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OPxLawnami羅娜】貓科(短篇)

*配對注意⚠️托拉法爾加·羅x娜美(ロ-ナミ)

*短篇坑

*原作向捏造/慎入💥

*娜美女神❤️羅娜主食❤️

字數9931




🐯🐈💓💓貓科.





一切都這麼剛好。



托拉法爾加計畫了13年的計謀,和「她」重疊在一起了。



同盟是他的目的,所有的事情像是命運般的降臨在他的身上!



復仇與私慾,都將一次滿足。



在兩年前的拍賣會場上,他便對女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他是個聰明的計畫者,會願意花整整兩年的時候等候⋯⋯

等候如今的「成果」。



真正結束的時刻⋯⋯還沒到。



*



穿著彩虹🌈樣式的整套比基尼👙,橘捲髮女人舒服的伸了個懶腰,「嗯~」站在充氣軟墊上做暖身操,避免待會兒下水時抽筋。



女人美麗精緻的臉上漾著舒服和放鬆的享受表情,酷熱的陽光☀️、海水🌊、比基尼——



往旁邊看,布魯克已經套著游泳圈在水中、抬頭看著在做操的航海士,白色骷髏的臉頰部位,還浮現出可疑的紅暈:「呦呵呵⋯⋯娜美小姐⋯⋯」這個視線看過去,好讚!



玩水組不怕和船走丟,因為他們是與船身連結在一起的,也是騙人布和佛朗基完善的設計;娜美滿臉笑容,在差不多暖身之後,那身修長毫不猶豫地縱身往海裡躍入,濺起水花,附近漣漪波波。



嘩——



娜美最喜歡游泳,也最喜歡水了。



船上



魯夫興沖沖地在甲板上跑來跑去,最後衝到坐著正在休息的男人面前:「托拉仔!你也一起來玩!吶!」



羅睜開眼睛,往上看:「啥?」又再瞎搞什麼了⋯⋯



「快點!人不夠!」啥也沒解釋,魯夫直接扯住了他的手臂。



羅ㄧ驚,整個人不受自己的控制:「什麼?不要拉我!喂⋯⋯」這傢伙怎麼甩都甩不開?



騙人布衝了過來,扯開嗓子:「喂——快點過來幫忙啊!魚群上鉤了!」



魯夫瞬間雙眼亮起來,抓著高大的托拉法爾加就跑起來:「走——」



羅露出了囧臉大叫著:「放開我!」但沒有用,四周根本沒人理會他。





娜美呈現仰式姿勢,有些距離的看著一團人在對付魚類:「真是受不了⋯⋯」



耳邊的水聲、鳥鳴聲、夥伴們的嬉鬧聲都交織在一塊兒的鑽進女人的耳膜裡及心深處裡——



不過,這樣的小日子也不賴!



騷動持續了五分鐘之久,魯夫抬起了頭,很仔細地看著天空,還瞇起眼睛,似乎在尋找什麼:「嗯⋯⋯?」



騙人布跟著他看:「怎麼了?」



魯夫開始移動腳步:「我在找大鳥啊⋯⋯鳥肉!騙人布!」說著,還滴下口水。



騙人布一愣,視線離開了天空,轉向旁邊的船長:「喂喂,剛才那些魚夠了吧!」



魯夫生氣起來:「不行!要有肉!」



騙人布嘆氣,懶得爭辯:「是是⋯⋯小心一點啊,不要再被叼走了,我們可救不了你!」



「嘻嘻!才不會呢!」魯夫這麼說,然後他猛地睜大雙眼、手臂已經伸長:「啊!出現了!別跑啊!鳥———」



騙人布在旁稍微被船長忽然的大嗓門給嚇一跳,也跟著看著魯夫的抓鳥行為:「⋯⋯」



沒有理會身後的又一波胡鬧,羅站在船沿,看著風景,不一會兒,視線很快就落在左斜方處正在游泳放鬆的娜美身上。



他並不是沒有見過如此有威嚴及霸氣十足的女人,近乎女王都不為過,畢竟兩年前時,對她的印象已經掌握了,沒想到過了兩年更加耀眼奪目!



遇到他們真的太好了⋯⋯救草帽屋,也是為了「一切」啊!「他們」都在計畫裡面,誰都不能有什麼三長兩短!



不過,小賊貓對於那種一面之緣應該不會記得吧⋯⋯



騙人布急切又慌張的聲音從羅的背後傳出:「托拉仔!小心——」



羅回神,但為時已晚,頭沒有轉到一半:「咦?啊——」疑惑了才0.3秒,整個人已經被魯夫拉回來的橡膠手臂給撞飛了!(索隆是第一受害者)



騙人布抱頭:「魯夫!笨蛋!托拉仔掉到海裡了!」



魯夫這才反應過來,立刻扔下鳥:「香吉士!交給你了!」說完,才急忙跑到船沿,「托拉仔——」



被撞飛的瞬間,羅的腦中仍然浮現同樣的疑問:到底和這些傢伙聯手是正確的嗎⋯⋯



娜美一聽到叫聲,頭一抬的瞬間,只見一抹高挑的人影墜下來,快速的讓人看不見:「啥?哇啊!」巨大的浪花濺起,娜美尖叫,正要重新抬頭罵人時,旁邊的布魯克驚叫:「娜美小姐!是、是羅先生!羅先生啊啊啊——」



什麼?



娜美趕緊看回來,臉上的猙獰表情也一秒不見,往下看,只有看見漸漸消失在海面上的男人,女人趕緊吸了一口氣,潛下水去救人:「托拉仔!」魯夫那傢伙又在亂搞!


2


培波一行人在森林裡見到了船長的身影,激動的淚噴,奔向戴著貝雷帽的男人:「船長——」

羅也剛好看見他們,露出了淺淺的微笑:「看來沒事……」話還沒說完,培波的熊抱便將托拉法爾加給撲倒,一人一熊摔倒在土壤地上。

「嗚嗚嗚船長!我們好想你——」白熊大哭著,說啥都不放開船長,還用臉頰用力磨蹭羅的臉龐,讓他沒辦法說話。

在身後的其他夥伴們都先宣洩出心情後,才提醒航海士:「喂,培波,船長要不能呼吸了。」

羅的表情都歪了:「噗……」培波到底何時才要起來?

培波大驚,放開船長:「對不起,船長!我太開心了!見到你真的太好了……」邊說邊站起來,又噴淚了。

托拉法爾加一手穩穩拿著鬼哭,從沒鬆開過,一手抹抹自己的臉頰,抬頭看著一行人:「怎麼了?」以他的直覺告訴他——不單純。

「這十天發生好多事情!草帽呢?」培波哇哇叫著,持續激動的比手畫腳,不管怎麼看,附近都只有船長一個人而已。

羅輕嘆,看著航海士臉上的傷,心底大概有底,站了起來:「草帽屋應該去見他的夥伴了……」邊說邊拍掉褲子上的塵土。

培波一聽,雙眼瞬間亮起來,伸出手就捉住船長的手腕:「嗯!我們快點去和草帽他們會合!船長!」

托拉法爾加感到腦昏腦脹的:「為什麼?」在多雷斯羅薩已經夠了吧!現在給他短短的呼吸新鮮空氣的時間都沒有嗎?到底怎麼了!

企鵝大叫:「船長!來就是了!」一夥人都跑了。

就算他有預感,但還是想要逃避一下下啊!太快又要面對了吧!

