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くにやち】待つのは。(短篇)

*配對注意:くにやち.
*短篇坑/請勿認真考究。
*來來見識見識咱們的美人國見🎉👍美男子小❤️國❤️見❤️



字數8930
待つのは。



0

谷地仁花剛加入了不符合她的運動社團擔任經理。


※

第一次近距離觀戰她非常緊張,常常忘了翻身旁的數字紙計分,明明已經得到了學姐的鼓勵和日向的開導、大聲告訴媽媽自己想要做什麼——

不能拖住原本正常的社團氣氛。

十分像小動物的她瑟瑟抖著,原因可能震撼或是害怕、亦是兩者皆是;短金毛豎起,雙眼骨碌碌的瞠大,忘了眨眼。

旁邊的學姐和板凳組都注意到了新加入的學妹臉上的表情,「小仁花,新鮮嗎?」清水輕聲問,背景響起吹哨聲,那隻白皙的手優美的劃一個弧度,翻了一張數字。

嗯,那邊得一分。

木下和成田都覺得可愛,得到這麽萌的經歷⋯⋯帶出去比賽更有面子!清水學姐本身就是面子保證,谷地的加入便是更加一層面子!而這些傢伙的歪斜想法沒人知道,大概只有二年級之間會知道的某種「規則」。

嘛,看看在場上大吼大叫沒完的三分頭和自由人就很好了解⋯⋯

「是⋯⋯!是的!我第一次這麼近看排球比賽!清水學姐!我會加油的!」小隻學妹回神的趕緊回學姐話,往如緊張的模樣不禁加大音量與肢體動作,更添女孩可愛的萌形象,更讓人想抱緊的衝動。

清水笑得非常溫柔,氣質活像女神下凡,美的她差點兒睜不開眼:「平常就好,慢慢與我們成為一體就好!」

「是!⋯⋯」眼裡的星星✨更閃、更多了,谷地像是個盯著偶像看的女粉絲,便用力回答,但才說出一個字,旁邊場上及板凳區一同爆出叫聲!還是朝著她炸來——

幾乎同時,清水馬上瞪大眼、手就要伸出去——和方才聊天的樣子天差地遠。

「谷地!危險!」


在少女回頭看見了排球、板凳區與場上的聲音,還有學姐就要出手的手之前——原本應該站在二傳打點位置上的黑髮少年一個爆發移動的出現在排球前方和谷地的面前,只差了一個排球的距離!「嗖———」

谷地反應過來後,但本能的抱頭微蹲下來——


啪!

這麽一大聲自方才的位置傳來,但女孩沒有感到一絲疼,兩秒鐘過後,聽見了黑髮男生的聲音:「沒事嗎?」整顆排球完整的被他單手抓在手裡,另一手抬起來抹汗,很趕的氣氛傳達給了谷地。

雖然心有餘悸,飛快搖頭、驚到說不出話,再看著跑回場上的一年級二傳,谷地懷疑方才那麼一秒心臟要停了!

雖然差點被球打到很害怕、也很恐怖⋯⋯可是怎麼感覺那個黑頭髮的人比球更恐怖⋯⋯?

但更奇妙的是——她完全融入了排球氛圍中,即使那一點點、小小的插曲都不妨礙「發出共鳴」——谷地的雙眼越來越亮、表情也在擴大著。

排球!這就是大家努力的東西——



練習結束後,大夥兒開始分工整理體育館時,擔任顧問的武田老師匆匆忙忙地跑進來體育館:「各位、各位!明天⋯⋯」

教練喝水喝到一半,很快轉向來者的方向:「老師,怎麼了?那麼急⋯⋯」

所有人不約而同都停下手邊的工作,全數看過去,幾十雙眼睛露出淡然與疑惑。「?」

「明天!青葉西城會來打比賽!沒問題吧!」

主將和教練都明顯震一下,除此之外反應更加僵硬的就是影山了;谷地歪頭,不太明白:「青葉西城?」

由於學妹才剛加入第一天、隔天就要面臨強者來的比賽,清水看向皮膚白嫩嫩的她:「那是縣內實力很強的高中,在上次的IH上⋯⋯我們用了全力,卻還是輸了。」

愣愣地看著學姐清淡的側顏,谷地此刻內心有種種情緒排山倒海而來,卻又說不出話。在這樣熱血又青春的環境下,時常目瞪口呆也很正常,她要用最快時間完整融入他們!排球部!

