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on moon🦁🌕

庸庸碌碌

【ハイキュー!! x クロやち】調味乳(短篇)

*這是開學前最後一更我們開學後見了
*配對注意:クロやち(雷者請消失👌)
*短篇/慎入
*一個偶然看到別人發現的點,想說寫出來🤔(妄想很重要)
*字數5139




一大清早,仁花盥洗完後,將頭髮綁起來,而不是往常的單邊馬尾。因為是短髮,還不夠綁高馬尾,她選擇綁成低的雙馬尾,用了一對星星飾品,綁好後,她面露緊張的看著鏡子,「⋯⋯」應該不會很奇怪⋯⋯



「好可愛喔,小仁花妳先去吃早餐吧,不用等我了。」清水的溫柔聲音猛地從身後出現,嚇了女孩一跳!她趕緊轉頭,收好鏡子,臉頰泛紅,瘋狂點頭。

「是、是的!清水學姐!」說完,她照常以光速逃離她的視線內,讓清水覺得疑惑⋯⋯



小仁花是怎麼了?之前合宿好像沒有這樣吶!怎麼辦?發生什麼事了?要是有意外就不好了!清水發揮三年級的保護立場,腦中不斷思考著。



有什麼是她漏掉的?



*



看著森然學校的經理,日向緊張的臉紅,叫了一下,才開始點菜。而站在他身後的經理坐立難安的,不曉得在躊躇些什麼,「⋯⋯」她不安的樣子引來身後影山的注意,單細胞的他就問了。「谷地?妳怎麼了?」



「沒、沒有⋯⋯」還好他還沒有來!仁花悄悄心想,眼睛掃過在場坐著站著的穿著紅色體育服的人。她僵硬地轉過頭,往前進。

影山覺得奇怪,怎麼看都不像沒事⋯⋯他也沒有繼續追問,打了呵欠,一副想睡的樣子,明明才剛睡醒。



到了女孩點餐時,森然的女經理驚喜地叫:「好可愛喔仁花!怎麼突然改變髮型?」



「咦!謝、謝謝!沒什麼⋯⋯太熱了!」仁花驚叫,趕緊掩飾不自然,搖頭。

「嗯⋯⋯也是吶!想吃什麼?」女經理不覺得哪兒奇怪,便點頭,沒再問了,改處理正事。



「饅頭夾蛋和⋯⋯咦?香蕉牛奶沒有了嗎?」仁花害臊的抓抓臉龐,看著架上的東西說道。結果沒有看到平常喝的黃色鋁箔包,露出失望的可愛表情。

「嗯⋯⋯沒有了,不過還有咖啡的!可以嗎?」黑髮經理不好意思地笑,將饅頭夾蛋裝進塑膠袋裡後,詢問她的意願。



「好的,謝謝。」很少喝咖啡的,沒關係吧!接過饅頭和咖啡牛奶,女孩出了吧台前,要找位子,就被前方桌的布丁頭發現,他不陌生的招手,要女孩過去同桌。



仁花忽然臉更紅,輕點頭,走上前。會被叫去、顯得不陌生的關係的是因為⋯⋯研磨知道女孩的秘密。還有夜久、海知道,這也不是第一次合宿,所以私下都是有在聯絡的,沒什麼奇怪。女孩拉開研磨身旁的空椅子,坐下。



女孩身上熟悉的香味立刻染給同桌的男生們,利耶夫第一個出聲,「仁花!妳好香喔!」

女孩一愣,「有、有嗎?」她沒什麼自覺,她倒是都聞到食物的味道吶現在⋯⋯



看著夜久教訓學弟後,研磨才說話,用剛好的音量,「髮型很可愛喔。阿黑今天睡過頭了。」看不出來,研磨是個「中間人」⋯⋯他會願意做這種不符合他風格的事,是因為看在仁花的面子上、還有他們交情也不差,否則他根本不想理自家那個幼稚鬼主將!



