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サクやち】特調·碳酸氣泡水(短篇)

➤配對注意:佐久谷。Sakusa x Yachi 🖤💛
➤捏造腦洞展開/慎入🚧👌(雷💣請避開💨💨🏃👌)
➤暴躁男子❤️天使少女👼❤️❤️❤️

請勿認真考究🙅🔪
7754字




——「四校聯合交流大賽」

谷地拿著一張純白A4紙📄,看著上面斗大的標題,露出可愛的表情後,隨即看向也站在身旁看此份資料的美人學姊。「這是⋯⋯」

「嗯,四校在星期六位於白鳥澤體育館進行例行交流會——烏野也終於加入了,太好了!」清水輕聲說道,美麗無瑕疵的潔白臉上露出微笑,足以閃瞎所有人。美女果然不一樣!谷地深信這一點,崇拜清水的狀況已和某兩位二年級相仿了。

雖然谷地被強大的女神光芒給照的刺眼,不過趕緊專業的發問,「不過⋯⋯為什麼有井闥山呢?」

清水仍保持微笑,解釋道:「井闥山和白鳥澤一直是宿敵的感覺!要比喻的話⋯⋯大概像是我們和青城的關係吧!」眼睛彎起來,聲音非常好聽、親切的帶點笑意及溫柔,谷地再次看傻。

怎、怎麼樣才能成為和清水學姊一樣的女性呢?

覺得學妹非常可愛,雖然不懂谷地的內心聲音和發呆的真正緣由,清水笑著繼續說,「對了,因為烏野是第一次參加,我們要遵守規矩。」

「什麼規矩?」聽見關鍵字的回神,谷地微微張開小嘴、露出好奇的表情,緊張的感覺拂過。

「以往都是各校一年級做經理的工作,這次因為我們加入了,所以那天所有的工作我們兩個要分擔,可能會有一點辛苦⋯⋯小仁花ok嗎?」

谷地不禁張大眼睛,表示新鮮的反應,「沒、沒問題的!清水先輩!私!戦います!!」這樣叫出來,少女十分有幹勁、衝勁,畢竟要做個能獨當一面的經理!要讓大家依賴她!

「嗯!找到小仁花真的太好了。教練說我們自行分配工作,所以小仁花要哪一個學校?」真心很慶幸自己找到了谷地入部,這句話說都說不膩,清水繼續說道,討論最重要的分工部分。

谷地先是害羞傻笑、然後ㄧ驚,「え?一個人負責兩校嗎?」經理工作都一樣、不同的只在於學校的不同而已⋯⋯

「嗯!」清水點點頭,等著學妹的回答,她也是很貼心的先讓谷地選,因為對她還說幫忙哪一校都沒差別,但對於小仁花就不是這麼無所謂了⋯⋯

谷地很快在腦中思考,烏野的話⋯⋯肯定交給清水學姊較妥當、青城方面——想到這,女孩臉色馬上變青、奮力搖頭。因為腦中浮現了一個高大、很不妙的輕浮(?)男子,自己對那樣的隊伍比較苦手⋯⋯又想起之前縣代表比賽上的畫面,谷地抓抓臉頰,「白鳥澤和井闥山⋯⋯」

清水非常訝異,覺得很意外,因為這兩所學校並沒有青城和他們來的熟,「え、意外だね,小仁花🤔」

「青、青城我不行!隊上的話還是清水學姊比較好!」猛地搖頭,似乎提到青城就不太好,谷地謙虛表示,雖然很緊張、要與不太熟的學校選手相處幾小時——但這樣都比面對青城來得好!

清水稍微瞪大眼,內心已詛咒了某輕浮男子一百次,勉強笑出來,十分保護學妹:「我不會讓那些臭男生欺負妳,放心。對了,除了保冷箱,也要準備冰塊,天氣變熱、也避免選手們浮躁。」

不、不愧是清水學姊——✨✨谷地的表情瞬間變成崇拜式,眸裡的星星不斷眨眼,可愛又吸引人,「し、シャチ!」點點頭,女孩大聲說道。


○●


谷地一人興致勃勃地走進超市內,直奔冷凍櫃。冰塊、冰塊⋯⋯來到櫃前,小手要直接拉開門的時候停住了。「⋯⋯」啊,買幾包好?

