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つきやち】小星星02

二章.

字數:4048



青城第二體育館



及川徹滿臉認真地看著眼前站一排的學弟,他正在一如往常、實施每一年的事情。

副將站在旁邊,也是一臉嚴肅⋯⋯應該是說,最嚴肅就是他。

學弟們排排站好,手背在後面,看著面前也是站一排的三年級學長們:「⋯⋯」


這個主將⋯⋯怎麼有一點欠揍啊?


就在學弟們很有默契這麼心想時,主將真的被揍了。


岩泉忍無可忍的舉著拳頭大叫:「及川!!你到底在說什麼?」


及川大哭,躲到花卷身後:「阿岩!我還沒說完啊,你⋯⋯啊啊啊!不要打臉!救命——」


二年級和其餘三年級的人都無動於衷,看都不看一眼可能會喪命的主將,讓學弟們無言透頂:「????」


花卷笑看著大逃殺戲碼,很順的接下及川的場子,看著學弟們:「請大家和我們一起努力吧!打造更完美的隊伍!」


⋯⋯⋯⋯⋯


一陣沈默。


松川在旁噴笑出來,忍都忍不住。


不理會背景有聲音一直傳來奔跑聲及叫罵聲,花卷瞪大眼:「笑什麼?都是及川那傢伙害的!」


站在國見旁邊的一名高挑少年,臉上充滿了黑人問號。他聽說青城排球部的主將是個大帥哥、有很多女粉絲,可是他怎麼沒有聽說很欠揍這件事?


流言也真是靠不住⋯⋯


松川不理他們,自顧地看著手上的白色單子、和學弟們的臉,開始認人、記人:「誰是金田一?」


一名異常看起來很「長」的男生舉起手,表情戰戰兢兢:「有!學長好!」


松川點頭,繼續念:「國見?」


中分黑髮且無表情的男生懶懶地開口:「學長好。」


松川看著手上的東西,繼續道:「宮澤?」


國見旁邊一名白白淨淨的高大少年看了過來:「學長好。」



松川笑咪咪的放下紙張:「嗯,你們好!大家注意一下——」


及川忽然一副沒事的樣子回到眾人面前,接下松川要說的話:「下週是和烏野高中練習賽,知道該怎麼做嗎?」


岩泉在旁青筋不斷跳動著,證明了要他隱忍不打及川真的很困難很困難,他皮笑肉不笑地道:「及川,在那之前,你知道如果你受傷了會怎麼樣嗎?」


及川開始冒冷汗、還不斷往後退:「阿、阿岩⋯⋯我不會受傷的!」


岩泉帶著殺氣的眼睛彎起,但臉上卻沒有一絲笑容:「最好是這樣。開始練習吧!」


岩泉一聲令下,沒有人敢怠慢!


他的氣勢和態度讓人不敢相信他是副將而已。



傍晚🌆



因為沒有社團的關係,谷地很準時的能放學、離開學校了,況且她還有事要做⋯⋯


和愛互相道了再見後,女孩繼續整理著桌面上的文具和課本,這時,她看著站在講台上的值日生擦著黑板,然後寫上了明天的值日生⋯⋯


谷地仁花
小倉 愛


咦?明天是值日生啊⋯⋯


看著黑板上的名字,有些出神了,谷地趕緊回神,加快手邊的動作,若太晚回家,晚餐就要延遲了!如果到了媽媽回來才在煮,會很麻煩的⋯⋯


所以,學生證得快點拿去還給他!


*


看著眼前的校門口及聳立的建築物,谷地內心又是一陣萬馬奔騰,她開始緊張了⋯⋯


沒想到,中年警衛走了出來:「請問有什麼事嗎?」見到女孩穿著別校的制服,問道。


谷地一驚,差點沒咬到舌頭:「我、我是烏野高中的學生,早上的時候在車站撿到你們學校學生的學生證,所以⋯⋯」


警衛挑眉,打量著谷地一會兒,然後伸出手:「給我看看吧。」


谷地猛地點頭,遞了出去。


中年警衛竟然把東西還給了女孩,還說道:「啊,他們呀?在體育館!C車棚的體育館!進來吧!」


什麼?


