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自創系列】《線香花火》01

☑️此為自創文章、純屬虛構,和實際人事、團體無關。請注意⚠️
☑️一直以來都想碼自創故事,請多指教🤝


字數:11994字。




01


三月,天氣宜人、舒服——會讓人懶洋洋、但也有足夠的心情、動力出門趴趴走,享受舒爽氣溫,兩者皆宜,看你怎麼選擇如何度過「週末」。


市區•喫茶店


店內播放著舒服、令人放鬆的輕音樂,搭配自開放式吧台裡傳出的陣陣食物甜香味與咖啡香,增加不少氣氛、好心情。現在是下午兩點半,店內ㄧ、二樓都有坐人,但零散開來,畫面上不太凌亂、擁擠,望去,視線不禁會多停留幾秒——

而街上的人潮來來去去,與店裡的舒服、清閒像是隔絕開來一般,外頭景色十分「繁忙」、「緊湊」⋯⋯若沒事兒,經過這樣優美的店口,會直接被吸引的走進來、進入「世外桃源」——女孩子光顧的話,沒有三小時是不會離開的。

一樓角落窗邊的兩人桌,坐了兩名亮眼美女,有說有笑,動作、聲音得宜,讓人看的舒服,因為剛好坐窗邊,街上的行人雖然繁忙,但有的還是會看一眼。

擁有棕色大波浪長髮的女子興奮地晃著手機,美麗的大眼炯炯有神、充滿生命力,也將心情全表達出來:「芊,中了中了!抽到了!」

「真的嗎?太好了啊!冬花!這次很不容易呢,好厲害!」對坐的黑髮短鮑伯女子跟著睜大眼、放下叉子,接過友人手上的手機,瀏覽起來。

「嗯!運氣真好!小蜜就好像沒抽到⋯⋯」用力點頭,名為「冬花」的女生露出了欣喜小表情,但想到了店裡的同事似乎沒中而洩氣下來。

將手機還回去,短髮女生也點頭,思考了下,抬眸:「應該可以求得到票?」兩人的友情今年邁入第七年,因此朋友圈都熟悉到不行,也就知道她口中的「小蜜」為何人。

「嗯,她有馬上求了,待會兒我也會幫她問問,能求到的話就一起去!」冬花說道,開始認真的按著手機,櫻桃小口裡咬著湯匙🥄一晃一晃。

想到這裡,芊語低吟,放下了叉子,看著忙碌起來的友人:「還是我的那張給小蜜?畢竟是妳們才是粉絲⋯⋯」一直以來她都是「陪同」去的,從高中開始就沒變過,因為知道朴露蜜和冬花都是追星同好,這樣的想法正常不過。

「え!可是⋯⋯」對坐美女一驚,停下手邊動作。

「沒關係呀!還是能一起去,有求到票就是三個人一起進場,沒有的話也沒關係呀!我那天就在會場附近等妳們結束?如何?」

「所以芊用求票的方式、然後原本妳的那張票直接給小蜜囉?」

「沒錯!」芊語點頭,精緻的小臉上漾出笑容。

「嗯!也可行!好呀!芊好好!💕那我繼續問⋯⋯」冬花似乎更興奮、情緒很高漲,覺得友人的貼心跟溫柔實在天使!✨繼續按手機,「啊,那我先跟小蜜說一下!」

和冬花接觸久了歌手們的圈子後,多少也有被傳染「覺得很好聽」和崇拜等心情,但仍沒有到「深坑」的地步⋯⋯而且老實說,也不是都知道誰是誰、還是一竅不通,但歌聲真的很好聽!這是芊語去演唱會的主要原因。彎起眼,女人繼續進食。

冬花一手挖飯,一口一口慢慢的吃著,另一手很快速的按著手機打字,十分專注,長長的濃密睫毛搧啊搧,非常吸引人的注目。「嗯⋯,發好了!等訊息了!」

芊語唔一聲,看著友人,不好意思的笑:「只要有望的話就想去聽現場😳」俏皮的吐舌,女人咬著叉子。

「我知道喔!而且這次算是望的主場!所以不去會後悔死的!」知道友人的喜好,冬花雙眼發亮、亮晶晶的,認真地說道。

「很多人在求吧?」芊語吸了放在一旁的飲料一口,想了想。

「很多!每次都是這樣,不過這次比較恐怖⋯⋯」

「因為演出陣容的關係吧?畢竟是集於9個人的粉絲!」

「是啊是啊!等我的好消息吧!吶,最近工作好嗎?」冬花認同的點頭說道,很有信心的笑,然後很關心友人的工作狀況,雖然很常見面,但也僅週末的時候,所以一個禮拜的狀況都在聚會的時候互相分享。

