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みややちみや(??)】雙子(短篇)

*配對注意:みややちみや???⚠️(隱3p注意🙈💥、💣請走遠!)

*短篇請笑納///

*小小腦洞大大腦殘(此人腦袋流膿(幹

*請認真愛護仁花 否則尚宇兄弟👬會殺人🔪💥

*字數13052












*











晉級了。







晉級了晉級晉級了——晉級了!







「太好了!日向、影山君!」嬌小的仁花自長椅上、繫心的旁邊整個人跳起來,激動的她給了她某種預感——







二年後⋯⋯或許自己就會奔向場上,抱緊他們!大家會抱在一起大哭!就算是「只是晉級」——







隊上的怪人組合互看一眼,拉起球衣抹著下巴不斷滴落的汗水,露出自然無思考太多的微笑,「嗯!谷地!」如此說道,還伸出直了拳頭👊對她。







這個簡單的姿勢就像是話語,夥伴的證明!她能明白、也有收到!她興奮的顫了下身子,露出大大燦笑,點頭。她從未如此開心,這是繼合宿後的第二次。她都在他們身上體驗到,果然「這裡」是特別的⋯⋯







「大家做得很好!辛苦了!好好保持狀態!恭喜晉級,接下來的才是硬戰⋯⋯」







「明天的對手是去年IH亞軍🥈的——稻荷崎!」















*











回到飯店後,仁花開始各種準備衣服、毛巾、運動飲料等等,為明天的比賽做好「經理」該做的準備。她抱著一大籃水瓶,前往飲水室要調飲料,她才剛洗完澡沒多久而已,髮尾的地方還有些濕漉漉,也沒有綁頭髮,她穿著清涼小背心及短褲走著⋯⋯







看到飲水室的光源,她有些一愣,有人在裡面?不知道是誰⋯⋯應該都是參加春高的學校,搞不好ㄧ撞就是撞見對手就完了!應該沒有這麼不巧——?巧?咦?







真的是不認識的人!糟糕!他好像也是剛進來而已⋯⋯仁花一踏進去後,看見一個高大的男生的背影,他正在裝水,女孩再一看,才裝了一點點,估計剛進來而已。







男生聽到有聲音,往後瞧,仁花一驚,他看過來了!長、長得有點可怕——比至今她看過的都還要有距離感!她意想不到他的動作會比她轉身快,她本來就想說去別間好了,不然她要調幾10瓶的飲料⋯⋯







「⋯⋯妳先裝吧。」沒想到男孩竟語出驚人,讓女孩受寵若驚!







「沒、沒關係的,我去另外一間,因為我是要調飲料⋯⋯謝謝你!」仁花差點尖叫,她趕緊裝很鎮定,搖頭道謝,身體動作已經背叛她的衝出去,男孩還來不及開口,仁花的尖叫和第二道男聲便爆出。











「哇!」 「!?」











兩人的聲音和一連串瓶子墜落聲響起,仁花摸著撞疼的地方,抬頭,又差點兒沒昏倒!好高大!比、比那個裝水的人還高⋯⋯一遇上這種狀況,她二話不說馬上磕頭謝罪,她不要死在這裡!







「真的很對不起!我沒有看路⋯⋯」不要殺她!拜託了!⋯⋯⋯?咦??沒有聲音?忽然感到氣氛停滯的仁花,緩緩抬起頭來——











「妳為什麼要逃走啊?」男生雖然被籃子頂了一下滿痛的,但都不要緊,他只覺得怪異,他沒有錯看方才一秒鐘內發生的事情、還有女孩臉上的惶恐表情,那根本是在逃命才會露出的樣子⋯⋯







黑髮男生皺眉,是被欺負嗎?越覺得有可能,再加上剛才這女孩是在磕頭謝罪是吧⋯⋯他暫時略過仁花,往飲水機看,更愣住了。



「北學長?」







咦??????誒!他們認識!認、認識?她真的完蛋了!她只有一個人啊!還是弱女子!仁花覺得怎麼有這麼倒霉的事?她一直裝作若無其事,但是她變化多端的可愛臉龐瘋狂在出賣自己,她都不知道,不知情的人覺得可愛斃了!但也隱約覺得詭異。她不管那麼多了,她趕緊緊張的撿著掉滿地的瓶罐,想用最快速度撿完、然後逃走!











一看到學弟的表情,叫做北的男生覺得莫名其妙,「我才沒有!」這麼可愛的女生他才捨不得欺負⋯⋯估計這女孩應該是某學校的經理吧。







黑髮男生挑眉,沒有多對學長做回應,只是露骨地露出無氣力的氣質,蹲下來,幫忙仁花,繼續隨口問她:「妳沒事吧?」







「沒有!沒、沒事⋯⋯對不起,我自己⋯⋯」仁花倒抽一口氣,瘋狂搖頭,對於他的親近和幫忙更緊張,想要阻止他——







「我很可怕嗎?沒事、不要緊張,嗯?」看著她的反應就是嚇得不清,還逞強什麼呢?真可愛。但也不忍心逗她了!男生歪頭,指著自己,然後露出短暫幾秒的微笑而已,最後索性伸出手,摸摸揉亂她剛吹完不久的頭髮。用說的太浪費他精氣神,直接用做的快多了,也不會有誤會。







在他揉亂仁花的髮同時,他聞到了女孩子專屬的髮香,他一愣,並沒有收手,還拍了幾下她的小腦袋,要她真的不用這麼害怕。不知道有沒有傳達給她?











