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xくに→やち→かげ】簡單(短篇)

*配對注意:くに→やち→かげ(地雷消失👌)*單箭頭注意注意注意單箭頭⚠️

*短篇慎入

*小青城大發✨(???

*字數8904






谷地仁花是新加入男子排球部的新成員,做為一位經理。



理當她並不清楚每個人的私下和私人恩怨。



她很努力的要與群體融合在一起⋯⋯





這是一個微小的事件而已。





*



谷地仁花痛苦地自床上爬起來,隨手按掉吵死人的鬧鐘:「呼啊⋯⋯」好累!她昨天開始設計社團的東西,已經不知道揉掉了幾張紙了。



頭好疼啊。她晃悠地下床,晃去出房間,走去浴室、看著鏡中的自己:「⋯⋯」已經過了這麼久了,時間真快⋯⋯成為經理已經有半年之久了,任何一生懸命的經驗都是第一次——



不過最近倒是發生了一件讓她介意的事情。



那就是關於青葉西城的13號。聽說他是影山君的中學隊友?可是模樣好冷漠、拒人於千里之外似的,好像很難相處、是個無趣的人?



很多傳聞都是自日向那兒聽來的,谷地也沒有多想多問什麼,只是默默放進心裡:「⋯⋯」盥洗著,女孩開始想到了不久前的事件。





*幾週前





天色已暗下,天空萬里無雲,螟蟲蛙鳴繚繞,第二體育館的燈火在黑夜裡顯得顯眼。雖然是夏天,但夏夜是十分舒服的。



谷地除了往常那些工作之外,陪伴、幫助日向和影山自主練也成了每天的習慣,今天一樣的鎖上體育館:「我先走了!明天見!」日向興奮的跑去車棚牽腳踏車,他精力充沛的模樣似乎方才的練習都只是塞牙縫那樣,他有神的樣子可以說是大家的精神劑。



「走吧。」沒有理蠢日向,影山自個兒走了。由於他和谷地順路,因此一起走去車站也不算什麼怪事。



谷地抓抓飄起的額前瀏海,有些慌忙:「嗯、嗯!」日向和影山君⋯⋯果然是好朋友!嬌小的身子朝日向道再見後,才咚咚地跟上二傳的腳步。



和往常的沈默開始蔓延,谷地偷偷瞄著走在前面的高大二傳:「⋯⋯」嗯,根據上次測量身高——影山君是不是又長高⋯⋯



「⋯⋯さん?谷地さん!」





谷地似乎有點兒看傻了,沒有發現前面的人已經停下來、還喊著她的姓,女孩慢了半拍的回神,才驚覺自己快撞上他了!「へ?影山君?怎、怎麼了?」嬌小的女孩趕緊煞車,音量提高的看著一臉不解的影山。



因為習慣自家經理慌張的樣子,影山不疑有他:「今天能稍微繞路一下嗎?」



谷地轟地臉刷紅!開始語無倫次、雙手胡亂揮著:「我、我⋯⋯影山君要去哪裡?」這、這是傳說中的——約會?!可是等等呀啊——她、她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



影山歪頭,不解經理怎麼似乎更激動?「嗯⋯⋯我想去買東西。」他低頭看著矮小的女孩,覺得她的臉怎麼那麼紅?有很熱嗎現在⋯⋯



沒有等女孩繼續說話,影山單純的發問:「臉好紅,沒事吧?」說完,他還真的認真的以為她怎麼了的盯著那泛紅的雙頰瞧。



谷地ㄧ看影山滿頭滿臉滿眼的問號,更想找洞鑽了!「沒、沒有!!」她在幹什麼呀?太丟臉了!



買、買東西為什麼要找上她呢?是、是要買什麼呢⋯⋯一路上,谷地直想這事兒,完全沒有注意他們要去哪、一心只想著「影山君」「買東西」「邀約她」不斷繞在她的腦兒裡——







戀愛使人變弱智吶。再加上谷地又是個妄想系悲觀女子!



*



原來是排球用品店嗎!!!!!



