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OPxサボコア】他是參謀總長(短篇)

*配對注意⚠️サボコア🙆

*短篇坑/捏造慎入

*真☆愛☆夫妻🎎💓心靈與身體為一💕

*二哥二嫂處女作,請支持🙌

字數6346.

他是參謀總長.






「革命軍」

革命軍的成員,幾乎都是曾經遭受到「世界」迫害、遭遇相仿的人。

即便經歷相同,但「選擇權」還是出於自己,生命的道路、命運的選擇——都是自己造就。

若選擇「恨」,一輩子就只會活在那種情緒裡面,折磨自己、甚至折磨著「同類」。

在能露出「笑容」的時候,便說明了「道路」是哪一條了……


*


(兩年前)

薩波雖然小她一歲、也只比她早待在「革命軍」裡,但職位是「上司」。每每看著可亞拉、或是一同出任務時,總是會想起「初次見面」的時候……

從小就再一起相處、成長、共識了,都十分清楚彼此經歷了些什麼、背負著什麼,每個人幾乎……都只有悲慘的「過去」。

「同袍」就像是他們的家人一樣。


哈庫用眼神示意,看著同事們都離開房後,也對旁邊的短髮女孩說:「我們先出去了。」

可亞拉啜泣,看了一眼後,繼續擔心的看著坐起來的男人:「嗯。」

哈庫看了最後一眼,才起身,離開時不忘紳士的帶上門。

啪噠。

薩波覺得奇怪,聽到關門後,不知如何是好的對可亞拉說道:「可亞拉?別、別哭了啦……」誰說他這個參謀總長沒有不擅長的事情?「女人」就是其一!尤其是「在哭的女人」……

可亞拉稍微冷靜下來後,垂下了雙手,大眼睛看著面露慌張的男人,這也是她鮮少看見的模樣:「很痛苦,對不對?」

薩波愣了半晌,苦笑出來,放在棉被上的手緊緊絞著:「……可是,我還是要想起來!我怎麼能……我怎麼可以?我怎麼可以這麼活了12年?我竟然——」

可亞拉蹙眉,心臟在被拉扯著,伸出手,壓制住激動起來的薩波:「薩波君!這不是你的錯!」

顫動的人猛地停下來,抬起頭來,盯著說話者看:「……」

「我們都知道你的痛苦、懊悔,可是唯有「在這裡」,是能改變……當面對已經失去的東西的時候,並不是把自己溺死在裡頭!」捉著男人的手也隱隱發抖,跟著話語說到了最後,女人輕輕鬆開了小手,堅毅的眼神緊鎖著他。

可亞拉漸漸放鬆了全身,呼氣,勾起微笑,眼睛也變柔了下來:「你要好好感謝……魯夫君還活著才是啊。」

聞言,薩波瞠大眼,晶瑩剔透的淚珠不止:「是……是啊,可亞拉,妳說的沒錯……」要是連魯夫都失去了,那他真的連死都無法平復的!

女人繼續說下去,眼睛裡頭閃爍著某種情感:「認識你那麼久了,你的亂來和任信,沒有人比「我們」清楚的了,但是薩波君,你聽好,「私人感情」……是會引來戰爭的。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更明白你那想為魯夫君做任何一切的心情,但我只要告訴你一件事!」

「你一定要好好記住我的話,希望能在你總是要亂來的時候,想起。為了魯夫君,可以命都不要,但是你呢?誰來為你也不要命?我希望在你的任信之餘,能都把「我們」給在腦海裡轉一遍!我們是「家人」吧!」

「不要忘記「立場」了……薩波君。」

薩波看著正經八百的女人:「我知道了,我答應妳。但是……妳有點兒異常喔?」

可亞拉一驚,回神來:「哪有?」

「我也才剛想起事情而已,妳就這麼緊張……而且,為什麼哭啊?就像妳說的,我們認識這麼久了,妳還是不信任我嗎?」薩波狐疑的看著她,共識10幾年,還能說出那種話?不是不信任他,不然是什麼?

氣死人了!

