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つきやち】小星星11

11ç« .
6998字.




『O月OO日是白鳥澤的文化祭!我、我是一年四班!希望有空的話可以來玩!』



咦?谷地小小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看著很緊張、很害羞的妹妹頭少年,「可以喔,跟烏野的沒有撞期⋯⋯我可以帶朋友來嗎?」

答、答應了!天使答應了!她答應了!五色在內心高呼、暴走,臉上的笑容比上一秒更擴張幾倍!臉皮也更紅,「當、當然可以!謝謝妳答應來!」邊說還邊扭捏,會讓不知情的旁人誤會「是告白現場」嗎?但笨笨的兩人都無自覺。

「五色君不用客氣,回家小心喔!掰掰!」谷地笑著搖頭,然後貼心提醒道,才繼續往前走,越過高挑身材的男孩。

「嗯!掰掰!」望著可愛少女的背影,五色滿臉說不出的感動、激昂等高漲情緒,最後還是敵不過激動開心的心情,在原地高舉雙手大叫——感謝方才的一切啊!糾結了這麼久「到底要不要問」,幸好問了!嗯!相信自己!


⭐p.m.21:20谷地家


對了,既然提到文化祭——那問看看小春要不要來烏野玩?希望沒撞期!走進房間沒幾秒,谷地突然想到這件事,非常行動派的拿出手機、把line點開來。

『小春!我們的文化祭是O月OO號喔!要不要來玩?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

訊息才傳出去幾秒而已,已經被「已讀」了,谷地開心的看著手機螢幕,等友人回信。

『嗯!當然要去!好期待仁花班上會做什麼主題喔🤤』

之後,兩人將近聊了十幾分鐘才結束傳訊——


⭐幾日後(期中考結束)


結心拿著點名板「扣扣」敲了兩下講桌,「稍安勿躁,還有事情還沒宣布,急什麼?」最後一節鐘響了之後的瞬間,每個人都拿起書包、造成一陣聲響騷動,男人暼台下一眼,好整以暇。

大半的人立刻坐正!等著他說下去——


「明天開始進入準備文化祭⋯⋯就這樣。大家再見。」語落,教室內又恢復一片雜鬧。

谷地露出了傻傻可愛的笑容,然後向前座友人打聲招呼後,直直朝正在講桌上整理收回來的考卷、放進紙袋裡的老師走去,結心老遠就知道她要幹嘛,就在少女走到定點後,挪一下腳步,讓出一半講桌的空間,不然他原本站直在中間的話,她是無法自講桌的抽屜裡抽出「教室日誌」的。

對於老師的自動,不覺得有什麼,谷地便打開厚厚的日誌、翻到今天要書寫的日期頁面,然後順手抽了一隻放在講桌角落邊筆筒中的藍色原字筆,開始埋頭苦寫⋯⋯

結心看著這個算是「熟人」的女學生二話不說的霸佔了一大半講台,擠的他沒辦法運用到講桌面的空間數考卷張數、再低頭看到她寫日誌的樣子,直接就念:「谷地。妳都這樣寫日誌嗎?」先不計較霸佔講台的事兒,日誌的事比較重要。

這對師生也沒多注意什麼,距離頗近的並肩排站,老師身上的淡淡香味還能被谷地聞到呢。

谷地一愣,停下書寫動作,頭往左邊轉、然後再看著講桌上的日誌,「有、有錯嗎?」沒想到哪裡怪,少女懵懂一臉。

結心皺眉,「妳沒有一節一節寫,最後才寫一整天的妳記得授課內容嗎?」伸出手,修長的手指點著、劃下今日整欄空白的地方,說道。

「我⋯⋯」

「前面幾週都是這樣寫的?」

「沒、沒有。因為每一節就要寫很麻煩嘛,而且下課時間那麼短,還有移動教室、或體育課⋯⋯」谷地咕噥的解釋,表現出了被抓包的委屈、緊張表情。以前在中學寫的時候,也是這樣寫啊!她才沒有偷懶⋯⋯

