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自創系列】《線香花火》02

☑️此為自創文章、純屬虛構,和實際人事、團體無關。請注意⚠️
☑️一直以來都想碼自創故事,請多指教🤝

20193字




06



星期六•某喫茶店


詭譎的氣氛蔓延開來包裹著角落靠窗的兩人桌周圍,芊語皺眉,看著服務生露出的尷尬、傻眼的表情轉身離開,自己也覺得受不了。「⋯⋯」自己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是什麼?她⋯⋯的用意就只是單純的,對吧?如此在心中自語,芊語面露無奈。

「妳會來⋯⋯是為什麼?」對座的高挑大學生說話了,雖然很嚴肅的感覺,沒有一絲笑容在臉上,但心裡就不曉得有沒有在期待什麼了。

嘖一聲,女人的表情瞬間變得不好看,刷地站起來:「我要回去了。」沒什麼起伏的宣告,就要往前走——


「等等!不要走!」反應也很快的站起來,伸出手擋人,金髮男生皺眉、終於露出了一個無法言喻的懊惱表情。

⋯⋯⋯芊語沈默,移開視線,看了看四周,然後慢吞吞的呼了一下,往後退,坐下。「雖然不是「朋友」,但能算上「認識的人」,見面⋯⋯也不用想太多吧。」



男生似乎不是很同意,「我們不是朋友嗎?」



「是嗎?」芊語不忍的瞪回去,這傢伙究竟在想什麼?耍笨考驗她耐性嗎?



「對不起。」最後,他吐出了這句。看向別處,金髮男生輕嘆,表情沈重下來。



已經受夠這樣的氛圍和感覺,芊語直接進入重點、懶得東扯西扯:「突然找我做什麼?」他們分開超過半年多了吧?雖然是很無言的結局分手,但並不到黑名單的地步,所以對於他忽然的來訊是很不解、和訝異的。



「其實⋯⋯沒有什麼,只是很想妳、想跟妳說話⋯⋯」





聞言,芊語不禁的瞪大眼睛看著對座的前男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場面總是很簡單的就被對方給搞壞,為什麼?那種話她連做夢都沒想過會聽到他說!他這樣,分明給她難看——



「我沒有想過你。」搖頭,芊語實話實說了出來,也不是她是無情無義、或是不吃回頭草的類型,而是她一向說「實話」、而且感情分明!不會有所謂曖昧的模糊地帶。因此也不會像其他情侶可能「勾勾纏」這種事了。她真的單純的不喜歡他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金髮男生一愣,呆了半晌後,苦笑:「嗯。我感覺得到。因為我太喜歡妳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要放妳走?如果再一次,就算綁也要把妳綁在我身邊!就算妳再怎麼忙、再怎麼有自己的生活圈,我還是要妳只看著我!」閃過悲傷的表情,他輕輕往後靠上椅背,聲音細柔、顫抖。



芊語無語了一秒,這就是所謂的「精神/心理有疾病」屬性嗎?看著他,「你沒事吧?」雖然在漫畫中常常見到這樣屬性的角色設定,也都覺得非常可愛、吸引人——可是都僅只於虛擬世界啊。現實給她遇到,真的困擾到不行欸!怎麼會這樣?太陽穴有點在抽痛,芊語咬唇。「⋯⋯」沈默下來。



男生盯著她,此刻眼神似乎很犀利:「妳誤會了。我還不到那種屬性⋯⋯但我的個性是認真的,妳很清楚。」10個月的相處下來,他獨有的控制和獨占欲確實都是「個性」、是真實的。也因為這樣,被這樣的感情絆住了自己,而無法控制的受不了的提了分手⋯⋯就是自己的那些「個性」導致的。



芊語倒是很輕鬆,拿起了水杯,「或許你要的只是樂於被控制性格的人,那樣你會自在、開心⋯⋯可是我不是。」說到最後,頓了下,抬眼,盯著他。



皺眉,男生開口:「我不懂。就算我真的有在控制妳,可是這是正常的不是嗎?」一般來說,情人間的「控制」是正常不過、甚至有添「浪漫」不是嗎?



「你說這些⋯⋯跟你那時所說的是分歧的欸?沒有感情的話,還是分手。不是嗎?」芊語非常知道他的性格是屬於什麼類型,所以也只能不厭其煩的解釋、分析,讓他懂問題到底是什麼。



少年點頭,承認是自己的焦慮、在意、不安導致的,而一直走不出去:「人,總會茅塞頓開⋯⋯我也明白妳早不再喜歡我,所以能不能⋯⋯讓我追求妳?不想再讓妳走了。」



什麼?芊語大驚,為什麼結論是這個?從驚愕中回神,女人搖頭,非常自然、一點都不尷尬的直說:「不要吧。我覺得成為朋友是最好的關係欸,與其執著在我身上,不如去找適合你自己的人,涼太,不要浪費時間。」最後認真無比的建議,芊語放下水杯。



「可是⋯⋯現在的我不覺得是「浪費時間」啊,芊。」他不太懂為什麼芊語會認為「浪費時間」?本人一點這樣的心情都沒有。為什麼她會這樣認為呢?



「廢話。正在浪費時間的人會知道自己正在浪費時間嗎?我的意思是,如果不要以後又重蹈覆徹的後悔,現在就不要浪費時間。」芊語笑出來,想點醒他,提醒道。



雖然身為年下,但小一歲而已,涼太輕嘆,想法還是與她不同:「我是年下沒錯,但只不過小一歲,妳說的我不是不知道⋯⋯而是這樣,會不會太自以為是了?」



「妳的「以為」不能都說是錯誤的,是沒錯,都存在也可能會發生。但我真的不喜歡妳好像是姊姊、獨立的樣子⋯⋯我覺得很多餘。」



芊語笑出來,「你知道我們想法天差地遠了吧?這就是「浪費時間」啊,不懂嗎?」



「我只是想完全的當妳依賴的人,可是妳卻絲毫不依賴我⋯⋯這是最大的原因,芊。」



睜大眼,芊語好像想到了什麼似的像一條條的線通出去!通出迷宮!「我⋯⋯」語塞,她因為遲來的這句話,瞬間明白了以往「失敗」的原因!最大原因就是這個!原來是這樣啊?⋯⋯愣住,芊語說不出話。



之前的男友們沒說,不會有人知道、她自己也沒有察覺到——



「據我所知,妳的「依賴」好像會對哥哥而已,對不對?其他交往過的男生⋯⋯有嗎?」接下去,涼太說出事實,並藉機詢問。



芊語啊一聲,轉開視線,「哥哥不一樣⋯⋯哥哥是不一樣的。要找到比哥哥特別的男生,真的很難⋯⋯我還沒找到。」搖頭,垂眸看著桌面,再抬起,正視他。



「嗯,我知道。這樣的妳、被充滿愛保護和異性緣之好的妳,是愛上妳的男人們一定要征服下、控制的!但沒有人成功。妳不懂,對不對?」就算當上「男友」還不夠,能不能徹底征服擁有她——才是重點。「堂芊語」的挑戰性實在並非一般!「征服」⋯⋯是一種身為男人的驕傲、滿足及成就感,也就會淪陷的離不開對方!



她、她的確不懂😨!芊語支支吾吾起來:「我不習慣依賴別人⋯⋯」她真的不會「談戀愛」啊啊!



「因為很難成為、很難當,成為了才有價值、也值得爭搶著去成為妳的依賴。懂嗎?所以他們⋯⋯不,沒什麼。」涼太微笑,如此解釋,自然想到了她的前幾任男友——但止住了,沒再說下去。



芊語欲言又止,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的看著面前的人,「我⋯⋯涼太,謝謝你跟我說這些,因為當局者⋯⋯真的很迷!你的說法和感受很有道理,我懂了⋯⋯」或許,她真的不會談戀愛!第一任是男生提分手、第二任男生劈腿、第三任的分手也是涼太提的!她根本就是不適合談愛嘛!重點是,根本無法想像對於哥哥的依賴,要在別的男生身上執行⋯⋯太奇怪了吧?