「這樣啊!」女孩將饅頭放在桌上,抽出塑膠吸管,插進洞裡,吸著咖啡牛奶。

「不過應該待會兒就來了⋯⋯」研磨微笑,看著她喝牛奶的側臉一會兒,才轉回去繼續吃自己的蘋果派。



聽著旁邊發出的咀嚼聲和咔滋咔滋的聲音,仁花有些放鬆心情,吸著牛奶,不難喝⋯⋯雖然她還是喜歡香蕉口味——「唔⋯⋯」她不禁想到了黑尾的身影,讓她墜入愛河的人。她沒有一刻不想到他,自從⋯⋯


(第一次合宿)



「嗯?那是烏野的新經理耶!我們過去打招呼吧!難得看見那麼可愛的孩子!」木兔走在黑尾旁邊,看見走進洗衣間的白色身影,興致勃勃地道,手還扯著他的袖子,活像個小學生!

「住手,木兔學長。」赤葦馬上喝止主將的脫軌行為,正經八百地說。



走在最左邊的黑尾倒是覺得沒什麼,聳聳肩,「你喜歡可愛系?」還聊起八卦。

「你的意思是雀田和白福不可愛嗎?木兔學長。我會告知她們的。」赤葦也有些放棄,想說主將就是個不受控的人,乾脆就順著他好了,覺得會出事再阻止就行了。



「不、沒有啊!赤葦!你不要害我!我才沒有這樣想!才沒有——沒有喔!當、當然可愛的女生很療癒啊!美女不一定療癒,可是可愛系是絕對!」木兔的聲音大了起來,顯然他很心虛,但他的笨模樣赤葦不是不知道,就是有呢⋯⋯木兔學長。想到這裡,他已經看到主將被經理毆打的場面了。赤葦揮開那個影像,繼續說了。

「是嗎?」



「是啊!赤葦!不然你喜歡什麼啊?」木兔理所當然的點頭,睜大眼睛看著副將,質問他的類型。

「可愛。」赤葦即答,讓木兔得意大笑,卻沒有換來吐槽。但他怎麼樣都認了,因為自家主將就是個笨蛋。

「那就對啦!嗯?你怎麼了?」笑完,木兔看著左邊一直很安靜的雞冠頭。



「沒什麼⋯⋯她叫什麼名字?」研磨那傢伙搞不好知道,他常常和小不點傳簡訊,烏野的事情他應該比我清楚⋯⋯黑尾問道,平靜的臉上看不出內心想這麼多。

「⋯⋯不知道耶。赤葦知道嗎?」木兔大驚,趕緊向萬能赤葦求救。除了萬能赤葦,木葉也是隊上超有用八卦來源!

「好像是谷地——」赤葦歪頭,還真的說出東西來,害另外兩人吃驚不已,然後木兔露出受到打擊的模樣。



「為什麼你會知道?」木兔的嗓門又擴大了,他情緒一來就會這樣。

「因為日向常常大喊她,不過全名不知道。」赤葦受不了的微微後退,和他拉開距離,皺眉解釋。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偷偷鎖定人家!」木兔露出恍然的表情,又一副自以為聰明的模樣,盯著他。

「我才沒有!」赤葦的聲音也變大了,兩人還開始鬥嘴。



谷地啊⋯⋯黑尾心想著,沒有發現旁邊的兩個人已經早就停下來鬥嘴,沒有繼續跟在他旁邊走,他也沒有關心前方的狀況,因此硬生生的撞上直接從門內走出來的嬌小女孩!她的手上還抱著一籃剛洗好的衣服,「哇!」地ㄧ叫,仁花被籃子壓到有些疼的放手,衝擊力大的有些要往後跌——



「對不起!妳沒事⋯⋯吧?」黑尾慢了半拍的才發現闖禍了,他趕緊去拉住人,來不及搶救掉滿地的衣服。他一手捉著她的手腕,一手勾著她的腰部,避免她往下摔,兩人這麼驚愕地互看,黑尾過了半晌才將她拉回來。這中間保持那奇妙的姿勢互看不曉得是為什麼⋯⋯



「沒、沒事!謝謝⋯⋯」仁花驚魂未定的看著他,黑尾像是被電到似的放手後,她也意識到尷尬的氛圍,趕緊搖頭道謝。她似乎感覺到奇怪的東西正在滋生⋯⋯回神後,她才發現衣服掉滿地了!



