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梟谷場合】貓頭鷹(短篇)

*cp傾向10%
*小貓頭鷹🦉場合❤️
*仁花永遠不滅✨我的本命女孩👧😘
*請不要 認真考究
*捏造注意⚠️(慎入)
*短篇坑
*字數18468




貓頭鷹.




ㄧ、BBQ▶️.



好熱⋯⋯




金髮女孩站在洗手台前,一邊擦汗、一邊兒扭開瓶蓋、清洗水瓶。







洗不完的瓶子——







今天是合宿的最後一天了!根據統計,贏最多場的是「我們」⋯⋯話說,烏野會是可敬的對手呢,雖然現在還都看不太出來。







洗著洗著,她沒有發現身後有人靠近她。







她的思緒總是會離開這個「世界」。







「谷地同學。」







她果真震了一大下,轉頭:「什麼事?」







老師看著她,沒有多作反應,只是正常的前來交代事情:「下午BBQ的差不多能趕緊準備準備了,其他校的經理們應該也在集合了。」







短髮女孩趕緊點頭,「是!」說完後,又趕快轉回去,加速手上的動作。







另一方面







木兔用力抹掉身上、臉上的汗水:「赤葦——下一場是誰?」







赤葦安靜地喝水,看過去:「烏野。」







木葉很快發出聲音:「咦~」







木兔眨著大大的貓頭鷹眼睛:「怎麼了?」這個模樣就是真不知道的意思。







「他們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啊~」木葉抓抓頭髮,半抱怨的噘嘴,一邊替自己搧風。真的熱死了!







赤葦沈默下來:「⋯⋯」的確是「每一個人」都棘手,不只是「一年級」⋯⋯







小見轉移了話題:「你們不知道吧?行事曆今天上面只是寫了很普通的「吃飯」而已!其實啊~」







所有人都被吸引過來了,都盯著小見看:「什麼啊?」







最後,小見刻意的對著一臉好奇寶寶👶的木兔🦉說:「是BBQ啊!!昨天我偷聽到的啊!比完最後一場就能吃烤肉了啊!」







木兔瞬間發瘋:「什——麽——」連手上的毛巾都扔掉了,他誇大的肢體動作,表示了此刻興奮不已的心情。







赤葦倒不覺得有什麼特別、更不覺得有需要那麼劇烈的反應:「⋯⋯」他不太挑食,怎麼樣都好,不過有些餓呢現在⋯⋯







木葉跟著木兔high了半晌後,才發現經理不在:「咦!小仁花呢?」他張望了半天,啥身影都沒瞧見,沒想到仔細一瞧——







體育館裡根本沒有女生了嘛!搞什麼!!(重點錯)







小見瞇起眼,吐槽他:「肯定是不想看到你,都是你害的,看怎麼賠一個經理?生出來啊!」







木葉這下火大了,只要被這麼調侃,他總是會炸毛,沒有例外:「你說什麼?我對她最好欸,我們是兄妹呢!」







小見不顧形象的爆笑:「人家很困擾欸!你們才不像!」







赤葦一本正經:「真的不太適合你,木葉學長。」







木葉大受打擊的大叫,整個人往後仰:「赤葦!!」





猿杙在旁補刀,搖頭:「你沒有哥哥氣質。」





木兔🦉很大聲的插進來:「我才是大哥哥!鄰家又溫柔的那種!吶?赤葦!」他興致勃勃地習慣性叫赤葦。







赤葦蹙眉,一臉真顏:「⋯⋯⋯⋯」







「別開玩笑了,谷地他們應該是去張羅烤肉的事——」







木兔又被烤肉給控制情緒:「肉!!太好了啊,好期待啊赤葦!一定要贏!然後吃烤肉——ヘイヘイヘイ——」







赤葦微笑:「是是。」木兔學長⋯⋯真的是個需要被寵的老么呢。







雖然有著「大哥哥」的表面!







夕陽🌇西下,木兔盯著各個烤架上的東西在流口水,口水還越擦越多,讓人看了笑不停。







烤肉配黃昏,真美。







嬌小的女孩站在某烤架前,負責把各種蔬菜給放到上頭去烤,一手不時抬起擦汗,小臉上也露著閃閃發亮的神情,嗚⋯⋯她也好餓啊!







聽完老師們的指令後,大夥兒才開始開吃!







所有人都搶成一團,即使有好幾個烤架似乎都不夠——







赤葦很貼心且細心的走過來,感謝一直在工作的經理:「辛苦了,謝謝。」







谷地受寵若驚,雖然她明白赤葦就是個很有禮貌的人,但是畢竟他還是學長身分,身為後輩的她——







不好意思。







「不會、不會!選手們才辛苦!對了!我們捏了很多飯糰🍙!食材也很多!要吃飽喔!」谷地緊張的搖頭,手上的烤夾晃啊晃,指著遠處長桌上的三角形食物,說道。







看著經理臉紅的可愛模樣,赤葦不禁微笑,是不禁的,他可是面癱耶。「嗯。」







「小~谷~~肉不夠了!肉!!」木兔跑過來,一邊大叫,很急迫的模樣,他不能沒有肉啊!不!







赤葦習慣不已,沒有理主將,自個兒走掉了,往長桌去。







谷地一驚,看著木兔鼓鼓的腮幫子:「那個⋯⋯木兔學長,都在你的嘴裡——」







木兔一震,露出被抓包的表情、後又裝沒事:「沒⋯⋯就是不、噗夠嘛!小~谷~」







谷地輕嘆,動了動手上的夾子,夾了一塊烤得很漂亮的綠色青椒,要放到主將手上的盤子上:「木兔學長,青菜也⋯⋯」







木兔大驚,可愛的反應嚇了谷地一跳!怎麼是被嚇到?青菜很正常吧!就在這麼想時,就見主將臉上皺起來了,盤子也馬上躲開谷地的烤夾:「我不要!小谷!給我肉!」







谷地愣一下,沒有去逼迫,但也沒有妥協的意思:「可是木兔學長⋯⋯」







打斷經理的話,木兔像極了吵著要糖🍬吃的孩子:「不要不要,沒有肉我會沒有精神的嘛⋯⋯」







谷地垂下手,放好夾子,然後東張西望起來,她是在看哪個架上有肉——







音駒的學生被吸引了目光,湊過來就問:「怎麼了?」







谷地轉過去,看著問話者:「啊,木兔學長的肉已經吃完了,所以⋯⋯」







黑尾挑眉,語出驚人:「我們的也被他吃完啦!在找肉?」







谷地感到一陣天旋地轉,什麼?







還沒問主將怎麼回事時,木兔早已不見蹤影了。







「⋯⋯」女孩無言了一秒,訕訕看著別校主將,「對不起,肉應該——」







黑尾卻不太在意的擺手,表現出來的樣子就是在刻意耍帥那樣,讓旁邊的研磨翻了白眼:「沒關係啊,全部都下來烤了?」







沒關係?沒關係個鬼咧!是誰還掐著對方不放的啊?研磨心想,眼神也死了,斜眼看了一下主將。







「嗯,都烤了⋯⋯但是我們準備很多盒,沒問題的!這裡有青菜,請吃。我去要個肉⋯⋯」谷地說道,然後指著架上的食物,看著他們,最後笑了笑,走掉了。







黑尾看著架上的青菜:「研磨!不准挑食!」







研磨不高興的停下腳步,回頭:「吃不下了!」







黑尾炸毛,轉身指著他大叫:「才開始吃五分鐘而已!」







兩人吵個沒完,但在他們隊員眼裡——是習以為常了。







看著木兔學長手上盤子裡的滿滿一堆肉類,谷地垂下肩膀:「也要吃青菜啊,木兔學長⋯⋯」







雖然弄到了肉,她不用麻煩了,但是還是有問題啊!







木葉咀嚼著飯糰,口齒不清:「啊啊,木兔的主食就是肉,靠肉維生!」







谷地囧了,什麼歪理?







