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黑子のバスケx黃桃】朝思暮想(短篇)

*配對注意:きもも🍑(慎入)

*一年後設定(劇場版時期)(短篇)

*基本黃桃很少產、但不會到都不產🙌請笑納🙊💕

*字數6467








奇蹟世代和好的一年後。





*





「喂喂?小黃——?」桃井接起電話,中斷此刻進行的事情。



「我說,真的能不能不要再這樣叫我了啊?真的很像小狗⋯⋯而且一點也不成熟的感覺!」對方不是說明來意,而是重複了已經講了無數次的話。黃瀨一邊很無奈的噘嘴,一手摸摸瀏海。



「咦?可是小黃就是小黃啊?」桃井不明白他怎麼一直抱怨都已經喊了四年的暱稱,不然該怎麼叫才好呢⋯⋯?



也已經聽了好多遍這句天真回答,這次黃瀨仍然投降,反正他嘴癢而已,也沒有指望她真的改掉。「小桃現在有空嗎?」



「嗯?有喔,怎麼了?」桃井放下食譜書,眨眨大眼睛,語氣充滿不解。

「陪我去買東西,好不好?」黃瀨的聲音聽起來淘氣輕快,和平常的一樣,從中學時期的時候,他們兩人會和紫原一起去買零食,但其他關於「流行愛美」的事情就是他們兩個人而已。形同姐妹。



「可以是可以⋯⋯可是小黃你⋯⋯工作不要緊嗎?現在是放假,你應該更忙吧?」桃井點頭,但想到很重要的事,並問他。自從黃瀨兼職模特兒打工之後,時間的確大幅縮減,他還要練球呢⋯⋯

「今天提早結束了!走吧走吧!也一起吃飯!有幾個禮拜沒有一起出來了!」這麼說的同時,剛好背景傳出「辛苦了」的工作人員的聲音到桃井耳裡。桃井本來就和奇蹟世代淵源深厚,私下出去見怪不怪。



「好啊,我也想逛逛,約哪兒?」桃井確定真的他的打工結束後,才笑彎眼睛說道,她也才開始脫下圍裙的動作。



「小桃等我吧,去接妳。小青峰在妳家嗎?」黃瀨微笑,說著,不過他很快想到這件事。雖然聽起來似乎隨口問問,但殊不知是有意義的問。



「沒有耶,他跟學長們去打球,怎麼了?」桃井隱約有發現這種問題,黃瀨很常問她,但她沒有嫌煩或覺得怪怪的,照樣回答他。



「啊,沒事沒事,沒有就好。那我現在馬上去妳那邊,待會兒見!」黃瀨笑了聲,搖了頭,快步走起來,切斷了通話。







*







「小黃真的剪了頭髮更帥耶,感覺都變了!」每次見到黃瀨,便忍不住說這句。桃井看著走在旁邊的男孩,說道。



這句話黃瀨其實已經聽好多遍了,他佯裝生氣,「小桃,妳已經說八遍了……所以什麼意思呀?以前不帥嗎?」每次見面都說一次,究竟多想要強調這個?雖然他很開心,但是怎麼好像在損他?



「不不,一樣好看啊!難道小黃沒有發現粉絲暴增的感覺嗎?」桃井笑出來,看著旁邊高大的少年,漂亮的杏眸盯著他,問道。

「沒有呢……小桃知道?」黃瀨從來沒有把那些放在心上,他關心的事物永遠和粉絲無關,自然也不太了解桃井所說的暴增。他只覺得永遠都被纏著,所以暴不暴增……好像不重要。



「嗯!可能是習慣性觀察?但這太明顯了!所以這樣沒問題嗎?」桃井停下腳步,指的是「現況」。他們兩個人並肩逛街,有說有笑,不知情的人不會相信他們只是朋友的,兩人的外表又是登對……而且,小黃怎麼一點兒都不怕流言似的完全沒有喬裝或者掩飾他就是黃瀨涼太?



人,就是可怕的生物。即使看見了沒有親密舉動的美男美女走在一起,就不由聯想許多「可能」,再加上男方是知名高人氣模特兒,應該要更小心才是。可是黃瀨的態度並不是如此,他升上高中最高興的事情是打籃球,最遺憾的事情就是……





和「她」分開。





她永遠在追逐著一抹透明的天空色。他從國二便知道,直到……



「小桃剛才在家裡做甜點嗎?」他沒有問原因,是因為他早知道原因,無需使自己更傷心。他以為成為她的閨密已經足夠,但他發現了……時間過越久,他們認識的時間越長,他越覺得抗拒。他不要什麼閨密、什麼都不能做的這種關係!問他要做什麼?當然就是……



情侶間的事!