難道⋯⋯不能再依賴哥哥了嗎?可是現在和哥哥也是分隔兩地,怎麼可能不依賴、撒嬌?根本是比小時後更嚴重的依賴了啊!所以——訫雨也覺得她太依賴哥哥了嗎?忽然想到了弟弟可能的感受,芊語放在心裡,打算回家問一問!



她自己依賴的太自然、當成理所當然!⋯⋯真的是「旁觀者清」啊!(懊惱)





看著芊語,涼太說了最後一句,眼神十分深層:「我想,只要是男人,輸給「哥哥」⋯⋯都無法接受、但卻是最無能為力的。」





🍓





芊語呆愣愣的經過客廳,將包包隨手放在沙發上,往二樓走,朝弟弟的房間去。「⋯⋯」怎麼辦?哥哥和弟弟都是特別的,要真的與超越他們意義、存在的人談戀愛?怎麼可能啊!根本不存在!可是繼續這樣下去——罪惡感好像會越來越重、而且對男生也沒有了太大的期待!那麼——



不行!這樣不行!她要嫁不出去了嗎?瞪大眼!芊語叫了一聲,跑起來,到了門板前,直接打開——



「訫雨!」



「嗚哇!嚇死人了!做什麼啊?」正很仔細盯著電視的弟弟一震!叫很大聲,被突如其來的造訪給嚇到,他很快的抓過控制DVD的遙控器,按了暫停,坐正,看著不知道在緊張什麼、和平常不一樣的姊姊。



「訫雨!你聽我說!」芊語搖頭,振作起來啊!張大眼後,直奔床邊,然後坐下,看著正坐在靠牆裡面位置的弟弟,情緒很激動。



「幹嘛啊?」內心忽然閃過演唱會的事情,訫雨立刻翻臉警告,「要是再提演唱會我可不想聽。」不友善的說道,弟弟皺眉。



「不是!我有事想問你⋯⋯」



「什麼?」姊姊的表情不太對、但又有一股奇怪的感覺——沒想出頭緒來,芊語已經說出口。



「我真的⋯⋯太依賴、太喜歡哥哥了嗎?」





不懂姊姊為什麼一副不安、愧疚、羞恥又很不確定的道出這句,但訫雨一愣,眉心鬆開,「對啊。明明都是兄弟姊妹,但我和哥哥⋯⋯妳卻比較喜歡哥哥,是因為他是哥哥吧?比我成熟、年齡比我長⋯⋯」訫雨非常直爽、沒有雜念的直說,像是在講什麼自然的事情一般,態度沮喪也不甘,覺得年紀小又不是他願意的!憑什麼這一點就要輸給哥哥?



芊語回神,「我、我哪有?訫雨跟哥哥都很不一樣⋯⋯」喃喃說道,她的眼睛出神了,惹來訫雨的疑惑。



「⋯⋯妳怎麼了啊?突然這樣⋯⋯」受到什麼刺激、開導了嗎?皺眉,訫雨輕嘆,看著不太好的姊姊。



芊語垂下肩膀,看著床單,道出今天和涼太在喫茶店聊天的內容:「涼太說,我不會依賴男生、對他們很傷,感情也就很難維持。而且他的觀察好細膩,也知道哥哥是特別的⋯⋯」



訫雨皺眉,「瞎子都看得出來,姊。」不忍這樣吐槽,弟弟輕嘆,眉頭擰很緊⋯⋯



「有我們就夠了吧?妳這樣子亂交男友,也只會給自己添麻煩而已吧。」訫雨不以為意的說道,沒有動怒,只是輕鬆地說,這種勸世的說法他不知道講幾遍了?姊姊講不聽也只好隨她去了——現在知道麻煩了吧!



芊語想要反駁,但卻說不太出來,「可是⋯⋯雖然知道是兩回事,但你們的影響還是很大⋯⋯這方面,我還沒成長⋯⋯」看著弟弟六分帥、四分可愛的臉龐,她更沮喪了,還有自責。



「感情」的學習——實在和她的年齡不符,戀愛這種事根本零分嘛!怎麼辦⋯⋯想到未來如果一成不變,那、那不是丟臉慘了嗎——



「有什麼關係?姊姊做自己就好,對的人⋯⋯會自己出現吧?一輩子也只會遇見一個而已。再說了,也不一定遇的到嘛。」根本不打算、也不想鼓勵她多多談戀愛、和外面那些野男人們瞎搞,便不在乎的說道,然後張開手臂,一把就將姊姊抱住。



「笨蛋,你在詛咒我不成?」芊語沒有錯聽弟弟暗藏的語意,挑眉,簡單的推開他的懷抱,打了他的肩膀一下。



「實話嘛。再說⋯⋯要同時哥和我都認同的男生?不存在啦,別想了。」直接說不存在,而且這個話題滿惹人厭的,訫雨隨便帶過,繼續趴往姊姊軟軟的身體上,賴著。「姊姊,陪我看電影。」DVD錄影帶看到一半呢,剛好能抓著她能一起觀賞!假日就是他賴著她、增溫姊弟情的好時機啊!不然要幹嘛?



「什麼電影?」芊語輕嘆,沒有推開他了,打趣問一下,想說若是喜歡的類型,就留下來一起看。



訫雨說了片名,芊語眼睛果真一亮!「恐怖片啊?好啊好啊!」馬上點頭,蹭去弟弟旁邊,和他並肩坐好,看著電視螢幕上定格的畫面,笑很開心,似乎方才和今天的煩惱都縮小、到角落去了。



看著姊姊的側臉,訫雨不禁微笑,「嗯。」按下播放鍵,開始享受與親愛的姊姊共度電影時光,方才的事也被放置小角落了。





而現實、實際上——確實很難找到能夠超越自家哥哥和弟弟的男生,所以能不能找到、急不急——這種事,芊語明白了「順其自然」、不要太僵硬了,太做作。就讓緣分和那個人⋯⋯自己找上門吧。💓





07





星期二•17:30





芊語拿出一件鵝黃藍色的一件式平口小洋裝,站在全身鏡子前,穿好隱形胸罩後,套上洋裝,便捷又快速。抬頭,謹慎的審視著鏡中的自己:「⋯⋯」裙擺設計是荷葉邊,因為小動作而晃出的波動很好看,帶著一股無聲誘惑。拉好重點部位的布料後,側身、轉圈看看不同角度,順便檢視有沒有不妥的地方。



微笑,芊語滿意的點頭、拍拍裙子,然後光著腳ㄚ走去化妝檯,坐下,準備化妝。她的底子算優的,天生麗質,所以流程沒有那麼繁雜,最重要會將眼睛的部分化好。因為本身就是雙眼皮、大眼睛,所以眼影和眼線都很能輕鬆發揮,睫毛也很長,不過因為懶得夾睫毛和刷膏,畢業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做了美睫。雖然美睫師稱讚她生的好,但若每次都要那麼花時間弄睫毛的話⋯⋯太累了。芊語就乾脆做,現在化妝都能省掉睫毛的步驟✨



撥撥瀏海,很快化好眉毛、眼線、眼影,再簡單打亮、化鼻影,更立體五官,最後拿起橘紅色唇筆塗嘴,抿了抿,眨眨眼,看著小鏡子裡的自己完全妝容後,開心的收好化妝包,站了起來,去拿淑女包包,打開,將小化妝包放進去。



再回到大鏡子前,拿出吹風機和梳子,整理整理塑造髮型,將捲的效果吹好、固定好,因為是短鮑伯,所以非常好吹。瀏海也完成後,關掉了吹風機,收好,然後站回鏡子前,將一邊的髮絲塞耳後,只露一隻耳朵。上頭有四顆耳鑽閃亮亮的、很豐富,至於耳骨上則是戴著中性設計的粗大刺穿耳釘——就是不久前逛內衣一起買的耳飾。



拿起單薄的飄逸設計小外套穿上,遮住肩膀,但背後若隱若現,十分性感。纖細的脖子上也戴著一條純銀、有墜子的簡單項鍊,增添了胸前的誘惑,兩隻手上一邊戴著玫瑰金的女性手錶、另一邊則是會發出清脆聲響的銀色手鍊,手指上的美甲也亮亮的吸引目光——都準備好了,包包掛在肩上,看看腕錶,時間剛剛好!



