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跨年日🎆無cp向】仰望(短篇)

 
▶請勿認真考究
▶一天愛仁花,終身愛仁花✅
▶劇情廢請原諒我🔫🔪🔪🔪🔪🔪


字數:11218



今年就要進入尾聲,準備迎接充滿新希望的一年!谷地鼓勵著自己,並對自己信心喊話。經理的工作她會越做越好!赴湯蹈火都在所不惜的!只要是為了烏野高校——

這樣的澎湃洶湧的情緒還沒發洩完,她的注意力從原本的桌上型小月曆給換到了躺在手邊的小手機,震動聲滋滋不停——有人打電話來。

谷地的短瀏海綁著沖天炮的可愛造型,因為在畫社團相關的設計圖,習慣額頭上涼涼的,她拿起震動中的手機,接起來:「喂?」

「小谷!我是梟谷的經理,雀田。下禮拜就是過新年,我和小雪、赤葦、木兔要一起去神戶泡溫泉,三天兩夜!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還有潔子!待會兒回信給我?」


谷地一聽,驚喜不已,眼珠子飄動的厲害,「咦?好啊,謝謝妳!我馬上幫妳問清水學姐!」

「好,那妳能去嗎?」

「可以呀,好開心喔!因為還沒有活動⋯⋯不過,為什麼只有四個人?」谷地高興的點頭,微笑甜甜的,笑彎的眼傻傻的,問道。

雀田呼一聲,像是輕嘆氣,「哎,因為木葉他們有自己的行程⋯⋯所以這麼分開了,他們要在東京過就好,赤葦和木兔是溫泉派的,就跟我們了。如果潔子也能去,車票和飯店幫你們一起算!」

谷地點頭,表示了解,「是這樣啊⋯⋯我們好像也是去到仙台而已,不過我也滿想去神戶的、還有溫泉!我趕緊幫妳問清水學姐喔!」

「嗯,麻煩妳囉!待會傳訊息來吧,掰掰!」雀田交代完,就掛了電話。


谷地立刻撥了清水的電話,等著對方接聽,沒響多久,好聽的聲音自另一端傳來,「喂?」

「清水學姐!薰問說要不要一起去神戶泡溫泉、過新年?三天兩夜!」

「嗯⋯⋯抱歉,小仁花,我和菅原已經約好了,妳和他們去吧!」清水的聲音聽起來很歉然、可惜,隨後又覺得不對,說道:「嗯?小仁花,妳不和一年級一起過嗎?」隊上可愛的天使就這麼去和別校的男生一起去玩了!還要過夜!

谷地不好意思地抓抓臉頰,沒有多想學姐的和菅原學長約好的另外一個意思是什麼,「薰他們好像主揪女生,我想日向他們應該早就有約了吧😳」

「嗯,沒關係,那出去玩要注意安全喔!」


「好的,掰掰!」結束通話後,谷地開始打著字、寫訊息,要發給雀田。

發出去後,愣了幾秒,才猛地想到方才清水學姐的話⋯⋯等等,和菅原學長已經約好?是、是約會?女孩遲鈍的一驚,雙眼睜得好大,「⋯⋯」她好像知道了些什麼秘密了——


♨️

宮侑懶懶的側躺在床上,一隻手撐著臉頰、另一手按著手機,床鋪陷下去的痕跡十分明顯,「⋯⋯」好無聊。

宮治在門外,敲敲門版,床上的人慵懶的拉長音回應,「進來——」

他只是進來放宮侑的衣服,看到了兄弟懶趴趴的模樣就問,「幹嘛啊?」

「無聊嘛。想問問飛雄要不要過來一起過新年~」侑的視線降在治身上,彷彿在詢問意見。那種一直想逗逗乖寶寶學弟的想法是一點都沒變,才這麼說。

宮治覺得奇怪,「問啊。不過他應該會拒絕吧,神戶那麼遠。」聳肩,看著側躺的侑。

「沒關係,還是問問,想看他會說什麼。哈哈⋯⋯」忽然眼睛一亮,翻起身,變成坐姿,大手一把按了幾下手機螢幕,就放到耳邊,等對方接聽。


「喂?」


侑露出笑臉,「飛雄~」

「什麼事?宮侑學長?」這個危險的人大費周章親自打電話給他,是什麼事?影山皺緊眉頭,不禁心想。

「過新年跟誰過呀?」

影山愣了下,腦筋差點轉不過來,怎麼和想像的有點落差?居然是問這種溫馨的問題⋯⋯「還沒講到這個⋯⋯」不過也有點不對勁,宮侑幹嘛問這個?跟排球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我先約,來神戶?飯店送你。」宮侑繼續說,然後眼睛笑更彎,請住宿費的說法也略減很多,讓笨蛋聽不懂。