談到工作,芊語就笑了,「嗯⋯⋯都很忙,不過習慣了😛特別的事最近沒有🤔」

「是喔?下個月有要出差嗎?」冬花露出懷疑的表情,笑出來,照常問了平常的問題。

「嗯!主管們一如往常焦頭爛額的啊,下個月目前還沒排到⋯⋯但應該會去。」芊語笑了笑,想起各個部門主管的疲勞、忙碌神情就笑出來,然後想了想行事曆。

「還是出國嗎?」

「不知道呢⋯⋯看客戶吧,還有總裁那邊的安排🤔」雖然也有可能在國內出差,但海內海外實在不定。芊語搖頭,咬著吸管。

「那妳的部下弟弟還好嗎?」冬花瞇起眼,露出揶揄的小表情,很調皮。

「不是部下啦!哈哈⋯⋯他很厲害啊,很穩定,剩一年就要畢業,想問要不要升正職繼續做🤔」芊語張大眼,很簡單被逗樂,笑完後,正經八百地說道,很像自己是老闆一般。

「很好啊!推薦給你們老大知道!」

「嗯!我有在考慮,畢竟又要適應新人的話有一點的麻煩⋯⋯」芊語點頭,成熟的氣質流露出主管架勢,她雖然年輕,但工作能力極佳,也有想到未來,便說。

「我懂!穩定性很重要!」

芊語點頭,「那冬花呢?」

「唔⋯也滿平靜的,有來幾個新的工讀生這樣。」冬花想了想,說了一週內發生的事,大概就只有新人報到比較值得說,其他都沒事兒。

「工作一起加油吧!然後一起找個假期去外縣市玩!」

「好❤️」


02


喝完下午茶後,冬花興高采烈地拉著芊語坐了電車到銀座某條街上中的某棟知名服裝店逛衣服、配件等等,順便多走路、消化一下方才吃下的食物。

因為是算是旗艦大店,男女裝、童裝、甚至泳裝也都有賣,細項更不用說了,各種品牌也都有,這間服飾店算是她們口袋名單內常來的之一,十分熟悉。

「吶,我去旁邊的區域逛牛仔系列。芊有想買什麼嗎?」冬花興沖沖的說道,像是等很久似的,便轉回來,看著友人。

「目前是沒有缺⋯⋯啊,不過想逛一下內衣。待會兒再會合吧!」想想自己衣櫃裡炸出來的各種服裝,芊語吐舌,便很快想到最近需要的東西。

「好。手機聯絡。」用力點頭,冬花開心的轉身,咚咚地朝很遠又遼闊寬敞的另一半區域走去了。

微笑,芊語轉回來,緩緩走去內衣的區域,然後想了想有什麼想要的配件飾品⋯⋯看著架上的各種尺寸、款式、顏色、牌子的內衣,她呆了下,買個兩套好了!然後再去六樓挑配件!都想好後,女人認真挑選想要、適合自己的貼身衣物。「嗯⋯⋯」淺色是真的很美,不過清洗上的確麻煩的多🤔

纖細的手臂上掛著購物籃,好看的眉心皺起,「好難決定呢⋯⋯」噘嘴,芊語有些苦惱的看著前方架上。

忽地,包包內的手機大肆響起——把原本很認真思考的人給嚇一跳!芊語震了下,很快的翻出手機,看也沒看是誰來電便直接接起:「喂?」因為工作的關係,可能職業病,只要鈴聲一響就是立刻接起、連是誰也不會確認。

「芊。上次妳幫我整理的很重要那個「大乾爹」的訂單資料在哪?」

「咦?我好像有寄給你,信箱裡面有嗎?」注意力被拉去,芊語看向別處,離開面前的架上,思緒立刻進入工作模式。

「我收信沒有看到,才打給妳的。還是東堂他知道?」

「沒關係,您很急嗎?」

「星期一要用到。」

「那我回家之後找出檔案,再寄一次給你。」

「喔⋯⋯妳在外面嗎?」

「嗯!跟朋友在逛衣服!抱歉,疏忽了。」

「沒什麼,妳先忙,晚一點再跟我聯絡。」

「好的,謝謝總裁!要記得吃晚餐喔!掰掰!」芊語點點頭,看回架上,然後做了結語後,結束通話。她記得東堂有寄給自己,晚點回去處理吧!

這次很快決定的款式和品牌,但顏色卻在淺色與深色之間遲遲決定不出來——都好啊!但是⋯⋯

對了!既然要買兩套,那就深淺各拿一套吧!這樣問題就解決啦!瞪大眼,芊語覺得自己很聰明,露出傻傻的可愛笑容,「嘿」便伸出手,拿下各一套的深淺色內衣褲,放進購物籃裡。

然後去六樓逛配件!很滿意也開心拿好了內衣,纖細嬌小的她興奮的一個旋身,有點兒快步走的往電扶梯的方向去,但不料不到三步,在視線死角的轉角處與一名也恰巧走過來的撞個正著!