自己的一切和情緒都要——隨著隊伍起舞!因為是同伴!


「放馬過來啊——大王者!!!!」

日向的大吼忽然將大部分人給嚇一跳!他的神來一筆總是如此,但還不是很熟悉的谷地「嗚哇」的叫出來,覺得很糗的縮了一下。

影山立刻白眼橘色毛矮人,一點面子都不給,抄起拖把繼續幹活,把異樣的情緒先擱置,不然在這個白癡的行為之下很可能倒霉的事又會發生!「閉嘴呆子!」

結果日向單純的追上去鬥嘴,兩個人的戰場沒完沒了。

「什麼什麼?王者在怕大王者嗎?噗噗——」
「呆子!你說什麼啊?呆子!」
「別裝了!笨蛋!」
「去死⋯⋯」

無視打起來又吵鬧的兩人,月島經過只是說了一句:「猴子🐒。」而且語氣藐視⋯⋯

山口見狀,笑嘻嘻的走在月島身後,「阿月!等我!」


※

「「請多多指教——」」


洪亮的聲音震撼體育館,兩校人馬一字排開,首先是一踏進別人家體育館的第一個問候。

只見穿著湖水綠兼白色體育服一行人非常規矩的打招呼,眼睛都沒有飄一下,鞠躬後,馬上走往另一半邊的場地。

第一次如此正式行禮,朝氣的聲音害的女孩不習慣的豎毛,但很快甩掉緊張與害怕感,進入狀況,開始也小跑步去另外一半烏野的場地,到一籃子排球推車旁。

好可怕!好高大⋯⋯不苟言笑的!好像一對到眼便會喪命!

內心及腦內的恐怖劇場已經使她無法再裝作淡定,那身發抖的可疑的身影令人不解,西谷經過了經理身邊,馬上問道:「仁花?怎麼了?」

!!!!咿!?

單馬尾幾乎要離開頭皮的谷地抑制住尖叫,胡亂搖頭,身體也開始動作,抓了好多顆球:「沒、沒有!要熱身了!」

西谷未接話時,影山自然的插入依然讓她二度驚嚇:「谷地!傳球拜託了!」第一次!怎麼辦!好緊張⋯⋯

西谷看回來,笑了笑,露出了全隊的安心笑、發揮了定心丸的功能,這個表情也是東峰很喜歡的:「熱身熱身!一定要贏!」


另一半場地


「欸⋯⋯」二年級二傳手拿了一顆球後旋身,便保持著姿勢,讓一年級學弟很困惑。學長在幹嘛?再不去熱身,岩泉學長又要發飆了⋯⋯

「烏野那邊多出一個女孩子了!天使小動物萌娃娃類型的!」只見矢巾學長一本正經,結果卻是說敵校女經理增加、順便說了對於長相的感想八卦,金田一猛地明白,矢巾學長就是這樣呢⋯⋯有點兒半放棄,瞄了一眼,腦筋似乎當機一拍。

欸好可愛!感覺是比普通可愛更上層樓耶!單純也只是當下短短閃過這麽一個感想,也沒有意思想怎樣,但矢巾接下來的話竟也影響了他、跟著認真發表起來⋯⋯

「吶,為什麼是烏野?這種不甘心感⋯⋯」
「是啊⋯⋯」兩人都呈現「啐」臉,猙獰起來,看來金田一暫時被牽著鼻子了。

而且回神發現——那個天使系👼女孩竟是在幫影山傳球,那樣的女孩子卻是「那個」影山的隊友!越想越不甘,再加上種種過去的情緒糾葛,金田一的表情更加扭曲了,他知道國見不會在意這些的⋯⋯


「喂。」

「你在幹嘛?學長在罵人了。」是在恍神什麼沒能聽見那麼大聲的吼聲吶?面癱國見來到金田一附近,彎腰抓了一顆球,發現到友人似乎思緒離開世間,好心提醒。

矢巾學長已經不見了,金田一這才猛地回神,看著中學就是隊友的黑髮美男:「喔⋯⋯」

國見看著友人怪異反應的背影,馬上開口:「喂,你該不會還在在意影山那個傢伙吧?」之前在青城練習賽後的男廁🚹裡,已經說過了不是嗎?