北看著學弟疑似在把妹的行徑覺得白眼,他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仁花後面,冷不防就出聲:「你在幹嘛?」當他死了嗎🙄️?







仁花又是一驚,她是非常容易受驚的。「!」但她沒有回頭,只是很抱歉的看著黑髮男生,一邊兒小心翼翼地往旁邊移,繼續撿瓶子,「謝謝⋯⋯」







黑髮男孩沒有解釋太多,東西撿完後,他才站起來,聳肩,對北說:「我也來裝水而已。」指著前方不遠處的機器,男孩卻沒有否認把妹什麼的指控。







仁花道謝後,趕緊要溜出去,去別的飲水室,北又叫住她,但不是叫她留下來,可是還是嚇壞她了。「等等。」







仁花一震,又戰戰兢兢的轉回來,她就已經出了門了!還有什麼事啊這個眼神可怕的人!「是?」







「妳是哪個學校的經理?名字?」















⋯⋯⋯⋯?這是什麼意思啊啊啊 要暗殺她嗎!仁花努力壓制住又竄上來的恐懼,她真的覺得那眼神很可怕。「我、我叫谷地仁花,是烏野⋯⋯」結果她話都還沒講完,眼前這兩人的反應又是讓她驚恐,仁花扯著嘴角,但最後聽到關鍵句後,她整個人瞬間像是被雷給霹到那樣,她⋯⋯







怎麼就給她遇到明天的隊伍啦!IH亞軍吶!!











「北學長,你的眼⋯⋯咦?」黑髮男孩原本還想糾正北的眼神,沒看她又可能會嚇暈嗎?的同時,聽見「烏野」兩字後止住,他的表情終於有大幅度的變化了,不然從一開始出現他永遠都是1號表情。







「烏⋯⋯烏野?妳是烏野的⋯⋯是嗎?妳好喔!認識認識我們對妳不會有損失的,我們是稻荷崎!請多指教❤️」北喃喃自語後,很快就回神也接受命運的事實,他走到門口,越過黑髮男孩,看著似乎覺得很倒霉的女孩說道。







結果,他繼續開口,伸出了友誼的手,勾起嘴角的上揚,「我是三年級隊長,北信介。妳好,谷地さん。」











仁花看著他令人發寒的臉後,往下看他攤開的友誼手掌,覺得時間這麼靜止了——



















*















經過了可怕又記憶猶存的飲水室事件後,仁花覺得自己是不是被日向給傳染了到哪裡都能遇到對戰對手的病?可是她又和日向不一樣,不能自然面對⋯⋯她也不是選手,但就是反射性緊張害怕,這也證明她和隊伍同心(?)啊啊~







她只覺得那個隊長眼神怪恐怖的,要是單獨遇到他、她絕對拔腿就跑,她是認真的。







雖然大家關心她,但是她不知道怎麼說出口才好⋯⋯晚一點再說吧?仁花這次的任務是要為大家買飲料,她正在等電梯,要出去外頭的自動販賣機買飲料。







她看著電梯門打開,便走了進去,按了一樓,她的腦海一直揮之不去方才的事情——







嘛,應該沒事⋯⋯⋯應該、應該!應該,對,應該。















-5分鐘後















仁花來到了自動販賣機附近,繼續往前走,但沒有幾步後,她發現了路燈照出了人影,是很長的影子,有兩個,還重疊在一起。似乎有人的樣子,再靠近一點,她聽見說話聲⋯⋯







應該只是路人逗留在自動販賣機旁而已,她只是來買飲料的!買完她就閃了!仁花手上拿著袋子,一邊很謹慎的靠近販賣機,也越來越靠近聲音來源和影子——











她現在和機器離1公尺的距離而已了,已經這麼尷尬了,再不做自然一點更奇怪吧!反正只是路人的逗留而已!不用在意眼光——趕快買完就——







眼光?眼光??眼光⋯⋯眼光!







那兩人看見了仁花,還與她對眼,仁花定住,不知道該前進還後退,這是⋯⋯做啥?她很快移開眼睛,裝沒有看到,到了面前,從袋子拿出小紙條和零錢包👛,就要按照順序投幣時,他們竟然說話了!對她說話!











「妳是經理吧?」











超能力!仁花感到佩服和驚訝,她吃驚的可愛表情讓那兩個人一愣,其中一個冷笑,沒有反應,另一個則是噗地笑。







做什麼跟她搭話?他們之間看起來是不會有交集的吧?而且他們長得一摸一樣耶,是雙胞胎吧!可是好像很眼熟,但又說不上來在哪裡看過?兩人的氣質都屬於黑的、還一樣恐怖,給人的壓迫感一致⋯⋯怎麼來到全國大賽的每個選手都這麼可怕?又不是打人、是打球耶!仁花不由這麼在心裡吐槽。







仁花有些尷尬,只有點頭後,就要繼續手上的事情時,仍繼續被打斷。是深色頭髮的人打斷她:「哪個學校?」











一聽到這個問題,仁花開始思考了要不要說?繼方才飲水室的經驗⋯⋯可是不回答別人的問題很沒禮貌……





最後,她決定用蚊子般的聲音回答,反正有回答就好了吧?「烏野⋯⋯」







「什麼?」果真沒讓他們聽清楚,可深色髮的人竟直接的一個湊近,低頭看她。







「!烏野⋯⋯」仁花被他的行為嚇到,反射性就遠離他並不自覺音量變大,她便下意識觀察著一前一後兩人相似的臉部表情、和他們的反應——







果然是——











「真巧,我們是稻荷崎喔!你們明天的對手❤️我們是宮兄弟,知道嗎?」







「和飛雄同個隊伍的女人啊⋯⋯」站在深色髮後面的淺色髮少年低語,陰沉的表情不曉得是表達什麼訊息,全身還不時露出黑色氣息,強大氣場輕鬆震懾所有人。雖然他們兄弟像是「偶像」般存在,但實質上……。











咦?又⋯⋯





又是稻荷崎!今晚是稻荷崎之夜嗎!仁花有些無力,腦袋閃過某排球刊的報導,啊!她已經想起來方才的眼熟是怎麼來的!







