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稻荷崎無cp】Summer chu(短篇)

▶主角是角名。角名。角名。(x3)無cp描寫,小萌點表達、請查收🙊💕
▶仁花in稻荷崎⛩️🦊設定。請注意⚠️
▶捏造腦洞有/請慎入🙏
▶請多了解、喜歡すなりん❤️❤️(すなりん是愛稱)小仁花永遠最可愛、中心轉👼❤️


請勿認真考究🙅🔪
※4581字




八月,每天氣溫高達38、39的熱度,走在路上等於置身免費烤箱中。雖然是暑假,但對有參加社團活動的高中生們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在放假」的感覺,但也不是都沒有與朋友出遊,只是會發現身邊相處、不離身的幾乎都是社團團員們,自然而然產生。

因為是社團,也幾乎天天見面、隔幾天就會見面,根本不太像放長假、開學才會再見面的那種情形。部裡的感情越來越好、明明並沒有刻意相處,就很自然的產生——

接上、或是各個地方都見暑假的氣息、畫面,十分動感又青春,包括稻荷崎高校的排球社⋯⋯

雖然炎熱、但活力青春的氛圍像是擴展開來,全國深陷其中,每一張笑臉、和隨便一個互動——都讓人們看起來很開心、充滿正面希望的感覺。


一所高校內的某棟體育館內,一名異常嬌小、用星星髮飾綁著高馬尾、小臉上都是汗在流、穿著全黑短袖T恤、已經是短袖了但還是被捲起來、似乎極端想改造成無袖,顯示了室內的高悶熱度、及短運動褲和白色布鞋,站在一名淡棕褐色短髮少年旁、兩人有些距離,因為實在太悶熱的緣故,連說話都與平時不同。她的小表情看不出來抱怨、勞累或是不耐之類的情緒,「北學長,我想去商店買些冰塊、保冷箱不夠冰,大家會浮躁。」

可以說這樣的經理非常上道、另外方面來說就是貼心(?)吧。

正在喝所謂不冷的運動飲料,信介不停用徒手抹掉滴落的汗水,看著周圍同伴們的狀況:「嗯⋯⋯謝謝妳。剛好到休息時間,我叫人跟妳一起去。」

谷地笑開了,點點頭,也抹掉了滴不完的汗水、和後頸,「謝謝主將。」走回板凳邊,受不了的從半疊毛巾中精準地抽出自己專用的短毛巾,立刻壓上小臉吸汗!

北直接走去二年級聚集地,一邊抹汗、「谷地說要去買冰塊,誰能跟她去?」

隊上擁有兩張一模一樣面容的人對視一秒,「⋯⋯」眨了眼、要準備說出口時——被角名搶答了。

「我去。我也想買。」快被熱死,高大少年近乎眼神死的說道,也沒有留意雙胞胎兄弟的反應。

北看見這個情勢,直接接下去說,非常了解隊員:「一個去就好。結束會再一起吃冰的,別擔心。」對著雙胞胎兄弟說,主將晃了晃空空如也的水瓶。


角名走去谷地身後,將手邊物品乖乖歸位,「谷地,走吧。」

很快把毛巾放下來,女孩側身、看著學長:「嗯!」

「啊啊,好熱💢⋯⋯」邁開步伐,如此抱怨,汗水幾乎擦不完、而且越抹越多是怎麼回事?
「對呀!這種天氣吃冷食最棒了!」冷冷的食物那類的!谷地猛點頭,和學長一邊聊天、走出體育館。


🦊🏐️


走在路上快要融化、與柏油路成為一體,ㄧ進去商店後、沁涼感包裹全身!讓兩人不禁一起露出舒服又幸福的表情⋯⋯但時間有限,很快的效率結帳完後,一走出自動門的瞬間,角名忍不住的罵了髒話,小小的崩潰,一手提著一袋好幾包的冰塊、另一手則拿著自己最愛。

谷地不忍笑出來,覺得角名的直接和真性情都很可愛,「真的熱到生氣呢⋯⋯加上這種誇張的溫差。」抓抓小臉頰,經理看著學長把最愛的冰棒湊去嘴邊、抓好,牙齒咬住包裝紙、往下撕,動作一氣呵成的好看、甚至有種魅力跑出來。

