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かげやち】成年禮(短篇)

*配對注意:かげやち

*短篇坑

*未來捏造注意⚠️⚠️⚠️🙆

*最愛直線、糊塗笨蛋一生的飛雄了!!!!!(ㄟ

*字數6743(。-_-。)





嗯⋯⋯



嗯?



影山因為窗外的鳥鳴聲打進了意識深處,使得他緩緩睜開眼睛——他先是半開著眼,有些兒適應不來,腦袋模糊不堪、眼神呈現著「呆」。



再過了半晌,他才講眼睛全打開,呆然地盯著天花板:「⋯⋯」



他的腦袋還不是那麼清醒。聽著窗外依然不斷的鳥鳴,估計還是清早吧?影山這下才發現房間裡怎麼沒有陽光☀️?他稍微撐起身子,半坐起來,視點從高高的天花板落到正前方漆白的牆面、再往落地窗看過去——



他雖然還沒百分百清醒,但有記得環顧環境,是他自己的房間沒錯⋯⋯昨天好像瘋了,所有人。他也有些忘了怎麼回到家的?但至少人現在平安無事躺在床上一覺到天亮,應該是沒事⋯⋯?



影山看過去落地窗,黑冷藍色系的窗簾呈現拉起的狀態,怪不得他覺得頗些暗,但並不是全暗的情況,大概房間裡若有第二個人的話,他是能看清對方面容的那種亮度。



頭轉了回來,影山看著已經落到腳的棉被、和自己大大的手,再仔細ㄧ瞧,服裝和昨晚一摸一樣,沒有變。可是他的頭並無明顯劇痛,可能沒有全醉?



他遲鈍的轉著這些事兒,沒發現床上有著巨大的異狀,這時,身旁有一團東西動了一下,終於讓還沒回神呆呆的他給吸過去。



很明顯同一條棉被裡塞了「另一個人」,由於棉被已經在影山迷糊的起身過程中弄亂、褪下了,也蓋不太住旁邊熟睡的人的身體。



影山皺眉了,他十分困惑。



谷地?



為什麼谷地會在這裡?



他沒有驚嚇卻是困惑。這一點足以表示這兩人的關係可能⋯⋯



曖昧不堪。



昨天大家發生什麼事了?看著旁邊側躺熟睡的女孩,影山歪頭,表情困惑到極致:「?」他可能還是還沒清醒過來。



*



高中畢業後,每個人都各奔東西了,但這群人的情誼卻散不掉,在忙碌且搞不定的兩年之間,這群人終於找到了能一起回家鄉、開個同學會的珍貴機會。



雖然有幾個人是一起上京、下西或去仙台,但要集結當時的人馬一點兒都不容易。每個人都有所成長,未來也大不相同,其中一項最讓人關心、注目的就是「八卦」了⋯⋯



從高一、谷地入部沒幾天開始——大家都是很開心也有興趣的觀察著這位女孩,而合宿過後,影山的「變化」更惹起了大家的興趣⋯⋯



兩人清純可愛的青春互動漸漸使所有人警覺到某件事情,可是當事人都毫無察覺、笨到連別的學校都在背後討論、甚至當眾調侃了都還是不明白,讓周圍的人沮喪又心急⋯⋯



但當事者倒什麼都不擔心的樣子,好像已經當對方是「理所當然」「習慣」的陪伴及存在了。說實話這是不太好的,若沒有說明佔有,對方可是可能哪一天便會咻地和別人一起消失了、消失在彼此的世界!



影山太過直接、單細胞、本能系,卻沒有(?)基本的戀愛危機意識?讓人直搖頭。而谷地也安逸於「安全」而意識不到「現實」⋯⋯這兩個人三年來都是曖昧度過,程度都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那種了、卻沒有「交往」,這種特殊的神經關係(喂)完全被黑尾及木兔吐槽到不行⋯⋯



為什麼這麼沒有意識?一定要某天真的出現哪個女人/男人的時候、奪走對方才會意識到嗎?