「不是啦!贏就好了吧!是⋯⋯哎算了你又不在意!」金田一像是聽到關鍵字的反彈,覺得荒唐,停下腳步轉頭瞪了過去,就很順的要講出來方才心裡想的話,但看著那副冰臉就止住了,還念了讓國見不懂的話、明顯放棄的意思。

國見沒一個字聽懂,啥?輕微皺眉,面癱仍是無表情,ㄧ點小的起伏都沒有,當下礙於要比賽,就先拋一邊,結束再問吧⋯⋯那麼不尋常、而且也想知道的他心想。


嗶———,比賽的哨音響起。


※

因為是練習賽,能打多少場就多少,沒有限制且氣氛只有越演越烈,谷地整整幾小時分不了神,細心又專注的做紀錄、筆記📒,小腦袋瓜不時的抬起、垂下,雙眼閃靈靈的水樣就是一潭湖,被影響的越來越激動。

一連串的比賽下來,這些過程有讓谷地發現了一件竟然與排球無關的事情——就是「人」、「關係」之類的事,總覺得對方的12、13、1、4號怎麼似乎和影山君⋯⋯哪裡怪怪的?

感覺不太像是「認識不久」的氛圍,再加上,影山君好像比平時都還緊張、僵硬,他和青葉西城的那幾位選手之間——有什麼事嗎?腦筋飛快動著,眼珠子隨著隊友們移動,谷地不自覺露出嚴肅的小表情,懊惱地咬了下唇。「⋯⋯」

不愧是前四強的隊伍⋯⋯⋯看著自己做下紀錄📝的黑字及數字,谷地輕輕鼓起了腮幫子,眉間深鎖。


體育館內的世界有如與之外隔絕開來——排球間的廝殺戰,永不止息。


哨音吹響了「嗶———」最後一戰,仍然是由青葉西城拿下了,嗶聲停止那一秒,選手們各種的歡呼及不甘,就只ㄧ念間,球場上瞬間分了兩種世界。

「可惡!」影山低吼,手抬起來粗魯的抹掉臉上的汗,再扯著球衣抖動,一滴滴汗水形成小積水在地上,咬緊牙、握緊手,剛才傳壞了!

旁邊的日向不甘的態度更炙烈,原地發洩完後,搭配誇張的肢體動作衝去網子前,巴在網子上不肯離開,橘子色毛頭跳腳:「再一次——」

「什麼!」青城教練臉色綠色,下一秒用力吐槽日向,抓狂了的那種,「你明明一直跑來跑去吧!體力是無底洞嗎!」而且,下午四點半了!

影山一手抓,「住手!丟臉死了!」沒好氣地道,一手拿著方才經理遞過來的短毛巾壓著臉,擦了擦,抓在手上。


繫心走了過來,看著大叫的日向,淺笑:「集合了!」


隔著網子的青城選手啥都沒表示的靜靜喝水、擦汗,沒什麼發出巨大噪音聲響,不疾又不徐的表現讓某些人更抓狂、心裡不平衡!

「敬禮——」


聽著裁判的聲音,兩校鞠躬後,散開繼續短暫的休息、及聽聽教練們賽後的看法。

繫心微笑,「你們做得很好!記起所有感覺!然後在東京合宿上好好強化自己,朝春高的門票🎫!」

「還有影山⋯⋯放輕鬆,你不是一個人吧!我說過了,是隊伍。」


影山一愣,本來陰沈的表情被打不見似的消失在臉上,恍然的看著二、三年級和同級生,點頭:「是!」


谷地站在一旁抱著筆記本,臉上漾著的笑容沒有消失過,已經成功了——成功的與大家起舞了!

清水站在旁邊,像是有感應似的看向學妹的軟萌側臉,迷人的微笑綻放開來,帶有安定。

「嗯!辛苦了!休息一會兒吧!晚點再收場地沒關係!」最後交代完,眾人便散成一撮一撮的了,休息的休息、聊天的聊天、自我反省的自我反省,還有⋯⋯

騷擾的騷擾!??