愣了半拍,可亞拉轟地紅了臉頰:「我、我不是出自於不信任你啊!你在說什麼啊!」

瞇起了眼睛,薩波反問:「那是啥?」

「!你、你不要問!笨蛋!」女人在慌張之時,小手準確揮打出去,擊中了才剛退燒的男人額頭處。

啪!地好大一聲——

「好痛!可亞拉妳幹什麼?喂!喂……」她的手勁真的痛死人了!摸著紅通通的額頭,金髮男人卻看到女人倉皇逃跑的身影,這下兒更令他疑惑,扯開嗓門大叫著。

但不管怎麼喊,那抹纖細的奔跑身影還是消失在他的視線裡頭了。

偌大的房間、床上,只留一臉困惑又吃疼表情的男人:「……」危險的女人!才剛退燒就出手打他!



「哈庫!你說!薩波君的笨實在異於常人!那種情況下、怎麼想、怎麼想都是我……擔心他嘛!為什麼那傢伙不懂啊?還胡扯說我不信任他!他怎麼這麼笨!」一路奔到外頭的可亞拉,一見到師父就哇哇地訴苦起來。

這兒是城堡陽台,離薩波的房間很遠、很安全!所以她才能這麼不顧環境、宣洩心情。

「也是呢,可亞拉,那個不是遲鈍了……」哈庫笑笑,無言地抓抓臉頰。

「討厭……」趴在圍牆上,美麗女人的眼睛瞇起,還鼓起腮幫子。

哈庫想了想,拍拍女人的頭:「不過這樣才是薩波嘛,他就交給妳了。」

「唔……」吹著舒服的清風,聽了哈庫的話,她露出了溫柔帶著寵溺的眼神及表情,嘴角跟著揚起:「……」那個只會讓人替他操心的笨蛋、大笨蛋……

哈庫一瞧,也溫馨地笑:「從以前我就很想說了,可亞拉啊……在帶妳來這裡沒多久,妳真的很喜歡薩波耶。」

彷彿聽見爆炸聲,短髮女人驚呼且慣性手就揮出去:「哈庫!亂、亂說!」

高大的男人就這麼被一巴、往後跌——

「噗!」可、可亞拉啊……


*

夜晚


可亞拉站在離自己房間最近的一處露天陽台,托著腮,看著黑夜中的天空:「……」發著呆,但這種時刻,心裡想的……

看著黑色中一亮又一亮的白色小點,就感覺那是在——

「那個是不是在眨眼睛呢……」輕輕說出口,女人看著一大片的光景,眼裡透出了淡淡的傷感,為什麼呢?面對這樣美麗的畫面,卻讓她感到「傷感」——

回憶片段像是幻燈片上演在腦海,女人默默垂下了頭:「……」可是,她仍能感到天上的那些白色星點,還是在眨、在眨著眼。

瞬間,她只聽見了晚風的聲響,拂過她的耳邊,然後——


「什麼眨眼啊?」

!!!?

可亞拉一瞬間豎毛,轉頭:「薩、薩波君?你、你什麼時候在的?偷聽我說話!」雖然被嚇到,但不忘指控他。

薩波也被她弄得嚇了一跳:「剛剛才來的!我哪有偷聽啊!」

嬌瞪著他,姑且相信說詞後,才驚覺兩人的距離有多麼近!女人又是一個嬌羞式施暴,小手自動就啪地推開男人軟嫩的臉頰:「幹、幹啥?」

因為猛地被推擠,男人的臉全皺在一起:「噗…好痛!妳才幹嘛……」大手趕緊反抗,推走那隻明明看起來就纖細到不行、可是卻有異常力氣的白皙小手,用力揉著發疼的左臉頰。

微微與他拉開使她心動的距離,可亞拉噘起小嘴,收起手:「身體沒事了嗎?」明明高燒了三天、害得大家提心吊膽,現在不好好休息?亂跑出來!

薩波一邊摸著臉頰、一手搭上圍欄:「沒事了,讓大家擔心了……」說著,天空上的樣子也進到了他的眸裡,不禁說了:「天氣不錯……」魯夫此刻的天空,也是如此嗎?還是……

知道薩波在想什麼,可亞拉轉開臉,跟著繼續看夜空:「星星在眨眼睛耶,薩波君,那應該就是「是!」了!」

薩波一愣,覺得有趣:「為什麼?」他怎麼不知道她能和星星對話?

「那是回應啊!不覺得嗎?」輕笑著,纖手伸出,朝著某顆亮亮的指去,女人漂亮的側顏也進了男人的視線中。

「………」

男人看傻了,但卻不是因為星星。


可亞拉感到奇怪,怎麼沒有回應?轉頭,並和金髮男人撞上視線:「薩波君?」

!