猿杙輕笑,看得出經理內心的想法:「放棄吧,赤葦都沒輒呢。」







谷地鼓起腮幫子:「這樣不行啊⋯⋯」選手們的一切她必須要照顧、關照到最好!哪有允許隊員不吃青菜的經理存在啊?女孩的經理魂爆發,她蹲了下來,抽走木兔正拿著的紙盤,很認真無比的盯著他看:「吃青菜!木兔學長!」







所有人一愣,都露出有趣的表情,看著這件事的發展——







木兔微愣,本能就要去拿被拿走的紙盤:「不要嘛⋯⋯」







谷地扔鼓著臉頰:「不行!」說著,還躲著木兔的手,不讓他拿回紙盤。







木兔這下才抬眼,看著氣嘟嘟的可愛女孩,指控她:「小谷好過分!把肉還給我!」







谷地搖頭,很認真的回望他:「一盤青菜!我就給你兩盤肉肉喔?」她開始用誘拐的方式,這讓看戲的人都覺得有趣。







木兔還真的停頓了一下,然後一驚:「不要!我就是只要肉嘛!」







谷地堅持:「不可以!🙅身為選手,不能只吃肉!」







看著谷地漂亮的眼睛及過人可愛的臉龐,木兔轉開臉,好像想通了那樣:「小谷竟然跟我搶肉!赤葦——」







眾人差點兒沒跌倒,赤葦無奈一笑:「木兔學長,以前我跟你說好幾次了吧?吃、菜!」







木兔不滿的轉回來,繼續說:「吃菜會輸嘛!我們不能輸!」







木葉差點把嘴裡的東西給噴出來,他看著越來越誇張的人:「喂木兔,超瞎的!」菜有這麼討人厭?







谷地聽到這裡,很明白木兔多麼抗拒蔬菜了。她很快在心裡下了決定了,說道:「要是木兔學長現在願意吃掉一盤的青菜、還有從今以後開始願意吃一點點菜、慢慢進步的話,以後木兔學長說什麼我都願意!都聽木兔學長的!」







⋯⋯⋯⋯⋯







木葉忽然摀住嘴巴,眼睛瞪好大:「喂⋯⋯感覺怪怪的!」







小見受不了的白眼他:「你才怪怪的!下流!」







木葉炸毛,放開手:「我啥都沒說欸!」還裝無辜。







小見看也不看他:「我會不懂你心裡在想啥?」







猿杙倒是很疑惑:「這種條件對木兔有用嗎?實在不懂他有什麼需要別人聽他的話欸,他根本沒在管人家的不是嗎?每次都想幹嘛就幹嘛⋯⋯」







木葉馬上糾正單純思想的人:「你笨蛋啊?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對你說「什麼都聽你的」、「都願意」這種話怎麼會沒用?我們之所以拿他沒皮條,就是因為我們不是他的菜啊!」







猿杙吐槽:「你自己也是吧⋯⋯你是變態啊?就像小見說的,經理你是賠不起的喔!不要對小谷黑白來!」







木葉一百度炸毛:「就說了我是哥哥!我保護她!沒根據的蠢話別說!真討厭!」







小見也怒了,笨話聽太多有一天真的會爆炸的:「你就是沒根據啦!哥個鬼!!」







赤葦無言的轉回來,沒有表示任何話,再看著臉上竟有變化的主將:「⋯⋯」







木兔看著女孩子,不太確定的重複著谷地的話:「我說什麼都願意?都聽我的?」







谷地猛點頭,沒有想到奇怪的可能,所以也就很正常地說:「是啊,木兔學長說什麼都會答應你的!好不好?一盤青菜!」







赤葦看著女孩的側臉、再看著似乎很高興的主將:「⋯⋯」該說這兩個人都是笨蛋嗎?







但是,如果真的能管理木兔學長一下的話,什麼方法都無所謂,他還會感謝她的!







沒有再多想什麼,木兔用力的點頭了!







「嗯!說到做到喔,小谷!」







谷地笑了:「當然!那木兔學長也要遵守約定喔!」







木兔拍拍胸脯,表情可靠:「當然!我可是男人!只是菜嘛!沒什麼大不了的!」







谷地開心的跑去夾了一盤菜過來,遞給他:「嗯!吃完把肉還給你!」







木兔點頭,接過盤子:「嗯——」







看著木兔臉上的衝突表情,谷地忍不住的笑了,超可愛啊!但是為了木兔的身體著想,必須用盡辦法也要讓他吃菜!







而她真的成功了。太好了!







谷地越想越開心,像是十分有成就感那樣的笑了,笑容超迷人,看著埋頭苦幹的主將,她伸出了手,摸著木兔的刺蝟頭:「好乖好乖~」







這一幕真是像極了馴服了一隻貓頭鷹🦉的可愛畫面啊⋯⋯







木兔抬起了還是充滿很衝突表情的臉,看到了經理迷人的樣子後,感到一陣溫暖,心裡像是有電流竄過、背景也好像看到了金光閃閃的光芒——







他激動的做出了本能的動作,很快放下了紙盤,雙手一把就抱住谷地,大叫:「小谷~怎麼這麼可愛?不愧是我找的經理!最強!!」







什麼?







谷地沒有反應過來,也因為木兔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她摸頭摸到一半被迫停止了:「木、木兔學長?」這、這裡很多人耶!







第一次被男孩子擁抱入懷,谷地有些兒腦袋當機,不曉得該怎麼辦,就任由他。







猿杙動著嘴角:「木兔在做什麼啊?」







小見不覺得有什麼:「可能又被萌到了吧,他常常莫名其妙的被戳中紅心♥️啊。」想也知道那笨腦袋又在想啥了。







猿杙也沒有反對小見的話,不過看了看周圍:「大家都在看耶?」







木葉回神,跑過去扒開木兔的手:「欸欸欸!不要亂抱人家女孩子!不行這樣!」







木兔卻死不放手,和木葉拉扯起來,谷地被夾在中間,畫面變得搞笑:「為什麼?小谷是我們的經理吶!這麼治癒——」







木葉表情開始猙獰起來:「單細胞笨蛋啊,不行就是不行啦!哎!赤葦!」看怎麼樣都沒辦法,他便搬救兵。







這兩人似乎忘了女孩子被拉來拉去的⋯⋯







赤葦輕嘆,聲音沒啥起伏、淡淡說道:「谷地要被你們扯壞了。」







兩人瞬間靜止不動!







「⋯⋯⋯⋯」







小見的大笑聲清晰地鑽進大家耳裡,但聽在木兔和木葉耳裡卻是滿刺耳的——







然後木兔被拖去訓話了。但他始終不明白,到底為什麼不能抱小谷嘛!阻止他的人真討厭!







身體反應就是要抱她啊,他就是要!不喜歡被阻止這件事嘛!







谷地摸摸小手臂,有點兒紅紅的印子,因為方才的事故。







但她不在意,天使性格的她不會責怪他們的,她相信只是木兔學長太開心了而已!







女孩開始東張西望起來,準備覓食。經理總是「忙完」才吃的——







而隊上總是會有個細心到不輸女孩子的人,也隱約中分擔著照顧全隊的責任。赤葦適時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兩盤食物:「抱歉,很痛嗎?我有留,辛苦了。」







谷地聽到聲音的ㄧ怔,轉頭:「沒事的!謝謝赤葦學長!」女孩餓壞了,看到了滿滿的兩盤食物,臉上因本能出現的表情也讓來者感到被萌到了。







赤葦不禁又勾起嘴角:「某些地方⋯⋯谷地還滿像木兔學長的。」







谷地一邊歡喜接過盤子,一邊兒坐下,抬頭,滿臉問號❓:「呼?」







看著女孩可愛到爆的聲音和反應,他真的明白為何木兔學長這麼堅持都要抱她了,但他可是赤葦!努力的壓下內心的激動情緒:「單純可愛的樣子,連吃東西都滿像的。」







女孩一驚,馬上停止動作,雙頰泛紅:「、⋯⋯」這、這樣她怎麼敢繼續吃?好不自在喔!







