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ごしやち💜💛】一目惚れと勇気😳💓💘(短篇)

 
➤配對注意:ごしやち💜💛
➤小捏造短小描述萌點💗💗/慎入💥💣🔪
➤雷走遠👋🏃💨💨💨💨💨💨
➤可愛耿直帥氣王牌🃏五色君💛小天使仁花組合
➤請勿認真考究😠🔪

字數3197




五色工的腦袋裡總是在打轉同一件事。那就是上週去烏野高校打練習賽的事情。

因為他的眼睛看見了「喜歡」。只憑一瞬間的一眼就能出現這個訊息:大切にしたい。

為什麼?

他是相信一見鍾情💘的嗎?雖然自己搞不懂,但是眼睛看到的現實、和心中的騷動變化都指向這個事實——恋愛。

是戀愛、是喜歡。


「喂~回魂。我叫你八遍了都沒有反應!你怎麼了?」前坐同學原本只用手在他面前揮揮、但發現依然沒得到回應後,直接改成用力啪地拍了一下被短短妹妹頭蓋住的額頭!

!!五色ㄧ驚,視線聚焦,才看見男同學的面容放得好大!「嗚哇!幹、幹嘛?」

「已經下課啦!最後老師交代的作業有沒有聽到啊?」友人很好心的停下收拾書包準備走人的動作關心他,因為不知道第幾次瞥見妹妹頭少年心不在焉神遊的樣子。不能否認他成績不錯,但從星期一開始不停恍神是幹嘛?

上週以前明明很正常⋯⋯

五色驚慌的點頭、「喔我⋯⋯」又搖頭,「沒⋯⋯」馬上很尷尬的左右動著眼珠——

「老師說什麼?」

上課都恍神成這樣了,社團還得了?全校都知道排球校隊的主將和教練的恐怖,因此友人不禁想到,但沒有特別提社團狀況了,「80到100頁的練習題,明天就要。」

!!?又一個大吃驚,五色大叫:「什麼啊!開玩笑的吧!明天?怎麼可能⋯⋯又不是打排球的壓力,數學老師好狠!」可是現在才做這個反應會不會太慢了!友人不禁的露出青筋來。

「反應太慢了啦!魔鬼老師不是講假的啊,只能熬夜了吧,你還要去社團欸。不過五色⋯⋯這個不能和排球比啦,真是妹妹頭排球癡欸!」

五色瞬間洩氣的軟趴趴下來,抬眸,看著氣呼呼吐槽的人:「嗚⋯都是魔鬼。但我比較想打排球啊⋯⋯」不同領域上的「魔鬼」沒錯,但他就是只願意被排球虐待啊!

友人翻了個白眼、不予回應,學業的事情也是由不得任何人的。而且比起這些——

「喂,你發生什麼事了嗎?」

五色爬起來,左看右看一下,歪頭:「嗄?」露出經典費解表情,呆傻的樣子讓友人的拳頭癢起來了。

「上週以前都很正常,怎麼過了六日怪怪的?精神不集中?很明顯在想別的事⋯⋯」

沒有把話聽完,只聽見前面就不自然的轟!滿臉通紅——

「⋯⋯嗄?你幹嘛臉紅啊?」友人搞不清楚,愣愣看著五色瞬間爆紅的臉,全過程捕捉!

五色又一驚,拙劣、粗糙的掩飾害羞的反應,無預告地伸出手、推開友人還不及反應的臉,「沒有!我要去社團了啦⋯⋯」

「噗!喂⋯⋯五色!五色!」男同學忽然被一巴的往後退,依然搞不清楚狀況的摸著下巴和臉頰,結果五色像風一樣快的逃出教室了!根本眨了一下眼睛,人就不見了、落跑了!

摀著臉,「⋯⋯💢」少年嘆一聲,揉揉、放下手,才慢慢一步一步走出教室。算了咧,又不是不會遇到,什麼事情躲個屁啊,明天再逼問出來!


而和這位少年有相同疑問的,還有其他人。


💜💛


「五色。你遲到了。」主將平淡又低厚的聲音馬上響起,結果——

沒有兩秒——一聲暴吼貫來!使全體育館的人汗毛直豎!「工!!幾點了?」

「對、對不起!呃,4點06分!」五色差點兒沒把心臟給噴出去,對於老教練中氣十足的音量永遠都沒辦法習慣。


「⋯⋯」二年級的川西盯著被訓話的學弟不發一語,表情若有所思,可是毫無意象波動。

其實大家都站在不遠處直盯著這個老教練炸毛的畫面——

天童一派輕鬆、不緊張,自然不已的勾著瀨見的肩,「吶。你們不覺得工從上週六比賽完就很奇怪嗎?」

瀨見一邊把黏著自己的好動又高大的紅毛人給推開、但後者不依,形成奇怪的拉扯畫面。又一邊說:「有嗎?我們不是贏了嗎?」第一反應覺得會跟排球有關,便說道。

川西輕嘆,把視線給調回來,看著隊友們,「應該不是。跟排球沒有關。」搖頭,短髮男人的腦海浮現了一位少女,說道。

白布在一旁持續沈默,好像不在意也不關心、覺得干他屁事?但ㄧ聽到川西的話時,才有反應的看著同級生、而且臉上的表情帶著微微驚訝😦,不是個面癱該會有的臉部表情。「⋯⋯」

「誒!那是什麼?工怎麼了?」天童大驚,菁英學弟不能有什麼意外啊!換朝川西抱過去,擺動的肢體動作引人注目。

川西並沒有動、也沒有趕人、臉上也沒有表情的就這樣任學長掛在自己身上,準備再講話的時候——魔鬼的吼聲零時差的刺來!