影山傻了,這個狀況出乎一般的預料,「什麼?⋯⋯為什麼?」

「幹嘛受寵若驚呀?我們也是朋友吧,朋友約過新年而已啊。要不要?飯店送你喔!」

眨眨眼,腦袋總算轉過來了,「不用啦,宮侑學長,你們來宮城的話再說吧。」果斷拒絕,影山說。

「好吧!那你們去哪裡過?」宮侑聳肩,沒什麼介意,本來就逗弄的成分比較高,不是認真的。然後隨口哈拉幾句。

「就在烏野町過吧,但還沒有人開始約,離新年還有一個禮拜。」


宮侑嗯一聲,想了想,就很合理的想到了重要的事,「那經理咧?」

影山更不明白,便呆呆回答,「我不知道⋯⋯學長們有約的話,才會「大家一起」過吧⋯⋯」後半已經是自言自語了,表現非常自然。

宮侑不忍的笑出聲,「是喔!好啦,沒事了,掰掰~」


看著他們結束通話後,治立刻說,「通常會跟社團的一起過沒錯⋯⋯不過我們沒有經理啦,也不知道烏野的是不是這樣?」

「女神和天使——你是哪一派?」宮侑玩不膩這個梗,態度和台詞都一樣不正經,往常的惹來兄弟的白眼。

「你對粉絲和經理、一般女生的態度真的差很多⋯⋯」治也是不知道幾次十分真心的講這句,雖然他自己也是啦⋯⋯不愧是兄弟。

侑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這是當然的吧!她們雖然都是女生,但身分不同差很多喔!」他們還是喜歡安靜、正常一點的女生,而不是看到他們會發瘋尖叫的。這件事他們兄弟很懂⋯⋯身為「偶像」也真是不容易。



後來,離過新年倒數沒多久,影山得知谷地要去神戶三天兩夜的旅程後,忍不住的馬上和前不久宮侑打來的電話聯想在一起,不由的就回了這樣的訊息給谷地:「谷地跟誰去啊?」會不會就真的剛好而已?他想太多了,因為谷地和稻荷崎沒有交集才是⋯⋯

看到是和比較熟悉的梟谷經理、主副將四個人去,影山才鬆了一口氣,因為如果讓谷地一個人遇到稻荷崎——只有被欺負的份⋯⋯而且神戶這麼大,不一定會遇到。


到了出發的當天早上,谷地在社團群組傳了一則可愛的訊息來告知大家:「我出發了!回來給大家帶土產——( ᐢ˙꒳​˙ᐢ )」

沒想到,馬上有了一堆回應——

澤村:路上小心!(๑˃̵ᴗ˂̵)و ヨシ!
東峰:要注意安全喔|ω・`)
菅原:玩得開心😃要很特別注意人身安全(^ω^)
清水:我有請薰他們好好保護妳
清水:玩得開心~
緣下:天氣冷,記得做好保暖,安全的玩喔*ˊᵕˋ*
木下:(貼圖)
西谷:(男子漢貼圖)
成田:(貼圖)
田中:阿谷!好帥氣!!゚(゚´Д`゚)゚。
田中:等土產!!(。•ᴗ•。)♡
影山:(貼圖)
日向:明年要和我們一起過才對啦😞💕…。
日向:四個缺妳一個💔
山口:(貼圖)
月島:(貼圖)


感受到大家滿滿的關心和愛,谷地不自禁的傻笑起來,呼呼地笑,再按了幾下鍵盤、和他們聊天。而列車直駛神戶。


♨️


ㄧ出剪票口,馬上看到了約好的人,谷地開心的走過去,「早安,薰、小雪、木兔學長、赤葦學長!」

兩位女生激動得很,她們本來就很愛谷地了,白福抱過去,蹭蹭,「小谷!好久不見!」雀田也是黏過去,三位美少女抱成一球,不禁讓男孩子羨慕起來,「衣服好可愛!好適合!😍😍」

木兔很高興、情緒high起來,很自然的散發天使氣質、雙臂也跟著展開,好像也是好姐妹的一員,也要抱谷地,「早安!小谷!」

「木兔學長。」赤葦趕緊拉住主將的手臂,阻止他,然後也朝最嬌小的女孩點頭打招呼:「早,谷地。」

猛地這麼被打斷興致,木兔臉ㄧ變,去巴住赤葦,後者立刻毛豎起、伸手用力推開主將的軟Q臉頰:「別這樣!」

谷地身穿白素色毛衣、厚外套🧥、短褲、黑褲襪、粉白色雪靴,綁一撮單馬尾晃ㄚ晃——弧度很好看。抱著她們,感到無比溫暖,旁人看了都好羨慕,經過時都投以目光。


「沒想到他們(三年級)這麼放心把小谷給我們😍超開心!這麼信任我們!哈哈哈⋯⋯」獨佔小谷!雀田心想,抱更緊,說道。仁花可是每個學校都搶著要的呢!他們是贏家!✌️(得意)