「好啦。告訴妳是因為教務處那邊會在意內容,否則妳跟我都會被罵喔。」告訴她,並不是出自於他的意思,也是覺得被念很煩,男人才「提醒」一下。

谷地倒是睜圓了大眼睛,繼續往下寫,也不怕不禮貌、不怕被聽見這句話:「⋯⋯老師被念又沒關係。」

結心喔?一聲的挑眉、額上青筋跳動,然後手一伸的去直接戳身旁少女的腰側!以示報復:「妳說什麼呀?」當然也是因為知道她的弱點,才戳的。😏

!!谷地用力一縮,悶哼一聲!好痛!因為講桌擋住了半身,沒人知道兩人在玩什麼;結心用很欠揍的笑聲作為結束,然後晃晃手上的牛皮紙袋,「掰掰。回去小心。」

少女哼一聲,轉回來繼續寫日誌,然後一手摸著方才被戳痛的肉:「⋯⋯」什麼幼稚教師嘛!


⭐教室外


結心收起笑容,一走出前門到走廊上時,便馬上與一雙眸子相視,他有點疑惑,這種情況就像是已經被看好一陣子了,而且——

「月島同學?怎麼了?」

「不⋯⋯沒有。」金髮少年似乎忽然回神回答的,方才不知道神遊去哪兒、也不知道站在他們班前的走廊幹嘛?

結心當下沒想到什麼,只是繼續往前走了。


谷地拿好書包、手上拿著寫好的教室日誌走出去,一樣被嚇到、很驚喜、很開心:「月島君?」他怎麼會在走廊這邊?難、難到自己被注視了很久了嗎?小腦袋不自覺幻想,嘴角一直很想往上飄。

月島腦中所有亂七八糟的想法已經要搞瘋他了,若再不全部問個清楚會無法生活。他也努力讓自己維持面癱臉,「我跟妳一起去。」雖然很瞎、明明是不同班,但卻跟著去給教室日誌⋯⋯但已經無所謂了。

「知道答案」⋯⋯比較重要。


⭐某處室外走廊


「妳跟數學老師是朋友?」不久前在五班走廊上看到的畫面讓他當機最久!這女孩的魅力會不會太廣?廣到和「老師」之間的相處也能透出一股「與眾不同」⋯⋯這到底是好是壞?還是都是自己想太多?

谷地眨眨眼,過了幾秒才意會過來,「澤瀨老師嗎?嗯⋯⋯算吧?」其實也不好隨便訴說什麼結論、甚至言論,不過月島算是個可以聽信、信任的人,說出來也沒關係吧?女孩便把剛開學到現在的事兒都說給他聽。邊說的時候還有點緊張,因為是講著自己的事呢!從沒想過能像這樣講給月島聽!

月島一邊聽、露出些微驚訝——最後才了解。原來不只她跟澤瀨老師很好嗎?那就好⋯⋯雖然不明白怎麼會蹦出「那就好」這句感想,但不是他想的「那樣」就好了⋯⋯

還有幾天前那個陰柔男生是澤瀨老師的表弟啊?得到答案後的月島對於這方面的「在意」已經沒了,再來就是——

「妳上次說青葉西城有妳的朋友⋯⋯那是誰?」說出口的瞬間,仍有不慣與心虛,月島飄走一瞬的眼神,才看回來。

不懂話題怎麼跳那麼遠?但谷地對於月島的一切是有問必答!單純的她露出好可愛的陽光笑容,「我中學時期的親友喔!不過⋯⋯月島君怎麼會知道小春呢?」

呃?小春?月島露出懷疑、傻住的神情,但確定自己沒有聽錯!「女生?」可是那時候來問他們的毫無疑問是個男的——糗了,他們在講同一件事嗎?