他很累。


*



娜美的臉色驟變,讓原本開心的一夥人疑惑:「怎麼啦?娜美?喬巴?」連旁邊的小小麋鹿也沉下表情來,魯夫趕緊問道。

「魯夫、各位……先聽我說,多雷斯羅薩的事待會兒再聽你們說。」娜美與喬巴交換了個眼神,對著眼前一大群人說道,臉上的表情皺著,一絲的笑容都沒有。

看到這裡,索隆和魯夫馬上蹙眉,娜美的樣子……不是在開玩笑!「嗯,怎麼了?」

培波等人也表情陰鬱:「……」

托拉法爾加盯著身穿一襲紫藍色開叉禮服的橘髮女人,「……」若是陌生人,會誤會她是公主吧。黑眸一閃,他的表情也沉穩下來。

他在胡思亂想什麼東西?

「在這短短的幾天當中,這個擁有千年歷史的「巨象」被摧毀了。兇手就是「四皇」之一凱多!」

培波站了出來,表情心有餘悸,冷汗流下:「沒錯!我也差點死了!幸好那個時候……娜美小姐他們登陸了這座島,是他們救了我們!」

眾人交換了眼神,羅賓問:「那麼凱多呢?」

娜美搖頭,表情微微猙獰:「我們並沒有遇到他……我們登陸時,已經發生悲劇了,結果……香吉士他……」

魯夫忽然回神,看著航海士:「對啊,怎麼沒有看見香吉士?香吉士呢?」

索隆瞇起右眼:「………」

娜美已經眼淚直流,不停啜泣,最終蹲了下來:「後來……救援告一段落後,BIG MOM的手下出現在這裡,香吉士他、他已經和他們走了!」

「魯夫……對不起……我們沒有——」


……………

氣氛與話語都停止了,只剩下女人的哭泣聲。

看著哭的一蹋糊塗的女人,船長腳步沉穩的走到航海士的面前,伸起一隻手——

伸起手,魯夫拿起了草帽,往女人的頭上蓋去:「別哭了!我知道了!我們一定會把他帶回來!所以別哭了,風車大叔會來殺了我的啊!」說到最後,船長慌張起來的亂叫。

娜美愣愣的摸著頭上的帽子,抬起頭:「可是魯夫……香吉士他不會回來了……」雖然不懂船長最後那句話是啥意思,但女人此刻沒有提出問題。

喬巴也是淚流滿面的點頭:「凱薩也被帶走了。是啊,魯夫!香吉士雖然給了我們紙條和笑容,但是……但是啊,魯夫!我們感覺的到,香吉士不會回來了啊!嗚嗚啊——」

索隆眉頭深鎖,不懂他們怎麼如此肯定:「什麼意思?」

收回視線,沒有發現自己也和他們相仿的反應,托拉法爾加輕聲問道:「怎麼回事?」

旁邊的培波垂下肩膀:「我們雖然不在現場,但是也知道這件事……香吉士先生被家人安排了結婚,雖然他自願離開,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打算去結婚、不再回來?」

「……」


「什麼?結婚?可是……為什麼結婚就不能回來?這樣我們就多了一個夥伴了啊!」事情走向完全出乎於魯夫的想法以外,很快點出重點,不太懂他們怎麼哭成這樣?

娜美差點兒沒氣絕,雙手啪地摀住自己的臉:「……」她真的快說不下去了!

喬巴生氣地跳上跳下:「魯夫!你們還不知道吧?這種婚事絕對不能成啊!否則香吉士真的要永遠離開我們了啊!笨蛋!」

魯夫還是不懂:「到底為什麼啊!」

羅賓隱約感到不對勁:「什麼意思?喬巴。」

布魯克接下去說:「我們知道的時候也非常吃驚,那是因為這是一場政治聯姻,結婚的對象是BIG MOM的第35個女兒!而香吉士先生他是文斯莫克家族的第三個兒子!波克慕斯先生說過了……只要他們一結婚的時刻開始,香吉士先生就不再是我們的夥伴了!」

魯夫吃驚大叫:「什麼——結婚就不能再一起冒險了嗎?那當然不行!我不會讓香吉士結婚的!」

娜美終於放下手,對著笨蛋船長大吼:「你有沒有聽到重點吶!魯夫!」

船長雙手插腰,鼻孔噴著氣:「哼,那些都無所謂!我只是要去接回我的夥伴而已!」

喬巴吸著鼻子:「可是魯夫……你之前還向BIG MOM挑釁,現在又要去破壞婚禮,這樣……」

「別說了!我只是去把夥伴帶回來而已!如果不是全員到齊的話……我沒辦法繼續航行啊!」魯夫雙手握拳,看著所有人。

在旁的羅在遇上魯夫之後,便有稍微理解到他的個性和情義,但此刻才讓他更明白……

真是幸福的海賊團……


羅賓咀嚼著布魯克所說的姓氏:「文斯莫克……」好像在哪裡聽過……

「怎麼了?」騙人布看著關鍵的歷史學家。

「傑爾馬66……的老大,就是香吉士的父親,艾斯莫克一族是以科學力量為主的厲害家族,而且是比Dr.貝卡帕庫還厲害!是世界政府都會害怕的一族!也是地下世界非常有名的殺人家族!沒想到香吉士是那樣家庭的小孩……」


在同時一聽見這個姓氏的托拉法爾加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稍微睜大眼睛:「沒錯……他們就是只花了66天統治整個北海域的人!只要是北海人、或者了解北海的人都知道……」

培波看著羅:「船長……」

娜美看回來,喃喃說道:「可是為什麼……「那個時候」,香吉士會在東海呢?」離家出走?但是憑一個小孩子的力量是怎麼越過紅土大陸的?

羅接著看過去:「據我所知……文斯莫克一族並沒有對東海做什麼。」因為不知道他們一行人的結識,就只是按照常理推斷道。

娜美站了起來,對上羅的視線:「不,香吉士不知道和家裡的人怎麼了,他很小的時候就在東海,我們遇到他,就在一起航海了。只是他為什麼一個人、又怎麼越過紅土大陸?」

「恐怕香吉士其實一直……一直都痛苦,即使已經兩年後,他還是——」喬巴接了下去,看著他們。

魯夫卻是笑了,純粹的吸引著眾人:「親自……聽他怎麼說不就好了?去找香吉士!」喊道,便高舉雙手。


氣氛稍微被化解了。

娜美抹了抹沾了些淚的眼睛,看著自己船長,還是無法平復心情:「對不起,魯夫⋯⋯」



魯夫轉了過來:「幹嘛道歉?我只要聽香吉士怎麼說!既然是結婚,他現在應該是安全的!」



盯著魯夫看,娜美竟流出了更多更多的淚珠,完全嚇壞了他。



「娜美?!又、又怎麼了啊?肚子痛嗎?」



喬巴嘆氣:「⋯⋯」為什麼魯夫就是笨蛋呢?



船長之所以會如此慌張,就是因為航海士的眼淚就他們一行人來說——都無法允許的。



托拉法爾加看著眼前的畫面,「⋯⋯」沈默著不說話,腦袋在思考,原來這個女人⋯⋯並非外貌氣質所散發出來的那種疑似堅強的模樣呀?



這麼脆弱的可愛,看來好像會很對男人的胃口喔!



