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つきやち】小星星09

9ç« .



(幾小時前)


月島在練球的過程中,腦中不時的就浮現出谷地的身影、害得他無法專心在打球🏐️上。為什麼?是不是自己話說得不夠多?還是哪裡不夠好——

「喂!月島!」站在旁邊一樣也是在攔網的二傳手忽然大叫,但已經來不及了,站在發球線後面的橘色刺蝟頭毛人已經發出去了!第二排的人都自行閃開了、連第一排的影山和田中也護好頭部,只有月島一個人呆呆被球K後腦!

少年反應不及的已經被打中頭,然後噗地慘叫,所有人見狀,都愣住了,「!!⋯⋯」重要的是,站在發球線上的人開始發抖、後退,聲音細小到沒有人聽見,「月、月島⋯⋯?」

影山是第一受害者,他雖然有一秒那麼的想笑,但更重要的是——月島這個傢伙在恍神!竟心不在焉!可惡!小瞧他們嗎!「喂,你在幹嘛?」二傳警告意味濃厚的聲音響起,一副準備好吵架的架勢。

月島心裡想好晚點兒再去處理發球的日向,他表情不太好的轉過去,看著影山:「你才幹嘛?狀況很差!不要扯大家後腿,明天已經要比賽了欸,還是說你怕到瘋了?」

影山一字一句都聽得清清楚楚,肩膀顫抖的在隱忍,黑眸瞪得好大!十分嚇人,「你說什麼?明明是你在發呆吧?才會被那種蠢球K到!你才不要扯後腿!」

蠢、蠢球什麼意思混蛋!日向也中槍的在遠遠的板凳邊炸毛,就是不敢走近場地裡面,表情上瞬間猙獰的牙癢癢。

田中嘆氣,眉頭皺起來,聽著一天到晚都在聽的吵架內容,上前去把兩人給拉開,「好啦好啦,不要吵了。你們都太緊繃了!沒什麼好怕的!知道嗎?有學長們在啊!對吧?阿谷!」

西谷被點名到的開心跳起來,「是!阿龍說得沒錯!我一定會把球救起來!」隊上的兩名重要精神支柱high了起來,無視了周圍的人。


山口倒是默默思考著,畢竟他和月島同班,所以可能有些頭緒——「⋯⋯」

菅原看了看,覺得月島平時的表現都不太像方才那樣出錯、甚至恍神,便走過去山口旁邊:「月島怎麼了嗎?」也不是說真的擔心明天的比賽,而是擔心人。

山口一驚,緊張的搖頭,「不、不知道!」今天一整天感覺不到阿月怪怪的啊?

「沒事嗎?月島。」澤村前來關心,看著高大的學弟。比賽是其次,重要的是要「人」沒事才是⋯⋯

「嗯,我沒事。抱歉。」月島從炸毛的鬥嘴模樣瞬間變成和平時一樣的無表情,對著主將說道、還道歉,讓上一秒還跟他在吵架的影山不可置信!月島這個混蛋喔喔喔!


即便真的「怕」青葉西成,也不能被這些笨蛋給抓住把柄!氣死人了!影山心想,繼續惡狠狠地瞪著矮子日向和巨人月島。


翌日


「「請多指教——」」

體育館門口前,一群穿著黑色運動外套的高中生們一字排開、和球場上正熱身的湖水綠色代表的少年們打招呼。

二樓圍觀了許多青城高中的男男女女,穿著制服一起為了校隊加油,幾名少女開始找人,「咦?及川學長呢?」為什麼沒有看到重點人物!她不直接回家就是為了要看帥哥主將啊!

有人回道:「不知道耶⋯⋯難道沒有來嗎?」
「聽說及川學長好像受傷了⋯⋯」
「咦!真的假的!討厭!不要——不知道嚴不嚴重?」
「不知道⋯⋯」


位於這幾名明顯來見偶像目的的女孩旁,七里趴在欄杆上,眼神死,「⋯⋯」學妹真好騙⋯⋯雖然自己也是學妹啦,但跟「這些人」可不同層級的呢。

看著樓下兩校人馬移動的樣子、整個空間響著運動鞋磨擦地板的聲音,七里稍微露出認真的表情,盯著穿黑色運動外套的人們。「⋯⋯」這就是仁花學校的校隊——嗚哇!有一個超小的人⋯⋯排球部不是都高個兒嗎?看見了一名黑髮、額前一撮金棕色的元氣少年,她不禁心想。