「噢!」因為完全沒有看到對方,直接整個人撞上來者的胸膛,發出悶聲,芊語抬頭,「對不起!對不起!」雖然不痛,但被彈開來,力道之大,手上的籃子角角也有戳到對方的身體,所以有些緊張。

對方不算高大,但和小隻芊語比起來的話,還是高出、壯出許多,男人一愣,只是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的搖頭,繼續朝往樓上去的電扶梯方向走去,好像不在意、又像是避開多餘的互動可能。

芊語並沒有放在心上,也只有看見對方的眼睛而已,沒說什麼,摸摸額頭。也對於對方有些過於「遮掩」的打扮不以為意,絲毫沒有放在心裡,也往向上的電扶梯走去。


到了一大片的配件區域後,芊語立刻被大量的耳飾吸引注意力,「好漂亮!」配件永遠不嫌少!雙眼發亮的開始挑選起來,都是平價價格!不買對不起自己呀!她總是會在這樣的架前待最久,可是非常值得!開心不已的不時照照小鏡子、比對著好不好看、適不適合,因為種類真的太多,挑到最後是蹲著審視的,只要到了這樣的架前啊⋯⋯芊語編會自動的與世隔絕!

小手上已經躺了幾對的耳飾了,嬌小的她仍蹲著還在挑選、似乎看都看不完似的,再往下瞧,手腕上美麗的銀飾手工手鍊響著好聽的叮聲——和手環也要很搭才行!露出認真的表情,咬唇,往上看,瞥見了一個很中性、很帥的錐子形狀的耳釘、很粗,是在雜誌上看過的那種穿過耳骨的那種。

雖然自己沒有戴過那種類似的造型耳釘,但此刻不知怎的就想拿下來看看,手就伸過去了——

瞬間,有一隻男性的大手也剛好的伸過來,一男一女的指尖碰到了對方,也都是要拿同一個款式耳釘。「!」

「??」不只這樣,兩個人也是同時抬頭、低頭,看著對方:「⋯⋯呃,你先拿吧。」芊語感到莫名的尷尬,說道,然後等他拿了後、自己再拿。

但這次男人不再像剛才被撞到時的那個反應了,似乎很呆愣,可還是沒說什麼話的點頭致意,拿了東西後,同時打量了蹲著的女人一眼,走開了,什麼都沒說、沒做,也沒停留。「⋯⋯」這種尷尬的感覺真難得。在短短的十分鐘內遇到同一個人兩次⋯⋯

而且⋯⋯男人稍微垂下了眼簾,剛一秒沒錯看籃子裡的東西的話,那個嬌小纖細的女人身材不錯啊?有到大D小E呢。臉蛋也很好看——可是那種沒反應的反應看來,應該不知道他是誰?

不知道也好⋯⋯男人睜大眼,動作迅速簡潔的拿了要的商品後,直接排隊等結帳,毫無任何的動作、眼神。

芊語也是真的沒有放在心上,繼續的愉快挑飾品——


🎤


回到家後,洗完澡、處理完訂單資料的事後,芊語便躺平了,明天是星期一了,新的一週又要開始了,上班的生活也持續輪迴著啊。「⋯⋯」關掉電燈,女人舒服地拉好被子,閉上眼。😌

今天在服飾店的事也漸漸會被遺忘,因為沒有放在心上,就和平常在過的分秒一樣的流掉了。「呼⋯」因為十分重視美容,芊語不管是不是上班日,每天的就寢時間都是23點多、00點之前就必須睡著!十分健康的作息,也是為了美容保養💆


03


翌日


冬花瞪大眼睛,咬著筷子🥢不動,盯著手機螢幕:「好快!不會吧?真的假的?」

「怎麼了?」坐在旁邊的、剛好也是在休息時間的好同事•小蜜湊過來,好奇冬花怎麼了?

「這個人說有票能夠賣給我,找到人了欸!這樣就能三個人一起去了!小蜜!」遞出手機到旁邊的女人面前,示意她瞧,嘟起嘴。

朴露蜜一愣,瞬間也露出興奮的表情仔細一看,「真的欸⋯⋯趕快回他吧?聊聊詳細?這樣就能一起去了!」

「嗯,好,我馬上回。」點點頭,覺得有道理,趕緊了解詳情好了!雖然覺得怎麼才剛公布抽籤結果、就有人要出票很奇怪,但不問白不問!何況是為了芊語💪

進入對方的帳號首頁後,覺得怪怪的,因為非常神秘、單調又低調,完全沒有任何資料介紹——一點點都沒有。估計是分身之類的帳號⋯⋯但算了,應該無所謂?心想,冬花趕快回到了聊天室的畫面,按了鍵盤回覆訊息。

能找到票比較重要!


