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くにやち】席位(短篇)

➤配對注意:くにやち
➤國見烏野設定、與飛雄仁花同班設定(捏造慎🙆🏻‍♀️
➤萌萌腦洞小段子請查收💁🏻‍♀️💕
➤小國見美人❤️仁花天使👼

請不要認真考究🙅🏻‍♀️🔪
2500字



導師走進鬧哄哄的教室,到講台前,輕輕將點名板叩叩敲擊木製桌面,空間才瞬間無聲!像是例行一般。

「準備換位子,照順序來前面抽籤。」

這並不突然,四周又討論聲、聊天聲四起。位於第四排第四個位子的金髮女孩一震!盯著講台上的抽籤紙箱📦看👀,「⋯⋯」臉兒紅紅的,望了紙箱半秒,視線飄去了目前坐於第二排第二位的黑髮高挑男生。

好想和國見君坐附近⋯⋯希望能抽到!😣🙏雖然平常已經有社團名義能膩在一起、比較親近他,但還是想要在教室裡也能靠近國見君——

坐在谷地後面的也是黑髮男生,但他酷帥的臉部沒有一絲別的情緒、平靜到不行,只是呆呆的托腮等著抽籤,完全沒有思考關於換座位的事情。「⋯⋯」

女孩轉了頭,閒聊道:「影山君有想要坐哪裡嗎?」

與她相似瀏海的少年動了動眼珠,也沒特別誇張的思索神情,平淡說:「靠窗?」

谷地一聽,單純可愛的臉上露出開心的反應,因為他有反應、有答案!不在是沒範圍的回答!便繼續問下去:「第六排的靠窗嗎?」第六排的靠窗是能看見風景的,第一排的則是能夠看清走廊。

影山點點頭,然後遲鈍了幾秒,才也接著說:「谷地呢?」

「我、我⋯⋯我也想要第六排!」忽然緊張起來,她的聲音不自覺變比較大聲、臉頰的紅雲朵也變成深紅色。

「?」影山不太懂這個反應是為何,但沒多問,就只是露出一個純真的疑惑表情。

她和影山一樣喜歡靠窗,所以若能預期抽到第六排、同時在國見的附近的話——她會每天開心得睡不著覺的!

因為⋯⋯是喜歡的人❤️

不只社團、在班上也和兩位男生比較熟悉,影山與國見同樣於北川第一出身、也同社團,升高中澤來到了烏野、被分到了同班級,在這裡認識了谷地,三人便成了好友組。

但女孩卻喜歡上了較為冷冷氣質的國見。這件事沒有任何一人知道,無論旁觀者或當事者。


拿著紙籤,谷地緊張不已的緩慢攤開來偷偷瞇眼瞧——這種緊張感比被找去當社團經理還厲害!

指頭打開白紙,眼睛也張大了,「!、」6-5!真、真的是第六排!那、那麼國見君——心跳一直冷靜不下來,谷地在意的瞄向似乎沒啥動靜反應的人,「⋯⋯」

「影、影山君在哪裡?」甩甩頭、告訴自己別想太多、正常點!便繼續轉頭和影山聊。

眨眨眼,表情終於有一些兒反應了,他什麼都沒說,直接秀手裡的籤給經理人看,「靠窗。」雖然聲音平靜、可是表情不全然,有種可愛感。

谷地一看,覺得神奇且驚喜叫出來,自然把手上的紙也給他看,「我的前面!影山君!好巧!太厲害了吧!這次是前面✨」因為不是第一次和影山有緣了,她的反應才更激昂。越多次、讓人感到極神奇啊!

影山愣一下,點點頭,和她一樣感想,還滿開心,因為很方便。只要有什麼學習上的問題,轉頭馬上就能解惑⋯⋯「太好了。」當然跟熟人坐附近也是很好、又是前後左右這種的近。

由於全班都抽完了,馬上提著書包走去新位子、坐下就完成換座位的工程了,谷地還是帶著緊張期待的心情移動去新位子,因為國見的面癱完全讀不到走向⋯⋯


輕放書包在桌面上、看著影山在前坐的背影,就開心的微笑,不過⋯⋯就在想要知道後座是誰、看國見走去哪一排的時候而轉頭,撞上了走過來的人的視線、星星似乎碎在眸裡:「咦?」震驚的反應自她臉上展露無疑。

