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井闥山場合】計算過的雨(無cp短篇)

*井闥山篇(無cp注意)

*捏造有、自創有(請慎入)

*小仁花經理永遠無敵!!!!!!!!!!!!!!!!!!!!!!

*請耐心的等我更新。゚(゚´Д`゚)゚。 小提醒:歡迎給予我文章拍手手謝謝大家www


字數8828.


計算過的雨.





東京的天空已經連續好幾天呈現陰灰色,但卻沒什麼濕氣,還算上「舒適」,雖然平日氣溫並不高,但這樣陰灰、又沒水氣、濕氣的感覺算不錯——

對於某些人來講。

但天氣會如此的樣貌只是因為每年都會面臨到的——梅雨季。


有的人討厭梅雨季。

『梅雨季效應』會讓人懶洋洋、甚至連心情都會連帶遭受影響,但卻還是有人享受著這樣的「天氣」……

所有事情,因人而異。


今天是假日,或許很多人會考慮到天氣而改變休假日的行程,但對於「他們」來說是沒有的,排球社的練習是風雨無阻。

今天的天空依舊灰灰白白的、一點兒藍都看不見,但遲遲未降下梅雨……或許是在等待時機呢。


※

「早安!」

精神飽滿又有元氣的熟悉聲音自體育館門口傳來,少年面帶笑容蹦進來,整體的氣勢與外頭的陰灰天氣成反比。

都會比選手們早來準備的經理女孩一聽到聲音,同樣也開心的想也不用響便轉頭:「早安!古森君!」短髮的纖細少女看起來也和外頭天空成反比。

男孩到了板凳附近,環顧四周一會兒,才幾隻貓而已,也不在意現場還有唯一一名女性,直接就脫下上衣:「嗯!我都到了不算早到吧?其他人呢?」

谷地還是不習慣的一驚,金毛豎起,飛快垂下頭,聲音有些兒飄起:「是、是今天你算早到了……」

沒想到,古森驚叫:「诶!是這樣嗎!又看錯時間了……」套上運動服,隨手把便服塞進背包,站起,表情愕然。

谷地笑了笑,看著已經在熱身的人,走了過去:「給你。」

古森回以笑容,接過水瓶:「謝啦。」

喝沒幾口,他馬上想到了問題:「對了,說到早到……佐久早咧?那個傢伙可是聞名的早到魔人欸!」竟然沒見到人影!神!

谷地也一副懵懂:「不知道……家裡有事?」早到當習慣的人——都會因為突發狀況而沒有早到,很正常、很正常啊!

所以說,變化永遠趕不上計劃的!


看著經理好像思緒偏了,古森卻獨自自語:「奇怪的傢伙……」即便整個隊上算他和佐久早最熟,還是會對他猜不透啊!

「對了,有沒有帶傘?」會這麼問,是因為古森有個不帶傘的毛病,但身為選手卻如此忽視身體健康,作為經理的谷地才會每逢陰天、雨天都會尋問。

不是因為淋梅雨就不會生病!只要是淋雨就不行!


回神,少年依然調皮的模樣:「沒有欸,忘記了!」這次他是真的有想要帶,可早上看錯時間、導致匆匆忙忙離開家,就忘了……


真的不是他的錯!


谷地輕嘆,覺得是意料中的回答,繼續問:「愛心傘都還了嗎?古森君,你已經借完全部的愛心傘了!這樣你要怎麼回家?」隊上又沒有人和他順路!真是!

嚴格來說,愛心傘也是經理堅持逼他借的,所以才會變成沒有愛心傘的狀況!她沒料到會不還啊……


「嘿嘿!放心啦!我已經觀察過前幾天的情形,根本不會下下來嘛!天氣預報都是假的!」古森笑道,不怎麼在意的指著大門方向,聳肩。

根本沒有在觀察嘛。十分了解古森的個性,谷地扯了下角嘴:「胡說,那時候已經傍晚了,依照這種天色很可能……」

「好嘛好嘛!別擔心!我會去超商買一把撐回家!好嗎?又不是小佐久早,不要這樣嘛!」古森很快打斷經理的擔心情緒,馬上改口,會不會路上真的去買就無法保證了,一直覺得谷地太像在照顧小朋友,便抱怨道。

他又不是不小學生!