今天⋯⋯是公司辦春酒的日子。🎉





一路走出房間,到了一樓,剛好與正在看電視的弟弟對到眼:「喔!訫雨,我出門啦。媽!我今天會晚一點回家,不用等我了——」然後朝廚房喊,芊語繼續往玄關走,似乎在趕時間了。



「小心喔!慢走!」媽媽有元氣的聲音回傳回來,芊語露出笑容,然後一手扶著牆,打開鞋櫃——沒有發現弟弟站在身後。



「姊,妳要去哪裡?」不是很開心和質問氛圍流出,訫雨皺眉,對於姊姊的打扮越看越不順眼。都晚上了,打扮成這樣是要去做什麼壞事?



「哇!嚇我一跳!走路怎麼沒聲音?今天公司春酒啊,我會晚一點回來!我要來不及了⋯⋯」震一下,芊語拿下白色高跟鞋,差點被鞋櫃門夾到手,轉身,一邊很快說道、一邊穿鞋子,沒有多注意弟弟的表情。



訫雨倒是不疾不徐、我行我素,才不管姊姊多麼人命關天,雙手環胸,一副理論的模樣:「春酒?那是誰來接妳?」一直聞到她身上傳來的自身體香與化妝品融合的味道,讓身為弟弟到他眉心更緊。



「我⋯⋯」已經穿好鞋了,站直,正要說話時,被門鈴聲打斷。芊語馬上瞪大眼睛,「人家來了啦!掰掰!」也不是交代的時候吧?人家按門鈴了!她不管弟弟不滿的表現,轉身就要打開大門,不過同時拉下手把,開啟了。



???!站在客廳地板上的訫雨蹙眉,因為身高的優勢,能簡單直接看到門外是誰,在看見的瞬間,他明顯一愣。「⋯⋯」



「好了嗎?」好聽的男聲響起,聽得出來是年輕、帶著成熟的男性音色,也能夠聯想到可能是位帥哥——果不其然。訫雨沒有錯看陌生人的長相,真的是帥哥💢



芊語趕緊點頭,看著上司的臉:「好了!總裁,走吧。抱歉讓你等了五分鐘⋯⋯」說著,完全打開門板,走到外面,轉身,正要關上門,卻一面看見還站在客廳走廊上的訫雨,而且一臉很震驚的表情!



「??我出門囉!掰掰!」雖然不懂弟弟的反應,不過現在都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芊語最後揮了手後,啪搭地關上大門。



「⋯⋯⋯」黑崎看了看兩旁,然後再回到屬下臉上,「弟弟怎麼了?」怎麼好像看到他很驚愕?因為是第一次看到芊語的家人,而對方的反應成功引起他的好奇,男人也就問道。



芊語皺眉,跟著搖頭,像在自語:「我也不知道⋯⋯啊,謝謝總裁接送!」這件事不急,她也就沒有馬上要弄清楚,歪頭回答,然後向上司道謝。



「這沒什麼。今天很漂亮呢,走吧。」男人笑著搖頭,然後說了方才就想講的話,邁開步伐,走向車子。



因為是總裁的特別助理,不只跟在身邊工作、處理雜事外,一些活動上的接送什麼的這種小事也就平凡,沒什麼。



像是這樣的場合男生們都是著西裝,但每個人穿起來的感覺和氣質都不同!芊語眨眨眼,算是禮貌性讚美:「總裁穿這套西裝的感覺也很好看欸。」雖然平常上班也都是穿西裝,但有活動的話就是不一樣。



「謝謝。」繫好安全帶,踩了油門,車子開始行駛,往目的地。





🍷





「⋯⋯呃」可惡!怎麼姊姊公司的人顏值那麼高?不應該都是些中年人嗎?而且——



總裁?那個人是總裁?腦袋有些暈,這怎麼和他「印象中」的總裁有些出入啊?「⋯⋯🤦♂️」



看來⋯⋯「同事」也要好好防著了!姊姊身邊淨都是蒼蠅!🤦♂️嘖一聲,往客廳裡頭走,腦袋無法冷靜。所謂的年齡距離、社會認知就是這個吧?難道,年下的人真的只能不甘心嗎?好像能懂姊姊的前男友為什麼覺得被冷落、而且有「差距」?他只小一歲啊!就這樣覺得了⋯⋯那自己是高二生,不就——



「不行!不能讓姊姊離我太遠⋯⋯」低喃,訫雨咬唇,轉身跑進廚房——



「媽!我問妳⋯⋯」



「!?怎麼了?」媽媽剛好正在炒菜,被忽然闖進來的兒子嚇一跳,抬頭,看向小兒子。



「姊姊她⋯⋯姊在公司還好嗎?」實在也想不到什麼用詞,訫雨只好這麼問,害得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麼!



媽媽只是很困惑,不懂兒子突然的衝進廚房、卻問這麼突兀的事情,「?小芊很好啊。怎麼啦?」



「可是⋯⋯媽,妳不覺得姊的同事們都太危險了嗎?」被逼急的人似乎想脫口而出什麼、試著找用字,但還是吞回去,認為直接一點的溝通還是找本人說比較好,就算了,並用了「危險」這個用法。



「你在說什麼啊?他們都對小芊很好、很照顧,能夠找到這個工作穩定下來很好啊!媽一點都不擔心!」媽媽放下鍋鏟,看著高高的兒子,滿臉的不解、不懂身為弟弟的他在說些什麼?還是說⋯⋯什麼事是她這個媽媽沒有注意到的?🤔



訫雨瞬間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果然媽媽的視角不一樣!雖然心底知道「穩定」的工作沒錯,但表面上他擔心的也說得過去啊,不能說他想太多⋯⋯嘖,好不安。對了,哥知道嗎?沒再說什麼,媽媽也認為沒有下文了而繼續炒菜,訫雨瞠大眼,走出廚房,到了客廳的桌子上,拿起手機,打算發個短信給哥哥。





『哥,你知道姊姊的同事很危險嗎?』



雖然對內是嫉妒哥哥的,但對外——這時候,就該友善的和哥哥討論、聊一下這件事😤





🥩🍷🍷🍷





「芊——太美了!好美!真的好想介紹男朋友給妳!」好同事之一的七海ㄧ見到芊語走進包廂,就尖叫的衝過去,抱住她!說不膩自己的衝動、想做的事。



「誇張了,謝謝妳!妳才漂亮❤️」芊語晃了下,回抱女人,對方同樣也穿著清涼性感的洋裝,這個畫面可以說是養眼到爆炸!用來治癒眼睛的!



倒是沒有回應那最後「找男友」的話題,芊語笑了笑,放開女人,看了看四周:「大家都來了嗎?」員工這麼多,待會兒一定很精彩!好期待!因為是第一次參加員工的大型活動福利聚會,也難怪如此興奮了。



「可能要半小時才會到齊!第一次都會很興奮的,我參加了好幾次,還是一樣期待!真的很棒喔!而且這家的燒烤超好吃喔!」七海笑著說,漂亮的眼睛彎起來,然後比劃了下四周、包廂門口,最後是桌上。



芊語雙眼發亮!✨她最喜歡這樣的場合、更喜歡牛肉!牛肉是她最喜歡的食物之一!點點頭,然後想到了什麼,開始尋找某人的身影。



同時,七海也忙碌的與其他人寒暄、招呼,芊語更方便找人——看了看,終於在靠近門口邊的一處找到了!她非常開心的走過去,不失優雅,「東堂!」直接喊人,音量剛好,對方看過來,表情很驚喜。



「芊!最近上班時間遇不到呢,感覺好像很久沒見了~」非常高大的大學生笑著,綻放出笑容,然後噘嘴,看著嬌小主管的美麗臉蛋。



「是啊!學校還好嗎?」點頭,芊語關心道。因為東堂是跟著她的、是助理,自然也比較熟識——差不多與總裁的交情一樣。



大學生想了想,微笑,「除了專題,沒有別的麻煩事了!哈哈⋯⋯不過妳好漂亮喔!太誇張了吧👀💦平常上班時就很好看了,打扮起來簡直是女神!」聊天實在無法專心,本來就知道主管是底子好的女生,可沒想到是美人胚子啊!雖然一起工作有一段時間了,但從沒有私下出去過,因此第一次突然看見打扮過的她,一下子冷靜不了。