為什麼這個學校的人接二連三的被她遇到?真的有這麼巧合?以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這種事情吶,頂多遇到牛若而已……果然全國大賽這種地方,真的會死人?想到這種結論,仁花一驚的後退,然後露出很假的、牽強的微笑,沒有多說什麼話,可內心近乎暴走。



「被殺」是很有可能的!這對兄弟的氣質不妙!一點都不像高中生、更不像在單純運動打排球的人的—— 仁花快崩潰的不斷腦內各種被殺死、埋屍、棄屍的小劇場,她瑟瑟的發抖,身體很老實地一直在後退。





他、他們之間應該沒有東西能聊才是,應該會就結束了吧?可是怎麼還一直盯、盯著她看?真的好可怕嗚嗚……她誤會了飲水室的隊長了,竟然有比他更「高竿」的——



果真他們還繼續和小動物仁花搭話。深色髮的人忽然一笑,他不笑還好,這一笑……讓女孩線上激素一個大爆發!她去別的自動販賣機行了吧!她真的挺不住!仁花大聲尖叫:「不要殺我!」後,拔腿狂奔,用跑百米的逃命(?)速度消失在宮兄弟的視線裡。



這一切太突然,他們兩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只感到一陣風拂過,女孩便不見身影了……



「他們」什麼都沒做吶?話也還沒說完!而且對「他們」來說……笑容是罕見的,他的笑這麼可怕嗎?正常反應應該不是那樣吧喂?宮治傻眼的看著沒有人影的道路,無言的轉向兄弟,看著他。「……」



最重要的一點是——沒有女孩子看見他們兄弟是花容失色的尖叫逃命!好神奇的女生……





本性和真相應該是在場上流露的吧!宮治轉頭,「喂都是你害的。」



「我什麼都沒做,是你沒事笑什麼笑?」宮侑瞪過去,不懂他是在笑啥意思的咧!



「啥?明明就是你——」宮治炸毛的動著手指頭,指著他。宮侑的可怕是眾所皆知、一致同意的!怎麼可能是因為自己的笑啊……



「是你!…無聊,我才沒興趣。」宮侑也吼回去,過了一秒後,他發現很蠢,抓著瀏海就要離開。



「是嗎?和飛雄同隊喔?」宮治瞇起眼睛,看著侑的背影,不太相信他所說的「沒興趣」。



「………」







*







一路逃到電梯裡,仁花的心臟快要跳出口了,她趕緊按了七樓、將門給按關上!整個人還無法冷靜下來。「……」就是這麼巧啊!住在同一間飯店裡面!不遇到也挺困難的——



不不!停止這恐怖的想法!「外頭」真的充滿危險……!怎麼辦?她應該要去買飲料的,大家都在等她!怎麼跑進電梯裡了……



去找清水學姐幫忙吧!忽地想起頭髮因為奔跑而凌亂,仁花呼了口氣,轉身,看著電梯裡面的鏡子,整理了一下髮絲。



看著雙頰潮紅的自己,她試圖要冷靜下來,抓著袋子的手也用力許多。會不會很失禮?這才是真正的惹禍上身?會這樣嗎?會這樣嗎!小腦袋繼續混亂,她輕輕搖頭,甩開那些可怕的情節,等著電梯門打開。







叮!很清脆的聲音響起,仁花看著電梯停了,門緩緩開啟——





馬上映入她眼簾的是讓她有些微愣,對方抬眼,一樣和她愣住,不過對方很快會過神來,看著還呆站在裡頭的經理女孩。「谷……」



話還沒說完,正想要喊她,就見電梯門開始關上,裡面的人這才反應過來,她正想去按打開的按鍵時,站在外面的人是用非常直接的手法阻止門關上,他伸出一隻手,推了下電梯門,巨響隆隆,門隨之彈回去。



仁花一驚,要去按指示的手停在空中,有些嚇住的看著用手擋門的人,趕緊溜出電梯,「謝謝影山君……」不愧是本性系!



少年低頭,看著極像小動物的經理女孩,他以為她買完東西回來了,但這一看,不太對勁。「怎麼了?」



怎麼這麼像跑完步的感覺啊……自動販賣機很遠嗎?可是沒有買啊?錢包忘了帶嗎?不,又不是蠢日向…… 影山的心裡出現許多猜測,不過他還是直接問比較快,思考對他是不管用的。



「影、影山君現在有空嗎?」沒有回答隊上二傳,仁花想說已經先遇到他了,就不必特地麻煩清水,她只是賭賭看影山會不會願意陪她……雖然有點丟臉,她是螞蟻!但是她管不了這麼多了,該求救的時候不能不說!