谷地點點頭,還沒意識到是什麼大事⋯⋯「是啊!」

「可是我遇到的是男生。」想了想,將當天發生的事說了出來,月島等著她的回答。

只見谷地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消失、僵掉,最後好尷尬的抓抓短髮,小心翼翼的說:「那個是⋯⋯元カレ。」看來小春說的沒錯,宮澤真的在找她!垂下肩膀,谷地心想。

月島瞪大眼:「え」前男友?那個人?青城的一年級二傳是谷地的前男友?⋯⋯⋯⋯

「⋯⋯⋯⋯」他沈默了許久,腦袋有點吃力。
「嗯。」

「他好像在找妳⋯⋯為什麼?」就算知道是前男友,但還是有不明白的地方⋯⋯月島想起那天的那男的的樣子,就有種一股說不出的疑惑。

谷地不再覺得前男友是多麼恐怖、禁忌話題,再加上面對的是喜歡的人!月島也算是想、算是好奇才繼續問的吧?應該也是有想知道她的過去的吧?偷偷地貪心心想,女孩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月島君想聽嗎?」

稍為瞠大眼,月島勾起嘴角,看著個頭超嬌小的她:「嗯。」她的事,想啊。

谷地點點頭,頂著紅撲撲的臉蛋訴說中學的回憶給他聽——「國二的時候⋯⋯」故事最後也有提到老師和班上友人們也知道此事,作為結束。


⭐翌日•烏野高中一年五班



決定出來文化祭委員是誰後,結心便把場子交給女學生,下了講台,往教室後方走,在春樹後頭站著。

被選出來的算是五班班上的「中心人物」,長得漂亮、人緣極佳,是人人團團包圍的那種類型——大概在「班花」那種層級的美少女吧。她留著一頭黑色大波浪的長髮,捲度都是自己吹出來的,並非燙,因此在頭髮上特別照顧、保養,纖細的身體也香香的,不只班上有名,在學長、別班之間也都是話題性人物喔!

她站在講台上,然後轉身用粉筆寫下了一些字,看著台下的同學們:「嗯⋯⋯大家建議要辦什麼?」聲音也柔柔的非常好聽——

小倉興致勃勃地轉頭,看著與台上女生相反「好看」的天使臉龐,情緒高漲:「吶!仁花想什麼主題?」

谷地一愣,看起來方才就是在發呆,瞠大了眼,看著前座的友人,「嗯嗯⋯!」便露出努力思考的樣子,「其實都可以呢,能熱鬧氣氛就好,但太奇怪的會有一點抗拒呢!小愛呢?」

小倉點點頭,想著谷地的話,「奇怪?例如什麼?我的話⋯⋯既然是文化祭就要可愛一點嘛!畢竟那天會有很多校外人士來,所以要做一些平常、高中生不會做的事!」少女心強烈爆發!粽髮少女小聲尖叫著。

「就是⋯⋯可能是一些不正常的角色扮演?之類的⋯⋯」谷地咕噥,紅紅的臉頰透著光,十分精緻的長相。

小倉瞪大眼,「啊,我明白仁花的意思!」


「我我!女僕咖啡!」有男同學興奮的舉手,說了令某些人白眼的話。
「那個好無聊欸🙄️」

美少女委員露出殘念的表情,抓抓臉頰,「基本上班級不能重複主題⋯⋯」

結心在教室的最後方看著整團鬧哄哄、陷入熱烈討論的大家,覺得不錯、也感到開心,班上的融洽跟感情一直在變好——不過眼睛很快往下看,手直接伸出,戳戳表弟。

春樹嚇了一跳,回頭,「?」總覺得不太妙⋯⋯

「我說啊,這是一個「實驗」的好機會喔。對你很重要吧?我妹也很關心你的這個問題喔。」

突如其來的言語讓春樹轉不過來,可能是因為離谷地很近的關係,被溫暖的感覺包覆著太舒服、太安逸、太安定而反應過慢,「哪個機會?」雖然知道表哥在指什麼,但「現在」?現在哪有機會?不是在討論主題嗎⋯⋯

結心笑了一下,覺得表弟真的太嫩、太鈍,「道具組的會做衣服吧?做衣服要量全班同學的尺寸吧?到時候就是機會啦。」傻傻的呢,這個都沒想到嗎?

