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つきやち】小星星05

五章.
字數11787.
(不小心爆萬字)



及川來不及的已經趴在地板上,聲音十分悲愴——「阿岩!我已是是傷患了⋯⋯」

教練在一旁無奈扶額,也沒有責備岩泉的暴力管教,走了過來,看著躺在地上的主將,「能走路🚶♀️嗎?」

及川抬頭,試圖爬起來,身子能站好沒問題、但是腳步的話⋯⋯他忽然很尷尬的笑:「也不是不能走,比較慢而已。」

教練看了一會兒後,轉向岩泉:「岩泉,麻煩你送他回家,及川,不嚴重的話練習賽那天要過來,在那之前⋯⋯宮澤你就是首發。」對著隊上組合說完後,再來是看著一年級生。

宮澤嚇了一跳,「是!」趕緊回應,不遠處的國見只是淡淡的看著這大群人,「⋯⋯」首發啊?這個壓力不是開玩笑的——

及川看著走回原位的教練,再看去宮澤的方向,臉上綻放出可疑的學長式笑容:「加油喔,小凜。」

宮澤震了一下,看著讓人猜不透的主將,「⋯⋯是。」小凜?反射性皺眉,他不喜歡這個像女孩子的名字、更討厭被叫小凜什麼的——及川當然有發現,但視而不見;岩泉舉起手就打下去,「喂,不要欺負學弟。」

及川摸著頭,和岩泉吵起來——最後,副將怒吼道:「你給我自己爬回家!」

宮澤輕嘆,撇開頭,「⋯⋯」倍感壓力是當然,但他想要證明自己能接下及川學長棒子的人吶!想要幹架——就在球場上吧!

國見晃過去宮澤旁邊,卻問了一句和此刻無關的事情,「你知道前女友讀哪個學校嗎?」

宮澤一愣,腦筋開始脫離「排球」,看著突如其來的隊友:「不知道。」中學時她的閨蜜也沒什麼與他聯絡了,因此什麼資訊都一無所知⋯⋯

「那她是會參加社團的人嗎?」

「⋯⋯不會。」宮澤似乎懂了,露出了遺憾又苦澀的笑。

「既然這樣,死心如何?「首發」⋯⋯不是在開玩笑的喔。」國見輕笑,回歸正題,很明顯要再找到那個人的機率已經是微乎其微了吧,雖然他和愛情什麼的沾不上邊,但是——「再告訴你吧,學長們說的禁愛令也只是表面,如果真有困難,你可以去和三年級們討論,我也幫不上你的忙⋯⋯因為如果是我早就放棄了。」

宮澤盯著他,沈默半晌才又說:「如果你見到她,就能馬上明白我的心情了。建議你去談個認真的戀愛,因為愛情可以讓人成長!」也笑看著國見、非常能懂國見的觀念——因為是個毫無經驗的人的觀念。他也曾經有那種時期,直到喜歡上她⋯⋯

國見聳肩,淡然及無謂就是等於自己——這一點也只有北川第一的那些人知道而已,宮澤是現在才認識的,他也不會去爭辯這些個性上的問題,「我不需用⋯⋯不過去找三年級肯定有幫助喔?及川學長我就不知道了⋯⋯」

宮澤皺眉,「我不會考慮主將。」只是這麽實際又簡單的一句話,讓國見噗哧爆笑!「哈⋯⋯」

金田一被嚇傻了,國見?國見大笑了!那兩個人在聊什麼?


翌日

俊俏挺拔的導師站在講台上,看著講桌上的一張白紙、不時看向門口,似乎在等著誰進來。嘖!學校真麻煩!這種事情不昨天一起告知,現在才要處理!因為不想浪費私下的時間和上課時間,他才先來教室等人的。

走廊上的佈告欄佈置是班級輪流製作的,這次換到五班了,學校昨晚才提起這件事、身為班導也因為剛開學的事情太多導致忘記佈告欄佈置的事情,昨晚才被學校提醒的,而且後天就要完成!為了這件可能開天窗的事,老師很快的想到方法——谷地是學藝,美術🎨應該難不倒她?然後再撥個電話📞去給中學的她的老師詢問相關問題,沒想到賓果!

記起中學班導對於谷地的事蹟和美術🎨天份的描述,他才一早在教室等人的!不過少女還沒出現,倒是讓不少早到的同學們紛紛嚇到⋯⋯

萩原拉開教室門🚪,馬上被台上射來的一雙眼睛👀給震一下,「!?」再看看四周似乎平靜正常——少年關上門,「老師?」為什麼老師現在會在這裡?

已經把全班的長相和名字記起來、拼上的導師說道:「我在等谷地。」萩原學,是副班長。

萩原顯然一愣,「怎麼了?」他已經走去講台邊。

老師解說著佈告欄佈置的事情,萩原聽完後,很自然接下去:「下禮拜不是也要交教室佈置?這樣谷地會不會⋯⋯」來不及?

「嗯,我也有擔心這件事,不過小倉和副學藝也會幫忙,或者你也可以幫忙?總之佈告欄的比較危急⋯⋯」話還沒說完,他等的人出現了!