「有是有……因為剛才猜拳輸了,我負責買吃的,發生什麼事了嗎?」影山隱約覺得怪異,經理女孩不太像平時的那樣,讓他懷疑。他說了方才在房間內的大亂鬥過程,他必須願賭服輸。





仁花忽地臉上露出閃亮亮的單純笑容,像是得救了那樣,她的眼睛裡也好多星星,亮亮的看著黑髮少年。這麼一來,有合理的理由了!不必「拜託」影山君,而是提議!



影山仍搞不懂女孩忽然的變化是啥,他歪頭等著女孩開口。



「那我們一起去吧!影山君!因為……」仁花將飲水室和方才遇到的事情都說給影山知道,畢竟和他們說的話比較安心,而且也比較舒服。結果她說完後,發現影山臉上出現奇怪的表情,她不知道是啥意思的表情,所以覺得是「奇怪」。



影山忽然沉下臉後,即答,「我陪妳吧,先去買好飲料。」說完,他按了電梯。內心竄出一股保護慾,他可能被田中學長他們影響了吧!「保護經理」是正常不過、無需理由的,況且宮侑學長的確……不是她能應對的。



他不清楚其他人,但是宮侑他略知一二……有他陪在身邊,總比一個人好。





仁花看著他認真的側臉,覺得很感動,不知道該怎麼道謝才好,但忽然明白了——這就是夥伴的力量!「隊伍」是多麼的讓人安心、讓人能得到強大力量的可貴吶!她點點頭,走進電梯,再次要出飯店。



這次有人陪,讓她都覺得自己變強了似的!她露出微笑,很開心。羈絆就是神奇的無形「力量」——





而早在看見影山的瞬間開始,仁花不再倉皇,臉色也不那麼潮紅了,心臟也律動正常,整個人出奇平靜的好快。明明剛認識時,她也曾這麼嚇到魂飛魄散的——時間和信任,果然是人與人建立起「情感」的神關鍵。



她真的好喜歡烏野、好喜歡現在的自己、現在的一切。好想……好想要傳達給他們知道呢!







*







事件早會發生,晚會發生,就是會發生。命運的事情……躲也躲不掉的。





仁花與影山並肩,站在食物櫃前,很愉快的討論著要購買的食物,「影山君還記得西谷學長要吃什麼嗎?」



「唔……明、太子?什麼來著?」影山瞬間臉都皺在一起了,他隱約記得什麼鬼來著的?但為什麼說不出來!他懊惱的看了仁花一眼,再瞪著冷藏櫃上的所有食品。



果然影山君很可愛!撇開排球的話……真是可愛到不行,可愛到讓人懷疑他是如何活著的!仁花抓抓臉頰,一手就伸進口袋裡,拿出手機。

「沒問題的,我問問西谷學長……」



他們買完飲料才來超商的,影山竟很貼心的幫她拿袋子,因為飲料真的滿重的,他似乎不能想像嬌小的她提著十幾罐飲料的畫面,總覺得她會被飲料罐壓倒……便順手幫她提了,惹來她一陣道謝和多一瓶的謝禮。



他們忽略了一件事,那便是外來的眼光會將他們假想成「男女朋友」。誰都不例外。





事情永遠這麼巧。亦是注定的。









-超商路上





「那時候,你笑是想講什麼?」宮侑邊走邊問,臉上掛著讓人懼怕的笑,雖然大部分人都認為那是魅力,不是恐怖。



「逗她一下吧?還想順便問有沒有男朋友的……」宮治聳肩,覺得很可惜,對方竟然顫抖著尖叫逃了,傳出去不被笑死才怪!還沒有虧到妹,已經沒台階下了……嘖。特殊的女人。





但他一說完,其他兩個人都用很深的表情看他,惹來他的不滿。



「幹啥?」什麼表情?侑就算了,角名是怎樣!早一步在飲水室卸下她心防就如此目中無人?





「她不是適合拿來玩的、尋開心的,偶像兄弟。」角名挑眉,懶懶說著,用很故意的口吻提醒。



「你真的很狡猾啦!」宮侑大叫,對他的無氣臉翻白眼,一點都沒在客氣。



「偶像」兩字有夠酸…… 宮治哼一聲,覺得自己也是安全範圍之內的,不要把他跟侑相提並論!「侑和北學長肯定是拒絕往來戶,不關我的事。我不是屬於那邊的,搞清楚。」



侑瞬間再度炸毛,他真的有一天會先被治給氣死。「你這個笑面虎!」



只見宮治的笑臉似乎在擴張,完全將「笑面虎」表現的淋漓盡致……





沒有管兄弟戰爭,角名很清楚,要是再遇到谷地的話,除了他以外,絕對是會和宮兄弟上演捉迷藏!這句吐槽他就沒說出來了,免得吵不完,已經夠吵了。



接近超商時,還沒到自動門前,兄弟倆幾乎是同時看見巧合,異口同聲:「是她和飛雄!」





……………咦、飛雄?



謎樣的沉默過後,他們兩人互看一會兒,再轉頭:「……」角名覺得莫名其妙!皺眉,「什麼?」



事情太有趣了!對,他們怎麼沒想到?他們在交往嗎?雙胞胎想的是同一件事,果然是雙胞胎…… 角名在旁看了覺得很蠢,怎麼看就只是一起幫隊員買東西而已吧?什麼腦袋?



他無神的眼睛看著裡頭的一男一女,直接走進超商。







-超商







「唷呵!飛雄!」宮侑自然來到影山後面,笑咪咪的打招呼,當然他沒有漏看仁花就在影山身旁。



影山一聽見熟悉的聲音,一愣,覺得真的這麼巧?轉過身,「你好,宮侑學長。」



仁花並沒有認出聲音,她只是慢了一點回頭,想說是影山認識的人?但回頭瞬間和聽見影山的話後,她停在一半,直朝著影山的背後躲去。「⋯⋯」是誰在惡作劇嗎!哪有一直遇到的啦?