兩個學校的話——盯著裡頭的庫存,至少也要搬個十幾包啊。女孩本身就已經引人注意、加上可愛的動作和思考的困擾模樣,不是會被關心、就是被騷擾——

一行身穿黃白色、溫暖系運動服的男生們直直朝站在冷櫃前的矮女孩走去,那是因為他們沒有認錯人呢。「唷!這不是烏野的金髮小經理嗎?」一頭也是金髮、舌上戴有舌環的不正經少年直接靠到谷地身後,不在意距離有多近。

被忽然跳出來的人和聲音及噴在後頸、耳後的呼吸給嚇壞,女孩用力的轉身、下意識兩手交叉、保護自己,背部用力撞在冷櫃門上。「咿?」

「哈哈⋯⋯妳一個人而已嗎?眼鏡美女在不在啊?」那名金髮少年大笑出來,意思意思四處看了看,再回到她驚恐的臉上。

這、這個人——忽然,兩張某學校主將的臉孔浮上腦中,谷地嚇得甩頭,為什麼會想到他們?身體竄起雞皮疙瘩,原來這三個人都是「輕浮」屬性啊⋯⋯不管怎樣,她最不會應付這種人了!怎麼辦?這裡只有她一個人——

「哈囉—?我們很可怕嗎?妳還沒回答耶!」金髮男生繼續逗她,故意不解的歪頭問道。

母畑跟著壞笑,「妳好可愛❤️好可惜上次沒有遇到!」因為比主將高大,只是在照島旁邊盯著她瞧,足以給女孩害怕了。

「我、我⋯⋯那個⋯⋯」可能背後就是冷櫃的關係,谷地覺得全身發冷、和室外溫度該有的反應相差極大。

「嗚哇!在發抖!像小動物一樣——真的好可愛喔❤️」土湯也湊上前,因為自己跟其他隊友比較矮,可愛的臉上露出笑容、眼睛也瞪得圓圓,好像真的在欣賞動物般。

谷地傻了,呆愣看著土湯,「⋯⋯」完全說不出話,因為這句台詞熟悉不已!某些記憶浮現,使得她更想逃、更挫。怎麼辦?宮城怎麼都是這種選手?

「對了,上次那兩個人不在吧?」母畑突然想到了什麼,就對著旁邊的照島說,自然無比的閒聊、雖然現在在搭訕沒錯。

「喔!類似保鏢的傢伙?沒看到⋯⋯」照島移開視線,跟著隨便瞥幾眼周圍,聳肩,不太在乎似的。

谷地猜想他們說的應該是田中學長和西谷學長吧⋯⋯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她趁著此刻有破洞的氛圍,說道:「請借過⋯⋯」

「え?不要——吶,給我手機號碼吧。」照島轉回來,露出無辜的表情拒絕,笑笑的往前傾,一手握拳貼在冷櫃門框上,壁咚女孩。

「!!」谷地嚇得頭毛豎起、髮絲還毛躁起來,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求有人能橫空出世幫忙她!不管誰都好⋯⋯

僵持幾秒後,還真的有人橫空出世了。一道非常青澀顫抖的可愛女聲插進來!「照、照島學長!請住手!」

所有人看過去聲音來源,只見男生們一個個紛紛笑起來,「啊。是小瑠奈。好慢喔!」

「是啊~太遲了喔☆」有人調皮的眨眼吐舌,表不理會。

谷地呆了,看著這群不當一回事的男生們,心中有種戚戚焉啊。這個女孩也是不容易!看來他們並不是故意來欺負她的⋯⋯光是自己社團裡的經理都欺負了,何況是校外的她呢?看見對方經理出現後,女孩原先的害怕感神奇的一掃而空。

她舉起手,小心翼翼地推開照島的手臂,聲音小小的、幾乎和他們家的可愛經理一摸樣。「請、請不要這樣。」

這個行為出乎他們男生們的意外。

照島一愣,眼睛裡似乎被星星撞到,被萌到了。啊—超可愛!懊惱的低頭,在谷地反應不及之際——「不行!一定要給我聯絡方式!」仰頭大叫,似乎在發洩什麼,金髮男生的面容異常紅潤起來。