谷地看著眼前的店門,覺得晴天霹靂!對嘛⋯⋯他可是影山君耶!怎麼可能是約會邀約呢?她是沒用的螻蟻!谷地定格在原地,連呼吸都屏住、表情大受打擊,這回影山更感到怪異。



「谷地さん?」她怎麼氣絕了的模樣?平時的練習量太多了嗎⋯⋯



「沒、沒有⋯⋯哈哈,影山君要買什麼呢?」谷地逼自己振作起來!身為村民B、能站在影山身旁、甚至一起幫助練習就已經是何等福利了!她不能妄想!不能、不能!女孩猛力搖頭,晃的影山看了都暈了,少年趕緊說:「護膝⋯⋯抱歉,拖妳過來。」



「沒、沒有的事!完全沒有的事!我很可以⋯⋯不是,我是說這沒什麼!趕、趕快進去吧?」谷地對於影山的話反應甚大,又把他給嚇了一跳!嬌小的她激動的快要起來,就為了欲蓋彌彰的解釋。但幸好影山天生是個大笨蛋,他沒有察覺到任何別的可能,只覺得女孩有趣極了、而且比平常的樣子更激動,沒有想過女孩的一切表現都是赤裸的戀愛徵兆。



看著影山走進去店裡的身影,谷地馬上垂下了頭:「⋯⋯」已經很開心了啊!每天這樣子的一起走去車站、一起的社團時間⋯⋯可是為什麼越來越不滿足?她沒有資格從影山身上要任何一種情感享受的啊!



她沒有⋯⋯



沮喪的悲觀心情導致女孩緩緩蹲了下來,她無力的抱著雙膝,看著眼前的柏油路街道:「⋯⋯」戀愛真的讓人害怕啊,為什麼要讓她喜歡上影山呢?為什麼?她會不會就如此永遠的暗戀他、到了畢業的時候依然沒有長進的還是暗戀?又會不會悲慘的變成了單戀——



她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忽然,好幾雙眼熟的運動鞋出現在女孩視線裡,她反射性頭一抬——怔住了。



「哎呀呀?這不是烏野的小隻經理嗎~怎麼一個人蹲在這裡?」



是大王者!谷地嚇得差點兒就要往後摔,但下一秒間接的算是被岩泉給救了。



「住手!鈍川!」身後的副將不由分說劈頭就揍,痛得與上一秒耍帥的人的形象是天差地遠!



大王者!和王牌⋯⋯青葉西城!怎、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啊、難道是也來買排球用品的?谷地趕緊站起來,緊張的模樣一覽無遺,方才的悲觀情緒全被這幫人給嚇沒有了:「你、你們好⋯⋯」



雖然是亦敵亦友,但基本禮貌不可少!谷地戰戰兢兢的鞠躬打招呼。



「晚上好—❤️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及川又復活的湊上來搭話,讓旁邊的岩泉青筋又暴露,拳頭便自然舉起——



「停!阿岩!別這樣嘛!」及川開始和岩泉在店門口大吵大鬧,順便演起大逃殺,但其他隊友們似乎視而不見的還繼續與女孩對話,讓谷地看了傻了。



「別在意他們,嗯⋯⋯是迷路了嗎?」花卷笑了笑,覺得司空見慣的擺擺手,解說太麻煩了唄!他心想女孩方才很煩惱的樣子是怎麼了?



「不、不是的,影山君在裡面買東西⋯⋯」谷地搖頭,臉頰紅通通的。



「影山?」所有人都ㄧ愣,覺得不可思議,像是聽聞了哪種特殊消息似的反應,還有人不懷好意的笑著。



「⋯⋯喔~你們在約會?」在眾人詭異的沈默半晌後,松川挑眉,看著臉頰泛紅的女孩。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沒沒沒沒沒沒沒沒沒沒沒沒⋯⋯」谷地瞬間破功,她激動的開始搖頭、往後退著,殊不知什麼心情和答案都寫在臉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懂吶!那就是在交往囉?」花卷大笑,覺得女孩的反應有趣至極!他繼續刺激女孩,所以故意說了這句話。而跟他想的一摸一樣,女孩的反應——



「什麼!飛雄那傢噗⋯⋯」及川快速的又想爬回來加入話題,因為被敏感的詞彙給吸住了!但岩泉不會讓他成功的,瞧瞧經理都嚇成什麼樣了?還這樣過去攪和!混帳啊!