谷地微微嘟嘴:「你當然不是小佐久早啊,誰叫你沒有一次聽我的話……」有這樣的社員要照顧,該怎麼辦吶她!(無語問蒼天)

他們口中的「小佐久早」指的不是佐久早本人,而是佐久早的十歲弟弟。只要是假日練球日,佐久早都會帶上弟弟,不過對於這件事本人似乎還沒完全妥協……

他是正經來練球的啊、不是帶小孩!雖然有谷地能幫忙照料弟弟,但依佐久早的個性絕對是過意不去且更不好意思了……

一切的開端都是被「逼迫」的——

古森抓抓短髮,也微微噘了下嘴道:「那是撒嬌啊,笨蛋。」


因為聲音很小,谷地沒有聽清,就盯著男孩看:「什麼?」


一驚,少年不自在的瞬間變大音量,還離女孩遠了些:「沒什麼!我要繼續暖身了!」


谷地點點頭,沒有察覺出怪異的地方,回到牆邊處的板凳附近,她的眼睛總是往門口看去。似乎在擔心著「天氣」。


希望不要下雨呢,畢竟滿不方便的……

谷地如此心想。



經過十五分鐘,陸陸續續社員們都差不多要到齊,與約定時間剩下五分鐘,但是……

「咦?佐久早學長呢?」


有些學弟討論起來,左顧右盼著,還有人乾脆望向古森:「?」

谷地這回兒才感到奇怪,沒有早到但不至於遲到啊,佐久早的個性……是不是真的出事了?經理的雷達馬上偵測,再看去門口,還是還沒下雨……那還好!可是——


「還有五分鐘吧,搞不好那傢伙真的失常,正在奔跑也說不定呢。」古森卻不覺得奇怪,還揶揄道。

伸起白皙手臂,看著腕錶,女孩腦中還想再繞過些什麼想法時,門口處已經傳來聲響,她幾乎同時望過去,臉上瞬間綻放出單純的笑容:「佐久早君!」


所有人也都看過去,此起彼落地打招呼,谷地已經走過半,離喘吁吁的男人只剩一半距離,他的模樣真的很像是奔跑過耶……有點兒尷尬心想後,發現了與以前不同的地方:「嗯?佐久早君……小雅臣呢?」


怎麼今天沒有出現?


很明顯沒有小男孩衝上來抱她、還有聽見熟悉的稚嫩聲音,不禁問道。

古森也在後頭,雙手插腰:「小佐久早咧?」


佐久早雖然總是戴著口罩,但他不爽的模樣是讓這些人就算化成灰都認得、看的出來的,踏進體育館,悶悶的聲音拂過他們耳邊,乍時使人雞皮疙瘩:「沒來。」

古森非常疑惑,馬上轉身看著走去板凳、開始換衣服的友人:「人家才十歲喔?跟弟弟吵架就太幼稚了。」

其他人都禁聲且停止呼吸,古森(學長)這笨蛋!根本就是在拔獅子鬃毛嘛!不要也拖他們下水啊啊——


谷地眨眨眼睛,吵架?吵架了?實在很難想像「這樣的」佐久早是能和十歲的弟弟吵些什麼呢……

佐久早聞言,只是光著上身,瞪過去後,繼續將運動服給套上,一句話都沒說,可氛圍已經證實古森的話應該是正確的了……

不在乎對方一臉「想死嗎」的滿滿警告意味眼神,古森聳肩:「……」並擺出無辜表情。


氣氛好像有點兒尷尬,谷地走去佐久早身旁,想說關心一下,十分正常又平常的行為:「怎麼了?」

佐久早卻不知為何的愣一下,不太自在的迴避掉經理平常不已的關切:「沒什麼。」說完,上場去了。


…………


谷地呆呆的站在原地,腦內的負面劇場開啟,冷汗冒出。怎、怎麼了?她怎麼了?好像被迴避了……


經理失格!!!!!?(花容失色)