芊語忍不住大笑,「你怎麼那麼浮誇?不過謝謝誇獎呀!對了,我一直想跟你討論一件事。」要比她漂亮的女生路上明明隨便抓一個就有,怎麼讚美的那麼誇張啦?但也覺得好笑,便道謝,沒計較什麼,最後芊語收起笑,說道。



東堂歪頭,很快進入狀況,看著主管:「什麼事?」



芊語唔了聲,仔細觀察他的臉部表情:「我想問你⋯⋯畢業後願不願意轉正職做?」



「咦?」



「因為帶新人挺麻煩的,我們不輕鬆啊,要是帶新人肯定人仰馬翻!再說,如果你這裡真的跟著畢業,剩我一個,會累死⋯⋯你又不是不知道總裁的事情是需要兩個人力分工的!甚至要三個!但依我和你的能力,兩個就夠了!」



東堂聽得很開心,傻笑了下,但也緊張起來,「妳是我的主管,被妳肯定當然很開心⋯⋯不過不知道總裁他——」



「放心!總裁那邊一定沒問題!重點是你自己有沒有想留、想繼續做,畢竟新鮮人都四處在找出路嘛⋯⋯」芊語點頭,指指男大生,態度採尊重,畢竟也不能硬逼人家留下來,職場人生是自由的啊。



東堂露出認真考慮的表情,很快的說:「等我忙完專題報告,再給妳回覆,謝謝芊!」腦力無法裝著同等重要的事,否則會爆炸,男人瞪大眼。



「嗯!我等你喔!」芊語點頭,覺得有道理。



東堂點點頭,收起微笑,想到了之前聽到的八卦風聲,「對了,我好像聽灰前輩說前男友在找妳嗎?」換上新話題,男人盯著主管的表情,想看出端倪。



芊語豎毛,「真是的⋯⋯沒什麼啦,沒事。」搖頭,有些苦笑。



「真的嗎?有事要說喔,我有認識一些喬事情的人,可以幫妳喔!」但大學生很懷疑主管口中的「沒事」,照常理想,前任找上門絕不會沒事的吧🙄️拍拍胸脯,東堂挑眉,盯著她不放。



芊語當然知道什麼叫「喬事情的人」,就是流氓嘛!輕嘆,拍拍男學生的肩膀,「真的沒事。我跟他又沒有結仇,真是的。謝謝關心。」



東堂點點頭,覺得可信,沒繼續問了。「我們找個位子坐吧,人越來越多了⋯⋯應該都到齊了。」發現周圍人聲吵雜,也滿多人坐著,便指指前方。



點頭,芊語往前走。





🍾同一層樓的某間包廂內🍾





「吶。光。」深棕色頭毛的男人從手機中抬頭,看著坐在身旁的淺棕色卷毛男子。



「嗯?」懶懶地應聲,似乎還專注在手機上,叫做「光」的男人觸著螢幕,滑不完,仔細看,顯示的畫面是Twitter的首頁。





「前幾天⋯⋯你聽軟軟說了嗎?」深棕色男人的語氣像確認,想說看看友人知不知道這個消息、好能一起聊一下。



對座的黑髮順毛男生被吸引住,也從手機中抬頭,看著說話者:「什麼事?」



而坐在順毛旁邊的咖啡色旁分微捲的男生也湊一腳的抬起頭,看著另外三位友人:「說什麼?」



月想了想後,道出:「下週六的live不是VIP證多一個嗎?抽籤結果出來後,網上一定一大堆求票訊息,望他們就想說剛好多一個特別證,就讓給粉絲。」



三人都緩緩地看向說話者,然後眼睛變大:「⋯⋯然後呢?」雖然說不是不行,只是希望能是個「正常人」,這樣搞,真的很危險欸!——身為歌手的他們,珍惜、真心喜歡支持者是應該的,但都限於是正常人粉絲的情況下。



「所以軟軟他就為了這個事情去臨時搞了一個分帳挑粉絲。」



「這種方式很容易踩雷。」光聳肩,好像很有經驗似的,不太在乎,「這次主題是望軟,他們負責的,我們只是被邀請——算是帶來的。」男人一副事不關己,然後拿起烤肉夾。



月皺眉,接著說下去:「他真的找到了難得一見的超正常的人欸。雖然一開始是先找到那個女生的朋友,她朋友幫那個女生求的,所以出來面交的就是需要票的那個女生。」



離舞傻了一下,看著對面的月:「你在繞口令嗎?」後面ㄧ大長串的是什麼語法?什麼鬼?



光喔?了一聲,「多正常?」他不是不願相信支持者們裡有正常人,而是很難相信。想著種種事件和現況,男人的眼神很死。



月照著軟軟的描述也原封不動的還原給他們聽:「那個女生姓堂,名字不知道。軟軟說她非常遲鈍、單純、沒有反應,是一個保有自己節奏生活的、但同時有在聽我們這個大圈子唱歌的人!她不只正常,還是是喜歡「才華」的那類型女生。」



光沈默半晌,突然的想起不久前在去某棟店裡去買耳環的時候路上碰到的女人——一瞬閃過,但很快揮散。怎麼這時候想到那個?他們歌手雖然很難、也不常「親自出門」,但對方只不過就是個一般人而已吧?怎麼會潛意識記在心裡了?「⋯⋯」怎麼月描述的,和當時那個女人給他的瞬間感覺那麼像?



「你怎麼了?」隱隱發現光的表情有些呆,便問。



「⋯⋯沒什麼。」光搖頭,沒打算說出來,本來以為只是個普通意外,沒什麼好說,但如今怎麼覺得好像——



好像什麼在牽引著什麼似的⋯⋯



離舞挑眉:「是嗎?你的反應不是「沒什麼」喔。通常你有事不說,就是跟女生有關。」因為很了解光,黑髮男人托腮,不給退路的直接說出來,看看他會不會直接招了。



月愣了下,看過去,「喂,你該不會又亂玩女人了吧?上次的炎上還不夠?」用手肘撞撞長得妖孽的男人,算是好心、站在友人立場說道,也不顧有其他人在。



光的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然後先瞪了對座的離舞一眼,再看著月:「沒有。我前幾個禮拜的星期六去銀座買耳環,要去搭手扶梯的過程和一個女生相撞,她的感覺跟你方才形容的很像,然後在挑耳環的時候又碰見她,她還跟我拿了同樣的東西,就在十分鐘內和她有兩次接觸,而且⋯⋯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誰,所以跟軟軟的形容滿搭的。不過也只是我的感覺而已。」



「如果你出門都是全妝,不可能認不出來⋯⋯還是她真的不知道你是誰啊?」離舞看著光的臉,繼續說,「光是你的頭髮就很好認。」這樣吐槽,是因為光的髮型是花時間抓出來的,非常好認,他又不可能素顏出門——所以要不是那個女生不知道光、就是不知道光的長相!可是不可能,他們幾個都露臉了,不然就是長相沒有被記住⋯⋯



「⋯⋯」月看了看光和離舞,扯扯嘴角,「沒有被認出來也算是一種好事吧?幹嘛好像很打擊?明明希望不要被騷擾的。」真是矛盾欸!翻了白眼,月指指光。



「也對。現在是網路的時代,紅人到處都是、滿街走的,現在的一般人真的不一定都能認得出誰誰誰了,何況我們也就只是紅人海裡面的幾滴而已🤷♂️」



「有的時候甚至是藝人也不會被認出來的喔。」月點頭,同意隱隱的說法。舉凡網紅、直播主、素人歌手、樂團、或是真正的藝人等等,現在都共存著競爭啊,一般人也沒那麼無聊一天到晚關心他們這一類的人吧?每個人都有事情要做⋯⋯



光看過去,「我覺得沒認出來就好。我又沒說什麼。總之感覺很像是同一個人而已。」



「既然那個女生是喜歡才華的、不了解我們,那她喜歡誰唱歌啊?」遇到這樣類型的支持者,不忍都想知道誰的「才華」是她喜歡的?也因為那個人的歌,才會接觸一點點他們這個大圈子⋯⋯