及川走過來另一半邊的場地裡,朝影山:「唷呵!小飛雄!有進步耶!」

「及川學長⋯⋯」影山的表情非常差,但又和口頭上的敬語呈現衝突,這個人的個性真的很差!老愛欺負人!但又是學長、又很了解他,因此影山並不會炸毛。

而站在後頭收拾水瓶、毛巾的小隻經理一震,不由抬眸看了一眼,好可怕!這個人是殺人發球!還是主將!纖手胡亂加快了整理的動作,谷地不敢再轉身偷窺了。

不過⋯⋯依殺人發球的語氣,他和影山君是舊識?


沒想到,及川對於女孩子的雷達是比儀器還準,眼尖的他看見了烏野多出來的新的可愛經理,同時,也找著原本的眼睛美人,但卻沒看到,高大的他當下便棄於與男生們對話,竟跑到了谷地的身後。「妳好❤️新經理?好可愛——」

谷地活生生被嚇得心臟差點兒蹦出來,手上的毛巾散落一地,轉身看著近距離的可怕少年,那臉上明明是無害的笑容,但出現在女孩視角裡的並不是這回事——

影山傻了,他以為學長可能又要損他幾句,沒想到卻看見女孩子不管他們了⋯⋯覺得很無言,看了看旁邊,見到幾位二年級學長上前去了。看到這裡,腦筋中只有排球的他完全看不懂啥展開,「?」


谷地發抖著小身體,搖頭否認及川口中的「可愛」——「沒、沒有⋯⋯」咿!會死!

「咦?可愛いよ!お名前は?そうだ!あの眼鏡美女何処にいる?」

看著離的很近的臉龐,谷地苦手的僵硬表情僵硬,緊張且無助的坐立不安,小小隻的像個因慌張而看來看去的白色兔子🐰:「、⋯、⋯⋯」

「え?オレ怖いんの?」但谷地新鮮反應成功讓及川好奇,不太對勁吶,看到這張臉不是應該臉兒泛紅的尖叫嗎?馬上覺得谷地十分特別,更加不想放走了,打算繼續玩她。

「喂,大王,不要嚇小谷!當然了也不准靠近潔子學姐吼吼吼——」田中和西谷就是一起走來拯救學妹的,田中率先開口,做出了趕蒼蠅的手勢,緊接齜牙咧嘴發出疑似野獸的聲音。

學長保護後輩是理所當然!


谷地ㄧ見到學長過來了,ㄧ點兒安心的飛快蹲下,撿著掉落的各種白色毛巾回小籃子中,躲避及川還有可能的互動,放好籃子在板凳上後,手腳此刻俐落不行的她趕緊跑出危險範圍,溜去器材室。

「咦?我才沒有,只是普通的跟她說話⋯⋯啊!不見了!」及川感到無辜,什麼嚇她?才沒有!想再逗弄谷地時,一瞧,板凳前空空如也了!

「不准跟小谷說話!回去你場上啦!」田中很自然接著下去大聲說,然後指著對面的地方,意思要他回去。是怎樣?跑來這裡不是損人、就是把妹,氣死人!誰要跟他仲良し!💢

「為什麼啊!⋯⋯光頭君,我問你——」及川炸毛,對於田中自然不過的回話內容不依,想了想後,認真的想要發問——

「混蛋我不是光頭!!」


「我問你,她叫什麼名字?她好有趣!和平常的女生都不同!」
「滾回去啦!你說這話是褒是貶啊?宰了你喔!」來來回回了幾句後,及川在田中惡狠狠的護後輩安危的精神中先放棄了,反正機會多的到處都是⋯⋯再想到了田中的吐槽,歪頭,當然是褒了!如此心想。



器材室


國見從頭到尾根本沒有在注意及川在幹嘛,現在只是該打掃了,便前來這裡拿拖把的,在他打開燈後,馬上看到了一把斷成兩截的拖把,吸引了他的目光,手不自覺去捉了拖柄,低頭看著⋯⋯

他的特殊思緒也沒有發現門口有傳出異樣,谷地當下ㄧ跑進來後,被國見的行為弄愣,最後看到他竟去捉、還看著斷掉的拖把才出聲:「那個⋯⋯是壞的。」看起來是要來拿用具打掃場地吧,怎麼會去拿壞掉的、不能用的拖把呢?