角名把食物給抽出來、垃圾直接丟人路邊的一般垃圾桶中,然後用了兩隻手、輕輕掰開長長一根的冰,馬上把半截戳去嘴裡。

谷地知道那是學長最喜歡的食物,啾啾冰。沒想到,角名下一個動作是遞出另一截的冰,「喏。」

女經理被嚇得不輕,「角名學長?」

「沒關係,拿著也是融化,浪費吶。很好吃喔。」聳肩,角名非常豪邁,叼著、吸著冰說道,不時看幾眼經理。

「謝謝學長!」谷地開心的接過來,放進嘴裡、咬了一口,臉上表情變化很大!任誰都覺得可愛。

酸酸甜甜的⋯⋯這樣的味道好像很熟悉,是像什麼呢?這時候的女孩還不知道⋯⋯

印象中,這種冰是他的最愛。「角名學長很喜歡啾啾冰吧!」

「嗯,很喜歡。」以神速吃完冰了,他仍咬著垃圾說道,上下晃著。

「練習結束,大家再一起吃冰吧!」「聚在一起吃冰」也是夏天中最最青春、享受的事情吶!果然對於他們是不可或缺的。

點點頭,因為想像能多吃幾根冰棒的勾起嘴角,「嗯。」因為是面癱,這樣的反應很難得、也更讓谷地確認他是個可愛(?)的學長——某種屬性來說。


○●


一群高大、穿著黑色運動服、裡頭卻穿插了一位顯眼的金髮矮女孩在其中,擠在冷凍櫃前。「我想吃雪糕、也想吃甜筒——」一名也是顯眼金髮的帥哥這樣碎念,眉頭皺得很深。

「我在想我們的運動服顏色是不是應該改掉?像棒球社他們。」雖然已經進來超商幾分鐘了,但抱怨的話還是炸來炸去。

「是啊,黑色吸熱,白色的話比較不那麼吸⋯⋯」有人一邊回答、認真挑選冰品。

「甜筒?真的跟你很不搭。」雖然旁邊的兄弟有皺眉,但說此話的是主將,他手上拿著一般冰棒。

「啊可惡!決定不了!谷地!妳覺得吃哪一個好?」沒有理友人的吐槽和質疑,宮侑好不容易把視線轉走,放去經理身上。不然那些躺在冷凍櫃裡的食物都快被盯出破洞來了!

「雪糕吃起來比較爽吧。甜筒的確很小孩⋯⋯」兄弟勉強說話了,銀髮的宮治也晃晃選好的冰品,講話的感覺聽起來不太在乎。

角名動作飛快的已經結好帳、撕好包裝、叼著啾啾冰,好整以暇,似乎和自己無關了,「甜筒吧。比較適合你。」笑得很有意,被咬著的冰身晃ㄚ晃。

「嗯、嗯,甜筒吧!宮學長。」谷地笑了笑,因為天使性格的還真的有思考ㄧ會兒,然後意外的傾向角名的話。

宮治ㄧ聽,馬上笑出來,點頭,「嗯,不錯呢,侑。」戳戳玻璃門,銀灰髮少年露出些許劣質微笑,不覺得有什麼。

一行人走出商店,站在人行道上、有的坐到分隔杆上,「嗚哇好涼!好舒服⋯⋯」雖然現在是日落時間,但炎熱的感覺並沒有落下。

谷地一手捧著小小圓形紙盒裝的薄荷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另一手拿著小木製湯匙挖著,一口接一口,好吃的瞇起眼睛。冰淇淋一下食道到胃裡的冰涼感也讓她舒服的扭扭身,「嗯❤️」