培波歪頭看著發呆的船長:「船長?船長?你怎麼了?」



托拉法爾加很快回過神,臉上閃過一秒鎮靜後:「培破,你說他們救了你嗎?」



白熊回想起來又是很開心的模樣:「是啊!他們做出了解毒藥!幫我注射💉的是娜美小姐喔!」



聽到這裡,他又看過去了,見到了女人撲抱住魯夫的畫面,「⋯⋯」其他人也紛紛圍過去,摸摸她安撫著;想了想,羅說道:「不過⋯⋯真的好嗎?」



培波疑惑:「什麼意思?」



「你不是一直朝思暮想的想回到「故鄉」,但已經被毀掉了⋯⋯」



聽到這個,夏奇和企鵝🐧都望過來,臉上表情有著複雜:「⋯⋯」



培波笑了:「我只知道自己的家鄉在這裡,你們也知道我自小就不是在這裡長大,雖然看到了還是很震撼⋯⋯」



羅沈默一會兒後,也微笑了下。



夏奇收回了微笑,一臉怪異的看著船長:「船長,這兩年來變化蠻大的才對,為什麼感覺你好像變了?而且這種感覺和兩年前的那時候壞壞的樣子也不太一樣!」



企鵝跟著點頭,也有發現:「在多雷斯羅薩發生什麼事了嗎?」



羅露出淡淡疑惑的眼神:「你們想說什麼?」



夏奇回答:「不是啊,總感覺你的表情變多了!難道是因為我們分開太久了嗎?」



⋯⋯⋯⋯⋯



羅不自覺握緊了刀柄,轉開頭:「想太多了。」



*



看著索隆拚酒的身影終於倒下了後,托拉法爾加才走向女人,那身湛紫色禮服真的好奪目、好適合這個「小賊貓」啊!



再加上身上那些飾品,幾乎是「女神」了。



女人已經察覺到來者的腳步聲了,娜美放下了酒杯:「托拉仔?」算是出乎意料的人,怎麼了?



看了一眼呈大字型昏睡在地上的索隆一眼,托拉法爾加故作鎮定地問:「能坐旁邊嗎?」



娜美眼睛一眨,像回神:「當然!客氣什麼啊?」



他才不是客氣⋯⋯



輕嘆,羅坐到了女人旁邊,還是隔些距離,並沒有一開口就是話題:「酒量真好。」



只見妮子笑著,「哈哈⋯⋯你不是第一個人這麼說,只有索隆能和我拼呢!你算很會喝酒的嗎?」臉上的笑臉和頭上、身上的飾品一樣的金亮,又不小心讓人看傻了眼:「⋯⋯」



遲遲沒有得到回應,娜美美麗的雙眼睜大了些:「喂?托拉仔!」



!



羅一驚,這女人的魔力不是一般!趕緊說道:「什麼?」



娜美輕嘆,用力指著手上的杯子:「我問你酒量啊!你的酒量如何?」



男人扯了下嘴角:「不好。」



女人立刻洩了氣:「這樣啊⋯⋯」沈默半晌後,酒杯被放到旁邊,繼續說了:「來找我⋯⋯什麼事嗎?航路有關?」



羅看著她的舉動:「妳在失望?妳醉了?」而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



娜美又笑了,赤裸的香肩抖動著:「哪可能⋯⋯睡著的人可不是我喔!」說道,轉向他,杏眸彎起來。



原來喝醉會睡著嗎這傢伙。心想,托拉法爾加勾了唇角,把鬼哭給放好:「謝謝妳救了培波。」



原來是來道謝的?



「你傻啊?客氣什麼?你沒事吧?」這傢伙怎麼有種異於平常說不出的怪?



羅繼續故作鎮靜,看著女人姣好的臉龐,不太敢認真的瞧,怕會這麼不復返了:「我們⋯⋯我是說,還好凱薩在!」



娜美點點頭,不疑有他的繼續接下去:「是啊!你們也成功了!太好了!大家都平安沒事⋯⋯啊,但是⋯⋯」但想到了香吉士後,她便沮喪起來。



羅的視線離不開她身上:「還想哭嗎?」



!



娜美一震,轉過來反駁:「我、我才沒有那麼弱!已經兩年了!我們都不一樣了喔!不要小看我!剛才是⋯⋯剛才不算!」



已經在心裡笑出來,男人說道:「我們是同盟吧?不用特別保護自己,而且草帽屋一定沒問題。」



女人唔一聲,一隻手撐著下顎看著他,從這個姿勢角度看過去是完美的男人下巴、喉嚨線條:「嗯⋯⋯聽你們說完故事,那裡真的是個很棒的島嗎?」



羅一愣:「沒有特別的感覺⋯⋯」



滿意外的答案,女人問道:「為什麼?」



男人抿了唇:「對了,航海日誌都是妳在寫吧?」所以「他們」也會著實地出現在「紀錄」裡——



怎麼有點開心?而且想要被紀錄下來更多更多的念頭?



不!他又恍神了!



娜美點頭:「是啊,不過多雷斯羅薩是羅賓寫喔!畢竟我沒有去⋯⋯」



男人點頭後,繼續回到話題上:「沒有特別的感覺是因為,對我來說,多佛朗明哥在哪,我就是去那裡殺他而已。不過草帽屋他們很高興的樣子。」他們到哪裡都高興的像笨蛋一樣⋯⋯



娜美的姿勢不變:「嗯⋯⋯那麼你沒事了嗎?」



感受得到她在問什麼,男人只是轉開了臉,看著眼前亂七八糟的不像話宴會場面,臉上沒有變化:「沒事。我會照著柯拉先生的話——好好的活下去。」他甚至認為,什麼都不怕了!應該是說,在決定復仇的那刻起,不再有懼怕這樣的情緒!



娜美勾起嘴角,「⋯⋯」沈默後,收起了托腮的姿勢,纖手就伸出去,自然不過的彈了一下前七武海的額頭:「是啊!你是個很棒的人,想必柯拉先生更是!不過真是笨蛋!你們都好好記住,沒有什麼再比生命重要的了!知道嗎?以後不可以再如此胡來!跟那我家船長一起!」



好疼!



第一次被女人動手的人驚訝了,看著她:「妳⋯⋯」明明知道她是什麼意思講了這些話,但還是聽起來讓他、讓他好心動——



該怎麼辦?



這個女人是絕對不能動心的啊!不能的!因為⋯⋯



會想要搶過來的!



*



遞出烤肉串給女人,托拉法爾加說道:「兩年前⋯⋯沒想到妳記得我。」



娜美睜大眼,一副「說廢話啊?」的表情看著也吃起肉的男人:「當然吧!超新星啊!不過⋯⋯」



才咬了一口,被女人的話給吸引過去,托拉法爾加看了她一眼:「?」繼續再啃第二口了。



還拿在手上,沒吃的女人繼續說下去:「你變了⋯⋯」嗯?明明那時不認識這傢伙才對啊,怎麼說出⋯⋯



發現自己講了奇怪的話,娜美停住,看見了又看過來、也一臉疑惑表情的人。「?」



娜美趕緊解釋:「我、我的「感覺」而已⋯⋯那時候突然在龐克哈薩特遇見你時,真的嚇了一跳⋯⋯不僅外貌,好像個性也變了似的⋯⋯」說到後面,不禁小聲地自語起來了,也沒想過會被聽見。



羅只是露出了一抹笑,這麼回應她:「妳的感覺沒錯。在觀察我?」



不知怎地女人燒紅了臉頰,她平常不怎麼會有這種反應的,尤其在男人身上,而有些慌了:「沒有觀察⋯⋯!我、我很感謝你對魯夫的出手相救!」竟然胡言亂語了她!



雖然不懂女人怎麼臉紅緊張起來了,但這是他滿意的結果,挑眉道:「我說過了是我自願救他的,不必謝我。不過⋯⋯妳想怎麼謝我?」最後,還十分惡趣味地企圖逗美人,氣氛瞬間變成曖昧。



聽不懂他的本意,娜美緊張到一時沒聽出怪異的地方:「你、你想要多少財寶嗎?」



托拉法爾加哼笑:「誰要那種東西?」



咦——



她啊!錢!性命!橘子!她最重要的三樣東西啊!