嗚哇!而且經理超漂亮——是性感美人!能想像如果仁花也加入陣容的話,烏野男子排球大概就是會全國男高中生們的憧憬、羨慕吧⋯⋯不行、不行!如果真的加入,仁花和宮澤之間的孽緣——


這時,一樓的宮澤把烏野選手們都過目幾遍後,才抬頭看了一圈二樓,然後突然綻放微笑、衝著七里大肆地揮手:「喔!妳來了,七里!」

七里瞪大了眼睛,「!!」趕緊轉身、背對矮牆蹲下來!那傢伙搞什麼啊?不要隨便叫她好不好?本來,依七里的個性是會直接比中指嗆出去的,但這種場合、狀況不適合這麼做,只能躲起來、外加在心裡咒罵他祖宗十八代了!

宮澤一愣,還是保持微笑;國見在旁什麼也沒看到,「你在幹嘛?會被岩泉學長罵喔。」

他才趕緊收回打招呼的模樣,「嗯,有認識的人⋯⋯」果不其然,岩泉和花卷都看了過來,不過花卷卻很快看去宮澤方才面對的方向,但似乎看不出所以然、才又轉回去盯著學弟。

對岩泉搖搖頭表沒事,宮澤收起笑,看看四周,「及川學長呢?」他記得教練還是要叫他來吧?雖然是坐在板凳上。

國見聳肩,臉上的表情一直很僵硬、自從烏野ㄧ進來之後,不知道為什麼,「不知道⋯⋯」看過去,金田一臉上的表情也和國見的相似,都是種說不出的陰沈、沈悶。

宮澤不太懂,但也沒什麼好說,因為附近的氣氛都一直如此黑灰⋯⋯



月島沒有多餘的臉部肌肉波動,和往常一樣的沈默熱身著⋯⋯前四強?他當然沒有想什麼贏、但測試個一下必要吧!

不過有個發呆的身影讓人不舒服。月島皺眉,「喂,你在幹嘛?托球啊。」這個傢伙是忘記在熱身、待會兒要練習賽了是吧?

影山表情很差的對上月島淡淡責備的眼神,輕輕開口:「不在⋯⋯」


啥?月島沒聽清楚也看不懂,「什麼?」不會青城真的是這單細胞的罩門吧?

「最棘手的人,不在⋯⋯」


「????」月島愣在原地看著令人擔心的二傳手。


「影山!給我傳球!你這個笨蛋!」下一秒,日向的大嗓音狠狠刺穿體育館、衝進二傳手的耳膜裡,影山立刻一彈!手上的球不自覺就對著吼叫的矮子反射性砸出去——「噗!」地好大一聲,橘色刺毛的小個子啪地倒地!白色的排球輕滾走了。


※


上場後,影山才知道對方派出的二傳也是一年級!雖然不知道及川學長怎麼沒來,但這個高大、看起來毫無威脅感的人——竟會被要求當遞補及川學長重要職位的人!

雖然遇到國見和金田一也是驚訝的事,但重點還是及川學長⋯⋯「那個」性格差的人——


宮澤來來回回攻守後,很快悟到一件事——那個烏野二傳是天才。如果是及川學長的話——

「不要想太多。」旁邊的國見淡淡丟過來這句,然後繼續無氣力的盯著前方,彷彿方才沒說過話。

宮澤很快看回來,繼續腦中的思考,還有那個金髮攔網員!有危險的味道⋯⋯他是這支隊伍裡頭最高的⋯⋯


後來,根本思考不了太多、太快——因為對方的怪人組合已經甦醒,在他們得知「影山在配合人」的時候,所有人都有巨大的反應、可能還有影響到狀態,但局外人的宮澤不了解。那個二傳和國見、學長們是不是認識嗎?