赤葦又笑出來,跟著坐到她旁邊,輕鬆地又轉移了話題,要女孩不用想太多:「今天的數據借我看看?」







谷地認真的點頭,騰出一隻手,拿出隨身的小筆記本,遞給旁邊的副將。







因為赤葦算是全方位的,所以隊上沒有他的話⋯⋯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女孩繼續啃著飯糰🍙和肉,呈現倉鼠🐹臉,沒多久,大家發現了他們兩個後,也湊過來,最激動的當然是木兔了。







木兔當然捕捉到了谷地的倉鼠🐹臉:「發現🐹小谷!!還有赤~葦——」







谷地抬頭,把食物吞了下去:「木兔學長!」







赤葦和他們說了下話後,繼續低頭看數據。







木葉看著坐在台階上的女孩:「辛苦了,多吃點。」







谷地笑笑,點點頭,害臊地搔搔臉:「嗯、⋯⋯」







猿杙歪頭想了一下,「想喝什麼?我去幫妳倒。」







谷地更不好意思的臉更紅,但她知道這是大家的溫柔,她不能拒絕:「開水⋯⋯」







猿杙點頭,高大的他便轉身走掉了。







木兔則是興奮、以觀察目光的看著經理女孩:「小谷真像倉鼠!」







谷地被他洪亮的聲音震了一下,「倉鼠?」她並不知道,自己在這群男子高中生的眼裡——就是一隻小動物!







而且是高人氣的。







木兔和她平視,猛點頭,然後開始盯著她盤裡的肉片:「⋯⋯⋯」他的表情又開始拉扯,什麼都立刻反應在臉上、毫不遮掩,可愛的樣子又讓谷地笑了。







小見低頭,看著蹲在女孩面前的高大主將,怎麼他的視線裡頭是一隻忠犬?







「欸⋯⋯剛才你吃掉一大半的食物了,還不夠?」連經理的食物也想吃!看他真的是餓死鬼不成?







谷地很開心的說:「沒關係嘛,你們吃飽很重要!木兔學長想吃什麼?」







只見木兔死盯著肉,谷地想了想,便夾起來,要餵食他:「啊?」







木兔開心不已地張開嘴,吃下了肉,他一邊幸福的捧著臉頰、一邊兒又本能爆發的要抱人——







可他啥都沒還說,馬上被木葉給制止,後者舉起手刀,直往主將側頸劈去:「住手啦,動不動就要抱人家!小谷才不是娃娃!」







木兔卻一點兒也不介意被手刀劈,整張臉叮地更興奮、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的大叫,像是解開了難題的謎底般:「還是小動物!」







眾人被嚇到,木葉看著高舉雙手、估計又秀逗的主將:「喂,你在幹嘛?」







木兔像隻興奮的兔子、但脖子的動作卻是貓頭鷹,轉了整整半圈,看著身後的木葉:「小谷是娃娃啊!也是小動物!」







小見傻眼,連他都想打主將了:「才不是!」人家怎麼看都是人類!人類!!木兔的腦筋都裝什麼啊?







谷地嘟起嘴,小聲說了:「可是木兔學長更像動物⋯⋯」







木葉也聽見了,忍不住的噗一聲,笑道:「哈⋯⋯小谷說的才正確,你自己才是啦。人家是可愛的女孩子,才不是動物!」







赤葦闔上筆記本,看著他們:「你們都是動物。」







⋯⋯⋯⋯⋯⋯







氣氛似乎凝滯了,小見和木葉都驚愕又不解地看著把筆記本還給女孩的二傳,完全不懂他在說啥!







赤葦非常正常,跟平常一樣,他也不是個會玩笑話的人:「幹嘛?」怎麼都那麼看他?







這時,猿杙手上拿著紙杯回來了,他不顧氣氛奇怪,就把東西遞給女孩:「喏。」







谷地回神,才慢慢把視線從赤葦身上移開,去接過水杯:「謝謝⋯⋯」







就算她真的像隻動物好了!但是⋯⋯娃娃才不是!她有生命欸!哪是什麼布娃娃啊!







她才不要當布娃娃!(氣嘟嘟)







看著女孩子氣嘟嘟的可疑表情,赤葦看著她:「妳可愛的像動物,而木兔學長⋯⋯真的只是動物而已,你們不太一樣。」







谷地一驚,馬上往旁邊看著說話者:「⋯⋯」真的只是動物而已?差別是什麼啊?







看得出來女孩還是不懂,赤葦沒在做解釋了,站了起來,丟下話:「快點兒吃完吧,還要回學校。」







旁邊的木兔根本不理其他人在幹啥,又黏上去:「小谷!!我還要!」







其他人也開始碎念,跟著赤葦走:「對欸!學校⋯⋯」







白色階梯上,只留主將和經理兩人而已了,谷地想了想,決定把問題拋到腦後,看著木兔:「木兔學長!你吃太多了!」而且都是肉!肉!肉!







她不是說不可以的嗎!







木兔繼續撒嬌,發揮了寵兒的功用:「不要這樣嘛,小谷,妳不能讓我們餓壞吧?」







谷地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主將的額頭:「菜呢?你答應我的事呢?嗯?一起吃當然可以啊,但是怎麼老是吃都是肉的這盤?」







木兔開始結巴又冒汗,還扭扭捏捏、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可、可是小谷也說了,我說什麼都答應欸!況且剛才那盤滿滿的可怕蔬菜⋯⋯我很乖的吃下去了喔!那妳也都該聽我的!」







谷地看著主將可愛的模樣,實在拗不過他:「好啊,那現在也要吃一點點菜,一點點就好!嗯?」







木兔立刻苦著臉,皺到不能再皺了的看著女孩:「嗯⋯⋯⋯」







谷地開心的點頭,遞出紙盤:「喏~」







木兔看著女孩手上的一盤肉,和在她指間中的筷子,他的腦筋忽然靈機一動——







「我現在說什麼,小谷都要答應對吧?」







谷地感到奇怪,不是都給肉了,還要她做什麼事?







「是啊。」她歪頭,等著木兔把盤子接過去。







木兔露出了好天真可愛、一絲雜質都沒有的陽光☀️笑容,幾乎要閃瞎谷地:「餵我!」







咦







餵⋯⋯⋯?







雖然很疑惑,但不是難事,平常也就真的都在「照顧」木兔,所以少女只是愣幾秒,馬上接受了事情走向:「好啊!嘴巴張開,木兔學長⋯⋯」







看著經理的高效率,讓木兔覺得開心到不行,此刻讓他認為了「什麼事都能要求」的心想,愉快的湊過去、張開嘴👄:「啊——」







經理就這麼一邊兒餵著主將、一邊也和他一起吃完了所有赤葦替她特別留下來的這些食物,不只這樣,木兔中途還因為懶得自己去倒飲料喝,圖方便的直接喝了猿杙幫谷地倒的白開水,和經理同喝ㄧ杯水。







有些經過的別校傢伙看到了,都在竊竊私語:「喂⋯⋯好可惡喔,經理是那樣用的嗎?」







影山一副還沒吃飽的樣子、還很鄙視日向的用詞:「呆子!你有種也去要求清水學姐啊。」







日向跳起來:「我我我我⋯⋯求你個鬼!下流影山!!」嬌小的橘毛男孩不僅氣炸,還滿臉通紅的大吼就跑了。







被吼的一臉莫名奇妙,影山聳肩,「神經病⋯⋯」看了台階上的兩人一眼後,繼續走。







黑尾走到一半,猛地停下來,讓後頭的人狠狠撞上:「!很痛欸⋯⋯黑尾!」







沒有管後面一排人的心情,黑尾馬上也跳腳:「欸!你們看,木兔那傢伙在幹啥?」







夜久被這麼無預警的狠狠撞上他的背,非常不爽:「喂!關你什麼事?走路不要亂走!」說完,他還很往常的補ㄧ腳給主將,繼續往前走掉。







黑尾差點摔倒,因為夜久來得太突然:「哇!」站穩後,他看著夜久的背影,覺得得不到理解很不服,立刻又對著下一個人說:「研磨!!」







金毛少年立刻露出厭惡的神情,靠近都不想靠近,也一副不想多說話的態度,直接繞過主將:「⋯⋯」







在繞的過程中,布丁頭重新拿起手機,再也沒有抬頭了。







其他人都冷淡不已,只有⋯⋯







「太過分了啊!黑尾學長!我懂!我們因為沒有經理⋯⋯所以根本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羨慕看著他們!噢不!」山本高亢的聲音引來周圍人的目光,包括了還在吃東西的木兔和谷地;黑尾卻聽了後,愣住。







「你⋯⋯你想做什麼?」怎麼聽起來好齷齪——







什麼都不能做?