木兔因為這件事拍桌崩潰無數次了,像極了位為孩子感情方面操心不已的媽媽似的,總是被好友們吐槽:「木兔,你也瘋啦?」



對了,再加上他們考上同一間學校、一起上京,和原本就在東京的黑尾、木兔他們感情更好、也更熟了,這兩年誇張的親密曖昧程度已經是讓那兩校人馬受不住了⋯⋯



其實他們兩位身邊分別一直都有人洗腦、迫使他們該告白、交往,不要這麼蠢、也不要那麼折磨人好不?但始終沒有人踏出那一步——



還記得國見曾經這麼和影山說過:「影山!你是天才?你根本是笨蛋!」



「你說什麼?」這個白目傢伙難得跑來找他、他還以為什麼大事,結果被劈頭這麼罵,影山覺得跟這傢伙的帳真是永遠都算不完了!



「你要佔著谷地到什麼時候?你瞎啦?」國見卻不怒繼續的說,他真不敢相信世界上有女人會喜歡這種笨蛋⋯⋯



「什麼意思?」影山開始臭臉,手很想劈過去。他才瞎咧!什麼時候跟他說話廢話這麼多了?



「你沒有看見成千上萬的追求者嗎?請問你在幹嘛?你想當無賴巴著谷地讓她永遠沒辦法交男朋友嗎?」國見忍住要翻白眼的衝動,按耐著性子試試看與他講理——但他就知道不能小看影山的笨。



「谷地為什麼要交男朋友?」影山覺得他的話很奇怪,蹙眉反問國見。



「你⋯⋯⋯」影山的無知天真語氣徹底堵住了國見的嘴,他愕然看著眼前姑且算是萬人迷的白癡。



「高中就算了,現在已經是成年!算是成年了!你如果沒有打算跟誠意就不要耽誤人家好不好?」國見重新呼吸,他帶著許多動作說道,最後指著影山的胸口。





成年?



「可是我們都沒還20歲。」現在還沒20歲啊?影山不是真的不懂周邊的人的心急和不耐,只是⋯⋯



「⋯⋯⋯⋯⋯」



「我都知道啊,但是我覺得——」



「知道你去死啦!如果她被搶走你不在乎嗎?你這種行為不是有自信,是笨蛋!」國見心中昇起一股極度想上前去掐住他的脖子、用力把他給晃醒的衝動,直接打斷影山可能又要說啥讓人氣絕的笨話。



「你才去死!她不會被搶走的!」影山整個人炸開來了,頭頂已經冒煙、手一扯,和國見鬧成一團去了。



果然和笨蛋講話很難不動手、更難不動怒!



國見仍覺得影山根本不懂大家的意思是什麼,哪來的根據說不會被搶走?聽了就火大!排球比別人打好了點而已,究竟怎麼能這麼討人厭?而且似乎更犯蠢了⋯⋯



而另一邊,谷地的情況也類似發生——



「什麼事呢?木兔學長?」谷地坐下後,感到對方強烈的視線和表情,讓她超不自在,難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小谷啊——啊啊——妳什麼時候要跟影山交往?」木兔猛地開始鬼哭神號,驚動整間店的人,旁邊的木葉趕緊啪地用力將手拍在他嘴巴上!隔絕叫恐怖的聲音攻擊。



「安靜點兒!這不是宿舍!更不是你家!」木葉瞪大眼,馬上朝周圍和過來關心的服務生道歉,再轉回來狠狠教訓木兔。



谷地ㄧ驚,手上的菜單都掉了,她聽得很清楚:「我、我⋯⋯⋯」雖然這件事對他們來說已經不是秘密、不是八卦了,可是還是不自在吶!呀!



知道女孩在害羞、同時也知道所有事情的赤葦笑了笑:「或許回到宮城比較理想一點?」



谷地不明白,她呆呆看著旁邊的人:「?」天真可愛的樣子怎麼讓看到她的人不心動?