谷地拉開門,覺得奇怪,一隻腳遲疑的在想要不要踏進去?之時——老師立刻開口:「谷地,過來一下。」嬌小少女更愣,副班長也在?是什麼事情嗎⋯⋯

萩原看到來人後,不禁露出呆萌的陽光☀️笑臉,迎向走過來的少女,「早安!谷地!」

「早⋯⋯萩原君!老師?什麼事嗎?」也朝同學打招呼,再抬頭問道。

「今天能留下來幫忙做公布欄佈置嗎?剛好輪到我們班要製作了,後天之前就要貼上去,我有去問之前妳的導師,他說妳的美術設計不錯。」

谷地睜大眼,「沒問題呀,老師。可是⋯⋯」

「怎麼了?」老師問道,連萩原也好奇看著她。

「您就為了這件事在這裡等我嗎?」可能真的很急吧?但是有必要嗎?現在時間已經快要上第一堂課了!老師自己的時間都浪費掉了吧?

萩原瞪大眼,覺得尷尬的氣氛飄過去,然後忍不住的捂嘴笑起來:「⋯⋯」

老師瞇起眼睛,二話不說直接伸手彈她的額頭,「妳管老師!做好來找我!」說完,提起腳快速走出教室,消失在門口。


!?谷地毫無防備的被彈額頭,而且力道還不小!痛的她驚呼,「好痛喔!什麼嘛⋯⋯我又沒說錯!」

萩原在旁止不住笑,見到了谷地萌萌的樣子揉著紅起來的額頭,直接問:「妳跟老師很熟喔?哈哈⋯⋯我第一次看見那樣的老師欸!」

「什麼意思?」

「語塞的糗樣啊!哈哈⋯⋯啊,對了,我也留下來幫妳一起做吧!」萩原繼續笑著,最後想到重要的事。

「嗯!謝謝萩原君!」


青城高中

宮澤穿著運動服、一個人走在棒球場邊緣,要前往位於教學大樓走廊附近的洗手台——因為離棒球場很遠,所以要走一段路。看著自己的手指,「糟透了⋯⋯」別說及川學長了,這下他也受傷了!不過只是手指而已⋯⋯纏著繃帶應該沒事,舉球、扣球應該不會影響到⋯⋯?

其實國見的話他不是沒有想,只是不管怎麼想——決定都還是不會變,或者說也捨不得變⋯⋯擰眉,黑眸低垂,不忍盯著自己的手掌出神:「⋯⋯」不知道為什麼,視覺上出現了重疊影,讓他訝異的一彈,回神,什麼都沒看到⋯⋯只有看到自己的骯髒雙手。

他看見了——曾經與那女孩堅定相握的手、牽著、晃著,緊緊抓著都沒有放開⋯⋯

可惡!再不見到她、和她解釋當時的誤會——他的日子只有活在那個籠子裏而已!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再見到妳?仁花⋯⋯

想到這裡,心中的壓抑和負面情緒傾巢而出——宮澤硬生生蹲下來,完全不在意熱烈的陽光☀️,「、」誰來幫他?能抓住他即將滅頂的手、一把拉出泥沼中?

⋯⋯⋯
學?同學!⋯⋯⋯


黑暗裡,他聽見陣陣遙遠的叫喚聲、之後漸漸變得清晰在耳邊——最後——「同學!!你沒事吧?中暑嗎?」鏗鏘有力的嗓音從遙遠、充滿回音、散亂的狀況急速響在耳邊👂!震的讓他猛地抬頭——

將他拉回現實裡!

「!??」宮澤一副被嚇壞了的表情看著突然出現的臉龐,以為自己看到幻覺——一方面是被拉回來現實、另一方面是這是一張他認得的女孩臉龐!「哇啊!妳、妳——」

綁著雙馬尾的捲髮少女定睛,看到蹲在地上的人跌坐亂叫後,也驚恐萬分:「宮澤!你怎麼在這裡啊!」

「這是我的台詞!妳⋯⋯該不會仁花也在這裡?」指著美少女吐槽,宮澤很快回神來開始張望,不會吧!如果真的在同校不可能沒發現!開學當天的朝會一定會看到——

美少女見到他這個失控的反應,冷笑道,也沒有拉他起來、就這樣看著坐在地上的人:「仁花怎麼可能在這裡?她才不想看到你!」她以為不會遇到曾經傷害自己友人的人了,沒想到竟是這樣的再會?難不成所有人的關係還剪不斷嗎?

「七里!告訴我仁花在哪裡——」

「我看你很有精神嘛,現在還是上課中⋯⋯喂!」七里哼一聲,美眸撇開不再看宮澤,轉身要離去——但他卻更眼明手快的把人給拉住,不讓少女輕易離開,除非問到結果!好不容易有機會,怎麼可能放棄!

