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黑子のバスケPocky日】Closer(短篇)

▶早到的Pocky文(我是都不會吃啦)
▶此篇有黑子xHQ賀Pocky日,請注意。
▶內容許多吻戲,請注意慎入/捏造OOC有,雷者請走。(請勿認真考究)

▶破天荒的字數19636.
Pocky日快樂.





一、🏀💓👫


紫原抱著一堆不像話的零食盒,走向大家:「喂~我們來吃巧克力棒吧!」

大家同時停下手邊事情,「巧克力棒?怎麼這麼突然?」青峰不解,還有這傢伙怎麼可能會主動分食零食給他們?

「我今天的幸運物不是巧克力棒。」綠間生硬說道,表示不配合。

「⋯⋯」赤司看著高大的男孩懷裡的各種小紙盒包裝,臉上也是不太明白的表情,忽然異色瞳瞪大:「敦,發生什麼事了?」這個人格不只中二、還神經兮兮的!

黑子沒什麼表情的看著紫原:「為什麼紫原君有這麼多?還要請大家吃?」

紫原嘟起嘴,針對黑子的話回答:「才不是大家!我們8個人來抽籤,抽到的才能吃唷——怎麼樣?好玩吧!」說著,紫色半長毛的大男孩手舞足蹈,沒神的雙眼亮晶晶的。

大家都愣愣的,黃瀨這時才說話:「因為今天是pocky日啊!你們知道嗎?」

桃井很快露出恍然的表情、然後嬌羞!小眼神不斷飄向黑子——腦海裡上演許多狀況劇——身旁小花、粉紅泡泡冒出:「跟、跟哲君玩!呀⋯⋯」

紫原不再廢話,坐了下來,也沒人去關心經理好像快活生生萌死的狀況,他把好多小紙盒放下、拿出了不知哪來的一堆紙籤在手心裡:「抽一張吧!」

綠間死皺著眉頭,「為什麼要抽籤?」他又不想吃!而且不是幸運物!如果今天剛好幸運物是這個的話,他勉強能陪這些人玩玩!

紫原理所當然的歪頭,解釋道:「當然是只有一個小月月啊!而且抽籤比較好玩,不能賴皮!」

你才會賴皮吧⋯⋯青峰在心裡吐槽,很快反駁:「這個跟五月有什麼關係?」不要告訴他這個女人因為是紅花一朵,所以抽籤是公平!這種話——

桃井受寵若驚,雙手捧著臉頰,害羞的小聲說:「我、我要跟哲君玩⋯⋯」但沒人理會這句話,紫原繼續解釋,「小月月是我們奇蹟裡頭唯一的女孩子嘛,不然pocky日你們只要跟男生玩嗎?抽籤的話至少能和女生玩到!」

所有人臉上都有默契露出「為什麼要跟男生玩」的臭臉,赤司眨眨漂亮的異色眼睛👀:「嗯,我能理解,看運氣了。」男生會不會抽到男生?以及五月能不能抽到理想對象哲也?都是憑運氣、跟實力無關了⋯⋯

滿意的看著7個人,紫原伸出手、攤開:「抽吧。」


8人圍坐成一個圓圈⭕️,紛紛都伸出手去紫原手裡ㄧ拿,然後低頭看著,吃貨繼續補充:「塗紅色的是籤王喔。」會這麼玩也是為了好玩、和貼心,因為不用pocky日,也天天都在吃零食⋯⋯

桃井慢慢的挪開一點點的手指,緊盯上頭有沒有紅色記號——


青峰看了看旁邊的人:「誰抽到?」

桃井忽然ㄧ驚!拜託別是煤球——

黑子這時默默的舉起籤,淡淡道:「是我。」


同時,少女移開手指!爆出尖叫:「啊!」所有人被嚇到,都看過去,桃井一手遮著半臉、露出美美的粉色雙眼,害羞的飄開:「我⋯⋯」哲、哲君!和她——

其他人都一驚,「真剛好⋯⋯」五月肯定爽死了吧!青峰在心裡吐槽,然後不禁白眼給青梅竹馬。

黑子一愣,眨眨眼眸,表情微笑的動搖一下,才趕緊露出紳士和鎮定的表情:「請多指教,桃井。」

桃井砰地爆炸,「是、是!哲君⋯⋯」完蛋呀!好害羞!

紫原笑笑,看著抽到的兩個人,「要吃哪個口味?」

黑子低頭看了地上的各種小紙盒,說了:「桃井選吧。」


少女的心臟又中箭了!💘雙頰通紅的點頭,然後看了看各個的紙盒封面,最後抓過一盒蜜桃口味的:「這、這個好了⋯⋯」蜜桃!小桃子!希望哲君能記得這個口味——想到這裡,少女又招架不住的快暈倒。

黑子站了起來,來到綁著馬尾的粉色少女旁邊,不自在地看看對方、和手上的東西後,小心地接過紙盒、拆開——

其他人自然讓位,看著這隊上有趣的淡湛色與桃粉色的組合;桃井偷偷看著黑子好看的臉龐,羞得臉更紅。

看著男方已經都拆開後,紫原道並提醒,「拿出一根吧,要全部吃掉喔!」

黑子點頭,然後偷看一下桃井後,才自小袋子裡抽出一長根桃色餅乾棒、把裹著粉色那端輕叼著,另一端餅乾段對著少女,然後雙手輕輕觸碰她、轉過來。「⋯⋯」湛色髮的少年雖然保有面癱,但內心實際情況無人知曉、也很難察覺。

桃井被對方溫柔的搭肩轉向與他面對面,心臟幾乎要從口中跳出,但她很努力的保持意識——粉眸稍微躲著那張俊臉及會擾亂她理智的湛色眼睛,輕輕開口,咬上另外一端!

大家聽著輕輕、很小一聲的咔後,青春心作祟的激動起來,「欸!手機、手機!拍起來!」灰崎不正經的一邊叫、一手作勢要從口袋裡掏出手機——

「住手啦。要拍也不能說!虧你有良心,還知道要回饋經理!」黃瀨在一旁把灰髮少年給拉下來,朝他耳語,不忘損這位不良少年。

少女一聽見灰崎不正經的話,瞬間鬆開嘴巴、慌張地看向灰崎:「不、不行啦!祥吾君!」

黑子也默默的眼神飄過去,淡淡帶著一抹責備,但灰崎視而不見;桃井重新咬上餅乾棒,輕輕往前啃——

氣氛開始被炒熱,桃井看著越來越靠近的心上人的臉龐、整個人都迷失了方向!「唔⋯」好、好近——她在心裡尖叫,稍稍往下看,但看不清究竟剩下幾公分、抓不準距離的話會親上去的!

想到這裡,少女立刻停住、不敢再動,還動著眼珠想要向旁觀者們求救;黃瀨仔細看了看,「還沒⋯⋯最後一口喔!誰要吃掉?」

黑子想了想,卡在這種三公分的地方確實尷尬、而且緊張⋯⋯在他還沒反應該如何的時候,感覺到了嘴前端的食物小幅度、慢慢地被往前推——一瞧,少女並沒有動,所以說——

桃井決定用舌頭輕輕推出去嘴巴裡面剩下一咪咪長度的餅乾、讓最後這段給黑子吃掉,為什麼不是她自己呢?當然是因為少女沒有膽量⋯⋯即使平時嚷著喜歡他、擅自抱他,但這種時候並不能像平常那樣子的!所以她才用這個方式解決。

若她自己吃掉的話,是會碰到黑子的嘴唇的!她可不敢——

所有人的歡呼和尖叫聲響起,意味桃井成功了!少女趕緊往後退,和黑子拉開距離,「好、好了!」能這樣看著喜歡的人慢慢的靠這麼近!就滿足了⋯⋯

黑子在沒有碰到彼此嘴巴之下的成功把最後推過來的一小截餅乾給吃掉,過程中卻閃過錯愕、但很快回神來,露出微笑⋯⋯這個遊戲最後沒有親到是正常的嗎?照理來說全部吃掉的話一定會碰到嘴的不是嗎?為什麼桃井卻⋯⋯避開?


「⋯⋯子?小黑?」

黃瀨的聲音讓面癱兼發呆的人拉回來現實,「?」

往其他地方看,桃井已經被灰崎給叫過去,兩人神神祕祕的不知道在幹嘛;黑子看了看後,勉強微笑:「怎麼了?」

黃瀨覺得更莫名,「你才怎麼了咧,沒事吧?」怪怪的喔!小黑明明是面癱吧!這一切真可疑!