栗林見狀,更加不知所措、可是這是她成長的好機會啊!「那個——都住手!不要給別人困擾!」自家男人們講不聽、她又沒有三咲學姊的氣魄——

土湯想了想,轉過來這麼對經理說:「這並不是妳不勝任,小瑠奈,應該說只有三咲學姊能剋主將。別灰心!」

這、這是在說什麼啊啊啊!栗林覺得這根本不是安慰!她完全被這群男生吃死死的!「你、你們⋯⋯笨蛋!」

「咦、咦?為什麼對著我罵啊!」
「笨蛋!!」
「喂?小瑠奈?瑠奈!」土湯嚇了一跳,因為第一次看見了「不同面貌」的經理,覺得尷尬,惹她生氣了⋯⋯

二岐過來關心,騷動不小啊。「怎麼了?」雖然有看了看四周,但看不出什麼問題。

「小瑠奈生氣跑走了!怎麼辦?三咲學姊會抓狂的!」
「⋯⋯母畑,別玩了,趕快要去找栗林。」趕緊對搭訕者二號說道,二岐沒什麼表情起伏。
「啥?」少年回頭,滿頭的問號、狀況外。

「吶,我們真的欺負過頭了嗎?」土湯戳戳二岐的手臂,眨著圓眼睛。
「⋯⋯⋯」這種時候了還賣萌?二岐沈默不語的看著自由人。

「照島,走了啦。再不走明天見到三咲就完了。」母畑拉著照島的衣服、小聲耳語,用力指指超市大門的方向。
雖然眼前的事還沒搞定,但還是愣了一下,是有給三咲面子的,照島尷尬的點頭,朝滿臉問號的谷地丟下話,「下次見!」

⋯⋯⋯還有下次?谷地感到筋疲力竭的輕輕靠上冷櫃玻璃門,看著一群暖暖白黃色運動服的人們的背影。「⋯⋯」放鬆下來,發呆起來。

頭好暈。呼一聲,緩緩低下頭,一手抬起、輕輕揉太陽穴,谷地仍止不住方才一大串「事故」的緊張感。

「獨當一面」——到底會是什麼時候的事呢?和自己會有關嗎?自己好像和那個栗色髮的女孩差不多遭遇呢。而她慶幸的是烏野社員都是天使、不會像条善寺那樣的欺負自己經理⋯⋯雖這樣說,但心理障礙和在乎的似乎都和那個女孩一樣呢——

還沒想出結論,又一道男生的聲音炸過來,而且仔細聽聞——好耳熟!「不好意思,借過⋯⋯」

一種深深不好的預感重擊心臟!谷地抬頭,「!?嗚哇」她幾乎呈現腳底抹油開溜的情況,可是被擋住路了,面前是跟著某人走來冷櫃前的也是一群人。

與条善寺不同的在於——他們身穿湖水綠與白色的運動服。

岩泉有捕捉到谷地想逃跑的欲望,皺了一下眉頭,下意識瞪過去主將的位置。

及川覺得很驚喜、想要和女孩搭話,可是卻看見了不遠處副將直直瞪過來的惡狠眼神,整個人都緊繃起來、停在一半:「⋯⋯」好可怕啊阿岩!

「谷地怎麼會在這裡?」國見無視緊張和奇怪的氛圍,逕自打招呼,反正自己屬於安全人物,沒差。

「我、我是那個⋯⋯啊!我來買冰塊!星期六要用⋯⋯」腦袋短暫當機,突然才接回訊號,谷地想起來的指著冷櫃裡的一包包冰塊袋說道。

國見聽見關鍵字,面癱的臉依舊面癱,「喔,對,星期六⋯⋯烏野也在。」

岩泉這時候走了過來,完全沒有阻止或阻擋國見和谷地的正常對話,他上前只是為了隔絕某個問題人物。雖然比及川矮,但氣勢不輸,他意有所指的插進女孩身後與主將正面的中間一道小空間,並好整以暇的雙手環胸、眼神殺人,示意「不准靠近」。

「⋯⋯⋯」阿岩!好過分!及川愣在原地真的也動也不動,因為不想被揍!嗚嗚機會沒了——

岩泉雖然一心一意的只是單純阻止主將犯傻,實質上等於保護谷地——但沒有人察覺到有這層意思。

「嗯!」點點頭,谷地看著高大但身材纖細、面容漂亮的國見。

「吶,對了,妳負責幫忙哪個學校?」想說這麼剛好遇到了,聊一下,花卷及松川都靠過來。

但這個話題聽在某人耳裡是十分關鍵!悄悄豎起耳朵呢——

谷地沒有多想,答道:「白鳥澤和井闥山喔,青城跟烏野是清水學姊!」笑咪咪的,十分單純,女孩看著幾位高大男生。

「喔?哈哈,是眼鏡美人耶!」花卷笑了,點點頭,自然而然的繼續八卦下去,「烏養分的?」

谷地一點兒都不覺得怪的有問必答,搖搖頭,「自己選的。」

及川聽到這裡,感到非常衝擊!一方面因為沒有谷地服務、另一方面則因為又有清水的服務而衝擊著。但沒有人懂這種下流的(?)想法,岩泉無語的看著面前百感交集中的主將。「⋯⋯」