「閉嘴!」強而有力的直接把人拽回來,岩泉晃著人人都怕的拳頭,以示警告。



而一直在旁邊沒有出聲、說過一個字的黑髮少年,他雲淡風輕的看了女孩一眼,還是啥都沒有表示的拿出了手機,開始按起來,與學長們的虧妹行為隔絕。「⋯⋯」他知道谷地仁花。而且什麼都知道,至今為止的⋯⋯包括女孩暗戀混蛋影山這ㄧ事。他全都明白不過——



而他只是⋯⋯





店門口的自動門打開了,影山走了出來,一看見眼前的畫面也愣了下:「及川學長?岩泉學長?」搞什麼⋯⋯怎麼這麼巧?再往旁邊一看,是瑟瑟發抖的經理女孩、以及「玩得」很開心的花卷和松川。



怎麼這麼兩極?不過一看女孩應該又被欺負了吧?影山輕嘆,自然而然的做了基本動作,將女孩拉致身邊:「沒事嗎?」怎麼臉好像又更紅?



谷地嚇得動都不敢動,內心又一個小鹿亂撞開心極了,但她明白現在不是想那些的時候:「沒、沒事的⋯⋯」



花卷一幫人看了更起了捉弄的心,他看著一直是情況外的影山:「影山真帥!會讓女孩子喜歡上的呢——」



旁邊的谷地一聽,皮繃了起來,下意識去看花卷學長,但卻得到了壞笑回應,女孩一驚,雙頰更是爆紅。他、他在說什麼呢?谷地馬上垂頭裝死,但露出的左耳都是紅的,很難讓人忽視。



影山不懂花卷在說什麼瘋話,他還是一本正經的對他們說:「請不要欺負谷地,沒什麼事的話⋯⋯」



及川單純看影山被女孩迷戀的模樣不爽,他正想開口抱怨時,被一直從方才都沈默的人給搶先了一步。



「吶,影山,你知不知道自己笨得可以?光只會打排球有什麼用?還有谷地さん⋯⋯那種傢伙有什麼好?」國見語帶刺的朝他們兩人說,只見他的語氣和表情都淡然到不行,真正的感情捕捉不到。他收起手機,看著穿著烏野高校排球社外套的兩人,毫不留情也不覺得不妥的扯了一下嘴角。



「啥?國見⋯⋯」影山不懂他幹嘛講這種酸人的話,而且他才不笨!光打排球有什麼不好?他們不就都為了排球這麼辛苦的訓練的嗎?直線型的影山只想馬上和國見爭論他所說的那些話,真的是單純到了不行呢。所以說谷地值得可憐,可憐喜歡這樣的笨蛋。



「啊、啊,別這樣,影山君⋯⋯已、已經很晚了喔?大家趕快回家吃飯!下次見!」仁花敏感的要阻止任何吵架、甚至打架的發生,她已經沒什麼膽了!不要再搞她了!女孩趕緊扯住影山要伸向國見的手臂,開始把人給拉走,過程可以說是她用了畢生吃奶的力氣⋯⋯影山君拉都拉不動!



她還很想裝沒事的對他們笑,但變成了苦笑,胡亂說了天晚了、快回家吃飯這種有病的話後,奮力地抓著影山的手臂走遠了。但自國見帶刺的話一出口後,她便開始放在心底思考、不斷思考著他的語意⋯⋯



「現在才八點⋯⋯」花卷噗的又笑出來,覺得谷地仁花真是寶!好玩到不行!有這樣的經理真叫人羨慕!完全是為排球更添趣味了!而且這讓人好奇不已、想知道後續的八卦,他是忠實觀眾啊⋯⋯



松川微笑,拍了拍國見的肩膀:「影山根本不是對手吧?嗯?」



國見聞言,沒有回答學長的話,他只是看著谷地消失的背影方向:「⋯⋯」半晌,他低下了頭,手摸進了長褲口袋裡,握著手機。



他的眼神仍沒有任何情緒,漆黑的讓人墜跌——墜跌⋯⋯。



*



谷地穿好制服,下了樓,走近餐桌,果然看見了媽媽留的字條和桌上的早餐,她什麼都沒說的把書包放到椅子上,拉開隔壁張的椅子,坐了下來。



她的獨立和美術能力都是被訓練的,沒有什麼人是與生俱來的⋯⋯



看完紙條後,女孩露出了一抹很淺的笑,將紙張放到旁邊,掀開了保鮮膜,開始吃早餐。每天每天這樣的日子,她真是一點都不覺得無聊喔,學校和社團是她能盡情發揮情感的地方,再加上戀愛的心情,更是讓她覺得珍惜,珍惜著每一秒發生的事情。