影山知道女孩會怕,他很自然的做出保護的舉動,這也是他該做的,不然一起出來幹啥?沒多久,他發現他們的視線真的都集中在後面——



「你們找谷地什麼事嗎?」他不由地問道。怎麼一副在看什麼似的模樣?



「我和他們不一樣喔,我已經和谷地說過話了。」角名澄清,把自己和宮兄弟撇的一乾二淨。然後指指影山身後的金髮女孩。



雙胞胎一聽,火都來了。「你是怎樣⋯⋯」



「啊,抱歉抱歉,我們是好人喔!別害怕,侑才是大魔王,我是宮治!」聰明的此時沒有去和角名理論,宮治綻放小臉給影山看,然後只推侑下崖,針對仁花自我介紹一番。



仁花探出頭,看著宮治的笑容,覺得寒毛直豎,再往旁邊看,是無氣力懶懶的角名,她的臉部肌肉明顯放鬆一下,這細微的變化遭到宮治捕捉,他的笑忽然凝住了,不再動。「⋯⋯」他真的這麼可怕?這女孩有什麼毛病!



但是——



「妳是飛雄的女朋友嗎?」宮治又恢復了平靜,嘴角的上揚沒有消失,就是要和仁花對話,也沒有管影山的保護行為。



當他這麼一問,影山和仁花都震住,表情呆然,仁花是很快反應過來,搖頭,「不是⋯⋯」怎、怎麼被這樣誤會了?他們很像情侶嗎?她單純的臉紅心想。





宮治倒是看了不是很開心,滿吃味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覺得火大,影山各種保護、仁花的依賴,還有害羞的小小反應,他都看在眼裡。對於想和她親近的「他們」來說,真的真的滿火大就是了。「吶,飛雄借過一下好嗎?」



聽到這裡,似乎大家都愣了。影山有些無法捉摸治的用意,「為什麼?」



他要來硬的嗎?角名在旁微微瞠大眼,覺得很有可能的走向。



侑倒是覺得奇怪,飛雄這麼保護這個女孩做什麼?他們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對一個經理?他挑起眉毛,調侃影山,「飛雄是怎麼了?我不知道你還有這個秘密呢⋯⋯」



「既然你們不是男女朋友,借我一下小經理無妨對吧!我們是敵人吧?來培養感情吧!」宮治扯了一下嘴角,直接劈手穿過影山的手臂,握住了仁花的手腕,作勢要扯出來。



「等等⋯⋯」影山慢了一拍,他要揮開治的手時,卻被躲開了,他不自主瞪過去,「你們⋯⋯」



仁花不斷發抖,手怎麼抽都抽不回來,她很困惑害怕的看著捉著自己手的高大男生,「請、請放開我⋯⋯」影山已經無法擋在她的前面了,仁花嚅嚅地道。





角名好像明白什麼了,他趕緊阻止治的暴走行為,再這樣下去他真的會嚇死她!他走上前,一手推開治的手臂,一邊一樣撫著她的頭,看著她顫動的眼珠:「對不起喔,他沒有惡意,只是心裡不平衡而已,我們只是想要認識妳,可以嗎?」



治看著擠過來的角名,腦袋似乎重新呼吸了似的,「⋯⋯」嘖!



侑挑眉,對著還是很困惑的影山說:「這麼擔心就一起來吧,沒問題的。」當然,他只是嘴上這麼說而已。









-飯店花園





結果只是嘴上說的而已。信的是大笨蛋⋯⋯嗚嗚。就是她!



影山因為提著滿滿的東西不方便,只好先回房間;角名也只有對宮兄弟留下叮嚀和提醒也回房去了!這一切就是俗稱的陰謀嗎?⋯⋯





只剩雙胞胎。

應該說,本來就該是這個畫面才是。他們這次不會隨便讓獵物給跑了!即便再跑一次百米都一樣!



「我們真的那麼可怕?」宮侑看著她問,避免她左顧右盼的逃避。



仁花睜大眼睛,點頭如搗蒜,一點的猶豫也沒有!讓兄弟倆無語一秒鐘,「抱歉,妳很可愛。妳真的不是飛雄的女朋友?」治抓抓臉頰,很介意她害羞的反應是什麼意思?



可愛? 仁花一驚,不停否認,「我不可愛!不是啊!我們只是去買東西而已!」好可怕啊啊 如果順著他們的話好像就會被吞掉!



治又變成冷冰冰的神情,他靠近著皮皮挫的女孩,仁花沒有多注意的本能後退,沒有發現是個大陷阱!當她發現已經晚了,她的腳跟碰到了另外一支鞋,來不及躲開,她已經被迎面而來的治給抓住,白皙軟軟的臉頰被撫摸著。



「???」仁花不懂這是在幹嘛,想要推開他們兩個人,但手還沒舉起來,她就被身後的人抱滿懷,動彈不得。「!、」她嚇得要尖叫,可正面的人給她的壓力十分紮實。



治一把捏住她的臉頰,讓她不能叫,看著她擠在一起的可愛臉蛋更加可愛後,內心的快感就要崩潰,他一邊低下頭,逼近少女未經人事的小嘴巴——



「不⋯⋯」這對雙胞胎在做什麼啊啊啊啊啊? 仁花動都不能動,但她一定要保護住自己的初吻和節操!小身體劇烈掙扎,細細的聲音從嘴裡迸出:「放開我⋯⋯」



「我們是偶像,聽過嗎?」治忽然放開她,忍住嘴角的笑意。似乎測試到這裡就夠了——他不得不承認就是她了!她已經讓他興奮了,是任何女生都滿足不了他的「興奮感」卻在她身上找到!已經夠了。