🍴


呆然地坐在某複合式餐飲店內的某桌沙發椅上,芊語拿了筷子,夾起盤子中的一塊燉肉到嘴裡:「⋯⋯」哎,好煩,怎麼辦?咬著雞肉塊,發著呆,她的表情非常困擾。

「咦?芊!妳怎麼⋯⋯怎麼了?」老遠的有一名西裝筆挺的男人在吧檯處就看見了坐在窗邊座位的熟悉身影,因為是同事,休息時間都一樣,便拿著發票和錢包自然的往認識的人走來,但近看發現女人的樣子不太正常。

芊語這才回神,抬眸,「灰前輩!忙完了?」趕緊打招呼,女人眼睛睜好大、然後擺出一臉全神貫注。

男人點頭,直接在她的對座坐下來,畢竟感情都是不錯,「妳幹嘛啊?剛才表情很奇怪。發生什麼事了嗎?」看著芊語的臉,直接問道是否與工作有關的問題?

「⋯⋯沒有。」沈默掙扎了好幾秒,芊語飄動眼珠,最後搖頭,依然咬著筷子前端不放,分明是「有事」的表現,表情也變得心不在焉的呆呆。

看到這裡,對方已經很有默契的知道原因了,「私事啊。什麼私事?都那麼熟了欸,哪件事?」覺得她的反應很詭異,這樣會是什麼類型的「事情」?

「剛才突然收到前男友的訊息。」前幾十分鐘原本好好的在吃飯、玩手機,但突然的視窗跳出來讓她一愣、上頭的名字更嚇到她,就呆到方才他出聲叫她。芊語皺眉,覺得尷尬。

「⋯⋯⋯他說什麼?」男人挑眉,反應似乎不以為意,覺得芊語被舊情人纏是很正常似的反應、不會太驚訝,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知道她和前任算和平分手而非不愉快,所以忽然的聯絡也不會太驚訝。

「打招呼而已,也沒什麼⋯⋯」搖頭,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芊語聳肩,挖了一口白飯吃下。

「他很黏妳吧?還是忍不住問候了,明明是他說的很尷尬、是妳的錯一樣,現在卻自己又跑來聯繫妳。」男人噗地笑,似乎在看什麼小孩戀愛似的那邊態度。

芊語瞠大眼睛,「不知道他要幹嘛⋯⋯」又聳肩,無所謂的帶過,繼續進食,迅速轉移話題,「灰前輩的部門還好嗎?」

「嗯?還不是一樣?忙死了!」向服務生道謝,便拿起湯匙,男人翻了白眼,語氣也加重很多,將咖喱飯入口。

「辛苦了。」女人笑道,喝了一口海帶清湯,覺得好喝的舔舔唇,眼眸瞪圓。

「都辛苦——」這樣長嘆,嚼著飯,男人繼續說道:「要是那小鬼找妳麻煩,不要客氣的跟我們說,我們幫妳!」不忘十分有同事愛和義氣(?)的宣告,他大口挖飯,不間斷,看得出來很餓。

「嗯。謝謝!」芊語笑出來,點點頭,心頭開心也暖暖的,因為有一群好同事。也沒再多說,加快吃飯的速度了,畢竟休息時光有限。


另一方面,冬花不知道對方秒讀秒回,已經快速的談好交易辦法,剛好時間快結束了,她趕緊在上工的前幾分鐘傳訊息給芊語,才繼續上班。

可喜可賀的事情,當然是越快分享越好!冬花是這麼想的。


04


將桌面整理好、東西擺放整齊,關掉桌燈,芊語伸了懶腰,呼一聲,美眸眨眨,習慣性下班第一件事——看手機。

ㄧ瞧,許多通知,看到下面,發現下午冬花有傳訊息來,內容是——正要看的時候,面前傳來叩叩聲。

「芊,行事曆。」

抬頭,很快將桌上的小桌曆遞給總裁,芊語問:「怎麼了?」

「沒有,看一下行程。」他快速看完後,把東西還給芊語,「今天辛苦了,快去吃飯、回家休息吧。」

「嗯!明天見!」點頭,目送總裁離去後,芊語才繼續原本手上的事情,打開聊天室,看著一行行的文字——


『芊芊芊!票有著落了!但對方面交的時間我沒辦法去,我上班的休息時間沒有固定幾點休,所以喬不攏⋯
因為妳固定時間午休,可以面交,就是妳的票,明天麻煩去一趟面交喔!
時間:12:30,地點:(一串地址)
以防萬一,這個帳號是賣家的,有什麼事情就聯絡他吧,我也有給他妳的Twitter帳號,在交易結束前比較方便。』


這麼快!芊語露出驚喜的表情,一時忘記了前男友的訊息這事兒,想到了地址似乎有些距離、需要坐電車過個幾站才能到,便想到了輕鬆又不趕時間到方法!她刷地站起來,走出辦公室,往隔壁的總裁室敲門。

叩叩。

「進來吧。」

芊語打開門,不好意思的笑:「不好意思。總裁,我明天午休時間能不能到兩點?臨時有事⋯⋯」

「嗯,沒關係。妳的時間比任何人都彈性,因為跟著我。不用特別跟我說啊。」男人覺得奇怪,他們和總經理的時間都是彈性的、沒走有例外,怎麼還是這麼規矩?(笑)