黑子搖搖頭。桃井所謂的「喜歡」——到底是什麼呢?


「嘿!我對桃子🍑很好吧?」秀著手機,灰崎不正經地道,充滿興味的看著經理的臉部表情。
「什、什麼呀!刪掉啦⋯⋯」桃井臉漲紅的小聲說道,眼睛很快撇開。
「這是感謝妳平常的照顧啊,看看其他人都沒有像我這樣貼心!嗯⋯⋯這樣好了,如果下一回抽到我們兩個,照片就送妳!」明白這個反應只是少女的假矜持,灰崎得意地說,然後故作思考的模樣,很快說出計畫好的事。

桃井更加覺得灰崎的欺負人,推走他的拿著手機的手,「不要這樣啦,哲君會生氣⋯⋯」

灰崎反而更開心,他收回手機,在少女的耳畔道:「當作我們的秘密啊!桃子!」

桃井抬頭,看著灰崎壞壞的表情,「⋯⋯」完全拿他沒辦法!伸手,推走高大的人,少女輕嘆。

紫原把一粉一灰的兩人給喚回來:「小月月!崎親!快過來!」討厭耶,在說什麼秘密?

沒想到這邊已經要進入第二回,桃井才很快入列,故作鎮定:「⋯⋯」旁邊的青峰蹙眉,把視線從灰崎身上移開,轉去青梅竹馬身上,「你們在幹嘛?」

「沒、沒有!」桃井猛搖頭,順手隨便抽了一張籤,說道。

黃瀨大概知道那兩人在進行什麼交流,雖然覺得小桃被欺負,但他救不了⋯⋯能制裁祥吾君的只有虹村學長了!


進行了第二次的抽籤,桃井非常輕鬆、覺得不可能又抽到她的直接移開手指——晴天霹靂!為什麼又中了!瞪著小紙籤,少女定住在原地。

紫原笑咪咪的看著大家:「誰抽到了?」

沒想到,灰色刺頭毛的不良少年舉起一端塗有記號的紙籤:「我~」


不!桃井幾乎要暈倒了!她不要承認!為什麼這麼準的被祥吾君給說中了啊!雖然她不得不承認——私慾是真的想要照片!可是她不要被祥吾君欺負啊⋯⋯

灰崎非常高興的直接抓起一盒白巧克力棒紙盒,指著漏洞百出的少女:「桃子!很開心吧!」

桃井放開手裡的小籤,看著走過來的人,「不可以欺負我喔!」

灰崎笑咪咪地表示:「怎麼會?」

身為隊長的赤司只是也笑看著灰崎,只是那個笑不單純;黑子輕輕皺眉,內心有一股不悅滋生,稍微理解了為什麼方才桃井沒有讓他們親到,肯定是「害羞」吧?但為什麼換他看著經理與「別的男生」玩的時候,內心焦慮的緊張——

只要除了他自己以外的——都是「別的男生」,即便是隊友⋯⋯

「沒錯,小月月平時都很照顧我們大家的,崎親不能欺負人喔!」紫原也如此提醒,看著拆開紙盒和包裝紙的灰色隊友。

「不會不會~」


灰崎咬住裹著白色巧克力的那端,調皮地晃著整條棒子,等待經理少女去接另外一端,桃井扭捏地略過其他人看戲的視線,特別是不敢看黑子的,然後輕輕含住餅乾棒:「⋯」

桃井一咬上後,灰崎自然的雙手圈住、勾著少女的頸子,不讓她能逃掉的可能、嘴巴一邊吃得很快!

桃井瞬間感到非常不妙!她的行動已經被牽制、對方又吃這麼快!祥吾君是想做什麼——來不及反應和掙扎,也沒有吃幾下,她眼睜睜看著突然放大在眼前的臉!「等等⋯」


速度快的好像擋都擋不住——其他人都傻了,後知後覺的明白這傢伙是想偷襲!

桃井的聲音馬上被隱沒了,灰崎動作很快的啃完他的部分、就要連少女嘴裡的都要一起吃掉,所以做出了驚人之舉——他碰到經理的嘴巴後,後者早已躲不掉的嚇得張開嘴巴,然後讓對方一舉輕鬆也達到目的的更進一步把少女口中的一小小截餅乾給咬走、咬碎,清脆的咀嚼聲放大在她耳邊——

他竟然咬走在她嘴裡的那截餅乾!這個過程都是唇碰唇的很親密!桃井明白自己被偷襲了,想要推開對方,但因為灰崎的雙手圈住、勾著她脖子,導致少女掙扎的很像被侵犯:「祥⋯」還不讓她把話說完,灰崎又做了一件駭人的行為!


「啾!啾⋯⋯」少年吃掉餅乾之後,沒有放開她、還繼續往前傾,對著桃井微開啟的小嘴用力親啄了好幾下!

黃瀨的反應比較快速,可能看太多了(?)他立刻上前去把不良少年給抓下來、幫助少女獲得自由!她立刻尖叫:「祥吾君!你、你⋯⋯」變態!偷親她!還不只親一下!

綠間無可置信的看著一臉沒事的人,「你幹嘛亂親桃井?」

「是強吻!」紫原過來湊一腳,氣嘟嘟的改正綠間的說詞,「崎親!不是說不能欺負小月月的嗎?」


黑子看傻了,「⋯⋯」桃井在他面前被親了!

灰崎搖頭,更正紫原的話,「不是強吻,是偷親!」舔舔唇,表回味,標準的不良調戲妹子的表現。

桃井含淚的瞪著隊上不良,然後掄起小拳頭招呼去偷襲者身上:「祥、吾、君!討厭!」他怎麼可以亂親她?欺負的太過頭了!而且在哲君的面前——

灰崎卻劣質地勾起笑,一手又勾住纖細的她、拉近懷裡,另一手劃出好看的弧度挑起她的下顎:「不喜歡?」

桃井氣鼓鼓地拍打他,「不要鬧啦!」她知道灰崎是個大喇喇又瘋狂的人,但做夢都沒想到他會真的親她!是她疏忽大意——嗚嗚!她討厭pocky日⋯⋯

赤司在一旁輕嘆,也無法做什麼叱責動作,他不是虹村學長⋯⋯頂多——「祥吾,一個禮拜的訓練量加10倍。」


「⋯⋯⋯⋯」氣氛忽然停滯住了,不愧是赤司隊長!能瞬間澆熄鬧劇,其他人一聽,皮都繃起來,不敢亂做什麼瘋狂舉動,否則下一個被懲罰的就是自己⋯⋯


黑子苦笑,難掩失落和在意的對桃井說:「桃井,妳沒事吧?」再怎麼說,對一個女孩子做那種事是太過分了⋯⋯但這就是灰崎君!心想,還看了一眼灰崎。

「哲、哲君!怎麼可能會沒事⋯⋯」桃井一驚,不敢看心上人的小聲咕噥,但因為兩人距離不遠,能清楚聽見,黑子睜圓了湛藍眼眸:「⋯⋯嗯!」笑開了。有她的這句話——就好了。雖然⋯⋯還不夠。眼眸閃爍著某種光芒,黑子不曉得是默默決定了什麼似的。

紫原把大家的注意力抓回來,「最後一回喔!抽吧!」

眾人端坐好,擺出正經的臉抽著籤,開始面面相覷——


桃井抽了之後,馬上一看,又差點沒有暈厥!「我又抽到了!」她懷疑這個籤是不是有作弊!每次都是她抽到紅色記號的籤!能不能就停在第一次和黑子那邊就行了?覺得欲哭無淚,桃井扔下籤,旁邊的青峰卻這麼說風涼話:「五月?待會兒去吃冰,一定能中獎!」

桃井立刻罵了青峰一頓,黑皮少年也激動的和她鬥嘴起來,無視旁邊的人們。

紫原手舞足蹈的拋下薄薄的一張籤,大手往地上一抓,拿起巧克力與桃子綜合口味的包裝紙盒,直接拆開!然後抓了一把塞進嘴裡,好像等很久似的,另一手抽出一根來遞給經理:「小月月,這個口味超好吃喔!」

所有人笑起來,桃井覺得可愛透了,「阿紫謝謝!」這樣子視零食為生命的人也是不錯!此刻給她沒有壓力和擔心,實在感動!紫原雖然無法捉摸,但另個方面來說是天使!👼(誤)

黃瀨噘起嘴巴,「真可惜都沒有抽到!小紫好浪費喔!」居然自己拆開吃得津津有味!果然是看到零食什麼都忘了⋯⋯

桃井嘿嘿地傻笑,然後慢慢啃著唯一的一根紅黑色巧克力棒,「拇⋯⋯」

黃瀨眼睛馬上亮起的蹭過來,帥氣的臉上漾著一種奇怪的渴望,「吶,小桃~我想吃⋯⋯」

桃井嚇了一跳,轉過去面對黃瀨,歪一下頭,覺得小黃應該是安全人物!便想點頭時,灰崎卻殺了出來:「涼太當然不行!」

黃瀨皺眉,回嘴:「你才不行!趁機親小桃的變態!」

結果這兩個人吵起來了,桃井有些兒無奈的看著隊上愛吵架的組合之一,慢慢的嘟著嘴巴把餅乾給吃掉,然後看向吃不停的紫原,「阿紫!這不是正餐!」

到最後,紫原勉強將所有巧克力棒、不管有沒有拆封的都分食給大家,這樣就算沒有玩到pocky遊戲,也算是有應景的吃了餅乾。後來,在大家解散的時候——黑子不曉得和青峰呼嚕呼嚕地說了啥,青峰便和黃瀨他們走了,讓桃井覺得很怪,咦?不一起回家嗎?