「咦⋯⋯嗯,教、教練有說過⋯⋯」看著態度又大轉變的人,仁花不敢動了,她愣愣點頭。



「對不起,嚇到妳了。沒事了,侑,放開她吧。」聽到她的回答深深被萌到,治仍忍住衝動,他露出完美的笑臉,比照角名說的拍頭很好用,而拍拍她的頭後,告知環抱住女孩的人能鬆手了。



侑覺得慶幸,他沒有馬上放開她,還更把女孩的身體貼靠他的身上到沒有縫隙,性感的唇湊去女孩露出的左耳邊,低喃:「還好妳不是飛雄的女人——應該說,如果是的話,更讓我興奮,因為更有趣。仁花?妳逃不掉喔⋯⋯啾!💋」他緊貼在女孩的耳根說話,故意很輕、呼氣,感受她敏感的打顫,最後忍不住犯規了的親吮她的耳朵,羞澀的聲音清晰不已,讓三個人都沒有錯聽。



「侑!你犯規!你說了不——」治傻住,趕緊回神,大怒的指著耍詐的侑。



「對不起,我忍不住呵呵⋯⋯她只會是我的喔?治。」侑笑彎眼,戰帖意思很明。

「你⋯⋯你這個變態!」治雖然一樣程度和侑屬於S類型,可是仍能被剋——



「你才沒資格說我!各憑本事!」是誰更變態的做出強硬的行為的啊!睜眼說瞎話!

「來啊!」治不甘示弱的沒在怕。





仁花根本不懂這兩個瘋子色狼在說些什麼她都聽不懂的事!她只知道她被騷擾了!被侵犯了!她的漂亮大眼裡打轉著透明液體,就要掉下來,她摀著被親被咬的左耳,全身酥麻的跑不起來,無力蹲下。她被欺負了——



嗚嗚⋯⋯⋯





侑笑臉迎人的也蹲下來,不理會治在身後吵鬧,他和女孩平視,告訴她:「很舒服?妳真的好可愛⋯⋯太可愛了,所以害我沒能忍住,是妳不好。不要哭,很舒服嘛?」侑還反過來怪她,說的臉不紅氣不喘。他的手指伸出,抹掉她眼眶的淚水,舔掉,「好鹹喔,別哭啊。」



說完,他再次往前,親著她的雙眼,把他覺得根本沒必要的眼淚💧給親掉,吃掉。啾啾的親吻聲不斷響著,仁花的內心騙不過他的——他會相信她是喜歡的、舒服的!



「才不舒服!你們好過分,不要碰我⋯⋯」仁花微弱的抗議聲終於響起,可是她的身體使不上任何力氣將他推走,只能任他的唇和味道纏著她。



啊啊!怎麼如此誘惑?都說了!是她不好是她不好是她不好!她不好——



侑像是瘋了的往下親,腦中不斷的都是煽情的畫面,她在勾引他!是她不好!親到了鼻頭,臉頰,他還在親——



「侑!住手!」治瞬間把侑拉開,免得女孩的初吻被奪走,他很及時的阻止無法自拔的侑。



她明明很難過,可是身體卻好像在叫囂著什麼,她無法控制這股異樣的感覺,她捧著自己的臉頰,嚇了一跳,好燙⋯⋯還有心跳也——



她怎麼了? 仁花無法理解,她好像不再哭了,只是傻愣看著侵犯自己的雙胞胎吵起來。她發現被碰的地方在發燙!燙的驚人!她沒有生病😷才對,不管是被誰觸到的部位都燙的可怕——



聲音和時空都靜止了⋯⋯





最後的最後,她看見了自家二傳的身影。然後她便回到現實。仁花驚覺自己變成瘋子了!







*





她隱瞞了在花園發生的事情,即使影山感覺到她怪怪的,但她永遠都答「沒事」。既然問不出來,他也沒有要逼迫經理回答,只是困在那兒出不來。但似乎仁花的表現很正常,他也就沒多再去想了,道了晚安😴後,他們分開了。





仁花摸了摸自己的臉,呆呆的站在電梯前,忘了按鍵。她滿腦都是方才發生的事情,與他們兩人的肢體接觸——



她真的瘋了。不但沒有覺得噁心,居然在回想!不不不——她的內心開始大吼,雙腿狂奔,沒有盡頭也沒有目的的激動。



一定要⋯⋯離那對雙胞胎遠遠的!不能被抓到!否則後果⋯⋯她已經知道自己再被單獨捉到的話,已經不只是剛才那樣了!她被赤裸裸的「告知」了!她絕對不能被變態雙胞胎給堵到——





比賽結束的話,就能得救(?)了⋯⋯⋯





「⋯⋯喂。妳要搭嗎?沒有不要站在這裡,擋到我了!」忽然一道低沉、感覺不太妙的聲音自仁花正後方傳來!讓女孩挫了一下,肩膀震了下。



她轉頭,看見了一名黑捲髮、頂著淡淡黑眼圈,還戴著口罩的男人瞪著她,他真心覺得她很礙事,完全沒有分性別的在發火。



而且離她有些距離,他們沒有站很近。他全身散發著不友善和暴躁的感覺,仁花大概也知道這是誰,又被她碰到大人物了!她很快點頭、又道歉🙇。

「要、要!我忘了按⋯⋯對不起!」





不知道他站在後面多久了?才終於爆發的和她搭話?雖然不算是搭話⋯⋯



沈默炸開,仁花也有耳聞他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不緊張,她盯著電梯指示燈:「⋯⋯」也都沒有多說話,兩人的呼吸聲幾乎是呼在對方耳邊似的清晰。







「妳是烏野的?」悶悶的聲音忽地傳來,仁花以為自己聽錯,而內容讓她更呆楞。



「咦?」怎麼又來了!她現在才知道自己的學校這麼有名!居然因為「烏野」所以打破沈默說話,這真是特殊!太特殊了!