「還是想說跟你說一下,怕有事找不到我、」芊語不好意思的扭捏,嘿笑,好不可愛。

「忙完再回來就行了,不用太拘謹,在我身邊的特助秘書一向如此。」微笑,男人說道。

點點頭,表示明白,「那總裁掰掰!」揮揮手,道再見,芊語轉身離開了總裁室,關上門。

老闆真的人很好呢。拿好淑女包包,關掉冷氣、電燈,走至門口,關上門板,鎖上。結束動作後,芊語才去電梯處,準備下樓。


🏠


居然這麼快就找到票了?⋯⋯這次的運氣好像很好?坐在床上,芊語露出了思考的模樣,想著冬花說的話。依照這種活動和常理來說,應該很難很難求到才對?而且才剛公布抽籤結果而已啊,就算真的能找到讓票,應該也要到開演前幾日比較有機會吧?離公演日子還有兩週欸⋯⋯

沒問題吧?雖然信任冬花,但怕被騙了,芊語很快的按起手機,到了社群的頁面,搜尋那組帳號——想瞧瞧是什麼人?

畢竟現在詐騙挺多的,有心人士一定會利用有名氣歌手的演唱會行騙的⋯⋯按進去對方的帳號首頁後,芊語眉頭一皺,「什麼呀,是分身帳號⋯⋯」這樣根本看不出端倪來啊。沒有任何貼文和相片,資料的地方也都沒留什麼真實的資訊⋯⋯明天沒問題嗎?要不要找人一起去啊?突然感到緊張,芊語睜大眼,跑出房間。

對了!冬花給的那個地址好像是——

咚咚!「訫雨!」芊語跑到旁邊房間的門前,敲敲門板。

「姊?什麼事?」弟弟很快打開房門,看著嬌小、打扮清閒的姊姊,他的瀏海綁成沖天炮的造型,制服也還沒換下來,似乎在寫作業。

「你明天可不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在你們學校附近而已!」

「明天?我要上課欸。」弟弟睜大眼,有些搞不懂,姊姊是又忘記他是高中生了嗎?

「哎!不會很久,利用午休的時間,好不好?」

「⋯喔!可以是可以,幹嘛呀?」馬上露出恍然的表情,弟弟點頭,但還是不解,想問清楚。姊姊的一切他都要知道!不能被矇在鼓裏!

「我⋯⋯我要去面交。可是有點不安,想說找你陪我去。」芊語搔搔臉頰,笑了笑,看著比自己高大的弟弟。

弟弟一如往常的皺眉、碎念:「又來了。為什麼姊姊一定要去?佟她自己去不就好了?那些人有什麼好看、好聽的⋯⋯」瞬間知道是什麼事、什麼東西,弟弟悶悶地鼓起腮幫子,轉開臉,覺得不悅,抱怨的內容說不煩。

芊語咬唇,很快笑起來,黏上去,抱住弟弟的手臂:「不要這樣嘛,訫雨,我約過你啊,你又不一起去⋯⋯」其實不懂為什麼每次聽到她要去演唱會,他就會不高興,但面交已經約好了,只能去了啊。

「我才不要去。那些男人有什麼好看?」說也奇怪,弟弟明明是不高興的、但卻沒有掙脫開姊姊的手,就任她抱著自己的手臂,兩人在房門口拉拉扯扯。

「我不是去看他們,只是去聽歌而已!喜歡他們的是冬花呀!陪我去啦——」芊語睜大眼,她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她去的目的並不是癡迷心態!為什麼總是要這樣說?抓得有些緊,晃晃,芊語嘟嘴,眼巴巴地抬頭看著少年。

姊姊好可愛!內心被萌到,但更不舒服,弟弟依然鬧著彆扭,「是嗎?好像關於演唱會的事情妳才會拜託我、求我,甚至是這麼可愛欸?很討厭欸,真不曉得哥哥怎麼能忍受妳老是這樣?」眉心死皺,酸味不斷從心裡冒泡、溢出,他咋舌。

芊語聽了也真的不開心起來了,她放低姿態不是為了要聽他說這些欸!皺起臉,放開他,轉身就要走回自己房間:「不跟你說了!要不是地址剛好在你學校附近,我才不會來問你!我去找我同事啦!不要理你了!」

晃了下,可見她的力道有些大,男人一愣,反應倒是很快的又伸出手,抓住生氣起來的姊姊,「等一下!⋯⋯ごめんって!妳不要找別人,我跟妳去。」臉上一邊閃過複雜的情緒,但同時又害怕她真的生氣、不理他了,趕緊說道。

「⋯⋯哼」

「演唱會什麼時候?」呼一聲,弟弟放開手,面露無奈的倚靠門框,看著高度剛好到自己胸口處的姊姊。

「下下星期六。」還是回答他,芊語鼓著臉頰瞪了一眼,他們姊弟感情平時很好、但扯到這樣的事情就會吵架——而且都是他吵起來的。

「那幾點結束?我去找妳,一起回家。」

「為什麼?冬花她們也在,我沒問題。」芊語一愣,搖頭,覺得怪異,之前弟弟也不至於這樣⋯⋯是怎麼了?