接著是赤司到黑子面前,正經八百地也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後者點頭表示了解,赤司便走了,最後桃井眼睜睜的看著所有人走光:「哲君?」為什麼剩下他們呀?連暴躁的灰崎都被架走了👀⋯⋯

黑子走到桃井面前,「桃井,我們一起回去吧⋯⋯順便去吃冰棒吧?」

桃井秒懂了!整個人跳了起來、臉上還通紅無比,這這這⋯這是約會!「哲、哲君⋯⋯好呀!」她今天已經和黑子一起玩了pocky遊戲,要滿足才是,但突如其來的邀約完全讓少女high到忘我了!

雖然兩人不是第一次獨處,但這次的感覺特別奇特、而且似乎有種預感——臉紅心跳的小預感!💓點點頭,少女並肩和心上人走出去。


外頭的天氣雖然冷冷的,但卻是很舒服的溫度、而不是刺骨的痛,黑子露出一貫的、迷死少女的微笑:「桃井會冷嗎?」

「不、不會的!」桃井猛搖頭,這、這種狀況根本熱起來了!只要是喜歡的人在身邊——便不會有「天氣冷」的問題!偷偷把臉埋進溫暖的大圍巾裡面,桃井露出非常少女式的嬌羞偷窺著黑子好看的側臉。

就算是冬天,跟喜歡的人一起吃冰棒也是適合!一點也不違和的!


踏進超商,黑子走去冷凍櫃前,找著能夠抽獎的商品,「這個好嗎?」似乎是雪糕系列。

桃井看過去,臉上難掩興奮表情:「好呀!我很喜歡布丁🍮!」

拿出兩支冰棒後,經過了餅乾糖果區,黑子停了下來,眼尖的看到一個口味是符合兩人顏色的藍薄荷桃子,從架上拿了起來,「這個也給妳。」

看著黑子漂亮的手上拿的稀有口味,桃井遲鈍地露出疑惑的表情,「這個⋯⋯」怎麼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眼熟?

黑子輕笑,收緊手,看了看少女再指著自己:「這是我和桃井的顏色。」


啊!桃井驚覺的張大嘴,模樣十分可愛,「對、對呀!好巧!居然有這樣的口味!謝謝哲君!我會捨不得吃的!」看著紙盒上的美麗圖案,桃井激動的說道,喜歡的人給的東西怎麼可能捨得用掉、吃掉的嘛!😳

黑子當然明白少女心了,但他更高招,「桃井吃掉的話,我會更高興😊」說道,他走去結帳檯。

桃井看著心上人的背影,「!」心頭又中箭了!內心馬上許下誓言!她一定回家馬上吃光光!🤚

兩人又踏出便利店,在街道旁、自動販賣機的附近有座長椅子,他們很有默契的走過去,黑子將其中一根冰棒給遞過去:「嘿。」

「謝謝哲君。」兩人並肩坐著,雖然沒有很貼近,但距離都比平常近!目前也沒什麼吹風,只有空氣弱弱的冷冷而已。

輕輕拆開雪糕的包裝紙,將食物抽出來,垃圾往旁邊的垃圾桶仍進去,再度調整好坐姿,桃井咬了一口冰:「嗯!好好吃!」

黑子也看著她溫柔地笑,一邊也在吃冰,不過桃井開始覺得不自在、害羞,怎麼一直看著她?「⋯⋯」唔。為了掩飾內心的緊張,少女加快了吃東西的速度。

黑子悄悄勾起微笑,然後開口:「桃井喜歡我,對嗎?」

桃井一震的差點兒噎到,她拿出冰棒,滿臉通紅的不敢看過去旁邊,只是盯著自己的前方僵硬地點頭:「嗯、嗯⋯⋯」怎麼突然說這個?哲君不是知道嗎?

黑子覺得有趣,這麼告知不敢轉過來看他的少女,「我不在那裡,我長得像地板嗎?」


這麼正經八百的,她的小鹿會撞死欸!

聞言,桃井反射性地轉過去、要解釋——卻撞到了軟軟的東西!眼前也一片屬於男孩的眼睛!怎麼回事?少女用力的回過神來,才發覺自己被親💋了!她立刻像是被電到似的轉開臉,臉上的紅暈更甚,說不出話:「⋯⋯!、」

看著少女遲鈍的笨模樣,黑子抿唇,聲音變得悶悶的,「灰崎君親了妳,所以⋯⋯」

桃井一驚,趕緊把手上的雪糕給塞去自己嘴巴,口齒不清地道:「哲、哲君為什麼要⋯⋯親我呢?」

「因為我喜歡桃井呀!可是卻被灰崎君親了,所以我⋯⋯不太高興。」黑子乾脆直接告白了,慢慢來好像行不通!最後,他的聲音悶悶的很小聲,但清楚被坐在身旁的她聽進去了。

桃井瞬間感動的不知所措,不禁的把吃了一半的冰給移開嘴巴,愣愣的看著黑子,「咦⋯⋯」真的?這是真的嗎?她想尖叫,可是整個人都不太受控制——

黑子害臊起來的抓抓白皙臉頰,然後看著桃井水汪汪、透著濃濃感動的雙眼說:「桃井能⋯⋯做我的女朋友嗎?」

桃井直點頭,「願意、我願意!哲君⋯⋯我最喜歡哲君了!」

「我也喜歡妳。」黑子把話接下去,露出了笑容,伸出手把少女的喜悅之淚給抹掉,「別哭⋯⋯」

桃井是因為太感動、而且意想不到!這一切都該感謝灰崎嗎?如果沒有他的調皮,是不是黑子就不會「這時候」告白了?少女沒有想太多,只是給了黑子一個擁抱後,趕緊將雪糕給吃完。


桃井看著空空的冰棒棍,呆了幾秒,「哲君!哲君!我中獎了⋯⋯」真的有如阿大說的那樣!瞪大眼睛,桃井說道。

黑子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棍子,「我沒有⋯⋯恭喜妳!可能今天桃井真的很幸運喔?」加上玩遊戲時的那種籤運,果真一吃就中!

桃井很快反應過來後,興致勃勃地把冰棒棍遞過去,「哲君,給你!這樣就也有我的中獎冰棒棍了!你的我還留著喔!」那可是寶貴的象徵!自然還留著、保存的很好!她這麼得意心想。

黑子明白她的用意,「謝謝。」接了過來,直接收進了書包裡頭,然後稍微起身把自己手上沒有中獎的給丟掉,坐回來後,他語出驚人:「我可以吻桃井嗎?⋯⋯然後吃pocky⋯⋯」


桃井方寸大亂,「怎、怎麼突然⋯⋯」嗚哇!原來哲君是這樣的男生嗎?她會負荷不了啊!而、而且這裡是路上耶!怎麼能說接吻就吻嘛!思緒混亂的她,一下子想不到其實簡單的答案。

黑子不開心的憋嘴,「不管怎麼想,我都想要親回來⋯⋯灰崎太過分了嘛。」然後又給了少女必殺一擊!他露出無害又天真的表情看著女友:「だめですか?」

桃井立刻嚇到,「不、不是!沒有不行⋯⋯我是說⋯⋯可是這裡是外面、」能和喜歡已久的人接吻,怎麼可能拒絕?只是地點真的太大膽了!