※

午後三點



很認真的在場上和筆記本間來回,谷地曲起雙腿,窩成一小團,遠處看很可愛、顯得更加嬌小的身材,思考及輕嘆的表情交纏在一起、不時還會咬唇,無意識地就表現出煩惱的樣子,因而很自然沒有注意到板凳上的「動靜」。

嘟嚕…嚕嚕……嘟嚕嚕嚕嚕



隱約覺得好像身旁有聲音,可她沒有立刻意識到,眼睛仍被筆記本給拉住,但身子似乎有朝聲音來源方向傾那麼一點點,可愛的姿勢已經有被眼尖的學弟發現。

疑似手機的震動聲不斷響著,這時,谷地終於放下了自動筆,微微偏頭,想要繼續想出什麼來,卻被正在震動的手機吸去視線,趕緊一手將筆記簿放在大腿上、另一手撐著身子,往前傾去拿不屬於自己的手機。


是佐久早君的,嗯?

媽媽?


一見到屏幕上顯示的字,谷地下意識端正的坐好,不用想一定是急事!可是現在不方便接電話……

掙扎了下,雖然知道佐久早最忌諱的事情是啥,但在這種沒有第二種選擇的狀況下,就只好硬著頭皮做了!如此心想後,蔥指趕緊按下接聽:「喂?」


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兒。



「聖臣!雅臣不見了!」


诶


清晰又焦急的女性嗓音清楚說道,谷地下意識抓緊手機,整個人緊繃起來、小聲重複道:「小雅臣不見了?……」雙眼瞠大,當下也忘了自己是擅自接人家電話的、也忘了觀察球場動向。

因為谷地小聲的自語沒被對方聽見,伯母便繼續說下去了,也沒有確認接聽的人是否就是兒子:「昨晚跟你吵架之後,雅臣一直不開心,氣到今天也沒有跟你去練球……結果剛才我買菜回來,發現雅臣不見了!我找了好久,都沒有看到人!聖臣啊,你們兄弟到底是在吵什麼?唉!你先出去找你弟弟!看有沒有跑到你們學校附近去!聽到了沒有?」


谷地沒有漏聽任何一個字,很快的就在一秒內回神:「我知道了!我們會全部出去找,請您放心!」此刻也不會考慮到「擅自接電話」這件事了,飛快說完後,結束通話。


谷地放好手機後,著急的跑去場上:「佐久早君——」


而聽筒另一端,中年女性錯愕地盯著已經變回桌面的螢幕:「咦?女孩子?」她不可能在盛怒之中撥錯人吧……

怎麼看都是自己兒子的號碼啊!為什麼是女孩子接的呀?……

聲音還很可愛…… ←媽媽您離題囉XD



※

天上的烏雲密布,不見一絲光,自早上一直是處於這種狀況,不過在幾小時前,天空的雲朵越積越多、像是全靠在一塊兒、擠的沒有空隙。

唯一還沒變的就是:還沒下雨。


不知怎麼搞的,雨滴遲遲沒有降下……可能真的在計算時機說不定呢。

古森拿著手機,跑向經理:「谷地!我們一起去車站附近找找看!」順帶一提,佐久早已經不見了,他一聽到經理的告知後,飛衝出大家的視線裡了,也沒人知道跑去哪兒了,手機也沒帶……

小隻女孩猛點頭,把視線移開天空中,看著其他社員:「大家分開找吧,會比較快……手機要記得帶喔!」

古森跟著點頭:「走吧!」說完,也奔往校門口的方向去。


一出校門後,谷地搜尋著馬路上、街上、店家裡等等地方,「小雅臣?」可是怎麼走、怎麼看,都沒有見到那抹熟悉的小身影;同組的古森和她有些距離,也十分認真在大街小巷中找著。

吵架……

究竟佐久早是和弟弟吵什麼呢?想不通……


「吶,為什麼小佐久早會不見啊?」來到女孩旁邊,古森想到了重點。都快當下太震驚,害他忘了問原因。

美麗的雙眼骨碌碌地轉著,谷地無奈地回答:「好像是因為吵架的關係……」


古森一愣,吵架?不會吧!這麼準?