「怎麼了?你撞到人家了嗎?」木兔很快跑過來,想看他們有沒有怎樣,但都被不自然的迴避掉,讓他覺得很疑惑。他剛在和赤葦說話,沒有看到發生什麼事!真可惜!怎麼小經理的臉那麼紅?木兔再看著地板上的慘狀,這麼問黑尾。



「嗯⋯⋯」黑尾又很快蹲下來,幫忙女孩撿掉落的衣服回籃子裡,沒有多和木兔說什麼。



赤葦看著蹲在地上的兩人,和微妙的氣氛,心裡似乎有底了,但木兔看不懂,跟著幫忙撿、還開始和女孩聊有的沒的。

「我叫木兔光太郎!」他的聲音過度朝氣,讓女孩一震,自然嗓門也打起來。

「我、我叫谷地仁花!」



不久,他們四個人瞎聊了幾分鐘後,就放女孩去工作了,經理很忙的嘛!看著女孩離去的身影,木兔嘰嘰喳喳地說了:「吶吶!真的很可愛呢!好有趣!烏野!」



「你都嚇到她了,木兔學長。」赤葦想著明明談話時間不長,但幾乎一半時間女孩都遭受到驚嚇的可愛模樣,說道,提醒主將。



「哪有⋯⋯黑尾?」咦?人咧!木兔噘嘴反駁,覺得才沒這回事!他看向旁邊,卻沒看到方才還在旁邊的人,他傻愣。看著整條沒有其他人身影的走廊:「⋯⋯」



赤葦也無言,看著碎碎念的主將,「走了,木兔學長!」



(當天晚上)



「好想喝飲料⋯⋯」仁花一人來到一樓樓梯旁的自動販賣機前,看想要喝什麼才好⋯⋯



有調味乳!她驚喜的發現有自己最愛的調味乳,還是香蕉口味!她高興的就要投幣,這時,樓梯上傳出的腳步聲讓她停住動作,她下意識往上看——



下樓梯的人也抬眸,兩人四目相對。「⋯⋯」剛洗完澡的黑尾脖子上披著擦頭髮的毛巾,仔細看黑髮還在滴水。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怎麼辦,怎麼會這樣?



仁花露出驚訝、愣住,最後變成疑惑——



咦?疑惑?黑尾覺得不太對勁,然後他聽見女孩說話了!她問他他是誰!



什麼?黑尾並沒有瞬間反應過來,他愣了幾秒後,才驚覺。「我是黑尾,剛洗完澡還沒吹頭髮。」指指濕漉漉的黑髮,他笑著解釋。他太習慣這種驚訝疑惑的目光了,他也解釋到煩了。不過女孩並無讓他有煩的心情,他則是覺得有趣的解釋,看著她更驚的表情,他差點兒笑出來。



「對、對不起!沒有認出來!因為頭髮蓋住了⋯⋯」看著他放下來的頭髮,而不是平常的雞冠頭,仁花慌張地道。指指自己的頭髮,然後趕緊道歉。

「沒事沒事!不用緊張!很多人都認不出來!」黑尾揮著手搖頭,想要讓女孩放鬆、不用太在意了。



仁花點點頭,尷尬的看著就站在旁邊的人,「黑、黑尾學長也是要喝飲料嗎?」



「嗯,妳也是嗎?」黑尾點頭,擦了擦蓋在頭上的毛巾,低頭看著她。

「嗯!黑、黑尾學長喜歡喝什麼?」被他身上的香味感染的不知所措,仁花的雙頰泛紅,扭捏地往旁邊移了一些。



「這裡面吶⋯⋯咖啡牛奶。」黑尾繼續擦著髮,看著販賣機裡面的東西說道。

「我、我喜歡香蕉口味!早上我都會喝!」仁花很開心的接著他的話說下去,很自然的說出來,讓黑尾一愣。



「這樣啊⋯⋯我滿常喝的,一天可以喝好幾瓶。」黑尾微笑,手沒有停,邊擦邊說。



兩人又說了幾句話後,仁花握緊手上的鋁箔包,「黑、黑尾學長晚安!」很緊張的將話說出來後,仁花跑上樓梯,頭也不回。



也拿著咖啡牛奶,黑尾露出微笑,握緊手上的飲料,「呵⋯⋯」真可愛!天使⋯⋯想到這裡,他又想著方才她紅著臉說的話。



『我、我也想喝咖啡牛奶!』她便也和他一起投了他愛喝的口味。





(現在/食堂)