所以山本這傢伙想做什麼?他想對經理做些什麼?經理能做⋯⋯







能跟經理做⋯⋯什麼?







越想越怪,黑尾的表情也越變越邪惡😈了。







谷地轉回來,看著木兔:「他們在說什麼啊?」聲音雖然很大,但聽沒有很清楚內容⋯⋯







木兔鼓著被食物撐的大大的腮幫子,和經理對看:「不知道⋯⋯不過,光看那些傢伙的表情⋯⋯不好,小谷,又有一件事了!聽我的!」







女孩茫然的看著木兔激動起來而張大的眼睛👀:「什麼?」







「不要離開我!」



「這件事也是妳說什麼都聽我的之一的一個喔!知道嗎?」







谷地一愣,反應十分真實,雙眼瞪大看著主將:「蛤?」什麼?







什麼意思?







木兔超大的嗓門繼續響著:「說知道——」他還晃起經理的纖細手臂,開始盧人家。




二、聯誼.




小見和猿杙ㄧ打開社辦門,就見木葉正抓著赤葦在碎念:「赤葦!就當作充人數⋯⋯」







赤葦蹙眉,看著茶金色順毛學長:「該不會要全社團的人都去吧?」







木葉竟然用力點頭,臉上表情充滿驚喜,果然是赤葦!不用他明講,就明白他的需求!!







可赤葦一看,只是臉龐更皺。那種場合⋯⋯不適合他啊,而且他超不會的!想到這裡,二傳不禁翻白眼。







小見和猿杙站在門口處,大概猜到兩人在談些什麼了,對看一秒,直奔赤葦旁邊。







「赤葦——我們正好也是要講這件事欸!」







赤葦早已穿好運動服了,他轉頭看著兩位學長:「什麼?」







木葉看著救星來了,繼續啪啦啪啦地道:「你看!隔壁班的小見和猿杙也被拜託了!看來真的很缺⋯⋯拜託嘛!你去吃東西也好!嗯?」







小見點頭:「是啊赤葦,我們都知道你的個性,這不是在逼你去,只不過幫忙充人數⋯⋯食物飲料隨你吃到飽啊!」







猿杙眨著大眼睛,「我也是充人數的。」







赤葦一愣,看著三位學長⋯⋯







就在這時,門口進來了剩餘的成員們,走在第一個的尾長發現異狀,歪頭:「怎麼了?」







後面的木兔因為很高大,也有看到異狀,跟著歪頭:「怎麼啦??」







但最後一個是經理⋯⋯她太矮小,啥都看不到:「怎麼了?」







三人走進去,女孩關上門後,小見和木葉才衝過來:「尾長!木兔!小谷——」







赤葦立刻打斷木葉的嗓門,看著學長的背影:「等等,谷地也算?」







眾人更困惑了,就看著知情的人在對話,完全無法插入。







木葉僵硬的回頭,誰都知道經理的重要性,可是——







「我會保護小谷嘛!」







赤葦不聽這種沒頭沒尾的話,他就是要木葉說出真正原因:「不是這個問題。」







木葉垂下肩膀,微微側身:「社團都是男生,聯誼的主角是妹子嘛,其他人知道我們有女經理,就⋯⋯特別交代一定、一定要帶小谷出席⋯⋯」







赤葦滿臉無言:「⋯⋯」







尾長秒懂,聳肩:「我是無所謂啦,學長,我去吃東西!對了,對象是誰?」







赤葦這才回神,對啊!對方學校是誰?







「是誰?」







谷地大概半懂,她失措不已:「那、那個⋯⋯我不敢去⋯⋯」







木葉早就料到經理會說這個台詞,他二話不說的衝過去,攬住她的肩:「放心小谷!妳只要去吃東西!完全沒事喔!免費吃到飽!」







赤葦輕嘆,「我們只有一個經理,木葉學長真的要生出來賠給球隊?」







木葉定格在原地,好像連呼吸都屏住了似:「⋯⋯」他——







「我不是說了嘛,我會保護好小谷的啊!」







赤葦瞇起眼:「少來,到時候你肯定沒心思!你們幾個都會high到忘我!除非⋯⋯」







眾人聽到這兒,都十分有默契地把視線轉往主將身上⋯⋯







木兔一驚:「幹嘛啊?不要隨便懷疑我的能力欸!赤葦!」







赤葦像是被雷劈到那樣的沮喪,失望的表情佈滿整張臉:「對喔⋯⋯⋯木兔學長⋯⋯可是更糟⋯⋯⋯⋯」他又不想去!少一個男生應該不會怎樣吧?但是經理又該怎麼辦?給誰照顧比較好?







啊啊!煩死了!!







木兔立刻又笑出來,高舉雙手:「小谷!跟著我吧!別怕!我們一起去吃到飽——」







小見露出懷疑的表情,在心裡吐槽他:吃到飽?就不信吃飯會比把妹重要⋯⋯







主將靠不住的事情是眾所皆知,畢竟這是要聯誼欸!不是打排球!木葉經過短暫的思考後,再加上反應快的腦筋,就讓他想到了一個兩全齊美的辦法!







「赤葦!你一定要來參加!」







赤葦馬上看向學長:「為什麼?人夠了吧?現在的重點——」







木葉哼哼地笑著打斷他,搖著食指:「你來⋯⋯就當作保護小谷!而不是聯誼啊!這樣不就好啦?這樣既能充人數又能有效地替大家保護好經理!」







「⋯⋯⋯⋯」







赤葦覺得自己腦筋是不是鈍了?還有,他們根本就是又要給他工作做而已!







小見大笑,開心不已:「沒錯沒錯啊!木葉!開竅了!說定了喔!」







谷地看著擅自作主的高大男生們:「可是⋯⋯幾點?在哪裡?對方是誰?」







赤葦一聽,馬上扶額:「這種基本事情不先說,就急忙拉人⋯⋯是不是有鬼?」







木兔大聲說道:「才沒有鬼!赤葦!不要亂說嘛!我、我才沒有怕鬼喔!!」







沒有人理會狀況外的笨蛋,木葉看著赤葦:「五點在KTV,對方聽說也是東京的學校⋯⋯」







赤葦覺得這句話廢到不行:「學長!不然是美國🇺🇸的學校嗎?我問的是⋯⋯」







木葉覺得無辜:「我怎麼知道嘛!他們又沒有說的很清楚!應該是雜燴那樣,沒有固定跟一間學校⋯⋯」







谷地想了想:「一個包廂能裝多少人吶⋯⋯這樣聽起來人好多喔。」







小見站了出來,給經理保證:「放心~我們不可能做太誇張的事!大概8到10人而已!畢竟聯誼人太多也不好⋯⋯」







可是都是陌生人,而且如果遇、遇到萬人迷,被粉絲暗殺⋯⋯!!







咿——







谷地慘白了小臉,腦中的幻想控制著她的情緒,希望能真的只是去吃飯就好⋯⋯她根本不會應付這類的事情啊。







赤葦看來看去,無奈不已,如果隊上沒有他,這些人該怎麼辦?







