很不同,和彈「別人」做的曲子是不一樣的感覺!夏明、星吹、東歌、隱隱心想。

此時——工作人員的聲音岔了進來:「粉絲進場完畢。VIP請走吧。」!!!芊語一驚,緊張感又爆開來,看著工作人員和貴賓們。「、」要開始了!真的要開始了!


🎤🎤🎤👨🎤🎇


一踏進會場,冷氣似乎比後台和休息室的更低溫,小心翼翼的不敢出聲地走著,「……」抖了下,然後看著手腕上發藍光的軟膠手環。哇,好漂亮……

確實跟其他人手上的不一樣——

找到位子坐下後,分別左右兩邊為瀨戶、夏明。芊語其實對於身後排的粉絲們感到一股壓力⋯⋯不過就算身旁的歌手們被認出來也沒關係,注意力應該會被拉去,這樣就不會有人察覺有個「普通人」在貴賓區了——吧⋯⋯

瀨戶看她似乎一副坐立難安,便悄聲關心道:「怎麼了?」

突如其來的近距離、和性感的氣音放大在耳邊,芊語顫了下,嚇一跳的往左邊看,然後很快用小手掩著嘴:「我⋯我、我怕被粉絲看到,這樣你們會⋯⋯很麻煩。」

笑了下,原來是擔心這個?真的不愧不是「粉絲」欸!而且還很貼心啊。瀨戶繼續與她講悄悄話、咬耳朵:「雖然都是無辜的,但身為有名氣的人,我們(歌手)會保護妳的。沒事。」再說,人之常情啊。身為紅人本來是非就多,不差這一件🙄️(消極)

「謝謝⋯⋯」芊語瞠大眼,對於瀨戶的印象有了新認知。原來是個帥氣的男人啊!畢竟對於他們的個性都不熟,算是現在才慢慢「認識」到。會先保護對方,確實很男人、也很大器,但不是每個歌手都是這樣吧⋯⋯又想到了上個月的某事件,她呵笑。

或許——「內幕」並沒有全部攤在網上吧?不過事實就是事實吶。雖然不懂音樂人之間的生活,但的確聽過負面形容的說法⋯⋯再說,現在的社會發生「那種事」好像很正常吧?會特別覺得不舒服,是因為發生的人是「紅人」吧?才會有偏差的感覺——也就是說,方才自己的態度似乎太不妥、可能有給光很差的感覺囉?

「⋯⋯」看著台上,還沒想到結論,音樂忽地降下!尖叫聲瞬間響起——震耳欲聾!從未在前排待過,音樂的聲音蹦的非常大!音響震震,芊語一下子被嚇得抖一下!好、好大聲喔!尖叫聲和音響的音聲融合在一起、在耳邊嗡嗡發響,台上歌手的聲音卻好像很遠⋯⋯

開、開場是望!一連串沒有止息的最高饗宴,開始了⋯⋯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