黑子向前靠,輕鬆把額頭抵額頭,雙手伸直的親暱放在少女兩邊的肩上,「可是現在沒有別人⋯⋯好嗎?好嘛?嗯?」

桃井快要興奮而亡了,眼睛一直不敢抬起看他、口吃也十分嚴重:「我、我⋯⋯」這種溫柔又誘惑的脅迫,實在無法招架——而且是哲君!呀啊!

黑子知道這是同意的意思,心情大悅的鬆開她,伸手去塑膠袋裡拿出薄荷桃子口味的巧克力棒、然後拆開。桃井看著他的動作,拋棄所有矜持和嬌羞:「我、我只要哲君的觸碰⋯⋯」

黑子清楚的聽到,拆著包裝的手停住,眼神充滿難耐的看她:「桃井,好歹我也是正常的男生⋯⋯在刺激我嗎?」喜歡的女生說這種話,是想要什麼呢?


「不、不是!我不是!我是⋯⋯我是說只要哲君!我喜歡哲君!我⋯⋯」桃井單純的慌張起來,但怎麼說好像都怪怪的,黑子很滿意的看她和平常那個精明能幹的聰明、重要參謀女人、時常露出那種狠角色的得意神情與赤司看著敵隊的那種以外表情,只有他看得到、能看到的少女式模樣,而感到十分地滿意又得意。「啾。我知道。」輕笑,他調皮地往前一啄,把她的話截斷。他當然懂意思了,也甘願、喜歡被這麼刺激,只不過她太可愛——想要逗逗。


竟又被偷親了一口!桃井羞得垂下頭,哲、哲君的唇好軟呼呼、香香的⋯⋯不敢看他,少女拍拍臉頰,想要清醒點兒,覺得只要是哲君——就是能輕易撩撥她⋯⋯

黑子笑著拿出一根巧克力棒,上頭的顏色是湛藍粉色、等同於兩人,「好漂亮,是我們耶。」說完,將一頭給吃進口裡,看著面對著自己的漂亮女友也吃上另一端。


桃井輕輕地咬上去,看著長度越來越縮短的餅乾、咔咔聲莫名的讓人興奮又期待,很快只剩下三公分後,黑子閉上了眼睛,唇輕輕地咬斷了自己的部分,然後一邊咀嚼、貼上去桃井的小嘴,蹭著、親著——很快吞下去餅乾後,他開始放膽的一邊吻、同時把還在桃井嘴裡的小截餅乾給咬斷,自己吃掉,因為巧克力很容易被口腔裡的溫度給化掉,讓黑子不只有親嘴唇而已,並去吃化在桃井唇上、舌頭上的巧克力——

一邊吻、咽下去,黑子舔著自己的唇、然後再伸出舌頭去吻她,來來回回的數不清——明明餅乾已經都吃掉了。而且接吻聲越來越大,桃井羞的想要離開、暫時分開彼此的纏綿,但對方不肯,霸道的抱住她,不讓她隨便能扭動。「唔嗯!」

黑子不只單純的接吻而已,雙手還不受控的從背後滑到前面,摸上來,經過腹部、胸部、和脖子——溜去後頸,圈住她,不讓她的頭能亂動。另一手還扣著少女的腰,也不讓她能逃。「嗯——」


被觸摸到胸的瞬間,桃井敏感的輕吟,「嗯!?嗯!」然後想要推開他,但動不了,臉兒更紅的繼續吻⋯⋯

飲下分不清是誰的唾液,黑子不斷的舔吻、吸吮她,「啾!哈⋯嗯!」呻吟聲不斷,他不禁往下滑,放開了她的唇,往下顎、脖子親⋯⋯

「呼啊!哲、哲君?等等⋯⋯」被炙熱的吻給吻的難以呼呼、頭暈轉向,忽然的獲得新鮮氧氣,當然趕緊呼吸,然後去捉黑子的短袖袖子。

黑子落下許多吻在她的下顎和脖子處,也不理會她捉住袖子的小手,親到覺得夠了,才離開,看著桃井接吻後的妖媚模樣:「很舒服⋯⋯」說著,他輕輕靠往少女的額頭,雙手也輕鬆伸直直的放在她的雙肩上,懶懶又親暱地嘆。

桃井紅著臉說:「哲君的⋯⋯吻技好好。」的確舒服,不過怎麼好像要把她給活吞下肚似的?

黑子不禁得意一笑,「謝謝。那時候妳把餅乾推過來給我,是害羞嗎?」那一副不能接吻的表現!

桃井點頭,小聲說:「是呀,我雖然平時都坦率的表白,可是我其實很擔小⋯⋯」

黑子似乎被萌到了,輕輕拉開彼此距離,但手的姿勢不變,微笑很深:「現在親我一下?」

桃井一愣,睜著水靈大眼看著他,然後緊閉起來、往前一碰!四片唇觸碰在一起沒有半秒,她立刻退開,「⋯⋯」這、這大概就是她的膽量!


黑子被逗笑了,「很可愛⋯⋯嗯,我送妳回家。」說著,他牽緊她舒服的小手、站起來。

桃井羞澀的點頭,跟著站起來,然後想到一件事,「哲君,我們要公開關係嗎?」

「當然要。」男生秒答。


「我也想,可是赤司君⋯⋯」

「赤司君那邊的話,頂多我增加訓練量、然後妳增加工作量⋯⋯」黑子想了想,說道。

桃井露出擔心的模樣,她自己增加工作量什麼當然沒問題!但是哲君的體能——「可是——」

「別擔心,我會好好撐住,赤司君的關要好好過!沒問題的!」握緊女友的細嫩小手,黑子十分暖的說道,然後又低頭親她、欣賞著那張驚訝的可愛臉龐。


桃井忽然被親的又瞪大眼,然後甜甜一笑,開心的輕靠去黑子的肩膀上,「好⋯⋯哲君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飯?」一起回家的話,當然忍不住想邀男朋友和家人一同吃個飯!❤️

「好呀!」兩人甜甜蜜蜜的勾肩摟腰行走在路上,期待到桃井家,至於現實的懲罰——就明天再說吧!👌



二、🏐️💞💑


任務狀況:仁花💛跟各校吃pocky(仁花→他校)



【在烏野💛🖤→月島】


谷地紅著臉的咬著棒狀餅乾,反應十分像小動物的微微發抖,緊張的等著對面的人彎下腰來吃另一頭:「、⋯⋯、」好、好可怕!好緊張!心臟要跳出來了!

和她一樣有著黃金色頭髮的高大少年臉上也不自在地看著主動的嬌小少女,耳根不知何時被染紅,和理智拉扯了半晌,少年決定豁出去——他向前了幾步、大手輕輕捉住小小身板上的肩膀,彎下腰——

谷地見狀,整個人抖得更厲害,嘴巴想要發出聲音的餅乾快要掉下去了!但她很努力的咬好,能很清楚看到巧克力棒正晃著:「⋯⋯」

月島咬上另一端,谷地立刻閉上了眼睛!動都不敢動——她的雙手緊揪著胸前的布料,耳朵聽著咔咔的聲音、感覺到餅乾越來越短,兩人的距離也——


她想放聲尖叫的鑽洞躲起來!!

月島看著沒有動靜、緊閉眼睛發抖的少女——心裡只升起一股欺負欲,太可愛了⋯⋯害羞到動都不動!他故意不碰到嘴唇的把餅乾給吃完、在她把眼睛張開之前啾了一下!


無預警也沒有料想到會被偷香!谷地驚的看著漾著壞壞表情的月島,然後摀住小臉的轉開——「月島君!!」

這個反應更可愛!只會讓人想一親再親!「好玩嗎?可是都是我在吃欸?」想到她僵硬的動都沒動,忍不住想笑、揶揄她,月島一邊說著,蹲了下來,輕鬆把抗拒他的小手給拉開——

她不要這樣的表情被看到呀!(抵抗中)


他要看清楚、看到為他害羞的模樣!永遠都看不膩!