「吵什麼?」沒想到是真的吵架,難怪早上的時候佐久早一臉要踢飛他的表情!

「不知道啊,吶,古森覺得呢?」搖頭,表示也不懂,谷地藉機問這個和佐久早比較熟的人,期待能有些幫助。

古森卻笑起來,惹來女孩的視線:「哈哈……小佐久早才十歲欸,應該是很無關緊要的事吧?」

谷地卻不這麼認為,看過去:「是嗎?我倒覺得和佐久早有關……他也怪怪的!好像在迴避我!我真的……經理失格!!?」說到這裡,少女的誇張肢體動作再現,搭配絕望的慘叫和表情,引來不少關注的目光。

古森瞇起眼睛,歪頭:「有這種事?那傢伙果然有瞞著我事情!」,「跟妳無關,別想太多,怎麼可能失格啊……笨啊。」咬牙完後,回應女孩的「失格說」,不禁大笑出聲。


「那不然是什麼嘛!都沒有看到人……」看著對方大笑的模樣,谷地露出無辜的表情。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兒尋人。



來到車站附近,人潮一下子暴增,要找到人就更困難了,加上感覺到天色又淡了幾分,不禁不安起來,谷地停下腳步:「等等,古森……」


「啊?怎麼了?」前面的人轉身,睇著她。


正要說話時,位於谷地運動褲口袋內的手機震起來,嚇了她一跳,古森卻不懂她怎麼一副怔住的反應:「啥?」


谷地趕緊拿出手機接聽,沒時間解釋,反正看也知道:「喂?」


「小谷,你們在哪裡?」


她不禁捉緊手機,情緒激動起來,是找到了?「車站……」

「我們遇到佐久早了,回來學校附近吧!佐久早說應該在學校附近……」


傻了幾秒後,谷地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為什麼佐久早會知道?」那個吵架果然很可疑!一定也和他的反常有關!到底是什麼?

「我、我們也不曉得啊,問了佐久早學長…他只是臉更臭,你們快回來啦!」

真是的!看著被掛斷通話的手機,谷地朝同級生說:「古森,我們回學校附近吧!」


「喔……」


※

雨水是種計算好的東西。


嘩啦——


根本沒有跑一半,水滴像似狠狠倒灌下來、打濕在外頭走動的人們。


「嗚哇!什麼!」古森驚叫,對於這種一瞬間能把人變濕透的雨量感到傻眼,無論什麼遮擋姿勢都無用,路上也沒有什麼能遮雨的地方,就見路人們亂竄奔跑。

谷地也一驚,「!」萬萬沒想到此刻會降雨,一隻手撥開額前的瀏海,另隻手就去拉住停下腳步的古森:「走吧!」

「可是、要去哪裡啊?」看著跑在前面的矮小女孩、雨聲又大,他只能用吼的,否則她不到。為什麼偏偏現在下雨……

過大的雨勢甚至讓人看不清前面:「公園吧!」女孩同樣用大吼的回應,說出心裡想的所在,即便是用跑的……也沒辦法強行快到哪兒去,因為雨太大的關係。


「小心點……」

古森的聲音夾雜在雨聲之中,但事實上聲音是分散開的,但勉強還能傳達過去給她:「嗯!雨好大喔……」

他就沒有聽見後頭那句自語了,專心看著前方跑著。



視線很模糊,谷地差不多在幾公尺外,已經見到熟悉的身影,發現到找人的人都不太在乎雨天,還是站在雨中尋人:「佐久早!」

雨中的人有點兒愣住,往聲音來源看:「!……」

古森左看右看,好像只有看到零星的隊友:「找到了嗎?」

佐久早搖頭;谷地看了看後,開始從遊樂設施找起,既然是小孩子……應該會藏身在遊戲設施有關的地方!這麼想後,也不顧雨勢多大,往周圍的小草叢仔細找。

大家之間的距離並無分很開,公園外圍都看過後,確認沒東西,谷地開始看著大型遊戲設施,忽地停了下來,她……怎麼現在才發現?