「不管。妳一個人回來會有危險。」訫雨卻不讓步,還露出了小霸王的氣質、不容許拒絕,堅持要去接姊姊回家。

「才不會!」芊語瞪大眼,覺得不對勁。

「幾點結束?會場在哪裡?」

「⋯⋯堂訫雨,你搞錯了吧?我是姊姊、還是成年人,我不需要高中生照顧我,冬花會笑我的!」芊語輕嘆,看著弟弟,他在學校是受到什麼刺激嗎?怎麼突然這樣?而且真的去的話,冬花會揶揄她的呀。


「年齡」似乎都是年下的地雷,訫雨抓狂,瞪著姊姊:「為什麼哥哥可以,我不行?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我是男人💢」

「你就是小孩子啊!幹嘛一直針對哥哥啊?」高中生不是小孩不然是什麼?芊語覺得他的堅持和邏輯很奇怪,更不解弟弟總是在和哥哥比較是為什麼?

「⋯⋯總之,我接妳回來比較好。哥哥知道嗎?」不打算談這方面的事情,會吵不完,受不了的揉揉太陽穴,弟弟轉開視線。

芊語搖頭,「不知道。這又沒什麼⋯⋯」不禁碎念,又輕嘆,萬萬不解。

「哼,我要繼續寫作業了。」弟弟站好後,二話不說的關上房門,不太想繼續說下去。


⋯⋯⋯ 看著房門,芊語睜大眼,不禁傻眼的罵道:「我才該生氣咧!莫名其妙!」


回到房間,將不悅的心情丟一邊,芊語拿起手機:「嗯?又來了⋯⋯」時間太恰好,前男友又發了幾條文字過來,讓她反應不及。事情一件接一件的來欸!是怎樣?

而且⋯⋯見面?約見面?為什麼?他要幹什麼?滿腔的煩躁感暴出,芊語想著這個曾經和自己在一起的黏人、年下男友的情形,最後想到他提出分手時所說的話,一陣怒氣炸出,忍無可忍,直接回覆——


『你到底要幹嘛?
想說什麼這裡說就好了』



沒想到,對方和以前交往時一樣的「秒讀」⋯⋯


『⋯⋯妳怎麼了?』


看到這四個字,芊語的理智線瞬間斷掉!就算真的暴走那又怎樣?煩死了!她不管了!


『關你屁事💢』


對方似乎不為所動——


『妳不想跟我見面嗎?』


啊啊啊💢年下是都聽不懂人話?芊語炸毛的沒辦法用打字的了!氣得直接抓起手機、並長按著錄音鍵,一口氣爆出:「先生!都你在說,我不是沒有脾氣欸!現在不要煩我!」說完,用力將手機丟下,站了起來,走去桌子的地方,用力坐下!

雖然和他在一起10個月的時間,算很短,但對方的性格足以被摸透了!現在認真、仔細想想,只有怒氣比較多⋯⋯到底為什麼?自己這麼不適合照顧人、也不適合被照顧,「談戀愛」到底是什麼啊?

兩人之間算是莫名其妙之下結束的,芊語也沒有表示什麼、或者示好挽回等等⋯都沒有。一切都是他在說,她也無力解釋、很累。對於他的控制和獨占欲⋯⋯

沒想到,床上的手機鈴鈴作響!盛怒中的女人這才回神,這種時候有居然有電話!唉!強壓下不悅的情緒和表情,她走回床邊,站著,一看手機——又差點兒沒把手上的東西給砸了😂


來電:綠 涼太


或許是生氣的心情讓芊語覺得用說的也比較快、雖然不一定好⋯⋯翻了白眼,遲了幾秒,按下接聽鍵:「幹嘛?」

「、芊,妳怎麼了?」

「我沒事啊。你到底還要說什麼?」對於他的稱呼,微愣住,但懶的計較了、也不想。因為明白他的個性,就不打算糾正了,否則沒完沒了。

「妳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吧?不然不會生氣。」

這是什麼很了解她似的曖昧內容?芊語嘆一聲,還是站著:「不關你的事啦。」雖然一開始不開心的心情是和弟弟有關,但後半則是想到以前的事情居多,但不管怎麼樣,都已經不重要。

「和弟弟吵架嗎?還是工作上怎麼了?」

「⋯⋯你很盧欸。你不說我就要掛掉了。」往旁邊瞪了一眼,芊語就要掛掉電話——

「星期六有空嗎?」對方趕緊說出來,以免她真的掛了電話、就不會再理他了。

芊語沈默了下,「你休假嗎?」她記得快要分手的前夕,涼太去找了KTV的打工、分散注意力,但他說星期六?那種場合應該很難假日休假吧?因為真的一段時間沒聯絡,他還有沒有在工作、近況什麼的自然不知道了。