「七里!那是一個誤會!我不⋯⋯」

「宮澤!雖然我和仁花不同校了,但我還是愛著她、保護她,和那時候不變!你知不知道她很難過?你知不知道最後的日子她是怎麼過的?你認為她還會在乎你的解釋和那該死的真相嗎?」

「當時誰都沒有主動,事情是因你而起的!事到如今的靠近、解釋都是傷害——」七里爆發出來的甩開他,說出一直想要當面告訴他的話,這樣的保護,她認為是重要的。

「我如果一直不說才是傷害!妳如果真當她的姐妹👭,就告訴我她在哪裡!我不會說是妳跟我說的!」

「⋯⋯⋯你這個變態!混蛋!笨蛋!白癡!混蛋!」七里ㄧ愣,炸毛的飆罵,看到他一臉震驚後,繼續不客氣地問,「那個學姐呢?」

宮澤聳肩,「沒有聯絡了,我不知道。」

「我不懂擁吻有什麼能辯解的?」七里很快反應過來,依然冷冷的說。

明白這個意思是「聽聽看」,宮澤說道:「那時候學姐進來教室,說要講事情⋯⋯她看起來很正常!可是在我抬頭的瞬間,就被吻了、她知道我有女朋友!可是——」

「但是最後你們纏在一起了吧?雖然仁花沒有從頭看到尾,但是你和學姐親熱的畫面都被看光了⋯⋯這種東西你還妄想要解釋、解釋什麼!啊—越想越氣!你不要再說了!」七里沒什麼反應,仍覺得都是雙方有錯,記起仁花當時的描述、更讓她怒火竄起,指著他大叫後又要走人。

「我跟學姐真的沒什麼!我喜歡仁花啊!」

「喜歡她就是和別的女人接吻?這就是你的喜歡?拜託你不要再靠近仁花了!混蛋!」七里轉頭怒瞪他,覺得只有越講越氣,丟下話就要邁開步伐——

「是她強吻我!我知道我也有錯——可是我不想要讓仁花一直以為我不喜歡她、或者以為我背叛她⋯⋯我喜歡她啊!好喜歡⋯⋯」

「學姐有試圖找仁花,可是仁花避而不見!我後來也是要找她!但是她已經⋯⋯」


「做了才解釋誰不會?你們傷害錯人了!再見!」七里聽不下去的說道,惡狠狠瞪了宮澤最後一眼後,甩頭頭也不回——

「七里!我以為妳會幫我⋯⋯」宮澤上前,還是不讓少女走,他說了,沒有問出來消息不會罷休!

「你知道嗎?原本我是要去扁你的!可是仁花叫我住手!你到底憑什麼喜歡仁花?後來一直到畢業前你們都是活在流言裡度過,就是你和學姐害的!仁花為了捨棄那段回憶,把頭髮剪掉了你知道嗎⋯⋯」七里推開宮澤的觸碰,面對面和他說,想起了那時候的種種事情——不禁脫口而出,少女馬上嚇到就要閃人,可宮澤的動作總是快一步!

「仁花剪頭髮了?」


「你抓錯重點了吧!不要碰我!」七里趕緊裝鎮定的罵人,手腳繼續很忙的揮開宮澤的阻礙。

「不行,事到如今不可能讓妳走!七里,告訴我,我自己去找仁花說清楚!」


「⋯⋯你可能會再傷害她嗎?」雖然過了一段時間,可能仁花也不會在意了?但是讓這傢伙去找仁花會不會是個錯誤?七里心想,眼眸瞪著他不放。

「怎麼可能,我喜歡她!」宮澤即答,皺眉,覺得七里的話很蠢。


「⋯⋯仁花的高中生活才剛開始,你要去破壞嗎?」

「仁花還會提到以前的事嗎?」沒有回答「破壞」這件事,宮澤自顧地問別題。

「很少⋯⋯算了,你那麼堅持又這麼有自信的話就去啊,喜歡一個人——我也沒什麼理由阻止你了,只不過放不下過去罷了⋯⋯」七里嘆氣,鬆開眉毛,大眼睛瞥他一眼,不太想繼續爭吵下去了、因為這傢伙似乎來真的⋯⋯非要問到不可,她很困擾啊!至於仁花那邊的話——再跟她說吧,況且這傢伙不太可能馬上找到!哼哼!給他一點教訓!

「在哪裡?」宮澤看著七里的臉龐,問道。

「烏野高中。」七里輕嘆,沒什麼精神的說。


!!

宮澤驚喜的看著無力的少女,「真的假的?星期二烏野高中會來欸!」這真是命中注定!

七里十分驚恐,精神都回來了,看著很高興的人:「為什麼?」

「社團要舉行練習賽!」

「你?社團?」七里感到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昔日同學,問道,要怎麼把這傢伙和社團聯想起來吶?

「嗯,排球社。謝謝妳啊,七里!對了,歡迎妳來看球⋯⋯當作謝禮邀請妳,我是首發喔!」

「你去死!你給我聽好,我沒有幫你!也不是你那邊的!休想叫我幫忙你追仁花!你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依仁花的人氣來說可能都交到男友了!」七里有些兒崩潰的看著眼前這個疑似腦壞掉的人,指著他叫道。這是什麼隨便就把她納入陣營的模樣?她才不會出賣自己的好姐妹——嗚⋯雖然已經透露學校了⋯⋯

宮澤眨眼,心情很好,「放心,我會讓仁花再愛上我的!有沒有男友都無所謂,我才不在乎!高中才出現的傢伙沒資格搶仁花!」

「你好幼稚!才不是這樣吧!你高興太早了,烏野這麼大你慢慢找吧!」七里張大眼,但也懶得繼續這個話題,生氣的比了中指後跑了。

「哈哈⋯⋯星期二來看球啊!」看著少女的背影,宮澤一點都不介意她的對待和壞脾氣,自顧自地說,根本不在乎大炸毛的少女。

「看個頭——」七里的聲音變得遙遠。


他很滿意這個結果,就忘了去處理手指上的傷口⋯⋯放學後的社團時間一到,就笑不出來了。


烏野一年五班(16:00)


「謝謝大家的幫忙⋯⋯」谷地看著兩名自願幫忙的一男一女,不好意思的抓抓臉頰,值日生離開後,教室裡就只剩要做佈置的四人而已了。

「客氣什麼!好可愛!」小倉愉悅的摟著嬌小少女的肩,舒服的黏在谷地身上,有香香的味道!