白福抱著不放,一邊輕輕移動腳步,「邊走邊聊吧!如果潔子有來就完整了,可惜要約會!」也示意兩位男生跟上,便晃晃手。

雀田點頭,「對啊~真羨慕⋯⋯我也好想交男朋友喔!」一手牽著谷地的小手,少女們十分好感情的不是勾搭摟腰、就是牽手,讓壓隊的木兔盯著不放,好像更渴望這種女生間的互動。他也好想要!這樣有個妹子能摸摸抱抱!(嘟嘴)

旁邊的赤葦輕嘆,主將可愛的樣子和少女心都讓人無法阻止,但也能理解這樣的心理。看著走在中間、被牽手摟腰的谷地的背影,若有所思。「⋯⋯」嗯⋯⋯印象中,好像更可愛一點了,魅力釋出🤔

谷地有點不知所措,眨著大眼,「我都不知道⋯⋯好遲鈍⋯⋯觀察力果然還不行!」經理的能力就是包括「觀察力」啊!嗚嗚笨蛋!懊惱不已,難掩失落小表情。

「哎!才不會!我們也沒有感覺啊,我們也見過兩次以上了⋯⋯」雀田搖頭,眼睛睜大,看著旁邊嬌小的女孩,說道。她們也沒有觀察出所以然啊!

「嘿嘿,但是菅原學長和清水學姐很配啊!」谷地想了想,不禁露出少女的傾心模樣。

「嗯~不過我們的小谷誰都配!這麼可愛!人人愛!」小小尖叫道,再用力抱住,三人都晃了一大下,相視而笑,一路感情好的沒有分開。


木兔扁起嘴巴,「哼哼,當我們不存在了嗎?我們才是主角吧!吶!赤葦!」看著前面三位少女背影,好像懂了一些什麼⋯⋯若跟到姐妹會,男生會變成怎樣呢?

「好啦好啦,木兔學長,多了谷地啊,很療癒。算了吧😆」知道主將氣噗噗,也很懂木兔,因為多了谷地的話,好像什麼情況都能被原諒了!


四人愉悅的聊天、前進溫泉飯店。


♨️🏨♨️


看著古色古香、十分時代感的小路和建築物,谷地歎為觀止——她最喜歡的就是這樣歷史風格的街巷、房子!「哇⋯⋯好美!」

看著嬌小的女孩可愛的流露真情,著了迷似的環顧四周,另外兩位經理人再度被狠狠戳中紅心♥️:「小谷喜歡,什麼都好!」標準的寵溺台詞!連女生都對谷地這麼深愛,真不愧是人人愛戴的天使🙏

「對了,因為六個人一起分錢比較便宜,所以訂六人房,大家一起睡!好嗎?」離飯店還有一段距離、還沒走到,趁這時候,白福說道。

谷地非常的興奮,反應都是大家所預料的,好不可愛,「好呀!自從以前畢業旅行的經驗之後,都沒有和三個以上好朋友一起睡覺了!太好了!」的確是治癒任何人的天使!療癒的保證!療癒系就是這麼搶手——

「我們也是啊!都好~高興、好~期待和小谷過夜!泡湯!一定要拍很多的照當作第一次、也是最特別的經驗!」三位女孩高漲的情緒完全降不下,尤其提到谷地時,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僅有的兩位男生們也很理解,有一下沒一下的哈拉。

邊走邊聊天果然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五人走進大廳,因為雀田是訂房的人,就與櫃檯人員辦check in,而其他四人則都是在附近,看了看格局與裝潢。

古老的香味讓谷地放鬆了不少,此刻覺得幸福,「好香喔⋯⋯」木頭的香氣濃郁,清晰鑽進鼻腔,深吸一口,猶如置身天然森林⋯⋯

沒多久,雀田拿著房卡朝他們揮揮,「走吧。」


五人一前一後進了電梯。


跨年的行程是去體驗和服👘一晚、逛祭典、看煙火。這是谷地的第一次和服體驗,就這麼獻給梟谷的四位夥伴了,在那之前,先吃午餐、逛街、回飯店。

因為是六人房,空間非常之大,連房間裡面也有小型湯浴。穿梭完所有房間後,谷地再看著超大的三張雙人床——雙眼繼續閃耀✨。

因為地上鋪地毯,所以沒有腳步聲,差不多都參觀完房間後,大家都集中到了床前,有默契的盯著三張大床——然後腦袋裡想的是同一件事!