二話不說,嬌小的身子跑向大型大象造形的溜滑梯後方,扶著石子材質的大象身體往前走、往前走沒幾步,看見了大象的中段是挖空的、有一個小小能夠躲避的空間,往下看,看見了熟悉的小身子縮捲一團,小頭顱還埋在腿和膝蓋間。

「!」谷地嚇了好大一跳,「小雅臣!」

小男孩一驚,抬起了滿是淚痕、鼻涕的小臉龐,紅紅的大眼睛瞇起來,驚喜地撲上去,也不管少女的身體溼答答的:「仁花姊姊!」

谷地的身材也十分嬌小,能夠鑽進這個小空間裡,她趕緊抱著他、不介意他地扭動磨蹭,輕拍男生的背部:「沒事沒事……不要怕了!」

老實說,他看著她的那一秒鐘,女孩內心爬過好多想法!要怎麼靜靜面對這個有著佐久早臉龐的人吶?反差實在太大……


小男生頂著那張酷似自家兄長的縮小版臉龐,不斷蹭著女孩的胸部,小小的爪子抱緊她的脖子,用力撒嬌:「嗚嗚……仁花姊姊!」

「乖乖,大家都來找你了喔!姊姊帶你回家!」輕笑,谷地站了起來,彎著腰,「不過要淋雨一下……小雅臣能忍一下嗎?」低頭,看著那張有著小佐久早的臉龐,問道。

「嗯!」用力點頭完後,像個懂事的小大人般,立刻又蹭回少女胸懷中。

谷地微笑點頭,出了小小遮雨的地方,一手擋在小男孩頭上,保護他不要整張臉都濕了:「各位!我找到了!」

一聽到聲音,位在公園的大家都跑了過來,反應很快的佐久早一看,眉頭終於放鬆:「為什麼亂跑?」


……………



氣氛忽然凝滯幾秒,只見小弟弟瞪著哥哥,一句話也沒說、沒解釋的紐頭,整隻人巴著谷地的脖子,「哼!」

…………


氣氛還是如此尷尬,谷地只好摸著弟弟的背,尬笑看著佐久早:「我、我們先回去再說好了……」這種畫面是一點都不浪漫,只有狼狽!

所有人淋著雨,面面相覷。


※

古森捉著白色毛巾,用力擦著褐色短髮,水珠掉的滿地,眼睛不斷瞄著不遠處的佐久早:「……」真的好想知道到底是在吵什麼!

可對方散發出來的氣氛就是赤裸裸的警告意味,若不識相的堅持要問……恐怕真的會被踹飛。


沙發前,谷地散發著母愛的氛圍,小手拿著短毛巾、不停的替雅臣擦著小臉蛋和頭髮,畫面給人身處在天堂般的錯覺:「小雅臣好乖……」

不料,自從谷地找到雅臣後到現在,佐久早一直處在某種奇怪的模樣裡,不自在又想迴避的那種樣子——

伯母這時走了進來,雙手端著一個托盤,來到玻璃面的長方形茶几前,放下熱茶水,和藹可親的朝谷地說:「謝謝妳!妳是經理吧?就是那時候接電話的人,叫什麼名字?」

頭轉向旁邊,以天使笑容回應婦女,雙手的動作停了下來,但沒有離開雅臣的小腦袋:「谷地仁花!不客氣!伯母好!」


「啊啦,真可愛!不好意思,雅臣好像很黏妳……球隊很忙吧!佐久早也拜託妳照顧了!」伯母似乎很喜歡她的名字,眼睛笑彎,親切慈祥的臉龐更加溫軟,指著坐在沙發上的小男生、再看了一下站在大立體音響旁的大兒子。


「……」佐久早卻是一臉沉默,而且深不可測的黑眸好像更陰黑,引來古森的疑惑。

「幹嘛?」古森覺得奇怪,不覺得伯母有說錯話啊,怎麼一臉更不爽?

該不會是在一直氣和弟弟吵架的事吧?