谷地嘿嘿笑,將設計圖給自抽屜中拿出來,「我已經畫好草稿囉!照著剪出來就行了⋯⋯」

「嗯!」副班長及副學藝點頭,開始動作。

因為才開學沒幾週,大夥兒還不是非常熟悉,除了女孩子之間,因此兩位男孩都顯生疏、緊張——萩原不時會偷瞄認真畫圖的金髮女孩,不知怎的,脫口而出了不相關的話:「谷地⋯⋯長頭髮的話應該很漂亮喔!」

小倉看過去,連副學藝也看過來——谷地手忙腳亂起來,「是、是嗎?謝謝萩原君⋯⋯不過我滿喜歡短髮的!」

「咦?三年都不打算留長嗎?」萩原可惜的瞪大眼睛,拿著鉛筆✏️的手動了動,正是一心二用。

谷地緊張的回答:「留長還是會考慮的⋯⋯」

小倉雖然知道谷地中學的初戀事件,但似乎不太知道谷地剪短髮的事,便跟著聽信谷地的話,「仁花怎麼樣都好看!捲髮造型也一定很適合!」

「嗯!我也喜歡捲髮⋯⋯」四人開心的聊起來,手邊的工作沒有怠慢,過了一會兒——教室門上傳來叩叩聲,四人一瞧,「老師?」不是說在辦公室等嗎?

「喔!四個人呀?辛苦了!謝謝你們幫忙學藝,放學老師請你們喝飲料?」

男生們高興的答應,和男老師的互動好像很友好👬,「謝謝老師!」剩下的兩位女孩也想了想,答應,同樣向班導道謝;老師笑著走進來,隨便拉開一張椅子就坐下,「我在這裡等你們,有問題比較方便。」然後拿出手機📱開始按起來,不知道在幹嘛,桌上還有幾張紙📄和習作。

谷地仔細的按照草稿上的描繪,再用黑字筆描邊、最後拿出剪刀✂️小心翼翼的剪裁,「⋯⋯」

「老師,做好的話要放在哪裡?」副學藝這麼打破沈默問道。

「嗯⋯⋯放我辦公室,明天一早再貼⋯⋯對了,學藝們明天八點到校可以嗎?」老師一邊工作一邊回答,然後說了重要的事。

「好的!」谷地和副學藝馬上點頭說道,然後下一週評分、還有教室佈置呀⋯⋯開學真忙。谷地悄悄心想。

「至於下週的教室佈置材料不夠的話,待會兒再帶你們去買。」

回應老師的話後,四人還是一邊工作、一邊兒聊個天,「吶⋯⋯都還沒參加社團活動嗎?」萩原這麼閒聊,畢竟會在這裡幫忙的就是沒有課後社團,才有多餘的時間。

他們的聲音剛好,老師也能夠聽到,小倉歪頭,可愛的眼睛打轉,「沒有⋯⋯又是幹部的話好像會太忙?」

「而且也不能待到畢業🎓⋯⋯」副學藝嘟嘴,拿起泡綿膠。

「我目前也沒有⋯⋯但對男排經理有一點興趣,可是他們沒有在徵經理,所以應該——」

「へ?怎麼有興趣?」萩原有些意外的問,看了一下谷地後,繼續專注在手上的工作。

谷地頂著紅紅的臉頰說道:「我住在白鳥澤附近,好像開學那天剛好撿到他們學校排球部學生的學生證,當天放學我拿去還給失主,然後被他們的教練攔住⋯⋯跟我分享了一些排球的事情!」覺得當輕鬆聊天也沒關係的她都說了出來,小倉雖然已經聽過了,但反應仍很小激動,「吶!是不是很有趣?」

萩原笑出來,「好像漫畫情節喔!社團的人都很帥嗎?」

谷地一驚,仔細回想,「咦⋯⋯這個⋯⋯不知道耶,我沒有注意⋯⋯」當時的她都快被嚇慘了,沒時間觀察顏值什麼的。

「咦,谷地不會注意嗎?」副學藝驚訝的問,看著臉兒紅通通的少女。

「因、因為他們社團的老教練非常兇猛!比老師還兇——」少女忽然噤聲,糟!她說了什麼?太自然了!慌張的停住動作,谷地哪兒都不敢亂看。

小倉趕緊左看右看,作勢要保護谷地,不小心說出來了啊!雖然沒有被班導兇過,但上次在頂樓聽聞谷地的說法後,大概也明白老師是怎麼樣脾氣的人,也有些繃緊神經⋯⋯

萩原倒是很爽朗的笑著,「會嗎?澤瀨老師很兇嗎?」還看了一眼還沒有動作的高大男人,說道。

男生們都沒有谷地所說的那樣的感覺,都滿不解,「?」是喔?老師很兇啊⋯⋯副學藝心想,看著放下手機、往這邊看的男人——「谷地,那是因為妳沒在聽老師說話。原來妳覺得老師很兇啊?」澤瀨結心微笑,眼睛彎的弧度非常可疑,頓時讓谷地和小倉都嚇出雞皮疙瘩!