「嗯。那天妳跟別人有約嗎?」

「⋯⋯沒有。」

「如果沒有不想見到我的話,我會等妳來。」嘟——

「??什麼?」耳邊的嘟嘟聲擴大,提醒著電話已經斷了。芊語回神,不是很懂他在說什麼、是啥意思,看著回到聊天室的畫面,這時跳出了幾則訊息。


『星期六下午一點 喫茶店
我會等妳』


⋯⋯⋯⋯不聽人說話的個性一點都沒變!無奈關掉手機,芊語呼一聲,走去衣櫃前,拿出新的睡衣、再走去衣架的地方,拿起掛在上面的大浴巾,準備去洗澡🛁,冷靜冷靜。


05


翌日12:27


堂訫雨皺眉,表情非常不好看,還帶著無言的看著姊姊:「妳幹嘛穿這樣?」離開公司換掉制服是基本的,他理解,但便服有必要帶這麼好看、誘人的嗎?只不過面交一張爛紙而已!自家姊姊的資質和魅力人人皆知是優秀的,但他卻感到十分不快。

還有,哪有人面交約在這麼奇怪的地方?通常都是在顯眼人多的標的物旁邊、附近不是嗎?能很快找到人、完成交易,但這個人選暗巷、而且還是死巷裡面面交是什麼意思?安什麼心?雖然這個不起眼又低調的死巷在人來人往的車站旁邊隔幾條的距離而已,但還是很詭異!那為什麼不乾脆就約人多的廣場?

芊語穿著白色一字領露肩的短版上衣、牛仔系短褲,露出白皙雙腿,腳上的高跟鞋就沒有換了,就是平時上班時穿的黑色細跟,身上的打扮和配件也完善,臉上也一如往常的淡妝,但整體看上去就是個鮮豔欲滴!魅力四射的年輕美女!⋯⋯也怪不得弟弟看不慣了。

「幹嘛啊?很奇怪嗎?」不覺得有什麼奇怪,芊語皺眉,看著穿著高中制服的弟弟。雖然外面穿著便服的外套遮住上身,但學生制服還是很明顯⋯⋯

又生氣的瞪了笨蛋姊姊一眼,不說話了,訫雨靠著背後的石牆,沒有注意四周,只想著可恨的演唱會!「⋯⋯」他不能讓姊姊太自由!😡腦中開始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表情也越來越多,但芊語沒有發現。

時間差不多——了


就在這麼想時,芊語的身後有一道陰影襲來、罩著她半身,可見對方很高,應該是男生——聲音ㄧ落,確實是男人。「不好意思。」

姊弟倆同時回頭:「⋯⋯⋯」??!訫雨不禁瞪大眼,傻住。這個人真的怪怪的!大中午的大熱天不但戴帽子、口罩、還穿著全身黑——又約這種怪地點!反應很快,弟弟立刻把也愣住的姊姊往自己的身旁拉,表示保護。

只露出眼睛的男子一秒覺得尷尬,但沒表示什麼,依然刻意正常的繼續說:「堂小姐嗎?」

不知道為什麼,腦中閃過一個畫面,但是很模糊、想不太起來的眼熟感,但算了。芊語專注在眼前的人身上,點頭:「是。」

男人繼續動作,沒有理會訫雨的疑惑視線,他從包包中拿出一個紙袋,遞給嬌小的芊語:「妳可以看一下。」

芊語低頭,傻愣愣的——然後瞪大眼:「為什麼你有票了?」他是誰?有些震驚,她抬頭,看著男人露出的眼睛。⋯⋯但又看不出所以然,因為她真的不是深坑的粉絲,不然應該能夠輕鬆看出端倪的😱

男人呆了幾秒,不知道在想什麼,但很快恢復正常:「這是靠我朋友的關係、只能弄到一張,剛好有緣吧,就找到妳朋友、讓給妳。」他說的自然、不疾不徐,似乎想得到信任——

芊語喔一聲,慢慢往下看著那紙袋,輕輕接過來,雖然還是覺得怪異、但說不上來,也覺得算了,反正有票——打開紙袋封口,拿出來的卻不是一張紙!而是一個類似識別證造型的東西,上頭的字樣是「特別貴賓席」——

她嚇了一跳!抬頭,不敢置信:「這、這個是⋯⋯」因為真的震驚,說不出完整的話,芊語懷疑自己的眼睛。這不會是真的吧?

可訫雨在旁看不太懂,只是繼續看著姊姊的反應。「?」


男人點點頭,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示。

「不、不行!我怎麼能收這種特別證?就算是你朋友弄到的⋯⋯」

「為什麼不要?」男人卻很好奇的接下去問道,盯著她,似乎發自內心的疑問,但芊語沒有察覺。

「我⋯⋯因為我是「一般人」啊,這種證是給VIP欸!我又不是和歌手們有特別關係的人!」雖然她不是很懂演唱會的結構、內部什麼的,但這個東西一般人都曉得是什麼身分才會有的!怎麼能隨便給她這個?太嚇人了吧!