後來,她和音駒越來越熟後,研磨告訴她⋯⋯「這是戀愛」。她便懂了!原來她喜歡黑尾!所以才有一堆她從未有過的心情和感受!她都懂了。一直到現在。

可能在他撞到她、拉住她的那一刻,他看進她的眼裡,也同時進到了心裡。



「怎麼了?」研磨吃到一半,發現旁邊的女孩喜孜孜地笑,抓著饅頭咬了一口,十分像在進食的小動物。



「想到一開始的事情⋯⋯嘿嘿。」仁花雖然害羞,但她沒有不說,看了研磨一眼,滿足的繼續啃饅頭。

研磨也不自覺跟著微笑,雖然他不懂黑尾的魅力是什麼,但看到女孩可愛治癒的可愛表現,就隨便了⋯⋯



至少他被治癒了,他就不會抱怨那麼多了。





「小谷~?」熟悉的聲音從後面不遠處傳出,仁花趕緊轉頭,看著學長。

「怎麼了?菅原學長?」



「過來一下!過來~」菅原露出神秘的模樣,朝她招招手,看見她和音駒坐同桌也明白什麼,他說道。



馬上感覺可能是社團的事情,她不敢怠慢!仁花很快站起來,「我先過去一下。」這麼對研磨說完,抓著饅頭就走過去了,忘了放下食物。

研磨點頭,他也有聽見爽朗二傳的聲音,所以知道女孩是被叫走的,看著她留下的咖啡牛奶,轉回來,繼續啃他的蘋果派!



*



黑尾抓著有些翹的頭髮,無聲地走進食堂,他先看到角落背對著大門方向的熟悉女孩背影,髮型還變了!然後是對方三年級的二傳,不知道在交談什麼,他先愣住後,才筆直朝自家桌走去。



「早安—」



「你遲到了。」研磨挑眉,將最後一口派吃完,然後將奶茶戳破一個洞,開始吸。

「是你不叫我!夜久也是!」黑尾大叫,指控他們沒有隊友愛的行為!怎麼真的讓他睡這麼舒服?



「你給我安靜,你剩下五分鐘而已!」夜久冷笑,指著桌子。他這次沒說「閉嘴」已經不錯了,看來今天夜久心情不差——



「咦!嗯?那我看看要吃什麼⋯⋯」露出 不會吧!的表情後,他趕緊想要轉身去點餐,但剛好發現了研磨旁邊有一瓶咖啡牛奶,他很順手覺得那是他們某一個人的,就拿起來,吸著,然後邊喝邊碎念。



「等等!那個⋯⋯」研磨的表情很經典,是黑尾從沒有看過的,引來他的錯愕。

「怎麼了?」黑尾被他的表情嚇到,停下動作,將調味乳拿離開嘴巴一些。這是什麼疑似撿鬼、但又期待的衝突表情?



「你⋯⋯⋯」夜久像是當機似的指著他手上的東西,眼睛快要掉出來。



「黑尾學長!!」其他人開始各種亂叫的看著他。


「怎麼了啦?⋯⋯牛奶?牛奶怎麼了?你們很小氣耶!」黑尾不耐煩的問,只見全部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他手上的小小鋁箔包上,讓他覺得荒謬!這些人怎麼變這麼摳了他不知道?



「不是!那個是⋯⋯」學弟們搖頭,澄清。但話無法完整說出來⋯⋯

「啥?是什麼?」還是不懂問題在哪,黑尾也沒有繼續喝了,他想知道到底怎麼了,但還是只見一個個表情都欲言又止。



在這個關鍵性的時候,仁花剛好與菅原談話完,回來了。一見到黑尾便自然露出開心羞澀的表情,「早安,黑尾學長!」不過,她發現大家怪怪的,而且氣氛也⋯⋯



「怎麼了?」仁花疑惑,看看他們又抬頭看看黑尾的臉。

「不知道⋯⋯」黑尾搖頭,很剛好的動作重新拿起牛奶,打算再喝一口,這舉動讓女孩驚呆了!表情變得和他們家社員一摸一樣了。



「咦⋯⋯那個、那個那個⋯那個是⋯⋯」仁花連耳根都紅了,她說不出話,不敢置信自己所看到的!這個是——間、間接接吻!和黑尾學長——



見到女孩不對勁的反應,他只吸了一小口,又停下,「⋯⋯咦?」這下他全身都冒汗了,這該不會不是他們其中一個人的吧?將牛奶拉開,黑尾下意識去看他們,表情栩栩如生,像是會說話一樣。