量尺寸!這是滿近身的接觸呢!是沒錯⋯⋯春樹有些呆呆,然後才明白,「知道啦。」覺得表哥根本帶著看好戲的心情,春樹皺皺鼻子,轉回去了。

「主題咖啡廳啊⋯⋯只要不是女僕,應該沒問題吧,穿的不一樣不算撞到吧⋯⋯」美少女委員看著黑板上所有的提議,最後放在覺得最簡單、也最能成功、最有話題的「主題咖啡」上面,小聲低語,然後轉身,看著台下,「那來投票囉!想做「主題」咖啡廳的舉手——」

谷地唔一聲,覺得不太妙,「可是沒有說要穿什麼欸⋯⋯」

最後果然是主題咖啡當選,美少女也做了紀錄,然後進入最後的重點,「主題是什麼呢?大家想穿什麼主題的服裝?」有點類似變裝咖啡——呀真的很不錯!

「我我!內衣——噗!」
「閉嘴啦。」
「啊那不然比基尼——」
「⋯⋯⋯⋯」

美少女面露難色,保持著良好形象,「我們先說男生好了。」

結心收起笑,覺得方才幾位不正經的男生的笑話很好笑,可見真的是位童心未泯的大人!這種層級的還會被戳到笑點⋯⋯「老師有建議喔,你們聽聽看。男生女生可以做「對比」,怎麼樣?意思就是不一定要穿「對應」的服裝,例如女生穿女僕的話,男生不一定要穿執事的意思。」

所有人果然眼睛一亮,覺得這個提議非常有趣、而且吸引度滿高!「我知道啊!男生穿「西裝」好了?而女生就不是「制服套裝」!對吧?」

「喔喔!不錯呢!就做「不是日本風」的兩種衣裝風格吧?」講到這邊,已經有眾多想法閃過腦中,頓時又一片雜鬧。

過了差不多十幾秒,某位同學突然靈光就乍現了!激動地站起來!「我知道了!「國家」的話⋯⋯中國風!女生!女生就穿「旗袍」!」

旗袍與西裝啊?確實是個不錯的「分歧」。結心心想,也認為這是很好的點子,「不錯啊。投票吧?」看著台上的美少女,老師用眼神示意道。


旗袍?谷地睜大眼,有些驚喜,好像不錯⋯⋯這個都沒有人做過!而且旗袍算是特色滿點的服裝,設計上應該安全⋯⋯從未私下穿過旗袍的她心想,忽然想到了要是月島君看到的話——那一定會羞死的!但也好想給他看吶⋯⋯也會在意他覺不覺得好看?

「好!那結果就是中西主題咖啡唷,旗袍跟西裝!結束!」宣布完,美少女將資料拿給結心。


小倉露出了興奮、期待的閃亮表情:「吶!好期待啊!旗袍!一定很可愛!」不知道道具組的會怎麼做衣服,但想到這裡就不忍興奮。

「嗯!我也是!」谷地點點頭,和小倉一樣的表情。


⭐某節下課


春樹位在隊伍的末端,但他的神情卻和平常人不同。幫忙量尺寸的是女生!「⋯⋯」剛好排在後面的雪見似乎這才發現他怪怪的,順勢關心,「春樹?你怎麼了?」臉色有點奇怪,而且好像很緊張?