可是 他怎麼會知道?





「剛才看到妳和影山走在一起。為什麼若利君會輸呢?」她的表情太好懂,少年直接回答她,還很執著的繼續問。



仁花不太清楚球員們間的愛恨情仇,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正要開口時,電梯叮!地打開來了。



仁花轉了回來——





「嗯?唷!」裡頭有一個人,是真正不妙的人!宮侑覺得驚喜,他微微睜大眼打招呼,看著剛好都認識的一男一女。他的偽爽朗是可怕的武器——





佐久早的臉瞬間更臭了,他無視侑的偽爽朗,瞪著沒有要出來的意思的人,搞不懂他在幹嘛?幼稚到玩公共設施嗎?「要不要滾出來?」言下之意就是「老子要進去」——



仁花很想拔腿就跑,可是太尷尬了、太奇怪了!她傻眼的看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態度的人,她的腦中竄起——



「我剛好想到我沒事了,要回房了!」意味深長的盯著女孩幾秒,再看著不友善的佐久早,宮侑一點兒也不在意,還貼心幫他們按著開啟鍵,等他們進電梯。



更深深瞪了他一眼,壓根覺得他在胡扯,但懶得理他,佐久早就要往前走,但發現仁花沒有動,還在發抖,仍然不耐煩的說了:「進去啊?」



他不是沒有感覺到這個宮侑和烏野經理之間的微妙氣氛,但他置之不理。





她不要!她進去了等於去送死!這豈不是讓這個色狼知道她的房間樓層了?不行!她絕對不能進去!飯店又不是只有這一台電梯——



「我去搭⋯⋯啊!」下定主意,用力轉過身,面對佐久早,仁花尷尬地抽著嘴角,努力想讓自己看起來很自然,但更詭異,她話還沒說完、還來不及開溜時,身後一股強大的力量把她拽進電梯內!她來不及、也甩不開宮侑強而有力的手,被他嚇得叫出來。她還清楚看見佐久早微愣、瞠大眼睛看著她被拉進去,接著是正在關上的電梯門!



他真的很傻眼! 佐久早不曉得他的行為是什麼意思,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該死的關門了!故意的嗎!瞪著已經往上跑的電梯,他翻了白眼,緩緩走去別台電梯⋯⋯



宮侑那個混帳!他一邊在心裡問候他,一邊去按別台電梯了。









-電梯內







「你做什麼⋯⋯」仁花更是傻爆眼,她竟然被這麼抓進電梯裡來了!他根本是顆炸彈!而且,佐久早——



「妳什麼時候勾搭佐久早了?明明離剛才不到一個小時吧?單純的外表只是在騙人嗎?」沒想到他居然用一種吃醋的尖酸態度這麼說,仁花近乎氣絕!



「你太沒禮貌了!他——」根本搞不懂他又在演哪齣,仁花想要糾正他方才的突如其來的無禮行為,但卻被強壓到角落,整個空間都在晃!



「我說,什麼時候搭上的?」宮侑只要知道這件事!其他的他管不著!也不重要!他將仁花推去角落,鎖住她,不讓她逃離他的範圍,劇烈的動作讓電梯晃了好大一下。



「你⋯⋯你瘋了嗎!走開⋯⋯」仁花看著他很近的好看臉孔,想要推走,但來不及這麼做,纖手便被牢固捉起。



「妳若再不按妳的樓層,就必須去我的房間了,這樣好嗎?」宮侑一手捉住她一手,另一手摸上她的臉頰邊緣,低聲說道,增添恐怖的氣息。



「我不要⋯⋯我都不要!」仁花搖頭,她不要這麼恐怖氣質的被對待,她在花園的時候——



「妳⋯⋯妳明明有心動!為什麼還要抗拒我?妳喜歡虐待狂嗎?是嗎?」宮侑咬牙,壓下怒氣,拆穿她心裡的秘密,質問她。





「你、你怪怪的,為什麼突然這麼生氣?而且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溫柔的,比較好⋯⋯我、我是說類型!不是說你——」仁花看著他半晌,漸漸放鬆下來,不解他方才的模樣究竟是怎麼回事?她害羞的低頭不再看他,小聲說了後面的話。



宮侑看著她可愛到炸的模樣後,整個人醒了,他輕輕鬆開她的小手,臉湊更上去,鼻頭都快要碰到她的臉了,他明白——他早就知道自己已經戀愛了!他的唇不自主的就想吻她,仁花一驚,躲開他的臉龐,讓他很不滿,但最後並沒有強迫她,只是緊緊抱住她,抱得很緊,然後告白。



「我吃醋⋯⋯我喜歡妳,在第一眼看到妳的時候。所以自私的對妳做了過分的事,想要測試看看妳的反應⋯⋯治跟我一樣,可是我不會把妳讓給他的!更不會三人行,妳是我一個人的⋯⋯」





仁花聽得一愣一愣,最後臉爆紅,什、什麼三人行!變態⋯⋯可、可是——她真的有心動,可是是對誰?她不知道⋯⋯ 被抱好緊,她的腦中十分混亂,不知道怎麼回話才好。



「我⋯⋯⋯」好勁爆的全國大賽啊!她的心臟負荷不了—— 仁花看著前方,心臟咚咚地震耳欲聾,不曉得有沒有被聽見?