外頭的雨勢減弱不少,但還是下雨天,屋裡涼涼的溫度讓人感到舒適,身體自然放鬆下來;谷地傻傻地笑著回應:「我也很喜歡小雅臣!伯母,不用客氣!」

「姊姊!」雅臣激動地打斷此刻的氣氛和母親要繼續說畫的氛圍,小小隻的他再次黏緊少女,勒緊後頸,整張臉埋在頸間與鎖骨處,拉都拉不開的那種。

「!」谷地重心不穩的輕輕栽入Q彈的沙發座上,不過反應很快,趕緊就爬起來,輕拍著巴在自己身上的小背部:「怎麼了?小雅臣?」真的好愛撒嬌呢!

佐久早早就看不慣自家弟弟這種黏人又幼稚的行為,一下子就出現在他們的旁邊,大手伸出,一抓,「放開人家,不要這樣。」

古森在原地就一愣,心想:這傢伙該不會是和弟弟在吵和谷地有關的事?


沒想到,雅臣馬上就伸起小手,大力拍著哥哥的手,小鼻子皺起:「不要!哥哥小氣鬼!」

伯母竟然是在大笑,全場也只有媽媽在笑,「我去準備些水果,你們慢慢玩兒啊!也可以看電視,隨意啊,當自己家就行!」轉身,也對著古森說,便離開客廳了。

谷地眨著大眼睛的看著沒啥表情的佐久早,覺得自己不方便介入這種兄弟戰爭,「小、小雅臣要乖喔,不可以這樣和哥哥吵架……」

小男生卻更氣嘟嘟地鼓起小腮幫子,推開哥哥的手後,這次窩去少女的胸前,「不要!」

佐久早看著弟弟的行為,青筋不斷露出:「……」


古森賊笑一下,跑來沙發旁,一屁股坐到他旁邊,兩手將小男生自經理懷裡硬生生抓起來,到自己面前:「雅臣!跟哥哥說,佐久早做了什麼?」

谷地嚇一跳,看向坐在沙發上的人、又往旁邊站著的主攻手:「??」對喔!他們兄弟在吵什麼?她也仔細看著古森手上的男孩,想知道。

「喂!」佐久早卻發出了警告的聲音,古森這個臭傢伙!


雅臣露出指控的小表情:「我想要每天去看哥哥練球、這樣也能一直和仁花姊姊在一起!可是哥哥說不行!我就生氣的不理他了!」

谷地和古森都傻了一下,看向臉臭的人:「……」原來如此……谷地心想;古森卻笑出來,輕輕放下雅臣到沙發上,「是喔……雅臣喜歡排球了嗎?」

「嗯!喜歡!也喜歡仁花姊姊!我想要當姊姊的新郎!」


噗!!


古森立刻做出反應,眼珠差點兒噴出來,嘴角可疑的不斷往上揚;佐久早卻是黑著一臉,尷尬的線條落下:「……」他到底是在說什麼!笨小鬼!

咦!! 谷地卻吃驚地捧住臉頰,看著小男生認真的模樣,口吃起來:「小、小雅臣?」她被求婚!被一個年僅十歲的男生求婚!


過了一會兒,裝作沒聽見古森的悶笑聲,佐久早輕嘆,皺眉:「雅臣不要鬧了,那種話不能隨便說……」

「我才沒有!我不是小孩子!討厭!我很認真!」未料,這孩子竟大步走向還蹲著的少女,白皙的手就捉住谷地的兩邊臉頰,小嘴嘟起來、漂亮的眼睛緊閉起來——

在那兩人的眼皮底下——啾地親了谷地的唇一口!

「什麼!!」古森下意識叫出來,手抱頭,不敢置信地看著旁邊的畫面,衝擊好大!


這……真是和佐久早不太像啊!但卻有著那相似的縮小版臉龐!這、這眼都花了!啊啊啊……

佐久早像是傻眼極致的一動也不動了,如果能憑空消失……就好了…… ←被嚇死

雅臣開心的露齒笑,根本是隻單純天真的小天使,「嘿嘿!最喜歡仁花姊姊!」說完,整隻人又攀住少女的身體,又抱又蹭。


谷地呈現呆滯,魂魄離開了肉體般,「………」不敢相信!

她的………初吻被十歲的孩子奪走了!!



「佐久早雅臣!你在做什麼!」佐久早上前,一把將弟弟抓出來,一手就不客氣掐過去,力道毫不留情地捏!