「我們把它併起來吧✨✨」

因為都在想這件事,男生們點頭,開始動作,臉上露著笑容。

「我們自己也可以在房間泡,也能去露天浴喔!」女生們開始討論溫泉的事,臉上的小表情一致。

他們各種話題不斷,最後繞回了主題——「午餐」。「小谷想吃什麼?」雀田問道,順便把另一張房卡交給木兔,再走出房,關門。

谷地像隻可愛無辜的娃兒,散發著徵求意見的氛圍,看著木兔和赤葦:「木兔學長和赤葦學長想吃什麼?」

赤葦微笑,沒有特別表示,意思「都可以、不挑食」。木兔有精神的模樣,讓雀田接下去:「木兔的話有肉就行。」

白福想了想,「天氣冷,吃什麼比較好?」


忽然,有一個畫面閃過谷地腦海,「鴛鴦鍋?」

雀田一笑,帥氣的彈指,「就是它了!走吧!」手一勾,挽住谷地的手臂,說道。


♨️


「小谷要多吃點,太瘦了!」雀田不停夾菜到谷地碗裡,再指指鍋裡的菜和肉。

谷地不好意思地笑,臉兒紅紅的,「謝謝薰。」可愛的聲音使人融化掉,點點頭,夾起一片翠綠蔬菜,咬下一口。

「嗯~好可愛!」雀田馬上抱住小隻女孩,晃ㄚ晃,激動說不出、無法言語。

吃到一半,白福想到了聊不膩的青春話題,放下筷子,也不介意有男生在場,應該說——兩位經理是不把自家選手當「男生」的。「小谷有喜歡你們的二年級、三年級還是一年級的呢?」

谷地一驚,湯差點噴出來,「!?什、什麼?」對她來說太唐突!因為女孩是個不折不扣的療癒天使(認真)。

木兔開朗的笑,加入話題,自然不已,好像平時就是如此:「有嗎?有嗎?我也想知道!」

「因為潔子和三年級的二傳在一起嘛⋯⋯那妳呢?」白福很認真的問道,看似有道理。

雀田當然也仔細聽,看著驚訝的人,「對啊,聊聊這些才是高中生嘛!我們好歹也是青春洋溢、活潑可愛,跟愛情會有關係的!」說得理所當然,拿著筷子🥢的手比劃著,也非常想知道谷地這方面的私事。😍

谷地大概明白意思了,看了看他們後,才搖頭:「我沒有耶⋯⋯沒、沒有那種感覺。😳」果然青春少年少女都會和愛情沾上邊呢。

這個真實的回答更勾引他們想知道主因!雀田很快繼續問,「所以小谷喜歡怎麼樣的男生?」重點重點!整個話題的精髓所在啊!


緊盯谷地,期待她的答案——不過女孩露出了被考倒的表情,臉兒都皺在一起,但還是很可愛,讓人想捏一把!「喜歡的男生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歡拼命做一件事的人!像我們都是啊!」

白福搖頭,「不是這個意思,男女之間的愛情呀!小谷喜歡的男生是怎麼樣的?」真的好可愛啊。不禁會讓人同情喜歡谷地的男生⋯⋯要追到天使,可能要靠頭腦和耐力了。

谷地還是很為難,這種問題實在還離她太遠——到現在高中,都還沒遇到初戀呀!

「這麼說吧,這樣比較簡單,赤葦和木兔,妳比較喜歡哪一個?」雀田馬上動腦,換了個方式問,輕鬆的道,指指對坐的兩名少年,眼前就有教學材料啦!😆

白福也馬上點頭,覺得雀田的問法更好;男生們對這種事很敏感的,都盯著谷地瞧,想知道會選誰。「當然是我吧!」木兔高興的接話下去,得意不已。😏

谷地似乎更為難,慌張起來了,搖著手,支支吾吾,「這、都喜歡呀!」也不是怕得罪人,事實真的都喜歡嘛!赤葦和木兔都是好人、溫柔也親切——

「木兔和赤葦是不同類型的男生喔,小谷這兩個比較喜歡哪一個?」雀田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再解釋一次,看著谷地。

谷地轉著眼珠子,緩緩點頭,「真的⋯⋯都喜歡。說沒有是因為社團裡面真的沒有。我跟清水學姐真的很不一樣⋯⋯」自己的狀況完全和清水不同,說道。

白福點點頭,這下就明白意思了,「我懂了!既然難得有人喜歡我們家木兔和赤葦,送給仁花吧!」還是不忍要逗弄女孩,故作正經。

木兔不開心的抗議了,「什麼難得?來看我打球的妹子一拖拉庫!不過只要有小谷的喜歡,完全勝過她們!」不捍衛尊嚴不行!但也受寵若驚谷地的答案,認真說道。

赤葦笑了笑,「谷地真是好女孩。」善良又體貼。不管怎樣,她的力挺都是讓人開心的。

果然谷地嚇到了,連忙拒絕收下「禮物」,把他們給逗得開懷:「我、我⋯⋯」沒關係,可能有男生在場,不好說,等泡溫泉的時候就能真正的girls talk了!雀田和白福心想,此刻暫時放過單純可愛的女孩,心裡已經在構築girls talk了。