而且這個人就是⋯⋯13號!也是和某些人與影山君有著不尋常的關係。想著比賽的種種和筆記本上註記的東西,谷地小心翼翼。

那把拖把怎麼了嗎?不就是壞掉了?為什麼要那樣子看著發呆?疑問很多,但谷地只是看著對方的反應為何。

國見嚇了一跳,無預警的那樣,回頭,見到是對方學校的女孩子後並無特殊反應,一樣面癱,「我沒有要拿。」淡淡說完,很快鬆開那支斷柄,去拿了其他好的拖把就與女孩子擦肩而過,出器材室了。

國見——啥都沒有逗留、多表示。


可是女孩驚呆了,剛剛之前都是在場上遠遠看著他們的英姿,長相什麼的也沒有多留意、刻意想看清,可是、可是這位13號——好漂亮。

漂亮!女孩豎毛,對於心底這個詞很意外,那白皙的臉龐及好看的五官、與那一身的冷傲氣質——下意識轉頭,看著國見走遠的纖細又修長的背影,腦中思緒出現混亂。

過了半晌,她才想起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才動身,尋找洗衣粉。



場上


國見一時對於那支壞拖把產生了記憶重疊的現象,才會恍神的。

誰說他們不在意影山?騙人的⋯⋯


或許以前的一切,不是嘴巴說的那麼輕鬆容易的,北川第一的用具室裡——也有和那支相似遭遇的拖把,而又為什麼不丟掉?

因為『證明』

每每看著影山,他承認,高中再遇的時候滿腦都是過往中學時的畫面、感覺,可是人都在前進的,沒有後退,任何人都一樣,過去就讓它真的成為「過去」⋯⋯要變成一看到影山,腦子想的都會是「新的」「未來的」這樣才是正確的!

和這樣的昔日「敵人」比賽——私人感情難以收著,自私、不甘、後悔、成長、厭惡、不在乎、自我、嫉妒等等交錯交織的心情不停敲擊意識,金田一的和他的意識。

他們兩人還未能到岩泉學長、及川學長還有影山那樣的「自然而然」「沒有雜念」,雖然及川學長不定時炸彈的迷惘,總能被身旁的岩泉學長給解救,可是他們呢?他們兩個人呢?


都是北川第一的。


輕嘆出聲,國見懶懶的動著手中的拖把,動作及眼神都表示著極高的懶散、漠視,「⋯⋯⋯」成長——嗎?心想,他停下了動作,瞟去離很遠場上的某黑髮身影,再移開,盯著地板。

都是看到那支拖把害的!思緒又來亂了!


「你在幹嘛?叫你都不回。」

金田一的聲音忽然迫入內心,國見猛地抬頭,那震驚表情讓友人蹙眉,「幹嘛?怎麼了?」恍神想到了什麼?

收回視線、冰塊臉依舊,國見看到了映入眼角的熟悉畫面,問:「及川學長怎麼了?」原來是又見到了主副將吵嘴打鬧,自然不過的轉移焦點。

金田一也沒察覺異樣,就回答:「學長跑去搭訕對方經理。」聳肩,看著及川被訓的慘樣,抖了一下,這一抖,蘊藏某些意思。

大家都知道「搭訕」無罪,可是白目是另外一回事了⋯⋯


國見稍為挑起一邊眉毛,對於原因不以為意,冷淡的白皙臉龐呈現一丁點跳動:「那個新來的?」

「嗯。⋯咦?你知道嗎?」金田一下意識點頭,但驚覺不對,國見有在注意嗎?他明明是對影山和女孩子不太留意的!

國見皺眉,對於友人露骨的想法特別強調自己是正常人:「我不是瞎子。」

「可是⋯⋯好吧,你知道我現在又多了一項不甘心的事嗎?」

「什麼?」看著金田一,國見沒表情的聽他說。

「那樣可愛的女生在烏野!而且還和那個矮子、甚至是影山很好欸!」金田一照實說出了填滿胸腔的想法,眼睛業障重!就算影山真的和隊友處很好好了,可是女孩子呢!跟女孩子也互動不錯是怎麼了?莫非以前的那個影山真的被外星人👽調包?

國見沈默,白眼差一點就翻出去,以為是什麼、居然是這種八卦事?「金田一,你什麼時候想要女孩子目光了?」又不是滿街都是的那種高中生、或是及川學長!