吃完早餐後,女孩將紙條用小磁鐵貼在冰箱上,提起了書包,就走向玄關。



她的日子因為排球部而精彩。



*



國見他看過女孩之前所設計的海報,他雖然不了解谷地仁花,但她是有藝術細胞的人他知道。那張海報會讓路過的任何一個人⋯⋯都停下腳步。



包括他。



他記得那時候海報上的人是10號矮子,那個意外能和影山配合的熱血矮子。但是如果現在再設計一次,他隱約能看見上頭的人可能會不一樣⋯⋯



他本身討厭麻煩、累人的事情,明知道無法補救了就不會再挺身而出的去救任何一球,因為他知道「已經來不及了」。他慵懶的個性不只反映在排球上頭,日常也是這麼一回事⋯⋯



他能少一件麻煩就少一件,認真熱血的日子他不適合。看見那樣一成不變的影山,他更煩躁、還有認識了谷地之後,他更覺得一切自己的習慣和規則都慢慢在扭曲、消失,是為什麼?



因為「喜歡」,所以過去的自己已經吵著要蛻變了嗎?因為這種從來沒有過的情緒,所以他⋯⋯就變得不像「他」?



烏野要怎麼樣接受影山、喜歡影山,那都和他無關,他根本不在乎這些對他來說毫不重要的事情。國見感受到的是——那女孩的情感。谷地的感情,會讓他不像自己!會讓他煩躁不已、覺得影山好像又更討人厭了⋯⋯



來到公車站牌,國見睡眼惺忪的盯著路面,不管從什麼角度看,都讓人有他隨時會睡著的錯覺。他懶懶的打了呵欠,摸著手機的手不斷猶豫,似乎一直都未下決定。「⋯⋯」



他的極限,可能到了。

他看不慣影山那笨模樣,考慮到他,是因為他還不算是個無情無義的人,但到這個地步⋯⋯他也覺得不用再考慮到影山了,多慮便會焦慮,他不能再被影山這個單細胞笨蛋給絆住,他要無視這個人,和谷地說清楚。



憑什麼他要為了一個笨蛋這樣難受自己?



公車終於來了,一點兒也不差的剛好停在國見面前,他踏上去,嗶了卡,往裡面走⋯⋯



如果能和谷地交往,他便不會再這麼難受了!

或是能破壞ㄧ點點那兩人的曖昧現狀,他也不會再猶豫了,他不要過著不像自己的日子。



*



一直都不是很懂青城13號的態度,雖然她知道以前他和12號曾經和影山君不愉快過,但應該沒事兒了才對?



為什麼總是⋯⋯遇到他時,他的模樣永遠是冷漠、帶著刺的?影山君真的這麼讓他不喜歡嗎?可是影山君其實、是個很好、有趣又溫柔的人啊,為什麼身為以前的隊友會不明白呢?就算不和,也不要這麼顯露出負面的情緒來吧⋯⋯?



谷地抓著公車上的杆子,腦袋跑過千萬多個的不解及疑問,她大多的心態是想捍衛保護喜歡的人,而剩下的就是在意13號的情感和她不知道的理由——



她看著周邊都是學生、再看看窗外,她收回視線,往跑馬燈的方向看,再往下⋯⋯



國見正巧抬眼,兩人像是命運般的會看見、發現對方。



周圍有多麼吵雜?他們兩人感受不到,只感到被隔絕了起來,從對方的眼睛裡能讀懂——有話要向對方說。



他們此刻是一樣的,竟是想一樣的事情。



*



谷地仁花有生以來第一次做這麼不符她個性的事,就是翹了課;國見一看見她的瞬間起,立即在心裡默默感謝老天,幫他省了一直讓他躊躇猶豫的「電話連絡」。



兩人一前一後的出了公車,下了車後,谷地不禁看著站牌名稱『青葉西城』,對,他們打算在「這裡」聊。



國見絲毫不在意學習的事情,但他明白女孩的個性,「會跟我下車……是因為影山嗎?」若她真的答是,會做出什麼事他自己完全不知道。國見淡淡的先開口,在沒有影山的狀況下,他仍冷淡,但並沒有影山在場而來的冷。