「愛情」啊⋯⋯真的離她很遙遠、很遙遠,所以還真沒有思考過,被突如其來猛的一問,完全不知道怎麼對應,好糗!谷地下了結論,頭微低,牙齒輕咬著筷子最前端、眼睛盯著鍋裡滾動的湯發呆。

難道——要開始思考了嗎?大腦。為「愛情」這一塊運轉起來⋯⋯不,她那麼笨,沒辦法的,也不會有結果⋯⋯


♨️


金色中短髮盤起來,用花裝飾的髮簪固定,垂落的閃耀墜子晃ㄚ晃,頭毛也用電棒捲弄得微Q,臉上也化著淡妝,配上黃橘色溫暖亮色系和服👘——整體更萌、還添小女人的氣質。

雀田的妝髮也略成熟,大眼睛眨啊眨,回過身,激動的又撲過去,「小谷!美得不像話!天呀!我都愛上妳了!」抱緊嬌小的少女,用力蹭。

谷地因為身材太嬌小,衣服還是特製的大小呢。


白福清秀的臉上也露出愛的目光,同意雀田,一點都不誇張,「好好看!小谷!來梟谷嘛!」

谷地傻笑,臉頰緋紅,「謝謝,妳們也很好看⋯⋯化妝真的好神奇喔!」第一次接觸化妝,不敢置信的盯著鏡中的自己,喃喃道。

「小谷不化就好好看了!」三位女孩興奮的聊天、然後拿出手機,準備先拍照!📷

不一會兒,唯一的兩位男生也弄好了,走了出來,「怎麼樣?好看嗎?」木兔情緒高昂的笑問,得意的張開手,呈現抱抱的姿勢。

少女們聽到動靜,同時看過去,雀田和白福都傻了!主將怎麼此刻有著一股濃濃魅力和男人味?平常的那種高中生、稚氣模樣不見了,「好看⋯⋯」讚嘆道,再看過去,赤葦更加使她們當機了!

兩位的身高和身材都非常優秀出眾,名符其實的衣架子!駕馭和服是輕鬆不已,完全將魅力給發揮極致!谷地眨著眼睛,水靈靈地看著他們,「好帥!」唔喔喔——

木兔笑得超開心,嘴合不起來,「哈哈⋯⋯我也嚇到了!超好看吶!我們也來拍照吧!」一手拉過赤葦的手腕,把人也拖過來一起照相。


五人離開了租和服的店,步行了三分鐘就到了今日的跨年地點——煙火祭典。像個小型夜市,看過去都是排排的各種攤位,往上走,有間神社,附近都是樹林和路燈,地理位置來說不完全平整,有些山路、陡坡,所以氣氛和風景極好!再適合不過朋友相約與情侶約會了!

果然,在入口的地方望來望去,看到的好像⋯⋯「好多情侶⋯⋯」雀田呃一聲,努努嘴。

好美啊!谷地已經被景色給迷住,呆呆的,雙眼充滿閃亮的星星在發光著;白福也瞇著眼睛,很滿足看著;赤葦看了看後,也露出微笑,不過沒清閒幾會兒,旁邊的人開始發作:「赤葦!好多妹子好可愛欸!😍」

可是赤葦看都沒看,十分上道也自豪地道:「我們也有啊。」雀田、白福、谷地——非常帶的出場好不好?都比路人清晰脫俗⋯⋯

可是對木兔而言,「妹子」指的不會是自家的經理,而是谷地。看回來,發自內心的說道:「你說得對,赤葦,小谷的層級太高了——」方才看幾眼的路人的確都不比谷地!