他喜歡桃井很久了。這點在他的內心能以得知,到現在都仍然。



「時間」讓他領悟太多事物,不只是奇蹟世代間的友誼,就連對單戀的女孩的心——他都變了,他都認為現況都不是他要的!他要的是——



「小黃怎麼知道?」桃井很驚訝,露出害羞的表情,還很不安地抓著自己的手指。



他怎麼知道?他有什麼不知道?黃瀨苦笑,「當然知道,為了小黑子的嗎?」



「不、不是,我想先給小黃和阿紫吃看看……如果——」



「小桃!」又來了。好姊妹組?到底算什麼?小桃壓根只把小黑子當作男人看而已——

「小……黃?」桃井被他嚇到,她睜大眼,看著有些生氣的人。



「以前……中學的時候,小赤司跟虹村學長說過一件事情,妳不知道的事情。而前陣子小赤司也跑來告訴我,妳知道是什麼事情嗎?」黃瀨沉默了幾秒,將她拉進巷內,避免其他行人不便、也避免側目。他才不要當她的「試驗品」!一切都只為了給另外一個男人吃她做成功的食物,還是經過他試驗過的!以前還不會這麼為自己,他才笨笨的照做,但他真的不是好人吶!



每當現在,他看見她在為了小黑子做的所有,他都嚴重感到不舒服,這件事沒有任何人錯,他就只是想讓她知道而已!知道她自己的判斷錯誤!唯一一件判斷錯誤的事情!看著女孩變得震驚疑惑的樣子後,黃瀨俯身,將唇湊到她耳邊。



「妳不喜歡小黑子。不是他。」







桃井一震,反射性要推開忽然湊很近的人,輕輕將黃瀨拉開的過程裡,桃井發現了他有著一身男人的身材、男人的氣息、男人的味道,這是什麼?因為她從未和他這麼近過。即使有,那也是在懵懂的中學時期,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年代——



發現女孩細微的表情變化,黃瀨雖然不曉得是變化什麼,但他繼續說了:「不要再把自己當作喜歡小黑子了,會傷害別人也會傷害妳自己……」



「小黃?你不像小黃……」小黃在說什麼?桃井不是笨蛋,在奇蹟世代分道揚鑣的時刻起,她便有警覺知道大家可能無法再一起打球,但她的心願仍然是能「永遠」一起打球,那時候的小黃……和初中的小黃、現在的小黃都不一樣,明明大家都和好了,但是現在的小黃似乎有一種霸道還有屬於男人的氣質,對她。



可是她對於「愛情」……卻是不折不扣的,大笨蛋。







黃瀨想引導她,希望桃井能停止她的錯誤判斷,已經好多年了,夠了吧?他寧願她沒有心上人,也不要她連自己的感情都搞不清的就瘋狂對那個人付出,而且那個人還是大家的好友。雖然小黑子也是基於貼心,所以才沒有攤牌吧……黃瀨願意這麼相信。想要保護喜歡的人,進階的想要占有、獨佔喜歡的人……正常不過,這些行為也漸漸在黃瀨腦中打轉,有一天支撐不住後,而會執行。





為什麼她能這麼遲鈍?能這麼不靈光?難道是因為他們太過於「友好」嗎?明明大家都是同個時間認識對方的吧?雖然只有他晚了一點時間,但還是成為了好知己,如此看著喜歡的她對著搞錯的心儀對象好,以前的他確實幫了她做了好多蠢事……他都能現在才開竅,那桃井也沒問題的,她會懂的——



他不想要桃井被她自己給傷害、哭泣,自己也不想要繼續受到「傷害」……





「我一直都是黃瀨,小桃。那是因為……妳沒有「看過」小黑子以外的我們,而覺得我變了、覺得不是妳自認為、認識的黃瀨,對嗎?」



「小桃……那不是愛情,愛情是……」黃瀨不在意先前被拉開,他再次上前,將女孩逼到牆壁,壁咚她,越湊越近,最後吻上她。用行為……總會懂了吧!