「是啊,嗯⋯⋯我們都是男生,多少懂影山的感覺,同學會絕對是關鍵!小谷!」小見在一旁笑很開心、不時瞪一下還不安份的媽媽代表·木兔,再看過來,大概解釋一下赤葦的意思。



「同學會?可是要湊齊三屆的大家太難了⋯⋯都快兩年了還是湊不齊⋯⋯」谷地不顯意外,表示她也認同這個做法,只是問題在於辦不成啊。



「約人沒什麼難的,況且是以前的夥伴吶!這次再揪揪看?賭一下暑假的可能性如何?」小見側頭想了一下,馬上說道,挑了下眉,給了谷地一個信心的眼神。



「嗯!因為其實最近菅原學長有在提了!謝謝大家⋯⋯關心。」谷地害羞的避開小見純粹且亮亮的眼睛,看著桌面說道,最後和他們道謝、然後十分小聲的抬眼——



將羞澀表現得戳中所有人!



木兔馬上中箭,跳了起來,抓都抓不住:「小谷!超可愛!怎麼辦?像是嫁女兒⋯⋯」他失控的衝出去到女孩旁邊,用力一抱,表達他滿滿的情緒。



「你說什麼?放手放手!回來坐好!」木葉嚇了一跳,瞬間人不見了!他也很快站起來,去把人給抓回來、按住高大的人的肩膀,讓他坐下。這傢伙的肢體語言豐富到只有更豐富⋯⋯



「你根本不是、也很不適合媽媽角色好不好?比較像妹控之類的變態⋯⋯」小見輕嘆,側頭看著激昂不已的木兔吐槽。



「!⋯⋯」這種個性極為么兒的木兔學長、若是哥哥角色的話?想到這裡,不知道是太不堪入目還是無法承受,赤葦趕緊揮開想像畫面,表情嚴肅的盯著對坐靜不下來的人。



果然是一群高中就是摯友的人呢,一致都認為木兔就是、也最適合當團寵的那個老么⋯⋯



*



這一次一定要辦成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年齡」。



之前的一年多之間也真的是喬不攏,不過20歲一定必定要辦成!就是因為能喝酒、也是成年的一年啊。



大部分都是很久沒見,樣子都讓人讚嘆、驚訝起來:「小仁花!好久不見!好想妳⋯⋯變得好漂亮!」和影山一起來到居酒屋店門口,谷地ㄧ見到真的許久不見的以前的三年級們都傻了,每個人的改變都太令她驚艷!不過沒有回神過來,清水已經直接上前抱住人人都疼的少女。



走在谷地旁邊的影山愣了一下,也微笑:「學姐好、學長⋯⋯好久不見!」



谷地紅了整張臉、眼眶也紅了:「不不!清水學姐才是更美了⋯⋯我也好想大家⋯⋯」雖然頭髮是到肩膀的程度,但五官上和氣質都讓人覺得「變漂亮」了的谷地不好意思地笑,看著清水、再往前看。



「比起這個⋯⋯和影山如何?」清水笑著聊了幾句後,看著影山走去澤村那兒後,小聲問道。



「!這、這個⋯⋯」



「好可愛!還是一樣害羞!不要擔心,今晚沒問題!」清水像是心融化了般被萌到的又緊抱女孩一下、便放開,朝她眨眼😉。



谷地呆呆的歪頭,不太懂學姐的語意,但清水只是神秘一笑作為回應,更讓女孩搞不懂頭緒了:「??」



沒有一會兒,全員陸續到齊,十幾個人幾乎攻佔了店門外頭,所有人相談甚歡、話匣子完全等不及。這時,最後一個人到了。有些人聽見了腳步聲,愉快的回頭——



「大家好。」



「月島君!!」谷地高興的衝過去,完全呈現抬頭的姿勢看著不知道長了多高的男子喊。



看著還是一如往常與高中時期有些重疊影的小隻女孩,月島噗地一聲:「谷地,妳怎麼還是一樣矮呢?」然後他露出了當初那個招牌式的笑容。



「什、什麼?是月島君長得太高大⋯⋯」谷地羞愧的一愣,表情受到嚴重打擊後,突地眼睛睜大、像是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似的笑著,引來月島的疑惑。