「啊、嗯!……」他猛地回神,不太懂怎麼突然「呆愣」、甚至「臉紅心跳」……為了掩飾這些情緒,男人快速地別開臉,嘴裡發出囈語。

可亞拉歪頭,只能看見他的側臉,因為長瀏海遮住了他的左眼;不過耳根上的潮紅十分清晰。

「對了,薩波君……你的頭髮……」不知怎地,身體像是被驅使般地去碰他的瀏海,可亞拉輕聲說道。

對方像是被電到般的退好大一步,直覺的看向碰他頭髮的女人:「!?」

可亞拉回神,覺得莫名其妙,手也停在半空:「幹嘛臉紅?」

薩波忍無可忍地亂叫出聲了,忍不住了:「幹什麼啦?」這女人怎麼能讓他如此慌亂?

「你才幹嘛!這麼大聲做什麼!笨蛋!」

看著朝自己大吼的可愛女人,薩波無奈地抓抓頭:「好好,妳要說什麼?」

「頭髮啊……留長的原因是因為「那個」嗎?」可亞拉對薩波的深刻印象就是「平頭小子」,不過漸漸長大後,他卻留長了頭髮,原因可能就只有「那個」了吧……

瞧見女人蔥指所比的位置,輕笑,自己的手也忍不住去摸左眼附近的肌膚,是和別的地方不同觸感的皮膚:「嗯……沒錯,畢竟這不是什麼光榮、好的傷痕,妳很清楚嘛!哈哈……」摸了幾下後,放下手,再次看著女人,露出無雜質的笑。

因為是你的事情吶……

驚覺又恍神,可亞拉趕緊回神,輕撥開位於傷痕附近處的髮絲:「還有我們、還有魯夫君……薩波君,沒事的。」她一邊說,露出了溫柔的表情,扎實地震懾住他。

他的遭遇,說有多心疼、她就有多心疼!可惜……薩波不會懂的。


「……」一陣愣住後,薩波露出了微笑,本能的握住了那隻纖細的手,圓圓大眼對上女人,說道:「謝謝妳。」

可亞拉燒紅了雙頰,心臟幾乎快從口中跳出來,薩波總是能給她許多許多情緒,真的就像哈庫說的一樣?她……真的很喜歡他。

「!?」忽地又驚一下,女人飛快撇開頭,佯裝繼續看風景:「嗯……」但是,她並沒有因此而甩開他的手。

薩波愣一下後,微笑,也看著一樣的天空,和她並肩,像是有某種力量要他別鬆手,就這麼牽著她、兩人看著星星又一閃一閃了起來。


他們兩人的眼睛裡,也有相似的星星在眨眼著。



翌日

看著所有幹部及成員,薩波說了這麼一句話:「各位……請幫我一起找尋燒燒果實的下落吧!我要吃……燒燒果實!」

「咦——」

當中,可亞拉也瞪圓了眼睛:「……」


*

「果然有陰謀……他們說CP0吶,薩波君。」翹著腳,坐在旋轉椅上,放下聽筒,便拿起馬克杯,輕啜裡頭的咖啡色液體,可亞拉道。

「……馬克斯呢?」

「沒有聽到嘛!」看著躺在吊床上的人,可亞拉嘟嘴。

「依他的個性一定去賭博了!」抬起臉,薩波說道。

可亞拉看回來,放下馬克杯,神秘兮兮笑道:「他們也來囉!」

「誰?」

「草帽一夥!」

島附近

可亞拉驚呼:「真的來了!是海軍……薩、喂!薩波君!等等!」話說到一半,就見戴著紳士帽的男人不見在視線中,女人大叫著。

「……」其他成員都沉默,看著這熟悉到不行的場景,幾乎都是如此。

任性的參謀總長、抓狂的可亞拉……等等。

「那個笨蛋……」低喃著,女人一個箭步也消失在眾人面前,引來更多的騷動。

「诶?等等!可亞拉小姐——」

但,都只是白喊的而已,其實他們都清楚,為了薩波、只要和薩波有關的事情,可亞拉也是個奮不顧身的代表!