「!!沒、沒有⋯⋯」明明還有一段距離才輪到他,但那種莫名的恐懼感已經侵蝕他到七分的地步,也因為不曾提過自己的事情,自然雪見也不知道春樹怕女生。

他竟覺得自己沒辦法!好像真的沒辦法!跟結心哥的預測之一吻合!就是這個「事實」!天哪,他該怎麼辦?春樹一個人不安的胡思亂想,顧不到周圍的事。

雪見覺得奇怪,看到他在發抖,更疑惑,「你害怕量這個嗎?」不知道是笨還是單純,雪見直覺的將「發抖」跟前面在做的事連結在一起。

「⋯⋯不是⋯」搖頭,春樹苦笑,萌袖打扮的兩手握著小拳頭縮在袖子裡,身子也抖ㄚ抖,狀況卡在十分尷尬的地方。

忽然,腦中浮現出「救星天使」!春樹下意識找尋那抹溫煦的黃色身影——


谷地正好代替寫尺寸表的人寫表,原本應該寫表的人似乎被某科老師給叫走了,她便站在拿著皮尺在替男生們量尺寸的女生旁邊紀錄數字,埋頭和認真的可愛模樣都不禁讓人多看幾眼⋯⋯

「下一位,旗木君⋯⋯」報上學生姓氏,女生才開始執行量尺寸的動作,方便谷地找正確人名填上數字。
「安藤⋯⋯」、「小宮⋯⋯」男生ㄧ個個順利、快速量完,女生的動作也流利很多,但到了「澤瀨」的時候——

「澤⋯⋯咦?」她話沒說完就愣了,因為對方離得太遠了,好像不敢靠近拿著皮尺的女同學,讓女孩子有點不解。

谷地也覺得奇怪,怎麼前面都很快速、順利,突然卡住了?抬頭,瞬間馬上明白。「⋯⋯春樹君?還好嗎?」「恐女症」應該好了吧?上次碰他、靠近他都沒事,現在應該沒問題才對?但這個樣子不太像「沒問題」⋯⋯

女同學不了解春樹的情況,直接走上前——沒想到後者像是被電到一樣的往後退!輕微的撞上排在身後的雪見,到了這個時候,雪見才看懂了!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原來澤瀨他怕女生啊!

女同學覺得奇怪,躲什麼?「??澤瀨?身體不舒服嗎?」臉色蒼白、而且身體顫抖⋯⋯是肚子痛嗎?但也沒有再前進了,其他人也都看向春樹,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春樹用了很大的力氣,然後才發出聲音,軟軟的、細細的:「抱歉,我可以⋯⋯請谷地幫我量嗎?謝謝⋯⋯」他腳好軟!快不行了!天使再不降臨會崩潰的!

女學生!?一愣,覺得突兀,但又好像覺得合理,「可以啊⋯⋯」直髮女孩點點頭,直接把皮尺遞給身後的谷地,但她手上的東西交換,「麻煩量一下澤瀨吧,我來寫。」雖然不懂為什麼澤瀨要指名,但覺得不太重要,也沒放心上,繼續手上事情。

但其他圍觀的人不這麼認為⋯⋯都一致的認為春樹似乎在呼喚救星那樣的感覺,身後的雪見也有些驚訝,他怕「女生」⋯⋯可是小谷是女生啊!腦袋沒有太靈光,雪見還想了一下。

谷地眨眨眼,呆呆看著手上的皮尺、然後再看著漸漸恢復正常的友人,「⋯⋯」走上前,「春樹君,你真的⋯⋯還怕女生?但是卻不怕我了?」用兩人才聽得見的音量說道,谷地瞪大圓圓的眼睛。