難得看見了迷人女人「可愛的」一面,依然笑在心裡:「逗妳玩的,就說自願的了。」



很快鎮定下來,輕唔一聲,娜美咬下肉串:「嗯、好吃⋯⋯」



扔下叉子,托拉法爾加又將女人給徹底打量一遍,十分低調的,不過首先還是先問這件事吧:「妳也有刺青呢。」修長的指尖伸出,停在離碰觸到肌膚的前幾公分,男人說道。



吃完了肉、也放好叉子的娜美才回應道:「嗯!這個是我的家鄉!」頭扭向他,臉上滿滿笑容的說道,蔥指輕點著手臂。



⋯⋯風車、橘子?



收回視線,再看著臉蛋、頭髮、衣服、身材,男人道:「是嗎?很適合妳。」



笑更開心了,沒多久,她才想到:「也?托拉仔也有嗎?」說完,便開始打量起來。



除了這雙赤裸裸的手之外,哪裡——



有些兒享受被她盯著瞧的搜尋視線,不過很快回神過來,勾起嘴角:「妳現在看不到的地方。」



她知道他的雙手有刺青啊,可是⋯⋯看不到的地方?



其他地方!印象中,他都是穿T恤不然就大衣,身體確實都被遮住了,不過——



「現在」?這又是什麼語意?



「呵呵⋯⋯那是紀念柯拉先生而刺的,我的海賊團標誌也是。」沒有給女人太多時間思考,他繼續說道。

「唔……」娜美盯著他的臉龐一會兒後,心裡想著他的話,伸起了纖手,撫撫戴著軟軟貝雷帽的男人:「沒事沒事!這樣的人,值得紀念!」

好軟!

雙眼稍微睜大,似乎喜愛上這種觸感,娜美多摸了好幾下。

看著一點防備都沒有的天真女人,還有那副好猜測的模樣、充滿愛的內心,他不只被治癒到,也遭到了影響;羅回過神,雖然這副小表情可愛又媚惑,但更想見到「別的」——

並沒有讓女人摸太久,托拉法爾加抬眸,輕輕捉住那隻纖瘦不已的手腕:「男人不是這樣安慰的,娜美屋。」

果真,女人一驚,臉上的笑也不見了,十分困惑,但也不覺得奇怪,就是個毫無危機意識的肥羊:「?不要難過了吧,柯拉先生要的不是難過的你呀。」

………

羅沉默,表情也陰沉起來了,想追她,看來有得辛苦了……

不懂嗎?沒關係,他來教她!

娜美繼續說:「吶,可以借我帽子嗎?這個好軟!」好舒服喔!她也想戴看看!

難怪那時候孩子們會稱他為「腦袋軟軟的大哥哥」!噗!原來是這樣!

羅回過神,恢復了平時的樣子,聽完她的話後,看往女人頭上:「怎麼戴?」草帽屋的草帽還在她頭上耶,可愛的笨女人!

娜美喔一聲,調皮地吐舌:「忘記了!」雙手便將草帽拿起來,放到腿上,再轉向他:「好了!真的很軟耶,很舒服……」女人盯著那白色貝雷帽說道。

男人聳肩,一手就拿下帽子遞給她,絲毫沒有廢話:「我有很多頂。」這麼喜歡?還是……如此心想,他將視線移到她腿上的草帽。

「哇!好看嗎?」因為注意力都在帽子上,因此沒有仔細聽男人的話,娜美開心的戴上後,眨著大眼睛看著少了帽子的托拉法爾加。

他還是管不住嘴角的笑了:「嗯。記得還給我。」

女人站了起來,「好!」此刻心情,不算差!一手拿起了草帽,竟蓋往還坐著的男人頭上:「呵呵……」

羅嚇了一跳,拉起帽子邊緣,避免視線遮蔽,但只看見花蝴蝶再次飛走,到處揮灑:「……」不禁的,臉上、心頭上狠狠燃燒、跳動著,原因自己清楚不過,雙眼也放軟下來,這次是真正的「笑容」。


3


船上美女之一的航海士一早紮著活力四射的馬尾,十分有精神的坐在飯桌前,品嚐每天一開始的活力來源。

唔,果然香吉士的食物最棒了!眸子瞇瞇的,似乎很幸福。

不過相對的——

旁邊的羅把帽子放在手邊,臉上的表情很黑,眼下的那雙黑眼圈更是;娜美不顧四周的吵雜聲,關心道:「托拉仔?你沒事吧?」為啥一副快死了的樣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再不趕快吃屬於他的飯糰的話,就吃不到了。

羅動了一下,往旁邊看,是也再吃飯糰的航海士:「沒什麼……」

娜美思考了下,只咬了一口後,再度看著他低垂的頭:「整晚被吵得沒辦法睡對吧?」也只有這個原因了!

男人沒再說話了,也不動了,瞬間嚇壞航海士。

「?喂?托拉男!」很快伸出手,另隻手還拿著只咬了一口的飯糰,摸上他的臉龐,順便抬起來,好讓她看清楚。

睡著了嗎?

「我沒事啦。」輕推開女人的小手,托拉法爾加往前看,正想拿自己盤裡的飯糰時,撲了空。

盤子裡,啥都沒有。
他只碰到冰冷的陶瓷。


「什麼!草帽屋!」他徹底清醒了!叫道,只見魯夫的長手抓來抓去,餐桌上早已胡亂不堪有段時間了。

娜美輕嘆,她就說吧。無奈的看著桌上的慘狀:「只剩三明治而已了,你討厭吃麵包吧?這是最後一個,你不介意的話。」女人非常努力保持理智,她在想幫助羅之後,再去好好教訓船長,因為遞出了一直拿在手上的飯糰。

她吃過的飯糰。

………

他能怎樣?看著一餐桌上的混亂,再加上身心俱疲,表情很難看,還是只有接過來這個選擇:「抱歉,娜美屋……」

「喂!羅!你這混蛋不准吃娜美的食物——」適時衝過來的騎士不顧一切,雙眼燃燒火焰盯著托拉法爾加的舉動。

娜美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了,單純的香吉士破壞了那條理智線了,也是沒辦法的事。女人揮出拳頭,準確打掉了撞過來的廚師,怒吼:「やめなさいぃぃぃ!」

但香吉士並不是個容易放過竟敢「吃掉娜美食物」這件事的男人,趴在地上的他,眼裡露出更大團的火焰……

(晚餐)

羅與娜美的位子仍沒有變,他耳邊聽著周圍嬉鬧的聲音,默默拿起湯匙,挖了一口飯,放到嘴裡:「……」

旁邊的娜美則是先喝湯,有一下沒一下的加入話題,看著一大桌豐富菜餚,臉上的小表情又出現了。

嚼了三口後,羅的表情大變:「唔!!!!?」

他的異狀又引起娜美的注意:「怎麼了?」那是什麼表情?吃到什麼了嗎?

男人的表情超歪,在一番謎樣的痛苦掙扎後,吞下肚,立刻爆發:「黑腳屋!你……」這傢伙竟在他的飯裡頭藏酸梅!

他最討厭的東西!

香吉士看過來,笑了笑:「不錯嘛,沒有浪費食物,都是怪你竟然吃下娜美的食物——」

黑髮男人徹底無語,這個男人的思維壞了?他會沒事吃人家的食物嗎?又不是你們家白癡船長!說到底,禍首是草帽屋好吧!針對他幹什麼!

「……」可惡。沒有多鬥嘴,羅更關心是不是還有其他顆藏著!趕緊用湯匙繼續翻著碗裡的米飯,他心想。

娜美一看,竟還做出害人舉動:「你要跟我換嗎?」說道,拿起飯碗。

香吉士敏感的豎起耳朵,整個人又要跳起來——

托拉法爾加快瘋了,「不要!」早上真的是大意了,忘了這傢伙是黑腳屋的罩門啊!現在又天真的模樣說要交換?當他傻子不成?