「黃……唔……」桃井訝異地盯著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臉龐壓近自己,可是身體就是凍不了,明明沒有被箝制住,更奇怪的是,她沒有要逃,她的大腦沒有放出「逃」的反應,為什麼?在還沒有想清楚前,他的鼻子碰到她的,同時,唇上傳來柔軟的觸覺,是她從未體會過的。





更讓她傻住的事情還在後面,黃瀨離開後,耳邊則是又傳來溫柔嗓音,明明那是她聽過無數次的聲音,可是此刻卻格外的悅耳。「愛情是……我喜歡妳。」這麼輕嚅,黃瀨像是著魔、不由地也親了女孩的耳朵,享受她的顫抖及驚訝,最後親回來,親回小嘴。整個過程溫柔又像在呵護什麼似的吻法,讓桃井五月頓時回神了!



「小黃你……你………」桃井壓抑住想尖叫的衝動,她滿臉充血的推開他,用小手摀著被親遍的地方,不敢置信地看著他,惶恐和無助被黃瀨收進眼裡,最後她雙眼轉著透明液體,不知所措的逃離了。





對桃井來說,黃瀨的行為,可以說是使兩人一直以來的閨密關係終於崩塌。

但是對黃瀨來說,桃井的反應讓他更覺得萌,他的心跳和血液都在奔騰,臉頰也出現紅暈,那說不出來話的無助惶恐模樣、和那雙淚眼——



黃瀨緩緩蹲了下來,用一隻手掌摀著臉龐,低語:「搞砸了……可是好可愛,好可愛啊小桃……」同時,溫燙的感覺延伸到耳根、頭皮……







*





「說吧,黃瀨,你跟五月怎麼了?」青峰看著眼前的金髮小子,一邊咬吸管,一手托腮。他完全不覺得氛圍和狀況有什麼不對,因為人是他找的。



黃瀨吸了一口氣,嘴角抽蓄,「小青峰?這是怎麼回事?」



看過去,奇蹟世代全員到齊!被這麼多雙眼盯著實在不好受,為什麼小青峰這麼敏銳的篤定絕對是和他有關啊⋯⋯



他想回家。



但他不被允許那麼做,青峰挑眉,「我也不解你能跟五月吵什麼架?黃瀨,你怎麼會跟女人吵架呢?」放開吸管,青峰歪頭,表示疑惑。這傢伙不是妹子最多了嗎?而且跟五月感情不差,到底在搞什麼?



「才沒有吵架,我又不是小青峰!」黃瀨微微睜大眼,然後碎念。

「那五月怎麼躲著你?」青峰一臉「你說啥」的瞪他,並沒有用言語攻擊,問道重點。



「黃瀨。你會不會是⋯⋯」赤司只要一開口,就讓人害怕!黃瀨隨即瞪大眼,大叫著,蓋過赤司講的話,「啊啊啊!」搞得全部人更模糊。



他的行為只是在欲蓋彌彰!綠間沒這麼輕易放過他,「赤司?你說什麼?黃瀨你不要吵。」

黑子只是淡定盯著黃瀨,再將視線轉向聰明鬼赤司,眼神裡透著淡淡困惑。看來黑子也猜不到是什麼。



紫原則是大口啃著蛋糕,吃的嘴巴都沾滿鮮奶油,手指上也是,他很盡責的看著他們,雖然都沒有多說什麼,耳朵也是豎起來仔細聽。



赤司看著黃瀨難得慌張的反應,打算不這麼狠的說白,他用暗示性的方式:「就是⋯⋯」糟糕,他不會說謊耶!赤司躊躇的態度讓第二聰明人·綠間覺得有鬼。



「什麼?」許多聲音持續逼問。







黃瀨終於受不了這種壓力,他打算自首,反正扭扭捏捏的幹什麼?他又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這麼想後,他用力站了起來,看著對坐的所有人——



然後語出驚人。「我、我吻了小桃!」



「什麼?」綠間瞪大眼睛,鏡片後的睫毛不再搧動。

「黃瀨你⋯⋯⋯」青峰傻眼,根本不敢相信此刻親耳聽見的荒唐事情!

「什麼?你說你說什麼????」他還語無倫次了。



「而且⋯⋯還告白了——」黃瀨說完後,摀住整張臉,他感覺到全身血液又再奔騰!