『淡然』是他天生的。



「我聽說過以前的事情,可是13……國見君,影山君他……」



「妳知道什麼?我沒有興趣聽妳說他的好話,我不想聽。」因為知道她是怎麼稱呼烏野以外的學校選手,國見就沒有先計較這件事,他果真聽了女孩的話後很生氣。



谷地一愣,不懂他的脾氣好像來的太快,她冷靜下來後,看著他:「對不起,我只是……」



「只是喜歡影山而已?所以能傷害別人?」國見無表情地接下女孩後面的話,聲音毫無起伏。



「……」谷地瞬間臉紅,更惹來國見的不滿,她遲鈍了幾秒後,才察覺國見方才話中的話有怪地方。傷害別人?



傷害?



她傷害了誰?



「妳真的和影山一樣笨!笨在一起!我說……妳和他打算曖昧到何時?妳不懂嗎?我喜歡妳啊!」國見一見到意料中的迷茫表情,他的怒火瞬間自胸口竄上來,聲音因為情緒而變大,語氣也跟著加重,內容也不是那麼理智了。



他氣的質問她一直讓他煩躁、變得不像他自己的原因,而告白的話一股腦的低吼出來。





氣氛有這麼一秒凝結了,連他自己也愣住了。



但是話出口便是出口了,回不去、也收不回來了!



谷地瞠大圓圓的眼睛:「诶?」國見君……說了什麼?



國見回神後,躲開她驚愕的眼神,繼續說道:「能不能不要總是都看著影山?笨蛋……笨蛋!」他先是看著地上發火,最後才抬起頭,看著她大吼,說完,國見頭也不回的穿過校門,跑進學校裡。



什麼?谷地大驚,訝異的心情讓她瞬間忘了國見說的話,她看著那消失不見的背影:「等、等一下!國見君!……」



人已經不見、看不見身影了。





△





可惡!他搞砸了!心、心跳完全不受控制的怦怦跳……怎麼辦?但是——應該能稍微破壞他們的現狀了吧?國見一路跑到樓梯處沒有停過,他揪著心臟處的制服衣料,布料被抓的皺了,他倚著牆,腦中畫面都是方才的景象。



過了一會兒,他舉起了手,摀住了嘴巴,一觸到自己發燙的肌膚時,他的表情更懊惱、糾結,心臟的雜音不斷響在他的耳膜邊,咚咚的吵雜!



不像他自己?



最後他仍然做了完全不是自己風格的事啊。





*





告白、告白……?谷地仁花被告白了!



不就是她自己嗎?



「咿啊啊——」整天都在想著這件事,谷地已經頭暈轉向了,她仍無法消化自己被告白的事實,心情終於一次性地爆發出來、發洩在尖叫。



「嗚哇!谷地?妳怎麼了?」恰巧經過經理身後的日向,被這麼毫無預警的尖叫聲給嚇住!他趕緊穩住雙手,避免球掉到地上。



「我、我……」女孩一個激動地用力轉身,但看著日向天然的臉孔,她啥都吐不出來,也不覺得這種事講了會有幫助,最後她只是含淚搖頭,對方也很單純的認為沒事,興奮地抱著球衝去場上了。



看著日向看似無憂無慮的身影,谷地竟敢到更加無力:「……」她軟得整個人都要趴到地上了。



該怎麼辦………





她喜歡影山啊,但是國見的震撼彈讓她暫時不能再單純的看待這段暗戀,暫時的……希望會是「暫時」……她果然也和戀愛沒有緣分,要這樣整她!