雅臣蠕動大叫,一邊掙扎、小手摸著臉頰肉:「!放開我……笨蛋哥哥!」看著近距離的和自己相似的臉龐,男孩口齒不清地叫。

就算是只有十歲!絕對不可能知道那一切是啥意思!這樣亂來!他要怎麼面對谷地啊!越想越崩潰,佐久早的手勁越掐越大,最後竟坐倒在地毯上,與十歲的弟弟纏扭在一塊兒……

谷地和古森對到眼睛,女孩還是發不出聲音,「……」臉部肌肉毫無反應……


「…………」

古森也沒說話,方才的畫面揮之不去,自認為自己的撒嬌都不是撒嬌的樣子……好像是「耍賴」………而這個小傢伙,很顯然在宣布要霸占谷地吧?他該怎麼辦呢——

他們平常都是習慣依賴經理,現在跑出這樣的人和他們搶……


只能告訴佐久早,拜託他好好「再教育」了!!十歲並不是童言童語了!會昏倒………(昏) ←崩潰



※

與古森共撐一把傘,晚上的風格外舒爽,金短毛少女還是對方才在佐久早家中發生的一切心有餘悸(?),「……」兩人都沒說什麼話,雨的聲音更顯清晰,與空氣合在一起——

古森打破沉默,一手拿著傘柄,看著嬌小的經理:「還好嗎?」沮喪的原因是什麼?

谷地稍微噘起嘴巴,小聲道:「初吻……」她就像個青春少女般,十分煩惱,不自覺就說出來。


不過被聽見了。


古森微微張大眼睛,努了下嘴,停下腳步;谷地感到奇怪,也停下來,看著他問:「怎麼了?」

「那個不算啦……」

古森看著她,搖了下頭,這麼告訴她。原來是這種事?可是……


「谷地,難道妳想交男朋友嗎?」看不出來經理是這樣細膩的人!在「這種」方面……

「我沒有啊!可是就是啊,小雅臣確實親了嘴巴!」谷地訝異的搖頭,不懂古森怎麼那樣以為,然後又露出哭臉。

古森差點兒笑出來,還是想了想後,說了:「嗯……我是覺得不算。」

「而且……接吻好像也不是碰一下嘴唇而已吧!所以不算嘛!」腦海浮現出看過的「接吻」樣子,說道。

雙手枕在腦後,擺出輕鬆的模樣,古森繼續說下去:「雖然雅臣是小學生,也是會吃豆腐的喔,他總是很愛黏著妳,而且又不是開玩笑的……」不能小看對方的年齡,就放縱、不在意!那可是不好的……

谷地思考起來,「嗯……」

「雖然最後還是只能假日來觀賽啦……怎麼了?還再想接吻的事?」對於那對兄弟的大戰心有餘悸,古森尬笑道,最後被女孩思考的表情吸引而問。


轟地臉紅,少女放大音量:「不、不不不是!只是覺得違和!不覺得嗎?擁有那張小佐久早的外表,卻……」

「對!沒錯!看來我們都明白佐久早那傢伙的地雷是什麼了……」


話題在少女的笑聲裡告一段落,雨滴聲輕灑、敲擊著路人的耳膜,兩人看見了車站,到了建築物內,看了下剪票口,谷地抬頭,剛好古森也低頭,把手上的傘還給她:「謝謝,回家小心,後天見!」

接過摺疊雨傘,女孩也拿出搭車的卡片在手上,點頭且揮手:「嗯!星期一見!古森!」嬌小的身子奮力揮手的可愛模樣,不禁讓路過的人多看一眼。

少年微笑,揮了手,轉身走往便利商店的方向,不再回頭。谷地則是充滿元氣的看著,最後也轉身朝剪票口走去,手腕上的折疊傘晃呀晃……


這天被計算過的雨,只是梅雨季之中裡的一天小日常而已——


雨,還在下。


Fin

希望會喜歡這篇莫名其妙的文章XDDD
很喜歡有雨的背景,以後還有寫到的話會更細膩描寫的(´・_・`)

我更啥就看啥!!!!!!乖(摸頭)(幹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