「嗯?」



「瀏海!好長⋯⋯」甚至谷地伸出手想摸摸那層蓋住少年額頭的頭髮,但沒有伸出到一半就被攔截。



「⋯⋯好久不見吶?月、島、くん?」影山冒了出來,輕輕壓下谷地的手,笑咪咪地看著月島,像是在警告啥似的。



「嗯哼,影、山、さん?」月島當然明白單細胞什麼心態,完全不介意的回嘴,臉上的笑還更深。說明了更加成長(?



「⋯⋯⋯⋯」哼!兩人同時撇開頭不再看對方。看來仍然許多關係是不變的呢⋯⋯(偷笑)



「啊!月島!嗚哇好高!你這傢伙太誇張了吧!等等⋯瀏海怎麼了?」日向適時的跳出來,他指著近一米九多的同級生大受打擊,這些傢伙到底怎麼長的!他只有一米七多!不公平!



但就在日向嘎嘎吵著身高的事情時,他也猛地發現哪兒不太對勁了,便也問了瀏海的事。



「那是因為阿月⋯⋯」山口開心的想說明,還是和以前一樣的被打斷。



「山口!」



「抱歉,阿月!😋」



「關你什麼事啊小矮人?橘色笨蛋⋯⋯」月島挑眉,碎念了下,完全不想再理他的就要走進店裡。



「你說什麼?來、來用排球一決勝負你這混蛋!」日向被炸到的阻止他,大聲地哇哇叫。



「不——要。」



「什麼⋯⋯⋯」日向炸毛的纏著月島不放,和山口三人堵在出入口鬧著,而這種時候澤村已經不是飆腹黑了,而是不認人了。



*



「恭喜你們20歲囉!乾杯!」兩屆的學長們開心和今年20的後輩們乾杯,看著對坐一排五位的「已成年人」。



「謝謝,乾杯……」大家一同舉杯,喝了有象徵意味的第一杯,歡笑又渲染開,好不開心。



谷地露出可愛的發亮眼神,喝了一口後,長張臉都發亮了!便一口乾了,很自然地對著坐在旁邊的影山說:「酒還滿好喝的耶,影山君!」



「是嗎?難道谷地以前偷喝過?」



「咦!沒有沒有!沒有呢……」



沒興趣看兩位亂放閃光,影山旁邊的月島冷笑,十分之順手的馬上又將影山手上的空杯給倒滿:「這是同學會吧?怎麼能不敘舊?」



見對方臉上表情和說出的話有衝突,影山扯著嘴角,相同的也不甘示弱地胡亂夾了一塊超辣味雞肉到月島碗裡:「是嗎?那個很好吃耶!留給你的。」



看著影山塞了一塊他討厭的東西過來,月島額上的青筋開始跳動起來:「王者……」



「你才全家王者!」沒有等月島繼續要說啥讓人吐血的話,影山直接炸毛和他一句來一句去,越來越激烈的快拆了桌子,但太習慣這兩人的相處模式了,完全沒啥人勸阻他們、要不就顧著聊天、吃東西,周遭氣氛更高漲了。