「不是。那是仁花的。阿黑真噁心。」研磨白他一眼,這下終於能好好說話了。說完,還攻擊主將說他噁心,站了起來,將椅子靠上,走去垃圾桶丟垃圾後,走去門口,完全不理會後續。

然後,黑尾白皙的臉上迅速竄出紅暈,覆蓋住整個面容。「……」



Fin

真的太萌了我都沒注意到調味乳的秘密 這個クロやち真可愛
2/13開學後再見la各位
飛雄 宮侑 梟谷會高頻率出現的//////(太廚) 腦內不只這些想寫!!!!
還有多cp跟五月ohhhhhhh(揮手)等我唄期待唄ヾ(o´∀`o)ノ
這篇調味乳其實凌晨我就打好了現在才丟上來(´∀`*) (欸
小仁花最高永遠的天使TTTT最愛了(´;ω;`)(抱住)

下次見

Comments

No title

黑谷啊啊啊啊啊!!!!!!!!
p站上超多圖一直想看文終於有啦!
黑尾意外地純情啊這種反差萌XDD
我也很想更文……可是下課回到家裡就超想睡的orz 開了文檔也是累得腦海一片空白什麼也碼不出來啊啊啊我要哭了嗚嗚求救!!!(很煩欸你

2017.02.09(Thu) 22:36       å°ç± åŒ… ã•ã‚“   #-  URL       

Re: No title

> 黑谷啊啊啊啊啊!!!!!!!!
> p站上超多圖一直想看文終於有啦!
> 黑尾意外地純情啊這種反差萌XDD
> 我也很想更文……可是下課回到家裡就超想睡的orz 開了文檔也是累得腦海一片空白什麼也碼不出來啊啊啊我要哭了嗚嗚求救!!!(很煩欸你
其實是剛好看見別人發現的暗示(才不是)所以想說寫出來233333333不然黑谷我是不會主動寫的
我比較喜歡角色崩壞的黑尾和純情系2333333他很多種都可以(亂笑)
我們來跪鍵盤qqqqqqq不過你更新了呀!啊啊啊啊啊啊很棒v-345我們都要來連結腦波(不要

2017.02.13(Mon) 17:27       ã•ã¤ãðŸ™ˆðŸ’• ã•ã‚“   #-  URL       

No title

某個手受傷的智障回來了(最近沒啥時間能碰手機><而且又開學(老師問【是寒假玩太瘋了啊?】(不,其實是被弟弟拿石頭砸傷
裡面木兔和赤葦互動超可愛的啦!(喜歡什麼類型的?木兔:可愛。赤葦:可愛(秒答!
我想木兔你說的沒錯:赤葦你應該是真的鎖定仁花醬了啊!(被打
三個身高超過180的和一個149.7莫名喜感,攻·巨人vs萌妹子(一個人不知道在瞎腦補什麼
雖然配對是黑谷但...木兔和仁花聊天模式竟然戳中萌點(別打我。
只不過嗓門還真大(會把人家給嚇跑的啦!,而且有著天然呆的特性?
【洗完澡的黑尾瞬間聯想到西谷,也難怪別人會認不得你啊【以為仁花會尖叫的我【你夠了
香蕉牛奶和咖啡牛奶,只喝過咖啡口味[從小就很害怕香蕉v-239,之前老媽逼我吃死都不肯
看到後面我笑噴了,我說黑尾不可以偷喝別人的飲料啦渾蛋!(要喝就去夜久或研磨的或著是木兔那蠢蛋!仁花醬的是要給我啦!(這...重點好像錯誤。(難怪會被語言攻擊,活該!(話說你發現的也太晚了啦!現在才臉紅對嗎?(你個大笨蛋!
看到後面我亮了【宮侑!!(那個漫畫中同樣是二傳手而且一看就是腹黑攻男![尖叫![可能會出現嗎?好期待啊!!!!
[排球目前本命:佐久早聖臣,[可惜他的戲分可能會在全國大賽後面(無奈嘆氣。v-406

2017.02.13(Mon) 19:15       Wikky ã•ã‚“   #-  URL       

Post A Comment