「嗯,我就負責保護谷地。」







木葉和小見高興極了,都去搭赤葦的肩:「謝謝你的幫忙!」







赤葦看著學長:「以後不要隨便答應別人這種事!」







木兔又蹦出來,對著赤葦說道:「別這樣嘛赤葦!偶爾接觸一下青春!不要小看我欸,小谷也交給我!」







赤葦盯著主將,早卡在咽喉處的話吐都吐不出來⋯⋯







沒有人小看你啊,木兔學長⋯⋯根本用錯詞了。把人交給你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吶?







就快到了約定時間,KTV門口站著一群身穿灰色制服的男女,十分引人側目。







谷地好奇著看著四周,這是因為她從來沒有來過這樣的環境和場合,想多看看、記到腦海裡⋯⋯







娛樂啊⋯⋯說真的,平日只有排球,就算難得放假或什麼的,大家也不會特別約出來唱歌、逛街放鬆什麼的,可能這次的意外真的能成為特別的經驗吧。







而且大家的日子越來越少,見一次就少一次,若能用幫忙為由的和他們玩一下、體會不一樣的他們⋯⋯也是很好!







這時,身穿兩種款式制服的五人正朝他們走來,仔細一看,對方裡頭也只有一個女生⋯⋯







但至少看到了女孩子,谷地的表情也才沒有方才來的不安了。







身穿白色制服的有兩人,藍色制服的有三人,包含唯一的女孩子;打過招呼後,一個有染髮、穿著白色制服的高大帶點輕佻態度的少年湊過來,很快發現嬌小的谷地,非常高興的打招呼:「妳好~妳好可愛喔!」







谷地被嚇了一跳,不自禁往後退,不過臉上很快漾出傻傻的笑:「!你、你好⋯⋯」







眾人開始往店裡頭移動——







赤葦看著搭訕的人的背影,沒多說什麼,輕嘆:「不要離開我們就好,會危險的。」如此提醒女孩後,才繼續走路。







谷地看著赤葦的後腦勺,認真地回應:「好的!」也跟了上去,很注意步伐。







進到了微暗的包廂裡頭後,看著服務生離去,他們才開始準備坐下——







「等等。」方才搭訕谷地的男生制止了要坐下的人。







眾人都看著他:「????」







男生微笑,看著大家,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他似乎純熟不已:「嗯⋯⋯既然是聯誼的話,跟自己學校的傢伙坐一起沒有意義。」







赤葦微微張大眼:「⋯⋯」對喔,他忘了梅花座了!該死!







這樣要怎麼保護谷地啊?赤葦盯著谷地心想。







穿著藍色制服的美少女同意,很快問了:「那要怎麼坐呢?」







也穿著白色制服、外型是美少年的金髮男生輕輕開口:「抽籤梅花座吧。」







他一開口,就讓眾人不禁望向他⋯⋯







他的氣質,不像是會來聯誼的,估計同樣的是來充人數的吧⋯⋯







木葉和木兔竟開始high起來,只不過是抽個座位而已,他們已經瘋了⋯⋯赤葦見狀,呈現半放棄的狀態,谷地只能靠他了——







結果揭曉,谷地的左右邊分別坐的是那個美少年、和綁著雙馬尾的美少女!







赤葦一看,鬆了一口氣。可是⋯⋯女生只有兩個人,梅花座也沒有意義欸?這時他才想到這件事。







金色卷毛的少年眨眨漂亮的雙眼,馬上說出了赤葦在想的事情:「只有兩個女生,妳們去坐在中間吧,男生抽就好了。」







谷地和陌生女學生對看一眼,一起坐下了:「⋯⋯」







重新抽籤的結果又出爐了:谷地的旁邊還是那位精靈美男子、而美少女旁邊的就是方才搭訕谷地的輕佻男。







大家乖乖的坐好後,剛好坐在離點歌機器旁邊的木葉覺得運氣差到爆!不過他很快振作起來,大夥兒也準備叫吃的、喝的、點歌等等⋯⋯







努力想用最短時間把氣氛炒起來!







和谷地隔了兩個人的距離,赤葦想了想,覺得那個精靈男生應該不會有害,便有些放心下來了,便開始打開菜單、瀏覽。







谷地緊張的捏著小手,盯著眼前的長桌:「⋯⋯」動也沒有動一下。







精靈少年早已發現她的異狀,伸出了手,握住了女孩的兩隻小手,他看起來明明瘦弱瘦弱的樣子,但手卻意外地大!他的一隻手就能包住她的兩隻手——







谷地一驚,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而沒有甩開他突如其來的行為:「⋯⋯」







金毛精靈說了:「不用害怕,我也是來充人數的。我的思維比較直接,都以本能行動⋯⋯不喜歡的話,告訴我就行了。」







看著眼前疑似天使👼降臨,還有聖光發出的耀眼少年,谷地直搖頭:「不、不會的⋯⋯沒事!」







他微笑,眼睫毛搧啊搧:「有特別想吃什麼嗎?」說道,大手離開了谷地的手上,把菜單遞到她眼前,方便兩人一起看。







谷地看了看:「都可以⋯⋯」她還是好緊張!想離開啊!







對方點頭,也和服務生點完餐後,蓋上了菜單,放回桌上:「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幾年級?」







谷地猛地抬頭,看著那張天使臉孔:「谷地仁花⋯⋯一年級!」







對方保持著空靈的唯美笑顏,讓人不禁會被吸進去似的,結果他語出驚人:「我其實是國中部的學生,在門口跟你搭訕的人⋯⋯是我哥哥,他高三。我今年15歲,妳好!」







⋯⋯⋯⋯⋯⋯







充人?充到瘋了嗎?







谷地扯著最角:「這個⋯⋯有這麼缺?」







男生點頭:「嗯!反正只是來吃飯而已,不用想太多!所以我就來了!」







看著眼前奇妙的男孩,谷地估計他是個正直又純真的本能系小動物,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但還好她不用面對他的哥哥⋯⋯







不過,15歲啊?







現在的國中生有這麼漂亮的嗎?谷地的思想已經遠離「這裡」了。







看著他的側臉,谷地抓抓臉:「你長得好漂亮⋯⋯」







少年一愣,轉過來:「漂亮?妳該不會以為我是女生吧?」







谷地搖頭:「沒有啊,漂亮是稱讚!你就像精靈一樣耶!」







金色卷毛少年歪頭,稍微理解後,也看著谷地說:「是嗎?剛好第一眼我也覺得妳好像天使👼!精靈和天使,不覺得很配嗎?」







咦?







谷地笑了出來:「你好可愛喔⋯⋯」就算他是大學生,也還是會說出這種話吧?個性應該不會變,因為這是他的本性吶⋯⋯







好療癒喔!天啊!







少年不太懂的盯著笑得好燦爛的女孩:「嗯⋯⋯聽說你們是排球部?妳是社團經理?」







谷地收起笑,看著他精緻的臉龐:「是的。」







隱約能聽見兩人正常的談話內容,赤葦這才真正放下心,等著食物送來。他一邊兒看著亂玩的一群人,輕嘆,可最後露出了微笑。







本來這種機會就少之又少了,現在難得有的話,就陪他們吧⋯⋯







谷地問道:「只有這些人嗎?」







精靈少年搖頭,又語出驚人:「還有兩個人沒有來,不知道會不會來⋯⋯」







兩個人?







谷地繼續問:「男生?」







精靈少年點頭,還說了第二個線索:「嗯!而且聽說也是排球社團的人喔!」







谷地瞪大眼:「咦?什麼學校?」她身為經理,資訊應當廣大,說出來她應該知道!







他思索了下,搖頭:「我不是很清楚欸,哥哥比較知道⋯⋯畢竟我不是真的來聯誼的,嘿嘿。」


哥哥?