「可是⋯⋯怎麼沒有選烏野?白鳥澤和井闥山對妳來說很陌生、很可怕吧?」國見不禁脫口而出,據他觀察谷地是個努力但會怕高大的「巨人」吧?因此覺得意外這是她自己選的。

而他知道沒選青城的理由是什麼,就沒有提了,花卷和松川也是。

「嗯⋯⋯要變成和清水學姊一樣的人,就是學習和挑戰吧?我想發掘出更好的自己!然後為烏野服務!」谷地像是被激發了的而閃閃發亮,越說越堅定和自信,打從心底喜愛自家隊伍。

「ふ-うん、偉いね。」國見看著嬌小女孩,並沒有做些多餘反應,普通的說道。

「はは,可愛い。現在就很好啊。」雖然明白谷地的心理、不過真心覺得目前已經很好,稱讚她,像個年上大哥哥摸摸頭,花卷笑著說。

谷地覺得意外的張大眼,被強校給稱讚了!單純的她露出了大大天使笑容,同樣亮瞎了他們,「謝謝你們!」


⋯⋯⋯天使だ。在睜不開眼前、他們都清楚看見了那張臉孔,有默契的心想。


🏐️💛


穿著烏野排球部夏季運動服,谷地一邊走出超商、一手拿著碳酸氣泡飲料水,另一手伸入包包中翻出公車卡,小肩頭上掛著ㄧ個白色保冷箱。

好、熱⋯⋯小嘴差點兒就要不耐煩的咋舌,但還是吞了回去,來到公車亭,等待行駛往烏野高中的車前來。

碳酸氣泡——檸檬🍋口味⋯⋯盯著手上買來的飲料瓶,覺得包裝很好看的出神,「!、好喝✨」咕嚕嚥下一口,女孩覺得沁涼全身外、液體的酸甜滋味太讓人想回味,而且這種味道好像和什麼很相似?

一時之間沒有想出來,天氣的酷熱讓她灌了好多口,「咕⋯⋯」嗯!真的好好喝!眼眸睜大,女孩舔舔濕濕的唇,表喜歡。這種甜,不是不舒服的、死的,而是讓人會回甘的甜、並不會越喝越渴,好神奇!

很快的,公車來了,轉好蓋子、那好寶特瓶,谷地排隊上了公車,找了中段靠窗的空位坐下來。「⋯⋯」看著每天都在經歷的街景,此刻的她卻看得出神了⋯⋯


-白鳥澤學園-


簡單對大家說明完,谷地便動身往白鳥澤場地移動去,戰戰兢兢的到板凳邊後,把身上所有物品放好——

「集合!!」鍛治說道,肺活量驚人,不愧是體育教練、只能佩服。

谷地嚇得差點兒打翻手裡的東西,但及時穩住!她轉身,看見不只白鳥澤的大家聚過來、井闥山也是——而且全數男生都盯著她看。「⋯⋯」好、好可怕!到這裡,女孩的胃和頭開始絞痛!心臟砰咚的異常清晰,她——

她可以的!並不是第一次見面了、加油!

指尖離開碳酸氣泡飲料,十分嬌小的她走去白髮教練旁,先與老先生打招呼:「鷺匠教練好!我是烏野高中一年級•谷地仁花!今天起來幫忙兩校經理工作!請、請多多指教!」緊張的喊完,雙頰燒紅的她看了看選手和教練,接著朝整齊的隊伍說道:「今、今天請多指教!」