滿臉通紅的不像話!而且雙眼水汪汪的誘惑人!月島心一動,狠狠地被擄獲,二話不說馬上捧起那張小瓜子臉——吻她。💋💋💋


結果:成功✅



【在伊達工💛💚→二口】


谷地一手拿著pocky、另一手伸去輕輕揪學長的制服袖子:「那個⋯二口學長,我們來吃pocky好嗎?」

高大的少年注意力被抓住的轉過來,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嗯?好大膽喔!可是妳知道我要怎麼吃嗎?」輕笑,他靠近學妹後,彎下身湊去她耳畔輕聲問道,還故意惡質的呼了一口氣。

谷地立刻敏感的輕顫,然後稍微往後退,頭低著不敢看主將:「我、我不知道⋯⋯」她乖乖回答,雖然心裡希望二口不要欺負她,但不太可能⋯⋯

二口非常高興的摟過學妹的肩膀和脖子、拉到自己懷裡,又稱讚她,「真乖!做就知道,妳先咬著吧。」笑咪咪地看著谷地緊張的把餅乾咬好、對著他,二口臉上的微笑更深了,不知在打什麼主意。

和主將形成親密的姿勢,谷地內心小宇宙已經大爆發、但不能表現出來!否則會被欺負得更慘——而且有種預感!害羞的預感!看著那張很近、又腹黑的笑臉,谷地猛地有一個想法——就是吃掉餅乾棒!反正就算沒成功也不會怎樣,在學長還沒咬下另一頭之前——

少女真的開始偷偷、慢慢的輕輕啃短餅乾棒,二口見到了小棒狀的餅乾開始縮、還在動,還有可疑的咔咔聲,笑道:「做什麼呀?」完全不打算放過學妹的一手捉起那線條好看的下巴,抬起來,更拉近他們的距離!

「!」谷地因為被這麼抓著下巴而無法咀嚼,被迫停止先偷吃的計畫,她倉皇地搖頭,故作無辜的眨眼睛👀。「⋯⋯」他們靠的太近了!臉上的皮膚狀況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二口的皮膚根本比女孩子還好!到底是怎麼保養的——


知道學妹恍神了,另一手就伸起來去捏她的小鼻頭:「喂。」少女一驚的拍掉那隻作怪的大手,但嘴裡咬著東西說話十分困難:「做什麼呀?」

二口忽然朝她一笑,那個笑似乎是帶著某種意味,但谷地不懂、而且呆愣住——沒想到他突然的把在學妹嘴裡的、還有一半長度的餅乾棒給抽掉,然後用了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前、用自己的嘴巴取代了那根Pocky!

「唔!」


谷地被嚇得雙手就要去推開他、但反而被抱住!動彈不得,只能任由學長的肆虐;小嘴也同時想要講話,但卻被對方的舌頭入侵——「二⋯⋯唔嗯!」完全沒想到他竟伸舌頭!谷地趕緊掄起小拳頭、打往那抱住她身體的堅硬手臂💪,要他放開。

二口偷偷的竊笑又竊喜著她自動羊入虎口,那麼他也沒有拒絕、或是讓她溜走的道理——和掙扎的谷地進行親密的一場口腔纏綿,為了不讓她這麼亂動,他伸起一隻手,壓住那金色的小腦袋、就是要被迫她與他擁吻!「嗯⋯⋯」

況且,還滿喜歡她的!怎麼能放過這種機會?


什麼嘛!根本沒吃到,還被強吻了!谷地遲鈍的明白——二口或許只是想吻💋她而已!


結果:失敗❌




【在青葉西成💋→及川】


嬌小的谷地有些害怕而緊張的拿著巧克力棒,走去主將的面前、小聲開口:「那個⋯⋯及川學長,我想⋯⋯」不!太害怕了說不出來!她能不能直接棄權?

及川抬頭,差點兒沒有興奮過頭,他故作鎮定的問:「怎麼了?」她根本就在誘惑人嘛!得要冷靜一點!讓她卸下心房——然後就能偷襲成功!✌️及川心想,但臉上很努力的保持優雅又無害的笑容。

「我想、想和及川學長吃pocky,可以嗎?」說出來了!及川學長真的有種莫名的壓迫感——可能來自於天生的大王氣質?並不是什麼外貌而致的喔!

及川先是非常矜持的態度說道:「當然好,不過小仁花——要親親喔😘」他矜持的態度沒有兩秒,便解放了。


「為、為什麼?」哪有這樣子的?當然不行呀!谷地睜著圓眼,更驚慌的看著眼前的萬人迷。

「兩個人吃pocky一定會碰到嘴嘛,就會親起來啦!」他還真的解釋!而且臉不紅氣不喘地講這種話!

谷地十分尷尬,眼睛飄走,「及川學長⋯⋯不能親親,而且沒有規定要整根吃完——」她如果真的被揩油成功,會被學長的粉絲們暗殺的——是真的死!拜託不要害她!

「當然要吃完!好啦,開始吧。」整根吃掉才算吧!傻傻的!及川認真說道,不再浪費任何的時間,因為要等不及能親親她了!就拉起谷地那隻拿著餅乾棒的小手。

谷地無法再多說什麼的只好咬好一端餅乾棒,看著及川,她只能靠自己了!「⋯⋯」高大的人走近她,然後在面前停下來,雙眼開始放電的盯著那雙水靈大眼、動作緩慢且散出勾引意味的往下傾、往下、往下⋯⋯


谷地非常不習慣的慢慢紅了臉,眼睛無法聚焦,然後感覺到了另一端被咬上了!她趕緊笨拙又緊張的往前啃,像隻小松鼠似的,「咔、」吃掉餅乾的聲音變成了雙聲,少女的內心更激動了!身體也微微顫抖——

餅乾棒很快被啃了只剩五公分,兩人的額頭和鼻頭已經撞一塊兒了,谷地覺得已經是極限!便要放開嘴巴、讓最後那段給及川自己吃掉,但對方不肯,竟快速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谷地ㄧ驚,「及川學長!」手雖然被抓住,但其他地方還能動,便趕緊和他形成了奇怪拉鋸戰;及川還咬著最後一段餅乾,就是不願吃掉,「小仁花不可以跑!」

看著叼著餅乾和自己說話的人,谷地的臉紅沒有退燒,纖細的手扭著,但甩不掉,「已、已經成功了!最後一段是學長要吃⋯⋯」誰來救她?

「沒有!過來嘛!不要躲開⋯⋯」不死心的搖頭,及川乾脆一個霸道的施力一拉!便輕鬆將小人兒給抱進懷中,方才都是享受一點兒情趣的拉鋸過程!讓谷地逃不走後,同時把叼在嘴上的五公分餅乾給啃了一半,像是預謀好的那樣,這下只剩2公分了——根本要看不到食物體了!

他就是要親谷地!「剩下這裡,妳要吃。」


谷地不可置信的抵抗,「你明明可以自己吃掉⋯⋯嗯!」但同樣抵抗的話沒有說完,面前已降下他的臉了!唇上也感受到了特有的觸感、溫度和味道——瞬間,少女的臉頰飆到最紅、連著蔓延去耳根,但因為整個人被控制住的不能拒絕,只能接受下這霸道的親吻⋯⋯

及川開心的吻著學妹,嚐到舒服又柔軟的口感後,漸漸開始忘情又深情的加深親吻——谷地最後是在口中被餵食那最後一小小截的餅乾!細屑與巧克力化開的同時,他的唇和舌馬上吮吻著、害得少女亂了呼吸和意識。「啾⋯⋯」

享受她嘴裡、小舌上的甜味和巧克力,及川吻的不想放開她,「嗯⋯⋯」還不禁洩出甜膩膩的聲音,一手抱緊谷地那身小腰,越來越舒服的輕輕啃咬她起來了!

谷地被啃的濕濕滑滑,覺得癢的呻吟,「嗯,及川、學長⋯⋯」她的嘴唇又不是食物!為什麼要這樣啃又咬?可沒有抱怨幾個字,聲音便繼續被吻進嘴裡、消失在喉嚨深處了——

他不肯放過可口的少女,一手摸去她的小耳朵,用標準煽情及誘惑的手法玩弄、增加她的擅抖和嬌吟聲,享受著。也一邊兒享受熱燙燙的體溫,另外一手則是自由自在地在腰間上捏捏摸摸,感受屬於她的Q彈肉,愛不釋手、不顧谷地的掙扎及求饒。


她十分後悔和他吃pocky了!誰知道及川學長會這麼色!只是吃個餅乾而已、為什麼會變成對她又親又摸?QQQQQ


結果:成功✅




【在白鳥澤💛🐍💜→天童】



谷地正在啃著巧克力棒,一根的接著一根吃著——高大的天童就坐在她的旁邊,想了想後,小手拿著其中一根遞過去:「學長要吃嗎?」

「nice!仁花!謝謝!」愉快接過去後,一口吃掉!天童晃著腦袋瓜,眼睛彎彎的,似乎很開心。

谷地再往旁邊看一點點,「天童學長,都吃完了嗎?」不愧是喜歡巧克力的人!好快速!單純的少女露出崇拜的小表情,心想。

「嗯!好吃!」


思考了下後,谷地拿起一根,看著天童似乎無邪的可愛臉龐:「那我們一起來吃?」這樣看似可愛的天童學長,應該沒問題!能輕鬆、完美的達成任務的!少女悄悄心想。

可是天童疑惑了,超可愛的歪頭,頭上還蹦出一個大問號❓「兩個人要怎麼吃?折成一半嗎?」他不喜歡一根食物被折斷吃欸!