「沒?沒有呀!我說錯⋯⋯」谷地一震,刀法差點兒剪錯,搖著小腦袋。

「好好聽我的話就對了,別再想前男友,老師就不會是妳覺得的「兇」啦。」沒想到,這個疑似散發著腹黑氣息的大人竟這麼補給少女大大的一刀🔪——

小倉張大嘴,「咦呃⋯⋯」老、老師果然好恐怖啊啊啊——如果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可怎麼辦!嗚嗚仁花好可憐!少女趕緊看去似乎在發抖的女孩——

「我、我沒有!老師這個笨蛋!」谷地臉都漲紅了,只能這樣罵道,小手控制著想要砸東西過去的慾望⋯⋯好丟臉啦!討厭!

「什麼!前男友!妳已經交過男朋友了!可是為什麼老師會知道這種事呀?」萩原大受打擊的看著滿臉不自在的少女,不敢相信她竟然交過男友了!但驚訝之餘還是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副學藝挑眉,「幹嘛這麼驚訝?沒禮貌欸⋯⋯」

老師卻笑得很開心,不覺得谷地的指控有什麼不禮貌或者超過,「不只是妳呀,你們都要知道——雖然開學我已經講過了,要戀愛還是要保持好成績,好嗎?」他也十分巧妙避開萩原的問題,沒有回答、谷地也沒有,知道的人只有小倉——她也沒說,老師也不知道其實小倉知道為什麼他會知道谷地前男友的事,便默默覺得那是自己與學生之間的「秘密」——

「是呢⋯⋯升學班的壓力不能小看⋯⋯」萩原輕嘆,動著手上的剪刀✂️碎碎念道。

「別擔心,老師會好好帶你們!」

嬉鬧一陣後,老師收到一則訊息後站了起來,看著外頭的夕陽🌇、再回到四位學生身上,「我先回辦公室,做完我都還沒回來的話直接來辦公室吧!」以防萬一先這樣交代後,因為也無法估計會離開多久,他便很急的離開教室了,位子上的習作和紙張還留著。


什麼嘛⋯⋯這個老師不是兇,是虐待狂吧!噘著嘴剪紙,谷地對於方才從他身上冒出的氣質給嚇到,然後記住,以後不能再有把柄在老師身上了!剛才真是狼狽不堪吶——

她才沒有想什麼前男友咧!谷地皺眉,剪紙的力道忽地加重,惡狠狠瞪著色紙。哼!


30分鐘後


「完成了✅——」谷地滿足的放下用具,伸了懶腰,外頭的夕陽🌇顏色更深、呈現一種深層又有層次感的美景,她收回欣賞的目光,看了看四周:「⋯⋯」三個人都去廁所了,老師也沒有回來——嗯,先收拾東西好了!少女起身,先走去老師離去前坐的位子旁,將椅子靠上,看著桌面上的東西。「⋯⋯」改作業呀。三年級的⋯⋯谷地收好後,拿到他們並桌的桌子上,開始幫忙收著大家的東西。

這時,副學藝先回來了,ㄧ瞧見少女正在收拾桌子,「好了?」

「嗯!整理完先去辦公室吧!」少女這樣回應。

副學藝想了想,摸摸瀏海,「我跟妳一起去?」

「好呀!嗯⋯⋯,西成君!」高興點頭,谷地想了想,叫出少年的姓,應該沒有記錯吧?

「嗯!小谷!嗯⋯⋯可以這麼叫嗎?畢竟這學期要互相幫忙?」覺得氣氛和聊天狀況都不錯,少年才問道,而且兩人又都是學藝股長——應該更需要好交情?
「當然!三年請多指教呀,西成君!」谷地笑咪咪點頭,開始把並桌的課桌椅恢復原位,他馬上也前來幫忙。

「嗯?老師的東西順便拿去⋯⋯他們回來應該知道我們去辦公室吧?」瞥到不久前老師批改的東西,西成說道,然後看了看教室裡。

「嗯,我有和小愛說了!走吧!」拿好作品和書包,谷地點頭,看著西成拿起老師的東西和紅筆及自己的書包後,一同前後走出教室⋯⋯


走廊


晚風嗖嗖吹拂,兩人的衣物和頭髮都不規則的凌亂飛揚,谷地安靜地走著,「⋯⋯」腳步聲完全淹沒在風聲中,不過沒什麼差。

「小谷好像跟老師滿熟的⋯⋯?」西成的聲音織著風聲吹進少女的耳裡,谷地看著旁邊的少年,「有嗎?」她沒有感覺呀⋯⋯

「嗯,才幾個禮拜老師好像叫了妳滿多次的⋯⋯」

「是嗎?很剛好吧⋯⋯好幾次都只有我能幫老師做事,就叫我了。」歪頭,谷地不太了解西成所說的「熟」是什麼,導師和他的導生當然感情會很好嘛!沒有意外的話。西成看了一下少女好看又治癒的側臉,沈默幾秒,「⋯⋯喜歡這裡嗎?」