谷地愣愣地拿回卡,看著警衛十分正常的臉:「警衛先生?我不是來找人的⋯⋯」


警衛哈哈大笑:「沒關係啦,妳就親自拿給失主吧!」


雖然還是不太懂,但谷地又問了:「他是社團的人?」


警衛點頭:「是啊!排球社的!」


敵不過警衛的奇怪堅持,谷地最後還是乖乖的進了學校,開始找路。


這個學校怎麼這麼大啊?不愧是貴族學校的感覺!竟然還有馬場——


他、他剛說的C車棚是往這裡走吧?想著警衛的話,一邊看著路標,谷地小心翼翼地走著。


對喔!她想起來了!這裡是宮城縣數一數二有名的優秀學校——白鳥澤啊!聽說非常不好考⋯⋯


早上那個慌慌張張的莽撞學生,竟然是他們學校的人吶?


⋯⋯啊!她又以貌取人了!!



谷地甩甩小腦袋,不、不能只看外表的啊!他不但是白鳥澤的學生,還是排球部的成員呢!搞不好還有什麼更驚人的事實呢⋯⋯


終於來到了亮光的所在位置,谷地在遠處就聽見了吆喝聲和球聲及球鞋摩擦地板的專屬聲音,聽到這裡,她更加緊張了。


猶豫著究竟要不要再往前走,好多聲音穿過她的耳膜,讓她明白裡面到底有多熱鬧、熱血澎湃。


快點啊谷地仁花!不能太晚回家了!


她小步的往前,終於來到了門口處,站在門框下:「那個⋯⋯」她、她是不是該敲門吶?


好可怕⋯⋯⋯⋯


不行,只不過是來還東西的而已啊,拿出勇氣來!


「那個,不好意思?妳擋⋯⋯」


谷地毫無防備的被驚嚇到,放聲尖叫:「啊!?」


原本要進來的男生也被嚇了一跳,拍著胸脯,人已經退到了外面,他看著尖叫的外校生:「妳、妳⋯⋯妳沒事吧?」妳也嚇到我了啊!


谷地回頭,慢半拍才發現是自己擋了人家的路:「對不起、對不起⋯⋯」女孩好像要鑽地洞的模樣。


眾人才發現門口有騷動,都看過來。


五色眨眨眼睛:「怎麼了⋯⋯」


瀨見的眼睛特別利:「嗯?外校生欸,牛島的朋友嗎?」


天童擠了過來:「嗯?不是吧!是女孩子欸!怎麼會來這裡啊?她是怎麼進來的?而且那個制服⋯⋯」


白布也轉過來了,他面癱的臉上隱約動了一下,臉部肌肉微微被牽動了一下兒:「⋯⋯咦?」不會吧?他以為他們不會再見面了!


五色則是反應全攤開來:「咦欸!?」他特別的反應,讓大家都覺得有鬼。


天童溜到五色旁邊,勾住他的脖子:「工,她是誰?」


白布變回了面癱臉,眼睛還很鄙視的看了五色一眼。


川西看著谷地的舉動:「她走過來了欸⋯⋯」


谷地努力要自己不要在意別人的目光,緩緩走往他們的球場,只見教練和老師都過來了:「在幹什麼?」


谷地一看,輕輕咿了一聲,臉色大變⋯⋯


這、這個教練好可怕!她都能感受到氣氛了!


天童指著朝他們走過來的人:「鍛治,有人找我們喔⋯⋯」


教練啊?一聲,上前去攔住谷地:「烏野?妳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烏野?


白鳥澤社員們全員都微微睜大眼睛,不曉得是啥意思。


谷地猛地停了下來,顫抖著小身體:「咿?我、我只是⋯⋯我是⋯⋯我早上的時候在站牌撿到五色君的學生證,所以——」


教練的眼珠子狠狠顫動了一下,立刻打斷谷地的話:「工!!!!!」


谷地受到了二度驚嚇,摀住了耳朵:「哇啊!」這、這個老教練應該有70歲了吧!怎麼還這麼有精神!不愧是運動教練⋯⋯


五色也被嚇到亂叫:「是?」為、為什麼突然喊他?


其他人都看著眼前的事情發生。


教練竟翻白眼:「你給我過來!其他人沒你們的事!看什麼?繼續練習!」


其他人都ㄧ震,趕緊回崗位上去,但天童還是好奇不已的直往谷地的位置瞧。


「天童。」牛島喚了他一聲,以示提醒。


五色摸摸耳朵,來到了教練和谷地附近:「什麼事⋯⋯」


教練大怒,噼哩啪啦的指著五色罵了一連串話:「¥@%#^*⋯⋯」


谷地嚇得不敢亂動,她、她的耳朵嗡嗡作響欸⋯⋯教練果然都好可怕!