谷地搖頭,「不是呀,像這樣⋯⋯我咬這邊、然後天童學長咬著另一頭,然後⋯⋯」不疑有他的開始教導學長,叼著巧克力棒的少女說著,看著天童大大的眼睛,等他咬住另一邊。

天童忽然露出了亮晶晶和小燈泡的表情,覺得有趣、好玩的點頭,看著面前的餅乾,一口就要咬下去——

「不能咬斷唷!輕輕咬著,然後一起慢慢、慢慢的往前吃,快要碰到對方的時候停下來!就完成了!」谷地趕緊制止可能要一口咬斷的人說道,小手邊解說、一邊在餅乾棒旁和兩人的面前比劃。

天童點點頭,輕咬住後,開始咔咔咔地往前吃、比谷地的動作快,一下子就到她嘴前了!可能是在吃自己最喜歡的食物的當下,會忘了規則⋯⋯


谷地嚇得不太敢動了、她也很疑惑又害怕想說怎麼天童也停住了?這個時候其實可以整段咬走沒關係呀!雖然就不太算成功了,畢竟一半都是他吃的⋯⋯天童盯著眼前的一咪咪餅乾體和少女的嘴,心臟忽然的狠狠一跳!腦袋瓜升起某種想法叮地響起,身體就照做了!

他忽然放開了餅乾棒,在少女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張嘴吻了她的嘴巴,輕輕的發出「啾」的小聲音,十分令人臉紅心跳;谷地驚呆了,嘴裡的一截餅乾掉到地板上去了,「天、天童學長?」

天童卻沒有在管餅乾棒了,什麼也沒說的壓過去,兩手捉住她可能會揮舞的手、讓手不能亂動,帶著巧克力香味的嘴不斷侵襲她的:「啾、啾⋯」他的吻非常可愛,一啄一啄——像隻啄木鳥那樣。❤️


「等、天童⋯⋯」被密集啄的說話說不完整,谷地的雙手因為被束縛著無法動、阻止不了天童像上了癮的行為。唇壓唇的觸感向彼此傳遞心動的電流——透過嘴唇。

他可能意外的發現——比巧克力還好吃的食物了!✨✨

天童不只啄吻嘴巴、整張小臉都不放過!每一個部位都要!只是有著重在嘴上⋯⋯谷地完全阻止不了他,雖然只是清水式的啄吻💋——她卻頭暈轉向!重重的各種啾啾聲不斷,香甜的氣味完全沾染上了她的臉、和唇👄。


嗯,仁花,好吃😋🍴!不僅甜蜜又軟萌!



結果:失敗❌



【在梟谷💛🦉→木兔】


谷地的心情非常輕鬆愉快!畢竟這次要面對的人是大天使——木兔光太郎!因為非常相信木兔的天然性格和可愛的模樣,因此她沒有什麼警戒心或者擔憂。谷地開心的輕咬著pocky,面對目標學長:「木兔學長!我們一起吃pocky吧!」

覺得谷地像隻可愛的小天使,無時無刻都在被治癒著,木兔開心的笑,「好呀!小谷!pocky日快樂!」大男孩臉上的大大笑容就像是花和太陽——吸引的迷人!

木兔彎下腰,去咬另一端,輕輕地咔咔咬斷餅乾,臉兒和少女越靠越近,「⋯⋯」圓圓的灰瞳盯著她,覺得可愛不已,手自然伸去捏臉頰。

谷地一愣,也沒有阻止學長的捏臉行為,只是呆呆的問:「木兔學長?」木兔身上有一股很清晰的好聞味道⋯⋯不知道是什麼?瞬間,她還恍神。

「唔!小谷超可愛!」被萌得受不了,木兔趕緊閉上眼睛、把餅乾給咬斷,同時觸碰到了她的兩片唇,他並沒有因為碰到了離開,反而黏更緊!

忽然被吸住了嘴唇,谷地震驚的瞪大眼睛、說不出話來,「!!」因為嘴被牢牢吮住!只能亂掙扎的唔唔叫⋯⋯


木兔從單純的吸住變化成吮吻,兩人太親密的距離和行為,導致覺得親吻的聲音被放大似的——谷地羞的想要拒絕木兔的索吻,小手推著他結實的手臂;為、為什麼木兔學長看起來無害又天然可愛沒錯,但怎麼⋯⋯怎麼有著無法拒絕的霸道、又溫柔⋯⋯

餅乾都吃完了!怎麼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木兔越來越急了,身體的熱度和欲望一直驅使著他,停止了一般親嘴唇而已的吻,伸出了舌頭、慢慢描繪著她的小唇型——把她吻濕!

「嗯~木兔學長,不行⋯⋯」空隙間,谷地輕叫道,雙手就是推不開紋風不動的男人,嬌弱的聲音聽似勾引、誘惑。

「啾!嗯⋯⋯我要小谷!」沒想到,他卻語出驚人!一股腦地完全被本能給牽引,伸起一隻手就把嬌小體型的女生給推倒,然後壓在上面,離開她的唇,看著她。

谷地這下才明白木兔的屬性!她果真搞不懂!「木兔學長!你說什麼⋯⋯」吃一根巧克力棒而已!演變成這樣——

天真的人,是她。一直以來都是她!才不是木兔!


「我餓了⋯⋯」喃喃說道,自動無視谷地眼神裡和表情流露出的求饒訊息,木兔用腳的一些牽制,讓身下的「食物」跑不了,看著那不停扭著腰的誘人畫面,一手把少女的上衣給拉起來!露出大半截平坦的腹部,低頭就親上去,還留下印記。

「!啊,木兔學長!不要⋯⋯嗯、」眼睜睜看著衣服被拉起、肚子和腰部被種草莓,谷地抖著顫抖的白嫩小身體,叫道,不小心喘息聲還被逼出來了。

舔唇,表示好吃、意猶未盡、吃不夠,木兔另外一隻手向下游移,這次也把裙子給翻起來,露出一大半白皙、滑嫩的大腿——他把少女的其中一條腿給抬起來,一口吻上:「唔啾!」驚人的親吻聲紮實的隨之響起!

谷地馬上被這樣羞恥的姿勢給嚇得不輕,雙手也不顧去拉下上衣了,直接伸直去大腿處,輕推拒他的頭——「不⋯⋯」沒想到,木兔忽然一個重重吮吻!刺疼的讓少女拱起腰身,快感竟充斥全身!好像電流通過體內各處角落!「呀、」不行!阻止不了木兔學長——

更臉紅心跳的是,木兔控制不住的、覺得好吃的繼續往上親!一手還繼續把裙襬再撩高——就快要——

谷地又驚又敏感的把腿夾緊、然後小手很快的去把被拉起的裙子給拉回去,木兔只好抬起頭:「小谷?」為什麼不給他吃?

看著木兔那張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懂的臉龐,谷地結巴起來:「不、不能吃⋯⋯」輕搖頭,少女趁機溜出男人的身下、還將上衣和裙子給拉整齊、整理好,離他一段距離的說道。

他、他已經在私密部位種了草莓!🍓夠了吧⋯⋯單純的這樣想,谷地害羞的不敢看他,木兔的眼神太過直率、炙熱。

木兔似乎想通了什麼,「嗯⋯⋯我們再吃一根pocky。」這樣的話,就能「順勢」做了!不會像現在這樣抵抗他!就算會,多吃幾根、甚至幾盒都沒問題!他就是想要吃掉谷地!

谷地這次並沒有呆傻傻了,小頭顱甩的用力,表示拒絕,「我要走了⋯⋯」並趕緊想要爬起來、逃走——但,木兔的動作快的讓她無法想像!人沒有起身多高,嬌小的她立刻從背後給抱滿懷!

木兔用力地將人兒給抱緊懷裡去,想要把自己身上的熱度和激動都傳給她,自後面抱著谷地,性感的唇對著少女耳畔說道:「小谷⋯⋯拜託——」撒嬌!撒嬌絕對是好用的利器!不管對誰!對赤葦、對隊員、對小谷都是——

谷地顫抖地躲開木兔熱呼呼的嘴巴,聲音柔柔的,「我以為木兔學長會很喜歡pocky的⋯⋯」沒想到,怎麼不是吵著要繼續吃巧克力棒呢?虧她準備了三盒!現在卻變成吃她!為什麼嘛!