赤葦沒說話的點頭,似乎承認也同意木兔的話。谷地確實是個很吸引人的女孩子⋯⋯雖說羨慕烏野,但也是「羨慕」而已了。

五個人黏在一起,開始進行愉快的玩遊戲、吃東西了,他們與一堆陌生人擦肩而過、穿流過去,是那麼的沒有關聯——可是⋯⋯


🎆🎆


「嗯⋯⋯素質好差,不然就都是情侶,什麼嘛!」看來看去眼前經過的每一個人,男人抱怨著,肩頭斜靠著一根樹幹。

「算了吧。」宮治翻給兄弟一個白眼,手上拿著一包水袋,晃啊晃,臉上表情輕鬆、輕蔑、不在意。

角名呵呵笑,「今年還是三個男人一起過新年呢——」去年的這個時候也是這個場景,似曾相似啊。雖然他們是有所女人環繞,但都不是他們的菜啊、不是他們要的。

治稍微抬起拿著水袋的那隻手,盯著裡頭游來游去的橘色小金魚:「女生呢⋯⋯是最美的點綴,就像是男人堆裡面的紅花。呵。」

角名同意這句話,「是,不過我們沒有紅花、沒有醍醐味⋯⋯」想起音駒隊·山本猛虎的話,說道,並笑了。

「飛雄有呢,還有兩個⋯⋯」三個男生無聊到開始談論別的學校排球校隊裡的經理,彼此交換眼神。

「木兔也是兩個⋯⋯」

侑想了想,「飛雄的話,好像跟金髮、小小隻的那個新經理比較好耶?看他都沒什麼跟眼鏡美女混在一起,別說練習了。」想著看過的畫面、跟印象中的記憶,說道。

「飛雄會跟她一起過新年嗎?所以拒絕我?」聯想力非常迅速的宮侑馬上說道,眼睛睜得好大,看著兄弟和角名。

看他幹嘛?兩人同時心想,但也一起參與這個話題,「你是說那女孩和飛雄氣氛很好?」

宮侑還是睜著眼睛,一臉在說「不是嗎?」

「應該沒有吧。」治皺眉。


角名聳肩,看過去,「經理和隊員在一起非常正常、常見的事喔。但那兩個人看不太出來有端倪就是⋯⋯」想想其他隊的八卦,這種事根本是一種無形的潛規則似的了⋯⋯

好像都會在一起似的。😒


「對了。小倫倫是哪一派?」侑又想到了什麼,問道。
顯然對方因為這個稱呼而臭臉,其他人叫、他不介意,可是宮侑不行。「倫你個頭。」

宮侑不理他,繼續問,「哪一派?」

角名輕嘆,拿他沒轍,接下這個話題。「天使。」能被療癒,是比什麼都重要吧。(認真)

侑卻自顧的離題,還擺出一個很帥的姿勢,「我是巨乳派喔!」還搭配「啾咪」的臉部表情,說有多欠揍就有多麼欠揍⋯⋯

他根本就只想講「巨乳」吧!額上浮出青筋,角名瞪過去;宮治覺得無言:「⋯⋯」天使要是巨乳就不是「天使」了吧!但是喜歡天使的本質是絕對的,是不是真的巨乳就不太重要了,是不是天使好像比較重要⋯⋯

宮侑繼續倡導,「可愛系+巨乳系列根本暴擊!😍❤️❤️」還露出可疑的表情⋯⋯讓人退避三舍。


治立刻潑冷水,「那種機會都不會是你的,繼續想吧。」思春期真是重病啊。🤔腦子都壞了,不只是什麼智商掉五歲了🤔

角名笑了笑,看了看周圍,「接著要去哪裡?」雖然他們刻意待在樹草邊,但還是人和攤販多又吵雜。

侑馬上指了指某個方向,像準備好很久一樣、就在等他cue:「老地方。」那是去年一起迎接新年的地方⋯⋯


🎆🎆


苦惱的東張西望,沒有看到熟悉的人影,谷地皺起了好看的臉龐:「怎麼辦⋯⋯」她走失了!好丟臉⋯⋯最糟糕的是,手機不在身上,走原路?可是這個樹林根本分不出哪邊是哪邊⋯⋯

陰陰暗暗的讓人看不清四周景色,少女沈思,隨後往前走,看能不能走到柏油路上,應該就能順著柏油路往下走⋯⋯應該就是攤位那條路了!

因為腳穿木屐不好走,步伐小心翼翼,避免摔倒,踩在枯葉🍂樹枝上頭發出的清脆聲音很清晰,但在這樣的空間、氣氛下⋯⋯有略顯陰森恐怖。「⋯⋯」討厭,好可怕喔⋯⋯

沒多久,她聽見了一模一樣的步伐聲出現——而且近在耳邊!不斷放大、放大、靠近!谷地本能的心跳開始重擊,然後加快腳步,但礙於木屐,所以狼狽不已。為、為什麼腳步聲朝她過來?是誰?好像要抓她似的——


咿!!正想要豁出去的奔跑、不管木屐可能會掉的同時,清晰的踩踏落葉樹枝的那個聲音就在正背後、耳朵旁!谷地瞬間理智散掉的尖叫,「呀啊!」纖手舉起來,要手刀跑,腎上腺素已被激發!可是更驚人的還在後頭——

那個在她正身後的男子竟然啪地捉住其中一隻手腕,他來不及說話,就被當成鬼、或者變態對待了⋯⋯谷地一被摸到,完全崩潰了,和男人拉扯著,可愛的聲音帶著哭腔:「不要⋯⋯」真的很害怕,但是似乎敵不過,也知道對方是男生,竟然拉扯掙脫不開,乾脆用腳的力量!谷地想把全身力量聚在腳,然後用身體拖行著走,看能不能把人給甩掉⋯⋯