「嗯⋯⋯其實我不會討厭「以前」,但是說喜歡的話是「現在」沒錯!」腦海閃過幾幕中學時期的幸福畫面、再回到現實,谷地幽幽的道,默默勾起一種安靜的微笑。

就算喜歡以前、喜歡那個時候——也只是「喜歡過」而已。


「我也是。」雖然不知道西成有什麼樣的過去和心事,但谷地能感覺到此刻的他是真心的感到開心,而就沒有多問什麼了——忽地一陣大風襲上兩人,谷地瘦弱的身子一晃,風似乎使得她鬆開手,佈告欄佈置的成品這麼往前飛——

「糟糕!」少女一驚,很快反應過來的上前想要追逐被風帶走的彩紙,旁邊的人也正要往前跑時——忽然在前方不遠處過彎的地方啪地一聲很大力的響起,落在某雙腳前面,緊貼著那穿著短褲的腳前⋯⋯

谷地一愣,緩緩抬頭,看見了正要過彎走出來的人是誰,「!」又是巨人君!月島因為突如其來的東西而停住腳步,低頭再抬頭,「⋯⋯」又是這個矮女生!他們究竟毫無關係的遇見幾次了?

後面的西成覺得奇怪,認識?這麽想,站在後面一點點的地方看著少女。

「對不起!風太大了⋯⋯」還好他此刻出現要過彎!否則彩紙已經不知道飛去哪裡了⋯⋯月島發現後面還有一個男生,似乎是這個矮子的同學,收回視線後,才彎腰把東西給撿起來,因為已經被風吹攤開,他看見了上頭的設計和在角落非常不起眼的兩行小字,「⋯⋯這是妳做的?」『谷地仁花、西成雪見——正副學藝⋯⋯』

呵,原來是這樣?


沒有阻止他的端詳,谷地很驚訝他會與她搭話!一種異樣的電流和溫度竄過全身,最後爆炸在臉頰上,「我、我⋯⋯」

「什麼?」聽不太懂少女的語意,月島移開眼睛,看著她。

「呃!是!我設計的⋯⋯大家一起幫忙完成的!」突然被注視的少女頓時失去思考能力,嗓門變大的說道,連風聲都穿過,讓月島微微一愣,「⋯⋯」真奇怪的女生!不過滿可愛的⋯⋯也知道這是佈告欄佈置,月島又露出了嘲笑的嘴角,「還妳,チビちゃん。」把東西塞去少女懷裡,少年姑且回應了谷地露骨的想法,才擦肩而過,也沒有理會西成,便往自己的班級走去。

碰地谷地的臉頰更紅,說不出話的顫抖,什、什麼呀!長那麼高了不起?明明就是他太高!他才是怪胎咧!⋯⋯還是說自己覺得他是巨人的想法被知道了?所以才這麽叫她矮子?可是怎麼會!她又沒有說出來心裡的想法——

「妳認識他呀?他也是升學班的欸⋯⋯感覺得出來頭腦很好,而且氣勢好強⋯⋯」那個穿著好像是在練球吧?是有什麼東西忘記拿才回來教室嗎?西成收回視線,回到少女身上,不太懂谷地怎麼一副糾結而且臉那麼紅?

「我、我才不認識!」谷地抱緊懷中的彩紙,用力揮走不太妙的心動💓情緒,折回去開始繼續往辦公室方向走⋯⋯


※


「不要四個都塞後座,一個來前面。」谷地正想要跟著打開後座車門時,聽見駕駛座上傳出的懶懶聲音——少女愣住。什麼呀!那不就是她要去坐前面嗎?看著後座的三位同學的眼神射出「去前面吧」的訊息,連小愛都這樣!嗚嗚!還是只能放棄擠後座的念頭,谷地關上門,改去打開副駕的車門——

她、她第一次坐男人的車、還是副駕的位子⋯⋯雖然對方是老師,不過還是會胡思亂想呀!

「快坐上來呀。」男人催促,看著不知道在門前猶豫什麼的女學生。

嗚嗚——為什麼明明已經放學了、老師都下班了,還是無法敵過那種他身上的氣勢?一聲令下不敢違抗呀!谷地趕緊點頭,稍微低點兒身,坐進去副駕位,並關上車門,一手便去拉安全帶。

老師ㄧ笑,開始轉了方向盤,看著前方,「你們運氣很好,想喝什麼手搖?」

「運氣很好⋯⋯老師,你都請學生商店的罐裝飲料是嗎?」萩原挑眉,猜測著班導師所說的。

「所以說你們四個運氣很好,這間不錯喝,看一下要喝什麼跟我說。」一手控制方向盤,另一手一伸到某處、發出了翻找的碰撞聲,抬眼,手向後把小菜單遞給後座的三名學生,再把手給放回方向盤上,告知坐在旁邊位子的、沒單可以看的人:「手機📱裡面有,在口袋裡。」

谷地一愣,看了一下後座,那三人認真研究著飲料單,沒有注意到前座的師生在幹嘛,「老師你自己拿!」很奇怪吧!要學生伸進去他的西裝口袋裡撈手機什麼的!