「今天⋯⋯還是pocky日呢!」才吃了那麼一根而已!感覺——不那麽的符合呀⋯⋯(還在掙扎)

木兔卻笑著追逐著瘋狂逃竄的人兒的耳朵,就是要玩她的敏感帶!「嗯⋯⋯我喜歡的是小谷⋯⋯」玩到最後,女生當然不敵他的體力和追逐了,笑累的趴到地上,聽見了學長這聲告白,喜孜孜地笑好開心,但還好她趴在地上,所以沒被看光光臉上的竊喜小表情!

木兔沒有放過她的跟著壓下去,趴在少女身上,撥開了蓋住了一隻耳朵的附近髮絲,直接伸出舌頭就鑽進去吮咬、不時舔啃小耳垂,谷地驚的尖叫、求饒:「呀啊啊!不要⋯⋯嗯啊啊⋯⋯好癢、好癢啊木兔學長——不要⋯⋯」為什麼要欺負她?明明知道多麼癢了吧?


玩弄持續了好幾十秒之久,木兔才把滿臉通紅、無力顫抖的小身體給翻過來,轉成正面,他再度壓著她、居高臨下的欣賞被自己給逗弄的喘吁吁、虛脫的「食物」:「小谷⋯⋯」輕輕低語,男人低下頭——封住她的小嘴!

「唔⋯⋯」還來不及恢復體力和意志,就得要迎下這個滿滿情慾的吻,小谷小小的無力掙扎著,可不但沒效果,還更加激起男人的欲望⋯⋯


木兔學長⋯⋯真的好香⋯⋯是什麼味道?哪裡的味道呀!徹底被奪去呼吸和思考,谷地如此想著,然後勾弄起舌頭,回吻他,這一吻不得了,木兔激動起來的幾乎要活吞了她似的瘋狂吮吻——

看似身下的人兒被迷惑了,木兔開心的止不住微笑吻咬她,然後吸取少女鼻腔和口中的美味、香味⋯⋯「好香!嗯,小谷⋯⋯」

一來一往之間,終於有了短暫小小的喘息機會,分開唇舌後,谷地問:「木兔學長為什麼那麼香?不只有巧克力的味道⋯⋯」看著少女嘴邊的淫靡唾液,木兔一口的舔掉、再親了幾下嘴巴,才答道:「小谷更香,我好喜歡⋯⋯」聲音還有些微喘。


谷地有些清醒的難為情起來,輕咬唇,「好了,木兔學長⋯⋯」她、她怎麼差點被誘惑成功了?不行!輕輕推他,表示想要起來、要他放開她。

不過木兔還是不肯,堅持的他是不會改變想法的,他要吃、就是要吃到!大手把落在他們附近的塑膠袋給抓過來,把裡頭的東西給倒出來在地上、谷地的頭部旁,勾起性感的目的性微笑:「把pocky、也把妳吃掉。嗯?⋯⋯」說完,直接又低頭吻住谷地,不給她思考反應空間,一手靈活的拆開紙盒⋯⋯

接吻聲和拆包裝的聲音重疊、交雜——谷地忽地心臟漏了一拍💓!興奮起來的偷偷夾起腿⋯⋯兩人真的、真正要開始纏綿了。


木兔打算併用pocky,增添情趣的把谷地給吃得乾乾淨淨——



結果:成功✅



【在井闥山💓→佐久早】



谷地戰戰兢兢的來到穿的一身黑、戴著口罩、表情很臭的學長面前,因為被他駭人的氣勢給影響,自然聲音很小:「佐⋯⋯佐久早學長——」

「幹嘛?」對方很不悅且不可氣的回應,至少不是扭頭不理!谷地見狀,更提起了一點兒的勇氣,「今天是那個⋯⋯pocky日!所以⋯」

沒想到,佐久早非常兇的打斷少女的話,「聽不到妳說什麼。」看著矮小的、不知死活的金毛女孩,他銳利、充滿怨氣的黑眸一瞪!馬上足以讓任何人逃之夭夭——

谷地也這麼想!但、沒試過就直接失敗嗎?她想試試看!顫抖的吸了一口氣後,少女擺出了認真的可愛表情,臉頰紅通通的又說一遍:「今天是pocky日!佐久早學長一起吃pocky好嗎?」

被少女忽然的大嗓門給嚇到,佐久早臉色還是很差,不懂她是什麼意思,「那是什麼?」語氣仍不客氣,男人動作粗魯的把白色口罩給拉下來,露出了完整的臉部。

谷地一驚,馬上拿起一直拿在手上的粉白色小長型紙盒:「一種巧克力棒的名稱!今天是巧克力棒日!」小心翼翼地看著佐久早鮮少露出的完整臉部,她輕輕說道。


原來就是這玩意兒?瞇起眼,突然想起來古森的介紹文、包括這零食的吃法,一股腦地氣衝出來!他對著少女叫:「妳要跟我吃?那樣吃?」有沒有衛生啊?這個蠢女生!

谷地緊張的搖頭,「不、不是的!不會碰到佐久早學長!」趕緊澄清、先聲明並不會碰到他的一根汗毛!但因為少女緊張又急著澄清、撇清否認的態度,佐久早眉頭一皺,手便伸出去用力捉起嬌小少女的衣領!「誰准妳擺出這個模樣?」是他該撇清的好嗎!說完,使力一扯!頭低下,狠準的吻上她的小嘴。

「!?咦⋯⋯」谷地一切都來不及的看著這件事發生,她懵懂一臉,眼睛也忘了眨,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唇上的觸感令他心頭一震,碰到了幾秒後,佐久早又一個狠狠放開她、瞪她,臉上的表情似乎藏不住動搖的慌張:「我才不吃!噁心死了!」大聲道,一手把口罩給拉回原位,轉身大步離去!語氣和態度感覺似很兇狠、但表情和背影看起來卻參著狼狽——


谷地從錯愕和震驚中回神,呆呆地盯著佐久早離去的方向,「⋯⋯」不是啊!兩人吃一根pocky噁心、但卻親她的嘴巴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對於一個討厭人群、潔癖的人來說——應該兩種都嫌噁心吧!什麼呀——佐久早學長為什麼親了她?

逕自地炸毛、甚至親嘴!稍微捏緊手上的長紙盒,谷地轟地臉紅⋯⋯久久無法從情緒中抽離。



結果:失敗❌



【在稻荷崎💛🦊⛩️→角名】


看著高大、面癱的冷冷男人,谷地捉著一根裹著白色巧克力、上頭還點綴了七彩糖粒的餅乾棒,看著他:「角名學長,pocky日快樂!」說著,少女還硬著頭皮的晃晃手上的食物,向男人明示。

到底為什麼最後接二連三的要碰上這樣恐怖的人?嗚⋯⋯


淡淡暼了少女一眼,包括那根搶眼的零食,「所以呢?」如果認為他是個對於主動送上門的天使少女有邪念的話、那樣膚淺的話就大錯特錯!他才不是宮侑!「帥哥」淨是詐欺這句說得真不錯⋯⋯ ←宮侑中槍


谷地更不知所措的轉著眼珠子,「請⋯⋯角名學長一起吃?」少女決定豁出去,伸出小手,把餅乾棒給遞去男人的面前,根本不顧可能會被冷淡、或是白眼。

會這麼敢,也是因為她知道角名不是像佐久早那樣火爆——


只見角名露出了一個令人無法言語的奇怪表情,然後看了看周圍,說了讓少女驚訝的話:「好啊。」女生主動了,他可沒話說喔,待會兒發生什麼事——可是你情我願的⋯⋯而谷地不知道,角名竟擅自扭曲了原意。

角名看了看那根餅乾,「這是什麼口味?」白色的、上頭還有這麼多七彩的糖粒——好像很好吃?