「這個軟軟有問,那個女生說望。而且有空,都會去望的場子。」不愧是望。月笑了笑,看著他們。



隱隱思考了下,問了算關鍵的問題:「軟軟他們是怎麼找這個女生的?憑著什麼感覺?」求票者那麼多,是怎麼決定就是她呢?不可能用抽的啊。



「這個很主觀了。其實當時看到她朋友覺得很漂亮,然後頁面上也很豐富、很活躍,生活的確跟我們也都有關⋯⋯軟軟就看中她朋友了吧,就私信詢問,結果需要票的是堂小姐,他們聊了一下後,她朋友就給了堂小姐的帳號,軟軟看了之後也很滿意,就直接決定是她了。」



其他三個人都同時被一件事給吸引:「很漂亮?長怎樣?」



「你們要看誰?」月一愣,看了三人一眼,按了按手機,到社群畫面。



「好像有頭緒、可以理解為什麼她不是瘋狂粉絲了!長得漂亮是吧?現充?」哼一聲,光和離舞都露出一致的表情、交換了眼神,看向月。



「我怎麼知道?」月不禁又白一眼說了。



「先看堂小姐好了。」離舞聳肩,往前湊去,其他人也都圍去月的旁邊,盯著手機上的畫面。





月按了放大鏡🔍的圖示,然後將帳號貼上,成功搜尋出來了,第一個就是了。點進去堂小姐的首頁後,「嗯,這個。」



四個人擠在一團不太好看、字太小,也很沒隱私、想看什麼沒辦法自己操作,因此光就說了,並坐回位子上:「把帳號傳給我。」其他人也紛紛如此說道,回去位子上了。



月明白用意,覺得正常,就退出畫面、按進去line群組,將帳號貼上、送出:「傳了。你們慢慢看,我去廁所。」放下手機,站了起來,拉開包廂門,離開了。





隱隱看著月離開的身影,然後手上的動作停下來,看著埋頭的另外兩個人:「我們這樣⋯⋯是不是很像變態啊?」⋯⋯⋯沒人回答他。





離舞一愣,看著手機:「真的很好看欸!難得的天生麗質!」滑了幾張自拍照、合照,都沒有加工、過分的妝也沒有,幾乎天然⋯⋯再看看貼文,沒什麼私人情緒、或心理、感情動態,都是紀錄豐富生活、偏向現充的內容!舉凡家人、朋友、同事——都繞著這些轉!偶爾有幾則分享望、和某些歌手的音樂,和一些動漫資訊。不過——



「嗯?很豐富、而且符合這樣的外表⋯⋯但是怎麼沒有男朋友啊?」隱隱也看得差不多,停了下來,說出重點、也是其他人心想的。怎麼看,都沒有看見任何一個跟男友可能的貼文——

怎麼可能?


光愣住,回神,他什麼都沒還滑、因為震驚,另外兩位已經逛得差不多了。「是她⋯⋯」真的是同一個人!他的感覺沒錯!這種緣分太神奇了吧!呆住,看著大頭貼愣掉,因為沒有忘記長相、又因為對方太優質,所以一眼就能認出來是同一個人⋯⋯



離舞抬頭,看向旁邊的隱隱:「對啊,怎麼可能會沒有男朋友有關的貼文⋯⋯現在女生都很會「曬恩愛」不是嗎?」沒聽清光的話,兩人繼續討論這個問題,沒多注意光的反應。



光大致上看完後,抬頭,「所以下星期六,她會坐在貴賓席區——」呆呆的,有些夢幻,皺眉,不敢相信。畢竟開始歌手身分幾年而已,沒遇過什麼「不錯的」女生,而且又不是粉絲,因此才會這麼好奇、甚至是有距離起來了吧。



「而且也會經過後台!不知道本人是什麼氣質⋯⋯」離舞接下話,睜大眼,與友人們交換眼神。



「不愧是軟軟欸,挑人挑到這種的!不凡的人只會被相同氣味、也是不凡的人吸引⋯⋯看來是真的呢。」隱隱放下手機,笑了下,道出這個結論(?)



難怪有「平凡人是細沙」這個說法——真是現實啊。他們身為歌手,更清楚、徹底的體會「現實冷暖」這件事,所以同樣懂一般人的煩惱、內心、甚至痛苦。因為他們都是一樣的啊。



🍪🍪



芊語咀嚼著牛肉,幸福的瞇起眼:「好好吃⋯⋯」果然是上等料亭!愉悅的邊吃邊聊,她看著烤盤上滋滋聲不斷的肉片。



「芊,吃完飯有抽獎喔!是整個活動最矚目的壓軸喔!」旁邊七海喝了一口飲料,湊去後輩耳邊說道,笑容滿面。



「好棒!😳✨」雖然不知道獎品都是什麼,但大家聚在一起很快樂的玩、吃吃喝喝,就好開心了,但也滿好奇這樣的助興活動、以大家都喜歡的抽獎作為結束,也是很不錯⋯⋯



這時,包包裡的手機震震作響!因為有碰到身體,才感覺到震動、知道電話來,不然現在的場面是聽不到鈴聲的。剛好右手油油的,只能用左手翻出手機,一看上面的現實名稱,芊語非常開心!不得不立刻接聽啊!「依里,我出去講一下電話、順便洗手喔。」握著手機,這樣告知後,她才站起來,離開位子、離開包廂⋯⋯





到了有些安靜的走廊上後,隱約能聽見各個包廂傳出的蹦蹦聲、唱歌、嬉鬧等等聲音,不過不妨礙通話品質,芊語一手按下接聽鍵:『哥哥❤️』一般都是line上聊天聯絡,突然打電話來不知道有什麼事?💗因為哥哥住在上班的地方附近,和家裡是分隔兩地的狀態,因此芊語更加的「黏」哥哥。


『小芊,晚上好。想哥哥嗎?』


『嗯!很想!哥哥什麼時候回家?』


男人笑了笑,聲音非常性感,『最近比較忙,走不開。小芊過來好不好?』


『咦?可以嗎?會不會打擾到哥哥?』對於哥哥突然的邀請有些驚喜,但又想到現實面的問題,芊語垂下肩膀。


『不會。我說了可以,小芊就可以。那下下禮拜的週末來住一晚陪哥哥,好不好?』


『好!要!我要去!謝謝哥哥!❤️』芊語高興的大叫,看著牆壁傻笑,超可愛、又誘人。



對方頓了一下後,應聲,然後問道:「剛才妳都沒有回訊息,在忙嗎?」所以他才直接打來的!其實知道妹妹在做什麼(從訫雨知道的),只是想聽聽芊語是不是還是一樣的對哥哥沒有保留——


『嗯⋯我在公司辦的春酒,正在吃飯⋯⋯也不算忙,嘿嘿』看看包廂門一會兒後,轉身,傻笑的走往廁所方向,芊語止不住開心的情緒。


『這樣啊,要注意安全、小心一點喔。不要玩得太晚,訫雨也會擔心妳。』


芊語點點頭,走進女廁,看著鏡子,映照出的是美美、臉頰微紅的自己,往下看,打開水龍頭:『好!』只要是哥哥,都很順著他的話說,似乎自己沒發現⋯⋯用一邊肩膀夾著手機繼續對話,兩隻手搓洗著。


『對了,結束記得傳一張大合照給哥哥看吧。那下下禮拜等妳過來,不要玩太晚、早點回家。我明天要早起,先去洗澡囉,掰掰。』看合照的用意是為了檢視一下妹妹的同事都是怎麼樣的人,弟弟的話揮之不去,哥哥說道,又提醒一次不要太晚回家,然後掛了電話。

『「好,哥哥晚安💤❤️』芊語洗好了手,往旁邊抽了一張擦手紙,將小手擦乾,然後拿下手機,看著畫面回到桌布。跟哥哥説到話,真的好開心!似乎是今天最開心的事!滿臉笑容,她跳出廁所,步伐可見愉悅心情。


而在廁所出來直走幾尺的地方往右轉的轉角處某包廂的門打開了,也朝著廁所方向走,很快就出了轉角、到了直走的走廊上,男人直挺挺的看著前方走著,和在公開場合行走的模樣天差地遠。


芊語剛好走到一半的地方,就快要往左轉離開通往廁所的直線時,看了對方一眼、男人也與她對上視線——


!、!!!???雙方都愣住、而且站著不動,像是被人給點穴定住似的。雖然都是驚訝,但原因大大不同——男人是因為上次在買耳環的時候、和方才看了眼前的人的Twitter等等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人竟然活生生出現在面前而驚訝!