「現在開到了大馬路上,沒辦法危險駕駛,要命就自己拿。」

「什麼嘛,那我等他們看完⋯⋯」谷地碎念,就是不太願意伸手去他的口袋裡拿手機!

「快點,還是妳要跟我下車買?妳付錢?」不想讓學生繼續有藉口,老師好整以暇地道,盯著前方。

「你很討厭耶!」谷地沒輒,只好稍微起來,離開椅背一點,小手伸過去口袋邊緣、鑽進去——摸到東西後趕緊拿出來,馬上又想到了行不通,「這樣你還不是要按手機?」

不介意被學生罵,老師還是看著前方都沒有轉過來,「手機妳不會用?」說著,他還在笑,肩膀震動著,谷地皺眉,覺得老師是不是有一點幼稚?怎麼和上班時差這麼多!「密碼是什麼啦?」就是因為不知道他的密碼才不要自己操作呀!回那什麼令人炸毛的話——

還是沒有停止笑意,老師說了一組數字後,繼續交代,「在相簿裡面自己找⋯⋯嗯,應該在O月OO號那邊,有嗎?」

谷地靠回椅背,滑著他的相簿——聽老師的指示動作,結果他又說了:「不要亂看、偷看老師的秘密,只能找飲料單的照片,知道嗎?」谷地一聽,差點兒氣絕,「老師你⋯⋯哼,被看光了啦!」覺得真的完全沒輒,她只好也以相似的態度回答他的話,默默翻白眼。

「哈⋯⋯好好,跟妳開玩笑,快點喔,飲料店快到了。」其實根本不介意東西被看的他笑更大聲了,覺得怎麼有這麽可愛、好玩的學生?然後提醒她,看著周圍景色。


老師停好車後,制止四人下車,「我下去就好了,待會兒回我家吃飯吧,我煮給你們吃!」不給學生推託的空間,他咻地下車、關上車門——

咦!?小倉似乎受到驚嚇,「什麼?」這個不是轉性就是本性!下班後的老師又另一種面貌——

男生們不覺得有什麼,都紛紛看著兩位女生,「怎麼了嗎?」

谷地扯著嘴角,消化著這個事實,低頭看著躺在腿上的男人的手機,「⋯⋯沒什麼!我跟媽媽說一下⋯⋯」移開視線,拿出自己的手機,滑開鎖屏後,按著鍵盤,正寫訊息給媽媽——

「嗯,我們也告知一下!」後座的三人也都拿出手機,不到幾秒鐘——谷地發送完畢後,因爲窗戶上的聲音而回神,「老師?」又怎麼了?她打開車門,高大的男人彎腰、低頭看著少女:「水果🍉沒有了,下來吧。」

看了一下後座三人都在打字、又沒有注意到這邊了!不過谷地也覺得這回應該沒什麼大事便點頭,解開安全帶,把兩隻手機放到椅子上,「⋯⋯」下了車。

老師幫她關上門後,兩人一前一後來到飲料店櫃檯前,谷地低頭看著玻璃墊裡頭的菜單——「唔⋯⋯」

「除了水果飲料妳第二喜歡的是什麼?」似乎不趕時間也沒有催促少女,老師十分輕鬆的微靠櫃檯邊,聊著飲料的話題。

「第二喜歡⋯⋯啊,這個好了!仙草奶茶☕️!」谷地也很喜歡仙草、愛玉這類的食物,興奮的露出小表情,一時也忘了自己是學生、老師是老師、他們還穿著西裝和制服,高興的反應自然到就像和朋友出來時買飲料的那樣,老師笑彎眼,十分喜歡這樣的無心機和自然反應,「喜歡吃仙草?」

「嗯!很喜歡💕」

點完飲料後,老師很貼心的看著不敢隨便走動的少女說:「先回車上吧,我來等就好。」

谷地點點頭,趕緊轉身咚咚地離開飲料店門口,走去車子的地方,開了門、關門上去。收回視線,飲料店的店員才開口:「先生,你喜歡學生妹呀?」店員標準的閒聊八卦的模樣,老師笑了笑,低聲回道,「她是我的學生,車子上還有喔,不是你想的那樣。」

店員顯然愣住,這個人是老師?學校🏫老師👨🏫?看著眼前笑咪咪的俊帥顧客,說不出話,「⋯⋯」哇噻也太令人羨慕了吧!他的老師怎麼都沒有這麽帥的而且還會私下互動照顧的這麽好——?