「檸檬!這裡(兵庫)產的喔!」谷地開心的介紹零食,然後輕輕咬上裹著巧克力的那頭,頭微笑的抬起,看著男人好看的臉。

點頭,沒有多說,角名靠近她,沒幾步,停了下來:「頭抬到最高。」這樣命令,像是故意的想享受女生努力的模樣,說道。

谷地不疑有他,也覺得合理,畢竟兩人差了三十幾公分,她若不抬頭會有礙過程。沒有遲疑的抬高,還稍微墊起腳尖、嬌小的整個人能看出來正微微抖著,十分的可愛、讓人也激起欺負欲⋯⋯

盯著她這麼認真單純的模樣,男人笑了出來,得來了對方疑惑的目光,但沒有多久,他突然想通了。谷地會這麼邀他一起吃,絕對不是要做什麼——她這麼的笨!所以如果真的揩了油,肯定把她給嚇得花容失色的吧?哈哈⋯⋯角名很快想到這裡,剛好覺得笨蛋就該欺負欺負,不然對不起笨蛋吶——是不是?

勾起唇角,角名接住另一端餅乾的頭,開始往前咬、咔咔地吃掉好多截,而少女動作慢慢的,他沒有幾口就已經到了面前、差點兒就要碰到她:「呵⋯⋯」不自覺地又笑,男人不想離開餅乾,「脖子痠嗎?」便刻意的問道,可惜天使女孩啥都沒有察覺到。

谷地不敢讓自己腳底板踏回地面,硬撐著墊腳姿勢,脖子雖然痠疼,但還沒吃完!「嗯、嗯⋯⋯」小小的聲音自喉嚨中發出,小頭顱輕輕點了幾下後——角名忽然離開,一下子讓她感到沒有壓迫感、還能好好呼吸——


幾秒後,角名壞壞一笑,那是一抹要得逞了!的微笑——他猛地捧著少女的雙頰,「我來幫妳。」頭迅速低下,快到谷地什麼也沒看見,只有看到了放了不知幾十倍大的學長的臉、最後整片都是眼睛——然後唇上有了軟軟的觸感。

這個畫面非常可愛,高大的角名彎得非常彎、捧著少女的白嫩嫩臉頰吻她——谷地ㄧ驚,嘴鬆開的讓他立刻鑽入舌頭,與她一起分享最後一段的餅乾棒,酸酸甜甜——又在溫熱的口腔中起了化學變化,角名不自覺地想吃更多、回味味道起來的舔吻、吮吻她。「唔啾⋯⋯」

谷地動都不敢動的被親吻,受到驚嚇的她嘴巴完美沒有任何反應、甚至眼睛和呼吸都忘記了,「!!、⋯⋯」角、角名學長在⋯⋯在吻她!而且還是戀人般的親吻——

雖然現在她的確站在地面上好好的、不用墊腳也不用仰頭!但、但不是這樣——谷地終於回神過來的趕緊要阻止學長好像越吻越瘋狂的揩油,小手去抓住那兩隻分別捧著她兩邊臉頰的手背及手腕、企圖想要拉扯開。「嗯、」

知道學妹在掙扎、抗拒了,角名很乖的用力吻了一口後,放開,激烈的呈現牽絲畫面、非常性感而且低聲說:「哈嗯⋯,、呼⋯⋯多謝谷地餵食。」他指的當然不是pocky了——

谷地漲紅了臉、小手不禁打過去對方的手臂上!因為她有聽懂意思!「角名學長!為什麼⋯⋯」可算帳的話說不到一半,男人非常厚臉皮、像極了一名惡霸說道:「妳的意思就是可以啊。嗯?」

「才不是呢!」谷地嗔道,小手把摸著臉頰邊緣的修長手指給推掉!「角名學長是變態!」她現在看清楚了!以後一定要離他遠遠的!


角名忽然露出😏的笑容,差點沒把少女給嚇跑,「變態才不是只有這樣⋯⋯」輕聲說著,最後突然來一個抓住她的手臂!谷地立刻想要推開,沒想到卻變成兩隻手都被牽制,「!學長⋯⋯住手、」不要欺負她!

「妳在邀請我嘛,錯的是妳。」角名理所當然的道,然後一個扯進!低頭湊近她,黑眸瞇起來,整個人的氛圍和上一秒天差地遠的警告她:「如果⋯⋯妳在別的男人面前也這麼破綻百出——就死定了。嗯?」

「妳敢像這樣勾引別的男人,試試看⋯⋯」


谷地抖了一下,涼意從腳底麻到頭皮,呆愣愣看著近在眼前的男人,「⋯⋯」什、什麼勾引?角名學長在亂說什麼?她只不過今天和他慶祝🎉pocky日——

看著她似乎聽不懂,男人的手抓更用力了!導致谷地疼的皺眉,「!⋯⋯」繼續說,「別的男人就是我以外的男人,聽懂嗎?尤其是宮侑那個傢伙⋯⋯」

谷地搖頭,「我不知道角名學長在說什麼⋯⋯」強吻她、還說這些什麼呀?說著,扭著手要他放開。

嘖ㄧ聲,煩躁無比的情緒導致面癱無法正常淡定了,角名皺起臉的放開她、在她以為自己獲得自由時,一個施力的把人給推向牆壁,然後壁咚她,不給她任何逃走空隙。「要再吃一根餅乾才會懂嗎?」或者乾脆直接吻到這笨蛋懂為止?

谷地看著高大頂天的學長,內心撲通撲通跳得飛快、臉頰上飄出的紅暈極深,支支吾吾地道:「我⋯⋯」是因為第一次被壁咚而害羞?還是因為角名?

看著眼前可愛到爆的小人兒,角名還是止不住自己的情緒,霸道的把谷地的下巴給抓住、一個用力往前拉!瞬間和他縮短距離,一口便吻住她!大手仍牢牢捉著,防止少女亂動。「唔!」


被壁咚著接吻!完全是少女第一次——她因為下巴的牽制關係而只能乖乖被吻,角名的吻是激烈的讓她無法呼吸、喘息,唾液亂七八糟流——根本來不及吃掉。「哈、啊嗯⋯⋯」

口中淨是檸檬的甜酸味,她嘴裡的味道瘋狂的使他喜歡、迷戀、流連——好像只要在谷地嘴裡的,都是人間美味!絕對上癮!鬆開她的小巧下巴,舔去流出來的淫靡唾液,角名輕喘,另一手還是沒要放她走:「把這盒pocky吃完?這次用我的吃法——」

谷地回過神的搖頭,雖然不懂學長的方法是什麼、但一定不單純!「不要⋯⋯」但男人已經抓起了幾根起來——

「嘴張開,嗯?」


「角⋯」可他要的是張開嘴!不是說話!角名輕輕捏捏她的小臉頰,「張開,咬著這一端⋯⋯」


「不聽話?今天不是pocky日嗎?嗯?還是要用身體吃?」見學妹似乎不曉得在抵抗些什麼,角名露出了冷冷、危險又腹黑氣質的模樣問道,聲音柔的可怕,說到「身體」時還故意空出一隻手,從腰側往上輕輕劃過、然後用手指戳了戳少女微微隆起的Q彈小胸部。

谷地忽然瞪大眼睛,然後張開了小嘴、任由角名用嘴的任何餵食——總比什麼「用身體」來的好啊!光是想像就可怕!


單純的pocky日,但谷地卻誤觸了角名某種屬性開關——終究一發不可收拾⋯⋯



結果:成功✅




END.

首先是黑子的篇,黑桃有毒啊。(總是會傾向它!!!!
希望喜歡五月的大家會喜歡這篇閃甜文XDDD
黑子當然也是能像排球這樣分學校來寫,但就是會爆字數!加上排球的我就會跟著爆了.............
HQ的部分,很顯然我做了驚人之舉....................因為青城給了及川這顆大糖果(抱頭)
其實我就在松川和及川之間拉扯,最後還是給了及川(聳肩)沒差因為就這次而已,以後全是松川主場(靠
白鳥澤的話也覺得天童適合這個主題>///<就給他糖吃~~~(雖然我還是有在瀨見之間選擇
(別問為什麼沒有音駒XDDDDDD(逃避啥))
首次挑戰了木兔寶寶,不知道有沒有抓到你們覺得的萌點?沒有也就算了(幹)我自己懂就好QQ(大天使x天使好嗎TTTTTT??反正在我眼裡木兔寶寶就是個肉食男(羞澀)(靠北)
佐久早的萌點我想也希望讓大家抓到wwwww
最後的角名.............可能大家覺得ooc,不過他就是給我種又冷又危險加上面癱的黑氣質............沒一樣get沒差,不要噴就好QQ

最後報告:目前手上的坑就是【小星星】月谷和短篇及湊數的節日文還有娜美跟赤桃XD不管有多少,默默等著我填我就滿足了
再最後的小提醒若喜歡此篇文請幫我按個拍手我很需要,謝謝大家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