女人驚訝則是因為⋯⋯這、這個人不是——光嗎?他怎麼會在這裡?咦?可是為什麼他也一副驚愕的表現?芊語震驚不已,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想通知給冬花知道!她、她竟然在公司辦春酒的餐廳裡看見了光!是本人!真的活生生會動的!「、!⋯⋯」但瞬間就過了,芊語回神,立刻想快步走掉、然後已經拿起手機了,準備聯絡冬花!


「請等一下。」


可她萬萬沒想到對方竟把她給叫住!芊語很懷疑的左看右看,確認了周圍沒有第三個人、才慢慢轉身——「?什麼事?」兩人隔有些距離,但不遠,長相能清楚看見!雖然光不是她特別喜歡的歌手、對於他的唱歌也算還好,但即使如此,突然看到人突然出現在面前——不管喜不喜歡他的唱歌,都還是會⋯⋯傻住啊。

而且為什麼跟她說話?這點更讓芊語傻掉。


「妳知道我是誰?」她的反應是知道的,但上次好像不是——


芊語覺得奇怪,看著完妝狀態、而且沒有遮遮掩掩的人的打扮,點點頭:「嗯。」現在有些冷靜了,她想了想,覺得他的態度反應有些奇怪,但不知該怎麼說⋯⋯


光看著她,被這身亮麗性感的打扮弄得愣愣,看來只是上次剛好沒有認出來而已⋯⋯然後,今天的打扮是和男友吃飯、約會嗎?胡亂想,忘了他們沒有在社群上看見可能是男友的訊息。眼睛不知道該看哪裡,他只是露出一個很尷尬的禮貌微笑後,繼續往廁所走去,沒有下文、也沒有再多互動什麼。



莫名的對話和過程都讓芊語驚呆!她的肢體馬上繼續動作——步伐也飛快,停在包廂外面,直接打給冬花!「⋯⋯」竟然讓她看見歌手也在這裡吃飯!也就是說不只光在這樓!所、所以還有誰?瞪大眼,呼吸有些急促了,但眼神仍呆然、不可置信。


等等!不對!冷靜後再告訴冬花!沒錯!現在先去看Twitter——芊語慢半拍的一驚,迅速按掉通話,然後找了光的頁面,看看他的貼文標記了誰?就知道有誰也在這個樓層了!雖然不知道哪一間包廂——

看到了!有⋯⋯隱隱、離舞、月⋯⋯看著推文,芊語瞠大眼,話說不太出來。


當下還是震撼!要過了十分鐘後,她才能理智思考——先、先讓她傻個十分鐘吧🙏


🌺


光遲疑了半晌,關上門,走回位子,坐下。「⋯⋯⋯」什麼都沒說,整個人散發出奇怪的氛圍,讓人不忍發問。

「怎麼了?」旁邊的月翻了翻烤網上的肉,看著友人。不過去上廁所不是嗎?怎麼好像看到鬼一樣?

光明顯地遲疑了下,無視三人的疑惑目光,坐下,然後再度拿起離自己很近的某支烤肉夾、去翻夾面前的肉片:「沒有。」不知道為什麼這個當下沒說出來,但⋯⋯晚一點再說吧,現在也還沒冷靜下來。

月一愣,因為大家都認識許久了、這種簡單的掩飾根本沒用。不過也有看出端倪,就沒有繼續問了:「嗯。喔,對了,你們看得怎樣?」

離舞此刻也打算放過光,反正晚點再逼問!就也移開視線,然後看著月:「嗯,看完了。堂小姐?⋯⋯真是有種吸引人的氣質吧?畢竟軟軟的直覺跟感覺都認可她了。」

隱隱想了想,放下烤肉夾,看著他們,發表自己的意見:「我們看了也有為之一亮的感覺沒錯,不過就這樣而已。還不算什麼「特別的人」吧?雖然真的是被軟軟挑中的沒錯⋯⋯」

「嗯。軟軟身邊都是大人物吧!」月點頭,說道,可能在暗指什麼事似的。

光倒是皺眉,夾起烤好的肉片到碟子裡,看著月:「我們不管做什麼都很危險,無論是單純的「交朋友」。粉絲沒有極限,到時候會很麻煩、也會把她扯進來的。」

「我知道啊。只是同性質相吸不是嗎?會有一點興趣也是正常的⋯⋯她真的有一種和「我們」也相似的特質⋯⋯啊,搞不好她也會玩樂器?」月點頭,當然明白光的意思和擔心的點,不過只是輕微的聊個天——不會怎樣吧?況且粉絲也不會知道他們真的「私底下」的生活啊,更別說交友圈了。然後眼睛一亮的說道,那樣氣質的人,如果彈樂器的話更加有魅力啊!

離舞瞠圓眼,像是也被這個猜測吸引住:「對喔,她會不會樂器?」方才逛頁面的時候,好像沒有看到可能會樂器的訊息⋯⋯但會不會只是沒有po出來?

隱隱眨了下眼睛,不禁說道:「以前學音樂的時候,同學大部分都是女生,和女生相處也沒覺得什麼⋯⋯可是「那種氣質」的我真的沒遇過。」如果堂小姐真的會樂器的話,好想合作喔!⋯⋯好、好像想太多了(尷尬)?他好看的臉上,瞬間閃過一抹尷尬神情。😅

光停頓了一下,開始思考。「⋯⋯」就方才幾秒的接觸(?),實在無法判斷會不會⋯⋯如果會的話,那好像就搭成了某種橋樑了!若不會的話,也沒差、也不會失望或者失落的情緒。真奇怪——為什麼?想不出所以然,男人直接看向旁邊的月:「軟軟知道嗎?」

月搖頭,「他們不是真的在交朋友啊,面交哪會聊這些?」

「也是⋯⋯不過軟軟也覺得奇特吧?對了,下週六不就能見到她了嗎?到時候再聊天、多了解一下!」離舞接下去,認為軟軟也覺得她是奇特的人,所以「交朋友」這件事應該不太奇怪、不妥,便想到下週的live,自己身為「追加演出」——所以也會去!那就是很好的機會啊!雖然說就算錯過的話,Twitter上也有搜尋紀錄,再找人根本不困難——重點在於「要不要找」而已了⋯⋯

隱隱愣了下,然後咧嘴笑:「那天我在貴賓區欸!對了!那張多的證是幾號?」

月搖頭:「不知道,要問軟軟。」雖然不知道他會不會去記號碼⋯⋯

「不過講到外表,她真的好像是男人的「理想型」喔?團體照一覽無遺⋯⋯嬌小、而且身材很好、穿什麼衣服都好看,隨便都能撐起來!他們公司的制服很貼欸!白襯衫配窄裙!OL系!不知道是哪間公司⋯⋯」離舞想到了很想說的話,毫不掩飾的直說,一隻手忙烤肉、另一隻手比劃著,增添生動力和強調的意味,最後喃喃自語。

「看基本資料,她年紀比我們小⋯⋯不過那種外表好像是「綜合體」🤔像姊姊、又像妹妹⋯⋯」隱隱點頭同意離舞的話,然後更深入的聊,實際上也是姊姊、也是妹妹沒錯。腦中咻地閃過幾張合照影像——他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被離舞接走了。

可見默契十足。

「她曬滿多張兄妹、姊弟的合照⋯⋯家人感情似乎非常好,而且⋯⋯」

月和光跟著停頓,然後都看向說話者。他們心裡想的——是同樣的事嗎?「而且?」

「而且顏值也很高!看她在一起拍照簡直登對!如果沒有註明是哥哥、弟弟的話,正常人都會誤會可能是男朋友之類的⋯⋯而且弟弟是高中生欸!」

隱隱突然笑出來,然後看著熱烈討論著的友人們:「我們這樣看過她的頁面、還都記起來,那下週六的時候要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跟她聊天⋯⋯會不會真的太像變態了啊?」他們其實是很正常的男生好不好?只是遇到有興趣的人的話,會變成現在這樣、先去看一下對方的社群頁面什麼的。可是這很正常不是嗎?任何人都會這麼做吧?就算不是歌手⋯⋯

月趕緊否認,「我沒有喔。⋯⋯只是看了她的首頁而已,還好吧?又不是真的對她本人怎樣⋯⋯」當時聽軟軟說的時候,他的確用光速已經看了她的Twitter頁面、因為實在太好奇、而且太特殊了!也因為滿在意的,才會想聊、而開了這個話題。但也沒想到竟然光碰過她了,這才是真的神啊!