谷地爬了起來,拿出筆記本,走去牆邊坐下,曲起雙腿,將膝蓋當作桌子,開始要集中精神的記錄每日狀況、數據,但沒有多久,她仍靜不下來,腦袋都是被告白的事情、而眼睛卻是一直盯著影山跑,沒有例外。



「……」糟透了。





隱約感到頭又疼了,她輕嘆的揉揉太陽穴,要繼續記錄……



時間這麼悄悄地從她的視線裡消逝,可是女孩完全沒有意識到。直到影山出現在她的面前、近距離的地方為止。





影山覺得女孩坐在角落不動似乎已經好幾個小時了,是不是都沒有換過姿勢啊?不會抽筋嗎?止不住內心許多的疑問和好奇,他一邊喝著運動飲料、靠近疑似在恍神的女孩子:「谷地?」今天怎麼這麼奇怪?又再想著會被暗殺嗎?



谷地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她以為是幻聽,沒想到她自然的抬起頭後,就見到影山蹲在自己面前喝水、脖子上掛著短毛巾,微喘著氣、整身都是汗的盯著她看——



「哇啊!好痛!」谷地向後彈,小腦袋剛好的自動去撞牆,痛得她筆和筆記本都掉了,趕緊雙手抱頭哀號著。



影山一頭霧水,怎麼好端端得自己去撞牆?他也趕緊放下水瓶,向前靠近她,全身的熱氣和味道包圍著疼痛不已的嬌小女孩,「沒事吧?」他還很笨拙地伸出手,覆上她的小手,跟著撫弄被撞疼的地方。



這一觸,谷地像是被電到般的震住,滿臉通紅的直搖頭,覺得好像感覺不到痛感了!她會死的啊!一一一一一一下子靠這麼近什麼的!「沒、沒事,影山君謝謝……」



感受著小手被他的大手覆蓋住,谷地羞得動都不敢動,只是輕輕搖頭:「……」好丟人,她真的是笨蛋……



影山確認的再問一下、揉幾下後,才收回手,拉開了一點點兒距離,繼續看著她泛紅的臉,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發生什麼事了嗎?」



谷地被他的呆然快被打敗,十個心臟都不夠這樣的刺激!她緩緩和影山對眼,看著他那純粹的關心意味的漆黑眼瞳,少女像是被控制般了的小聲開口:「我……喜歡……」



影山因為離很近,自然有聽見她說的話,可是他困惑極了:「喜歡什麼?」



轟!谷地的理智又開始爆炸,她她她她在說什麼?「我、我說錯了!我是說⋯⋯」看著近距離影山疑惑的臉,她實在擠不出話來!她可能比影山還要再笨⋯⋯



對、對了!這個時候說出來的話,或許能知道影山的心裡的想法?谷地靈光乍現,小心翼翼的開口,她的臉頰仍紅通通的,就像是多汁的蘋果那樣:「其實⋯⋯國見君他⋯⋯」



影山更充滿了問號!國見?怎麼會冒出國見?「那個臭傢伙怎麼了?」谷地和那傢伙很熟嗎?為什麼會提到他應該認為不會提到的人?



「他、他說喜歡我⋯⋯」谷地將話說完,緊張的看著影山的臉部表情,想說期待能看見什麼,但是仍然是以往的呆呆!



她在腦內的劇場裡頭大受打擊!就要這麼倒地不起——



「咦?」影山很顯然非常驚訝,他圓圓的眼睛訴說一切他有多麼吃驚,但隨後很快的繼續問了重點:「那妳說什麼?」



又是轟隆一聲的雷聲狠狠霹在女孩的頭上,她開始結巴:「我、?我⋯⋯我來不及說,因為國見君跑掉了⋯⋯」為什麼事情演變好像怪怪的呀?



「妳去找他?」



「不、不是⋯⋯」完蛋了,她怎麼好像自己惹麻煩了?看著影山的臉,谷地怦咚的心跳聲甚劇——



影山盯著經理的臉,想想覺得也不可能是谷地主動找他,她跟國見應該沒有什麼交集才是?但很可惜他簡單的思考已經是錯的了。他繞了一圈,換了方式問:「⋯⋯じゃ、谷地さんはあいつの事すき?」



「え、す⋯すきじゃない,私すきの⋯⋯」糟糕!她怎麼又繞回來這個了啦?影山君真的是個有毒的東西嗚嗚⋯⋯還是是她太笨、一直被引誘告白?谷地瞬間定住,差點兒就又可能製造悲劇了!她乾脆猛地站起來,跑開一些,和影山有寫距離。

「時間不早⋯⋯」



「谷地さん——トス、お願い!」這時,日向衝過來的跑步聲和說話聲打斷了谷地認為尷尬不已的情形,她此刻在心裡謝天謝地:「好的!」說完,她奔去場上;影山發呆了一下子後,才站起來。



嗯⋯⋯?他想太多了嗎?總感覺不太對——



但看著場上歡樂如往常的畫面,他暫時將這事拋在腦後,此刻當然是排球緊抓他的注意力了。他要變更強,不能輸給任何人!