「治他比我更會追女孩子,妳不要被追走了喔?答應我。」



「咦?我、我⋯⋯」這是要她如何是好?



「還是仁花會喜歡三人行?可是我有點不願意吶,這次認真的不願意!」他找到了他想要獨占的人!他才不要分享給治——



這次?她沒有錯聽這句,但真的太混亂,她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思考什麼——



而且、怎麼感覺這對兄弟似乎⋯⋯不簡單?不只球技不簡單、感情方面也更不簡單⋯⋯教練說過,他們就像「偶像」所以潛藏的意思是——







「那,仁花交過男朋友嗎?」



「沒、沒有。」仁花被牽出電梯,他們兩人沒有繼續走,而是在電梯口對話。



「那我更要得到妳,就讓我當妳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嗯?」



「當然不——要!侑,你耍詐!」熟悉的聲音插進來,他們看過去。



宮侑不像有被嚇到,也不覺得不舒服,只是笑著看著兄弟,「你猜,我們剛才在電梯裡做了什麼?」



「你⋯⋯」治瞪大眼,看著更耍詐的人,不自主看向仁花,審視著她哪裡有被「怎麼了」。



「治,我們來公平競爭吧!這次沒有三人行的選項!我們不能每次都來污的。」侑這麼宣布,指著他們兩個,再指著三個,然後搖頭。



咦?怎麼越聽起來越覺得怪怪的⋯⋯?仁花看著又要吵架的雙胞胎,站在旁邊看著,表情也越來越皺。



「哼?是真命天女嗎?那當然要認真搶!有沒有三人行不是任何人能決定的,侑。」由此可見,只有一高比一高高⋯⋯治的意思——



侑冷笑,「來啊!」 「好啊!」治也沒有讓他的意思,兩人吵鬧不休。











看到這裡、仁花內心不愉快的情緒爆開來,把剛才的心動還給她!可惡!「我才不是東西!我要離你們越遠越好!變態!色狼!笨蛋!」罵完後,仁花氣呼呼離開,頭也不回!









-







可是,她就是注定與他們兩人纏定了,甩都甩不掉,許多的第一次都被他們給奪走,她無力抵抗⋯⋯



她只知道,比完賽她就能真正的遠離這對雙胞胎瘋子了!東北與關西的距離!她不相信鬧著她玩的會多麽到瘋狂的地步——



若有,那就是真愛了吧。(無奈)







fin




小後續[關於初吻與__p(消音)]:


侑「我不是說了沒有三人行!沒有就是沒有沒有沒有!」

治「活該!我沒有得到的我也不會讓你好過!你奪走了她的初吻!」

侑「⋯⋯但是第一次*****是你!混蛋!狡猾!」

治「第一次摸胸是你!」

侑「第一次種草莓🍓是你欸!」

治「第一次被*****是你——」(翻桌)

侑「第一⋯⋯」

谷「不要吵啊啊啊啊啊啊」

谷「你、你們下流透了!我、我們才沒有真的⋯⋯」

侑「當然有!痕跡都還在!該死的!」

治「你才狡詐!陰險!小心眼!愛吃醋!說,是不是有偷偷來?」

侑「你沒資格說啦!偷你去死!她本來就是我的女——」

治「是我的!」

侑「我!」

治「我!」

侑「我!」

治「明明是我!她說喜歡⋯⋯」

侑「她說愛我!你都是在床上🛏️逼她說的!我可不是!」

治「侑⋯⋯你完了!」(追殺)

侑「(溜)」



fin




好污啊啊啊啊啊啊我動作超快wwwww(看著連載完全一直在高潮的傢伙趕緊寫起來!

我在打什麼啦啊啊啊啊啊啊來人qqqqq(?

結果3p處女作給了みややち😳其實剛好也很適合對不///(啥

我沒有真的打詳細的3p(床戲) 我很害羞的😢但我的構想是侑x谷x治就是了!所以算是處女作我不管!(任信啥

我知道腦洞太深深到腦袋有洞是什麼意思了!就是我嘛!(大笑)

看看這到底是三小 我們純潔仁花變成3p女主角阿斯(自重

五月也能來個多p😏(慢著)

不要蓋我布袋 我超有誠意的打成這樣🙈(媽的

下個文可能是かげやち摸摸我們飛雄💓~

我不能保證這種荒唐文不會再出現 我總是會突發奇想的打亂七八糟的東西wwwww

我愛宮兄弟!就是尚宇兄弟阿斯不用多說阿斯!


下次見👋

Comments

最近看到!!!!
這麼荒唐的文....媽的看得我臉紅心跳。
尚宇兄弟到什麼樣的地步了呢?!寫詳細一點啦【此人只是單純的變態】
后面幾乎變成宮侑主場www
我可愛佐久早!沒想到后面会出現www儘管去問候宮侑全家www關電梯沒品啦www

2017.04.17(Mon) 17:59        ã•ã‚“   #sZuoGHFE  URL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