因為太突然也混亂,谷地還沒發現對方不是鬼。


捉著她的人ㄧ愣,看著她的動作,正想著會不會不小心跌倒的時候——因為穿的是木屐,並非平底鞋,那樣很容易摔倒。就這麼剛升起的想法,女孩就往旁邊傾倒了——很快的要撞到凝土地。

男人眼名非常手快的撐住已經倒一半懸空的女孩,雙手抱住她,避免滑下去弄髒了,才趕緊說話:「妳沒事吧?不要緊張,我不是壞人。」

是沒有聽過也不熟悉的聲音⋯⋯更讓谷地困惑,可是方才的感覺都歷歷在目,「那⋯⋯為什麼要追我?還抓住我?很可怕⋯⋯」

女孩還在腿軟狀態,因此還是被抱著,男生繼續解釋,「我看妳好像迷路的樣子⋯⋯才想關心,因為我們對這裡很熟,妳剛才剛好⋯⋯」話還沒說完,別道聲音插進來了。

「喂,治,怎麼了?」


谷地這才慢慢冷靜下來,然後驚覺自己被抱著,馬上掙開對方,「對不起,原來是這樣⋯⋯」還是一點點的驚魂未定,看來遇到好心人啦,幸好不是鬼⋯⋯

侑湊過來,仔細瞧眼前的畫面,結果——

「咦!經理!」

宮治和角名一聽,都愣住,「??!」治慢半拍的也低頭,仔細瞧,眼睛睜大,怎麼烏野的天使經理像魔術一樣的出現在面前?這裡是神戶不是?

谷地一震,也抬頭把人給看仔細——方才的害怕和恐怖全數消失!超級湊巧!怎麼稻荷崎的二年級在這裡?「你們⋯⋯」

看著谷地的妝髮和打扮,都被吸引住,不過他們三個人沒有穿和服,只是普通的便服而已。宮侑一點點看傻了,因為印象的谷地好像不是這樣⋯⋯

角名沒有理會旁邊內心戲很多的同級生,加入關心女孩的行列,「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谷地順順呼吸,看著他們,從頭到尾解釋了一遍。幸好遇到算認識的人!不然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侑點點頭,想了想,邀請她,「我帶你們去一個秘密基地,從那裡看的煙火特別厲害!再借妳手機,打給木兔他們過來?」

谷地聽見「煙火特別厲害」眼睛都亮了,頻頻點頭,單純的模樣不怕可能會被抓去賣掉,就這麼答應,「嗯!謝謝你們!」而且情緒高漲起來,和前幾秒受驚的模樣天差地遠⋯⋯


🎆🎆


到了所謂「秘密基地」——谷地不可思議的眺望風景,這個位置的確厲害又秘密!俯瞰下去根本所有都盡收眼底!好棒的地方啊!都看傻了,一時忘了該做什麼。

看著少女被風景吸引住的認真模樣,三人心裡都一起湧出一股濃濃得意的滿足感⋯⋯開心的心情也越來越多,好像這次的跨年是有史以來最特別——

「沒想到妳跟梟谷一起過,原來你們私底下這麼熟,原本以為會跟飛雄過⋯⋯」侑不禁道,自然說出心裡話。

谷地遲鈍的回神,想著他說話的內容,緩慢的才反應過來,因為看景色看呆啦。「嗯⋯⋯影山君?明年吧!日向已經說了明年要跟他們過⋯⋯」

看來她沒有完全聽懂兄弟的語意,不過也好。宮治在旁心想,也不禁的露出真心的微笑,然後說:「喜歡這裡嗎?」此刻在他的眼裡⋯⋯風景卻沒有比她的表情美,為什麼?

這樣崇拜和讚嘆的表情實在療癒⋯⋯讓人舒服又放鬆,腦袋什麼都不會想,只會一直這樣看著、看著直到永恆⋯⋯

短短的幾分鐘,治有了結論——這個天使有毒。有著讓人會上癮的毒!


角名難得臉部是放鬆的,沒有陰陰的表情,掏出手機,遞給谷地,「打電話給他們吧。」

點點頭,視線才離開夜景🌃,按著鍵盤、輸入一串號碼,等待接聽⋯⋯



一見到谷地,白福和雀田都撲抱上去,用力的差點兒全倒!「小谷!擔心死我們了!沒事就好!」

赤葦和木兔也鬆一口氣,看著稻荷崎的三個人,「謝謝你們。」他們緊張的找人,還好平安無事!那些時間和擔心不算什麼了!