*



谷地低著頭,看著眼前的糕點,但她絲毫沒有胃口:「對不起⋯⋯國見君,我、我喜歡影山君⋯⋯」



「那麼他喜歡妳嗎?」



「!?不、不知道⋯⋯可能沒有⋯⋯」



「那麼和我交往試試?」



「試、試什麼?我做不到,因為我喜歡影⋯」谷地不解的看著對坐認真的人,她怎麼不太懂他在說什麼?她心有所屬,怎麼可能和他交往呢?她不是那種會如此過分傷害他人的人!



「那麼不要喜歡他啊,結束對他的暗戀⋯⋯不是很簡單嗎?」國見皺眉,放棄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難道不簡單嗎?



「才、才不簡單!謝謝國見君喜歡我,可是我對影山君的感情⋯⋯」谷地瞪圓了眼睛,怎、怎麼可能輕易放棄?很不明白國見的想法,因為他也是在喜歡一個不喜歡他的人,不是嗎?



「換作喜歡我,很難嗎?」垂下眼簾,國見盯著茶壺裡的紅茶,靜靜地看著上頭的漣漪。那就像是他的感情一樣,ㄧ小波、一陣陣的⋯⋯



「⋯⋯」



「那、那我也請國見君不要喜歡我,這樣就沒有問題了!」谷地看著他,以他的奇怪想法說道。



「我的喜歡,不簡單⋯⋯而妳的喜歡,是最單純、青澀的喜歡,妳不了解男人。我們的喜歡是不一樣的,谷地。」國見抬眼,淡淡看著她,指出了他們兩人的情感差別不同。但女孩非常不明白。



果不其然,谷地露出了懵懂:「?」喜歡有分嗎?既然都是戀愛的喜歡的話——



「用做的妳才會明白。」國見這麼低語,瞬間眼神變了,讓谷地更不懂、也不知道該躲開,她眼睜睜這麼看見對坐的人微微起身、俯身——帥氣的臉一下子放好大在女孩的面容前。





⋯⋯⋯⋯



還沒有驚覺他要做什麼,谷地感受到了嘴唇上沒有過的觸感!是軟軟、有溫度的——他的唇。







「!!!!」仁花一驚的下意識推開他,慌亂的看著面不改色的人。所以她的單純的喜歡就不是喜歡嗎?才不是,她對影山是⋯⋯







「⋯⋯這種喜歡,也是妳對影山那傢伙的嗎?」最後國見這麼低聲問道,什麼樣的情感、自己怎麼會不知道?又不是白癡。



「⋯⋯⋯⋯!!」谷地漲紅了臉,看著國見久久不能言語。



兩人這麼看著對方,時間就像靜止不動了一樣。



他喜歡她的這個失措的模樣,肯定影山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對吧?不時能看見暗戀自己的人露出的這種失措表情、卻不懂是什麼意思,真的很可惜呢,太可惜。



國見勾起嘴角,內心感到舒服,他摸摸谷地的頭、便曖昧低下頭,到她耳邊說道:「既然妳對影山的喜歡這麼有信心,那證明給我看?」



「我會讓妳是不簡單的喜歡⋯⋯喜歡上我的,谷地さん。」國見落下的有毒話語,讓她不能防、只能接招,承受他的企圖。



fin


原本我不是要打單箭頭的!!!!!!!!!!我每次都會脫稿演出233333333
但是說到小國見,就想把飛雄給扯進來啊啊啊啊啊!!!!!(飛雄:??????????????
是我不好 大家亂看就好233333(ㄟ
我更文更瘋了這啥高產量 真希望這樣子一直下去........................(嗯?

下次見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