天真的單純笨蛋也是打敗他了!真是……

娜美愣了一下,看向香吉士:「香吉士,別這樣。是魯夫吃掉所有食物的,而且托拉仔好幾天沒睡了!也是你們給他的困擾啊!」

「……」停止翻米飯後,羅拿起筷子,夾菜去,沒多說話。

香吉士瞇起眼睛,往魯夫的位子看去:「對啊,娜美,我怎麼能忘記這最重要的傢伙呢……魯夫!!你這個混蛋!」奔過去,廚師奮力搖晃著很忙的船長,大吼。

船長一臉懵懂,說話還不清楚,因為嘴裡太多食物:「香吉士?幹嘛?」

這個笨態度通常是爆發的底線!

果其不然,慘叫聲和巨響響起了,所有人也無視於那兩人,都趕緊吃飯、享受美食,嘻嘻鬧鬧!

娜美輕嘆,放下碗,根本不去解救自家船長:「吃完馬上去洗澡睡覺,對了……」

沒有對女人那女王性格反彈,羅只是沉默,但也沒有順從:「……」他怎麼可能到那種聽女人的話的地步啊?

就說了,又不是他們船上的白癡廚師!

「洗完就去我們房間睡吧,我跟羅賓23點才會睡覺,在那之前你可以去睡。」

沒想到這蠢女人又語出驚人:「妳想殺了我?」她在想什麼?下意識地,男人的視線射向香吉士。

女人放下筷子,也看著男人的臉:「不能讓他知道啊。先不說這個了,只有這個辦法而已,快點啦,至少能睡上幾個小時也好,不然等等甲板上你能睡著、我頭給你!」

「而且,與其擔心你的命,不如感謝我的允許!畢竟女生房間他們不能進去的!」

沒想到事到如今她竟還說出這麼恐怖的話來!平時都是他在袖手旁觀、欣賞在這艘船上每日發生的「慘劇」,竟沒有想到這麼快也輪到他了啊……


fin

我是海賊狗
有多麼愛海賊 愛羅娜 愛娜美就不多說了(* ´ ▽ ` *)去看我的自介吧XDD(這麼懶
請期待我丟文上來就是了( ^ω^ )

Comments

我真的太開心了!!!!
又見漂亮親(看到妳的顏覺得真的好美膩v-238)的羅娜文~
超級喜歡昀子的文筆跟文風的!
看到這次更新必須再次認真的跟妳說妳絕對不能停止寫文阿阿阿阿阿!
因為真的寫得太有感覺惹v-218v-218v-218
默默告訴妳因為看到這篇太特別的文讓我太開心,
於是決定秒開電腦用電腦打字回覆妳,
手機的便捷已經無法負荷我的激動與感想了!

一戳進來看了不到一分鐘立馬先被文字後面的小圖標萌的一臉血~
也太可愛太逗趣了吧哈哈哈!

貓科動物,豹與貓,羅與娜美,蟄伏出擊與貓步輕俏(咦AOA?)
很喜歡昀子的標題,都非常有感覺也非常耐人尋思,
果然取標題名稱是需要一定能力的,像我就是取名廢v-406

我覺得這篇短篇很特別,
因為每一段都既獨立又聯合,
可以分開來看但是若真要看出神韻還是得合併視之。
(我才不會告訴妳我看了好幾次才感覺好像有點get到昀子的某些點呢)
從德雷斯羅薩前的日常起步,帶出羅對娜美的興趣,
(還附帶萌萌的草帽一夥逗比日常,天阿看到路飛那貨又想抓天上的鳥,
真的是即刻想到索隆追著被鳥叼走的路飛的那副搞笑樣v-411)
原來那個獵豹一般的男人,盯上就不再放手的目標不只是我們大家都熟知的那個,
原來那個如貓一般的女人一直都在男人的計畫裡面,
這種我的獵物妳已經被我鎖定很久的追捕感覺讓人好蘇!

後來飛逝而過到達佐烏,描述紅心團的感人再相會,
(貝波不要太萌啊!我認真覺得喬巴該開始為他在op裡的萌寵寶座感到擔憂)
我很喜歡這裡昀子對原漫情節的補充,
很合理的解釋了為什麼紅心一夥人會剛好到達貓腹蛇的屋前跟來探訪的草帽一夥相遇。
在貓腹蛇屋裡,羅又看見了他原本所不知道的娜美,
他認識的娜美是那個可以輕鬆輾壓草帽怪力團一干人等的女人,
他知悉的娜美是那個雖然實力不足卻自信充分的有魅力的女人,
但是他在那個時刻,看著娜美的哭泣,看著魯夫的安撫,看著草帽團的驚訝與驚慌,
他了解到娜美一直都是草帽團最珍視最不願看見她落淚的存在,
於是他又再一次的為那個女人沉落,為他著迷,本就不平靜的心湖再次被同一個人激起漣漪。

我特別喜歡這一段,
藉由企鵝與夏奇之語,道出了羅自從遇到草帽一夥後所發生的種種改變,
明明才短短不到幾個月的時間,
他們的船長就從那個人人聞風而喪膽的死亡外科醫生,
變成現在在依舊精銳的眸光中閃著不易察覺卻仍舊可辨的溫暖與柔嫩,逐漸有溫度的男人。
人們都說本性難移,尤其又是像羅這樣有自己的驕傲與堅持的男人,
究竟要遇見怎麼樣的事情才能真正被撼動?
或者該說他們幾乎從不認為羅會有改變,
但是他們卻看見了羅的確開始不同,
而造成羅的改變的似乎是草帽一夥,
再加上娜美本來就有恩於他們,
於是山治這件事說甚麼他們一定都是要幫上一把的!
也難怪貝波會在初逢羅時僅是感動涕零了一下就馬不停蹄帶著羅飛奔草帽團身旁啊!

而接下來這一part絕對是我在這篇文中最最喜歡的段落~~~
(而且我怕我會爆字數,雖然好像已經爆了?)
因為羅娜倆人終於獨處啦!!!
而且倆人相處間那種若有似無的曖昧實在撓得人心直癢癢~
羅這害羞豹,真是符合他的個性,觀察、蟄伏,而後出擊,
他選擇在娜美落單時候走向她,
一步一步,就這樣走向心動,走往永恆。
甚麼故作鎮定,甚麼不點破話題,
估計他從一開始就不知道自己該向娜美說啥吧齁齁~
因為有太多想說太多想問太多想看太多想感受,
更重要的是,只要能夠跟她接觸怎麼都好!
這裡的羅看得我真的好心動,
明明說著不能再為娜美沉淪,但心卻止不住地為她鼓動,
已經盯上了還怕想搶過來的問題?
拜託我看他早就決定搶過來了吧哈哈哈v-411

看到後面我跟羅是一樣驚訝且欣喜的,
因為發現了原來不只有羅對娜美有特殊感情,原來連娜美對羅也有這般情愫,
於是羅開始大膽了起來,
無論是輕微的調戲或是想要更加了解娜美的問句,
讓這兩顆本就相距不遠的心又再靠近了一些。
特別萌羅的那兩句:「現在看不到的地方」、「男人不是這樣安慰的」,
這是曖昧到極致美好到夢幻的心臟炸裂語啊!!!
果然愛情美妙高峰之一就是這種模糊曖昧說不清道不明的狀況嗎呵呵~~
或許是酒勁上來或許是本來就想靠近,
娜美的行為舉止也開始放開了來,
她摸上那男人的帽子,她言起他的過去,
她看到他復仇前的悲慟與復仇後的輕鬆,
她心疼他的堅持與他的墮落,
她竟然開始希望他不要妄自菲薄,她竟然擔憂著說出不要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難怪羅要開心要欣喜了,
倆人正朝向一致靠近,怎麼能不讓伺機多時的他雀躍?