這種時光最幸福了❤️

恰好坐在旁邊的角名已經吃完啾啾冰了,他看著經理手上的小盒冰淇淋,因為沒吃過,彼此的好感情此刻自然不已流出,「這個好吃嗎?」

谷地頓了一下,吞下冰,用力點頭、想增加信用度,「這是薄荷巧克力的口味喔,超好吃!角名學長要不要吃吃看?啊、我再去拿一個湯⋯⋯」

還沒說完、正要站起來,卻被拉住了。角名大手直接捉住谷地的小手腕,看著她:「不用了。大家之間應該不用這麼麻煩吧?」不知道是沒想太多、還是十分理所當然,他繼續說,「我的手黏黏的,可以餵我嗎?」

!!谷地愣了好久,才回神過來,很僵硬的順勢點頭,「好、好的。」說道,稍微側身,然後挖了一口冰,湊去學長嘴前。

被傳染的真的沒多想,很順勢、真的沒有違和感覺,谷地看著距離非常近的人的臉部及五官,「⋯⋯」頓時,有點兒出神。

角名直接吃掉那口冰,吞下去,「嗯⋯⋯滿好吃的。」有點兒睜大眼,不過面癱仍沒有多餘表情,結果——


「啊!!すなりん、お前!!我也要吃!」站在路旁的宮侑捕捉到了這幕,直接叫出來,也沒管自己手上的還沒吃完。

谷地被拉回現實,一震,稍微抬眸,「咦?」小手停在空中。

宮治看過來,「你自己的還沒吃完欸。」看著兄弟手上啃到一半的甜筒餅乾,說道。

角名聳肩,托著腮,也看向宮侑,表情不變,「我說過不要叫我すなりん了吧,宮侑。」

「當然宮治叫沒關係。」並調皮的補這句。

「⋯⋯💢谷地,我要吃。」不開心角名的偏心(?),宮侑意思意思瞪了一眼後,繼續討冰淇淋。

「好、好⋯⋯」谷地趕緊點頭,也是挖了一口,伸起手,有點兒緊張的看著湊過來的人。

宮治在旁看著,眼神似乎在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像在想兄弟會怎麼做?就在這麼想時,宮侑稍微彎腰、低頭的時候,不只把冰吃掉、還連同小木棍湯匙給咬走!

「喔!好吃!」同樣睜大眼,咬著湯匙說道。

谷地大驚,「宮學長?湯匙⋯⋯」太過調皮了吧!是很習慣宮侑的個性,但總是無法不被嚇到。

角名傻眼,果然這個被稱為偶像帥哥的人似乎病的不清⋯⋯「你在幹嘛?」忍不住就想吐槽他,一時忘了谷地的尷尬狀況。

宮治卻沒有很訝異,只是伸出手,推了一下兄弟,「很髒欸。這樣谷地怎麼繼續吃?」知道他不是故意的,治不忍笑出來。

谷地瞪大眼,好像也被傳染了反應,「沒、沒關係,我再去跟店員拿一支新的。」搖頭,覺得不是什麼大事,站起,離開分隔杆。

宮侑想了想,歪頭,直接伸長手,間接擋住了經理的路,「谷地要吃餅乾筒嗎?」還是咬著小湯匙,金髮學長真的沒想太多、某些層面來說是個遲鈍笨蛋。

看著學長,谷地搖頭,「沒關係,我的要趕快吃,不然融化就不好吃了。」有時候宮侑的行為確實讓人笑出來,但也不是什麼太嚴重的事情⋯⋯

角名卻噙著一抹隱忍的笑,輕鬆的伸手一抓,就把宮侑手上吃一半的餅乾筒拿走,咬了一大口,「喀滋!」再遞回去。

「!好甜⋯⋯」果然是小孩子。心想,角名抱怨,硬把餅乾筒給塞回去友人手中。

「我不是說給你吃欸。」宮侑傻眼的看著咀嚼很大聲的同級生,經理的身影已經在店內了。然後他把小湯匙插在甜筒中央。

北靠了過來,「你們還沒吃完啊?」

角名想了想,站起來,「我再去買一根。」覺得吃不夠,便往商店裡走進去。

宮侑轉去主將的方向,「要不要吃看看甜筒?」讓人看不太懂的到處分享分食行為,宮治將垃圾丟去垃圾桶,「湯匙拿走啦。」這樣人家怎麼吃?便示意兄弟把湯匙給他、順便丟掉。

只見侑的反應很大,「不行!我還要用!」

宮治忽然腦中和一個畫面連結在一起,然後滿臉的鄙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你有這種癖好?」

「什麼癖好?」已經直接把最後幾口甜筒遞給主將吃,宮侑轉回來,手上拿著那隻小木棍湯匙。

「你要用在哪裡?」有點兒傻眼,宮治問道,很怕自己會在房間裡看到那隻湯匙!