看著他們這樣異常擔心的表現,宮侑瞇起眼睛,「她又不是小孩子,幹嘛啊?」語氣和表情都有微微那麼的透露出一點點的不滿,可是自己沒自覺。

「你懂什麼啊?我就是擔心!怕小谷遇到你這樣的人!就是你!宮侑!」剛好他們是敵對關係,木兔趁這個時候ㄧ吐怨氣⋯⋯

宮侑覺得莫名其妙,覺得被抹黑,「關我什麼事啊?臭貓頭鷹🦉咧!」他為人正直、又是眾多女生的愛慕對象,哪來負面之說?

木兔更氣,指著他,繼續說:「狡猾的狐狸🦊咧!你擋得了我的殺球嗎?」

對方當然單純的一句來一句去,「你才是擋不了我的球⋯⋯」


無視那兩個人吵得天翻地覆,宮治也是隨便找話題,「她似乎很容易受驚。」想著在樹林發生的事,也因為她的害怕,還讓他吃了豆腐了⋯⋯還不錯手感,但不能說,男人很聰明的,知道不能說——或許能對兄弟炫耀啦。

赤葦沒什麼表情,同意他的話:「嗯。不過這個地方真的很漂亮。」撇開話題,似乎不是很想和他們多聊關於谷地。這個心思當然被角名和宮治給看穿了⋯⋯

八個人熱鬧鬧的說笑、拍照,相簿裡的照片暴增了好多。他們一起等待時間流逝,倒數計時,要迎向新的一年——


「說到新的一年,為什麼是和稻荷崎在一起?」木兔還在氣噗噗,不悅地道。

「我才為什麼和貓頭鷹🦉在一起?衰一年!」侑也回嘴,不甘示弱。什麼嘛!偏偏是這隻貓頭鷹⋯⋯

不想理他們這種小學生式吵架,雀田把幫谷地買來的蘋果糖遞給少女,「來!」

谷地又天使下凡,「謝謝!」治癒在場每個人。看到這樣的女孩,世間上的任何痛苦和現實都會被遺忘、甚至整個人都被救贖了!😭

竟然只是吃個蘋果糖就能如此幸福滿足——這樣的天使,怎麼能不愛?😠(嚴肅)


宮侑不知道是白目還是真的餓,「我可以吃一口嗎?」

「當然不行。」木兔趕緊把高大的人給拽回來坐好,眼睛瞪過去。不要輕舉妄動咧!

「很可疑喔⋯⋯這種反應,你們該不會都自肥?」侑反應機靈不已,說道。他合理的嚴重懷疑!烏野是在搞什麼?把天使到處給別人⋯⋯


木兔挑眉,懶懶說道:「又不是你。」簡單的一句話,又挑起了戰火⋯⋯


赤葦沒有加入什麼蠢戰火,忙著吃熱呼呼的章魚燒唷。「好吃⋯⋯」一顆接一顆,還在冒煙呢。超好吃。

旁邊還在鬥嘴的人一個抽離,咻地把下巴放在二傳的肩膀上,盯著那盒裡的一大顆顆食物,口水流下,雙眼變成章魚燒🐙的形狀:「赤葦,我也要吃!」

赤葦無奈的露出有著寵的意味的笑,用竹籤插了其中一顆,餵食主將。這樣沒話說了吧!

「嗯~」幸福滿足的捧著臉頰,咀嚼著,木兔高興的繼續向其他人討食物。


結果到谷地的時候,還是被擋了下來了⋯⋯要和谷地隨隨便便親暱,真的沒有機會,被保護的很死啊。除非獨處,不然就是要「特殊狀況」——才能像宮治那樣的簡單抱到她。


後來,時間悄悄來臨——發生都是這麼一瞬間。雖然沒有聽見熱鬧的地方傳來倒數的聲音,但每個人彷彿都有聽到清楚的倒數聲,然後煙火綻放!

咻————


谷地用力的睜大眼睛,根本美不勝收,感覺是無形的、雖然不能被紀錄下來⋯⋯但是能永遠記在心裡一輩子。記住,就是自己的⋯⋯身邊的一切和人,都是。「超漂亮⋯⋯」如此驚嘆,挽著兩位女孩的手臂,她將一輩子記得此時此刻。


「新 年 快 樂——」他們又彷彿聽見這聲大喊,好像全地球都在說,如此的清晰在耳邊。「年」與「年」——一起這麼跨過去了。


END




我的專門就是這種不知所云的東西XDD 100%恥,還請多愛戴🕯(欸
我原本根本不是要寫這個,和當初構想的100000000000%無關天差地遠= =(還敢說
所以原本的想法就另開短篇再寫了⛈(活該
好像看不到重點...............總之我的宗旨八九不離十就是仁花(認真)(說廢話
他是中心點 他是被愛戴的 他被愛著🎀🎀
劇情廢,所以把現實的東西套進來寫...........連跨年也可以= =不要噴我拜託www(噴死

若能喜歡還是請拍手了,謝謝。🤦‍♀
下次見🍼🍼🍼🤦‍♀🤦‍♀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