黑子似乎被人點穴了一般,動都沒動,也沒有任何反應,瞬間好像與世隔絕似的⋯⋯他最後看向十分正常的赤司,找回自己的聲音,但他不知道聽起來如何。「赤司君⋯⋯知道些什麼?」



「說來話長⋯⋯總之黃瀨喜歡桃井就是了。你怎麼了?」赤司看著他,露出思考的表情,卻只說結論而已,然後發現到黑子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沒有⋯⋯沒什麼⋯⋯」黑子又安靜了一下子,才出聲。他搖頭,苦笑。「大家」都是最知道「事情」的人,當然也包含了黃瀨,可是他卻⋯⋯他卻擅自吻她?跟她告白?為什麼?這中間是不是——



出了什麼錯?



黑子是這麼想的。他不由地這麼想。

他以為他能享受她的感情,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已經被破壞了。

被「友人」破壞了。









「你是笨蛋?活該被躲!你難道不知道五月她喜⋯⋯」青峰感到不可思議,他回神後,也站起來去抓黃瀨的衣服,晃著他,但說到一半,他忽然靈光通了似的定格。



其他人都看著他們兩個人,也沒有人阻止,更沒有人不知道此刻的氣氛是什麼意思,綠間滿臉尷尬,他不是當事人但卻覺得尷尬極了!「⋯⋯」





赤司的心裡竄出不妙的預感,他轉向旁邊的黑子,問他:「你也喜歡桃井⋯⋯嗎?」







這句清晰的問句鑽進在場人耳裡,回答是可怕的沈默炸開。









*







她很震驚、很不願承認的被黃瀨說中了。她自己本人怎麼可能沒察覺?又不是白癡?所有許多表面上為了哲君的所有付出和事情⋯⋯到後來漸漸都變成了「友誼」。更多更多的友誼滋生,她只是⋯⋯



覺得安逸。沒有馬上抽離那種「充滿友誼」的付出,黃瀨就破壞了一切,她該怎麼辦?她的大腦跟心底告訴她:她也喜歡他。可是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才好?



當她再也不能自然嚷嚷著「最喜歡哲君了」「哲君好帥!」「哲——君!」的時候,是不是代表愛情會毀了他們?為什麼⋯⋯偏偏對象是小黃呢? 如果是別人,奇蹟世代以外的男生,或許她能好過一些?





她不知道。她只想要自私的希望大家的感情不要再生變⋯⋯







*





他以為她真的會教會他「愛情」、他也真的以為她的感情會源源不斷——



他 究竟在想些什麼東西?





桃井只是 搞錯了而已。自己是她搞錯了的愛情,是她搞錯了的人而已!所以發生過的事都要當作沒有過嗎?開什麼玩笑?而現在——



黃瀨的腦袋比他清晰太多,所以能接著享受她的感情。非常合理的事情啊,可是他卻為什麼感到心痛、感到遺憾⋯⋯感到不是滋味——



他果然很討厭黃瀨,他永遠都比不上他,籃球如此,愛情上也是。



不只他這個當事人要面對重大改變,其他的奇蹟世代也要跟著習慣改變——然後過去的那個大家認為的記憶會⋯⋯



消失遠去。



而他的情感也會從此塵封,不再提起。成為心中的養分。







-數個月後





「小~桃~拜託嘛⋯⋯」

「不行,離三天還有10分鐘07秒!」不行就是不行!休想撒嬌!她不會再上當了!不能再心軟了!男人果然有二就會有三!



黃瀨看各種招數都不管用,他鼓起腮幫子,又佯裝生氣,「哼,小桃好過分⋯⋯」邊說,他靠上她的背,繼續撒嬌。



「不可以!小黃太溫柔了,太過分了!」桃井氣嘟嘟的也不甘示弱頂嘴回去,還把他靠過來的身體推開,轉身就要離開。





黃瀨反應超快的反手捉住她的纖細手腕,往自己懷裡拉去,不管她的掙扎,把她壓進胸懷裡。「我知道錯了,沒有以後了。相信我,嗯?我沒有妳就不行⋯⋯而且三天不能碰妳真的太太太太太殘酷了!我可以三天不打球!就是不要罰我不准碰妳嘛⋯⋯嗯?原諒我?啾!」