春樹覺得十分羞恥的點頭,臉頰緋紅,不知所措,「嗯、嗯⋯⋯抱歉,谷地。」覺得會添很多麻煩給她,春樹趕緊道歉,垂著頭,好像個委屈的孩子。

好奇怪啊⋯⋯但現在也不好討論這些,谷地先放一邊,趕緊處理量尺寸的事要緊,後面還有人在等!「站好喔,先量你的肩寬⋯⋯」露出微笑,谷地說道,拉長皮尺。

點點頭,春樹抬頭站直!「⋯⋯」很普通啊!就像男生靠近他時一樣的普通!什麼害怕、反胃的感覺都沒有!真的很神奇⋯⋯「天使」有魔法,是真的⋯⋯

念了一個數字給後方的直髮女孩後,谷地接著說,「手張開,接著是胸圍⋯⋯」兩手繞去背後、看似圈住他的胸膛,春樹依然什麼害怕的感覺都沒有,只有聽見自己變快的心跳聲⋯⋯

給完數字後,再往下,微彎腰,谷地說:「嗯⋯⋯春樹君你的肚臍在哪裡?」春樹想了想,然後一手戳上腹部,停在了某個點,「好喔,腰圍是⋯⋯」將皮尺的一端準確放上方才他指的位置,再將他的腰部繞一圈回來,看著上頭的數字報告。嗚哇!好瘦⋯⋯

「最後是腳長⋯⋯」谷地蹲了下來,尺頭從他的腰直直拉下到鞋底,盯著尺底,道出數字,站了起來,「好囉,謝謝春樹君。」

扭捏地搖頭,覺得自己才是被救贖的人,該道謝的是他才對:「不,謝謝谷地。」說著,不好意思地溜回座位上去了,過程中瞄到了結心不知道啥時就站在講台上了!被看得一清二楚!看來待會兒有得被噹了😣

直髮女孩寫好春樹的數據後,接過谷地遞回來的皮尺,繼續往下量。


⭐放學


谷地走出教室,剛好撞見也從隔壁班後門走出來的月島!驚喜的表情藏不住,雙眼發亮了就像星星耀眼四射,「月島君!去社團嗎?」是運動背包!

「嗯。對了,你們班文化祭做什麼?」月島簡單帶過社團的事情,然後有些在意的直接問,因為今天上課時有聽見他們班愉悅的討論聲響,太好奇了。

谷地嘿嘿笑得非常可愛,「是秘密喔?月島君會來玩吧?」覺得旗袍裝扮絕對是個驚喜,比較想看到他突然看見時候的表情!若現在說了,感覺就沒有了!

「到時候也會知道吧?」原來她也有俏皮的一面嗎?月島噙著笑,十分好看、帥氣。

「嗯!那月島君要來玩喔!」谷地非常重視這一點,講了第二遍,就是想等他的「好」。

明明是站在月島身旁,但似乎此刻毫無存在感😭但平時就已經習慣了的山口,總覺得跟「平常」非常不一樣⋯⋯阿月對於這個五班的天使女孩,好像特別的「不一樣」欸?每個方面都「不一樣」⋯⋯漸漸懷疑最近月島所有不合理行為跟她有關,但也不敢問,也就持續默默觀察。

「⋯⋯好啊。」!!💓💓答應了!谷地差點飛上天了!太好了!不只這樣,她還在內心悄悄底定一件事——文化祭的時候,絕對還要邀約月島君、兩個人去校園逛逛!💪✨✨兩人的互動必須要有進展!她會加油!

「太好了!那月島君班上呢?」


「⋯⋯軍裝餐廳。」月島ㄧ怔,臉色一變,覺得很白癡,但不說也不行,因為遲早也會被知道。

軍、軍裝!谷地一聽,腦內立刻生出畫面——碰地臉色炸紅!不、不行!這個殺傷力同等西裝!不!甚至更高!她好想看穿軍裝的月島——(興奮死)←在心中吶喊

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軍裝月島⋯⋯🤤

TBC.

Comments

No title

好期待月島的軍裝哇(呼呼呼^q^
也很期待仁花小天使的旗袍❤❤

2018.06.19(Tue) 22:20       ã‚†ãã¾ã‚‹ ã•ã‚“   #-  URL       

Re: No title

> 好期待月島的軍裝哇(呼呼呼^q^
> 也很期待仁花小天使的旗袍❤❤
對不起又拖了一章XDDD13才會寫到文化祭v-397(幹

2018.06.19(Tue) 23:40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