而經過一晚的談心與帽子約定,
羅娜開始變得能夠更自在地與對方相處。
當然這時候最能襯托出倆人不同的就非山治莫屬,還可以順便搞笑一把,
我除了說昀子妳把海賊人設跟劇情把握的太好外還能說甚麼?
看著娜美開始更自然的對待羅、壓榨羅,
看著羅開始更自然的接受那對待與壓榨,
我真的是覺得太春心蕩漾愛心萌動啊!!!!!!!!

其實還有多想說但是一摸上鍵盤就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這篇短篇給我太多想法太多感動,
看到昀子用精練成熟的文筆繪出一幅羅娜間漸趨熟稔的文章,
就像看到尾田用另外一種角度激活了他筆下的羅娜,
全文雖然沒有很明顯的羅娜互動(我是說激情的內種齁齁齁),
但是就是這種淡淡的、不明確的卻能夠讓人腦補的更發人深思!

好吧說了這麼多還是得ps一下全文缺點,
這篇文我看著覺得最有問題的就是...







昀子妳停在一個太可惡的地方啦!!!!!
太短啦(就短篇齁)看不夠阿阿阿阿阿阿阿啊!!!!!!!!!

2017.08.24(Thu) 03:26       é˜¿å¥´å¥´å¥´å¥´å¥´ ã•ã‚“   #-  URL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我真的太開心了!!!!
> 又見漂亮親(看到妳的顏覺得真的好美膩v-238)的羅娜文~
> 超級喜歡昀子的文筆跟文風的!
> 看到這次更新必須再次認真的跟妳說妳絕對不能停止寫文阿阿阿阿阿!
> 因為真的寫得太有感覺惹v-218v-218v-218
> 默默告訴妳因為看到這篇太特別的文讓我太開心,
> 於是決定秒開電腦用電腦打字回覆妳,
> 手機的便捷已經無法負荷我的激動與感想了!
>
> 一戳進來看了不到一分鐘立馬先被文字後面的小圖標萌的一臉血~
> 也太可愛太逗趣了吧哈哈哈!
>
> 貓科動物,豹與貓,羅與娜美,蟄伏出擊與貓步輕俏(咦AOA?)
> 很喜歡昀子的標題,都非常有感覺也非常耐人尋思,
> 果然取標題名稱是需要一定能力的,像我就是取名廢v-406
>
> 我覺得這篇短篇很特別,
> 因為每一段都既獨立又聯合,
> 可以分開來看但是若真要看出神韻還是得合併視之。
> (我才不會告訴妳我看了好幾次才感覺好像有點get到昀子的某些點呢)
> 從德雷斯羅薩前的日常起步,帶出羅對娜美的興趣,
> (還附帶萌萌的草帽一夥逗比日常,天阿看到路飛那貨又想抓天上的鳥,
> 真的是即刻想到索隆追著被鳥叼走的路飛的那副搞笑樣v-411)
> 原來那個獵豹一般的男人,盯上就不再放手的目標不只是我們大家都熟知的那個,
> 原來那個如貓一般的女人一直都在男人的計畫裡面,
> 這種我的獵物妳已經被我鎖定很久的追捕感覺讓人好蘇!
>
> 後來飛逝而過到達佐烏,描述紅心團的感人再相會,
> (貝波不要太萌啊!我認真覺得喬巴該開始為他在op裡的萌寵寶座感到擔憂)
> 我很喜歡這裡昀子對原漫情節的補充,
> 很合理的解釋了為什麼紅心一夥人會剛好到達貓腹蛇的屋前跟來探訪的草帽一夥相遇。
> 在貓腹蛇屋裡,羅又看見了他原本所不知道的娜美,
> 他認識的娜美是那個可以輕鬆輾壓草帽怪力團一干人等的女人,
> 他知悉的娜美是那個雖然實力不足卻自信充分的有魅力的女人,
> 但是他在那個時刻,看著娜美的哭泣,看著魯夫的安撫,看著草帽團的驚訝與驚慌,
> 他了解到娜美一直都是草帽團最珍視最不願看見她落淚的存在,
> 於是他又再一次的為那個女人沉落,為他著迷,本就不平靜的心湖再次被同一個人激起漣漪。
>
> 我特別喜歡這一段,
> 藉由企鵝與夏奇之語,道出了羅自從遇到草帽一夥後所發生的種種改變,
> 明明才短短不到幾個月的時間,
> 他們的船長就從那個人人聞風而喪膽的死亡外科醫生,
> 變成現在在依舊精銳的眸光中閃著不易察覺卻仍舊可辨的溫暖與柔嫩,逐漸有溫度的男人。
> 人們都說本性難移,尤其又是像羅這樣有自己的驕傲與堅持的男人,
> 究竟要遇見怎麼樣的事情才能真正被撼動?
> 或者該說他們幾乎從不認為羅會有改變,
> 但是他們卻看見了羅的確開始不同,
> 而造成羅的改變的似乎是草帽一夥,
> 再加上娜美本來就有恩於他們,
> 於是山治這件事說甚麼他們一定都是要幫上一把的!
> 也難怪貝波會在初逢羅時僅是感動涕零了一下就馬不停蹄帶著羅飛奔草帽團身旁啊!
>
> 而接下來這一part絕對是我在這篇文中最最喜歡的段落~~~
> (而且我怕我會爆字數,雖然好像已經爆了?)
> 因為羅娜倆人終於獨處啦!!!
> 而且倆人相處間那種若有似無的曖昧實在撓得人心直癢癢~
> 羅這害羞豹,真是符合他的個性,觀察、蟄伏,而後出擊,
> 他選擇在娜美落單時候走向她,
> 一步一步,就這樣走向心動,走往永恆。
> 甚麼故作鎮定,甚麼不點破話題,
> 估計他從一開始就不知道自己該向娜美說啥吧齁齁~
> 因為有太多想說太多想問太多想看太多想感受,
> 更重要的是,只要能夠跟她接觸怎麼都好!
> 這裡的羅看得我真的好心動,
> 明明說著不能再為娜美沉淪,但心卻止不住地為她鼓動,
> 已經盯上了還怕想搶過來的問題?
> 拜託我看他早就決定搶過來了吧哈哈哈v-411
>
> 看到後面我跟羅是一樣驚訝且欣喜的,
> 因為發現了原來不只有羅對娜美有特殊感情,原來連娜美對羅也有這般情愫,
> 於是羅開始大膽了起來,
> 無論是輕微的調戲或是想要更加了解娜美的問句,
> 讓這兩顆本就相距不遠的心又再靠近了一些。
> 特別萌羅的那兩句:「現在看不到的地方」、「男人不是這樣安慰的」,
> 這是曖昧到極致美好到夢幻的心臟炸裂語啊!!!
> 果然愛情美妙高峰之一就是這種模糊曖昧說不清道不明的狀況嗎呵呵~~
> 或許是酒勁上來或許是本來就想靠近,
> 娜美的行為舉止也開始放開了來,
> 她摸上那男人的帽子,她言起他的過去,
> 她看到他復仇前的悲慟與復仇後的輕鬆,
> 她心疼他的堅持與他的墮落,
> 她竟然開始希望他不要妄自菲薄,她竟然擔憂著說出不要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 難怪羅要開心要欣喜了,
> 倆人正朝向一致靠近,怎麼能不讓伺機多時的他雀躍?
>
> 而經過一晚的談心與帽子約定,
> 羅娜開始變得能夠更自在地與對方相處。
> 當然這時候最能襯托出倆人不同的就非山治莫屬,還可以順便搞笑一把,
> 我除了說昀子妳把海賊人設跟劇情把握的太好外還能說甚麼?
> 看著娜美開始更自然的對待羅、壓榨羅,
> 看著羅開始更自然的接受那對待與壓榨,
> 我真的是覺得太春心蕩漾愛心萌動啊!!!!!!!!
>
> 其實還有多想說但是一摸上鍵盤就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 這篇短篇給我太多想法太多感動,
> 看到昀子用精練成熟的文筆繪出一幅羅娜間漸趨熟稔的文章,
> 就像看到尾田用另外一種角度激活了他筆下的羅娜,
> 全文雖然沒有很明顯的羅娜互動(我是說激情的內種齁齁齁),
> 但是就是這種淡淡的、不明確的卻能夠讓人腦補的更發人深思!
>
> 好吧說了這麼多還是得ps一下全文缺點,
> 這篇文我看著覺得最有問題的就是...
>
>
>
>
>
>
>
> 昀子妳停在一個太可惡的地方啦!!!!!
> 太短啦(就短篇齁)看不夠阿阿阿阿阿阿阿啊!!!!!!!!!