黑髮中分、慵懶氣質、高挑身材、面容漂亮五官精緻的少年一手拿著籤、一手提著書包,與轉過頭來的隊上經理視線如此剛好的撞個正著!「啊,谷地啊!請多指教。げっ!また影山!」一如往常的打招呼,結果看見了谷地前坐的眼熟身影,吐道。

影山立刻的爆青筋💢轉過來,「啊?」孽緣果然根深蒂固啦。

也就是說——他們三人連號!谷地激動地想跳上跳下歡呼、就像是為他們球打得好的時候會下意識出現的反應,但此刻要忍住!她壓抑著興奮的情緒、因此看起來更加可愛:「你、你們的籤可以給我嗎?」紀念、做紀念呀!

3個連號的籤擺在一起多酷!小身板十分激動,雙眼裡的星星超閃,接過前後座兩人各自遞出的小白紙。「謝謝!你們看——」馬上把紙籤照號碼排在自己桌面上,「紀念下來吧!✨非常難得!」

國見走來谷地旁邊,兩人並肩的很近,看著經理人的桌面,的確被三連號的畫面給吸住眼睛,一直都是面癱的臉部終於牽動了嘴角,「嗯。」不得不說,他的心裡是非常滿意、甚至開心——至今換過好幾次的座位了,但這次是他喜歡的!


「喜歡」?

這個竄出來的詞稍微使他微愣,但因為馬上被羈絆的情感給繫住,很快也開朗的承認、同意內心的想法,他知道並不是只單純喜歡這個「座位」而已——

人也喜歡。


6-4、6-5、6-6。


END


○●仁花視角


心上人就坐在後方。總能感覺到一股熱。果然她的小小心臟還是無法承受這種刺激——

有感覺總被很頻繁的被盯著看、因此她的行為動作不敢放鬆,很怕被覺得奇怪,更曖昧的是,若不經意的靠著椅背時,這樣親密前後的位子是能感受到呼吸就在耳後、腦後、頸後呀⋯⋯//

還有時常傳遞考卷、物品時會不經意的觸碰到他的手指,光是這樣的電流就能足以心臟停止⋯⋯

光是胡思亂想就夠了,其他都還沒談上。

谷地仁花正與青澀初戀、青春爆發奮鬥中、成長中。她悄悄發願,希冀三年內會開花⋯⋯


○●國見視角


看著看著明明普通、天天互動的人——就只是坐在後面,傻到出神。

他每次單純的在發呆而已、結局往往變成盯著她發呆了。原因至今無法釐清、想透,ㄧ度還懷疑和座位有關——但不管在哪裡,視線總會自動停住在她身上、理所當然的、勾引的降落。

撐著腮,國見看著金色小腦袋,什麼都也想不出來。「⋯⋯」越看著看、想著想著、思考著她的事情——好像自己卻變笨了。

其實他正在一步一步踏進去什麼?不知道。正在一點一點被佔據了什麼?並不知道⋯⋯

這樣盯著發呆是會想出奇怪的想法的。例如:若這樣捉弄她,會是什麼樣子呢?

這樣的視角、和觀察、迷惘懵懂等狀況下,他從未有過的欲望不斷冒泡的出現,回神過來——就已經過度關心、在意、獨佔了。

漸漸地明白,原來「欺負」是源自於喜歡。屬於他的表達方式——就是壞壞的欺負她。可是、只能他欺負。

越到喜歡的後期,他甚至覺得她的存在已經非常靠近心臟的位置了,能非常堅毅斷定第二顆鈕扣想要給她。這個想法讓國見懷疑、不解自己了一段時間⋯⋯

他沒有辦法看見、想像谷地可能和別的男人說說笑笑互動、曖昧關係、相互戀愛、幸福成家⋯等等這樣的焦慮感讓他好想要她成為他一個人的!可是這種感情該怎麼訴說?

她有讓人徹底愛上的致命吸引力。他或許只是眾多男人中其一而已,因此更加強要把她佔有的想法!

國見英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只為她致命。


END


小國見(灑花)!!!這種萌點小段子超喜歡(((o(*゚▽゚*)o)))
看完文章還請幫填表單QQQ 傳送門。(謝謝)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