「喂!!在幹什麼?」

瞬間,只看見原本一坨人的畫面一下子咻地散開!就像逃跑亂竄的螞蟻群🐜。只要一句話就簡單搞定這群青少年——不愧是教練。


雖然不大影響整體的表現狀況,但練習中的五色仍然想到喜歡的人、像是習慣和呼吸一樣的正常——本身就和身心是一體似的。

臉頰坨紅,心跳飛快。「唔⋯⋯」好想見她、好想和她說話、好想了解她——腦中不斷重複的被這些想念塞滿,五色摸了摸心臟位置。

「喂。」


忽地被拉回到現實,五色的姿勢一直都沒變過,不曉得呆多久了。「??白布學長?」

「果然我沒有想錯,一開始真的以為自己判斷錯誤,但太一也這麼想的話應該不會錯了。」

五色不懂這一串砸向而來的話語,「什、什麼?」白布學長話變多了?而且對他?他們之間哪有什麼能說?

「你喜歡烏野的經理吧。」反正他就是個直話直說的人,並不是刻意講的直白的。


!!五色立刻石化化,完全招架不住這種狀況——「我、我⋯⋯」頭頂冒煙、手忙腳亂、面紅耳赤、大腦🧠混亂得說不出話⋯⋯

白布呵笑,帶有惡質、嘲弄意味。「どうした?」

五色吸了一口氣、「し、白布さんと関係ない!」抓緊水瓶,轉身跑走,遠離白布。

笑了一聲,白布聳肩,無所謂的意思,繼續喝水。⋯⋯烏野的一年級經理嗎?腦海閃過一抹黃色和一朵向日葵🌻,無表情的二傳稍稍、很不起眼的勾起嘴角。

面白い。


💜💛


『谷地さん』


公車嘎搭嘎搭地響、左右晃著。五色坐在個人坐,看著車窗外的街景、發呆起來。「⋯⋯」好像安靜下來、更加速思考和思念⋯⋯左右握著手機,少年想著該不該聯絡日向、透過他去約谷地?

就在此時——在停紅燈的車因號誌變色而動了起來、同時他竟看見了心心念念的身影就在外頭站牌下了車。景色開始變快——

等等!五色瞪大眼、嗖地站起來!情急之下往窗與窗間的下車鈴按下,直線、完全保持平衡的跑去司機旁邊:「對、對不起,我要下車!」已經做好被白眼的準備,五色馬上嗶卡。

司機停了下來、狐疑的看了五色一眼,並沒有說什麼或者罵人,便開了門——

五色衝了下車。


谷地一如往常的下了公車,準備往自家住宅區走——沒移動幾步,便被忽地叫住。

「谷地さん!」


谷地驚了下,轉身,覺得驚喜。「咦?五⋯⋯五色君?晚上好!」有記得他的名字和臉,少女漾起笑容打招呼。

就是這張天使般笑容和臉龐!讓他傾心的重要原因——

五色緊張、僵硬的吞吞口水,心跳很快的戰戰兢兢,內心因為有被記得而飄飄然的。「晚、晚上好⋯⋯谷地さん怎麼在這裡?」現在是社團結束時間吧?而且這裡離白鳥澤很近⋯⋯應該不可能是要去他們學校吧?

覺得高大的五色很可親、可愛、帥氣和一絲真情與單純,有種難得一見和放心,她安心笑得更可愛:「我要回家⋯⋯其實我家在這附近而已。」

五色頻頻的被天使笑容、迷人氣質給電暈頭,講話無法一句到底,「附、附近?咦?在白鳥澤的附近嗎?」語氣及表情上藏不住驚喜,看著可愛的少女不放。

「嗯、嗯,兩站的距離而已⋯⋯那五色君呢?怎麼也剛好在這裡?」谷地答道,害臊地搔搔白皙臉頰,想到了五色突然的叫住她、是因為碰巧遇見吧?

把兩站的距離放進心裡,五色盯著可愛的人兒、內心的鼓動讓他變得大膽,吸一口氣,「不是剛好!」

谷地一愣,歪頭,可愛的小表情萌死人:「え?」沒有馬上聽懂,少女圓圓漂亮的眼睛瞠大且透著單純的疑惑。

「ぐ、偶然では無いです!会いたいよ!や、谷地さんに会いたい!」大聲說出來,五色的臉和耳朵紅的很誇張,心跳似乎也暫時性停止了似的——他不敢移開眼睛也不捨得,為了要看全部可愛表情的她啊!

谷地嚇了一跳,「え、え—?」她沒有錯聽!臉變紅的過程被看光光,少女緊張不已的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心跳也偷偷加快——

五色很清楚周圍和此刻情況,也沒有再害怕,繼續深呼吸後、說出來!「谷、谷地さんがすきです!」


⋯⋯⋯!???!!!え——告白された!!?え、え?谷地定格了般的傻在原地⋯⋯臉上的緋紅好像比告白者還要深紅,為什麼呢?

可能比他還要緊張吧——


在回神的同時,谷地還聽見了這句話。

「つ⋯付き合ってください! 」ああ、こうな気持ちのは「恋」ってやつか——


風的聲音,聽不見了。只剩下心跳聲呢。


END


小萌點闡述,希望喜歡仁花和ごしやち的大家會開心o(≧ω≦)o
新年快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s.看文的各位小天使們請去幫我填表單吧(´;ω;`)拜託嘛|ω・`)|ω・`)麻煩個一分鐘就好,謝謝你們。゚(゚´Д`゚)゚。
傳送門。 (謝謝!!!!!!!!!!!!!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