金田一臉立刻紅起來,小聲道:「我又不會主動說那些,你不知道很正常⋯⋯」

國見皺眉,「那學校呢?女孩子那麼多。」


國見無心的問題,使金田一不自在、尷尬起來,他掙扎過後便告訴友人最近一直在煩惱的事:「最近⋯⋯常聽到女生說「與其說我高,不如說很長」⋯⋯」

國見一秒理解,沒有藏住反應的笑出來:「噗哈哈⋯⋯你的髮型吧!那個矮子是怎麼叫你的?」

金田一臉都黑了,早知道不要說!當然知道啊!可惡!女孩子不太靠近他、他是習慣了,不會抱怨什麼,只是就是不甘影山嘛!

「的確世界上不管什麼好事都是影山的,還是個天才,真的很讓人憎恨吧!不過好好感謝上帝吧。」


「?」


「因為啊,人類得意的只能有一個而已,對吧?影山就是「排球」,認識他那麼久了,排球以外根本爛到不行,別說女人了。也因為那種笨拙——所以才受不了他的不是嗎?」國見勾唇,聳肩說道,不認為影山除了排球之外能在日常、人際、愛情這類上面同樣表現優異,「所以⋯⋯那只是隊友的好而已,那女孩不會喜歡他。」


※

有的人陸續走出體育館,選擇跑去外面休息,離青城離開烏野高校還有一些時間;清水在外面的洗手台清洗物品,谷地則是留在裡面做最後的收球、推去器材室裡;而青城方面善後的是一年級。

因此體育館內已經人煙稀少、零星散落的狀態。

球場中央的器具已經收好,剩下球而已,所以整面場地已經是沒有被切割了,完整一大片,看過去還真的挺遠大。谷地輕巧且小心的走著,彎腰撿球,附近若很多顆便ㄧㄧ抱在懷裡,很簡單的4、5顆就能遮蔽視線。

來回幾趟後,谷地發現了一件糟糕的事。


而另一端,是國見在撿球、金田一整在收網子,慢呼呼走著、撿起,肢體露出懶洋洋的訊息,又一個起身,看過去另一端,是抱著好多顆球、走路不穩、臉都被球遮住的畫面,面癱臉上還是沒動靜,但思緒轉動,對喔⋯⋯那女孩好像很矮?

⋯⋯⋯突然回神,覺得荒唐,矮不矮都與他無關,轉回來,走去球籃,輕輕把一顆顆球給扔進去,他沈默著。

而專心收網子的人沒有發現他的異狀,整個空間靜的不尋常。


谷地走了最後一趟,從球縫中看到了推車籃滿出來的情況,一愣,立刻往前看,但什麼都看不到,「⋯⋯」只有白色的球面。輕嘆,也只能拿過去放在另外一藍裡面了⋯⋯她很快邁開步伐,朝另一端走去。

但在遠處的國見已經看到這個行為,再往後看,知道是因為那邊的籃子滿了、才會走過來,此時金田一已經進去器材室了,不知道該怎麼阻止她過來這裡、又不想大聲說話,他便只好等待她走近再說了。

四周安靜的詭異,可女孩沒有起疑、更不覺得奇怪,圓滾滾的排球使得她走不快、也看不太到路,但沒有其他方法,沒有人能幫她!


國見沈默,盯著那抹笨笨的身影看,內心驅使一股壞心的欺負欲,但他沒有當一回事,趕緊拋開,然後動了腳,往前走,若這樣等她走來都要天黑了!「⋯⋯」此刻,他心裡接著跑出了明白金田一的那番話的意思的感覺了,如陶瓷般精緻白嫩好看的臉龐微皺,怎麼了?內心好像竄出了一些感覺、想法⋯⋯

就在谷地不知所措之下,國見的手一伸,拿走了一顆球,少女被無預警給嚇到,站不太穩,前方視線一看見就是那張美麗好看的男性臉龐:「!?」很快調整好站姿,兩人的距離頗近,但沒有人意識到,谷地很疑惑,但忘記觀看周圍,只是呆傻的盯著國見的臉,而自己的兩邊臉頰紅嫩嫩的很可疑。


「妳叫什麼名字?」話一出,雙方都愣住,谷地咿一聲,覺得突然出現幫她拿走球、恢復視線似乎和問姓名不太有關聯,會不會是她太過笨手笨腳!所以對方逼問姓名要給她好看!