原因……

大家都知道喔,只有薩波本人還不知道而已。能笨成這樣,不容易。



CP0船上



「火拳!」

「不要再增加無謂的犧牲了,CP0!而且這是我弟弟的戰鬥啊,還請不要來礙事……」


烈火🔥延燒著,但在某個男人眼裡什麼都不是,他不疾不徐也不慌不忙,彷彿沒有看見火海似的⋯⋯



羅布·路基無視周圍的大火及砲擊,盯著站在船頭上的男人:「這就是你的正義嗎?」



「不,是自由。」金髮男人微笑,還帶有火花的手指頂了下帽子邊緣,說道。



「看來沒什麼好談的了……」





眼睜睜看著拳頭打在一塊兒的兩人,及時趕到的可亞拉焦急喊道:「薩波君!」大風和周邊大火讓女人不安,雙眼緊盯著總長的身影。



又這樣隨便對政府的人出手!



看著兩個男人打得不可開交,可亞拉站在一旁,滿臉的放不下心:「⋯⋯」她並不是不知道薩波的實力,而是只要見到他的架,就無法冷靜!



她已經⋯⋯無法離開這個男人了!



早就已經。



而異常的擔心,總是真的會發生——



可亞拉清楚看見薩波因來不及回防、路基健壯的豹臂一揮,有著武裝色的鐵硬拳頭這麼擊中了他,修長身形的男人吃痛的慘叫一聲,「啊!」竟摔飛出船體。



「薩波!薩波君!!」女人尖叫,往前跑,但已經聽到落水的撲通聲了,來不及!



海水!🌊薩波君他——不會游泳🏊啊!



其他人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們就見女人二話不說直接縱身躍下海中,消失在水面上,只剩漣漪。



*



捉著好幾斤重的男人、加上衣服溼答答的,更重,可亞拉游離都是軍艦的附近,看似來到了已經半毀了的世界娛樂城市的岸邊,此刻還能感覺到在島上打鬥的吆喝聲及震動,但不管那麼多,她趕緊游上路地,雙手用盡力氣將昏厥過去的薩波給拉上安全的地方。



雖然這裡已經是殘破不堪的廢墟,但至少這裡不會有敵人了!



再把男人給扶正,可亞拉看著他臉部的傷勢,緊皺著眉,試著用叫喚的方式:「薩波君?薩波君!薩波君!」怎麼這樣就昏過去了?她可是立馬跳下水救人了耶!



紳士帽被放在旁邊,看著全身濕冷冷的人,可亞拉繼續叫著:「薩波君⋯⋯」手還搖著他的身體,但依然沒有動靜。



在搖的時候,她已經先確認過心跳,是還有的!但還無法完全鬆口氣,人還是沒有醒來!該怎麼辦?這種溺水的情況⋯⋯



美麗的臉上閃過眾多表情,最後想到了!



人工呼吸⋯⋯



從沒有過這樣救人,導致她非常驚慌,但時間也不能再蹉跎下去了!薩波絕對不能有事!另一方面,也因為長這麼大還沒有過與人口對口的經驗、再加上對象又是薩波!她、她更不能冷靜了⋯⋯



救人要緊!



可亞拉甩去許多表情,深呼了一口氣,微微趴下來,一手來到躺著的人的口鼻處,輕輕地把他的臉抬起,讓頭部呈現微仰姿勢。



一隻手到了下顎處,用手工將男人的嘴打開,她便馬上低下頭、張嘴貼上去——



碰在一起的瞬間,只感覺到又濕又冷,女人快速地呼氧氣給他、又是壓胸——



拜託⋯⋯動起來,薩波君!



「⋯⋯唔咳⋯」兩人的唇再次交疊沒多久,便聽見了悶悶的聲音,可亞拉驚喜地離開他的嘴巴,盯著躺著的人。



「薩波君?」女人持續喊著。



男人一動,用力咳著、表情痛苦,嘴裡溢出不少海水:「噗唔!咳⋯⋯」幾秒前,他感覺到漆黑不已、還隱約感到嘴上有著奇怪的觸感,是什麼?



見到他睜開眼睛了,可亞拉激動的抱上去:「太好了!薩波君!你沒事吧?還有哪裡不舒服⋯⋯」



還沒反應到現況的人忽然被女人撞過來,斷斷續續道:「可⋯⋯咳!唔!怎麼了?」他的身體好重、臉也好疼!受傷⋯⋯?