⋯⋯⋯⋯



算了算了,別問了!谷地往旁邊一看,他哥哥已經和雙馬尾美少女玩瘋了,她趕緊站了起來。



男孩嚇了一跳,往上看:「怎麼了?」



谷地露出尷尬的笑容,指著大門外頭:「我、我去洗手間⋯⋯🚻」



金卷毛少年馬上點頭,完全不疑有他的讓路,好讓谷地出去。


經過赤葦面前時,谷地看著他說道:「赤葦學長,我去洗手間⋯⋯」


赤葦點頭,不忘提醒:「小心喔,不要理不認識的人。」


谷地點頭:「好的!」沒想到,這急忙的一開門、關上門——


正要往前衝時,狠狠撞上來一道肉牆⋯⋯


她抬頭:「對不⋯⋯咦!?」原先緊張歉然的表情,瞬間變成驚訝了。


他們?該不會是——



古森一愣,隨後興高采烈:「谷地怎麼會在這裡?啊!難道你們——」


佐久早的臉色更臭了,立刻轉身:「回去了!」被認識的人看到了!看到了他在做什麼啊!


依佐久早的個性,絕不可能來這種地方,一定是——


谷地非常明白,她趕緊裝沒看到:「我、我們也是來充人數!沒想到還沒來的兩個人是你們啊⋯⋯其實大家來吃飯的而已!裡面只有一個女生喔!」


佐久早看過來,瞪著她,他眼下的黑眼圈更顯得面容陰沈:「喂,我說回去。」


古森卻不肯就範,竟然拉住女孩的手臂:「谷地!幫幫我!」


谷地一臉驚恐:「什、什麼?」


古森一副搞怪的模樣:「妳跑出來是要去哪裡?」


谷地照實回答:「沒幹嘛耶⋯⋯」說去廁所是騙人的,想說冷靜一下再進去!


古森好開心,他的笑容異常刺眼:「幫我一個忙?」他把谷地拉到角落,開始咬耳朵。



想也不用想古森想幹嘛,也不等他們說完小秘密,佐久早臭著臉就轉身:「我要走了。」



古森立刻露出緊張的樣子,上前去抓住佐久早的手臂:「都來到門口了!」



佐久早不意外的炸毛:「我說了100遍了吧!要去自己去啊!我最討厭人潮了⋯⋯」


古森最後只好使出這招了:「谷地——」



喊她做什麼啊?她沒有自信啊!連他都不能勸說了,何況是她啊!


有夠蠢⋯⋯


佐久早揮開古森的箝制,暼了谷地一眼,語氣毫不客氣:「遇到認識的人了,你死心吧!回去啦!」



古森馬上又拽住他,以免佐久早真的走人:「梟谷都來了?」他們兩人在門口處僵持。



女孩尷尬點頭:「嗯⋯⋯說什麼充人數,女生只有一個欸!裡面也不是在聯誼啦,唱歌聊天吃東西而已⋯⋯」



佐久早冷哼,他才不幹這種白癡事:「我真的要走了!」



古森又繼續大叫:「不行不行!給我面子嘛佐久早!」



看著佐久早青筋暴露,谷地看著他們兩人上演的戲碼:「那個⋯⋯難道佐久早學長也是被拜託來充人數的?」


佐久早一聽,一股腦地更煩躁:「不然呢?」她真以為他會來這種鬼地方、幹不是他風格的事情嗎?傻妹啊她!



知道佐久早在想什麼,谷地繼續說:「不用覺得丟臉嘛,當作和梟谷一起吃飯、唱歌🎤?」


古森高興的點頭:「是、是嘛!陌生人就是空氣!梟谷在啊⋯⋯」好歹他們和梟谷不是「陌生人」嘛。

就是在,他才覺得丟臉啊啊——


佐久早瞇起眼,把矛頭指向女孩:「谷地仁花?我們什麼時候那麼熟了?」就不過見幾次面、而且兩校還是對手立場,古森的拜託就讓她這麼大膽了?天使性格亂作祟⋯⋯



⋯⋯⋯⋯⋯


谷地冒著冷汗,此刻覺得包廂裡頭根本是天使!和佐久早比,他們真的都是天大的天使:「呃哈哈⋯⋯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們兩校算認識嘛!裡面的人在等你們耶!」



佐久早抽回自己的手臂,推開古森,一步就站到了小經理面前,一字一句清楚說道:「既然算認識,那妳應該了解我。我最討厭人群和陌生人了。」


谷地看著他的黑色眼睛:「可、可是你已經來到這裡了耶⋯⋯?」


佐久早繼續說:「等不等根本和我無關。」說完,高大的他便轉身。


古森看這下不妙,立刻下令:「谷地!麻煩找木兔出來⋯⋯」



佐久早停下腳步,很快瞪過去,他想死啊?「你說什麼?」



谷地看了看他們、再看著包廂門板:「⋯⋯」因為他們都明白,如果木兔出面,會變成什麼樣子⋯⋯



木兔的存在是連佐久早都會無法應付的!所以這個大概算是殺手鐧⋯⋯


谷地抓緊時機,硬著頭皮繼續說道:「跟我們一起吃飯吧?佐久早學長?」可惡!得罪就得罪他了吧!這個古森學長也不救她!拖她下水⋯⋯



⋯⋯算了,反正她也只有全國賽、或者比賽時才會見到佐久早!沒差啦⋯⋯(欸)



平時她的小日子是能繼續過的!



小手拉下門把,門板開啟,梟谷的眾人都傻眼:「?!⋯⋯⋯」


木兔張開嘴就要說出來,但卻被旁邊的木葉給大力摀住嘴巴:「唔唔⋯⋯」主將奮力掙扎著,眼珠子直盯門口的兩人。



佐久早瞪著木兔,對於木葉的救援放鬆了一下眼神,然後充滿怨念的看著谷地:「⋯⋯⋯」這個大膽的蠢女孩!他記住了!她死定了!



赤葦回神,站了起來,來到女孩身邊:「這是怎麼回事?」只見古森調皮地去和陌生人交際去了,完全就是要讓梟谷們把佐久早搞定!


要怎麼解釋才好?谷地下意識往上看,卻得到了佐久早赤裸裸的警告意味。

『妳死定了!和古森一樣死定了!』她彷彿聽見佐久早這麼說。


赤葦看著自家經理和佐久早間似乎怪怪的,更困惑:「到底怎麼了?」


谷地才不怕呢!哼!她現在可是有赤葦幫她撐腰!如此心想,谷地無視他警告的話,伸出手就抓過他的,往沙發走:「他們也是來吃晚餐的⋯⋯佐久早學長,你坐這裡吧!這兒靠近門口,旁邊也沒人,好嗎?」


佐久早傻眼,他瞪著女孩子的一舉一動,不可置信:「妳⋯⋯」


谷地卻在內心一陣嘶喊,錯都錯了!就好好把事情圓滿吧!待會兒ㄧ結束,她一定用飛的逃離現場!💨


而笨蛋木兔三番兩次的想衝過來說自己想講的,但一直被木葉給成功阻擋下來,佐久看了也才勉強放一點點心:「⋯⋯」


沒有理會周圍玩得多瘋狂,谷地很識相的問:「佐久早學長不吃嗎⋯⋯」


旁邊的赤葦正啃著薯條🍟:「⋯⋯」


佐久早冷笑,「妳說呢?」她真的好大膽子!


谷地根本是豁出去了,獨自面對他很可怕欸!古森學長卻管都不管⋯⋯


「薯條🍟很好吃欸!還有炒麵!佐久早學長喜歡吃什麼?」她尷尬又積極的介紹桌上所有食物,但看都不敢看他。


⋯⋯⋯⋯⋯


可怕的沈默讓女孩明白不妙!


谷地僵硬地轉頭、抬起:「⋯⋯⋯」她對上的,是那雙壓抑的黑眼圈。


半晌後,只見佐久早把口罩拉下來,轉開臉,不再理會谷地,手往前伸,拿了薯條在吃。



⋯⋯⋯⋯⋯⋯⋯



至、至少有吃東西就好⋯⋯


赤葦這下才湊過去女孩耳邊問道:「發生什麼事?」因為周圍太吵雜,不這麼說話是聽不見的。


女孩也湊過去二傳耳邊、用手遮掩著,一邊兒把方才在外頭發生的事說出來給他聽。


他們兩人神神秘密的模樣,引來注意;木兔突然停止唱歌的動作,也忘了要把麥克風拿開:「小谷赤葦!在說什麼?」


木葉臉色一變,拍打著木兔的手:「喂!麥克風拿掉啦!」這麼愛引人注意吶!