谷地露出美味可口的反應吃著手上的肉串:「む⋯⋯」超好吃!焦度剛剛好——



不知道怎麼一陣混亂後,所有人的位子都大風吹了,女孩則是沈浸在美食裡頭;看著旁邊依然可愛的學妹,緣下長瀏海蓋住的左眼瞇起:「好吃吧?」



「啊、很好吃!緣下學長!」谷地嚇了一跳,回過頭來所有人都亂成一團、旁邊也不知道何時換人了,但少女很快鎮靜地說道。



「對了,成年之年一生只有一次,應該會做一些重要的事吧?」緣下笑了笑,看著這一直以來都是高人氣的經理意有所指地道。



谷地一愣,稍微明白緣下的語意,她又害羞起來:「這個⋯⋯我不知道影山君他⋯⋯」



「那麼妳知道他酒量這麼差嗎?」緣下笑更開心,他也是故意逗學妹的,就是覺得谷地這樣超可愛。然後他指著對面玩瘋了的一群人,臉上表情變成尷尬。



谷地看過去,微微瞠大眼:「不、不知道⋯⋯啊啊,不要再喝了吧?」下意識就想去擋酒,但緣下很直接的阻止女孩,拉住她正要起身的手。



「嗯⋯⋯那個是應該的。」



「?⋯⋯」什麼意思啊?谷地完全不太明白緣下那張意味深長的表情是什麼,但學長都阻止她了,谷地也就沒有離位、去加入對面一群人的鬧劇。



「要是影山欺負妳,都要告訴我們!」緣下忽然跳到結尾了,他伸出手摸摸少女柔柔的頭頂,露出疑似黑又不黑的笑容。



谷地單純的笑了,猛力點頭,頰上飄出淡粉色。



「那我先祝福小谷妳交到男朋友❤️」緣下滿意的舉起酒杯,看著臉兒瞬間爆紅的仁花。



「咦、⋯⋯謝謝,咕⋯⋯」谷地看見了緣下的笑後,低垂下頭,趕緊抓著杯子喝著,超級萌。



他們並沒有故意灌影山酒的意思,真的只是同學會太high、再加上成年了,一不小心酒精的攝取便超出範圍⋯⋯



也因為眾人皆知他們兩個怎麼回事,就這麼眼睜睜看著一米五的嬌小女孩扶著一米八多的男生回去了⋯⋯



看著青春不已的漸遠背影,西谷忽然悲從中來:「啊!!為什麼?我——」



「別吵了。」緣下倒是不想聽一成不變的抱怨文了。



田中倒是非常高興,並不是他有女友而在囂張喔,他真的沒有。「阿谷,放心!阿谷的真命天女很快會出現的!比起這個,吶,你們大家想想看!扶著微醉的男生回家⋯⋯會發生什麼事?菅學長!請回答!」



菅原給了他白眼:「你不要這麼囂張好不好?」還擺明就是不回答後面他問的話。



真的還給他追到了極品叶歌!以什麼姿態講這些啊真是⋯⋯



「齁喔喔喔喔喔龍!難道是⋯⋯難道是——」西谷激動的大叫,看著田中,但就是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澤村輕嘆,怎麼還是像極了高中生呢?「會怎麼樣?」他沒啥表情的故意問道,視線來回在西谷和田中之間跑。