對了!



「那個CP0——」



「不准起來!還好你沒事!我叫哈庫他們過來!」驚覺到什麼後而趕緊放開男人,可亞拉摸索著暗袋內的電話蟲,就要準備撥打。



他搞清楚狀況了。



薩波忽然按下拿出電話蟲的纖手,引來女人的驚呼:「做什麼?」電話蝸牛🐌掉到了地上,發出輕輕的聲響,可亞拉抬頭,對上了薩波認真的臉龐。



「是妳救了我嗎?」



氣氛好像在扭曲著,女人佯裝鎮定:「你看我全身濕透了!當然是我!你還敢提吶?我告訴你⋯⋯」



男人忍著疼坐了起來,打斷她的話:「我感覺到很溫暖⋯⋯在黑暗中。我溺水了吧?」



可亞拉激動的往後退,疑似在掩飾些什麼:「廢、廢話!笨蛋⋯⋯」



薩波沒有馬上繼續說些什麼,她躊躇了半晌後,繼續說話了:「好了,我聯絡一下哈庫⋯⋯」



「等等。」又不讓她撿回電話蟲,薩波盯著她看。



可亞拉瞪大眼睛,以示疑惑;薩波只是打量了一眼溼答答的她,然後往前傾,雙手捧住女人的小臉——



唇對準著她親下去!



「⋯⋯」



!!!!!!!!



可亞拉回神,下意識就要推開他,「薩唔⋯⋯!?」可意圖早一步被看穿,薩波反而雙手環抱住她,嘴一張、吻住,吃掉她的尖叫和掙扎。



他、他在做什麼⋯⋯



漸漸地,女人的臉爆紅、也不再蠕動,默默接受他的吻⋯⋯



可亞拉最後閉上了眼睛,與他擁吻。



約莫五分鐘,薩波才依依不捨地結束親吻,輕輕放開她,雙眼瞅著她:「⋯⋯」他的本能驅使行為,該怎麼解釋才好?可亞拉會殺了他的啊!



可亞拉則是心臟要跳出來的邊緣,說不出話,閃避他的視線:「⋯⋯」什麼意思啊?他們⋯⋯



遇上這種事,抓狂不起來的原因大概⋯⋯



是因為對象是「喜歡的人」!所以才生氣不起來吧,這可是強吻耶!



「對、對不起!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就⋯⋯」



可亞拉鼓起腮幫子,瞪著男人:「什麼?」果然是笨蛋!



薩波一驚,也開始躲避她的嬌瞪,竟還說:「還想要⋯⋯」



可亞拉咦一聲,不太懂他在說什麼:「什麼?」距離還是這麼近!救命啊!方才的吻在腦海揮之不去啊!



薩波蹙眉,撐起身子,又一次吻住她,瞬間女人嚇一大跳地叫:「薩⋯⋯」還沒說完,整個人倒了下去,來不及反應,男人壓了上來,看著她。



可亞拉真的被嚇壞了,「第一次」都能用「意外」來形容,可是剛才那個很明顯不是了啊!薩波君⋯⋯在想什麼呢?



而且這樣壓上來,要做什麼⋯⋯



看得出來女人的表情疑問,薩波搖頭,說出的話此刻都讓他們兩人呆愣:「我喜歡妳⋯⋯」



咦?

诶?





他是參謀總長、她是重要幹部,終於有一段感情在組織裡頭長芽——

埋伏了十幾年之久的綠芽。



Fin

太害羞了,居然打成這個樣子XDD將就著看吧TATTT
我是海賊昀,下次見了

Comments

唔哇!最後好讓人臉紅心跳啊啊啊啊~
雖然我沒有很萌這對但是,
果然看著昀子的文章就是會讓人心癢難耐~
這樣迷濛的曖昧跟出其不意的舉動
最是讓人嚮往且著迷啦!

然後又看到了可愛的小圖標~
圖標君讓我在一個明明很緊急的狀態下出了戲啊~~
實在感到有點羞愧哈哈哈哈哈
(二哥二嫂不要打我)

看到這樣迷人的二哥二嫂,
看到這樣蠢蠢欲動的表白,
我表示想求羅娜也這樣阿阿阿阿阿
(夠了閉嘴!)

2017.08.31(Thu) 12:38       é˜¿å¥´å¥´å¥´å¥´å¥´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