赤葦表示了解,沒有理木兔,朝經理點了頭後,站了起來,讓谷地一愣:「赤葦學長?」看著赤葦放下手上的薯條,往木兔的位置走去,她就懂了。



佐久早看了後,也整個人往後倚靠,懶懶的靠躺在黑色皮沙發上:「……」



谷地感覺到尷尬的氣氛包圍著她,看了一下滿桌的食物和佐久早面前的薯條雞塊:「佐……诶?」



可是她話才剛講出來,就被打斷了;精靈少年不知何時靠了過來,本能地捉了她的手,低頭看著谷地:「我們來唱歌吧?」



佐久早一愣,往谷地的頭上看去,反射性地把口罩拉回原位,遮住口鼻,身體也稍微縮了一下,往邊緣挪:「………」



谷地看到這裡,還來不及說啥之時,便被拉著站起來、走到了中間:「喔、喔……」再往點歌機器看過去,赤葦也被困住了,不跟著High好像不行……



佐久早看著陌生男生把谷地拉走後,才想起來重要的事,他無奈地找尋古森混蛋的身影——



結果被他看見了古森正在和不認識的、還有小見他們玩開了!有著深深黑眼圈的眼睛不禁瞪大:「……」他絕對會永遠記得這天!古森和谷地都欠他!



佐久早忍受著周圍吵鬧的氣氛環境,確認不會再有陌生人的靠近後,再次將口罩也拉下來,繼續往桌上盤中,拿了食物吃。



他這次拿雞塊。



猿杙注意到後,注意到細節的只有伸出手臂,到他面前問道:「要番茄醬嗎?還是糖醋醬?」



佐久早看了他的手心一眼,拿走了番茄醬:「謝謝。」還是有正常人,那就好……



猿杙放下手,看著佐久早的側臉半晌後:「你應該不會真的對女孩子那麼小氣吧?」



…………



他要收回方才的話!根本沒有正常人!



佐久早放下番茄醬,微微側頭:「基本上我不分性別的,可是你們家經理無法讓人忽視她是女生,但不影響我。」說到最後,不太在意的聳肩。



猿杙當然知道佐久早的個性和原則,他就是個連女生都不會手軟的人吶:「好吧……我沒有意見,不要被木兔知道。」



佐久早瞇起眼睛,看著一副沒事在喝飲料的黑Q毛:「………」他被威脅了?



他就不信谷地仁花真的對他們那麼重要!佐久早疑似翻了白眼。



谷地和精靈唱完一首歌後,把麥克風交給下一個人後,走去木兔那群人裡:「大家吃飽了嗎?」



木兔一看來人,十分有精神地道:「還沒!」



木葉和小見都很正常的回答,不太有像主將那樣的好精神。



赤葦趁機脫離木兔的魔爪,轉身要走回原本的位子:「我還沒吃完!」被木兔困住真的讓人感到徬徨!他的任務也結束了,不用逼著要他發瘋吧!這簡直就像要佐久早去和人群接觸那樣恐怖……



看著赤葦的背影,谷地很貼心地看著木兔和木葉:「這樣吧……我來代替赤葦學長跟學長們玩!可以嗎?」她應該不會被拒絕吧?



會這麼幫他墊後,也是因為赤葦很照顧人!這一點兒小忙不算什麼的!



古森湊了過來,對女孩有新的認識:「谷地!妳還滿厲害的耶,沒有女生敢那麼對佐久早!」



…………



谷地趕到無語:「是你拜託我的吧……」他還敢提吶!現在佐久早學長一副要把她給分屍的模樣!古森學長究竟多麼頑皮?



古森微愣,竟俏皮笑道:「嘿……可是還是厲害!」



谷地已經放棄任何理論的機會,「⋯⋯」沒有再多說,和大夥兒繼續玩在一起;赤葦坐下來後,猿杙問道:「不玩嗎?」



赤葦輕輕搖頭,繼續叼著薯條一根一根吃著……



看來,自家經理其實似乎比他們想像的都還「厲害」喔!



以某些簡單的事情來說⋯⋯



就算不需用保護也是無妨的,不過木兔學長不能理解吧。赤葦勾起微笑,眼睛盯著玩在一起的隊員與經理,晃著叼在口中的薯條。



佐久早看著赤葦好陣子,這才轉回去,身子往後靠,沙發明顯下陷,一手拉起口罩,翹起腳:「還是好好看著她吧。」話中帶話,而且語氣陰沈壓抑,分明有啥仇似的⋯⋯



赤葦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從瞬間疑問變成了驚訝:「佐久早你⋯⋯會遭天譴喔!」欺負天使👼絕對會遭天譴、下地獄喔!



⋯⋯⋯⋯⋯⋯⋯



要不是古森那個混帳在這裡亂玩,他現在應該好好的待在自己房間!佐久早的雙眼死瞪著赤葦:「⋯⋯⋯」



此刻不跟他計較,不代表縱容這些傢伙啊!




三、兄妹.




據說今天是個大日子。

每年的這個時候——

都是大日子。



第三體育館



木兔光太郎睜著圓圓的灰色眼眸,看著所有白色紙張:「⋯⋯」

木葉湊過去,也想要看:「有沒有女經理?」

赤葦一臉無表情的看著學長們的行為舉止:「⋯⋯」

木兔很仔細的一張張看過——

「在找啊⋯⋯啊!有了!!」他驚人的嗓音貫穿建築,大家都看過來了。


木葉最激動:「誰?」說道,就急著想看,伸手要去搶紙📄。


木兔根本還沒看清上頭的黑字,手上的東西已經被抽掉了!


「喂⋯⋯」猴急啥啊?


一年五班 谷地仁花



木葉的眼睛瞪好大,嘴巴唸了出來:「谷地⋯⋯仁花⋯⋯」



小見在旁邊歪頭,說出第六感:「應該是可愛的女孩子喔!」



猿杙沒有說話,只是轉開眼睛,嘴角微微笑。



木葉立刻看著小見:「你怎麼知道?」名字是好聽又可愛,但不代表人也是吧?



木兔氣呼呼地把紙張拿回來:「給我!⋯⋯谷地⋯⋯?やっちゃん!總覺得好可愛!吶?赤葦!」仔細看完後,他神速的將暱稱給喊出來,興奮無比的看著副將,活像個小學生。



看著主將一臉期待的表情,赤葦的表情更死了:「⋯⋯是嗎?」為什麼這些人不是關心學弟、關心選手、關心ポジション?



雖然他能明白女孩子是醍醐味這件事,可是會不會有些誇張了?



猿杙問了別的事:「一年級有幾個人?」



木兔回神,繼續看別張紙:「呃嗯⋯⋯四個——」



木葉再度湊過去:「都打什麼位置?」



木兔皺了下鼻子,將手上的紙張全遞出去:「自己看。」



赤葦呼了一口氣,這才湊過去,跟著看其他學弟的入部申請單,或許他就是在等這個⋯⋯



過了半晌,體育館門口傳來騷動,所有人都轉頭,看著門被打開、及聽見說話聲和布鞋的摩擦聲⋯⋯



「學長好——」



木兔立刻知道是什麼人了,二三年級們看著四位男生排開站好:「你們好!我是三年級主將·木兔光太郎!請多多指教!」



「主將好!!!!」很有朝氣的回話又貫穿透了體育館,而突如其來的問好聲,讓躲在某人身後的女孩驚叫:「咿!」



木葉瞇起眼睛,有聽見聲音,但怎麼沒看到人?