「不⋯⋯你是笨蛋⋯⋯還有9分鐘嗯!小黃!你——啊!」桃井盡力抵抗男色誘惑,她罵著他笨蛋,一邊計時,但被他突如其來的吻給嚇得尖叫,還這麼一不小心的被壓倒了。



「我也說過不准叫我小黃,五月。」看著身下的美麗女友,黃瀨皺眉,開始耍詐。

「你、你耍詐!剛才⋯⋯」



「原諒我我就放開妳,嗯?」黃瀨打斷她,想要拿回主導權。

「是你先不對,跟別人去喝下午茶!還兩個人⋯⋯」而且還是第三者跟她說的!真是丟臉!桃井舉起小手,打著他結實的胸膛。



「是她纏著我不放!她也不會再來了吶⋯⋯小桃好可愛!吃醋好可愛!最喜歡妳了,沒有小桃怎麼辦?讓我親親妳——」黃瀨澄清了幾千遍了,就算要他講到爛他也願意。然後他便捧起女孩的精緻小臉,十分愛戀的看著她,唇就要過去。



「不行!還有8分⋯⋯」桃井很用力的抵抗,很堅持規則,天知道她當下知道他和別的女人單獨吃飯的時候有多傷心!不可能輕易心軟——





「不行,好想要妳了。我喜歡妳⋯⋯」黃瀨忽然微笑,似乎逮到空隙了,他迅速低下頭,沒有給她反應時間,💋她。



近距離看到這麼一個微笑,桃井知道掙扎沒有用了,沒有反應過來的已經被親了,黃瀨沒有一次遵守「不碰她」的這個懲罰——



他真的做不到。她太完美,每分每秒根本就在叫他佔有、吃掉,他哪有不碰的道理?





桃井幾乎也是快要三天沒有被碰,一觸到他的身體和嗅到他專屬的味道,整個人其實都醉了⋯⋯這個懲罰似乎也罰到她自己了呢?她才不會承認呢!



「太好了⋯⋯小桃也很想要的意思,走吧⋯⋯」去床上🛏️。越吻越激動,黃瀨輕喘,稍微離開她的唇,蹭著她的脖子和胸前之間,著迷的離不開、吸取她的芳香和享受柔軟觸感,一會兒才抬頭,看著她已經茫掉的表情,誘人說道,並將她打橫抱起!



「如果要說情敵,小桃妳才過分⋯⋯妳的存在本身就是勾引,好想把妳關起來,不要給我以外的人看到妳、看到都不行⋯⋯唔⋯」輕輕把她放到床上,隨後壓上去後,黃瀨一邊撫著她的臉頰,一邊忘情說道,也不給她反應機會,再次吻住她,不讓她說話。



「嗯唔!」桃井閉上眼睛,完全接受他的佔有,迎合他的吻,雙手勾住他的後頸,一發不可收拾了!



所以說——真的必須把她關起來啊!被挑逗到興奮難耐、壓下粗魯的衝動,黃瀨的腦裡閃過這個結論,雙手撫著她、脫掉礙事的布料。我的、我的、我的!我的——小桃是我的!我一個人的!





「涼⋯⋯啊、涼太⋯⋯」





她的嬌喘和尖叫,只引來他更多慾望、渴求,被情慾染色的桃井,喊著他名字的小桃——只屬於他一人,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好性感、好香、好軟、好好吃—— 黃瀨一邊遊走在理智邊緣,留下許多大大小小、重重輕輕的吻痕,一手挑弄著她的敏感帶,給她愉悅!給她快感!激發她更多更多悅耳的尖叫呻吟。



為他所顫動的身軀、為他所興奮的反應⋯⋯







他不會把她 交給任何人。

他恨不得此刻就要與她成家、生孩子,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她的生命、人生有他一個男人就足夠——





這個想法,在他的腦中從未消失過。

在他喜歡上她的瞬間開始。








fin




黃桃真好打.............www久違的黑子請笑納(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
我只想強調剪短髮的黃瀨很帥而已
很好發揮的不一定是最喜歡的,但是寫寫也無妨ヽ(´∀`)ノ(???
其實我連番外篇都沒有追完的就這樣設定一年後好嗎
總之五月要繼續跟大家見面喔!喜歡五月的各位有福了
等下一篇五月吧:(´◦ω◦`):

下次見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