「吃冰啊。我還想吃。」

「喔,我還以為你喜歡用人家用過的餐具這種癖好。」無表情吐槽,宮治也坐去分隔杆上,看著兄弟。

「我才沒有。」

「可是你咬走湯匙真的滿噁的,還好谷地沒有傻傻的。」立刻這麼說、打宮侑的臉,宮治笑,看著這時一起從商店走出來的兩人。


他們見到谷地手裡有半截的冰棒、和旁邊角名嘴裡的是一摸一樣,而且——

「咦?吃完了?」宮侑問。

谷地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在裡面跟角名學長吃完了⋯⋯」想到店員的奇怪眼神還是很害羞,兩人一口來去,很快就吃光了,學長還是一樣分了一半自己最喜歡的啾啾冰給她——

覺得有被雷劈的感覺,宮侑覺得沮喪,他還想多吃幾口的吶⋯⋯既然不用到小湯匙了,他便扔掉了,「接下來要去哪?」

「去吃飯吧。你們有想吃什麼?」北說道,看著每個人。

「吶,壽司🍣怎麼樣?」不算熱食!有人這麼說,眼睛還發亮,好像很想吃。

「好!!我最喜歡鮪魚了!」宮侑大叫,治嚇了一跳,並露出退避三舍的神情。
「好啊,等他們把冰吃完就走吧。」北點頭,露出笑容。


雖然都是朋友,不過第一次與異性共用湯匙是第一次⋯⋯若硬要分的話。但⋯⋯應該沒什麼吧?角名學長看起來沒所謂的感覺,是自己想、想多了!不然就是店員那種曖昧的眼神害的!想著,谷地猛地一口一口吃著冰,想冷靜些。

待、待會兒去吃壽司🍣的話應該就不會發生類似的事情了吧?果然是因為冰品的關係⋯⋯是自己想多了呢!很快得到這樣的結論後,單純的女孩暗自點頭,丟了垃圾,與眾人移動去連鎖壽司🍣店。


一行人吸睛的走在街上,角名走在經理旁邊,看著女孩搖晃的馬尾、和精緻好看的側臉,「吃完壽司🍣再去吃啾啾冰吧!」

「え?角名學長今天吃了三根了!」經理小小驚訝,到底有多熱愛啾啾冰?

不過為什麼是對她說呢?這樣好像要跟她去吃而已的意思呢⋯⋯可愛的女孩遲鈍的想到這點。

「我可以一天吃掉一袋呢。」鎮靜說道,角名想起一些回憶,「順便陪我去買幾袋吧、能回家冰著,這樣回家也能繼續吃啾啾冰!」

「嗯⋯⋯好啊!角名學長真的很喜歡啾啾冰欸⋯⋯」忽然覺得被戳到萌點,谷地笑了起來,停不下來。

「笑什麼?wwww也買麩菓子啊。」
「そうねwwww」

宮侑轉頭,沒意外的抱怨,「感情真好😒」
宮治噗一聲,「不關你的事www」



END


ㄟ是不是很可愛www(?)我個人有一段時間也超喜歡吃奶嘴冰的咧ww(有關心?角名的人會懂為啥是奶嘴冰的梗。)
不要懷疑啾啾是什麼87名字,因為我把日文直翻了,這個冰棒名稱日文有很多說法,我用了最可愛的。(什麼)
大家都盡量可以(?)期待看看會丟什麼上來w
看完文章願意的話請幫填小表單,目的讓我了解大家。傳送門。(謝謝!!!!!!填過的啾咪(=゚ω゚)ノ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