隱隱噘嘴:「我比較想知道她會不會樂器⋯⋯」雖然她算是美女等級的,但有點對女生免疫的他,是沒什麼色心的,反而比較關心「音樂」方面的事情。⋯⋯至於會對女生免疫也是因為之前讀音樂學校都是女同學,男生比較稀有,所以女生朋友比較多、和女生相處也挺自然——還沒有遇到會心動的女生,所以跟別人比起來,就算「免疫」了。

離舞笑道:「變態的事情才不是這個吧。那是公開的頁面,誰都能去看吧!假裝不知道的聽她親口說,也不錯啊,比較有真實感。」那天自己和月都是「追加出演」的人,所以都能在後台遇到,到時候多多了解一下也沒關係吧?

光都沒表示什麼,想了想後,直接炸出來、完全沒有預警:「我剛才在去廁所的長廊遇到她。她也在這裡吃飯。」


!、?!!⋯⋯⋯

「は?」所有人傻眼的盯著光,身體也定格了,不動也不動一下。

月回神,來回看著包廂內,不知道什麼意思:「真、真的假的?」不是吧?

「可是這樓是特別包廂欸,她為什麼會在這裡?」離舞倒是很快冷靜,然後問道。

光嘆氣,往前看說話者:「我怎麼知道?」腦中閃過方才見到的衣著打扮、又在這樓的特別包廂——或許是什麼活動吧?男人悄悄心想。

應該不是男朋友⋯⋯當下太驚艷、傻住,所以胡亂臆測,但現在想的話——跟男友不會在這種特別大包廂約會吧?況且⋯⋯她應該是單身⋯⋯雖然不知道怎麼會這麼想,但光這麼認為。

隱隱消化了這個事實後,直接做了結論,「看她會不會po什麼吧,就知道是什麼活動了。」他們並沒有貿然追蹤她的帳號,因為太危險了,想到真的認識、成為朋友的時候再加也不遲——如果能成為朋友的話啦。現在只能善用搜尋紀錄去看了。

回答他的,又是一陣寂靜⋯⋯


🏠🏠00:21


在幾小時前的震驚十分鐘、消化完現實後,芊語是立刻在包廂再次外打電話給冬花,描述這件驚人的事情!結果冬花尖叫了好久,然後激動的問:「真的假的!那、那另外三個人也有遇到嗎?」因為有看到光的貼文,因此下意識這麼問。

算是意料之內的問題,芊語很冷靜的搖頭:「沒有,我只有看到光,我也不知道他們幾號包廂⋯⋯果然很驚喜吧?就算不是很喜歡的人⋯⋯」

「當然呀!只要看到、而且還是突如其來的看到、像電影情節的出現在面前!即使不是本命歌手,自然反應都是驚喜的吧!嗚嗚⋯⋯我也好想遇到酒田喔!芊!」冬花很認真的說道,因為本命是酒田!然後少女式的尖叫,表明有多興奮、期待,久違的少女心都噴發了。

「我也是想見酒田!他好可愛喔!就算只是單純聽歌,可是遇到本人什麼的真的太夢幻、太浪漫了吧!冬花!」芊語眼睛一亮,心跳還怦怦地很快,想到酒田的臉,更激動了!久違的限定少女心也跟著冬花的高情緒噴發出來,果然興奮的情緒是會傳染的!方才只有她一個人而已、可以說是嚇得沒反應⋯⋯但若有知音在旁的話,場面肯定會不一樣!開心的抓著手機聊了幾分鐘,芊語感覺到臉頰似乎比方才更熱——


後來包廂內直接high到結束、芊語運氣也很好的抽到了現金獎,氣氛也熱烈到自然喝了些酒,然後微醺的結束今天這局。⋯⋯現在下了總裁的車,黑崎貼心地說:「明天可以晚點來公司,精神狀況比較重要。晚安。」一聽,芊語微笑、也說了再見後,下了車,看著🚗駛離,才走往大門口:「⋯⋯」有些發呆,然後想到要拿鑰匙先打開進去庭院的這道門,翻出了鑰匙後,打開低矮的白色柵門,關上,有些歪斜的走向家門,似乎無法走直線。

她只是微醺就如此暈茫了——也難怪了,因為芊語可以說是「沒有酒量」可言。爛到「沒有酒量」😂

高跟鞋的斷續、輕重混亂的叩叩聲在半夜的住宅區裡特別清澈,但本人沒自覺,終於走到家門了。拿起另一把鑰匙🔑,和平常一樣的插去孔中——可是——

「奇怪⋯⋯」為什麼戳不進去?孔壞了嗎?而且為什麼景物都在晃啊⋯⋯頭漲漲的、體溫很高,因為酒精導致,但芊語什麼都沒察覺,只覺得視線很飄、不知道為什麼!白皙帶透紅的漂亮嫩手拿著鑰匙,就是對不準、也戳不進去孔!

喝醉的人特別沒有耐心——芊語用力嘖一聲後,垂下拿著鑰匙的右手,然後瞪著眼前的厚實門板:「嘖!」今天出門明明沒有壞掉啊!有些生氣的看了看後,想再舉起手的時候——眼前的門咔地自己打開了!

芊語一愣,呆呆地不動,然後看著門板自己被打開、到全開——「訫?訫雨?你怎麼還沒睡⋯⋯」她不是有說不用等了嗎?玄關燈因為打開門的關係自動亮了、過幾秒會自己熄滅,但裡面客廳的燈還亮著,表示弟弟一直都待在一樓,她會驚訝應該也是因為沒注意到一樓的燈是開的吧⋯⋯

訫雨穿著簡單的T恤跟長褲,在開門的瞬間看了看姊姊的模樣,整個人像是在壓抑著什麼的不開心!非常不開心!衣裝打扮就算了,這副喝醉的樣子和這種時間是怎麼回事?狠狠皺眉,弟弟二話不說、也不給芊語反應的機會,一把就扯過來、拉進屋裡,然後另一手去關上大門!碰的好大一聲!玄關的燈也熄了——

「嗚哇!、幹什麼⋯⋯」沒預警的被扯進去玄關,然後被弟弟的行為和身後的關門聲嚇一跳!芊語踉蹌的往前栽,撞在訫雨的身上,而避免跌倒,她瞬間就抓了他的衣袖,不解的看著好像在生氣的弟弟,右手身上的一串鑰匙也掉落地上,發出聲響。

姊姊倒過來的身子都是濃濃的酒味、參雜許多她自身的香味、還有亂七八糟的不屬於她的氣味——當然知道是什麼,訫雨嘆一聲,然後蹲下去撿起鑰匙、再一把搶過掛在她肩上的包包,不想多說話的低頭,瞪著那雙該死性感、充滿誘惑暗示的萬惡細跟高跟鞋!「鞋子脫掉。」不脫鞋,他也沒辦法扶姊姊去休息,因此說道。

一手搭著他的肩,支撐著自己盡量不要東倒西歪,但喝醉真的很難控制!芊語低頭,抬起左腳、身子微彎,右手往下去碰左腳上的高跟鞋,抓著後跟的地方,一拉。「!」各種碰撞的聲響很清晰、還有近在面前的呼吸聲⋯⋯脫了一隻腳後,高度懸殊,芊語又晃了下,接著換右腳——

訫雨越看越不爽,終於看著芊語成功把鞋子脫掉後,她的個頭馬上矮了好幾公分,瞬間沒有了某種氣勢。他轉身,抓緊她、然後走上客廳的木質地板,到了沙發,把人給安置好,終於爆發出來!