嗚啊⋯⋯好想回去。

「嗯。麻煩妳了。聽好了,人家是來幫忙的,收斂些。」教練似乎很滿意的點頭,猛地朝自家學生說道,不曉得是啥暗語、啥意思。


「はい—⋯⋯」穿著紫色運動服的全員懶懶回應,每個眼神都是意味深長地盯著前來幫忙雜事的女孩,讓她在大熱天竄起雞皮疙瘩。

只見教練走出體育館不曉得去做什麼了,隊員們紛紛自動自發行動、一名高大看似超有活力、體能很好的紅色刺蝟頭男生走到帶操的位置,「做操—」聲音卻隨心所欲、懶懶的感覺😳

至於井闥山的學生們各自轉身,回去另一半球場上。一名算突兀、戴著口罩的黑色卷毛少年的眼神非常陰沈,黑眸盯著金髮女孩一會兒、再掃過去隔壁球場,「⋯⋯」

「怎麼了?」旁邊的友人關心道,示意趕快走。

他仍沈默,轉回來,臉色卻更難看,直接走掉了。搞得古森滿頭問號:「??」


把白鳥澤部分的飲料、毛巾備好後,谷地動作很快且很小心的移動、深怕出錯,她拿起另一個白色保冷箱——

「谷地。」

忽然一道低厚的聲音從女孩身後傳來,谷地轉身,「是?」是對方主將!硬逼冷靜下來、好好聽對方說話——

牛島什麼也沒察覺到的逕自說:「要麻煩妳紀錄,結束後數據拿給教練,謝謝。」少年面癱的一如往常,並沒有碰到女孩子而放鬆柔軟,這就是他的風格。

谷地緊張的點頭,「好、好的!我先拿這些去井闥山、牛島學長、」很快把這件事記起來,女孩不好意思的示意。

「?嗯。」不懂她怎麼好像在害怕、或者發抖,他只是很正常的說話吧?而且不必跟他報備吶⋯⋯奇怪的女生。牛島笨笨的沒發現自己也有問題,愣愣看著慌慌張張往另一半球場前去的矮小背影。

「⋯⋯」搞不是很懂,牛島自然而然露出困惑的表情,眉頭皺很深,旁人看起來以為是在不高興。

「怎麼啦?若利君~」帶操帶一帶溜過來主將旁邊,天童馬上關心。

「我很可怕嗎?天童。」

「は?⋯⋯嗯,很可怕喔。」一時之間無法和排球連結起來,原來是題外話!若利君怪怪的喔🤨不過還是回答主將,天童正經的點頭、一邊還笑得很開心。

「⋯⋯⋯⋯」


-井闥山球場-


覺得壓力好像像吐氣般的都吐掉了、沒有了⋯⋯好神奇。難道白鳥澤比較可怕嗎?谷地呆呆的想,奮力的想想看之前在全國賽上有什麼關於井闥山恐怖的印象?

「⋯⋯⋯」忽然,浮現了一張厭世、難親近的臉,谷地一驚,啊!是佐久早學長⋯⋯因為知道佐久早脾氣不太好、也剛好有被兇過,因此她才一驚、猛然想起的樣子。

不管哪一邊都很恐怖!只有烏野是天使!瞪大眼,谷地快速把物品備好、擺好。這時,一位三年級走了過來,「嗯⋯⋯谷地さん。」

這次很正常的轉身,谷地禮貌的微笑,「是。」

他是看她忙完了才過來告知的,學長說:「數據麻煩妳紀錄📝,謝謝。」

「好的!」

看著半邊球場上兩校熱身的氣勢、王者氣息,谷地的表情不禁露出興奮的樣子、看的傻。這樣不大的空間內——喜愛排球的精神相互摩擦、碰撞,她自己也淪陷、被感染了呢。一直都⋯⋯沈浸其中。

基本需要的物品兩邊都備好後,谷地拿出排球專用的粉色筆記本📓,走去場地中間、計分板前面,很認真的看著兩校隊員。在看著他們熱身過程中,她的腦中自動會出現自家選手的數據、一併比較、分析——

有想到什麼、或者看出什麼,並立刻書寫✍🏻下來。這樣專注靈敏的能力一天比一天厲害、精準,這一點,清水也是讚譽有加。「⋯⋯」女孩也有一個習慣動作,那就是苦惱、思考、猶豫時會咬鉛筆頂端✏️,好看的眉毛會皺起——

看到一半,谷地發現離上次看到佐久早的攻擊又更上好多層——不愧是能與牛島學長抗衡⋯⋯嗯、嘖⋯⋯專注看著各種熱身狀況,女孩咬唇。但我們的田中學長可是王牌啊!心想,默默把重點記住,她的雙眼更加炯炯有神!閃亮的亮度——比掛在天上的星星還閃。

終於要比賽了。她的眼神收更緊了!旁人知道,谷地非常投入其中、享受自己的角色、喜歡這樣的感覺——


◇◆


他的視線、感覺、觀感、身體好像總被她給吸走——不明白。

認真的思考找原因,卻混亂的迷失。他第一次遇到不明白的事情,自從遇見谷地仁花後。有種感覺好像被改變了?自己似乎被她給綁架了——

是什麼?