月島在旁聽不下去的猛翻白眼:「我要回去了。」



「啊、等等我阿月!」旁邊的山口馬上動作,拉住他。



「當然是交往嘛——你們想到哪兒啦?」田中哈哈大笑的公布答案,他仍覺得自己很有梗的得意看著大家,卻遭來解散。



「轉的好爛,下流耶!」木下大翻白眼走過正在哈哈大笑的人的前面,烙下話也走了。



*



雖然說曖昧了五年了,但他們兩人除了互動上和氛圍上曖昧外,簡單不傷大雅的牽小手、擁抱是做過的,但並沒有親過對方,五年來都沒有曾經發生過、或者偷偷發生⋯⋯



雖然心中和周圍感覺都有著強烈煽動他們要更加親密的曖昧行為,但沒有人做出來。



影山沒有醉倒,他只有半醉的情況,放肆的將全身重量放在女孩身上;兩人走在繁星點點的夜空下:「開心嗎?」



「很開心⋯⋯」谷地馬上回答,臉頰上的紅暈頗深,不曉得是不是酒精造成的。



「我會太重嗎?」無聲笑了一下,影山一邊將頭蹭去矮小女孩的肩,問道。



「不、不會⋯⋯」谷地微微瞠大眼,看著他的頭頂。雖然他將重量都給她了,但影山還是靠著自己的雙腳在走路,因此並沒有「很重」的感覺。



「國見跟我說了一件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妳知道嗎?」



「什麼?」谷地看著他這個稍微醉醉和她說話、醉醉的模樣覺得可愛,輕笑道。



「他竟然告訴我妳會被搶走——」影山閉上了眼,舒服倚在女孩的肩,歪歪斜斜的走著路。



「咦?」谷地竟露出不太懂的反應,在還來不及詢問之際——



「妳是我的怎麼會被搶走?他的想法真奇怪⋯⋯」



「!!⋯⋯」谷地瞬間臉更紅,什麼都說不出來,安安靜靜地繼續往前走。



氣氛開始被誘人、甚至引人犯罪的誘惑氛圍給包圍住——



到影山家之前,兩人沒有再說話,曖昧不已的氣氛只是更延燒,在他低垂著臉上的嘴角上揚著。



*



伸起一隻手,揉揉太陽穴,影山似乎想起了某些片段:「⋯⋯」



這時,旁邊位置的人有了動靜了,谷地大幅度地動了起來,還發出很好聽、酥酥的呻吟聲,像隻剛睡醒的性感小貓咪。她揉揉眼睛,爬了起來:「嗯?⋯⋯」



可能室內溫度和光線太舒適,讓女孩沒有感覺到早上了的事實,影山ㄧ眼看穿她的睡迷糊:「早上了喔。」



谷地ㄧ驚,毛從腳底豎到頭頂上來,她定住半晌後,看向也坐在床上的人,瞬間,腦袋裡跑過許多昨夜發生的一切:「影、影⋯⋯⋯」



她可愛到「早安」也無法說出來!



昨夜ㄧ進家門後、一直到要睡覺時都正常到不行,但卻正要睡覺的時候,影山不知道哪兒不對勁抓著谷地便狂親、親到似乎可以吻一個世紀長那樣的,還很用力的抱緊她、害得谷地內心小宇宙重複大爆發。



他不想要放開她、離開那雙竟使他沉醉、美好的唇,影山雖然醉了,但事後還是都記得做過了什麼。



「我們⋯⋯算今天在一起?」影山認真的看著十分想鑽洞的女孩,終於說出了早該講的台詞。



「う、うん⋯⋯」谷地驚喜不已地更加羞澀,低下頭微微點了下,不敢看他。



又揚起一抹笑,影山靠了過去,馬上讓谷地覺得壓迫感很大、抬了頭,看見了他一臉要接吻💏的模樣,羞得往後退:「影山?」



「好きだ。」

「わ、私も⋯⋯」



影山將仁花給壁咚了,兩人告白的話語剛好落在要落下激吻的前一秒。







Fin



將在P站看到我很很喜歡 被戳到的點給寫了出來(掩面)
萌點就是養不完QQQQ
話說標題太好用 啥都適用真是///(自重)
這個月開始都是水生火熱,應該說我到死都水生火熱,總之步入社會,更新等等我
你們都要在就好了。

下次見

Comments

昀!!!我來啦!!!
影山果然是笨蛋 都是靠着本能行事的笨蛋XDDD 明明就只差在名份而已!
好想看月島留長了瀏海的樣子啊……
木兔超級搶戲嗚啊啊啊超級可愛♡♡♡♡♡ 超讓人忍不住想要寵他寵到死掉的程度!!
感謝投餵♡

2017.06.17(Sat) 00:58       å°ç± åŒ… ã•ã‚“   #-  URL       

影谷讚♥

又是一篇超棒的影谷文阿阿//
月島那個瀏海感覺有萌到我(
木兔是老媽子嘛不過好可愛#
作者大大這次也是寫得超棒
繼續支持ww

2017.06.18(Sun) 00:52       ä¼¯çˆµ#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