「一般人看到這個高興都來不及、甚至還會尖叫連連吧?妳的反應好像很冷靜⋯⋯」

芊語回神,真的當作對方是一般路人的開始解釋自己的立場:「我朋友比較深坑,我沒有!我不太認識歌手們,但我真心的喜歡他們的音樂,所以有時候會去演唱會⋯⋯」越說,感到了莫名的羞恥和不安,她看到了男人遲疑的眼神,不好意思的又說:「抱歉,有像我這樣的人一起和身為「粉絲」的他們在同一個空間⋯⋯是不是很沒資格?」

男人瞪大眼,換上驚訝的眼神,搖頭:「不會。歌手們需要多一些跟妳一樣心情的支持者!不要想太多了。」但他的表現和回話的速度讓芊語這才察覺到——

「你⋯⋯你很熟?」

「啊⋯是、是啊。因為我朋友算幕後人員,其實歌手們好像更喜歡妳這種的支持者!」男人又慌張一秒,但很快圓回來,自然而然說著。

芊語愣了愣,但似乎覺得不重要,待會兒在想好了!然後再問一次,看著他:「真的要給我嗎?」

「嗯。」

「⋯⋯好吧。謝謝你。請問多少錢?」點頭,接收下來,芊語拉開包包的拉鍊。

「和一般票一樣。對了,這也是指定席、因為是特別證,會看人的,所以只能堂小姐使用。」

芊語定格了一會兒:「⋯⋯我知道了。」拿出剛好的鈔票,遞給對方,點了頭,保持禮貌性的微笑看著他。

「謝謝。那麼VIP的通道和一般人進場的是不一樣的,記得當天直接詢問工作人員要走哪裡進去就可以了。然後⋯⋯」

「??」懵逼的點頭,芊語不禁瞪大眼,等著他的下文是什麼。

「不知道堂小姐喜歡誰唱歌?」

喔!原來是閒聊嗎?芊語放鬆下來,然後看了看旁邊、再回到男人的眼睛上:「如果是他們幾個這次的人的話,望吧。也可以說很特別⋯⋯只要他的live,我有空的話,都會去聽。」

「⋯⋯這樣啊。那希望那天愉快了,謝謝。掰掰。」有瞬間,男人流露出一秒的遲鈍、難以言喻的反應,不過又禮貌的彎起眼,然後轉身離開。

「嗯⋯⋯」芊語開始皺眉,覺得好像想到了什麼、但又說不出來,呆呆的看著賣家逐漸變遠的背影,然後不見了。


旁邊的訫雨一聲也沒吭,見對方走了後,也覺得不單純,看著愣愣的姊姊側顏:「姊姊,那個男人⋯⋯是不是怪怪的?」

「現在奇怪的人到處都是,可是⋯⋯嘖,說不上來。可能是因為他朋友在幕後的關係吧?所以他也不算粉絲。」看回來弟弟的方向,芊語把東西給收進包包,說道。


「姊姊,那我們去吃飯吧。」

芊語ㄧ愣,看著走出死巷的弟弟背影:「你應該要趕快回學校才對吧?而且媽媽不是有帶便當給你?」

「現在回去也來不及吃了,快點,走吧!」受不了姊姊笨笨遲鈍的表現,訫雨嘖聲,用力的折回來抓住芊語的手,往前走,似乎不給拒絕。

「什麼啊?喂!訫雨!⋯⋯堂訫雨!」被拉著走,不懂的看著弟弟的背影,芊語喊著,但喊不動,只好連名帶姓的叫人,以示警告。

可是弟弟完全不理會,還牽得更緊。「走啦!」他想和這樣的姊姊待久一點!黏著她!讓路上這些沒長眼的臭男人們不敢再看一眼他的姊姊!😡其實內心是這樣有些幼稚和獨占的想法,但芊語不知道,更覺得訫雨的行為莫名不已、無法理解。


◯


下午趁著有空的時候,等到冬花休息時間時,說了面交的整個過程和驚人的事情後,友人覺得太神奇的、非常興奮的聊了半個休息的時間才掛電話,忙自己的事去了。

「天啊!芊!好好喔!太棒了!好期待演唱會那天!」聽著掛電話前的這句話,芊語笑了笑也說了幾句後,才結束通話,放下手機。

雖然是這麼說沒錯——可是——靜靜的想起來,這一切不但詭異、突兀,而且破綻和不合理的地方太多了!但這個貴賓證和方才的一切卻都是真實的!那個人⋯⋯有種說不出來的神秘、奇怪⋯⋯


TBC.


終於的自創故事。(仁花的文再等等我一下,剩下最後一段了QAQQ)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