謝謝謝謝謝謝阿奴!!!!!你這樣的讀者根本100分啊啊QQ能看到你這樣的回應我真的高興到不行><
哈哈謝謝ㄋㄟ才不漂亮啦XDDDDD(害羞)能喜歡這篇文真的太好了!沒想到能真的讓你這麼喜歡!好值得啊!(滿足)
有傳達給你就好>////<因為我眼裡的羅娜就是這麼萌!又激情HSHS真是!!!
哈哈哈哈哈能給大家幻想最棒了XDDDD所以容許我這麼結束了XDDDD
看不夠沒關係的!我會再好好寫出更多更多娜美女神的文文,到時候一定要來捧場喔!只有你而已了!(抱
我娜靠我們了!!!!!!!!!!靠我們發揚光大ㄌ真是!!!!!!!

羅就是那種默默喜歡 默默觀察 默默記起來 默默的人XDDDD
而且不停看海賊,對角色會有好多好多認知和感覺,更幫助二創上的寫作
沒事就看海賊沒錯!海賊在我心裡真是神作,只有海賊。(認真
我是一個熱愛作品和角色的人,CP都並不是太重點太重要,作品和角色非常重要,這麼一來,角色和角色之間就更不用說了^^
俗話說沒有任何男人能不拜倒在女王的石榴裙底下啊!!!!就是在說我們我娜(得意)(嗯?
壓榨與被壓榨是基本的!萌ㄉ不要不要!羅娜之間的小幻想真得要命啦!!!!(鼻血)
看到你的回應,我也激動ㄉ不要不要,就去看了字數XD居然2千多字!!!!第一次有人回覆回到2千多字!(大哭
有你一個這樣的小讀者真的就夠了XDDD很夠了我的心啊>////<
謝謝阿奴的愛!也感謝我們都這麼愛我娜!!!!!(灑花)

的確XDDD那兩句話就是很讚RRRRRR羅說出來更銷魂了是不是!!!!我原本要讓他抱娜美的XDD但最後沒有這麼寫XDDD
而娜美的反應只會愣住,然後覺得羅像個男孩般的拍背摸頭安撫他XDD畫面真的可愛又溫馨呼呼
每次寫文,我都會把我自己想要寫想要表達出來的萌點都給寫出來!希望能讓一樣喜歡的大家知道!所以混在一起的時候就會看似亂亂的好像沒有關聯似的XDD
但沒關係(ㄟ)
有打出來給大家看到,我已經覺得很好了。><
我個人最忌諱的就是角色崩壞XD我一定會好好看熟故事再來補腦洞XDD所以看到你說沒有嚴重崩壞就很高興><
描寫方面絕對會更努力的!我會進步!多多好好拿捏角色的個性><老實說我很不會寫索隆QQQQAQ
但我又喜歡他 也喜歡索娜,所以對我來說很痛苦QQAAAQ救命啊索隆好難寫(跪地)
好難描寫XDDDD(有障礙
魯娜我也寫得不好,往往自己最愛的都寫不好,只能去看別人的糧XDDD(扼腕)
所以不加油不行了我TATTT
最近我應該會多寫些海賊文XDDDD大概就是繞在日常和娜美身上XDD還有少些二哥二嫂XDDD
對了,我不喜歡布琳!!!!!!!!RRRRRRRRR超不喜歡他的啦QQQQQQQ(離題)
欺負香吉士的都壞透了 管他有沒有被霸凌我才不在乎(ㄟ
嗚嗚TATTT
看到支持香吉士X布琳的我就白眼翻天哈哈哈哈哈哈(

我喜歡羅的其中一點還有就是他的過去。他的過去真的很好寫,很好切入,很好發揮
而且仔細看,他的個性非常可愛,從兩年前到兩年後,還有糾結在明哥一家的那些愛恨情仇,接著又是和魯夫聯手,和魯海的相處,跟自家紅心海賊團的感情等等,他就是個有趣又值得探討的男人XDD
雖然他的人氣真的太高了XDD尾田也表示黑人問號哈哈哈哈哈XDDDD太多讀者都一直問他關於羅的事情XDD
每次看到尾田的回答都笑好久
而且我的感覺是羅的心靈是滿脆弱的XD他是個很容易崩潰的人...跟他的''強''無關,但心靈方面真的軟軟的吶
而我們小娜美當然就是個指針 太陽 向日葵 耀眼的存在了,正面的美麗的女人!讓人不禁都想把任何一切都奉獻給他!
我真的很喜歡娜美...對於CP,我都是角色>CP的心情~~
若沒有很愛很愛那個角色的話,只喜歡CP的話,真的很瞎。
但也有人因為CP才愛上角色的XDDD每個仁狀況不同哈哈,可是只為CP CP的話,真的有那麼一點雷雷的XDD

他其實第一句話就是要跟娜美道謝XDD說謝謝他救了培波XDD但他還是說了別的話了XDDDDDD
他的內心是有好多好多想講給娜美聽的,光是看著他就很想吃掉他,但是他不行這麼做,慾望與理智的戰爭啊,嘖嘖XDD太適合羅了!!!!!(大笑)
阿奴奴這麼認真這麼喜歡我真的很開心喔,不過因為我寫文很慢XDD還請等等我XDDD
我也是取名廢XDDDDD不過這次''貓科''算是救了我XDDDDD用象徵的代表來當名字,的確很讚呢。
是啊他們就是''貓''
嚴格來說,羅是延伸出來的,畢竟他是老虎XDDDDDDD
能遇到阿奴這樣的人,我開心慘了><(握爪)又都是台灣人!!!!!(抱

放心我不會停止的XDDDDD我滿滿的愛就只能用二創發洩出來了!!!!對各種角色的愛啊!
聽你說馬上開電腦回我真的感動死我QQQQQAQ我也是用電腦回你的XDDDD
手機真的無法負荷激昂的心情XDDDDDD
如果還有寫新的文文,會再跟你說喔^_^Y
真的很開心能喜歡文章!有你真好!
這邊問一下阿奴奴喜歡的CP?我聽聽XDD看看除了羅娜還是啥?索娜是本命吧?還有嗎?
百度也不能私訊聊天...我們又一樣這麼愛娜美,在索娜吧你的貼文留言也聊了一點點,想說你有常用什麼社群嗎?
我也很喜歡你說話耶,很有水準XDDDDDDD
你開心,我更開心,我會繼續寫文的v-119!!!!!!!!嘿嘿
你的評論我也一看再看!超喜歡!是我的動力!你說的都對!就是懂我!知道我要表達什麼想法!阿奴真的讚透了!
言語無法表達我有多高興了啦!!!總之很感謝阿奴閱讀很感謝喜歡QQQQQQAQ(抱
真的啥都值了!
讓我高興到問你有常用什麼社群,真的不簡單哈哈XDDDDD
看看你都用什麼,可以來+友啊,聯絡也比較方便^^不介意的話XDDDDDDD
如果不討厭二哥二嫂的話,接下來我要打XDDDDDDDD(想很久了 一直很想二哥和二嫂QQQQAQ)
如果能好好聊一下海賊也是比較好,我真的很高興喔TATTTTT
我也很困擾XDD也很想要寫長篇啊啊但我的腦太糟糕了XDDDDDD不過不一定,我會用力動腦的><這樣就能讓你看夠啦!!!!!我也能寫很爽XDDDDDDDDDDD

最後還是要說謝謝阿奴!!!!!!!!!!!!!!!!!謝謝你!!!!!!!!!!!