最後,教練說了:「去拿回來!」就走回原本的位置了,還是搞得五色一頭霧水的:「??」


谷地見魔鬼教練走遠了,才敢上前:「你是五色君吧?」


五色砰地臉紅,結巴起來:「妳妳妳⋯⋯怎麼知道?」這個人不就是早上在站牌遇見的天使嗎?怎麼晚上又見面了?這就是命中註定嗎?


沒有看出來五色正在胡思亂想,谷地趕緊微笑,遞出卡:「這個是你的學生證,早上的時候掉了⋯⋯」


五色驚慌失措的回神,看著女孩手中的卡:「咦!學生證!原來掉了嗎?我都沒有發現⋯⋯天啊,謝謝妳!天使!」


有些呆住的看著糊塗冒失的男生,原來他根本不知道掉了啊⋯⋯谷地回神,很快的把卡塞去五色手裡:「沒、沒什麼,我不是天使👼啦!」


他早上說的天使⋯⋯也是指她嗎?
應該不是吧!


「是啦,嘿嘿,真的謝謝妳!還讓妳大老遠跑這一趟⋯⋯妳真是個好人耶!」五色握緊手中的卡,單純的臉上浮出一抹好紅好紅的雲朵,偷瞄著擁有可愛臉蛋的谷地。


其實白鳥澤只有離自己家兩站的距離而已,但不用特別說這個,谷地只是笑著搖頭:「下次要小心喔!掰掰!」說著,她就要轉身——


「等一下。妳是排球部的嗎?」沒想到,魔鬼教練又跳了出來,將準備走人的她給攔下。


谷地又轉回去,看著魔鬼教練:「不、不是⋯⋯」怎麼了?


五色收好學生證後,也一驚,不解地看著教練。


只見教練沒再說話,盯著女孩半晌後——


氣氛忽然有點兒凝固,讓雙方都感到壓力,谷地很想離開但又找不到自己的聲音——


怎麼回事?


教練忽然轉頭,對著場上一喊:「集合!!!」


谷地仍很不習慣的震一下,這個教練的聲音真的很恐怖欸!


五色很快也溜回隊伍裡,看著準備繼續下令的教練。


什麼?要做什麼?她可以走了嗎?這個社團是怎麼回事?


就在谷地要踏出第一步時,白髮教練又轉回來,看著不安的女孩:「不是也無所謂,幫我一個忙吧,小丫頭。」


谷地瞪大眼睛:「はい?」她、她這個外校生能幫什麼忙?


「現在他們要比賽,幫忙計分,順便看看絕對王者的排球!謝謝妳啊!」


計、計分?
她沒有接觸過社團的任何東西啊,她不會!


谷地慌了起來,但她沒有那種氣勢:「好、好的⋯⋯可是怎麼計分?」


教練又沈默了幾秒,讓人覺得壓迫,隨後又喊道:「英太!教她!」


瀨見回神,忽然被點到名的他嚇了一跳:「蛤?」


教練反應非常快速地瞪過去:「蛤什麼?沒聽清楚?」


瀨見猛點頭:「有、有!過來吧,哈哈⋯⋯」他趕緊動起來,將谷地叫過去,還很想化解掉尷尬氣氛的傻笑,但沒什麼用。


其他人竟開始不可置信的用眼神對話:『教練不可能在把妹吧!怎麼會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突然啊?』
『還是說他看中這個女生?』
『看中什麼啊?她不是經理也不是女排!』
『………』
『還是因為她是烏野?』
『烏——』



教練宛如刀片的眼神又射殺過來,終止了他們之間的無聲對話:「喂!就位了!」


ㄧ夕之間,眾人都站好自己的位置了,彷彿上一秒的混亂都是錯覺,有夠高的效率——


谷地站在記分板旁,心情跟著緊張起來了,對於排球,她確實是外行,只有在電視上看過幾回而已,完全沒有在自己的眼前見過!就像現在這樣⋯⋯


她的心情開始起伏,某些熱情和感覺也悄悄被開啟。


教練來到她旁邊:「妳是新生嗎?」他的眼光十之八九!


谷地看了教練一下,再回場上:「是!」


教練看著他的學生們,但是是對谷地所說的:「他們都是我帶出來的⋯⋯如果妳還沒選社團的話,排球是不錯的選擇,不過要再見面的話、看著我們比一場的話,就是去烏野男排當經理!」

「對了,還有⋯⋯妳叫什麼名字?」


谷地回神,趕緊回答:「我叫谷地仁花!」這個教練⋯⋯好厲害!說不出來的厲害——


「嗯,可以想想我說的,仔細看吧!旁人會這麼看著就愛上它的。」

TBC.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