雖然說「結局」都是突如其來的,但這次並沒有、是好好的被影響了。


「可惡。」岩泉低咒一聲,看了一眼計分板,抹了一把汗水。

「哎呀,這不是遇到瓶頸了嗎?」熟悉的聲音從他們大家的後方傳出,頭一轉,「及川學長!」幾位學弟不禁叫出。同時,二樓的地方發出了好多、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呀!及川學長!」、「太好了!及川學長登場了!」
「嗚嗚⋯⋯太帥了!」
「咦?他在準備熱身⋯⋯是要換選手嗎?」

七里仍托腮,看著底下的場面,烏野的隊伍很不錯呢⋯⋯有種隱藏蠢蠢欲動的力量。不過宮澤那個傢伙,滿像樣、也有水準的托球呢!以前他是運動派的人嗎?不是吧⋯⋯怎麼會如此?


板凳邊,及川笑咪咪地把學弟給喚回來,「別擔心,小凜做得很好,剩下交給主將吧。」

實在無法和上一秒被副將暴打的裝帥笨蛋這麼溝通!而且為什麼要耍這麼老派的帥?不過女孩子的尖叫聲也真恐怖⋯⋯宮澤輕喘,看著及川那張依舊欠揍的臉,點點頭,沒有說話。

岩泉輕嘆,放好毛巾,拍了拍宮澤的肩:「很棒喔!宮澤。」

「謝、謝謝學長!」少年一愣,臉上藏不住驚喜的反應、大聲叫道。


對面,影山整個人的毛都豎起來了⋯⋯


月島見狀,看著他的側臉:「你害怕那個人?」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笨蛋。」
「你才是笨蛋!」
「你!」
「你。」
「你!!」(超炸毛)
「你。」
「「你⋯⋯」」



後來,在及川上場的最後一節時,讓對方感受到了「強者」是什麼、和怪人組合給及川的最後意外的一球——也給了及川吃驚的訊息。最終結果是⋯⋯烏野贏了這場比賽。

在看見及川發球的當下,不只烏野選手們的驚呼、傻眼,二樓觀看的七里也愣住:「⋯⋯」那個,感覺手會斷掉⋯⋯原來自己學校的排球校隊的主將是這個樣子——



※


宮澤拿著拖把直直走去烏野所在的球場,因為現在是大好時機、他也只有這個機會!稍微靠近他們後,才開口道:「不好意思⋯⋯」

澤村抬頭,「什麼事嗎?」這種橋段就是有事⋯⋯旁邊的菅原也湊過來,看看對方的二傳想找什麼麻煩?

「嗯⋯那個⋯⋯我想問,你們有人認識谷地仁花嗎?」


話一出,湊過來的男生們都一個個愣住,表情幾乎一致:「??」、「谷地仁花?」

除了月島。高大的他沒有露出任何訊息,只是看著在大家面前的宮澤:「⋯⋯」好像有點有趣,那個傻女孩的熟人?竟然是這種學校⋯⋯

三級們面面相覷,菅原還特別喚了清水問道,但後者搖頭;二年級們也是眉頭深鎖、聽也沒有聽過的表現,緣下也不好意思地笑、搖頭;最後一年級組——日向開始說著:「谷地仁花?嗯⋯⋯不認識呢!」

影山也繃著一張臭臉沒講話,不曉得是什麼意思;月島則是看著宮澤半晌時,整張好看的面容劃出虛偽的假笑:「不認識呢。」


看到這裡,宮澤難掩失望🙍♂️的輕扯嘴角、雖然對於月島的視線和反應有些愣,但很快也隨便微笑後,道謝離開。「這樣啊,謝謝。」


樓上的七里不禁冷笑一下,看了看四周是已經可以不顧一切的「做自己」的時候了——美少女便吸了一口氣,朝背對她走著的人大叫:「宮澤!不用來問我,我也不會告訴你的!」呸——做了鬼臉和送出中指,少女大剌剌地轉身、一下子也消失在眾人能看得到的地方了。

一樓的人都嚇了一跳,紛紛往上看、再看看對方和宮澤,滿臉都是疑問和八卦的表情⋯⋯每一張都不同。

只有一個人是永遠和正常人不對頻的,「咦!那麽可愛漂亮的女生是小凜的熟人?不會吧——她叫什麼名字?幾班的?吶??」及川的雙眼散發著星星,滔滔不絕地道,盯著走回來的學弟。


啊啊。真是夠了。宮澤無力的嘴上應付主將,內心開始計畫⋯⋯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