「妳在22:00點的時候就沒有回訊息了!現在才回來!還喝成這樣、身上臭死了!都是酒、和男人的味道⋯⋯我很擔心欸!笨蛋!」

芊語傻眼的看著站在面前的弟弟,聽著一連串的話語更驚訝,雖然有一點醉沒錯⋯⋯但腦筋不到忘事的地步,只是頭很昏、身體很熱而已,其他——算正常啊!「你、⋯你、你幹嘛這麼生氣?我不是說會晚一點回來、不用等我?明天不用上課嗎?你快點去睡覺!」

「我不要!這種活動非去不可嗎?很討厭欸!還有平時的應酬飯局也沒有規定一定要去!妳一直跟那個男人在一起是什麼意思?」沒想到,這次訫雨是打算硬碰硬了,姊姊根本就不知道身為弟弟的他的心情和不安、跟擔心!不認真的吵一架不行,再放任姊姊「自由」下去——總覺得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現在這種微醉狀況,根本說不清、也理不清什麼東西出來,再加上她真的聽不懂弟弟在說什麼!不想這種時間、情況下大聲吵架,爸媽都在樓上睡覺啊!「訫雨,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有事明天再說,你還要上學,趕快回房間⋯⋯」刻意壓下音量,芊語揉揉太陽穴,看著弟弟,然後趕快動作的拿了旁邊的包包和鑰匙,就要起身——

雖然也和哥哥吵架過,但都不是像訫雨這樣的大罵、對峙,可能個性不同、也因為年齡不同,所以方式也不一樣?突然的面對生氣的弟弟,她也措手不及了,再說了⋯⋯就算她真的晚回家了,但有必要這樣對身為「姊姊」的她發脾氣嗎?

訫雨受不了的往旁邊一瞪,然後很快的抓住姊姊纖細的手腕,拉回位子上,不讓她起來、離開客廳、離開他面前。「對,妳很多事都聽不懂⋯⋯我怕妳會發生危險,擔心的要命!不要隨便出門啦!」

因為酒意也不耐起來,這種氛圍真的很容易被撩起吵架的衝動⋯⋯芊語變化很快的煩躁推開弟弟的手,往上看,「你在說什麼⋯⋯我沒事啊!走開💢」瞪了一眼表示生氣後,她再度要站起來——

訫雨低頭看著這身過分打扮的妖媚姊姊,無論是布料太少、裸露的地方太多,還有酒精的火上加油等等,都讓他快氣死了!大手一伸出,這次沒有把人推回沙發上,而是擋下來,退了一步,看著她美麗、紅紅的臉龐:「那個男人沒有對姊姊怎樣吧?」

芊語一愣,一頭霧水的停下動作:「什麼?誰?」她哪有跟什麼鬼男人怎樣?她很正常的生活不是嗎?

「……接送妳的那個男人💢」實在不願將「總裁」給說出口,最後還是用「那個男人」代替。訫雨十分不悅的哼道,不忘仔細觀察姊姊臉上的反應。

芊語瞪大眼:「沒有啊!你腦袋都在裝什麼?沒有人對我怎樣啊!」氣氛似乎莫名的和緩下來,搖頭,她傻眼的說道,伸出手,戳他!看能不能戳醒他!

訫雨還是不開心的咕噥:「在我眼裡,外面那些男人都居心不良!我不要他們靠近姊姊!」

芊語呃一聲,轉轉眼珠子,最後停在弟弟臉上、很無言、也很尷尬:「他們⋯⋯很正常。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們都是同事而已啊⋯⋯吼!你不要亂吃醋好不好?神經!」說到最後,聲音變小了,因為這才想通!瞪大眼,打了一下弟弟的肩,芊語說道。原來是吃醋了?難怪方才像吃了炸藥一樣!

「妳⋯⋯妳太遲鈍了!就是這樣,我才很擔心啊!」訫雨差點昏倒!對於姊姊的笨蛋反應實在受不了!哥哥不在,也沒辦法管到姊姊,家裡只有他⋯⋯根本很難管好啊!如果再這樣笨下去,遲早都會被男人拐去了!可惡💢

皺眉,芊語還是老話一句:「我是成年人、你是高中生,這樣你會被別人笑喔?」這麼過度依賴姊姊、黏著她什麼的,被別人知道、他不被笑才怪!她這麼提醒是為了弟弟好啊!

「我最討厭姊姊說到年齡了,那又怎樣?也才不過22歲⋯⋯」訫雨低語,然後理直氣壯的表示堅持,吐槽其實姊姊明明也不過是大學畢業的年紀而已!卻總是提到年齡、年齡的💢他就不過⋯⋯慢了五年、差了五歲而已嘛!

芊語輕嘆,懶得說,拍拍弟弟的肩:「我真的沒事、也沒有被怎樣,可不可以都去休息啦?」再戳戳他後,慢悠悠的走往樓梯處,示意他關燈、也上樓回房去該睡覺了!

「哼💢」訫雨皺皺鼻子的一哼,跟上去,然後一手按掉客廳的電燈開關後,四周瞬間暗下、一絲光源也沒有。他站在姊姊身後、只隔了幾階的台階,雖然很暗,但能感覺前面的人正一步步往上走——心中的怨氣並沒有消去,訫雨直接又伸出手,直接捉住姊姊的手臂、輕鬆的往自己懷裡扯!也不顧可能會發生跌倒危險的可能、無視她的尖叫掙扎,扯過來後,手馬上環住她纖細的腰身、摟好緊!

「哇啊!?、堂訫雨!很危險欸💢」四周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突如其來地被往後拉、抱住!這個行為讓原本上樓梯走到一半的她尖叫出來!是真的受到驚嚇的那種尖細高音!她的冷汗也飆出來、似乎腦袋忽然的清楚了些⋯⋯被這樣一嚇。蠕動了下,拍了兩下纏在肚上的大手,芊語呼一聲,雖然被嚇到,但並沒有拒絕親弟弟抱抱的行為,是允許的,這種是對於他們家人來說——是接受的。

「⋯⋯好煩躁。姊姊身上好臭⋯⋯」因為從她身後抱著,嘴巴的位置也剛好在耳畔邊,訫雨悶悶說道,音量只有兩個人聽得見。鼻腔中都是酒味和臭男人們的味道、與很淡很淡的菸草味——他受不了!

一聽,青筋浮出,芊語的嘴角抖了一下,開始要爭開他的手臂:「那抱我幹嘛?放開啦!」弟弟實在很難搞🙄️嘖一聲,用了力想拉開那手臂,但紋風不動!這、這傢伙這麼有力氣嗎?

「不要。」聲音仍悶悶的,還透著濃濃孩子氣。

「堂訫雨💢」

「不要不要!」音量變大、很堅持又賴皮,訫雨窩去姊姊肩窩的地方,搖頭,雙臂還加重環抱的力道,壓根不聽姊姊毫無魄力的警告。

「你快放手了啦!幾點了!」再盧下去,明天是都不用起床嗎?因為知道掙扎也沒用,只能等他自己放手,芊語雙手垂下,眼神死的直視黑暗的前方,等待他鬆手。

「再等一下⋯⋯」

芊語直接大叫了:「不要在這裡啦!我要回房間⋯⋯」為什麼要站在黑暗的樓梯間啊!她想進房間整理整理、然後去洗澡休息啊💢

「那今天能不能抱著姊姊睡覺?😭」

「幹嘛裝可憐?不行🙅」姊弟倆在樓梯間吵吵鬧鬧、爭論不休還推來拉去的,雖然什麼都看不到,但還是能照樣吵!⋯⋯

弟弟拖時間是因為今天根本沒和姊姊膩一起!放學回來時,她就在忙著準備去春酒的打扮什麼的,還這麼晚回來!等於一整天都沒有撒嬌到!好不容易有機會了,當然不能那麼快放姊姊回房間⋯⋯但因為芊語也不懂他的心理,一心只想洗澡休息的想走,這只讓訫雨更不依了!纏更久⋯⋯

真是很盧的小孩!(氣嘟嘟)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