看得出店員在想什麼,老師仍保持著笑臉,絲毫沒有凍結,稱這個為笑面虎也不為過的⋯⋯


老師家🏠(18:00)


他們都發現老師家離學校不會太遠,開車大概二十分鐘左右路程而已,這個地區(烏野)算鄉下,因此不覺得會很遠,因為路上車子不多。四人下車後,老師走在最前面,拿出鑰匙🔑,叮鈴的聲響出現,他將頭插進去一轉,打開大門——

「我回來了!」

「打擾⋯⋯咦!老師你不是一個人住嗎?」話說到一半,萩原瞪大眼,看著已經脫鞋、踏上木地板上的高大背影。
「該不會是女朋友吧⋯⋯」最直覺想到這個可能,西成看了看周圍,也脫下鞋子——

四人紛紛都離開玄關後,來到客廳🛋️,將書包都放下,開始觀察屬於「老師」這樣身分的人的家裡環境——

「嗯?結心哥你回來啦?好餓⋯⋯」


「咦!」四個人都分散在客廳的不同角落,但都同時聽見旁邊樓梯上傳來的男性聲音,ㄧ看,霎時定格住!

但話題人物不在客廳,他在廚房,也就沒有看到這個場面了;萩原瞪大眼睛,指著出現在客廳裡的同學:「你是⋯⋯澤瀨春樹!」

西成也感到不可思議,看著穿著居家服的同學,腦中想到了——「澤瀨?你怎麼在這裡⋯⋯」

小倉有寫驚訝的看著坐在仁花後面(教室座位)的少年,「你、你和老師住在一起?」


「還是你也是被邀請來的嗎?」西成接下去問。

谷地睜大眼,「⋯⋯」這麽巧!這個人也姓澤瀨——會不會是——雖然說是同學,但還沒有很熟悉,因此谷地沒有開口問自己的想法,只有在心裡想。

「咦?你們怎麼會來⋯⋯結心哥呢?」抓抓散亂的頭髮,看著眼前的幾位同學,少年沒有什麼誇大的反應,然後到處張望找著老師的影子。

西成想了想,聽見了他的稱呼後,「老師是你哥哥?」不可能吧——

「不是,老師是我的表哥,我們住在一起⋯⋯喂,結心哥?」少年正常態度的否認,一切平靜地解釋,然後開始走動找人。


「我在廚房!怎麼了?」稍微處理好東西後,老師走了出來,先看到走廊上表弟的面癱臉、才看到位於客廳處的四張驚訝面孔,「餓了吧?等等,要來煮了。」他對著五個人這麽說道。

「⋯⋯老師呀,澤瀨是你的表弟?」好、好訝異!他們應該是全班上第一個知道此事的吧——

「是啊,春樹是我妹的兒子,他們夫妻🎎不在宮城,托給我照顧。好啦,你們聊天或看電視📺等我!」簡單說明後,老師又消失在廚房門口的地方,剩下五隻小孩面面相覷。


不是女朋友,而是表弟呀!原本以為老師是和女友同居,結果是隻表弟、還是他們的同班同學!根本沒注意過⋯⋯


TBC.
我真的很喜歡師生、喜歡近親戀...........媽的(暴躁)
角色好像太多了(沉思)

Comments

哈哈哈哈哈終於能理解你說想寫師生戀是怎麼一回事!!!
看着就覺得老師跟仁花很有戲
不知道為什麼,老師有給我類似獨佔裡康介哥的感覺wwwwwww
仁花這麼可愛想要把她吃掉也是能理解的(喂
看起來傻傻的、有點遲鈍仁花卻對月島動心……這對真的QQQQ太可愛了QQQQQQQQ 拜託結婚吧
欺負仁花、讓仁花流淚的男人都要死(亮刀子)(喂

2017.10.14(Sat) 15:36       å°ç± åŒ…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哈哈哈哈哈終於能理解你說想寫師生戀是怎麼一回事!!!
> 看着就覺得老師跟仁花很有戲
> 不知道為什麼,老師有給我類似獨佔裡康介哥的感覺wwwwwww
> 仁花這麼可愛想要把她吃掉也是能理解的(喂
> 看起來傻傻的、有點遲鈍仁花卻對月島動心……這對真的QQQQ太可愛了QQQQQQQQ 拜託結婚吧
> 欺負仁花、讓仁花流淚的男人都要死(亮刀子)(喂
嗚嗚我愛著師生已經很久了但就是沒有好好下過筆!!!偷偷借用這次滿足一下下自己的私慾嘿嘿(害羞)
是滿有戲XDDDD那種喜歡逗弄自己學生(??)的調皮感吶吶~~~~(灑花)
真的嗎XDDDDDDDDD好興奮啊(慢著)我沒有看獨佔,不知道評價如何??????(笑)
沒錯!!!!!不分性別的只想吃吃仁花(就是我)我我我!!!我要吃!!!!!!(爭先恐後)(欸)
哪天心血來潮的話就讓天使被品嘗吧(哼歌)(不要污)
上呀阿月!!!!!!!!!!好好騷擾仁花就沒錯了QQQQQQQ(不是啦)這坑一定會好好認真填QAQQQQ老師啊!!!!!!(好煩)
骨子裡壞壞的阿月////A//好激動啊好激動啊機動啊!!!撲倒天使撲倒撲倒撲倒奴喔喔喔 喔喔喔喔(冷靜)
可憐的砲灰孩子前男友XDDDDD即使他永遠喜歡仁花,也沒用(聳肩)我原本真的想設定他是賤男人的(皺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給他台階下了媽的幹TTTTTTTTTT
每次都悲催的脫稿好煩(白眼)籠包會這樣嗎(無奈)

2017.10.14(Sat) 19:38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