國見第一次遇到大腦與嘴巴連結的失敗,他不是要說這個的!嘖!腦筋動得很快,找到了解釋:「剛才本來想叫住妳不用過來,因為金田一已經推進去了,但是不知道妳的名字。」

!!?谷地瞪大眼,這下才看了周圍,不見了!原來如此啊!單純的她理解後,「我叫谷地仁花。謝謝⋯⋯嗯,你長得好漂亮⋯⋯」看著國見一成不變的無表情臉部,她這麽不小心的說了出來,被聽見了。

她在說什麼啊!應該是「那你呢」才對呀!為什麼嘴巴說的和腦袋想的不一樣啊⋯⋯很後悔做了蠢事,谷地滿臉尷尬。


漂亮?他嗎?

國見的思考竟停止了,不知道該怎麼回應這句很深的話,這個女生的可愛可能不是合乎常人⋯⋯她這麽盯著他的臉,是真有那麼好看?他覺得很普通啊⋯⋯

不,等等,被說「漂亮」是——誇獎嗎?忽然覺得不悅,國見回應:「オレ女じゃね。」被這麽形容很意外,可是是這個女孩說的——卻讓他不滿,意思是很氣弱的意思嗎?不知怎的,國見胡亂曲解、想歪她的單純之語。


為什麼只是一句意外、奇怪的話而已,讓他這麽激動?

谷地慘叫,瘋狂彎腰道歉,「對對對不起!是稱、稱讚的意思!」對方生氣了!她是螻蟻!

國見移開眼神,故作鎮定,「沒什麼,我叫國見英,谷地さん,我幫妳吧。」很快往前走,不再讓她看見他的臉,少年的步伐異常快、且透露出慌張。

谷地回神,姿勢依然滑稽的跟過去,「謝、謝謝國見君!」看著那身高挑背影,她不禁心想:國見會是她第一個交到的外校朋友嗎?

而已經快走到球藍的人臉上⋯⋯佈滿紅暈,所以才急著走的吧,不想被看見。


金田一走出器材室,就看到了驚恐的場面,就是國見和谷地正一起往器材室走來,國見推著籃子。發生什麼事了?短短幾分鐘國見做了什麼?怎麼個性換了一個人似的?感到頭暈,收起驚訝、冷靜下來——待會兒再問吧!先出去這裡好了⋯⋯

短短一路都沈默,谷地的心臟怪異的跳很快,沒有去多想這什麼症狀,則是想到了一個問題:「對了,國見君,那個⋯⋯你們認識影山君嗎?」剛好想到了,就直接問吧!

國見一怔,黑眸眨了一下,很快想到她是新經理,不知道一切很正常,「我們是中學時期的隊友。」簡潔的一句話已解開了谷地所有感覺,但還有一點她不明白——

「交情的話不必問,影山永遠都是對手。」他習慣了下一句問題會是什麼,因此接下去直接說,阻斷了谷地開口,緩緩把籃子推進去,再把球放好、分配好,就走出去。

⋯⋯⋯⋯

谷地走在後面,不發一語,不曉得想些什麼,最後她看著國見準備要走出體育館的身影,「謝謝你的幫忙,國見君。」她明白,不必再繼續問下去了,她才剛入部,只到了精神上的融入而已,會慢慢了解「人」和「內心」,國見說的——會記在心裡、到某個時候漸入佳境時,或許就能更明白!



谷地入部第二天、第一個外校朋友,國見英,而過多久後又可能會變成什麼身分?就要拭目以待了——
因為愛情💑……是需要經過等待的。


END

說手感好也還是廢成渣狗咩TTTTTTTT
應該能感覺到我有多強調國見很美、超美這件事(沒錯這本來就是本文重點)(亂講)
下次見總之一起給仁花最高最多滿滿的愛就對了我PO什麼看什麼唷,乖(摸頭)(幹

Comments

非常清楚地看到通篇的重點XDDDDD
媽呀看完突然覺得國見x谷地很萌wwwwwwww
感謝昀的餵糧!!

2017.10.02(Mon) 01:42       å°ç± åŒ…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