2017.08.26(Sat) 18:53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7.08.27(Sun) 01:11        ã•ã‚“   #         

No title

我我,我現在很激動很雀躍很開心很不知所措,
看到妳這麼用心的回覆我,
我真的真的很感動!!!!!!
對一個讀者而言昀子妳這樣的作者不只100分啊啊啊啊!!(1000+)
能夠書寫出有數量又有質量的文章,還能夠這麼珍視這麼用心的對待讀者的回饋,
這對一個閱讀的人而言絕對是最開的一件事了(沒有之一)!!!v-346v-346v-346
而且我也有看妳回覆的字數哈哈~
我的喵啊居然也兩千多!!
嗚嗚讓我抱抱妳~~(默默地又愛上妳了v-254)
說甚麼捧場,我才不幹捧場這種事(說啥呢v-359)!!
因為妳的文章已經是我的必讀了啊!!!!!!
就算妳發文沒有跟我說也沒瓜系~因為我一定會時不時就要上來刷刷看有沒有更新的哈哈哈哈哈v-411


看了妳的回覆我才知道了妳為什麼能夠把海賊眾人的角色性格一抓一個準~原來就是因為妳常常反芻海賊劇情跟人設啊!
我覺得這需要很多很多的喜愛才做得到耶!
像我就無法QQ
或許是不夠愛,
也或許是不夠自信與灑脫,
這其實讓我挺困擾阿,因為這樣真的會無法好好寫出一篇文章><
看著大家的文如雨後春筍,讓我突然也想為自己喜歡的CP們做點甚麼,留下點甚麼,
卻苦於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嗚嗚我想我需要時間(很多)來治治我的懶癌v-406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算角色>CP的那一掛耶嗚嗚,
可是可以確定的是我對女角的愛絕對大過男角!

可這又有點複雜,
因為我也不是完全不單純只萌男角,
像我就挺喜歡黑籃的紫原的ㄎㄎ,
而複雜的點就在這兒,
好像一旦牽扯到我喜歡的女角的配對,
我就會開始降低對那個男角的愛阿>"<
例如索隆,其實我一開始挺喜歡他的,
這種壞壞的霸氣的實力派的男生完全令人(我)無法招架啊啊啊啊啊啊v-42
但是後來因為扯到他跟羅賓、他跟達斯琪、他跟佩羅娜...
天,太多了!!
所以我就漸漸變得不再那麼喜歡索大了~
就是理智上知道不對,
但是情感上還是會偷偷想人家才不要再喜歡你惹咧哼(索隆搜哩~~)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在我索娜吧那篇告白文中說的我關注路娜還是比索娜多的原因。

而說到布琳,這也可以佐證我說為什麼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角色>CP,
眾所周知,大家說到娜美CP,
第一個跳出來的一定不是索娜,可是居然也不是魯娜,
而其實是香娜啊!!!!!
真的看過太多關於如果娜美跟其他人在一起那香吉士怎麼辦的言論,
實在吐槽無力了都...
但這也不是不能預見的,
畢竟香娜太多同框太多拯救了!!
所以多數剛接觸海賊或是只能感受到顯性糖的人會自動就把香吉士×娜美,甚至還覺得這倆是官配(嘛,弱弱說一句這樣至少比起那些說索佩是官配來的要好理解太多)...
我還能說啥呈堂供證都好幾個101了(唉)
所以當布琳出現的時候,
我其實有點開心(被打),
因為這讓我不經任何思考直覺就認為哎呀如果這對真能成那香娜一定是成不了惹噢齁齁齁齁(爽)~~
不過會這樣想,也可能跟我沒有很萌香吉士有關係吧~
所以他的CP甚麼的我不太上心哈哈


啊啊不過對於妳說的,
只萌CP卻不萌角色,我也覺得有點費解,
唔,就有點像是我不吃蝦卻覺得蝦仁炒飯好(?)
啥邏輯呢哈哈哈,
這類人我會覺得他們要不是聽別人說這對CP有多萌(當然可能不會認真去比較其他CP),
不然就是對於他們而言,自己比較萌的CP配對跟那對CP有衝突(如同我不成熟的布琳出現否定香娜論),
所以唉唉,我們還能說啥米(無奈聳肩)


哈哈哈能遇到妳我也很開心!!!!!
妳不知道我當初在看妳的末班車時感到多扼腕!!!
覺得,天啊這篇好文怎麼就這樣斷了?
雖然後來羅娜吧吧主有補寫完,
可是因為羅娜吧吧主的文風我比較看不習慣,
所以我真的真的覺得末班車好可惜嗚嗚。
我還在想妳已經暫時脫粉了不出現在貼吧了,
亂傷心一把呀~
後來看到你的回覆,
妳絕對無法想像我有多激動!!!!!!!!
我心目中的大神出現了這叫我怎麼淡定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我覺得我們兩個其實挺能聊的,
都想一塊兒去了我最近就在想下次要不要跟妳要個貼吧以外的聯絡方式,
不然一直回在貼吧感覺有點奇怪v-393


我其實沒有甚麼在用部落格,
是有FB也有IG,但就是負責滑滑但不PO文的那種哈哈~
還是妳有習慣用甚麼社群呢?
或許如果我有我們可以交換一下嘻嘻~~


啊啊我萌的CP嗎~
其實就是娜美CP,
但是主要以索娜羅娜為主,
我還無法決定誰是我的本命啊嗚嗚,
不過因為索娜互動相較下來還是比較多的所以可能給人感覺是索娜本命,
但其實我更喜歡羅的整體(長相、經歷等),
所以妳能明白我有多糾結嗎嗚嗚,
羅娜糖真的真的只能自己產了...

然後,摁,
或許還可以勉強加個艾娜?
哈哈我才發現我萌的娜美CP不是隱晦就是冷。
曾經我也萌過魯娜的,但是現在有點脫粉了所以我想應該不算了~~

雖然我對二哥二嫂沒甚麼特別大的感覺,
但是我不排斥喔呵呵呵~
總之就是,妳的文章不論CP是誰我都會支持!!!!!!!!!!!!!!!!!

看到妳的回覆覺得還有很多想跟妳說但是卻不知道從何說起,
我想不如就等我們確定了互相的聯絡方式再來慢慢談論吧哈哈~
就像妳說的討論海賊這樣~~


我也很感謝妳這麼用心的回應我~
能夠被這樣對待實在是令人感到溫暖甘心~~
v-346v-346v-346v-346v-346

ps.這次應該不會再爆字數了...我其實就是個話癆><

2017.08.27(Sun) 01:14       é˜¿å¥´å¥´å¥´å¥´å¥´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