「沒有人吶?」



木兔眨著大眼睛,有些困惑的看著站在最右邊的男生:「⋯⋯」聲音是從這傢伙後面傳出來的⋯⋯



赤葦繼續問問題:「你是?」



黑髮男生愣了下,說了:「我叫宮。」



木兔往手上的紙張看:「喔喔!宮啊!你⋯⋯」話還沒說完,他的身後竟探出了一顆金色小腦袋,讓眾人紛紛愣一下。



宮趕緊看了看學長、再看看谷地,把人給拉出來,擺正、擺好:「她⋯⋯」



谷地緊張不已的鞠躬:「我、我叫谷地仁花!位置是經理!請、請多多指教!」



⋯⋯⋯⋯⋯



木兔跳了起來,完全被萌到了!手上的紙張都掉落地面:「好小!妳幾公分?」



怎麼⋯⋯ㄧ見面就問身高!



女孩的表情大受打擊,引來眾人目光。



宮大笑起來:「哈哈哈⋯⋯」



小見得意洋洋:「看吧!不只是可愛,是超可愛妹子!我的感覺八九不離十!」



木葉說不出話,然後表情越來越驚訝:「、⋯⋯」還伸出手,摸著自己的臉、頭髮,最後還有些激動地用抓的。



赤葦也稍微恍神,但很快回神;依方才的情況看來,宮認識她?想到這裡,赤葦低頭看著地上的紙張,找著兩人的單子,撿了起來更仔細端詳:「⋯⋯」一年五班、一年五⋯⋯班!



「你們是同學?」



宮停止爆笑,這才看著赤葦:「嗯!」



谷地著實的被這些高大到不行的男生們給嚇到,尤其是那個長得很像貓頭鷹🦉的主將!看她的眼神像要吃人——



沒有喘息的空間,木葉接下來的言行更令人驚恐!😱



「吶!你們看!我們像不像兄妹?」



木葉衝過去谷地旁邊,不曉得在興奮啥的看著所有人,想要得到認同的反應及眼神。



小見傻爆眼:「蛤?」



猿杙也愣在那兒:「⋯⋯⋯」



木兔的激烈反應更讓人感到無力,他後退著、眼神充滿不可置信:「兄妹?赤葦!這是真的嗎?」



身為同班同學的宮傻了一下,盯著這些疑似中邪了的人們:「⋯⋯⋯???」



赤葦閉眼、再張開:「當然是假的,木兔學長。」



木兔馬上鬆一口氣,開始罵人:「木葉你在幹嘛⋯⋯」



小見也回神了,上前就要把人給抓回來:「一點都不像!」



木葉搖頭,很堅持自己的說法、不知道在捍衛什麼:「你們看仔細嘛!有像啊!」



谷地不知所措的看著離自己很近的學長,再看看別人:「咦?⋯⋯⋯」也不是說像、?髮色是滿搭,瀏海也「勉強」算像——



小見炸毛:「光這張臉你就出局了!」要是嚇壞人家,不來了怎麼辦?以為經理很好找嗎這傢伙!



木葉沒有理友人的吐槽,看著受寵若驚的小隻女孩:「我叫木葉秋紀!三年級!有任何不懂儘管問我!我會待妳像妹妹的,仁花!」



仁、仁花?他叫她仁花?



谷地驚愕地看著他,說不出話:「⋯⋯⋯」什麼——



木兔走上前來,推開他的頭:「你很煩欸。」



小見也補了一腳:「對不起喔,不要理他,他瘋了。」趕緊對谷地搖頭,再把人給拖走。



看著女孩完全懵懂的反應,赤葦在內心已經笑得亂七八糟,可面癱臉依舊。怎麼有這麼過人可愛的女孩子?



四位學弟被晾在一旁,表情一致死魚:「⋯⋯⋯⋯」



終於來到了結束的時間,宮拿著體育館專用拖把,來到女孩面前。


「沒事吧?」


谷地的小腦袋瓜猛地自筆記本裡頭抬起:「沒事兒啊?」什麼意思?



宮聳肩,看著不像覺得沒事的人:「第一天這麼震撼欸,學長們真有趣!」



谷地豎毛,想起了這好幾個小時內,木葉所有的行徑:「呃⋯⋯真、真的很像嗎?」



宮秒愣,但立刻知道是什麼事:「還滿搭的啊,畫面上看起來。不過在街上可能真的會被認成妹妹喔!」



谷地睜大眼:「是喔⋯⋯」她呆傻的模樣讓人想抱緊處理,沒有呆太久,闔上了筆記本,站了起來。



這時,木兔興高采烈地衝過來,對著女孩大叫:「小谷!小谷!」



谷地大驚,一下被喊名字、一下兒又是暱稱!果、果然學長們好親民——



宮看著谷地又再胡思亂想,笑出來。哪還有這麼好玩的女生?



她趕緊站直,看著主將朝自己奔來,也沒想過要閃躲、不怕他會煞車不及可能會撞上來:「是?」



木兔緊急煞車的停下來,在女孩的面前:「衣、衣服的事,再麻煩妳了!今天辛苦了喔!有問題問我、或是赤葦都行!」



谷地單純的露出了閃亮亮的表情,敬禮道:「是!木兔學長!」好開心、好開心啊!她一定會好好把事情做到最好的!



再和谷地哈拉幾句後,又跑走了,看著主將忙碌的身影,谷地更有決心要將經歷職務做好!她會好好支撐選手們的!朝著全國冠軍🏆——


宮笑了笑:「等我吧,快拖完了,一起回去!」


谷地點頭:「好啊!」她也開始整理書包🎒。


木葉在旁全看在眼裡:「吶,小見,我很糟嗎?」


小見看也不看他的整理著背包:「是啊。」


木葉大受打擊的打斷友人的行為,捉著他的肩膀,把他轉過來面對自己,逼小見看著他:「為什麼?不!」


小見嚇一跳,手邊的事被迫暫停,還要看著這張令人白眼的臉:「我警告你喔,要是把小谷嚇跑你要負責!到時候就去生出來吧你!」


木葉生氣地炸毛,晃著友人的肩不放:「小見!我待她這麼好!仁花不會離開我們社團的!放心吧!」


小見不解地看著眼前激動的臉龐:「好個頭!你根本只是在騷擾她而已⋯⋯」


木葉沒有理會這句吐槽,還在在意像不像這件事:「我們很像吧!你們不懂!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女生欸!」


小見懶得和他辯論,手像在趕蒼蠅那樣:「是是~不懂不懂,我要走了!」


「小見!笨蛋!!」木葉的吼聲讓大夥兒都瞧過來了。


谷地一直很好奇他們在爭吵啥:「學長們在吵什麼呀?」她一直有聽到聲音,但不清楚內容!


宮剛好放好拖把回來,拿起放在地上的運動背包,哈哈笑道:「為了妳吧。」


谷地驚恐萬分:「我、我?怎麼了?我做了什麼⋯⋯」


宮聳肩,往前走:「木葉學長是個帥哥呢!」


谷地一頭霧水,很快也跟上去:「蛤?」


另一方面,木葉困擾著這件事:要怎麼樣⋯⋯仁花才會當他的妹妹呢?(其實不怎麼樣啊)


認他作乾哥⋯⋯

會很難嗎?(認真)


有著新加入成員的排球部,肯定會為排球和青春造成碰撞💥及火花🎆的喔!



fin


這樣的無cp大概會寫好幾個學校,不定時的會寫
真是可愛,大家可愛死了,仁花無敵可愛(* ´ ▽ ` *)
私心萬歲 私心無罪。
請給我拍手 請陪伴著我喔(o‘∀‘o)*:◦♪
愛仁花愛到哭泣

下次見

Comments

No title

其實佐久早和仁花這對cp蠻配的
很大的衝擊感~

2017.08.04(Fri) 19:01       é’木セン ã•ã‚“   #-  URL       

Re: No title

> 其實佐久早和仁花這對cp蠻配的
> 很大的衝擊感~

嗯WWWWWW
仁花跟我更配QQQQQQQQQQQQQQ(幹

2017.08.04(Fri) 19:20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天啊又一部超棒的作品呀///
我看了好多好多次才罷休呢
現在也是一直在重看作者大大的作品
木兔跟仁花在一起根本天使/
這個高產量讓我都高興到吐哭ㄌ啦

2017.08.08(Tue) 18:26       ä¼¯çˆµ#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