呆呆看著天空的色澤、景色,總有一種刺眼、耀眼奪目的黃色和白色刺激著他的視線——甚至穿刺入心上!

是什麼?那是什麼?

那耀眼的感覺、畫面,好像一種物品⋯⋯到底是什麼呢?頂著深深黑眼圈的雙眸一眨,眼前的畫面好像變得跟上一秒不一樣了!他漸漸瞪大眼睛:「⋯⋯」

他「看見」答案了。


「??咦?」谷地轉身,嚇了一跳,差點沒有嗆到,趕緊放下寶特瓶、擦著嘴角。好、好糗!應該沒被看見什麼丟臉的表情吧?

佐久早盯著那瓶碳酸飲料瓶身,上一秒的疑惑開朗了,那是檸檬碳酸氣泡飲料啊。抬頭,天空的一摸黃色與白色映入眼簾,還在。天空就是這個模樣——至於喝著檸檬碳酸氣泡飲料水的女孩子髮色、和整體感覺就像是天空的畫面、飲料的瓶身——這樣的閃耀、青春、好像甜甜、可是酸酸的⋯⋯

就是她。


雖然早已被她吸引住,但領悟的此刻——自己的情感好像要爆出了!比他想的都還要耀眼、要甜、要可愛、要酸⋯⋯酸酸的。

谷地有點嚇傻了,不懂他怎麼死盯著飲料看、而且看起來好像想到了什麼⋯⋯這種狀況,還是要搭話吧!「佐⋯⋯佐久早學長?你也喜歡碳酸氣泡嗎?」

喜歡?他喜歡嗎?是指什麼?說不出話,佐久早往前走、逼近她,「妳喜歡我嗎?」

「⋯⋯⋯」谷地震驚不已,看著他,什、什麼意思?拿著飲料瓶的小手還差點兒鬆開,她傻傻的往後仰,呆呆的,不過體溫好像在飆升,跟氣溫無關的狀況下飆高!

、!!快速摀住半張臉,佐久早似乎有種被綁架的錯覺感,到底哪邊是現實?也不曉得臉上的紅暈有沒有遮好?「不、我是說⋯⋯」眼前的魔力女孩——是為什麼?

「咦」熱得快融化了、她清楚此刻不是因為太陽而融化,而是他!看著從未見過的佐久早,谷地遲鈍的好像懂一點目前的青春感。

——不知所措。如此心想,還未反應,只見佐久早忽地轉身、背對女孩,聽似很小聲、但卻清楚響在她耳邊、心裡:「喜歡。」


『喜歡碳酸氣泡嗎?』
『喜歡。』

谷地睜大眼,聲音稍微找回來了,她真的一頭霧水,「佐久早學長喜、喜歡什麼?」


啊啊,他到底在說什麼呢?「⋯⋯⋯妳。」他看見的天空樣子、和那瓶飲料、再撞見了她的姿態——這一切不都是她嗎?

被吸引,是事實。如今的解讀——也是事實。原來這是「愛情」💓⋯⋯心臟好像鼓譟又快速,大手一手揪著胸前衣料、一手摀嘴,眸子瞠大、似乎什麼在打轉著。

揪心的疼、甜帶著酸,是因為她。面對她才會有!

仍傻傻盯著學長的厚實背影,前幾分喝下的滋味流連口中不去,谷地緩緩明白、這是特調呢。

特調的⋯⋯


○●


古森覺得奇怪,看著友人和往常不同所在,桌上顯眼的一瓶檸檬🍋碳酸氣泡水、瓶身還滴著水珠,似乎剛買不久而已。「你喜歡碳酸氣泡飲料?」

「嗯。這是某人的標誌。」
「啥?誰會長得像一瓶飲料啊?」
「⋯⋯⋯」

拉下口罩,眼神深層,一抹陽光溫暖的小身影浮現腦海、只要想到心頭總是溜過一股兒酸甜,但喝下飲料時,嚐到的卻是特調滋味⋯⋯因為喜歡。💕

「白癡。」眼神死,沈默幾秒後,男人不客氣的說道,不在乎的把下節課的書本📚拿出來。
「靠ww」


END


大家會覺得看不夠嗎😂(不會#)各種仁花互動留給未來的每一篇吧(喂
因為很喜歡蘇打水,不小心就寫在佐久早身上了🤭(被排球K
不要偷偷罵我,我頭快爆了😶
傳送門。(天使來幫我填表單QQQQ謝謝你們。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